banner
10 月 23, 2020
314 Views

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等他來到了陳浩之前所在的昏迷之處時,這小子竟然莫名的失蹤了。

Written by
banner

在地上他看到了一塊碎布條,上面似乎有血字。他將布條撿起來看了看,只見上面寫道:“童言,你今天沒有殺我,來日我定殺你。咱們走着瞧!”

童言將布條隨手一扔,頗顯無奈的苦笑道:“好吧,那我就等着你!”

說完,他擡腿直接向吳家老宅走去,彷彿腳步都輕快了不少。

天道盟與詭門和海妖一族的第一場戰鬥,就這樣戲劇般的落下了帷幕。

天道盟大獲全勝的消息迅速的席捲了整個江湖,麒麟才子童言的大名又一次傳遍了江湖上每個人的耳朵裏。

童言無心出名,因爲他這人本就視名利如糞土。但有些時候,出名也有好處,那就是容易被人仰慕,容易被人奉爲偶像。

本來還不願投靠天道盟的幾大門派,在天道盟經歷了這一次漂亮的大勝之後,紛紛派出弟子前來傳信。江湖人更是源源不絕的慕名而來,天道盟的勢力和實力得到了空前的擴大和提升。

有言道,槍打出頭鳥。童言如此聲名赫赫,柏勇老賊有些坐不住了。他決定動用自己早就準備好的“祕密武器”,而這個武器正是被煉成靈屍的高倩!

“老情人”的到來,童言該如何面對呢?

ps:晚點兒還有兩章哦! 爲了與詭門和海妖一族抗衡,天道盟必須得壯大起來。而想壯大,一方面就得聯合其他身受壓迫的大門派,另一方面,那就是吸收江湖上的奇人異士加入。 一品女太傅 聯合大門派還好說,有什麼事兒,一個電話或者一張傳音符就能溝通。可吸納江湖上的仁人志士,就必須將他們聚集在一起,等天道盟有所動作,也好集中力量,一同出戰。

可如何安置這些慕名而來的江湖人呢?之前來的人,都安置在吳家老宅之外的荒村裏,現在那小村子肯定是容納不了這麼多人的。而且還有十分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新來加入的江湖人樹木極大,魚龍混雜,很有可能會有詭門派來的探子。把他們安置在吳家老宅外的荒村裏,進出都十分不便,而且林中佈置的陣法,也很容易被他們掌握,進而彙報給詭門。

真要這樣的話,等詭門和海妖一族再來發難之時,童言的幾個大陣也便會形同虛設,毫無用處。

爲了規避風險,做好萬全的準備,童言決定,在林子外新建一個村子,美其名曰:天道山莊!

聽到山莊這個名字,很多人都會認爲是旅遊景點,這正是童言所希望達到的效果。

這裏若是當成旅遊景點來管理,自然也就不會出現太多的麻煩事兒,至少在普通人的眼中,也不會覺得太過奇怪。

以吳家和魔宗的財力,建一個旅遊度假村難度並不大。至於跑手續之類的,吳家人就足夠辦理的漂漂亮亮了。

所有的房子都是木質的,因爲這樣建造的速度最快,而且極具格調。

江湖人對住所其實並沒有太多要求,他們都是修行者,更多時間都是在修煉。幾個人住一間房,也是可以的。還有一些江湖人不住這兒,他們加入天道盟爲的是表明自己的態度,仍舊在江湖上四處遊走,有事兒去個電話,他們就會聚集到這兒了。

吸納江湖人還有一件事兒要做,那就是登記工作。說得通俗點兒,就是得有一個花名冊。這樣的話,便於統一管理和掌握這些新加盟人的實力修爲。

天道盟是個組織,而非門派。用童言的話說,是給志同道合的朋友提供一個據點兒,爲一起捍衛天道,提供便利。

不過話雖如此,童言還是定下了幾條盟規。比如其中有一條是,背信棄義者,人人得而誅之。還有一條,盟內嚴禁內鬥,違者逐出天道盟,不再收入。總之,這些盟規不僅是給天道盟立個規矩,也是爲江湖立個規矩。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規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僅僅幾天時間,天道盟新成員的加入已經突破了一千。這一千人中,有不少修爲極高的隱士。他們來此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願爲驅逐海妖,捍衛正道而出力。

童言對這樣的人自然高看一眼,比那些趨炎附勢,爲了藉助天道盟之名在江湖上耀武揚威的人要強的太多。

童言不指望所有人都可以由心的加入天道盟,但人多了就是這樣,各種各樣的人都會遇到。他也不好驅趕,只能暫時先收着,總比他們投靠詭門要好的多。就算不是朋友,至少也不應該是敵人。

值得慶幸的是,有詭門四俊之稱的趙羽、古焰軒和萬鵬飛,他們三人竟然也來了。又過了一日,原先詭門的八堂主陳永理也來了,在他的身邊還跟着張小寶。闊別已久的兄弟重逢,童言自然心情大好。

衆人把酒言歡,好不熱鬧,只可惜少了青冥,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在與陳永理的交談之中,童言知道童虎已經趕往地府輪迴轉世了。沒能送他最後一程,童言心中很是惆悵。童虎是在他最艱難的時候,一直貼身保護他的人。兩人雖然名爲主僕,實則親似兄弟。童言打定主意,等有時間,他要去找下崔判官,一來向他問問他父母和妹妹投胎的去處,二來也順便打聽下童虎的情況。

在與張小寶的交談中,童言得知他那把自己煉成殭屍的師父已經入土爲安了。如何個入土法呢?其實是張小寶不忍看他嗜血成性,漸失神志,所以給他貼了一張鎮屍符,便把他放進了棺材裏埋了。張小寶是直到最後也沒有忍心將他師父燒成灰燼,這份師徒之情,的確令人欽佩。

再說詭門三俊,趙羽在童言與七殺門和詭門的那場大戰中直接選擇了離開。他不想與童言爲敵,也不想背離詭門,離開纔是最好的選擇。是聽到了童言現在廣邀天下仁人志士共抗海妖一族,所以才與古焰軒和萬鵬飛聯繫,並相約一同來到的這兒。

古焰軒之前被老門主安插在百花谷,爾後被老門主調回詭門。在老門主罹難的同時,他獨自一人離開了詭門。他雖然知道是柏勇老賊害死了老門主,可他也深知自己不是柏勇老賊的對手,與其白送性命,還是等日後修爲大增之後,再爲老門主報仇。

至於萬鵬飛,他則是一直都在龍虎山,現在龍虎山已經加入了天道盟,他此次前來一是與兄弟重聚,二來是爲他師父傳信。

他師父就是龍虎山的現任掌門,童言雖然怒斬了龍虎五仙之中的四仙,可這龍虎山掌門卻選擇了大義,而放棄了私仇。否則的話,以龍虎山跟童言的冤仇,龍虎山是絕對不會加入天道盟的。當然了,這裏面還要多加感謝萬鵬飛,他在他師父面前可謂說盡了好話,才讓他師父下定了決心。

衆人聊了很多,直到明月高懸,時辰已晚,這才紛紛各回住處,各自修煉去了。

這幾天還算相安無事,詭門和海妖一族吃了大虧後,不敢貿然再來找天道盟的麻煩。至於那九頭獸魂跑哪兒去了,童言現在也不知道。不過好在並沒有聽到哪裏發生什麼大量的傷亡事件,也許是九頭獸魂躲進了深山潛修去了。

這一日,陽光明媚,萬里無雲。

童言獨自一人在天道山莊的會客廳內翻閱着天道盟新編的花名冊,他幾乎每天都要看一下,然後與這些新加入的人見上一面。

這一番仔細的查看之後,一個名字,突然進入了他的眼中。他的眉頭微微皺起,眼中滿是驚訝之色。在花名冊的正中央,赫然寫着一個熟悉的名字,江湖人高倩! 看到高倩這個名字,童言心中滿是震驚。 “是重名了?應該是這樣吧!高倩應該在詭門,不可能成爲江湖人的。是我想多了!”他自言自語着,接着輕輕的搖了搖頭。

“報,少族長,昨日新加入的兄弟已經在門外等候了,是否招他們進來?”

童言聽此,趕忙站起身,開心的道:“快快請進來,他們都是朋友,可不能怠慢了。另外,備好茶水和點心!”

“是,我這就去辦!”

不一會兒工夫,房門便被人從外打開,童言直接走到門口,準備迎接這些新加入的兄弟。

有道是,四海之內皆兄弟。現在大家因爲同一個信念而聚集在此,他身爲領頭人,更不能端着,只有以誠相待,才能讓人賓至如歸。

看着衆人涌入會客廳,童言當即抱拳道:“諸位朋友,在下童言,歡迎大家!”

衆人聽此,趕忙紛紛回禮。“童盟主真是客氣,你是盟主,我們現在都是你的屬下,你怎好親自相迎,這不是折煞我們嗎?”

“是啊,童盟主如此有禮,到讓我們有些受寵若驚了!”

此言一出,大家都笑了起來。會客廳內立刻被和諧的氣氛充斥着,這正是童言所希望的。

“大家別站着了,我這會客廳內椅子不少,應該足夠大家坐了。快快就坐吧!”說到這裏,他伸出了請的手勢。

這一次加入天道盟的人有男有女,有老前輩,也有青年才俊。童言特意跟他們每一個人都照一個面,但卻沒有看到他期望的那個人。

“也許真是重名了!”他心中這麼安慰着自己。

衆人各自站到了一張椅子前,但卻沒有直接坐下。童言對他們以禮相待,他們自然也不能沒有規矩。

“大家都坐吧,不用拘束!雖說我是盟主,可我們並不是上下級的關係,我們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朋友之間,不用講究太多。到了這裏,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樣,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他刻意去營造一個輕鬆的氛圍,這樣一來,大家才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順便從這些人所說的話,來推測一下哪些人可能會是詭門的探子。

童言再三讓他們坐下,他們如果還不坐,那未免有些矯情。只等衆人全部坐好,童言這纔在象徵着盟主身份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很高興在這裏見到大家,大家能加入天道盟,是天下之福,更是百姓之福。現海妖一族踏入中土,其狼子野心已經昭然若揭。他們是想奴役人界,殘害生靈。 賢妻威武 死在海妖一族手上的黎民百姓無計其數,死在他們手上的英雄也不在少數。各大門派紛紛遭到打壓,那可恨的詭門柏勇老賊更是逼迫各大門派交出他們的鎮派絕學。柏勇老賊帶領詭門投靠海妖族,他早已不配稱人。他向天下英雄發令,妄想統領整個江湖。爲達目的,不惜替海妖族賣命,此等惡賊縱是千刀萬剮也不足以平民憤。但我們每個人都是個體,縱是修爲不俗,奈何也鬥不過詭門和其背後海妖族。正是因爲不忍看着生靈塗炭,血流成河,我才創建了天道盟。我就是要聯合衆人之力,扳倒詭門,趕走海妖。諸位,請助我一臂之力!”

此言一出,下方衆人立刻開口響應,更有摩拳擦掌義憤填膺之士,勢要將詭門和海妖族徹底剷除。

童言調動起大家的情緒,接下來就是每個人自我介紹的時候。真別說,此刻會客廳中真有不少好手,還有精通奇門遁甲之術的奇人。童言心中開心不已,天道盟內奇人異士越多,到時候對付詭門和海妖族就越能出其不意,越有底氣。

正在衆人一個接着一個的自我介紹時,吳家的子弟已經端着茶水和精緻的點心走了進來。

江湖人向來豪爽,喜歡飲茶者並沒有喜歡飲酒者多。不過今天這是相互認識一下,所以童言並沒有準備菜餚美酒。可就算如此,還是讓大家的心中暖暖的,無形中也更加融入於天道盟內。

可沒想到的是,就在這時,一個如同百靈鳥鳴唱的優美聲音竟然在門口響起了。

“真是抱歉啊諸位,我來晚了,還請多多見諒!”

此聲一出,衆人立刻循聲看去。只見會客廳的門口,此刻正站着一位笑顏如花的年輕女人。她身着一套幹練的白色休閒裝,她有一雙會放電的大眼睛,還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柳葉彎眉,櫻桃小口,那一顰一笑,甜美至極,就像是盛開在荷塘裏的荷花,是那麼的清新脫俗,是那麼的令人嚮往。

這絕對是大美女,而且一身白衣,身材婀娜,霎時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所有人,自然也包括童言。

只是他的表情越旁人稍稍有些不同,他不僅驚訝,還欣喜,竟還有一絲的興奮。

童言盯着她看了一會兒,接着開口問道:“你……你是高倩?”

美女聽此,立刻看向童言,然後甜美一笑道:“怎麼?你不忍得我了?好沒良心!”

這最後四個字讓童言尷尬不已,卻惹得會客廳內的衆人大笑不已。傻子都知道,他們兩個曾經認識,不僅如此,似乎還有那麼一點兒小曖昧。

童言現在也不能百分百的肯定,面前的白衣女子就是高倩。雖然她長得跟高倩一模一樣,可是說話的語氣卻與高倩稍稍有點兒不同。

當然了,這麼多年沒見,人的性格多少也會發生一些改變。可他不明白,高倩爲何會來這兒呢?按道理說,她應該在詭門纔對。

不過現在的場合並不適合問這些,只等與衆人聊完之後,再向高倩獨自詢問也是不遲。不管怎樣,童言是高興的,因爲高倩畢竟是他第一個動心的女孩兒。就算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也仍舊忘不了她。

可童言並不知道的是,高倩此次前來,是帶着使命來的。而且此刻的她,也早已不是原來的她。

她來這裏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童言死!

後面會發生什麼呢?敬請期待!

ps:大家聖誕快樂! 只等會客廳內的衆人都已離開,童言這纔有了跟高倩獨處的機會。 能夠再見到高倩,童言自然十分高興。可是高倩身上的未解之謎,卻一直困擾着她。

“高倩,我真的沒想到你會來,能告訴我,這些年你都在哪兒嗎?”

高倩聽此,嫣然一笑道:“我還能在哪兒,自然在好好生活啊。就算沒有你的音信,我也不能就不活了吧?好在聽到你創立了天道盟的消息,所以我纔不遠千里來這裏找你。怎麼?你不希望我來?”

童言聞此,搖頭笑道:“怎麼會,我當然希望你能來。可是……可是當年你爲何不告而別呢?”

聽到童言這樣問,高倩本來還是一張笑臉,轉眼間卻變成了一臉的委屈。“我……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根本不想離開你。童言,我好想你!”

高倩這最後幾個字,一下子觸動了童言心中最脆弱的地方。在童言的心裏,一直都有高倩的位置。雖然許久未見,但對於童言來說,高倩還是高倩,她還是那個讓童言第一次品嚐到愛情滋味的那個人。

可是……可是就算如此,童言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樣跟高倩手拉着手,一起甜美的笑,一起憧憬着美好的未來。因爲童言知道,他已經有了譚鈺,他不能因爲高倩而對不起譚鈺。

就算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愛着高倩,但他必須剋制,必須冷靜。

“高倩,能再次見到你,我真的很高興。只是現在海妖族正肆虐人間,我身爲天行者,真的無暇考慮兒女情長。我也很想你,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是那個不能替代的人。”

童言不想過多的陷入他與高倩和譚鈺的三角關係之中,因爲他本來應該對高倩從一而終,但是譚鈺的出現,讓他有些迷失了自己。這算不上背叛,因爲感情的事,本就不是一兩句就能說得清楚的。他沒有結婚,所以也算不上出軌。可他對於高倩,還是或多或少的有一些愧疚感。畢竟在現代社會,是不可能像《鹿鼎記》裏韋小寶那樣,娶很多老婆,一夫一妻制,已經自然而然的在人心中潛移默化的起了作用。

也許這就是我們常說的愛情吧,在人的一生之中會遇到很多過客,有的只停留了一段時間,有的卻停留了很久。每個人都會經歷從懵懵懂懂的初戀到如火如荼的熱戀,甚至到刻骨銘心的失戀,這是大多數人都會經歷的過程。從初戀直接到廝守一生的愛情神話當然也有,可卻少之又少。

高倩對於童言來講,也就是青蔥歲月之中最青澀的那段初戀,而譚鈺,則可以稱之爲在高倩離開童言之後填補他心中空虛的熱戀。

愛情這種東西,本就沒有對錯。但童言卻對於自己愛着兩個女孩兒而感到自責,他怕去深究這些,因爲他不想揹負負心漢的頭銜。

高倩的眼中滿是失落,也許是失望於童言沒有給予她一個熱情的擁抱,沒有向她傾訴情話。不過她還是努力的笑了笑,然後對童言說道:“我知道,男兒志在四方,不會糾結於兒女情長。能在這兒見到你,我已經很開心了。只要你心裏還有我,這就夠了。我先出去了,你肯定還有很多事情要忙。今天晚上我會準備一點兒下酒菜,你如果不嫌棄的話,就來找我吧!”

未等童言開口答應,她已經轉身向房外走去。望着她的背影,童言有些難受,就好像胸口被石頭壓着一般,快要透不過氣來了。

不過他還是決定晚上去看看高倩,畢竟她是爲了自己而來,畢竟自己還一直都心繫着她。

高倩離開沒多久,沒想到千面書生竟火急火燎的趕來了。

回到明朝做權臣 千面書生應該在魔宗纔對,這個時候,他怎麼會來呢?

“少宗主,我可算找到你了,魔宗出大事兒了!”

千面書生剛剛走入會客廳,便一臉焦急的向童言如此說道。

童言聽此,微微皺眉道:“許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難道……難道海妖族向魔宗動手了?”

千面書生搖了搖頭道:“倒不是這個,而是宗主他……他瘋了!”

童言早就知道魔宗宗主有些神志不清,可沒想到千面書生竟然會用瘋了這樣的字眼。看樣子情況遠比想象中的還要糟糕,該不會是附身在魔宗宗主身上的東西,喧賓奪主了吧?

“許兄,你彆着急,我們坐下來慢慢說。我師父他到底怎麼了?他現在都是什麼症狀?”

千面書生急切萬分,哪裏坐得住。 豪門四嫁:男神,求放過 “少宗主,宗主他好像已經成魔了。他現在連魔宗的弟子都不放過,見一個殺一個,很多魔宗弟子都不敢待在宗內,整個無量山的魔宗弟子都快走光了。我也是沒有辦法,所以纔來這裏找你。希望你能想想辦法,不能讓宗主他繼續瘋下去了。”

嗜殺成性,不是成魔,又是何物?身爲魔宗宗主,雄擎蒼成魔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是成魔之後,連自己人都殺,那不是跟魔鬼一般,毫無神智了嗎?

童言有些鬱悶,一個海妖族就已經讓他焦頭爛額了,而且現在還是擴大天道盟勢力的最緊要關頭,可身爲魔宗少宗主,身爲雄擎蒼的弟子,他又豈能置之不理呢?

看樣子,他必須得再去一趟無量山了,不管如何,他都得讓雄擎蒼清醒過來。

“我師父他還在無量山嗎?除了殺人,他還有沒有什麼古怪行徑?”

千面書生聽此,想了一會兒道:“他還經常自言自語,說的話都很莫名其妙。說什麼,阿修羅道的通道就要打開,魔族就要佔領人間。還說什麼魔王就要降世,整個三界六道都要成爲魔族的領地。總之,說的都是這些,我也搞不懂他爲什麼要說這些瘋話。少宗主,我知道你忙,可是……可是我也真的沒有辦法了。宗主他若是一直這樣下去,恐怕魔宗就要完了!”

童言暗自思量了一會兒,接着突然想到了什麼。雄擎蒼被邪祟附體,可那邪祟又是從哪兒來的呢?搞不好,與那魔宗的禁地脫離不了干係。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想解開雄擎蒼身上的疑問,恐怕還得去一趟魔宗禁地,那裏很可能就是那邪祟的出處!

ps:晚點兒還有! 童言有些無奈,畢竟現在最應該對付的是海妖一族。 天道盟剛剛成立,雖然僥倖的藉助九頭獸魂之手大敗了海妖族和詭門。可若是論真正實力,天道盟還是要差上一大截。

他身爲天道盟的盟主,如果此刻離開天道山莊,天道盟就會面臨着羣龍無首的局面。倘若這個時候海妖族和詭門再來犯難,後果將不堪設想。

但是不去看看魔宗宗主,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畢竟他還是魔宗少宗主,還是雄擎蒼的唯一弟子。這一下子,他有些左右爲難了。

猶豫再三後,他還是決定去一趟無量山,至於天道山莊,他會留下幾個錦囊妙計,就算擋不住海妖族的猛攻,應該也不至於土崩瓦解。

“許兄,謝謝你能把我師父的情況告訴我,魔宗多虧有了你,不然的話,也不知道情況會怎樣。有勞你通知一聲白烏鴉,讓他把逃離無量山的魔宗弟子帶到這裏來。我師父現在雖然神志不清,可魔宗還沒亡,只要有我在,魔宗就不會亡!至於我師父的事兒,我明天一早就趕往無量山,希望能暫時的讓他安靜下來。”

千面書生聽此,立刻欣喜的道:“好,那我這就通知白烏鴉。少宗主,明天一早,我陪你一起去無量山!”

童言點了點頭,然後目送着千面書生走出會客廳。

他用手搓了搓臉,輕嘆一聲,隨即拿出紙和筆,開始留下錦囊妙計。等幾個錦囊妙計準備好後,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他起身活動了一下筋骨,帶着錦囊妙計便向着吳家大長老(原來的二長老)的房間走去。明天一早就要動身趕往無量山,所以今晚他必須把一切事情都安排好。

等見完大長老並交代好一切之後,天色更深了。他本想回房修煉,可是走着走着突然想到了高倩。

高倩約他今晚一聚,現在雖然很晚了,可他們之間的關係倒也沒有什麼不合適的。正好明天要去無量山,他也覺得有必要告訴一聲高倩。

向吳家族人打聽到高倩的房間之後,童言整理了一下着裝,便直接趕了過去。

因爲高倩身份的特殊性,吳家子弟倒也很會辦事兒,給她安排了一個又幹淨又寂靜的獨立房間。

童言走到高倩的房前時,發現外面掛着一盞紅燈籠。這紅燈籠在天道山莊應該是見不到的,或許是高倩自己專門去附近的鎮子上買來的。

他也不知道高倩爲什麼要準備紅燈籠,但既然來都來了,說什麼都應該去問候一聲的。

“咚咚咚……”童言輕輕的敲了敲門。

房中很快就響起了高倩的聲音,“誰呀?是童言嗎?”

童言聽此,開口應道:“是我,對不起,我有事兒耽擱了,來的有些晚。你休息了嗎?”

他話聲剛落,房門便被人從裏面打開,接着就看到身着薄紗睡衣,散着頭髮的高倩。

現在的天氣已經有些涼了,高倩還穿成這樣,看來她今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高倩的身材很好,身上的睡衣很薄,而且是那種露出雙肩的短裙,再配上她那一頭烏黑亮麗的披肩發,以及她身上那淡淡的香氣,藉着這紅紅的燈光,童言竟一下子愣住了。

高倩的一隻玉手扶着門框,臉上泛着紅暈,然後輕聲嬌嗔道:“你怎麼來的這麼晚,你知道人家等你等得有多着急嗎?來呀,別愣着了,快進來吧!”

童言乾嚥了一口吐沫,接着有些燥熱的道:“那個……那個我來這兒就是跟你說一聲,我明天可能得離開這裏,所以……”

“別所以了,來都來了,你必須得進來!”不由分說,高倩一把就將童言給拉了進來。

也不知道這高倩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氣,被他這麼一拉,童言險些是被她拖進了房間。

“砰”的一聲,高倩直接將房門關上,並順手將門鎖也給鎖上了。

童言看在眼裏,有些尷尬,也有些不安。

高倩這樣做的目的其實挺明顯的,童言又不傻,就算現在腦子有點兒發懵,也能明白。

可是他又知道自己絕不能越雷池一步,因爲他已經有了譚鈺,如果再把持不住自己,那就太對不起譚鈺了。

所以現在的他有些矛盾,佳人在前,是個正常男人恐怕都會想入非非。可他的心中又生出了一種負罪感,於是更加的左右爲難了。

“別愣着了,快點兒坐吧。這可是我花了好大的功夫準備的,而且還特意去鎮上的飯店裏親自做的,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你別嫌棄就好!”

因爲天道盟吸納的江湖人太多,所以建造的這些房子也都不大,像高倩現在住着的房間,也就十個平方左右。裏面擺着一張牀,還要擺桌椅,這樣就顯得很狹小,不過只要稍稍佈置一下,也會很溫馨。

童言現在就有這種溫馨的感覺,因爲房間裏不僅擺了花,還明顯被高倩精心的佈置了一些裝飾品。再加上牀上那看上去十分柔軟的被子和一對枕頭,童言竟莫名的生出了一種家的感覺。等等……爲什麼譚鈺要佈置兩個枕頭呢?好吧,也許是一個用來枕着的,另一個用來抱着的。畢竟很多女孩兒都習慣晚上抱着東西睡覺,要麼是娃娃,要麼就是抱枕。

童言將目光從牀上移開,最後放在了面前的圓桌上。這圓桌之上擺着四菜一湯,還點了兩根蠟燭,擺着一瓶白酒。

吃中餐,配白酒最合適不過了,只有外國人才會更多的熱衷於紅酒啊葡萄酒之類的。

在酒瓶的旁邊是一對十分精緻的小酒盅,用來對飲雖顯得有些不大氣,但是很有情調。

看到這裏,童言突然有點兒恍惚。怎麼回事兒,這房間的佈置怎麼有點兒……有點兒洞房的感覺呢?

未等童言回過神來,沒想到高倩竟突然從背後一把將他抱住,接着輕聲的呢喃道:“童言,這是我專門佈置的婚房,你喜歡嗎?今晚,我想當你的女人。娶我,好嗎?”

ps:聖誕夜,請允許我偷個懶,今天就兩章了,再次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高倩在童言的耳邊說着情話,一雙玉手也不安分的在他胸前上下摩挲。如果換做以前,童言不僅會一口答應下來,更會將高倩緊緊擁入懷中。但是現在,他卻不能這樣做,因爲他覺得自己配不上高倩,而且他不能對不起譚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