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4, 2020
103 Views

“冬月!你還撐得住吧!”少年不安的問。

Written by
banner

“你……以爲我是什麼……人啊!我可是最強的女生啊!”冬月死鴨子嘴硬的說,但是從他那吐字不清和氣喘吁吁可以看出她已經累得不行了。

少女雖然已經接近虛脫了,但是此刻她的光芒反而變得更加豔麗了。

最強羅成之橫掃天下 那星辰的光輝此刻變得更加深沉,可以看見漫天繁星不斷的跳動。

冰花與火花在洞窟中跳動。

描繪出一副動人的畫面。

然而這麼動人的畫面卻是燃燒生命的結果。

——不行,這樣下去冬月就有危險了。

少年問向自己的大腦深處:

“如果是你的話,會怎麼做?”

“……”

沒有回答,不可能有回答。

——怎麼可能有回答呢?我也是過於天真了。難道這種時候我還想要後悔不成?

人們喜歡對過去的所作所爲感到後悔,然而後悔又有什麼用。

後悔是世上最毒的毒藥。

它讓你對現實失去信心,對未來看不到希望。

明明只是過去的錯誤,卻懲罰了剩下的半輩子。

監獄中的人喜歡悔恨,如果當初不做出種種事情就好了。

但是他們卻還是做了,就算給予再一次的機會,他們依然會做。

就像所謂的失敗一樣。

本該成功的事情的失敗是最不能容忍的,然而真正本該成功的事物是不會失敗。

失敗就是失敗。

無法逃避。

無法後悔。

逃避也無用。

後悔也無用。

那麼哭泣就好了嗎?

那隻能將後悔加深,解除悔恨的最佳辦法是——超越!

——對啊,我早就已經決定要超越他的,但是至今爲止都不過是在逃避而已,以爲不選擇理科就能夠在理科上不輸給他,但是卻只是讓自己痛苦而已。

那麼就這樣吧。

少年用全身所有的力氣吼道:

“撤退吧!這些怪物隨時都可以收拾的啦。”

但是少女卻也用盡了全力吼道:

“不行的,這些傢伙會跑出去的,那樣的話會造成嚴重的災害的。”

“你逃過來吧,剩下的事我來解決就好了!請你相信我!絕對要相信!”

少年的話語堅定而誠實,事實上他卻在撒謊,這個時候馬上就能想到辦法的人是天才。

但是阿放並不是所謂的天才。

“我可以相信你嗎?”

少女雖然非常不滿與疑惑,但是她的身體卻以超高速向阿放的方向衝了過來。

“那你就不要相信呀!”

阿放一邊飛退一邊把一個東西丟給了冬月。

冬月進入了前洞之後,怪物們也紛紛衝到向了洞口,但是由於他們的體積過於巨大了,所以紛紛被擠在了洞口。

二人只能聽到一些地動山搖的聲音。

冬月吐槽道:“真是一幫不知道動腦筋的傢伙!”

阿放一邊飛快的向後退去一邊吼道:“這個洞還真是深啊!這樣下去又要被蚊子咬了!”

“你那是活該!”

二人不斷的的後退的時候,由於那些怪物根本衝不進來,兩個人卻能輕鬆的的聊一下戰術了。

冬月問:“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啊?”

阿放回答:“沒辦法!我剛纔只是想要把你騙回來而已,我不想要你受傷了。”

“你!”冬月大怒道,“你好歹考慮一下輕重緩急呀!”

“玩笑而已!馬上你就知道我的做法了!”

其實這依然是騙局,少年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做,他只能盡力的相信自己。

這麼說着阿放與冬月就已經衝出了洞口!

這段時間雖然非常有些漫長,但是耳邊不時的傳來那些怪物的聲音,阿放卻感覺時間是那麼的短暫。

出來之後,冬月就將阿放的衣領提了起來。

“你要是敢騙我,我絕對馬上就殺了你!”

殺氣!少女身上佈滿了殺氣。

那份殺氣中充滿了悔意。

但是也因此才顯得少女的渺小。

明明擁有那麼強大的力量,但是卻只像是一個哭泣的嬰兒。

——其實我也一樣吧。準確的說是一點也不一樣,少女的力量自保是有餘的,她是希望能夠保護他人,而自己不過是個惡趣味的渣滓而已。

於是阿放笑着說:“你以爲我會怕死嗎?”

“你這傢伙!”

少女將阿放丟在了地上,然後想要再次進入洞中。

阿放故做沉思狀,最後站了起來,他這樣對少女說:

“我只問你一件事,那些怪物是哺乳類動物吧。”

“幹嘛突然這麼問?”

少女有些不解,但是卻停下了腳步。

“因爲你不斷的衝擊他們的大腦和心臟吧,有些細節你也應該瞭解吧,如果他們也會死需要呼吸空氣的話!那麼要解決他們就是小ks。”少年如此有自信的說,“那個洞窟之中應該有製造氧氣的機器吧,但是那種東西製造的氧氣卻是有限的。”

“你是說,把內部的空氣全部消耗乾淨吧。那樣很快他們就會窒息而死了!真是聰明啊!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力量這麼有用啊。”

她認真的想了一下,突然發現少年的想法很有意思。

但是隨即冬月又突然天然呆了一下。“但是到底要怎麼做啊!我只是能夠控制溫度而已啊。又不能夠直接發出火焰那要怎麼消耗空氣呀!” “笨蛋!所以我才說要仔細觀察事物啊!”阿放笑着抖了抖衣服,“你看這是什麼?”

他的衣服上愕然留着一些黑色的物質。

“石油!”冬月驚歎。

阿放大笑道:“你只要把正確的座標的溫度升高到足夠讓石油燃燒就可以了!”

“那就這麼做就行了吧!”

冬月的手上再次發出了宛如星辰一般的光輝,在阿放的眼中彷彿整個宇宙都在她的手中一樣。

少女這麼做的時候,臉上露出非常疲倦的樣子,但是雖然疲倦,她的眼神卻非常的堅定。那堅定的樣子,真是讓人難忘。

雖然阿放明白那光輝的原理,但是阿放還是忍不住癡迷於那份光輝,虛假也好真實也好,那份美麗自己已經無法忘卻。

那星辰一般的光輝化爲一條細線,像是激光一樣瞬間就衝入了地底。

阿放心想:“真是厲害的力量呢?能夠完全控制好要攻擊的地方,之前穿透的地方甚至不會有任何的改變。所謂的異能就是這種東西嗎?本不該屬於現實的東西,但是它的力量卻讓人心動讓人沉迷。”

然後地震了。

洞窟中發生了強烈的爆炸,那強大的爆炸甚至使得地面都震動着。

那恐怖的聲音甚至讓阿放有暫時的耳鳴。

“救命啊!”兩人大叫着然後飛快的閃躲。

冬月怒罵阿放:

“你這個白癡笨蛋二百五搞什麼飛機呀,這種事要考慮清楚啊。爲什麼會爆炸啊。”

“什麼白癡啊。我的辦法不是很好嗎?一開始我們就應該帶點炸彈來的,直接把這裏炸掉就行了嘛。”

“好個頭啊!那個洞穴中有着無線電干擾裝置,除非是基地組織的恐怖分子,不然誰敢在裏面玩什麼炸彈啊。”

二人躲避着一大堆飛濺的石塊,一邊互相吵着架。太扯了吧。

的確,那個基地身處地下,而且有着無線電干擾裝置,內部又有着怪物看守。

想要在外界用炸彈把它炸開不知要用多久的時間,而在內部用炸彈卻沒有那種可能性。

但是修建那個洞窟的人大概沒有想到非常接近的地方竟然會有石油吧,而且更加沒有辦法想到的是,會有冬月這種操控溫度的異能者存在。

過了好久之後山上終於平靜了。

少女卻微微探索了一下之後就放棄了。

“怎個內部都塌了,這樣機器都沒壞,那我也無法破壞了。”少女如是說。

連她自己都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跟阿放說相同的話。

二人也如同情侶一般悠閒的下山了。

冬月突然想到了什麼然後問:

“話說我們如果一開始就這麼幹不就行了嗎?這種爆炸有多少臺機器多少怪物都會報銷的吧。”

“我怎麼知道地底的情況啊!”阿放吼道。

“切!”

冬月也稍微感到了不爽,一開始就是她不信任阿放才造成了她自身的苦戰。

如果一開始二人就坦誠相待的話或許又是一番局面了。

但是坦誠相待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在那樣的世界之中,二人都有着絕對不想對他人說的東西。

人與人畢竟是無法完全心意相同的,兩心之間再無距離,那種事情只存在與六十億分之一的可能性。

人們常常爲了那份可能性不斷追求。

但是最後得到的卻都是另一份可能性而已。

“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少年看着全身被汗水溼透的少女,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算了,我還沒有嬌弱到需要你來保護。”

少女用手指彈了一下阿放的額頭,少女的手指冰涼而輕柔,讓阿放難以忘卻。

就在山腳下二人分開的時候,少女對少年說:

“今天的事情,謝謝你了!”

看着少女那認真的表情,少年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大概就是我想要得到的吧。

“不客氣咯,反正這是我自找的。”

少年意義不明的向女孩揮了揮手。

“明天見咯!”

“嗯,明天見。”

很多時候,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明天,既不是爲了明天有多好的生活,也不是明天就真的變好了。

明天或許會更加糟糕。

但是我們卻無法逃避明天。

渴望着明天,無論變得更糟或是變得更好。

回到家的時候,家中依然空無一人。

少年無所謂的笑了笑。

“或許這個家原本就沒有人也說不定吧。”

冰冷的房間,明明是不是冬天,但是房間之中還是很冷。

本來能夠做到這種事情的只有冬月吧。

但是阿放的家不需要做任何事都是那麼的冰冷。

因爲空無一人。

不是暫時的空無一人,而是很多年都空無一人。

那麼阿放呢?他在某種程度上不能稱爲是人。

至少不是一個完整的人。

少年走到洗手間隨意的洗漱了一下,便飛奔回房間準備睡大覺。

這一覺睡得很香。

他睡覺一向都睡得很香的。

而這個時候,一個穿着校服的少女卻來到了他們當時所在的那座山中,這座原本荒無人煙的小山今天能夠阿放他們來的概率是非常小的,而在這種時候還有人再來的概率是更加小。

黑夜遮擋的少女的容貌,遮擋了少女的身體,但是卻無法遮擋少女那宛如星空一般的眼睛。

少女看着被炸得七零八落的基地,若有所思。

“看來我還是低估了那個女人。”

少女在廢墟中翻找了一下。

卻什麼都沒有得到。

整個洞窟都已經坍塌了,無論是機器還是怪物都消失了。

少女身上突然浮現出星辰一般的光輝。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