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3, 2020
108 Views

接了聖旨之後,除了爆竹慶賀謝家還沿城撒錢,引來無數百姓爭搶,整個彭水城都如同開了鍋的水。

Written by
banner

這還不算結束,從明日起到謝大小姐起程進京,城裏還要擺戲臺唱百戲,可想而知會有怎樣的熱鬧。

謝家上上下下忙碌起來,人人都帶着難掩的歡喜。

但一片歡慶中謝大夫人來到謝老夫人的住處緊閉院門,謝家的老爺夫人們連來和她慶賀都沒機會。

“大夫人也驚喜壞了吧。”

“讓她冷靜一下,明日再說吧。”

衆人笑着紛紛散去。

謝大夫人此時神情的確冷靜,坐在椅子上半日不曾開口。

謝文興頹然的坐下來。

“惠惠如何能去的?”他說道,聲音已經有些沙啞,“那是君前奏對啊,可不是兒戲,以次代長,可是欺君大罪,阿媛,這可是關係謝家全族的。”

“是啊,以次代長是大罪,不只是欺君罪,也是欺神的大罪。”謝大夫人說道,“所以嘉嘉怎麼能去?”

“因爲嘉嘉纔是長。”謝文興站起來說道。

щщщ .тTk ān .¢ o

謝大夫人看着他。

“惠惠做了十三年的長女,神靈都沒有降罪,現在就因爲她沒跳成三月三就說她不是長,你們不覺得可笑嗎?”她說道,“她爲什麼沒有跳成三月三?不就是因爲嘉嘉害她受傷嗎?”

謝文興再次來回踱步。

“又不是一次三月三,嘉嘉她還找到了鳳血石,她還成功的跳了大儺。”他說道,“我們已經說過多少次了?你怎麼還裝糊塗?”

“我也說過很多次了。”謝大夫人看着謝文興。“那只是因爲機會,只是因爲惠惠她沒有這個機會,就算要改換長幼,也要在神明面前公平起鑑。”

“怎麼公平?”一直沉默的謝老夫人開口問道。

“這次進京覲見,就是惠惠的機會。”謝大夫人說道,“驗證她到底有沒有丹女血脈的機會。”

“不行。”謝文興說道,“你這是拿着謝氏合族去賭這個機會。如果在皇帝面前被發現她沒有丹女血脈。那我們謝家怎麼辦?怎麼跟世人交待?”

謝大夫人繃緊了臉不說話。

謝文興看向謝老夫人。

“母親。”他喊道。

謝老夫人沉默一刻。

“叫惠惠來。”她說道。

謝大夫人和謝文興都應聲是,同時起身又再次對視僵持。

哪個惠惠?

“先叫惠惠來,再叫嘉嘉來。”謝老夫人說道。

謝大夫人應聲是疾步而去。謝文興則嘆口氣。

“母親,這種事你不能慣着阿媛了。”他說道。

謝老夫人吐口氣。

“我不是慣着她。”她說道,“我知道我說不讓惠惠去,阿媛最後也奈何不了我。但是,這其實也沒什麼好。她心裏的執念到底是放不下不甘心,苦了她,我也沒得到什麼好,還是順了她的意。讓她自己放下的好,這樣對惠惠也好。”

她看着謝文興。

“將來她也不會怪你們,畢竟機會給她了。”

閻王殿走了一圈。這老太太膽子變小了,竟然還顧忌別人來了。

謝文興皺眉。

…………

“母親。母親,現在真能出去嗎?”

謝柔惠抓住桌角不肯往前走。

“父親同意了嗎?”

謝大夫人頓時豎眉。

“爲什麼要讓他同意?這家裏誰說了算。”她說道。

謝柔惠忙拉住她的手。

“不是的母親,我是說現在能不能出去,我知道你疼我,覺得我在這裏委屈,可是我真不委屈,爲了家裏爲了不出事,我真的不委屈。”她急急說道,“母親你可千萬不要讓我爲難。”

謝大夫人看着她眼中含淚。

“我的兒。”她說道伸手攔住謝柔惠,“你放心,是你祖母要你去的。”

謝柔惠身子一僵。

謝大夫人立刻察覺,忙拍撫她,又有些不解。

“怎麼了?”她問道。

謝柔惠神情惶惶。

“母親,祖母她怎麼樣了?”她顫聲問道,“不是說已經好了嗎?”

這孩子難道以爲是祖母不行了臨死前要看子孫們一眼交待遺言嗎?看她嚇的。

謝大夫人忍不住笑了。

“你祖母沒事。”她伸手撫着謝柔惠的肩頭安撫,“是這樣,現在我們家又有一件大喜事。”

大喜事?

也就是說,並不是下毒的事發了?就說嘛,那種藥又不是毒,量又小,纔不會被查出是什麼藥。

何況只是下在茶裏,茶也是老夫人自己慣常喝的茶,至於她這個端茶的人麼……

又不是第一次端茶,誰能想得到?

不過也說不定,那死老太婆鬼的很。

心中惴惴,謝柔惠神情驚喜。

“除了祖母平安無事還有什麼大喜事?”她問道。

“皇帝詔你覲見。”謝大夫人含笑說道。

皇帝!覲見!

謝柔惠瞪大眼,心亂跳。

天啊,天啊,皇帝!

不過,現在不是歡喜的時候。

謝柔惠攥緊了手。

如果真的這麼容易,也就不會謝大夫人一個人來叫她了,還要先去見祖母,可見如今所說的皇帝召見你的這個你,還是有兩個選擇的。

“母親,是因爲三月三嗎?”她說道,眼神又是歡喜又是羨慕還有一絲失落,“那,都是嘉嘉的功勞啊。”

“那是因爲你給了她這個機會。”謝大夫人說道,“所以這次,你無論如何也不能再錯失機會了。”

“母親。”謝柔惠拉了拉她的衣袖。“你不要和祖母父親吵架。”

謝大夫人看着眼前小姑娘怯怯的眼神,只覺得心軟又心酸,再次抱住她。

“好了,沒有吵架。”她含笑說道,“你不要多想了,你祖母見你,就是要和你說這件事。”

謝柔惠這才應聲是。跟着謝大夫人邁出屋門。

初夏的日光明媚。謝柔惠忍不住停下腳人往後縮去,似乎對着日光十分的害怕。

她原先那個明媚嬌豔的女兒,竟然如同驚恐之鳥了。

重生醫武劍尊 謝大夫人伸手拉住她的手。

“惠惠。別怕,母親在。”她說道,看着謝柔惠,“記住。你現在還是大小姐。”

現在麼。

謝柔惠擡頭看着日光。

那將來呢?她的將來呢?

謝柔惠看向謝大夫人。

就是被這些人阻止着掌控着嗎?

她微微一笑,握住謝大夫人的手。點點頭。

…………

“祖母。”

謝柔惠疾步上前跪在牀邊,對着謝老夫人哽咽俯首。

“您終於沒事了。”

謝老夫人伸手撫了撫她的頭。

“惠惠,今日叫你來,你母親已經跟你說了什麼事了吧?”她問道。

謝柔惠點點頭。

“惠惠。你也知道這件事多重要了吧?”謝文興在一旁急忙說道。

謝柔惠看着他點點頭。

“我知道。”她說道,一面又垂下頭,“我也知道。我沒用。”

謝大夫人邁上前一步喊了聲惠惠。

“你少來嚇唬她。”她對謝文興豎眉喝道。

謝老夫人擡手製止他們夫妻說話。

“真正有勇氣的人是不會被嚇倒的。”她說道,看着謝柔惠。“惠惠,這次進京你想去嗎?”

“母親,什麼叫她想不想?本就該是”謝大夫人再次急道。

“什麼叫本該? 抱走男神輕輕愛 這次皇帝的詔書是因爲三月三祭祀祥瑞的緣故。”謝老夫人看向謝大夫人,“誰跳出祥瑞,誰就本該去。”

謝大夫人咬住下脣,謝柔惠擡起頭。

“母親,祖母,你們不要吵。”她說道,“我知道的。”

謝老夫人看向她。

“那你想不想去?”她問道。

“我知道我不該去。”謝柔惠說道,“這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事,而是關係家族,我一旦有差池,必然帶來天大的罪過。”

謝文興大喜,謝大夫人則一臉着急。

“可是。”謝柔惠又接着說道,“我想要去。”

想去?

謝文興一怔。

“你”他皺眉說道。

謝老夫人打斷他。

“你想去?”她問道。

“是,我想去。”謝柔惠說道,“我知道三月三不是我跳出來的,鳳血石不是我找出來的,大儺不是我跳成的,到現在,我一直讓你們失望,我也知道,我這個大小姐在你們心裏是空有其名,我也知道,如果讓我進京,你們的擔心和害怕,可是…”

她站起來,看着謝老夫人。

“祖母,可是我必須去。”她說道,眼淚滴落,“因爲我不想讓母親失望。”

謝大夫人一怔,喊了聲惠惠。

謝柔惠轉頭看向她。

“母親還沒對我失望,母親一直希望我能做出一些事來證明自己。”她說道,“爲此她跟祖母你爭執,跟父親爭吵,她夜不能寐,食不能安,她念着家族榮耀,又念着對我的殷切期望,她時時刻刻兩難折磨,祖母,父親,所以我雖然很自責,但是我不能對我自己失望,因爲我不能讓她失望,我一定要去,不爲了我自己,甚至也不爲了謝族的榮耀,我只爲了…”

她慢慢的伸出手撫上謝大夫人的肩頭,看着謝大夫人。

“我只爲了不讓我的母親失望,她不放棄,我就不放棄,她不怕,我就不怕”

“如果我怕了,退縮了,那母親爲我做的這些事,又算什麼。”

“所以就算我最後還是什麼也做不到,至少我去做了,也算是沒有讓她的期望空付,我也能還有一分臉喊她母親,不枉她十三年的心血撫育教誨。”

謝大夫人將她一把抱住放聲大哭。

謝老夫人的眼角也流下淚來。

“好,今日你敢說要去,我也就敢讓你去。”她說道。

女人們啊……

謝文興嘆口氣有些無奈的垂下頭。

謝柔惠伏在謝大夫人的肩頭掩面而哭。

“多謝祖母,多謝母親,多謝父親。”她哽咽說道,袖子掩蓋下的嘴角浮現一絲不屑的笑。

傻瓜!()

ps:後有追兵逼近,如果還有票的話,拜託拜託(*^__^*)誅砂

——————————————————————————————— 屋子裏的氣氛好了很多,謝大夫人看着坐在牀邊給謝老夫人梳頭的謝柔惠,臉上也露出了久違的笑。

“啓程是不能等太久。”她說道,“要能跟東平郡王一起走。”

東平郡王四個字入耳,謝柔惠的耳朵動了動。

能跟東平郡王一起走啊。

她的嘴邊不由浮現一絲笑。

“如果跟東平郡王一起走,那咱們家的船就不能太奢華,蓋過了皇帝使者的排場就不好看了。”謝老夫人說道。

“那也不能太寒酸的。”謝大夫人說道。

“別的地方不寒酸就是了。”謝老夫人說道。

謝大夫人現在對母親的話言聽計從,聞言笑着應聲是。

“聽您的。”她說道。

一直在一旁靜默不語的謝文興猛地開口了。

“嘉嘉也得去。”他說道。

屋子裏的說話聲一停,三人都看向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