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12 Views

不過,此時的情況萬分緊急,根本容不得我多想,當即,我便將張銘分給我的那張金色符咒祭了出來,縱身一躍,衝到了血紅棺槨之前,手掌一揚,那道金色符咒便被我狠狠的拍在了血紅棺槨的棺蓋上!

Written by
banner

頃刻間,血紅棺槨的震顫停止了,墓室有恢復到了往昔的沉寂……

一見此景,我也是下意識的舒了一口氣,氣息吐罷,我又無比鄭重的對張、週二人道:“棺槨裏面有邪物,而且還是一隻強大到能逃出我天機眼能力的邪物,我們,一定要小心!”

“楚大師,那我們該怎麼辦?”賙濟左手夾着張銘分給他的那張金色符咒,右手下意識的握上了懸掛於他胸前的黑驢蹄子,可是,握了握黑驢蹄子之後,賙濟有鬆開了手,改成端起了AK47,這才無比緊張的向我問了一句。

賙濟可是一位身經百戰的盜墓賊,雖然他對陰陽靈異之事並沒有太多的涉獵,但常年的走墓倒鬥,卻也時常遇到這種事情,只不過,賙濟的解決方法卻是很簡單,遇到古屍,便拿出黑驢蹄子,遇到陰魂,則是動用黑狗血,而這兩種手段,對付這種連我都感應不到的強大邪物,自然是派不上任何的用場。

況且,連我對那血紅棺槨都如此忌憚,見識過我的實力的賙濟,自然如臨大敵,緊張萬分。

我還沒來得及回答賙濟的問題,剎那間,那沉寂了幾秒鐘的血紅棺槨,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顫動,而且,隨着血紅棺槨的這次顫動,一縷縷黑色的臭氣,竟然順着被我們撬開了一道縫隙的棺槨,蔓延而出!

“這黑氣,好臭!”賙濟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幾步,忽的,賙濟彷彿想起了什麼,驚慌的低吼道:“楚大師,銘爺,這發臭的黑氣,像是屍氣,難道棺槨裏躺着的,是一隻糉子?”

“的確是屍氣!”我凝重的盯着彌散在虛空中的黑氣,輕聲說道。

連沒開陰陽眼的賙濟都能見到那一縷黑氣,這便證明,黑氣並非鬼氣,再加上黑氣之中充斥着一股難聞的腐臭味,很明顯,這就是屍氣……殭屍的氣息!

“看來,血紅棺槨裏,躺着的應該是一具殭屍,而且還是幾千年前,商朝時期的古屍!”張銘表情肅穆的說道。 軍少住隔壁:丫頭,晚安 “風小子,我看二爺留給我的金級符咒未必能壓住棺槨裏的東西,你還是先準備鬼脈之力吧!”張銘頭也不回的說道。

張銘不愧是老油條,在如此詭異的時刻,不論是頭腦過人,身懷奇術的我,還是盜墓經驗豐富的賙濟,都不如張銘這般的沉穩。

“棺槨裏的東西,應該不是普通的邪物!”我朝着張銘的背影重重的點了點頭,旋即便說道:“普通的鬼將級別邪物,金級符咒完全可以將其壓制,而棺槨裏的東西,卻好像是在與那道金級符咒在抗爭似的……”

我一邊說着,一邊將精神力不斷的聚集在我的眉心處,正如張銘所言那般,如果金級符咒無法壓制棺槨裏的東西,那就只能依靠我的鬼脈之力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我們三人無比警惕的站在血紅棺槨的遠處,六隻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顫動頻率越來越大的血紅棺槨……

嘭嘭嘭……

伴隨着一陣劇烈的悶響聲,那血紅棺槨的蓋子忽然毫無徵兆的向上翹了起來,發出了一陣足以穿透神經的“吱呀”聲!

“小心!它來了!”張銘低吼一聲,亮銀槍在身前一橫,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風小子,準備好了嗎?”

“隨時準備發動最強一擊!”我咬了咬牙,低喝一聲道。

然而,我的話音纔剛落,另外那邊,就見那道被我印在血紅棺槨的棺蓋上的金色符咒,猛然間燃燒了起來,爆發出了一朵絢麗的火花,將墓室照的通亮!

隨後,只見一縷縷猶如靈蛇般的黑色屍氣纏上了那一朵絢麗的火花,而且,黑色屍氣正在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在不斷的壓縮火花,彷彿要在下一瞬間,將火花吞噬似的!

呼呼……

好像陰風吹起的聲音,又好像是沉重的喘氣聲,總而言之,隨着這道詭異的聲音爆出之時,棺蓋上的金級符咒所散發出的火光,也徹底的消失在了我們的眼前!

足以剋制鬼將級別邪物的金級符咒,竟然被完全毀滅了!

血紅棺槨裏的邪物……到底恐怖到何等地步?

就在金級符咒毀滅的一剎那,那棺蓋突然徑直的彈了起來,這一彈,足足有百多斤重的棺蓋竟然直接飛起了五六米的高度,緊接着,又見那血紅棺槨之中,一股肉眼可見的黑色屍氣破棺而出,整座墓室在這一瞬間,彷彿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黑霧那般,惡臭無比,又詭異非常……

忽的,一陣“咔咔”的聲音從棺槨中傳出,好像是金屬摩擦似的,無比的刺耳,也就在這時候,只見那血紅棺槨之中,一條披着青銅鎧甲的手臂,從棺槨中伸了出來,穩穩的搭在了棺槨的邊緣!

這時候,我還沒來得及仔細觀察那條手臂,下一刻,一條身高絕對超過兩米,強壯猶如棕熊一般的軀體,便從那血紅棺槨中躍了出來!

“哐”的一聲巨響,一具全身都被青銅古戰甲包裹住的身軀,破棺而出,穩穩的站到了棺槨之外的地面上!

只見這具穿着鎧甲的屍體虎背熊腰,猶如鐵塔,沒有佩戴頭盔的頭顱披頭散髮,唯一暴露在空氣中的部位,也就是那張臉,更是可怖無比,甚至,我只看了一眼,便有一股涼意從腳底板直接涌上了天靈蓋的感覺…… 乾癟的如同乾屍那般,整張臉充滿了褶皺和溝壑,而且好像連五官都被那深深的溝壑和褶皺給遮擋了起來,乍看之下,就像是被亂刀將五官剮了下去,然後在結成痂……

如此恐怖的鬼臉,就算是見慣了兇鬼的我,都有些心裏發顫!

但是,最爲誇張的還不是這具千年古屍的可怖鬼臉,而是千年古屍剛纔落地之時的那一踏,竟然直接將地面踏出了數道裂痕!

雖然這具千年古屍的周身都被青銅古鎧包裹,包括腳部在內,但是,就算腳上穿了鎧甲,如果沒有極其強大的力量支撐,恐怕也不足以將我腳下這堅硬的地面給一擊踏裂吧?

這得需要多大的力氣才能完成?

伴隨着千年古屍出現的一瞬間,整座墓室的空氣彷彿都凝固了那般,寂靜到可怕!

“這東西也算是糉子?未免有些太恐怖了吧?”站在我身後的賙濟,猶如夢囈一般的低語,打破了墓室內的沉靜。

也不知道賙濟是被那千年古屍的驚悚模樣所驚駭,還是被千年古屍的恐怖力量所震撼……

再看那具千年古屍,它靜靜的站在原地,與我們三人默然對峙着,就好像,它在觀察我們似的,雖然我們根本看不見它的雙眼,但是,我此刻卻偏偏就有一種被“盯”着的怪異感覺,甚至,那具千年古屍還給我一種毛骨悚然的無力感,要知道,哪怕是面對剛纔的千年畫中鬼,我可都沒有產生過這種無力感!

難道說,這具千年古屍,真的如同我們猜測的那般,比外面的畫中女鬼強上許多?

如若真是如此,恐怕,我們三人可就凶多吉少了……

我的大腦此刻已經完全被那千年古屍所帶給我的壓迫感佔據了,甚至於,我都忘記釋放早就準備好了的鬼脈之力!

就在這時候,張銘陡然暴喝一聲,“風小子!動手!”

張銘的聲音立刻將我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之中,當即,我狠狠的一咬牙,口中發出一聲怒吼,緊接着,蓄勢待發的鬼脈之力,化作一道巨大的金色符咒,直接從我的眉心處閃現而出!

鋪天蓋地的金色符紋比之我上一次發動鬼脈之力的時候,更加深邃,更加耀眼,更加巨大,就猶如一張遮天蔽日的巨網,直接將那具千年古屍籠罩在了其中,然而,那具千年古屍卻依舊不爲所動……

“鬼脈之力!”

我見那千年古屍絲毫沒有要閃躲的意思,當即,我便毫不猶豫的伸手一指,巨大的金色符紋夾雜着狂暴無匹的力量,猶如炮彈一般的朝着那千年古屍壓了下去!

可是……

巨大的金色符紋並沒有直接將那具千年古屍壓扁,相反,我所釋放的鬼脈之力,竟然穿透了那具千年古屍的身體,從頭頂,到腳底,金色符紋就像是一道高科技的掃描光線,從上到下的將千年古屍的軀體過濾了一遍,甚至於,都沒有發出哪怕是一絲的響聲,然後,那道金色符紋便筆直的拍到了地面上,然後消失在了墓室之內……

“這是……怎麼回事?”我震撼的瞪大了雙眼,彷彿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那般,機械般的低聲自語了起來。

我的鬼脈之力,竟然對這千年古屍沒有一點的效果?

這可是我從來都沒有見到過的場面!

然而,我的震撼只持續了短短的一瞬,隨即,我便低吼一聲道:“老周!開槍!”

呯呯呯……

我的話音纔剛落地,身後便響起了尖銳的槍聲,只見一縷縷的火蛇直接從槍膛中噴射出來,子彈以超快的速度筆直射向了那千年古屍的各處部位!

可是,讓我們震撼的場面,又一次發生了…… AK47的子彈瘋狂傾瀉,勢如破竹的穿過了千年古屍的鎧甲,咽喉,頭顱,還有那張沒有五官的疤臉,對,是穿過,而不是洞穿!

子彈明明射中了千年古屍,可是,又好像什麼也沒打中,直接穿過了千年古屍的軀體,甚至連一絲的傷痕都沒有在古屍的身上留下,就像是,那具千年古屍變成了幻影那般,子彈直接打在了我對面的石壁上,頓時激起了石壁上的一陣塵煙和碎石!

“幻覺?影子?”賙濟的眼睛幾乎瞪到了人類所能承受的最大極限,甚至於,賙濟如果再用點力,我都懷疑他會不會把那兩顆眼珠子給瞪出來!

其實,和賙濟相比,我心中的震撼也沒少多少!

就在子彈穿過了千年古屍軀體的一瞬間,我的心跳也明顯加快了,甚至,我都能感覺出來,若是沒有胸腔的束縛,我的心臟也都快跳出來!

我眼前的千年古屍,已經完全超出了我對殭屍和陰魂的所有認知,就算是之前遇到的那詭異的畫中女鬼,與這千年古屍相比,都有些不夠看!

首先是我的鬼脈之力,雖然正面轟中了那具千年古屍,可卻又好像是完全打空了似的,要知道,我的鬼脈之力對付陰邪之物,可是從未失手過的,不論是虛幻的陰魂還是實質的殭屍,根本就不可能躲過我鬼脈之力的攻擊!

再者是賙濟的AK47,賙濟能看見古屍,就證明,這古屍並不是虛幻的陰魂那一類,而是實質的殭屍,這種擁有實質軀體的邪物,槍械或者是武器,是完全能夠擊中它的,可是,AK47的子彈卻和我的鬼脈之力一樣,直接打空……

這就相當於,不論是法術攻擊還是物理攻擊,對我眼前這具千年古屍,好像都沒有任何的作用……

“這東西不僅詭異的很,更是強的可怕!”我慘然一笑,道:“這東西,我根本沒見過,更沒聽過……銘叔,看來我們算來算去,還是低估了這東西的實力!”

聽到了我的話語,始終擋在我身前的張銘卻是微微的搖了搖頭,“風小子,不管我們有沒有低估這東西的實力,那棺槨我們都必須要開,而它,也是我們必須要面對的對手……我去吸引它的注意力,你和賙濟想辦法摸到棺槨那邊,看看棺槨裏面,到底有沒有通風口或者是出路!”

毫無疑問,張銘的辦法,是我們目前唯一的方法了!

言罷,張銘便威風凜凜的一甩長槍,整個人猶如下山猛虎那般,朝着那千年古屍衝了過去,而我和賙濟則是緊隨其後,快步掠向了那詭異的血紅棺槨!

張銘這兵分兩路的計劃的確很好,可是,我們又一次錯估了那具千年古屍……

張銘挺着長槍,縱身躍到了千年古屍的身前,狠狠的一掃長槍,長槍筆直的掃在了千年古屍的胸口,只不過,長槍並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直接從古屍的胸口穿了過去!

毫無疑問,張銘的長槍,也打空了!

然而,就在張銘的長槍掃空的同一時間,那具千年古屍動了……

只見那千年古屍猛的掄起了手臂,速度奇快的朝着張銘的胸口掄了過去,其速度,竟然絲毫布遜於張銘!

因爲速度太快,古屍手臂上套着的那層厚重的鎧甲,與空氣產生了劇烈的摩擦,發出了一陣陣“嗖嗖”的聲音,扣人心絃!

嘭!

一聲悶響猶如平地炸雷,只見那古屍的手臂,狠狠的甩在了張銘的胸口,好像一柄重錘擊在了張銘身上那般,被擊中之後的張銘快步急退,足足後退了五、六步,才勉強的穩住了身體! 如此震撼的一幕,當真是驚的我目瞪口呆!

張銘的身手我見識過,不論是速度,力量,破壞,防禦,對抗史前巨猿都是完全碾壓,可如今對上了這幾乎能夠無視任何攻擊的千年古屍,卻被一擊轟退……由此可見,這千年古屍,簡直強的離譜!

我和賙濟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呆若木雞的凝視着那具屹立不倒,恍若無敵一般的千年古屍,一時間,我們二人竟然忘記趁機接近那血紅棺槨了!

不遠處,張銘握着長槍,劇烈的喘了幾口粗氣,剛剛將氣息調整完畢,可就在這時候,那千年古屍又動了!

千年古屍好像完全無視了我的和賙濟,邁着緩慢而沉重的腳步,朝着張銘走了過去,它每走一步,腳下的青銅甲靴便會和地面產生接觸和摩擦,隨之,一道“吱”的刺耳之聲便會清晰的鑽進我們的耳中,而且,古屍身上穿的那身青銅鎧甲的兩條手臂位置上的鱗片,也在相互的摩擦,發出一陣陣刺耳“嘩嘩”聲……

這兩種詭異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墓室內不斷的迴響,宛如死神譜寫的奏鳴曲那般,再配合着古屍之前所表現出的那種堪稱無視任何攻擊的完美防禦,好像要直接將我們打入無底深淵一樣!

那千年古屍每向前邁出一步,張銘便下意識的後退一步,直到張銘的後背貼到了冰冷的石壁上之際,他才厲聲吼道:“風小子,這東西到底是陰魂還是殭屍?”

“我現在也沒搞清楚這千年古屍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低吼了一聲,“而且,它看起來好像根本就沒有弱點,以我們三人的手段,現在根本殺不死它,我們只能儘快找到出路,先離開這裏!”

也不知道那千年古屍是不是能聽懂我說的話,當我提及“離開這裏”等詞彙之後,那千年古屍竟然停下了腳步,然後緩緩的轉過了身,那張根本就沒有五官的恐怖鬼臉,直接對向了我!

信仰精靈牧師 下一刻,便見那千年古屍猶如機械一般的緩緩轉過身,然後,那東西竟然捨棄了張銘,朝着我邁出了步子!

我見狀,當真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這種近乎於無敵防禦的邪物竟然又瞄上了我!

“老周!棺槨就交給你了,我先拖住它片刻!”當即,我狠狠的咬了咬牙,毫不遲疑的朝着身後的賙濟喊了一句,旋即,我便縱身躍起,朝着那千年古屍反衝而去!

二叔留下的晉級符咒無法壓制那具千年古屍,我的鬼脈之力無法傷害千年古屍,甚至於AK47的子彈和張銘的物理攻擊,都無法破開古屍的防禦,說實話,面對這種敵人,我真的是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可是,爲了給盜墓經驗豐富的賙濟爭取時間,讓他尋找離開墓室的出路,我也是別無選擇,只能迎着頭皮衝向千年古屍,誰讓它現在的目標已經變成了我呢?

我整個人猶如一頭獵豹那般,幾個閃身便飛奔到了千年古屍的身前,藉助助跑,我直接躍了起來,一招勢大力沉的飛腿筆直的轟向千年古屍!

然而,那具千年古屍忽然停下了腳步,呆呆的站在原地,彷彿是在等我我的攻擊降臨那般……

還不待我多想,我的腳已經踢到了古屍的身上,只不過,我的腳卻並沒有感覺到任何與物體接觸的感覺,就好像是踢在了空氣中似的! 極品特工:很萌很潑辣 霎時間,我的大腦有那麼一瞬間的短路,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卻是徹底的把我給嚇到了!

我的身體,竟然直直的穿過了那具千年古屍!

對!

我的身體,就是從千年古屍的身上穿了過去,就好像它的軀體根本就不存在似的,和鬼穿過牆壁的場面,倒是有異曲同工之處,只不過,我變成了鬼,而古屍變成了牆……

“怎麼回事?”我的身體還爲落地,口中便率先驚呼了起來!

這邊,我的話音纔剛出口,那邊,那具千年古屍又動了!

只見千年古屍猛的掄起了拳頭,狠狠的朝着我的後背砸了過來!

“嘭”的一聲悶響,千年古屍的拳頭砸在了我的後背上,在這一瞬間,我竟然有一種被汽車撞擊的感覺,彷彿一股強大到爆表的衝擊力,直接轟在了我的後背上,無比的真實,與剛纔穿過古屍的感覺,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當即,我忍不住的咳出了一絲鮮血,沒有落地的身體被那千年古屍這麼一轟,自然如同斷線的風箏那般,朝着冰冷的牆壁直飛了過去!

嘭!

我的身體狠狠的砸在了牆壁上,然後跌落到了地面上……

硬抗了千年古屍一拳,又砸在牆上,直到最後跌落到地面上,這一連串的遭遇,當真是將我體內的五臟六腑震的隱隱作痛,尤其是後背上傳來的那種麻木感,使得我整個人都變得輕了幾分,就好像,我他媽已經沒有了後背似的!

“風小子!”張銘三步並作兩步的衝到了我的身邊,想要扶我,卻被我緩緩的擺了擺手,拒絕了。

“銘叔,我沒事……”我劇烈的喘着粗氣,艱難的用雙臂將身體撐了起來,但卻依舊保持着半跪着的動作,不是我不想起來,我現在是真起不來,全身上下,彷彿四肢百骸都移了位似的,疼痛無比!

說真的,現在這時候,我的心中真的涌上了一種叫做絕望的情緒,而且還是那種蔓延到我全身的每一條神經之中的絕望!

無視道術攻擊,無視槍械攻擊,無視拳腳攻擊,這千年古屍的防禦力真的堪稱完美,不僅如此,這東西的攻擊力也是大的驚人,以我的身體強度來說,竟然被它一拳打的差點趴在地上起不來,這種破壞力,絕對要甩史前巨猿幾條街!

完美的防禦,狂暴的攻擊,這千年古屍就像沒有弱點似的……難道說,我的生命,就要到此爲止了嗎?

不行!

我不能死!

我還有很多事沒有完成呢!

“楚風!你一定要冷靜!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如此完美的生物,它,一定有弱點!”我在心中瘋狂的嘶吼了起來。

我半跪在地上,不動聲色的撇了一眼大半個身體都進到了血紅棺槨裏的賙濟,這纔將視線定格在了千年古屍的身上……

此時,那具千年古屍面對着我和張銘,而背對着賙濟,看來,這東西並沒有發現賙濟的行動,也就是說,這東西的智商並不算太高!

“銘叔!”我低吼了一句,道:“這東西的靈智似乎並不太高,我們暫時不要正面攻擊它,只要不斷的閃避它的攻擊就行……目前,也只能用這種方法來拖住它,給老周創造時間了!”

“好!”張銘回了我一句,隨後便朝着我相反的方向躍了過去,與我和那千年古屍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形成了一個三角形。

果然,如我所料的那般,那古屍不斷的扭着脖子,一會看看我,一會看看張銘,彷彿是在思考先攻擊誰,只不過,它想不出答案! 見這古屍如此的爲難,我不由的心頭一喜,看來,我的分析是正確的!

這古屍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完美,可是,它的靈智,就是它最大的弱點!

“銘叔!這東西靈智太低,我們二人只要與它保持一段安全的距離,它就不知道先攻擊誰了!”我有些興奮的握緊了拳頭,旋即便朝着賙濟的方向低吼一句,道:“老周,我和銘叔拖住它,你抓緊時間,而且不要弄出任何聲音,如果你也把它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那可就有些不好辦了!”

賙濟沒有出言回答我,只是從棺槨中伸出了一條手臂,朝着我作出了“OK”的手勢,隨後,他整個人便都沒入了血紅棺槨之內,就好像根本不存在於墓室內那般。

局面暫時得到了控制,我也深吸了幾口氣,緩緩的站起了身,和張銘同時邁開了步子,以那具千年古屍爲圓心,緩慢的向着相同的方向邁出了步子,就像是在圍着千年古屍畫圓,而那古屍則依舊呆若木雞那般,那張沒有五官的鬼臉也在我和張銘的身上不斷遊離徘徊。

僵持的局面足足持續了十幾分鍾,終於,那千年古屍不在沉默,而是……臥槽,它他媽直接朝着我掠了過來!

只見虛空中一條殘影閃過,那因爲青銅鎧甲的摩擦而產生的“嘩嘩”聲還爲落地,千年古屍的軀體便已經出現在我的眼前了!

這速度,簡直是我平生僅見,快到不像話,甚至比剛纔攻擊張銘的時候,更快了!

千年古屍突然出手,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當真是打了我一個措手不及!

我還沒有從震撼中緩過神來,那千年古屍便飛快的揮動起了拳頭,直奔我的小腹而來!

“嘭”的一聲悶響,我只感覺,好像有一柄重錘狠狠的砸在了我的肚子上,這一拳,差點把我的膽汁和胃酸都給轟出來,直接打的我雙腳離地,身體猶如被油炸的大蝦那般,在虛空中捲縮了起來,而我的雙臂也是出於本能的向前探了探,恰好抓到了千年古屍的那條手臂……

讓我震撼的感覺頓時出現在了我的腦中,甚至都將那陣無法忍受的劇痛感給壓了下去,因爲,我的雙手,竟然抓住了古屍的手臂,雖然它的手臂無比的冰冷,猶如冰塊,但這種實實在在的真實感,卻是不會錯的,我真的抓住了它的手臂,並不像之前那般,直接穿過它的手臂,而是實實在在的抓住了!

我的內心無比震撼,這重大發現甚至都讓我有些語無倫次了起來!

原來,千年古屍也有弱點,它並不是真的虛無縹緲!

我說過,世界上根本不可能存在這種完美的生物,它肯定有弱點,而它的弱點,我似乎已經抓到了!

另一邊,張銘見我竟然抓住了古屍的手臂,眼中猛的爆射出了一團精光,下一刻,張銘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朝着那古屍飛奔而來!

這一切,都被我盡收眼底,所以,我強壓下了體內翻江倒海的感覺,抓着古屍手臂的雙手,又加了幾分力道!

瞬息之間,張銘飛奔到了古屍的身後,長槍如龍,橫掃而出!

這一次,張銘手中的長槍狠狠的掃在了古屍的頭上,甚至還發出了“嘭”的一聲悶響,長槍上傳出的巨大沖擊力,直接將古屍的腦袋打的彎曲了四五十度,腳下也是朝着旁邊急退三步!

早在張銘轟中古屍之後,我便鬆開了雙手,任由身體摔在地上,雖然很疼,但我此刻卻是無比的興奮,因爲,我貌似已經知道這具千年古屍的祕密和弱點了! “風小子,這是怎麼回事?”張銘挺槍擋在了我的身前,無比意外的問了我一句。

“嘿嘿……我知道它的弱點了!”我捲縮在地上,強忍着劇痛,有氣無力的低聲說道:“這東西好像只有在接觸到陽氣的時候,纔會發生實質的變化,否則的話,我們的所有攻擊對它似乎都是沒有效果的!”

“而我們人類的身上,充滿了陽氣,只有趁着它接觸到我們身上的陽氣的一瞬間,再對它發動攻擊,就可以打中它了……就像剛纔那般,它的拳頭打到了我的身上,在這一瞬間,它接觸到了我的身體,自然也接觸到了我身上的陽氣,這時候,它已經不再是那種虛無的鬼體,而是變成了實質,所以我才能抓住它的手臂,你才能用長槍掃到它的腦袋!”

被我這麼一說,張銘也從震撼之中反應了過來,不回頭的朝着我豎起了一根大拇指,“風小子,真有你的,這種難對付的東西,你也能找到弱點!”

“既然找到了它的弱點,那接下來就好辦了!”我捂着肚子,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銘叔,你剛纔打中了那東西,以它的靈智,恐怕它這次會認準你來打……到時候,你就像我剛纔那樣,找機會被它打中,然後抱住它,我會在這蓄力,準備鬼脈之力,到時候,趁着它轉變爲實質體以後,我再將鬼脈之力釋放,這一次,一定能打中它!”

“好辦法!” 一品廚娘:吃定君心 張銘背對着我,點了點頭道。

就在我和張銘制定作戰計劃的時候,那千年古屍好像也從被張銘掃中那一槍的震撼之中,掙脫了出來,沒有五官的可怖鬼臉直接朝着張銘的方向轉動而來,下一刻,那千年古屍雙腿一蹬,猛的朝着張銘這邊飛射而來!

很好!

一切都在按照我所編寫的劇本進行着,只要張銘能夠讓千年古屍的軀體轉變爲實質體,那我的鬼脈之力就能打中它!

當即,我立刻屏蔽了心中雜念,全神貫注的將精神力集中在了眉心處,準備第二次釋放鬼脈之力!

另一邊,千年古屍又一次掄起了那充滿力量的拳頭,飛速的朝着張銘砸了過去,甚至,我隱隱的都能聽到拳頭和空氣摩擦所產生的呼嘯風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