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3, 2020
67 Views

廖院士沒走,他看向葉師兄,語氣平穩,面容帶著些許嚴肅,「你讓她去一樓申請特殊防護服。」

Written by
banner

葉師兄去通知秦苒。

秦苒這個時候已經放下了論文,正站在實驗台上,重新做自己上次的反應堆。

聽完葉師兄的話,她稍稍抬頭,眸色浸染著寒意,言簡意賅,「不用了,你們去吧。」

她做實驗的時候一向認真,白皙修長的手指在調節電流控制磁場。

一系列動作有條不紊。

每一個動作似乎都……非常自信,絲毫不拖泥帶水。

明明在做實驗,葉師兄卻感覺她在不緊不慢的加工一件工藝品。

葉師兄看著她愣了會兒,才開口,「這次機會難得,不去的話以後十年都不一定再找到這樣的機會……」

他勸了一句,見秦苒真的不去,才轉告給廖院士。

「她不去?」左丘容詫異的看向實驗室。

葉師兄複雜的收回目光,「她在做實驗。」

「走吧。」廖院士淡淡收回目光。

之前是忽視了這個小學員,他心裡十分過意不去,他才讓葉師兄去找她。

他這次主要是想帶葉師兄跟左丘容去。

這兩人在他手下幫了這麼久都沒有被他遣散,是因為兩人的動手能力極強,又在研究院呆了兩年,一直都跟在自己身後研究反應堆,他帶兩人過來,就是想聽聽這兩人對反應堆的研究。

會不會給他們的研究開拓一條新的思路。

所以秦苒拒絕了,他也沒什麼想法,這個小學員來不來他倒是不在意。 “還是回到身體裏面吧。”

此時的楚琴似乎還有些迷糊,正不自然的晃動着身後,看來還在感覺那對並不存在的蝴蝶翅膀。

“難道她還記得夢裏的場景?”

雖然有些疑惑,但空幻還是先靠向了砸在地上此時還無人問津的嘎嘎身體,“這些傢伙,雖然對咱很敬畏,但卻不像有了階級文明之類的東西后,那些細心的個體般體貼啊。”

有了空間中的練習,意識很順利的一點點融入身體,而身體的束縛感也隨之產生。“不過話說起來,蛹化之後長對翅膀似乎是個不錯的想法。”

“哈!翅膀?”

聽到從倒地的嘎嘎口中傳來自己正考慮的東西,楚琴再次一驚,這時,她才發現大頭領已經醒了。

於是,楚琴立馬慌亂的跑向嘎嘎,將其拉了起來。

輕輕動了動恢復了一些的身體,嘎嘎稍稍走了幾步,“看來,這個身體恢復的還不錯,現在慢走應該是沒有問題了。”

一旁的楚琴猶豫的看了看嘎嘎,輕靈的聲音再次響起,“那個,大頭領,蛹化之後,會有翅膀嗎?”

“額。”該如何回答,事實上是沒有,但嘎嘎覺得如果這樣回答的話,似乎會讓楚琴很失望。

這時,嘎嘎正好望見天空中飛過的一頭翼手龍。“有,不過不是蝴蝶翅膀,而是那樣的。”

順着嘎嘎的手指方向望去,看着高空中飛行着的翼手龍,楚琴稍稍露出失望的表情,但又迅速開始兩眼發光,“比冥獄蝶飛的高好多,真好,我一定要蛹化!”

“好亮!”

看着眼前的楚琴,嘎嘎突然覺得自己的雙眼被晃花了,“對了,楚琴……算了。”

本來想問問楚琴夢境後面的東西,但突然發現眼前的楚琴正不自然的偷看自己下面之時,嘎嘎就知道已經不需要問什麼了。

“這該死的文明之路任務,一定要快點把衣服弄出來,嘎。”

※※※

之前意識離體之時,空幻感受到距離最遠的相對親切個體,從氣息的感知上應該能確認是較爲厲害的嘎嘎猿。至於具體的距離,雖然當時越過了七座山,幾乎二十公里的長度,但依舊感覺很遠。

那麼,空幻意識離體之後,對同類嘎嘎猿的感知距離,應該至少要超過四十公里。

“這個距離,已經是現在我直接控制的幾個嘎嘎猿巢穴領地,從最西邊到最東邊長度的一倍左右,等回到山洞領地之後就先用意識體回電石礦去看看吧,雖然意識體無法干涉物質世界,但至少我能‘看’到,等到時定一定心,就馬上去尋找其它嘎嘎猿羣體,爭取早點完成主線任務。”

思考之際,山洞巢穴已經近在眼前。

昨晚就用意識體回到過巢穴,所以嘎嘎很清晰的記着道路以及周邊動物的大體分佈情況,有鑑於此,嘎嘎猿小隊就這樣一路順利的回到了目的地,順便帶回了雙角龍剩下的肉。

“大頭領,你好像被抓走,翼手龍。”

“是好像被翼手龍抓走。翼手龍被我幹掉了。”

“哦。”

複述了一下嘎嘎糾正過來的語句,靈雪帶着被嘎嘎猿巡邏小隊發現的嘎嘎一羣回到了山洞之中,完全不知道昨晚空幻在她面前飄來飄去的事情。

“那麼,這次意識離體很可能有一段較長的時間,不知道主動的離開身體,會不會有餓的太久而導致身體壞死的情況發生,那麼,爲了防止這種情況,就先吃個飽吧。”

“楚琴,把肉都拿進來,我們點火烤肉,大吃一頓。”

看着高興的帶着楚潔等猿去取肉的楚琴,嘎嘎突然想起她夢中的廚師嘎嘎,“說起來,楚琴對我的印象,難道最深刻的居然是廚師麼?而且還是那種一有危險就躲起來的杯具,OTZ。”

胃部只有這麼大,現在的嘎嘎猿們一次最多也只能吃下五塊手臂大小的肉塊,之後就再也無法塞下什麼東西。

吃下最後一絲食物,正回味着烤肉味道的嘎嘎突然有了一絲明悟,本就處於頂峯的肉體,加上這段時間以來積累的食物和電石,自己離蛹化看起來已經不遠了。

“還是趕快把翅膀裝上吧,不論是考慮現在的繁殖率和對蛹化的美好憧憬,翅膀都只能裝在蛹化後的身體上。如果蛹化前就裝上的話,現在兩個繁殖期平均下來,可能也只會有一個蛋的繁殖率搞不好會更杯具,真那樣,就連計劃生育都不用搞了。”

“不過說起來,嘎嘎猿蛹化的條件還真高啊,完全不像冥獄蝶只需要營養夠了就行,還需要身體條件和電石等各種東西。喵的,難道是因爲嘎嘎猿不像冥獄蝶只有蛹化才能繁殖,而是蛹化前的身體也可以成熟麼。”

看了看正津津有味地往嘴裏猛塞食物的楚琴,以及威力並不下於楚琴的衆多嘎嘎猿們,嘎嘎欣慰的笑着直起依然疼痛的身子。

“都希望能夠蛹化啊,這應該算是基因的影響了吧。”

巢穴建立的溶洞很大,就算容納幾百只嘎嘎猿也是沒有問題的。

選了一個空間較小的角落,嘎嘎在裏面升起一個火堆,等稍稍烘乾之後,它轉頭對身後跟着的嘎嘎小隊說道。

“現在山洞巢穴靈雪已經知道怎麼管理了,那麼你們就好好的守在這兒,除了狩獵一般不要外出,記得好好鍛鍊身體,爭取早點蛹化吧。”

“嗯,我要翅膀!”楚琴興奮的說道,彷彿一個期待着玩具的小孩一般。

“翅膀?”周圍的嘎嘎猿們好奇起來,他們都理解翅膀代表着飛行的概念,當然是嘎嘎告訴的,而因爲現在嘎嘎猿中還沒有出現完成蛹化的個體,這種詭異的事實,導致了現在的嘎嘎猿們都不知道會蛹化成什麼。

“我告訴你們啊……”

好玩的看着開始討論起來的嘎嘎猿,嘎嘎轉身走入洞穴。

“記得好好守着啊!”

“知道了!”×7

……

“一覽衆山小,說的就是這種場景吧。”

漂浮在上千米的高空,空幻看着白雲朵朵的場景,如是感慨着。

“那麼,現在的首要目標是,看看,有尋找同類、查找翼手龍、回訪電石礦,就這三個主要的吧。那麼,由近及遠,首先是翼手龍。”

意識體隨心所動,立即向感知中最近的翼手龍聚集處飛去。

翼手龍在天空中數量不少,看着身下飛過的翼手龍那翼展近十米的龐大體型,此時可以平心靜氣地欣賞這種動物的空幻,毫無疑問的被嚇了一跳。不過,空幻很快便反應了過來,然後迅速跟上了對方。

幸運的是,這頭翼手龍正好是要歸巢的,所以很快,空幻便跟着兩頭翼手龍來到了它們的巢穴。

之後,空幻就鬱悶了。

幾座近千米高的大山山腰之上,有數量幾百的龐大翼手龍羣體。

看起來,雖然它們是獨自外出行動,但巢穴卻都聚集在了一起,而要想攻擊翼手龍們,首先要得考慮如何爬上陡峭的山崖,然後要考慮,如何在不引起幾百頭翼手龍暴動的情況下消滅其中四頭,最後還要考慮如何安全離開。

“用精神力麼?”

想了想似乎是個好方法,雖然此時兩千多點的意識體,所能控制的精神力還沒有在身體中時,兩百多點的意識體控制的精神力多,但現在探路,到時自己控制着身體來這兒。

這出巢穴羣離山洞大概有兩天多的路程,等嘎嘎到了之後,直接躲起來一個精神力衝擊大概就足夠任務了。

“這就是弱小的悲哀啊,不過,咱可是答應了8051危險情況不使用的說。嘛,到時候再說,大不了咱學上次的情況那樣做一次誘餌。那麼,現在去電石礦吧。”

意識體觀察世界的方式和身體的視覺其實完全不同,反而更接近於做夢。

當意識感受到這個世界之後,它會以做夢時的世界模式,將感受到的世界回饋到空幻的感知之中,而由於夢境和現實很相似,所以對空幻而言,它們看起來都是一樣的。

回來。

這時,輕柔溫暖的聲音毫不突然的出現在飛行中的空幻耳邊,疑惑的停下動作望向四周,空幻靜下心來聆聽。

回來。

依然是那種如母親般的親切呼喚,這並非是用某種語言說出,反而更接近沒有語言之前動物們的情緒思考,這讓所有聽見的生物都無法忽視的親切感,讓疑惑中的空幻一點點平靜下來,意識體開始慢慢下沉,似乎正要回到某個地方。

“這是!”

突然察覺到意識體有些不穩,空幻大驚之下從那種舒服的感覺中恢復,然後,他開始觀察周圍活動的動物反應,但它們看起來並沒有聽見任何聲音,依舊我行我素的生活着,而那種親切的感覺也在空幻驚醒後消失。

“真是的,看來意識體也並不安全。”

被之前詭異的情景驚起一身冷汗般抖動着意識體,感到了一絲危險的空幻匆匆忙忙的飛到電石礦之上,在確認留守的戰錘等猿和電石礦都沒有問題之後,便立即飛向了感知中最近的,沒在自己控制之下的嘎嘎猿巢穴,甚至連路過的冥獄領地兩個巢穴都只是匆匆看了一眼。 秦苒做完了一整套實驗。

她低頭看著記錄能量的儀器,達到了她預估的最大值,這才鬆了,把實驗器材規整好,回到電腦邊,繼續往下寫。

十一點半,去看地下反應堆的廖院士等人回來了。

葉師兄跟左丘容感觸很大,一回來都拿了電腦,記錄靈感跟新突破性的想法。

廖院士繼續回去做實驗。

秦苒把這一階段的實驗內容分析完整然後寫好,低頭看了下手機上的顯示。

南慧瑤十分鐘前又給她打了電話。

她拿起手機滑屏解了鎖,實驗裡面,也沒回電話,她記得葉師兄跟左丘容都說過廖院士喜靜。

直接點開微信,找到南慧瑤的頭像——

【?】

南慧瑤似乎在蹲她一般,回的很快——

【你上午沒上課?核工程沒看到你人。】

聽起來還去核工程的教室蹲了。

秦苒不緊不慢的回——

【實驗室。】

南慧瑤:【中午十二點半,我們一起吃飯,距離你最近的那個食堂,三樓!】

半晌后,秦苒才回了個「好」。

回完,秦苒把手機扔到桌子上,忍不住捏著眉心。

她意識到,南慧瑤的那句「我們」肯定還有邢開跟褚珩……

盯著手機看了會兒,秦苒繼續打開製圖,回憶著自己剛剛做的反應堆實驗,她又重新畫了一張圖。

十二點一十,秦苒把電腦裝進黑色的背包,輕聲拉開椅子,直接出門。

葉師兄剛寫完自己的感悟,從自己的電腦面前抬起頭,就看到玻璃窗外的秦苒隨手拎著背包離開。

實驗室外域,廖院士倒水,路過一個試驗台,看到儀器上的數據,眼眸一眯,「你們在這裡做過實驗?」

他偏頭詢問在外圍的左丘容。

左丘容從電腦上抬起了頭,看清了廖院士指的試驗台,搖頭,「我跟葉師兄都是在第二層範圍內做實驗的。」

廖院士喝了一杯水,淡淡點頭。

站在這邊思索了一會兒,然後看向秦苒的電腦桌。

**

十二點半,秦苒去見南慧瑤等一行人。

與此同時,京城一家隱秘的私人飯館。

秦影帝跟經紀人先一步到達。

秦修塵坐到椅子上,把自己的水桶羽絨服脫下掛到一邊。

經紀人拿著桌子上擺著的茶,給秦修塵跟自己倒了一杯,沒有立馬點菜,而是等著田瀟瀟跟溫姐過來。

「我還以為你不會找田瀟瀟。」經紀人拿著茶杯,他看著秦修塵,笑了一下。

秦修塵靠著椅背,修長的指尖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桌子,眸光淡淡,沒回話。

若是以往,他確實不會找她……

只是現在,秦修塵想想昨晚秦管家跟他說的話,眸色微斂。

兩人正說著,經紀人的手機就響了,正是溫姐的來電,他連忙站起來開門,門外田瀟瀟跟溫姐剛好到達。

「快進來。」這家私人飯館隱私性很高,經紀人不怕有狗仔,等兩人進門之後他才關上門。

「秦影帝。」溫姐跟田瀟瀟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秦影帝起身,他表情一貫的淡然又帶了些禮貌,「兩位,請坐。」

又把菜單遞給兩人。

田瀟瀟推拒,「秦影帝,你點什麼我們吃什麼!」

這兩人誠惶誠恐,一個都不願意點,秦影帝沒非逼著他們點,而是遞給了經紀人。

經紀人問了兩人的口味,點了一桌子的菜。

等菜上了,秦影帝才抿了抿唇,「我今天找田小姐……」

「不,秦影帝,您跟苒苒一樣,叫我瀟瀟就行!」田瀟瀟哭笑不得的,「苒苒要是知道您叫我田小姐……」

提到秦苒,秦影帝表情也略微柔和。

他沉吟了一會兒,詢問,「你是魏大師的記名弟子?」

「是啊。」田瀟瀟拿起筷子,聞言,點點頭。

秦影帝似乎有些鬆了氣,他沒有吃飯,只是喝了一口茶,「你跟你老師關係如何?」

「你說魏大師?」田瀟瀟拿起了筷子,看向秦影帝,尷尬的咳了一聲,「他除了嫌棄我天賦不好……其他關係還可以吧。」

魏大師三個徒弟,就她最渣。

田瀟瀟一向不對外說她是魏大師的徒弟,因為比起另外兩個徒弟……

她何德何能……

田瀟瀟雖然嘴裡說著「還可以」,但表情騙不了人,關係應該不錯。

秦影帝沉默了一下。

田瀟瀟等了一會兒沒等到秦影帝說話,就抬頭詢問:「您是想問我老師的事?」

秦影帝放下茶杯,才遲疑著開口:「我今天找你,是想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忙……」

田瀟瀟連忙放下筷子,看起來還挺激動:「您說,只要我能幫到一點忙的,我田瀟瀟刀山火海,義不容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