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13 Views

神農也知道這幾個月來,林寒每次身體產生疼痛的時候都會依靠吸取這安魂草的藥效來穩固自己的神魂。所以也沒有多說,能塞下多少塞下多少全部都給丟到他自己的那一方小空間裏了。

Written by
banner

“我記得懸崖之下有一個寒潭。”迷荼森林不是浪得虛名,林寒在裏頭繞了幾天之後發現自己迷路。最後只能動用強大的感知力,感知到大抵有十幾處寒潭的位置,只能採用最蠢的方法,一個一個排除。最終在倒數第三個被林寒找到了那天掉下來的寒潭。

那高聳入雲的懸崖崖壁更加讓林寒確信,此處正是自己掉下來的地方。

擡頭猛地朝衝了去,鬼仙之軀豈能是浪得虛名,那天花了許多功夫才掉落下來的懸崖,如今卻被林寒輕而易舉的去了。

這便是有靈力修爲和沒有靈力修爲的區別。

林寒很快抵達了那處僅供一人通過的小山洞,從外頭鑽了進去。

如同他所想的那一般,這裏面還是一片黑暗。

之前,林寒在這山洞所能看到的是一片漆黑,但是此時卻完全不一樣了。他看到的是無數的亡靈飄蕩在這個黑暗的世界。

並且那些亡靈皆沒有自主意識,好似丟了魂失了魄一般,那樣任由自己胡亂的飄蕩着。

這些亡靈,應該都是曾經從斷魂崖跌落下來的那些鬼魂,只是他們徹底的從鬼魂轉化成了亡靈。亡靈便是鬼魂死後的一小段時間內的所產生的魂體,過了一段時間便會消散。

沒想到自己掉下來之後,還有那麼多的鬼魂掉到了這下面來。

林寒不勝唏噓,順着那日的路線,摸索着向前前進,或許是因爲那日的教訓來的太過刻骨銘心,所以林寒幾乎是按照那日自己走過來的狀態往回走的。一直走到了那日跌落的地方,林寒震驚的發現,在那裏竟然看到了自己的亡靈!

這……是我!

林寒看着那張跟自己以前一模一樣的臉頰,好似渾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了一般。

Wшw✿ ttκá n✿ Сo

“想要融合至尊龍骨,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不然需要擁有龍人的體質,更重要的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對於融合至尊龍骨一事,神農研究的還是很徹底的,看來,原本的林寒,是徹底的死了。

進入了迷荼之境的林寒跟之前的丹龍老祖一樣,只是一縷不甘如此死去的一魄。因爲魂體受損,所以纔會不能成功的跟新的身體融合在一起,纔會定時的會有疼痛的感覺傳來。

“我該怎麼做!”這是原本的自己,林寒並不願意放棄。

“你現在不是鬼仙水平了嗎?試着用招魂術將亡靈導入自己的體內試試看。”神農說完,粗略的將招魂術的咒語告訴了林寒。

林寒點了點頭,開始催動自身的靈力,然後念出了咒語。一團紅色的煙霧從他的身體裏擴散開來,將眼前林寒的亡靈所包裹住。隨後,亡靈好似有了意識一般,被帶入了林寒的身體裏。

那一刻,林寒的身體猛地顫動了一下,直接跪了下來。

有一種差點又要死一次的錯覺,將亡靈導入魂體,竟然會有如此大的傷害。

想法剛落,一大口金色的鮮血從他的嘴裏噴了出來。

“那紅色不見了,你成功了!”神農驚喜的看着林寒吐出來的金色血液。之前林寒的修爲不太鞏固,所以流出來的血液都是金紅色的。但是現在不同,他現在的血液是純粹的金色。這說明,他的體質已經是真正的天人體質了。

“咱們去!”林寒盤腿而坐,努力的將自己有些紊亂的內息固定下來。約莫過了三四個時辰,他從地緩緩的站起來,目光堅定的擡起頭,看向了漆黑一片的空。

只要一直往飛,便能夠去了!

想到這兒,林寒縱身幻化爲一條紅色的丹龍,往飛竄。 林寒不知道自己飛了多久,只知道當他成功的回到斷腸崖時,感覺好似過了一個世紀之久。 連神農,也在漫無邊際的飛行沉睡了。

“小子,不錯嘛……沒教你離開迷荼之境的方法自己都離開了。”不愧是他看的人,還是有些聰明的。

體內傳來了丹龍老祖的聲音,林寒驚喜不已。

“你醒了?”

“嗯。吸收了自身的亡靈之後,你體內的氣息更加純淨了。我的現在的魂魄稍稍完整了一點。”丹龍點了點頭,只是稍稍變的完整了一點,並什麼質的轉變。

“此處爲冥界的地方,你最好變回人的樣子。”融合至尊龍骨還有一大好處便是能夠化身爲龍,自己的肉身已經死了,所以算留着那至尊龍骨也沒有多少的作用。而且真正的神,不需要肉身,也依舊能夠強大。

丹龍老祖的說話的語氣總算變得正常起來,不會像之前那樣繞口古怪了。

“好!”心念一動,林寒已經變回了人的模樣。

“什麼人!”一道厲喝聲傳來,隨後,一個身影從天而降,站在了林寒的面前。

“範大哥!”林寒沒有想到纔剛剛回到冥界,竟然碰到了老熟人,激動的開口叫了出來。

範無救眯眼看了一下眼前這個陌生的紅髮少年,沒有認出對方是誰。

但是對方見到自己一臉興奮的模樣顯然是認識自己,可自己怎麼一點都想不起來自己在哪兒見到過他呢?

按道理來說,紅髮的人,還是很少見的。

對對方疏離且陌生的眼神,林寒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自己了,激動的神色從臉褪去,他顯得一臉落寞。

“你是何人?爲何要擅闖我冥界禁地!”範無救確定了不認識眼前的這個少年後,開口厲喝一聲。

“我是林寒……”林寒長嘆一口氣,開口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林寒!”聽到這個久違的名字,範無救明顯很是震驚。

“我現在變了一個樣子,你認不出來是理所當然的,只是我這段時間的經歷,一言難盡……”林寒徐徐道來,剛打算將自己的這段時間的經歷長話短說的跟範無救解釋一下,結果話音纔剛落下,範無救直接一記鬼手伸向了自己。林寒急退數十步,滿臉困惑的看着範無救。

不明白他爲何會這麼做。

“小子,你誰不好冒充!竟然冒充我冥界郡主的駙馬爺!”範無救說完,又對林寒發起了攻擊。

天人的鬼仙修爲跟鬼怪的鬼神修爲是一個級別的,所以範無救的每一擊重擊林寒都能夠擋下來。

“範大哥!我真的是林寒!我被冥界的鬼神幻境之主設下陷阱,奪走了肉身,打下了這斷魂崖!好不容易纔重獲一具肉身從斷魂崖下跑回來的!”林寒一邊抵擋着範無救的進攻,一邊跟範無救解釋。

這小子不過鬼仙修爲,竟然能夠當掉自己鬼身修爲的所有進攻!

範無救內心大駭的同時,更加驚訝的是對方的話。

竟然是從斷魂崖底這個死地裏爬出來的!

斷魂崖,饒是冥王掉下去都是生死未卜的之事,他竟然有如此的能力,能夠從下面回來!

“你說你是林寒,可有證據?”範無救自知怎麼進攻都不能傷這少年分毫,只能此作罷。尋了一處地方坐下,跟林寒保持了一定的距離。這少年着實古怪的厲害,所以他還是小心點爲妙。

“範大哥,你聽我跟你說……”能夠讓範無救信服的,怕是隻有一個物體了。

林寒說完,將神農鼎從自己的身體裏取了出來。

“神農鼎!”範無救自然認得這冥界聖器,這神農鼎是冥王親手送給林寒的,如今重新出現在這個少年的手,難道他真的是林寒?

不對,數月之前,林寒身受重傷回到了冥王府,當時還是他和謝必安負責救治的。林寒還說自己的神農鼎被賊人奪走了,連他在鬼獸森林收養來的兩隻鬼寵都被那賊人擄走不知所蹤。

爲此冥王震怒,讓他和謝必安一定要查清這件事情的原委。

可是這麼多月以來,一無所獲。

“林寒!你小子最好有理由打斷我……範無救!”沉睡之被人擾醒,這種感覺怕是隻有經歷過的人才會明瞭。神農咋咋呼呼的出現在了林寒的肩膀,動作和表情都跟之前的一模一樣。只是修爲靈力降低了許多,讓範無救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神農!你真的是林寒!”器靈是絕對不會認錯主人的,神農叫眼前的這個少年是林寒,難道他真的是林寒!

如果他是林寒的話……那今日在冥王府邸和楠兒郡主大婚的人……是誰!

範無救只覺一陣心驚膽戰,“你快跟我來!”範無救不敢再想,這少年記得自己和林寒所有的經歷,還能精準的說出他的一些習慣。再加神農鼎和神農的存在,是林寒無疑了。

範無救不敢多想,起身叫林寒讓他跟着自己一起來。

林寒一臉困惑,不明白範無救爲何如此緊張兮兮的讓自己跟着他走。

“該死!怎麼着了那傢伙的道了!”範無救一邊飛行,一邊還一副捶胸頓足懊惱不已的樣子。

“範大哥你怎麼了?”林寒覺得範無救的樣子實在有些古怪,不由開口問了一句。

“你若不再快一點,你老婆要跟別人洞房了。”範無救此言一出,聽得林寒差點沒有暈過去。

範無救本來也在婚禮之的,只是冥王感覺到斷魂崖處有強烈的靈力波動,派他過來看看有什麼端倪,沒想到,竟然會碰到歷劫歸來的林寒。

更要命的是,真正的林寒在這裏。那那個在婚禮的林寒,怕是林寒口奪走了林寒肉身的幻境之主。

林寒雖然不明白事情的始末,但是聽到範無救的這句話,他感覺到自己的腦子裏的那根弦繃斷了。加快速度,一眨眼消失在了原地。

範無救吃驚於林寒的速度,連忙也加快的速度,跟着林寒往冥王府邸趕。 “夫妻對拜!”一道嘹亮的嗓音劃破冥王府邸的空,冥王府邸的大廳裏,一對新人面對面的站着,伴隨着一聲傳統的夫妻對拜的聲音響起,他們正欲進行最後一項婚禮事宜,一塊巨石橫空砸進了大廳之,穩穩當當的落在了那個這對即將結拜成夫妻的新人面前。

“不準拜!”一道怒吼聲響起,隨後一個紅髮如火的少年出現在了一衆鬼神的眼裏。

“範無救!這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婚禮竟然被一個憑空冒出來的毛頭小子給破壞了,冥王震怒,拍案而起,一掌擊碎了她面前的桌子,怒問緊跟在少年身邊的範無救。

讓他去看看斷魂崖的那兒的靈力波動感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倒好,竟然直接將這源頭給帶了回來,破壞了婚禮!

這是存心給楠兒難堪,還是在給自己冥王難堪。

“你們不能結婚!”林寒咬牙切齒,從房子被自己砸壞的那個大洞裏飄落下來,站立在了這對新人面前。

“這位兄臺,你是……”“林寒”一臉困惑的看着眼前這個紅髮少年,讓他驚訝的是,他竟然看不透這少年身的修爲。

“將我的身體,還給我!”範無救還沒有來得及跟冥王解釋,林寒雙目赤紅已經瘋了一般朝着那個跟之前的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男人發起了攻擊。

讓那個男人沒有想到的是,對方的一擊自己竟然完全不能抵擋,直接被他一拳打飛,撞到了不遠處身後的牆壁。

隨即。那紅髮少年又是瘋狗一般,猛撲來,又是一擊重拳,砸在了自己的身,他的靈魂強烈的波動了一下,最後,被他的一拳打出了肉身之外。

當那張和肉身截然不同的臉出現在衆人的眼裏時,範無救明顯鬆了一口氣。

看來自己是賭對了,眼前這個跟楠兒拜堂的林寒,根本不是林寒。

“你是誰!”當真面目被人揭穿的一剎那,四周所有的聲音都沉寂了下來。所有人都盯着眼前這個跟肉身完全不一樣的魂魄,他們的眼底都寫滿了難以置信。

尤其是冥王,更是被氣的渾身發抖。

我有一個大世界 發現自己的身份敗露,那男子的面目變得猙獰起來,瞬間靈力暴增,恢復到了他的巔峯狀態。

“幻境之主!”冥王顯然也認出了對方,沒想到這幻境之主對柳楠兒一直賊心不死!現在居然奪了林寒的肉身,試圖用這樣的方式來奪得楠兒。

“我主阿荼。”對方強烈的靈力波動震碎了冥王府邸,現在的冥王府邸猶如一個空殼,看着四周的殘垣斷壁,冥王更是氣的太陽穴直抽抽。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奪走林寒的肉身!林寒呢!”肉身被奪,那他的魂魄還在嗎?

依照幻境之主的性格,怕是魂魄早已被湮滅了。

“我在這兒……”林寒聽到冥王的話,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這麼迷糊,到底是怎麼當冥王的?

“你是林寒?”

“怎麼可能!”冥王和幻境之主聽到了林寒的話,轉眼看了一下林寒,兩人同時說了兩句話,雖然話語不同,但是意思都是一樣的。沒人相信,眼前的這個紅髮少年竟然會是肉身被奪的林寒。

“你掉下了斷魂崖怎麼可能不死!”幻境之主面目扭曲,不僅沒死,修爲還提高能夠跟自己旗鼓相當了!這小子,到底是走了哪門子的狗屎運!

“讓你失望了,不僅沒死,還好着呢!現在,咱們來算算賬。”林寒捏了捏自己的拳頭,發出了咯咯的聲音。聽似平靜的語氣,實則背後有股讓人不寒而慄的寒意。

他說完,再度朝着幻境之主的魂體發動了攻擊。

幻境之主很快反應過來,魂體閃入林寒原來的肉身之。用林寒的不滅凰體擋住了林寒的一擊。

這一擊,竟然直接將不滅凰體的經脈震碎了,幻境之主大爲吃驚,身體本身的防禦迸發出了濃烈的火焰將自己包裹住。

正當林寒打算對對方再度發起攻擊的時候,忽然,胸口一滯,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從胸口傳來。他驚愕的低頭望去,赫然發現一把匕首穿透了自己的胸口。冰冷的寒光到了林寒的眼裏,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林寒!”

“楠兒!”範無救衝前,一把將那個拿着匕首插入林寒胸口的人給擊退。而冥王前,接住了那個對林寒下手的人。

怎麼會是柳楠兒!

冥王仔細的查看一下柳楠兒的狀況,才發現眼前的柳楠兒雙目空洞,似乎被操控了自主意識。

“好你個幻境之主!”冥王暴怒,正欲對幻境之主下手,只見一道火光揚天逃竄,消失在了他們的面前。

對方是鬼神修爲,想要逃走是簡單的事情,再加不滅凰體爲他所用,他們自然是不可能跟他的速度的。

“冥王!我會回來迎娶我的新娘!楠兒,你等着我!”空飄來了幻境之主的聲音。

緣嫁首長老公 “該死!鬼器對天人的身體傷害極大!林寒怕是要出事了!”神農看着從林寒的傷口處涌出來的金色血液,滿臉凝重的開口。

冥王聽到神農的話,大吃一驚,當察覺到林寒所流出來的血液竟然是金色的時候,眼底閃過一抹震驚。

不過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她必須保住林寒。

擡手輕輕在柳楠兒的額頭清點了一下,柳楠兒的眼底空洞被抹去,重新拾獲了清明的眼神。

處理好了柳楠兒的事情,冥王前,查看了一下林寒的傷勢。

雖然被穿透了左胸口,但是傷害並不大,而且,天人的心臟都長在了右側。不過這一消息,只有對天人很熟知的人才知道。像幻境之主這樣級別的鬼神,是不會知道的。所以他操控了柳楠兒對林寒下手,卻不知天人的心臟都長在右側。還算是誤打誤撞,沒有直接要了林寒的性命。

“楠兒……!”林寒轉頭看向那個手足無措的柳楠兒,眼底盡是欣喜的神色,在安心,他沉沉的閉了雙眼。 “唔!”一道悶哼聲在寂靜的房間裏響起,彷彿沉睡了一個世紀之久。 林寒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率先引入眼簾的是窗外冥界特有的那輪血色圓月,林寒頭疼欲裂的纔剛打算從牀爬起來。卻沒有想到一個纖細的身影正在慢慢靠近自己,林寒吃驚的看向對方。

“楠兒!”藉着月色,林寒分明看到了柳楠兒那張熟悉的臉龐。

他激動的從牀坐起來,正打算跟柳楠兒說些什麼。忽然發現她的眼神有些不對勁,纔剛反應過來不太對勁時。只見她再度拿起了一柄匕首鬼器朝着他所在的方向刺了過來。

“啊!”驚呼一聲,林寒渾身一個激靈,全身好似浸泡在了冷水之一般。

“你總算醒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傳進耳,林寒這才發現,自己是做夢了。

他已經多久沒有做過夢了,連他自己都忘了。

“冥王殿下。”林寒撐開沉重的眼皮,望向聲源,才發現大家都在房間裏等着他醒來。

胸口的傷口已經恢復了,只是隱約來傳來灼痛的感覺。這是鬼器給天人之軀造成的傷害。可以猜得到的是,能夠讓天人受傷的鬼器必定是高階鬼器,至於柳楠兒哪兒來的,身爲冥界郡主,怎麼可能沒有一件高階鬼器呢?只是林寒沒有想到,柳楠兒會將這高階鬼器用在自己的身。

“你的身體還很虛弱,神農已經將你的經歷跟我們說過了。我們都知道了。”冥王面色凝重的看着林寒,“我們本想將你培養成冥界最強悍的一個存在,卻沒有想到,最後弄巧成拙,竟然讓你變成了天人之軀。當初讓你去鬼獸森林,純粹是想要鍛鍊你,畢竟人生沒有事事順遂,我們也不可能時刻保護在你的身邊……

唉……算了,這些事情不說了,這次是我想錯了,沒想到那傢伙會對你出手。林寒,這次算我錯了。不過幸虧,你不是別的龍族,而是被天族驅逐出去的丹龍龍軀。”丹龍一族跟天族也是死對頭,百萬年前,天族內戰大亂,曾經的天地共主是丹龍老祖,只是沒想到丹龍老祖被人暗算隕落了。丹龍老祖一隕落,丹龍一族被驅逐出去了,被定義成了魔龍一族。自此天族對丹龍一族展開了爲期百年的絞殺,現在丹龍已經不多見了,甚至已經絕跡。神農也沒有說明林寒身體裏的那副至尊龍骨到底出自哪隻丹龍的身體,不過能夠有這樣的際遇,也實屬不錯了。

“我沒事,只要楠兒好好的行。”成功的阻止了婚禮,對林寒來說什麼都重要。

蒼白的嘴脣飄出一句話,終於,一道抽泣聲進入了他的耳。隨後,一個身影從門外跑了進來,鑽進了林寒的懷裏。

“怎麼在哭?”感覺到那股熟悉的溫度,林寒嘴角揚起一個虛弱的笑容,開口請問了一句。

“對不起……對不起林寒,我傷害了你。”柳楠兒本沒有臉面去面對林寒,可在聽到他的那句,只要楠兒好好的行。她的情緒轟然崩潰了,她壓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情感,不顧一切的鑽入了這個她日思夜想了許多的懷抱。

“咱們這算……兩清了吧!其實楠兒,有件事情,我必須要向你坦白……”林寒伸出手,捧起了柳楠兒帶淚的臉頰,伸出手指,輕輕的揩去她臉的淚痕。

“嗯?什麼事?”柳楠兒忽生一種不祥的預感。

“那日,我了媚香般若的媚毒,跟一個……”林寒的聲音越說越小,到了最後,乾脆什麼都說不出來了。低着頭,漲的滿臉通紅不敢去看柳楠兒。

柳楠兒聽到林寒的話,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反應了過來。

美眸微微的眯了眯,沒有意料之的憤怒,相反,露出了一記燦爛的笑容。

這樣的笑,簡直髮怒了還要恐怖,看的林寒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那……那個,冷靜!”林寒艱難的吞嚥了一下口水,不怒反笑,這是楠兒發怒前的徵兆啊!

“你是傻子麼!連我的體溫都感覺不出來!”果然,某人之後真的發怒了,只是這次發怒,她前直接揪住了林寒的耳朵。

“啊?”林寒一臉驚愕的看着柳楠兒,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聽見的。

“咳咳,你們小兩口好好的聊聊。”只聽見這對小夫妻的對話越發的曖昧起來,衆鬼輕咳了幾聲,紛紛避讓,離開了房間。

將空間留給了他們兩個人,衆人離開之後,兩人之間的氣氛更是有些怪異了。

“那日是我……我感應到你有危險,衝破了結界跑出來……結果沒有想到,被你給……咳咳,最後我還是被抓回去關起來了。你怎麼會將我給認錯了!”柳楠兒越說越不好意思,回想起那天林寒的瘋狂,她臉紅的耳根子都快要滴出血來了。

“不是……是那個女鬼刻意模仿了你的聲音,給我造成了錯覺。而且我也沒有想到你竟然爲了我衝破結界逃出來了……”林寒越說越心虛,生怕這女人再次發飆將自己耳朵給扯下來了。

“屁話!你是我男人!我能讓你被別的阿貓阿狗給了麼!”對柳楠兒來說,領土尊嚴是很重要的。林寒是專屬自己的領土,別人是不能隨意招惹的。

……

這女人敢再彪悍一點麼?

“而且那女鬼還是幻境之主派來的對付我的,或許從她出現的一刻,我了幻境之主設下的幻術。”林寒回想了一下那日的場景,越想越覺得不對,最後總算捋順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傢伙我肯定不會放過他!不過修爲低他太多,而且還沒有你現在高……林寒,我發現自己好沒用。”她本以爲林寒至少要過個幾百年才能把自己趕超了。沒想到才過多久,將自己給趕超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