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3, 2020
71 Views

「小哥哥,你居然不知道衡虛仙人啊?」

Written by
banner

「聽聞很久很久以前,這天子江經常有白龍出現,吞吐天地日月精華,而且連帶著方圓幾十里的生靈都會吞噬殆盡,十分邪惡強大,後來有衡虛仙人到此,鎮壓白龍,血染天子江的故事發生,雖然白龍跑了,可卻震懾了白龍,不敢再像以往那麼放肆。」

「不過現在已經過去很多年了,聽聞白龍又要開始泛濫,這一次地點選在天子江就是為了引白龍出現,好再次鎮壓一下。」

「只不過衡虛仙人沒有來呀,也不知道這些大教長老是不是白龍對手?」

雲夢有些擔心的說道。

「放心吧,區區蠻獸,若是敢衝出江外,我收了煉藥便是。」秦毅無所謂的說道。

「哇?小哥哥說的是真的嗎?小哥哥我現在還不知道你的實力呢,總覺得你太深藏不露了。」雲夢眼睛泛著大星星。

雪玲眼中露出嫌棄的眼神,這秦毅也太能扯了,白龍豈是什麼人都能降服的?當年衡虛仙人也只是佔據上風,鎮壓了白龍而已,他居然要收了煉藥?怎麼不說捉起來烤著吃了?

最奇葩的是,這雲夢公主居然對於秦毅的話真的信了,這小公主這麼天真的嗎?就連雪晴都覺得秦毅是在扯淡。

這是常識啊……

秦毅雖然武道成就很高,可終究也就是個年輕人,就連公認的靈雲大陸年輕一輩第一人,溫玄極,都不敢說自己能夠壓服白龍,更不要說其他的更加荒謬的諸如捉來煉藥這種事。

不過雪晴雪玲也在豎著耳朵,說實在到現在她們也不知道秦毅到底是什麼境界。

「哈哈哈,我的實力你現在沒法想象,你只要知道你姐姐還有那天上站著的幾個人,我一隻手就能撂倒便可。」秦毅隨口說道,雖然秦毅確實一隻手就能弄死他們,只不過他說話的語氣還是開玩笑居多,畢竟小丫頭不懂事,秦毅也就是哄哄對方開心。

他以為雲夢權當聽笑話聽了,卻不知道雲夢全都信了……

「小子?你剛剛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遍給我聽聽。」秦毅一行剛走了兩步,忽然一道不和諧的聲音便出現在附近。 擁堵的人流竟然分開了一條寬敞的道路,秦毅應聲望去,那是一大支隊伍,站在前面宛如看著死人一樣看著秦毅的是一個陰冷如同毒蛇一樣的男人。

這男人看起來也就二三十歲的樣子,當然這只是表象,真正多大是無法從表面去分辨的,就像秦毅如今只是二十歲出頭,但是他在世界樹空間已經待了幾十年,這沒有任何人知道。

讓人有些不爽的是對方的眼神,因為這些,秦毅的臉上也微微有了些寒意。

「我讓你把剛剛的話再說一遍!」那毒蛇一般陰冷的男子放大了聲音說道。

「是萬蛇宗的蛇公子……這萬蛇宗是馭獸宗的附屬,蛇公子是那個馭獸宗少主元歌的忠實狗腿子啊……」

「這小子怎麼被他盯上了?真是……」

不少人面色憐憫的望著秦毅,連帶著他身邊的幾個女人都是投去可惜的目光。

「可惜咯這麼幾個美嬌娘,這蛇公子心狠手辣,手底下可從來沒有活口啊。」

「那個藍裙子女孩我怎麼總感覺在哪見過啊?忘了……」

有人目光落在雲夢身上,若有所思。

雲夢公主雖然很少離開國都之中,也很少在外面活動,可是偶爾大型皇家活動還是必須拋頭露面的,不免有人深刻的記住了她的長相,不管怎麼說,她也是雲嵐大公主的親妹妹。

「你讓我說我就說,你算哪根蔥?」

秦毅有些好笑的說道。

「嘶……他居然用這種語氣跟蛇公子說話?這小子想玩哪出啊?」

「難不成他也是某個地級宗門聲名顯赫的年輕高手?」

很多人搖頭,「不是,沒見過,也沒聽說過,地級宗門只有那麼十幾個,有頭有臉的都見識過,這小子不知道從哪個石頭縫蹦出來的,不可能是什麼出名的武者。」

秦毅直接被無數人否定掉了。

這讓秦毅很傷心,怎麼盡看表面啊?他真的有這麼脆弱嗎?好歹也是生撕寒冰巨龍,壓服大國、成為地球第一人的超級強者好吧?即便是現在只是恢復了六七成力量,但是對付虛仙境武者也就是動動手好吧?

「你成功激怒我了,也成功把自己送下了地獄!」

蛇公子眼睛幾乎眯成了一條線,冰寒的臉上忽然笑了笑,只是這個笑容讓人渾身充斥著寒意。

幾乎這附近幾百人都清楚,蛇公子這是真的動怒了。

「你想幹什麼?小哥哥說什麼關你什麼事?小哥哥至少敢說那些話,你敢嗎?」雲夢看到這個滿臉女人樣的蛇公子就十分不爽,什麼人嘛,秦毅又沒有說他壞話,幹嘛要跳出來找存在感?

雲夢直來直去慣了,有些話當眾就說出來了,並不懂什麼叫隱忍。

「唉……又是一個死人。」湯圓搖了搖頭。

跟著秦毅久了湯圓也看到了秦毅正在漸漸展露他的本性,或者說是他身體中潛藏著的原始的那種東西,這是輪迴也抹殺不了的,即便是秦毅刻意想要壓制。

因為湯圓很了解秦毅,所以漸漸的就看出來了。

「你無論怎麼,還是超脫不出去啊秦毅,不管是怎樣努力。」湯圓從始至終就像個局外人,靜默的看著所做的一切,除卻他一直不停歇的女人緣,湯圓別的都不生氣,似乎是司空見慣了一樣。

……

可是月靈跟湯圓不一樣,她雖然來歷神秘的很,可是現在心思單純,只是把秦毅當成孕育自己的主人而已,只是一心想要維護秦毅,所以對於那個蛇公子,產生了本能的敵意。

而雲夢的話,也成了全場的焦點。

「那不是雲夢公主嗎?她怎麼在那裡?」

終於有人認出了雲夢小公主的身份。

「雲夢公主?」正準備大動肝火的蛇公子忽然就啞火了,他認真的看了看這個說話的女孩,眼皮抽了抽。

雖然對方他並不認識,可是那種高貴的氣質應該無法作假,而且周圍已經有人將她的身份曝光出來了,這東西是無法藏住的。

「你是俞夏國的雲夢公主?雲嵐聖女的親妹妹?」蛇公子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沒錯,那就是我姐姐,怎麼的?」雲夢雙手抱在身前,哼了哼說道。

「呵呵……十分抱歉雲夢公主,只是這小子剛剛說了他們的壞話,實在是需要嚴懲,還請小公主能夠讓開,畢竟這是天級宗門的顏面問題。」蛇公子試圖拿天級宗門來壓小公主,他相信對方懂事的話會立刻讓開。

「偏不,什麼顏面不顏面的,就是你的借口,就算是顏面那也應該是人家下來要說法,你在這起什麼勁?」雲夢翻了個白眼。

「好了雲夢,人家喜歡當跪舔狗還能不滿足人家嗎?」秦毅倒是無所謂的說道。

「你說什麼?」蛇公子面色一僵,忽而變得十分恐怖,十分難看。

「我說的很清楚,你也應該聽得很清楚才對,沒聽清楚的話建議你去治治你的耳朵。」秦毅淡淡說道。

而雲夢則是吐了吐舌頭,她剛剛是想著幫秦毅化險為夷的,誰知道秦毅這句話是徹底得罪對方了,而且是得罪死了。

「嘖嘖,這小子真是牛皮,蛇公子最討厭別人說他跪舔,這小子還當著幾百人的面說,真是……」

旁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都覺得這廝是典型的找死啊。

「我殺了你!」

蛇公子臉上寒芒忽然迸射出來,渾身爆射如同一條毒蛇,只是就在他動手的時候,忽然一道清冷的聲音灑了下來。

「要打等會天子台上打,別在這鬧笑話!」

這聲音是從那馭獸宗少主元歌口中傳出來的。

蛇公子身形一頓。

「那是我妹妹的朋友,給我個面子吧。」雲嵐也發話了。

雖然雲嵐這個時候的面色真的很難看……,她妹妹居然跟那個小子又搞到一起去了,她明明昨天才警告過對方的,若不是現在情況特殊,她都想衝下去狠狠教訓對方一頓。

咬了咬牙,雲嵐還是決定把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做好,之後再決定怎麼跟那小子算賬。

警告也好,採取具體措施也罷,雲嵐是絕對不可能讓這種十堰區來的傢伙玷污雲夢的名聲的,雲夢的一生很重要,絕不能被這種人毀掉了。

蛇公子這回是徹底沒聲了,兩大天級宗門第一大弟子發話,他現在動手不是純粹不給面子嗎?更何況他確實是元歌手下的一條狗。

「好運的小子,只是不知道能活多久……看蛇公子那表情,明顯等會天子台的時候會找對方算賬啊。」

「有好戲看了,至少能添點彩頭。」眾人笑著議論。

也就是這歡笑聲之中,忽然間天地所有的風都靜止了,緊跟著靜止的還有海潮一般的聲音,十幾萬人的現場,安靜的似乎沒有一個人,一名青衫男子從遠空背著手走來,明明是極遠的地方,可十幾步之間已經走到了跟前,這青年頭髮齊肩,眉心有著一道漆黑的印記,雙目如星,舉手投足之間似乎道法自然,非常合韻。

「溫玄極,我們等你很久了!」刑雷直接開口,他周身有著電火花閃爍,戰意升騰。

「等我做什麼?難不成真想挑戰我嗎?」溫玄極不急不慢的開口,似乎根本已經不把自己當成年輕人。

「溫玄極,你的態度太讓人窩火了,我刑雷今天即便是自不量力,也要拼儘力氣跟你打一場,證明我才是這個大陸第一年輕強者!」刑雷怒哼一聲。

「天真,我現在的力量根本不是你能夠想象的,也不是你們能夠想象的,我今天來這裡更多的目的是見證一下,年輕一輩中可還有什麼比較出色的角色,畢竟光靠我一個,也無法肩負未來靈雲大陸千年氣運。」溫玄極笑著說道。

狂,實在是太狂了。

這是眾人心中的印象,不過對方作為當今靈雲大陸第一年輕高手,也確實有狂傲的資本。

「果然還是我們認識的溫玄極,那麼我們便直接開始武道大茶會吧,我已經迫不及待了!」雲嵐露出笑容,宛如銀鈴一般,也唯有在這種級別的同齡人面前,她才會展露笑顏。

只是她話音剛落,忽然十幾公里之外,響起另一道清冷的聲音,「武道大茶會?你們都不等我嗎?」

這清冷的聲音出現的剎那,秦毅嘴角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你啊,終於出現了,我可是等你好久了。」 「恩?還有誰?」

就在這個時候,無數目光都是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遠空的天邊有著一道黑點,那黑點迅速變大,而且席捲著周圍的魔氣呼嘯而來,到了近處才隱約可見那是一個女人,那女人一身黑衣,將玲瓏有致的身軀勾勒的更加動人起來,男人的眼睛幾乎都要被吸引進去。

「魔宮?」

感受到那股陰冷中透露著邪惡的氣息,眾人幾乎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而原本面色平靜的溫玄極,表情是同樣瞬間變得有些難看。

魔宮,這個名字宛如有著魔力一般,幾個月之前同無極宗的大戰讓得無極宗到現在還元氣大傷,不過好在無極宗底蘊足夠深厚。

實際上這只是魔宮沒有準備好的前提下發動的攻擊。

試想一下,若不是因為秦毅,若不是阻止了隆摩恢復實力返回虛仙界,現在的虛仙界怕已經是魔宮的天下了,剛剛破除封印實力只有一兩成的天魔都足夠抗衡半步金丹的秦毅,若是巔峰狀態之下,誰還能他對手?更遑論後面還有個魔宮呢?

秦毅已經是變相的拯救了整個虛仙界,只是無人知曉而已。

這些都不重要,秦毅只想知道,安妙音到底經歷了什麼,她當初被那個老妖婆給抓到了虛仙界,應該是被抓到了魔宮,按道理說應該是凶多吉少,可現在卻好像是並不是秦毅想的那樣,那丫頭似乎混的風生水起,近來還干過不少轟動靈雲大陸的事情。

要知道,這才短短不到一年左右的時間啊。

這個安妙音真的還是原來那個安妙音嗎?

想到這裡,有了這種擔憂,秦毅眼中的光芒有些寒冷,對於安妙音的注意力也更加集中了起來,他並沒有急著上去跟對方相認,秦毅想看看對方成長到了哪一步。

「魔宮的人居然敢來這裡,你就不怕我們群起而攻之?將你直接抹殺在這裡?」溫玄極冷笑說道。

「我想你溫玄極驚采絕艷為人高傲至極,應該不會做這等事情才對,而且你以為我敢來這裡,不會沒有準備么?」安妙音非常自信。

一身黑衣的她,身材高挑緊緻,足有一米七出頭,美腿纖腰勾勒出驚人的彈性曲線,當真將誘惑與性感詮釋到了極致,在場的男人幾乎下意識的吞咽著口水,心中暗道不愧是一代魔女,魔宮冉冉升起的新星。

「呵呵,那是自然,對付你安妙音,我溫玄極出手即可,今天即便是你們魔宮長老在此,也難保住你!」溫玄極笑著說道氣機已經將安妙音牢牢鎖定。

「我期待著。」安妙音嘴角一勾,並未將對方的話放在眼裡,她的目的同樣明確,利用這個武道大茶會,再次壯大自己的力量。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啊。」秦毅望著安妙音,會心一笑,這妮子,不知道得到了什麼機遇,居然已經強大如斯?

這是秦毅第一次發現修鍊速度幾乎追上自己的妖孽,秦毅不敢確定安妙音真正力量在什麼界限,不過虛仙境早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秒殺在座百分之九十九的武者。

當正午第一道陽光射入天子江上之時,俞夏國的俞夏王出現了,是一個邊幅修理整齊的中年男子,跟雲嵐雲夢有幾分相似,他高聲宣布武道大茶會正式開始。

那些地級宗門、天級宗門跟過來的護道長老則是坐在天子台四周,拱衛著天子台的方向。

天子台交叉分為四大區域,普通散修、玄級宗門、地級宗門、天級宗門,裡面都是各門各派的弟子,這武道大茶會同樣有另外一種規定,低級宗門武者可以挑戰高級宗門武者,高級宗門武者不得拒絕,而同級別互相挑戰,可以選擇拒絕。

至於高級別的宗門的武者,不能主動挑戰低級別宗門的武者,只能等待被挑戰,或者是跟同級別宗門的武者挑戰。

另有一種規定,同級別力量的武者相互挑戰,這一點是不受宗門等級限制的。

這也是為了保護不公平惡意挑戰現象出現。

當然,武道大茶會也非常的人性,也有專門處理兩方仇怨的規定,那便是生死斗。

觸發生死斗的條件也很簡單,一方提出生死斗之後,被挑戰方可以拒絕也可以同意,不受宗門、力量等級限制,任何人都可以發出生死斗挑戰對方,一旦同意挑戰,生死各安天命。

秦毅只是聽了一遍便了解了這個簡單的規則了。

也就說宗門等級低的,可以肆意的挑戰高等級宗門的武者,而且對方不能拒絕。

等級高的,不能挑戰等級低的,只能同級相互挑戰。

而在個人實力上面,也是同樣如此。

只是將生死斗作為特殊例子給獨立劃分了出來,專門用來解決私人恩怨。

這樣的規則很好,照顧了那些實力低微或者是宗門等級低微的武者,給他們最人性化的武道茶會體驗。

「我們也上去湊湊熱鬧吧,你們沒有宗門,應該沒有人夠資格挑戰你們,而你們可以找幾個實力差不多的在上面交交手,表現一下自己。」秦毅建議道。

雪晴跟雪玲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亮光。

想要表現自己,被其他宗門看中,只有勇敢的上去天子台,站在這下面,永遠都只是黯淡無光的沙子,不會有人發掘的。

「好耶,我姐姐也在上面,沒事的,我可以讓姐姐罩著我們。」雲夢歡呼說道,在上面才能看的真切,這裡太遠了,而且靠前的位置又擠不進去。

「太好了,我們趕緊去普通散修位置佔據一塊地方,免得等下上去的機會都沒有了。」雪玲說道。

一行人朝著那邊擠了過了。

重生1978 很快,眾人就踩著天子台旁邊的雲柱登了上去。

這天子台足足有近十米高,旁邊全都是龍鳳雕文的石柱,這地面全都是特殊材質鋪墊而成,俞夏王為了這次武道大茶會也是費了不少心思。

「那群人居然也敢上去?這麼不怕死?」

有幾十人都在關注著秦毅一伙人,畢竟是之前得罪了萬蛇宗少主,萬蛇宗少主可是一直記恨著呢,不少人也都等著看秦毅他們的笑話,此時此刻看到他們居然上去天子台,不禁有些好笑,這不是給蛇公子準備機會嗎這是……

「好多人都在看著我們,是不是覺得我們好欺負?」雪晴目光緊張的望著四周。

上了天子台,所有人都是敵人,看到這麼多敵視打量的目光很正常。

最後很多人都要被踢下台,也有很多人會死亡,最後留在天子台上的,都是各個等級的精英,最核心的強者。

不管是散修區域、玄級宗門區域、地級、亦或者是天級宗門區域都是如此。

「有人來挑戰你們就接著,一個一個的打回去,畏畏縮縮的怎麼成為強者?你們不是還要好好表現一番,爭取被某些宗門看中的嗎?這可是唯一的機會哦。」秦毅老神在在坐在一邊,宛如一個沒事人一樣,湯圓跟月靈都陪在身邊,一大一小兩個美女煞是吸睛。

「媽的,我看那小子是越來越不爽了,我都巴不得看到蛇公子弄死他了!」

看到秦毅宛如坐享齊人之福一般坐在那裡,享受著美女,無數人都是有些抓狂,這他媽溫玄極也沒有這麼瀟洒啊。

可惜,溫玄極不可能這裡的區域,整個天子台很大,溫玄極的目光始終若有若無的落在安妙音身上,安妙音也是只把溫玄極當成敵人。

「看,蛇公子上去了!」 蛇公子的動作無疑是同樣吸引著下面不少人的眼球,他跟秦毅那伙人的矛盾很清楚,遲早會算這筆帳。

而現在蛇公子上場是什麼目的,幾乎人盡皆知。

他們只是想看看,蛇公子能夠用什麼辦法讓這小子上鉤,只要上鉤了,他幾乎就是死定了。

「蛇公子上來了,秦仙師你要殺了他嗎?」

雪玲問道,別人不知道秦毅的力量,她們姐妹兩可是知道的,長空劍宗來的一支有長老坐鎮的小隊都被秦毅屠殺殆盡,你區區一個地級宗門的年輕弟子難道比長老還厲害?

她們自然是不信的,只是當眾殺死萬蛇宗少主,這影響力還是有點大了,所以她們不知道秦毅到底是什麼想法。

「看心情吧。」秦毅淡淡說道,他的注意力放在安妙音那邊,可沒閑功夫去管這些小嘍啰。

有趣的是,安妙音並沒有發現他,在無盡的人潮之中,沒有秦毅這種修真者特殊的神念,是很難精確的找到一個人的,除非是用地毯式搜索。

對於秦毅的回答,雪玲也是非常無語,不過轉而便投入到了激烈的欣賞於戰鬥之中了。

這個區域的散修非常多,而且散修之間並沒有那些宗門勢力劃分,所以切磋性質非常濃,也幾乎很少有惡意傷人,惡意狙擊某個人的情況出現,除卻天級宗門區域,可以說散修區域是最為和諧的。

雪玲帶著雪晴跑了出去,接受了一波又一波挑戰,對手實力都是旗鼓相當,秦毅掃了一眼,看到她們沒有危險也就沒有再管,這本來就是對她們的一次磨練,秦毅雖然答應了雪家保護她們的安全,可若是一直盯著,也限制她們自由發揮,多經歷險境是一個強者必備的素質。

而雪玲跟雪晴顯然也能意識到這一點,她們不斷的挑戰同級別的敵人,不停的突破自己的上限,雖然過程萬分艱辛,渾身有不少處出現戰鬥傷痕,衣服也破了不少,許多雪白的地方都裸露了出來,然而她們卻是全所未有的興奮。

這種興奮來自於武者的戰鬥,來自己感受到切實的戰鬥力的提升,這種提升不是平常修鍊能夠得來的,很多時候戰鬥確實比修鍊更加重要,他能讓你感受到你的力量到底缺失在哪方面。

深刻意識到這一點,雪玲雪晴兩人更加賣力的戰鬥了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