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18, 2020
83 Views

張若寒看着從身邊呼嘯而過的沈右,微微一愣,這人好快的反應,自己纔剛想啓動,對方竟然都已經開始回防了。

Written by
banner

““他的防守可歷害了,要試試嗎?”,夜未明滿臉微笑的看着張若寒,想知道在張若寒的超級突破能力下,到底是沈石的盾厚,還是張若寒的矛尖!

“好的!”張若寒點了一下頭,他喜歡接受任何的挑戰,越高難度的挑戰,越會令他興奮!

“上吧、!”

夜未明隨手一推,籃球輕輕的落入了張若寒懷中。

“恩!”張若寒拿球后,低頭拍出籃球,高速的衝了起來,

瞬間,張若寒驚過了中線,衝到了交院的半場上。

雖然不知道張若寒的技術到底有多強,可就是他那完美的身體素質,和漂亮的三分遠投,已經值得交院派出防守能力最強的沈石,進行一對一的盯防了!

來吧,過我看看!讓我見識一下你的技術是不是和身體素質成正比!

沈石的眼中閃出無比的戰意,微微彎腰下,兩隻手臂呈一個環型,平伸在身體兩側,整個人站在那裏,像極了一個圓柱體。

這就是最完美的防守姿勢—-圓柱體站姿!

張若寒眼中寒光大作,好漂亮的防守姿勢,可是真的能防住我嗎?

我堅決不信!

張若寒輕輕的用右手運球面對籃筐,面對沈石,找好了合適的投籃角度,猛地一個跨下運球,把籃球塞到左手後,向沈石右邊大大的邁出了左腳,順勢整個身體連球一起往沈石右邊大幅度地晃了一下!

真的好快!沈石心中一驚,本能的隨着張若寒向右移了一步!

說時遲那時快,張若寒突然右手閃電一拉,瞬間把籃球拉回了右手,竟然生生的改變方向,不可思議的突向了沈石左邊!

好漂亮的變向,可是還不足以過我!沈石心底大吼一聲,身體猛地一轉,跟着張若寒向左邊衝去!

一個漂亮的防守移形換位!

張若寒右手運着籃球,突然把腰一挺,毫不遲疑的帶着向前衝的慣性就生生的跳了起來,張手就投!

“籃板球!”

沈右大吼一聲,瞬間轉過身體,看着籃球向籃框架飛去。這球根本沒有達到最高點,就匆忙手了,決不會進!

“刷!”籃球出乎沈石意料外的,大力擦着球網飛進了籃框裏!

24比24,雙方戰平!

怎麼可能?

沈石呆了,一點也想明白這球爲什麼會進,根本就是一個不完整的強行出手投籃!

張若寒冷冷地看着沈石,非常不屑的說:“並不是只有達到最高點後纔會出手進球。如果你熟採阿倫。艾費森的話,就應該知道,阿倫有一個絕招,就是快速投籃,不用達到最高點後的快速投籃!”

說完後,張若寒轉身向省工院的半場跑了過去,大專組第一人的防守也不過如此,還是無法攔得住他!

沈石一臉的吃驚,對方竟然強的連nba巨星阿倫。艾費森的絕招都能熟練的運用,這還叫人怎麼防啊!

一種從來沒有過的無力感,衝的沈石好難過,張若寒不但身體素質完美的嚇人,就連技術也這麼可怕,自己真的能與這樣一名恐怖球員帶領下的省工院,作出抗衡嗎?

*******************

“嘟—”交院叫了一個長暫停,

陳強愣愣的站在記錄臺旁邊,他賭輸了!省工院13號不光有身體,更有技術!

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逼的在比賽重新開始後,不到二分鐘的時間內,跟着省工院叫了一個長暫停!

比分24比24,第二節剩於時間:1分56秒!

哎!!

陳強看了看記分器和記時器,重重的嘆了口氣,對方這個可怕的13號竟然只用了1分零四秒就把比分眨眼間咬平了!

這也太驚人了吧

能不叫暫停止嗎?在不叫,必然是被省工院瞬間狂灌的局面!

13號的個人能力實在是太強了,比自己見過的所有球都要強!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制止他,約束他?

陳強茫然的向交院選手區走去,苦思了半天,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眼看交院就要被省工院13號一個人給拖垮了,陳強真的好不甘心,極度的不甘心,

交院的大組專第一名真的就要在此刻被顛覆了嗎? 陳強站在交院校隊成員面前,看着一臉失落的弟子們,知道他在個教練必需要做些什麼了。如果連他都想不出辦法,去制約省工院的攻勢,那交院的敗北必將成爲必然!

可是陳強想了半天,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任何教練在面對省工院13號這種快的像閃電的強攻強打型後衛,真的都會是很無奈,像在做一場無能無力的惡夢!

因爲省工院13號的技術水平和身體素質,實在是超過大學生運動員的水準太多太多,簡直就像是一名職業隊的主力球員!

“教練,我們和他們拼了!他們不是很快嗎,我們就防守快攻!”時波眼中閃過一絲血紅的戰意,他要去挑戰極限,去和省工爭鋒相對到底!

時波絕不能容忍交院被張若寒、被省工院這麼輕易的騎在頭上!

如果真的要敗,但求轟轟烈烈的一敗!

防守快攻!

陳強聽到時波的話後眼前一亮,防守快攻是由攻轉守的剎那間,快速度搶zhan有利的防守位置,利用強有力的個人防守行動和配合,達到限制對手的速度、破壞對方攻擊,使對方轉入陣地戰進攻的一種進攻性防守戰術。

但防守快攻有一個很大的致命缺點,就是一旦防不住又退守不及的話,就等於是放着對方去完成一次快攻!而且防守快攻是一種很耗費體力的具有攻擊性的防守戰術,需要衝足的體力和速度,如果這兩種達不到要求的話,根本就防不起來!

真的要和他們爭鋒相對,拼死一搏嗎?

陳強有點猶豫,身爲一名教練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有一顆絕對冷靜的頭腦。在任何時候都要做出最冷靜的判斷和舉動,而防守快攻也許就是一個不冷靜的舉動!

“教練,波仔說的很對,對方的攻擊力在13號的加入後,真的變得很強,強的讓人心驚!可是他們的防守能力卻很平常,只有13一個人經較歷害些!所以我們在此時此刻,用出防守快攻,防下來一球,我們就賺一球。防不下來的話,就和他們比進攻,比得分,和他們爭鋒相對到底!就算這樣還是敗了,相信也不會有任何怨言!”沈石的目光透露出一種瘋狂的戰意,

省工院真的很強,那就讓我們拼盡全力和他們搏一下!

戰死無悔!

“是呀,教練,和他們拼了吧!”所有交院的球員的眼中,都閃現出瘋狂的戰意,他們一定要和省工院拼死一搏,徹底享受一下公平較量下的籃球竟技魅力的最大快感!

“你們!”

陳強的眼中出現了一股激動,一股爲自己球員們永不言敗的無限戰意,而產生的激動和衝動!

籃球的魅力之所在,不就是爲了和強者放手一搏分個高下嗎!

“好,我們的目標,就放在下半場,下半場我們和他們爭峯相對到底!”

“是!”交院所有球員發出最有力的回答!

*******************

上半場第二節的最後一分多鐘,交院的主力在所有人的不解中,一個也沒有上場。

面對交院五名替補隊員的瘋狂死守,省工院取下六分,以30比24結束了上半場。

在省工院球迷們瘋狂的吶喊中,交院的球迷們靜靜的看着他們的偶象,他們的英雄。

雖然他們不知道自己學校的校隊主力們到底要做什麼,但他們絕對相信,自己學校,決不會輕易服輸的!

就算對方真的強的可怕,但交院畢竟還是交院,還是那個不容任何人輕視的安徽省大專組第一強隊!…..

下半場比賽開始了,雙方互換半場後,交院的主力隊員們在交院球迷們的萬衆期待下,重新走上了場地,令交院的球迷們異常開心,再次爲他們的英雄們吶喊起來!

公平的和省工院的球迷們進行抗掙,你喊你的,我喊我的,再也沒有了那些污辱人的詞語!

因爲交院的球迷們不得不承認,省工院是一支非常強的隊伍,真的強的讓他們心驚!

而且還暫時領先了自己學校,如果再胡亂喊省工院是垃圾,那自己學校又算什麼,總不能是連垃圾都不入吧!…..

兩支球隊,兩方球迷,在沒有任何輕視、沒有任何污辱下,展開了最後的全力一搏!

整個科大籃球館從此時此刻前,只有戰意,只有瘋狂,而絕對沒有無聊的罵聲。因爲一場比賽的勝負,是決不可能通過狂罵聲而分出勝負的!

只有靠實力,只有靠真正的實力,纔會分出最後的勝負!…….

************************************

籃球被交院從底線擲出,下半場比賽正式開始!

張若寒站在孤頂上,微微的彎下腰,冷冷地看着眼前的時波,眼中露出讓人心寒的不屑目光,

因爲時波太沖動了,還算不了一名歷害球員!

時波臉上劃過一絲無所謂的淡淡笑容,知道張若寒在看不起他,他不想多說什麼,一切就用籃球來決勝負吧!

時波把一切的戰意,一切的瘋狂全部壓在了心底。高手對決時,不冷靜,只有一個字的下場,

那就是—-死!

而時波決不想死,所有他只有去冷靜的面對張若寒!

張若寒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發現時波竟然懂得了控制他自己的情緒,進入一片冷靜之中,看來還是算個人物!

來吧,拿出你真正的實力,讓我看看!

籃球在時波跨下來回穿梭,從左手運到右手,在從右手運到左手。時波穩穩地重複着跨下運球,慢慢的向張若寒逼近。

張若寒全神貫注的看着時波,看着他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細節,因爲時波嫺熟的跨下運球,讓張若寒可以清楚的去推測到,時波的突破必然會是很犀利,很難防!

你到底要怎麼做?

張若寒兩隻腳跟沒有着地,穩穩的順着時波逼近的方向,向後慢慢的進行防守滑步,等着時波的表演,他要看看時波到底是蟲還是龍!

時波隨意地看了籃框一眼,默默的把籃框和自己的角度、距離記在心中後,時波動了!一改緩慢的跨下運球逼近,像是一匹脫繮野馬,瞬間衝到了張若寒左側,兩手平伸,籃球壓於右手手腕下,向張若寒閃電般突了過去!

好快的速度,張若寒心中輕讚一句,跟着時波向左而去。

突然,時波眼中閃過一絲得意,做了一個極其漂亮的動作!

右腳邁離身體一米多時,硬是死死的扒住處地板,傾刻間止住了衝向張若寒左側的身體,平伸的持球右手再猛地一拉,籃球向是一道閃電瞬間被換到了左手上。

然後,在張若寒重心正向左側移去時,時波跳了起來,又快又高的跳來起來,非常飄逸瀟灑的在空中隨意一揮手,籃球脫手而去,從張若寒頭頂“嗖”得一下飛過,飛向了籃框,

“刷,”籃球空心命中,一次完美的的假突破,接急停跳投,顯示出時波的技術絕對不凡!

“時波,時波你最棒!,時波,時波你最強!耶~~~~~~~”在很多交院的時波女fans們的帶領下,交院的球迷們開始興奮的吶感喊起來,交院的最後最強反攻終於開始了!

“不錯。”

張若寒看着落在身前的時波,淡淡的說了一句,看來時波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無能,確實有他值得狂傲的地方!

時波露出一絲瘋狂的戰意,目光死死盯在張若寒臉上:“你很強,是我見過最強的人!所以,我會全力的去做你的對手,去打敗你!”

“是嗎?”

張若寒面無表情的隨口說道,“那就拼盡你的全力,等比賽結束後,自然會有答案!”

“哼!”時波冷哼一聲,張若寒真的是夠狂的,比時波他自己還要狂!

可是張若寒狂是有資本的,是不會有人有話說的。因爲在籃球場上,真的是隻要你有實力,你夠強,那麼你就想怎麼狂,就去怎麼狂吧!

去接受觀衆的歡呼,去享受球迷的熱愛,去破碎對手夢想的那種無比美妙快感,真的會令你絕對瘋狂,令你極度囂張!

是一種萬衆期待,是一種萬人矚目的無限風光!是所有竟技運動的另外一種無限魅力所在!……

夜未明拿球站在底線上,意外的發現,交院進攻結速後,竟然沒有撤回後場,而是壓在了前場,他們要幹嗎,是要用全場緊逼嗎?

防守快攻的第一步就是要去防一傳,防接應,所以如果逼在前場的話,會和全場緊逼有點相象。

只是全場緊逼是一對一的防守,而防守快攻,卻有可能是以少防多,因爲有一部份隊員要積極退守,裏外兼顧,左右照應!

而且全場緊逼有可能是爲了直接斷球,而防守快過卻是爲了先控制對手快速推進,阻撓其傳球與運球,達到減慢推進速度的防守目的,然後再選擇適當的機會進行斷球和擊球。

兩者有着本質上的區別!

陳中上下揮動着手臂,擋在夜未明身前。李莫緊跟方清雨,張若寒被時波死守,江文身前擋着一個趙前,

唯一空下的就只有李全!

李全向夜未明邁了幾步,上前要球。夜未明伸手一推,把籃球傳給了李全,縱身向場內跑去,

李全把籃球高高舉起,想找個空檔傳球,卻發現面前不知何時站着了一個沈石,正滿臉寒意的着他。

李全心下一驚,放下高舉的籃球,護球於胸,接着去找可以接球之人。

看到夜未明已經衝進了場內,李全把球向左虛晃一下後,猛地向右一扔,傳給了夜未明。

夜未明拿球后,剛想向前場突去,卻被陳中擋住了狂突的路線,四名隊友都被對方似有似無的防守着,讓夜未明真的不敢輕易傳球。

夜未明無奈之下,拍出手中籃球,向前場緩緩推進。

“防得漂亮!”

陳強站在場邊忍不住的讚了一句,只要能防得住省工院的快攻,打起陣地戰來,就算成功了一半!

夜未明一邊向前場推進,一邊不時打量着擺出防守隊形的交院衆人,向來無人可敵的快攻一下被人當頭按住處了,那股難過勁真是衝的夜未明發慌!

夜未明運球到三分線後,終於按捺不住,想靠得分終結交院的防守,撥起身體向籃框投出了籃球,一個強行出手的三分遠投!

“啪!”

籃球砸在籃框上向上高高的彈了起來,被沈石一把抓下,球權重返交院手中。

陳強笑了,立一半也成了,就是要逼的省工院不適應,逼的他們無奈之中,做出錯誤的舉動!

“刷!”

球在交院的來回搗手中傳到了前場,由時波出手,輕易拿下兩分!

30:26

“有意思!”張若寒輕笑一聲,交院看來是堅決不讓他們打快攻了,

可你們真的會球球如意嗎?、

“隊長,一時多注意點我的位置,我一定會找到空檔接你的傳球!”張若寒走到夜未明身前低下頭,小聲說道。

“好的。”夜未明輕輕一笑,接着向底線走去。他知道張若寒打算硬來了,硬來下的張若寒,究竟會令交院哭,還是會令交院笑?

夜未明打算靜觀其變,靜靜的等着答案出現!

爲了能跑出空檔接球,張若寒出乎時波意料的主動向時波靠了過去,冷冷的面對面向時波說:“哎,你真以爲你可以防住處我,不讓我接球嗎?”

時波微微一愣,然後雙眼一亮非常肯定的說:“我相信我能!”

“哦!”張若寒不說話了,他要用事實來說明一切!

夜未明雙手舉球在頭,觀察着周圍隊友的移動。張若寒正被時波緊緊的盯住,兩人之間的距離非常近,如果這時傳球給張若寒,肯定會被時波破壞掉,

張若寒到底要怎麼做呢?

張若寒瞬間把答案告訴了夜未明,他突然的向時波兩腳之間插進了右腳,一個高速的轉身,貼着身波身體向右轉了過去。

時波心下了驚,連忙向後退了一步,跟着張若寒向右移去。

這時,張若寒笑了,冰冷到極點的一笑!

向右轉去的身體奇蹟般的猛地反方向一轉,瞬間轉向了左側,從左邊一下就衝了出去,向夜未明伸出雙手,示意可以傳球了!

夜未明眼中閃出一絲興奮,好漂亮的擺脫接球,第一時間把球傳給了張若寒。

“堵他!快過去堵他!”陳強看見張若寒接球在手後,大聲的喊道。

“哦!”

時波鋼牙一咬,爆出最快的速度高速擋在了張若寒身前。

“你們是擋不住處我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