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124 Views

秦巖搖身一變,就變成了劉將軍。

Written by
banner

秦巖之所以要扮成劉將軍回一趟安國城,是爲了讓大家看到他和高長老回來了,如果他不回來,只是高長老一個人回來,安國侯肯定會懷疑劉將軍的失蹤和高長老有關。

如果劉將軍和高長老回來後再失蹤,那安國侯就不會將劉將軍失蹤再聯繫到高長老身上了。

回到城內,秦巖和其他人見了一面,不過他並不敢和這些人相處的時間太長,因爲秦巖在殺掉劉將軍的時候並沒有對他搜魂,所以他並不知道劉將軍和哪些人的關係好,更不知道劉將軍的平時習慣。

來到屍皇的房間,秦巖脫掉了劉將軍的魂皮,露出了本來面目。

看到秦巖後,屍皇驚訝的睜大了眼睛,激動的問:“秦巖,我女兒九窈和我外孫李曉曉呢?他們現在過的還好嗎?”

“他們都很好,你就放心吧!”說罷,秦巖又披上了劉將軍的魂皮,生怕有人進來。

和屍皇又聊了一會兒,秦巖離開了屍皇的房間。

出城的時候,有很多人和秦巖打招呼,秦巖怕他們看出端倪,只是和他們點了點頭,很多人都特別好奇,不明白平時性格開朗的老將軍爲什麼今天這麼沉悶。

走出安國城,秦巖長長鬆了口氣,又換上了姬寧的魂皮。

秦巖轉過頭看了一眼安國城,在心中暗暗的說:高長老,屍皇,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

如果不是秦巖身份特殊,他真想一直扮成劉將軍,只可惜他還要回建安城做總指揮。

回到建安城已經是午夜時分,狐小仙和九窈等在秦巖的房間裏,當她們看到秦巖回來後,都十分興奮。

“秦巖,你回來了。”狐小仙首先走上前和秦巖打招呼。

秦巖點了點頭,笑着和他們說:“你們兩個是不是特別擔心我?”

狐小仙和九窈同時嗯了一聲。

“秦巖,安國城內的人是不是高長老?”狐小仙好奇的問。

九窈也睜大眼睛看着秦巖,想知道誰又來了大世界。

“沒有錯,的確是高長老,而且還有另外一個人也來了大世界。”

說到最後,秦巖轉過頭向九窈望去。

九窈剛開始不是很明白秦巖爲什麼要一直望着自己,緊接着她反應過來,她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秦巖,我爸不會也來了吧?”

秦巖打了一個響指笑着說:“你太聰明瞭,的確是你爸,我還見到了他。”

九窈非常高興:“那他們呢?爲什麼沒有和你一起回來?”

“他們在安國城做內應,準備接應我們攻擊安國侯。”

聽到這裏,九窈有些擔心屍皇的安全:“秦巖,他在那邊不會有事吧?”

秦巖點了點頭說:“目前不會有事,但是時間長了誰也說不準,所以我們要儘快制定出進攻安國城的方案,以免夜長夢多。”

九窈點了點頭說:“那咱們就趕快制定方案吧!”

“那好,我走了。你們兩個也趕快休息吧。”秦巖轉過身離開了。

秦巖走後,九窈幸福的暢想着過一段時間可以和屍皇團聚的樣子,而狐小仙心中一片落寞,她看到九窈和屍皇九窈團聚了,她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娘以及狐小媚。

她也特別想和她們兩人團聚。不過狐小仙還有一點非常擔心,她直到現在都沒有告訴狐媚娘和狐小媚自己和秦巖的關係,她生怕狐小媚不會接受自己。

另一邊,秦巖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研究部署進攻安國城的計劃。

因爲有了高長老和屍皇做內應,秦巖現在需要將之前的計劃都推翻。

經過一晚上的推演,秦巖想到了一個萬全之策。

按照這個萬全之策,他覺得可以將安國侯輕鬆的拿下。

緊接着,秦巖將自己的計劃寫在通信符上傳給了高長老。

過了十幾分鍾後,高長老把通信符又傳了回來,與秦巖約定好了相應的時間和地點,,準備坑殺安國侯。

五天後,秦巖按照約定帶着一小部分人馬離開了建安城。名義上是去巡視其他城池,這樣的話潛伏在建安城的奸細就不會將秦巖的消息透露出去了。

其實在這五天內秦巖每天都抽調出一小部分兵力派到了城外,經過五天的積攢,秦巖已經在城外聚集了一萬人的軍隊。

這一萬人的軍隊看起來很少,但是要伏擊安國侯就綽綽有餘了。 秦巖帶着他們直奔約定的地點。

當秦巖他們藏好後,等了半個多小時,他看到遠處有一隊人馬向這裏飛馳而來。

狐小仙指着遠處的人對秦巖說:“安國侯來了。”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不一會兒,安國侯帶着幾千人馬鑽進了秦巖的包圍圈。

但是他此刻卻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高長老騎在靈馬上,和安國侯有說有笑。

屍皇面無表情的跟在他們身後。

看到自己的父親,九窈真想跳出來和他相認,只不過現在不是時候。

隨着秦巖一聲令下,數萬兵馬都從藏身地跳了出來。

wωw• тt kǎn• ¢ O

看到這裏,安國侯愣住了。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安國侯,你好啊!”

安國侯愣怔了片刻才反應過來,他指着秦巖說:“姬寧,你怎麼在這裏?”

不等秦巖說話,高長老笑眯眯的對安國侯說:“侯爺,是我請建安侯來的。”

“啊,什麼?”安國侯徹底愣住了,他萬萬沒有想到會這樣。

“你不是和建安侯有仇嗎?你爲什麼會將他引到這裏,莫非你是建安侯安插在我身邊的奸細嗎?”

安國侯難以置信的問,眼中滿是悲憤和不甘。

他實在是搞不明白,高長老爲什麼會投奔秦巖。

他之前做過調查,高長老的確是從另外的世界穿越過來的,而且高長老的掌教也的確被姬寧殺了。

高長老露出謎一般的微笑,並沒有回答安國侯的話。

秦巖笑着說:“安國侯,還是讓我來回答你的話吧!”

秦巖飛身而起向安國侯撲去。

與此同時,其他人也紛紛飛身而起向安國侯的屬下撲去。

安國侯大喝一聲,同時揮掌向秦巖攻去。

在安國侯看來,他和秦巖同屬於天仙中期高手,秦巖即便再厲害,也應該攔不住他。

但是令安國侯沒有想到的是,他根本不是秦巖的對手。

只一掌就被秦巖打的倒飛出去,並且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這怎麼可能?我們同樣都是天仙中期高手,爲什麼姬寧的實力超過了我?就像是天仙后期高手。

安國侯難以置信的看着秦巖,沒有想到會這樣。

秦巖嘿嘿冷笑起來:“安國侯,你肯定沒有想到會有今天吧?”

安國侯憤怒的說:“姬寧,我很想知道你是怎麼策反高長老的?”

直到此刻,安國侯也想不明白秦巖使用了什麼手段,居然可以讓高長老跪拜在秦巖的腳下。

“我剛纔不是說了嗎,這個問題你需要去另外一個世界去問。”說罷,秦巖揮掌再次向安國侯拍去。

安國侯雖然明知不敵,但是也只能硬着頭皮向秦巖拍去。

因爲他避無可避,同樣退無可退。

“砰”的一聲,秦巖和安國侯對了一掌。

安國侯“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再次被秦巖拍的向後倒飛出去。

這次秦巖沒有給安國侯喘息的機會,他飛身而起第三次揮掌向安國侯拍去。

不等安國侯落在地上,秦巖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口上。

只聽見“咔嚓”一聲,安國侯的胸口向下凹陷了進去。

安國侯看了一眼自己被拍扁的身體,指着秦巖說:“你……你……”

安國侯只說了幾個你字,就魂飛魄散一命嗚呼了。

在秦巖殺掉安國侯後,其他人也將安國侯的幾個得力手下殺掉了。

至此安國侯的得力干將幾乎全被秦巖幹掉了。

殺完這些人,秦巖轉過頭大聲的喝問:“你們願不願意投降我?”

安國侯的士兵們看到大勢已去,紛紛跪到在地,請求秦巖可以饒恕他們。

秦巖本來也不想殺他們,他們只是一些普通的士兵,殺了他們也沒有任何用。

而且,如果能將他們收歸己用那是最好的。

“起來吧!從今天開始你們就跟着我吧!”

收了這些士兵,秦巖立即拿出通信符扔了出去。

狂野戰妃:王爺有種單挑 卞良虎他們立即帶着人殺進了安國侯管轄的另外三座城池。

一個多小時後,就在秦巖的大軍來到安國城外的時候,卞良虎給秦巖傳來了通信符,說他已經佔領了其他三座城池。

卞良虎之所以這麼快,那是因爲他們殺進其他三座城後,根本沒有遇到一點抵抗,因爲安國侯的得力干將們全被帶了出去。

就在秦巖走進安國府的時候,趙王爺安插在安國城的奸細將這裏的情況傳給了趙王爺。

當趙王爺看完通信符後,驚訝的差點合不攏嘴,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秦巖居然將安國城拿下了。

這在他看來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在他看來只有安國侯拿下建安城也不可能是建安侯拿下安國城。

“張世尊,你過來,看看這個。”趙王爺將他的謀士叫到了身邊。

張世尊一臉懵圈,不明白王爺爲什麼臉色蒼白,他拿過通信符看了一眼同樣臉色大變。

“王爺,我覺得不可能,你還是再問問我們的人,到底是什麼情況。”

謀士張世尊也不相信這是真的。

趙王爺點了點頭,又給奸細發去了通信符,想確認這是不是真的。

很快,趙王爺就收到了回覆。

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趙王爺將回復來的通信符拿給了張世尊:“你看,這他嗎的就是真的。”

張世尊看完通信符後,沉默了片刻,對王爺說:“王爺,姬寧這個人必須馬上除掉,否則他絕對會威脅到你的位置。”

趙王爺也是這個想法,現在秦巖在羽翼未豐的情況下都能殺掉安國侯,一旦等他羽翼豐滿了,那自己的位置極有可能也被秦巖奪走。

“你說我們該怎麼辦?”趙王爺問張世尊。

“王爺,現在姬寧還不敢和我們撕破臉,我們就學上次那樣派人駐紮在安國城,代替安國侯,讓他一無所獲。等新上任的安國侯掌握了話語權後,我們立即向姬寧下手。”

趙王爺想了想,覺得目前也只能如此了:“好,那就按照你說的來辦吧!”

緊接着,趙王爺轉過身大聲說:“來人!傳我的命令,派人去安國城接替安國侯,同時告訴姬寧讓他退回建安城。否則格殺勿論。” 秦巖收到趙王爺的通信符後,忍不住冷笑起來:“王爺果然又故技重施了。”

說罷,秦巖將通信符交給九窈等人。

九窈等人看完通信符後,笑着說:“侯爺,接下來我們是不是也要故技重施?”

秦巖點了點頭:“那是自然。等我們完全控制了安國城後,就立即對趙王爺動手,想必趙王爺也是這個想法。”

秦巖也準備像對付新上任的南陽侯那樣對付接替安國侯的使者。等他的人將安國城的一切都掌握後,就立即對趙王爺發起總攻。

第二天,趙王爺的使者張世尊來了,因爲安國城要比南陽城還要重要,所以趙王爺將自己最得力的手下張世尊派來了。

張世尊是一個笑面虎,明明知道秦巖未來將和趙王爺勢不兩立,但是依舊笑容滿面的和秦巖打招呼:“姬侯爺,你好啊!”

秦巖也笑着和張世尊打招呼:“謀士大人,真想不到您過來接替安國侯的位置了。有機會我們就能好好的喝酒了。”

“承蒙王爺擡愛,讓我接替了這個位置,我實在是誠惶誠恐。”張世尊謙虛的說。

其實以張世尊的才能,讓他當個侯爺並不爲過,這個傢伙不但實力達到了天仙中期,而且老謀深算,可以說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趙王爺將張世尊派了過來,就是爲了要張世尊壓制秦巖。

“謀士大人說笑了。你的實力人盡皆知,當個侯爺我覺得都有些屈才了。”秦巖笑呵呵的說。

緊接着,秦巖指着屋裏面說:“謀士大人,請裏面坐!”

張世尊點了點頭,跟着秦巖走進了屋裏面。

屋裏面早就準備好了酒席,秦巖將張世尊讓在了主位上,自己則坐在了張世尊的下首。

張世尊對於秦巖的安排非常滿意,他們一邊吃一邊聊了起來。

當次到半中間的時候,秦巖突然對張世尊說:“謀士大人,你有沒有想過你有可能會死在這裏?”

張世尊先是一愣,隨即眯起眼睛向秦巖看去:“侯爺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你有血光之災,而且就是現在。”

張世尊噌的一聲從椅子上坐了起來:“姬寧,莫非你敢違抗王爺的命令嗎?”

在張世尊看來,秦巖現在實力太弱,根本不敢違抗趙王爺的命令。

因爲趙王爺的忠義城擁有三萬多士兵,這還不算南陽城。而秦巖的軍隊雖然發展的很快,到現在也不過才區區兩萬人,和趙王爺的實力無法相提並論。

秦巖笑着說:“謀士大人,你別激動啊,我可沒有說要得罪趙王爺,我只是想殺了你而已。”

說罷,秦巖從椅子上站起來,渾身上下散發出狂暴的氣息。

張世尊愣住了,他身邊的兩個副將也愣住了,萬萬沒有想到秦巖敢對他們動手。

“姬寧,你可想好了?你如果敢對我動手,趙王爺馬上就會派兵來攻打你。到時候你畢竟死無葬身之地。更何況,你也不一定能殺了我。”

張世尊也散發出狂暴的氣息,將他天仙中期的實力展現了出來。

“你放心吧,趙王爺不會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爲我把這間房子屏蔽了,沒有人會知道你們死在這裏。至於你們死了,誰會代替你們,那就不用你們操心了。因爲我會鬼匠之術。”

秦巖拿出一張魂皮披在了自己的身上,他在眨眼間由姬寧變成了張世尊。

看到秦巖變成了自己,張世尊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喃喃自語的說:“什麼?居然是鬼匠之術?這怎麼可能?鬼匠之術早就失傳了,你怎麼會?”

張世尊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

“你去另外一個世界問吧,我現在就送你過去。”秦巖念動咒語,向張世尊攻去。

看到秦巖對自己動手,張世尊冷笑起來,因爲他知道秦巖也是天仙中期高手,最多和自己打個平手。

不過緊接着張世尊就愣住了,他發現秦巖所施展出來的實力根本不是天仙中期,而是天仙后期,這讓他大驚失色。

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可以做到越級挑戰。

張世尊不敢和秦巖硬碰硬,立即閃身躲到了一邊。

秦巖並沒有去追張世尊,而是揮掌拍在了他身後兩個副將的胸口上。

只聽見“咔嚓”一聲,兩個副將的胸口被秦巖拍的凹陷下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