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89 Views

“你不覺得宮洛太奇怪了嗎?”周曉曉的眼睛一直看着宮洛的背影。

Written by
banner

我微微一愣:“奇怪?”

有什麼奇怪的?

“他哪來的消息,還來的這麼準確?以前的他,並不關心這些事情……”周曉曉的眉頭緊緊皺着。

“他不關心嗎?”好像自從我認識他以來,他就和這方面有扯不開的聯繫。

近些日子他的表現,更加讓我覺得他和這方面的聯繫甚至比我還要深,或許,這些都和千年古屍有關。

就像我一樣,會走這條道路,也是被強加了也夜媚的命運。

“沒事。我們走吧。”

我們來到賓館裏,退了房間,然後趕上火車,下午四點後,我們終於抵達了K市。

K市,是一個很發達的市,是國內最強大的貿易市場,很多國際商貿都是在這裏進行。

我們剛下火車,就來到了宮洛訂的酒店裏。這家酒店,是位於市中心的五星級酒店,位於市的正中央。

我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面前美麗的黃昏,嘴角不自覺地向上揚起,但轉頭往回看着這偌大的房間,我不

禁皺了皺眉頭:“宮洛,爲什麼要住這麼貴的房間?”

此時,宮洛正在我旁邊看着下面的景色,瞥了我一眼,隨即不緩不慢地說道:“因爲上一站住的房間太LOW了,山溝溝的一個小賓館,牀又不軟,我的腰都要斷了。”

“還好啊……是你以前太養尊處優了吧。”那裏的賓館雖然是LOW,但基本設施都有,那個牀雖然是有些硬,但也不至於把腰折了。

聽着我的話,宮洛頓時瞪了我一眼,骨子裏透着他的驕傲:“窮人總是用這些話來掩飾對富人的羨慕。”

我沉了沉臉色。是的,我是窮人,但是我並沒有嫉妒他!

周曉曉也從她的房間裏過了來,坐到我的旁邊:“晚飯我已經點好了,等會他們會送上來。”

說着,周曉曉伸了伸懶腰,十分享受地說道:“誒,住五星級酒店總統套房的感覺就是不一樣,瞬間覺得自己又高大上了起來。”

我瞥了眼周曉曉:“以前不高大上嗎?”

這個職業總很“高大上”哇,勤勤懇懇幫人們驅鬼除妖,任勞任怨,而且還得揹負着要被當成神經病的風險,怎麼想都覺得聽高大上的。

周曉曉白了我一眼:“高尚上個屁啊!每天都得去驅鬼,東奔西跑,還一不小心就會被以爲是神經病。最主要還是吃住不好,師父那個老頭真他媽扣,每次都只給報銷基本費用。如果來住這種地方,他只留給你一個眼神,讓你自己去體會了。現在,終於能享受一點點了。”

說着,周曉曉就站了起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走。這裏有游泳池,我們去游泳去。”

“可我沒有泳衣。”根本沒想過會住五星級酒店,根本沒有準備過泳衣這東西。

“沒事,下面有的賣。”說着,周曉曉便扯着我走出了房間。

就這樣,我們來到了下面的泳池。

我閉上眼睛,舒服地躺在水上,讓自己漂浮着,頭上枕着一個墊子,愜意自得。

周曉曉則在深水區裏花式游泳着,看着一旁的衆人都驚呼讚歎着。

突然,我的耳邊傳來了一個聲音:“這位小姐,請問你現在有空嗎?”

我睜開哦眼睛一看,只見一個金髮藍眼的帥哥站在我的面前,那雙藍色的瞳孔一眨一眨,長長的睫毛顫動着,精壯的身材散發着男性獨有的魅力。

我對着外國帥哥微微一笑,然後往裏面漂了一點。帥哥似乎知道我的意思,也躺在我的旁邊,和我一起漂浮在水面上。

“這位小姐,你是今天剛入住的嗎?我之前都沒見過你。”外國帥哥用他那外語式中文對着我說道。

我閉上眼睛,回答着他的問題:“是的。我剛來。”

“你住在那個房間,我可以去找你玩嗎?”外國男孩的聲音很好聽,很性感,說的話

也是彬彬有禮。

我扯了扯嘴角:“我明天就可能要走了。”

應該吧,雖然我們會這個市區裏待幾天,但如果都住在總統套房,誰吃得消?很燒錢的!

外國男人終於不說話了,就在我陷入了自己的思緒,安靜地享受着大自然的時候,外國男人的聲音再次突入我的耳膜:“那我今晚可以去找你嗎?”

“爲什麼要來找我?”我跟你熟嗎?!

面對着面前這個開往的外國男人,我有些不明所以,明明只是見過一面,論友好,也還沒到今晚見面的程度吧?

而且,今晚自己準備好好睡一覺,然後明天可以去工作。

外國男人似乎很傷心,眉頭微微一皺,做着苦面相:“這位小姐,我對你一見鍾情,希望可以交個朋友。”

聽着外國帥哥的話,我微微一愣。一見鍾情?當個朋友?

“可是我今天沒空。”就算外國帥哥有點友好想和我當個朋友,但我真的有些累了,還是在昨晚上沒睡過覺,今天沒補過覺的情況下,要不然我也去游泳了,還漂在這裏幹嘛?!

或許是漂久了,我感覺到頭有些暈。睜開眼睛,我就看到最上面有個小不點一直看向我,雖然我看不清他的身影,但他那有些熾熱的目光讓我感覺到他正在看着我。

而且,那個位置……剛好是宮洛的房間!

難道是宮洛在看着我?他有事情要找我說嗎?

這麼想着,我便出了游泳池,換了衣服,走回到總統套房裏。

“宮洛,你找我有事嗎?”我一邊擦拭着頭髮,一邊往宮洛走去。

宮洛轉過頭,長長的眉毛緊緊皺着,透着些許悲傷,那雙眼睛也是犀利地看着我,眼中有着柔情,又有着嚴厲。

看着宮洛的樣子,我不禁看到了千年古屍的影子。現在的他,就是千年古屍與他的融合,難道,千年古屍回來了。

這麼想着,我的第一個反應竟然是開心,但隨即我便癟下了臉。

“剛纔那個男人是誰?”冷不丁地,宮洛看着我說道。

聽着話語中的那抹驕傲,我知道他的宮洛,不是千年古屍。

我聳了聳肩,呼出一口氣:“不知道。他突然找我搭訕的。”

宮洛依舊犀利地看着我:“別和他走得太近。”

別和他走得太近,難道……

“難道他和鬼有關?”我將心中的想法脫口而出。

經過上次的事情,我隱約知道宮洛的背後有着神祕的力量,至少有幫自己的人,而且能力很強。要不然,爲什麼他能夠在短時間內將那麼多事情調查得這麼清楚,而且周曉曉也不知道。

所以,宮洛會說這種話,我內心第一個想法就是:這絕不是偶然。或許宮洛又知道了什麼,也不一定呢?

(本章完) 宮洛白了我一眼:“捉鬼在你腦子中佔據的比例還真是大。”

聽着天阿虎的冷嘲熱諷,我扯了扯嘴角:“我要努力提高自己的能力啊。到時候,如果紅依回到我的身邊的時候,我可以保護她!”

想到紅依,我的心一片柔軟,臉上也泛着點點母愛的光輝。

突然,我想到了什麼,看着宮洛認真地問道:“宮洛,我想問你一點事情。”

“什麼事?”宮洛看向我。

“就是關於那個賓館老闆娘的事情。”想到那個女人,我皺了皺眉頭,“她爲什麼能夠將厲鬼綁起來,還能夠打到它?還有,那個黃色的液體是什麼?”

宮洛縮了縮瞳孔,面色頓時板了起來:“這些都是訓練厲鬼的手段,一般屬於禁術。但是,對於一些厲害的捉鬼師來說,這些卻是讓他們如虎添翼的手段。那個黃色的液體,雖然是萬能的,但是很容易讓人對它產生依賴,觸碰的久了,就會讓你成癮。你只要知道這些就好,這些東西太瞭解並不是件好事。”

說着,宮洛的眼神有些縹緲。

“……哦。”我有些無語。爲什麼他自己瞭解那麼透徹結果叫我不要了解。

但是,或許就是因爲他了解,他才叫我不要去了解了呢?因爲,他自己也說過,他無論如何都不會對我不利的。

我接受了宮洛的話,看了眼宮洛,然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剛纔在下面泡了那麼久,裏面的用意也都還沒換,還是再洗一次好了。這麼想着,我來到浴室裏,想要再洗一次澡。

我一進到浴室,看着裏面偌大的浴池,不禁張大了嘴巴。這個浴室我,簡直可以容納五個我的樣子,浴室裏不知道被誰灑滿了玫瑰花瓣,好看極了!

我放了水,躺在浴池裏,愜意地閉上了眼睛,享受着冰涼的清水浸過全身的舒爽。

漸漸地,我的思緒開始放空,陷入沉睡。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腦海裏一直盤旋着一個聲音,甜美而又囂張的聲音,聲聲呼喚着我。

那是周曉曉的聲音,是周曉曉在叫我。

我睜開了眼睛,便看到周曉曉的臉放大在我的眼前,不停地說着:“沐顏,醒醒,醒醒!”

“恩,怎麼了?”我不情願地揉了揉眼睛,然後拿起浴巾將自己的身體包起,然後走出浴池。

周曉曉也出了浴池,跟在我的後面:“你纔是怎麼了?!你要嚇死我,我叫了你好久了,你就跟死了一樣!”

“你叫了我很久?”爲什麼

我感覺自己好像剛聽到她的聲音?

“當然了!”說着,周曉曉不服氣地瞥了我一眼,“你去問問宮洛,我從五分鐘前就進來了。”

聽到“宮洛”這兩個字,我不禁皺了皺眉頭,緊張地說道:“宮洛?他也進來過了?”

那自己豈不是被看光了?!

我的臉色黑了黑,也忍不住揚起一抹緋色。

“沒有。放心吧,被我攔在外面了。”說着,周曉曉的臉瞥了瞥門口。

我鬆了一大口氣,佯怒地看了眼周曉曉,然後將周曉曉也趕出了浴室:“我要換衣服了,你也出去。”

“誒,我剛纔就看光了……有什麼好害羞的?!”

“當然害羞了。”我本來就不是特開放的人,“如果你是男的,剛纔我就把你打出去了。”

說完,我就換起了衣服。

五分鐘過後,我出了浴室。

一出去,我就看到周曉曉和宮洛坐在桌子面前,興致勃勃地吃着美味的佳餚。

宮洛瞥了我一眼:“死在裏面了?”

“我只是睡着了。”聽着宮洛冷酷的聲音裏那一點溫柔,我知道他是擔心我了。

周曉曉夾了一塊紅燒肉,然後喜滋滋地放進自己的嘴巴里,嚼完了說着:“再不過來吃就要沒了。”

“恩恩。”

就在前一秒,我都沒感覺到餓。但是現在,看着那麼好看的美食,聞着那個誘人的香味,我感覺到自己餓得要死!

我走過去,拿起碗筷,盛了一點飯,也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這頓飯中,沒有人說話。

我滿足地躺在椅子上,閉上眼睛感受着已經撐了的肚子,有些脹,有些痛,但是嘴巴卻還意猶未盡。

不愧是個五星級酒店,飯菜就是和平時吃的不一樣!

周曉曉也躺在椅子上,摸了摸吃撐的肚子,宮洛則站起來,來到落地窗前,看了眼外面的夜景。

我突然想到了什麼,對着周曉曉和宮洛詢問者:“你們商量好明天的分頭行動了嗎?”

周曉曉點了點頭,調皮地一笑:“當然了。我們剛纔就討論好了,只不過你睡得跟死豬一樣,也是沒誰了。”

我扯了扯嘴角,眼中有着滿滿的歉意:“或許是太累了,我也不是故意的。”

雖然自己很少睡的那麼死,但是,這個偶然性發生了也不一定。

看着我盛滿道歉的眼神,周曉曉嘴角一揚:“原諒你了。我們準備明天兵分三路,你東,我西,他南,晚飯之前回來。最後我明晚一起往北,順便去逛逛街。北邊,是有名的商業街,到了晚上還有夜市,很熱鬧,

我們剛好也可以去逛逛。”

聽着周曉曉的話,我點了點頭。

然後,我來到牀上,拿出筆記本電腦,查找着這個市區的地圖。想着剛纔周曉曉的話,我查找着明天要去的地方。

許久過後,我才合上了電腦,對着周曉曉和宮洛笑了笑:“那就這樣吧。”

說着,我躺在了牀上,腦子還是有些沉,睡意猶在:“我繼續補覺。”

剛閉上眼睛,我就意識到我還沒有設置結界,又從揹包裏拿出一張隔鬼符,設置了隔離結界。

看着牆壁上那些淡淡的光亮,我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閉上眼睛,繼續進入夢鄉。

我不知道宮洛和周曉曉是什麼時候走出去的。

但是,我的夢中卻出現了久違的那個人。

那張精緻的俊臉,遠山黛眉,狹長的眼眸靜若秋水,眉眼一直看着我,深情款款,卻又盛滿了悲傷。

他是千年古屍,不久之前才見過,但我卻感覺到像是千年未見了一般。

突然,他轉向了身後,用他的背影面對着我,漸漸遠離。

“千年古屍!”我忍不住開口叫住他,伸開手想要拉住他。

可是,那隻手連一點衣袖都抓不到。

他的面前出現了另外一個女人,那身火紅的衣袖,在遠處翩翩飛舞着,跳躍、旋轉、飛翔,手上的紅絲帶在空中交織飛舞着,圍繞在她的周身。

她的眉眼精緻,修長的柳眉,情深的鳳眸,嫵媚的面容,溫柔的神情,優雅的身姿……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剛剛好,彷彿如天際般的一片絢爛花朵,吸攝住所有人的目光。

“夜媚……”我認得她。她和我長得一模一樣,卻比我美上無數倍,尤其是那神情嫵媚溫柔,恐怕我這輩子也無法學會。

轉眼間,我來到了千年古屍的身邊,我看着他深情款款地看着夜媚,靜若秋水的眸子裏盛滿了溫柔與慾望。他就那樣看着她,一動不動,無比深情,眼睛中只有她。

我流下了眼淚。我不想流淚的,可是本能令我流下了眼淚,還流得那麼肆無忌憚,無可抵擋。

終於,我不再壓抑自己的感受,整個身體蹲了下去,放聲大哭着。希望這次在夢裏哭過之後,下次就不用再爲他傷心了。

“嗚嗚嗚~!嗚嗚嗚~!”突然,在現實中,我聽到了自己哽咽的哭泣聲,而熾熱的淚水滑過我的臉頰,耳朵,浸溼了我的枕頭。

我這才知道,原來現實中,我也哭了。我一邊看着夢境中的恩愛,一邊哭泣着,似乎在爲自己求而不得的感情而傷心着。

突然間,我眼前的場景驟轉,眼前一片血海。

(本章完) 我愣住了,忘記了哭泣。我極力奔跑着,尋找着剛纔的靜謐景象,可是我卻只能看到空中,不停的雨花降落,不停的屍體墜落。

心中,似乎有一個聲音一直在提醒着我,提醒我千年古屍有危險了!

“千年古屍!”我不停地呼喊着,撕聲吶喊着。可是我缺聽不見任何聲音,甚至連死者的慘叫聲都沒有聽到。

“千年古屍!你到底在哪裏?!”我心裏急了,我的腦海中不斷地響起兩年前夢到他被秦安殺害的場景。

“你到底在哪裏?!到底在哪裏?!”我的腿已經痠痛不已,直到僵硬,但我還是不停地邁着腳步,極力尋找着那一抹背影。

終於,我看到了一個極其相似的背影。我深吸了一口氣,一口氣奔到背影的身邊,可還沒跑到的時候,我就看到那個背影生生地倒了下去,一張和諧而又安詳的臉展現在我的面前。

那是千年古屍的臉,他是千年古屍!

他的肚子上破了一個洞,裏面血液不停地流出,他的臉色逐漸蒼白,但是他沒有去捂着肚子,而是將手伸向我。

我趕緊跑過去,抱住千年古屍,眼淚迸射:“千年古屍!你到底怎麼了?!”

他還是沒有說話,他只是一直看着我,含情脈脈地看着我,繾綣而又纏綿,同時,還有着那無盡的悲傷。

“哈哈哈~!哈哈哈~!”背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我轉過頭看去,只見秦安拿着一把利劍站在原地仰頭大笑着,很開心的樣子。

“沐顏……”低沉的聲音再次把我喚了回來,我轉頭看着千年古屍,卻看見他消失在自己的懷中。

我極力地抱住他,可他還是消失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