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23 Views

青羽眼神複雜的盯著夜冰依。

Written by
banner

藍天雲見眾人都打量著自己,面色表情也沒有半分變化,這樣的眼神他早就已經看到過太多了,已經無感了。

櫻粉色的紅唇微勾,偏頭看向夜冰依道:「本聖主的家人在此,有人要欺負她,本聖主自然在這裡!」

「什、什麼?!」

軒轅子鈺瞪大了眼睛。

狠狠的蹙了蹙眉,夜冰依這個賤人,什麼時候和藍少聖主扯上了關係?還家人??!

眾人全都一臉驚訝的轉過頭望向夜冰依。

刷刷刷——

女子們羨慕的眼神充滿嫉妒恨,死死盯著夜冰依,忿忿不平道:「憑什麼,她有什麼資格和藍少聖主有關係!」

「嘖,怕不是那種關係吧?果然是個不知羞恥的女人!」

「哼,賤人!什麼人都敢勾搭!藍少聖主也不放過!她不會有好下場的!」

「啪啪啪——」

「啊!啊!啊!啊——」

「唔……夜冰依,你,你敢打我們?!!」

剛才那些嚼舌根子的女人們捂住自己被打爛的嘴,披頭散髮,轉眼間變成了狼狽不堪猶如瘋婆子一樣。

眼中噙著淚水,惱火的驚恐又憤恨的盯著夜冰依怒吼道。

夜冰依慵懶的揉了揉被打酸的手。

嘴角勾起一抹如冰涼的冷笑,語氣森然道:「管好你們的嘴,再讓我聽到一個髒字,我就割你們的舌頭!」

「啊……」

夜冰依眸光犀利的狠狠一瞪,女子們頓時想到了之前夏雪蓮沐雨煙那二女的下場,尖叫一聲!

往後縮了縮脖子,再也不敢發出一個字了。

夜冰依冷哼一聲,懶得搭理她們。

隨即轉過身,狠狠地瞪向眼前一臉騷氣的紫衣男子。 “妹妹!”

一聲大漢的大叫,令陳志凡不由得奔出了辦公室,一個本身在和肖然理論的壯碩大漢抱着圓胖女孩子,一臉的慌張。

陳志凡走了過去:“你妹妹怎麼了?”

大漢粗聲道:“不知道,我現在要送她去醫院,你走開!”

其餘的幾個大漢湊了過來,其中一個還提着鼻青臉腫的肖然,“妹妹怎麼了?”

肖然哪裏敢吭聲?他低着頭裝死,巴不得這幾個漢子將他忘記了。

那個圓胖的女孩子被大漢抱着,此時雙眼緊閉,臉色清白!

陳志凡見狀,臉色一肅,趕緊攔在幾個人面前:“叫我看看你們的妹妹!”

“走開,不要當着我們帶妹妹去醫院!” 太初魔主 一個大漢吼叫道!

陳志凡道:“我保證,你們的妹妹還沒有送到醫院就會死了!”這女孩子的情況非常的不好,隨時都會死。

幾個大漢互相對視了一眼,卻是沒人信陳志凡:“胡說什麼,快讓開!”

其中一個脾氣着急的,一拳朝着陳志凡砸了過來,“快給我讓開!”

陳志凡一把抓住大漢的手腕,大漢掙脫了幾次都沒有掙脫開陳志凡的手,他急了:“快放開我,我要送妹妹去醫院。”

“你摸摸你妹妹的手,她的體溫是不是急劇的我下降。如果是的話,她根本就等不到你們送她去醫院!”

葉詩瑜上前摸了一把圓胖女孩子的手:“啊,她的手好冷!”

女孩子的哥哥摸了摸妹妹的手。發現她的手冰涼的可怕,和陳志凡說的一樣,一個哥哥說道:“那我們該怎麼辦?”

陳志凡指着自己的辦公室:“送我的辦公室,放在沙發上!”

大漢把妹妹放在了沙發上,六個大漢如一堵牆一般擋在門口:“你能治療嗎?要是能治療,你快治療啊!”

陳志凡伸出手指按在女孩子的眉心,用屍氣探入女孩子的眉心,將一抹冰寒之氣包裹住,快速抽離女孩子的身體,他快速在女孩子幾個活血的穴位上連續點了幾下。、

圓胖女孩子的青白的臉色慢慢的回覆了正常。

一個大漢忙問道:“請、請問,我妹妹這是怎麼回事?”

陳志凡將屍氣裹着冰寒之氣收進身體,繼續在女孩子的穴位上點了幾下:“你們家,是不是特別容易生男孩,女孩子不容易活?”

六個大漢中看起來是爲首的一個出聲說道:“看來尊駕的確精通歧黃之術的高人,您說的沒錯,我家的確是如此。”

陳志凡道:“簡而言之,可以說是你們家的家族怪病,病根傳男不傳女,因爲你們家族的女孩子根本活不下來。”

“你胡說!”大漢中的一個說道。

“老五你閉嘴,”爲首的大漢看向妹妹。圓胖女孩子的臉色已經恢復了過來,她睜開眼睛看向哥哥們:“哥哥,我怎麼了?”

幾個漢子一起圍在了妹妹的身邊:“小七妹,你剛纔暈倒了,就是這位警察哥哥救了你。”

圓胖的小七妹說:“好奇怪:“我剛纔好冷,後來又不冷了。”她坐起身,驚訝的在自己的身上摸了摸:“真的很奇怪啊。”

在剛纔只有陳志凡給小七妹按摩了穴位。、

大漢出聲說道:“我是文家老大,文青古,我們六兄弟是六胞胎,小七妹是唯一的女孩子!請問您是……”

其餘的幾個大漢現在站在陳志凡的面前,現在也沒有了兇巴巴的表情。每一個都是感慨的望着陳志凡:“警官啊,我們的妹妹能不能治好?剛纔,您說她會死。這是怎麼回事啊?”

陳志凡道:“如果是剛纔,你們不聽我的話,一意孤行的要將她送進醫院的話,她現在就真的死了。如果你們想要討論你們妹妹的病,改天換個地方吧。這是警局,我還在當班!”

文青古拍了一下旁邊的弟弟們:“你們先帶妹妹回家,我和警官聊聊天。”

陳志凡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也好,你們的妹妹回家之後急不要離開家了。就算是離開,你們儘量派人陪着,要是出現情況,可以儘快的找我。”

等辦公室只剩下文青古和陳志凡的時候,陳志凡說道:“你妹妹的情況其實嚴格起來也不算是病,只能算是一種體制特殊!”

文家老大一臉的不解:“警官,您說的我怎麼聽不懂?”

陳志凡道:“這個,我也和你說不清,你妹妹半年找我治療一次,我保證她沒事!”

“半年一次?”文青古更加奇怪了:“您一邊說沒事,一邊又說半年一次,我不懂了。”

陳志凡道:“你們七妹的身體裏自然能生出冰,如果不剋制,她就會被自己身體裏的冰凍死,這就是剛纔她的身體那麼冰冷的原因,現在你知道我剛纔爲什麼不叫你送你妹妹去醫院吧?”

“大概懂了,”文青古道:“您的意思,就是我妹妹暫時沒事,半年找你給她治療一次,是嗎?”

陳志凡點頭,“是的,其實沒有什麼事情,第一個半年,你們好好照顧她,因爲她要習慣現在的身體會經常發冷的情形。等我找到藥物,就給你們的妹妹徹底治好。”

“藥物?什麼藥物?”文青古看着外形粗獷,其實並不傻,“既然有藥物?您爲什麼,惡現在不拿出來呢?”

陳志凡道:“因爲我知道有藥物能治療,但是需要我去找,你明白嗎?”

“你不會是要自己去採藥吧?”文青古道:“現在那裏還有地方能採藥?”

“其實道理是差不多,”陳志凡道:“如果可以,叫你們的妹妹不要和肖然在一起。”

文青古抓抓腦袋:“你說的話。我發現我不明白啊。”他盯着陳志凡的臉,他看得出來這個警察的表情很嚴肅,一點也不像是再說笑話,文青古立刻就知道了這個警察說的是真的。

陳志凡呵呵的淡笑了一下:“有很多事情,是我們無法想象的,就像是你們家族生男孩很容易,卻是不能生女孩子。” 夜冰依絲毫不給面子,一臉嫌棄瞪著他:「你誰啊?別以為自己長得有幾分姿色,就能隨便勾搭別人!」

他大爺的,這個來路不明亂攀關係的死男人,平白無故的害她被這些傻逼女人罵!

真是該死!

這話,表明了她不認識他,她們之間更沒有任何關係!

本來藍天雲不說話,光看著他的外表,夜冰依對他的印象還是很不錯的。

霸愛首席寵嬌妻 然而現在她只想胖揍他一頓!

叫他瞎幾巴胡說八道!

藍天雲沒想到這丫頭居然這麼不給面子,還當這麼多人的面罵他……

嘴角微抽,咳咳……真是個暴脾氣。

摸了摸鼻子,湊上前嘻嘻一笑道:「小依依,你現在還不認識我沒關係,不過讓我跟你回你家一趟,去見一個人,我保證,你肯定就會認識我了。」

話音一落,夜冰依就用看傻逼一樣的眼神瞥了他一眼,人長得倒是人模狗樣,然而這智商……怕不是個傻子吧。

有這麼一見面就亂認親戚,還張口要來見她的家長的么?

不過,她聽得出來,他對她並沒有惡意,甚至讓她離開……想要幫她?

因為現在她要是離開了,那麼軒轅子鈺不能找她算賬了。

狐疑地看了男子一眼,他為什麼要幫她。

不過不管為什麼,她夜冰依的事情,不需要別人的幫助,更不需要退縮!

那雙含著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寒紫眸一直粘在她的身上,夜冰依想忽視都難。

咬了咬牙,夜冰依冷冷地甩了他一個白眼。

他到底想要幹什麼?看什麼看!眼睛有問題?

「呵呵……」被她這一瞪,男子竟然低低的笑了起來,這一笑,猶如萬花齊放,美不勝收,笑聲宛若寒冰碎玉,清脆飄渺,讓人沉醉在其中,深深不可自拔。

夜冰依一怔,隨即又狠狠地朝他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收回視線。

她已經鑒定完畢,此人多半有病。

所以她就是再瞪他,他也不會受到她的威脅,因為他根本就看不懂人的意思。

直接無視了藍天雲那句話,淺淺一笑道:「這花還沒欣賞完呢,我怎麼能先走呢?這樣豈不是太不好了?」

「夜冰依!本殿還沒有和你算賬,你休想離開!」

軒轅子鈺見到她和藍天雲根本就不像他想象中的關係。便不由大著膽子狠狠的怒喝道。

夜冰依淡淡的挑眉,一臉無辜地問道:「七靈王殿下,這是什麼意思?」

軒轅子鈺立即狠狠地咬牙:「哼!你害死了本殿心愛的女子,我要殺了你,讓你為她償命!」

夜冰依懶洋洋的看了他一眼:「哦?本姑娘一直在這裡站著沒動,不知七靈王殿下你是哪隻眼睛看見我害死了你心愛的女人。」

「你還敢狡辯!剛才就是你離本殿最近,肯定你在背後使陰招,借本殿的手傷了柔兒,令她慘死!」

「當眾勾引,的確該死。」突然一道凌厲的聲音插了進來,淡漠的嗓音不含一絲感情,幽幽說道。

軒轅子鈺猛然抬頭看向眼前的雪衣男子,對上那雙冰寒瀲灧紫眸,他的心頭狠狠一顫。 這話的意思是,夢初柔先不要臉的勾引了軒轅子鈺。

要是不承認這話,那麼回答最初追究起來……就是軒轅子鈺先扒了夢初柔的衣服。

「……」

「你是誰?!」軒轅子鈺厲聲道,打量著眼前的男子,眼中閃過一抹嫉妒。

這個男人是誰?

從一來,他便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而且,他敢打賭,要不是因為這個男人身上的氣息太過冷厲,這些女人恐怕早就撲上去了!

就是藍天雲,也都只能是他的陪襯。

可即便如此,這兩個人一來,原本屬於他軒轅子鈺的風華,卻都被他們二人給奪走了,他心中自然不高興!

然而紫眸男子卻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那一眼,即為傲慢,嘴角噙著一抹淺淺嘲諷的弧度。

軒轅子鈺差點被他氣得噴出一口老血。

看他這麼目中無人,有是和藍天雲一起來的。

難道,他的身份很有來頭?

看他的氣質不凡,軒轅子鈺沒有立即撕破臉,看向藍天雲道:「藍少聖主,敢問你的這位朋友從何而來?哼!也太不將本殿放在眼裡了!」

何況就算他的身份高貴又如何?這裡是風雲國,是他的地盤,只能由他來做主!

「呃……」藍天雲一怔,這話倒是將他給問住了呢。

他眼前的這位可是……想了想,藍天雲朝男人看去了一眼,卻並沒有見他有什麼反應。

一品狂妃 「哈哈哈!」藍天雲突然風流一笑,打開手中的玉骨扇搖了搖道:「七靈王殿下真是說笑了,站在我身邊的這位,你應該比在下更熟悉才是啊……你說是不是,九靈王殿下?」

最後一句話,他是看著身旁的帝玄胤說的。

唰——

這話一出,眾人瞬間炸開了鍋。

夜冰依也頗為詫異的看向紫眸男子。

九靈王殿下?

那位據說長得美絕人寰,但是卻因為母親是婢女,而身份卑微。

又體弱多病,出生便死去了娘,后又被常年囚禁於偏僻的院落之中,不知死活的九靈王?

夜冰依眯了眯眼,恐怕如今已經沒有幾個人還記得這位九靈王了吧?

呵……真是不巧!

夜冰依突然彎唇一笑。

她小時候,曾經因為調皮而誤闖過這位九靈王的住處!

確實,那位小小的九靈王殿下長得是傳說中這般美絕人寰。

豪門劫:權少的天后妻 然而——

莫說眼前這個雪衣男子渾身清冷高傲的氣質與之前性格軟弱溫和的九靈王不符合。

就是容顏,也要比九靈王高上不止一星半點!

雖然那是小時候的事情,但是夜冰依敢肯定,她不會認錯。

眼前這個人,雖然她不知他的真實身份,但她敢肯定,他絕對不是風雲國的九靈王殿下,軒轅子離。

夜冰依心裡雖然跟明鏡似的,但她卻不會蠢到直接說破。

她倒想看看,他想要搞什麼鬼。

何況他又沒有要對她怎麼樣。

到是看軒轅子鈺挺不順眼的。

正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她有病才會揭穿他。

最震驚的莫過於軒轅子鈺和軒轅子凌兩人了。

他們都要忘記自己還有一個弟弟。

他……竟是這般絕代風華。

和傳言中一點都不一樣!

哪裡是病秧子的樣子? 藍天雲介紹過他的身份后,帝玄胤臉上並沒有露出什麼不滿的表情,更沒有說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