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18, 2020
87 Views

「你想想,魏民雄受不住沈承和祝林的嚴刑拷打,他什麼都招了,他說出議長閣下的名號。」

Written by
banner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魏民雄是貪生怕死的人,既然這樣,為什麼後來他又自殺了呢?」

「這不是很矛盾嗎?」

姜南初的這個問題,很有價值。

陸司寒一開始太生氣,太憤怒,沒有站在人性的角度上思考問題,現在聽到這段分析,發現不少漏洞。

「司寒,我不想否認,我很討厭戰錚樺,看到他露出難受的表情,其實我蠻開心的。」

「但我認為真相同樣很重要,可能在我們看不到的角落,隱藏著一位可怕的敵人,這很恐怖,不是嗎?」

「如果真的有這樣一個人的存在,那他就是在找死。」

「我會冷靜的去思考這件事情,重新調查。」

陸司寒眸中閃過冷冽的光,隨即給沈承發送一條簡訊。

下午的時光,姜南初逗肉肉玩耍,陸司寒在一旁處理公務。

快到傍晚,沈承拿著兩份文件進入病房。

「陳讕和魏民雄這兩人身上有什麼問題嗎?」

「先生,從目前來看,魏民雄死亡前兩天,他的銀行賬戶莫名收到三百萬存款。」

「至於陳讕,查不到任何把柄。」

沈承恭敬的說。

「如果沒有松本葉子,秘書長的位置應該交給陳讕。」

「可見這個男人手段不低,自然不會輕易查到。」

「看來只能從魏民雄身上入手。」

陸司寒露出思考的表情,目前的情勢對他們十分不利。

「等等,你們說三百萬?」

「我能問問三百萬最終去哪裡了嗎?」

「難道還在銀行賬戶嗎?」

安安靜靜撫摸肉肉的姜南初突然開口詢問道。

「南初小姐,三百萬已經由魏民雄唯一的兒子取走。」

「沈承,你可以再去調查魏民雄的兒子,或許這件事情因他而起。」

「為什麼這麼說,南初,你知道什麼事情?」

陸司寒饒有興趣的詢問,他知道小嬌妻一向能夠想到其他人想不到的地方。

「出事前一段時間,我在明家見到好多社會青年去找魏管家。」

「我聽到領頭的混混說,要魏管家三百萬,但是魏管家沒有錢,混混還提到要砍斷手指。」

「細細想來,什麼情況下會發生這種事情,極有可能是被高利貸纏上了吧。」

「但魏管家從前是很老實的人,我想說不定是他兒子惹出來的事情。」

「魏管家之所以去死,是為了三百萬,也是不希望他的兒子出事。」

「既然這樣,我直接就把他兒子抓起來!」

沈承效率很高,說做就做,他連片刻休息都沒有,直接走出去。

姜南初感覺所有的事情終於有了一些眉目,她以為陸司寒會高興。

眸光一瞥,姜南初發現陸司寒依舊是嚴肅著一張臉。

「事情出現轉機,你怎麼還是這副表情?」

「因為事情變的越來越複雜。」

「南初,對方做了這麼多事情,又將罪名安到我父親頭上,你說是為了什麼?」

陸司寒輕輕擁抱住姜南初開口問道。

他的未婚妻好聰明,他知道,只要隨意一問,她肯定能明白。

「如果議長閣下是無辜的,說明幕後主使的目標根本不是我,而是你和議長閣下的關係。」

「有人想要挑撥你們!」

姜南初驚呼道。

「你覺得會是誰?」

「這——這我猜不出來。」

姜南初搖了搖頭說,要真是這樣,那整件事情的影響太廣了。

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陰暗角落中,有一位可怕的人,他擅長謀略,他看中議長的位置!

另一邊,沈承抵達資料上魏民雄所住的地址,心中略感到一絲驚訝。

魏民雄能夠成為明家管家,可見他薪水不低,沒想到混的這麼差。

抵達兩室一廳的房間門口,沈承敲了敲門。

「吵死了,又是誰打擾小爺休息。」

裡面傳來一道沒睡醒的聲音。

魏峰開門看到沈承,揉了揉雙眼。

「兄弟,我並不認識你,是不是走錯門了?」

「沒錯,我是想問問關於你父親的死後,三百萬的去向問題。」

提到這事,魏峰臉色一變,他下意識的後退兩步,想要逃。

但是就憑他三腳貓的功夫,怎麼可能是沈承的對手。

被狠狠的揍了一頓,最後老老實實的上沈承的車,前往醫院。

晚上八點,陸司寒剛剛喂南初用過晚餐,沈承猶如踢皮球一般將魏峰揣進病房。

「先生,小姐,我把魏峰帶來了。」

陸司寒見到這幕皺了皺眉。

沈承下手半分不客氣,魏峰身上,臉上被打的沒有一塊好皮。

陸司寒見怪不怪了,但南初說不定會害怕。

「這副鬼樣,是想嚇死誰?」

「拿個毛絨玩具的頭給他套上,再說話。」 “哎呦我艹!”

那人叫罵了一聲,將嘴裏的菸頭掐滅丟到了地上,擺開站在他前面的衆人,走到了小八的面前。

那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光着膀子,皮膚黝黑、身材魁梧異常。

“我曹尼瑪,把小海給我放開!”

那人指着小八大喝一聲說道。

說話間,屋子裏以及院裏又包過了二十多個人,總共五十多個人將小八和馮倫兩人團團圍在了中央。

小八見到那大汗的樣子,輕蔑一笑,隨手就將海哥丟了出去。

臉着地,來了一個狗吃屎。

“你!”

那大漢頓時火冒三丈,指着小八凶神惡煞的看着他。

“你就是這兒的老大?”小八放蕩的說道。

“你!打電話的就是你吧?!你特碼是什麼人?!”那大漢叫罵道。

“哼”小八冷哼一聲,說道:“別人都叫我小八,全名我考慮考慮,待會兒再告訴你!”

“呵呵,小八是吧?來我李建峯的地盤撒野是吧?!”李建峯指着小八的鼻子罵道。

小八輕笑一聲,說道:“呵呵,不是八爺來你這兒撒野。而是你的人總招惹八爺,八爺今天來討個說法。”

小八說着,慢悠悠的坐到了旁邊的一個紙箱上,輕笑着看着李建峯。

“噢~我想起來了!小八?我曹尼瑪,就是你特碼的把建軍打了的吧?!”

小八聽了輕輕一笑,說道:“不是八爺打他,而是他強/奸八爺的老師!八爺替天行道而已!”

“我曹尼瑪!”

“給我上!”

李建峯頓時勃然大怒,大喝一聲,周圍五十多個地痞流氓都一齊朝着小八和馮倫撲來。

小八見狀,輕輕一笑,原地一個閃滅就出現在了李建峯的身後,手幽幽的抓向了他的脖子。

然而李建峯卻絲毫不知,只是盯着那蜂擁過去的人羣,細細的尋找着小八的位置。

瞬時間,小八一把抓住了他的喉嚨。他一個激靈頓時驚愕住了。

“嗚啊,嗚哇….”

李建峯叫着苦苦掙扎着,就是掰不開小八的手指。

“啊?!峯哥!”

這時青哥發現了小八的身影,也發現了被小八擒住了的李建峯。

這時那羣小混混也頓時看來過來,就要上前,被李建峯給搖手攔下了。

“峯哥!”

那羣小混混齊聲大喝,李建峯幾近窒息連連搖手。這時那羣人才安定了下來。

小八見狀,傲然一笑,輕輕地鬆開了一點手。李建峯連忙換氣。

接着小八又右手用力,掐了上去。

“我問你,是不是你縱容李建軍在學校裏面那麼做的?”小八輕問。

李建峯聽了連忙搖頭,小八臉色一板手再次掐了下去。

李建峯頓時點了點頭稱是。

小八見狀,輕輕一笑又鬆了鬆手,說道:“那我再問你,李強是不是你派你手下去抓的?”

李建峯又搖頭,小八再次掐了下去,李建峯又頓時點了點頭。

“很好~!那我再問你,我的女人,是不是你派他去抓的?!”

小八說着指向了人羣中的青哥。

青哥見了,頓時嚇得腿連打哆嗦。

李建峯看見小八遙指青哥,連忙搖了搖頭。

“不是!我不知道這事兒!”李建峯嘶啞着說道。

“恩?!”小八手指用力再次扣下。

而這次李建峯並沒有屈服,更加猛烈的搖晃起了頭。

“不是,真的不是我!”李建峯竭力地說道。

聽到這話,小八愣了足有三秒。然後回過神來,一把將李建峯丟到了一邊。

傲然站在人羣中,掃視着衆人說道:“你們給我記住了!我叫小八!以後你們膽敢再去找我的事兒,你們可給我掂量着辦!”

“聽見了沒有?!”

小八大喝一聲,所有人都頓時嚇得後退了三步。

小八見狀,微微一笑,轉過身瞥了蹲在地上痛苦掙扎的李建鋒一眼,徑直離去。

暮然就在這時,小八沒有發現。

那李建峯居然一點一點的站了起來,不知從哪掏出了一把手槍。

“啪!”

一聲槍響,小八頓時愣住了。

只見自己的胳膊上,突兀的竄出了一個血窟窿。

“嗚哇~”

小八吃疼,一把捂住了那彈孔。

“我曹?!小八!”馮倫驚呼一聲一把扶住了他。

小八面前站直身子,轉身回頭望去。

見那李建峯一臉陰笑的衝他走了過來。

“哈哈哈哈,尼瑪的!”

“啪”

李建峯揮動他那雄厚的大手一巴掌扇在了小八的臉上。

“草擬嗎,你怎麼不裝B啦?!啊?!”李建峯嘲諷的大吼一聲。

“哈哈,就是怎麼不裝了?!”

“剛纔你不是挺能耐的嗎?”

“裝,接着裝!曹尼瑪的!”



周圍頓時響起了嘲諷的聲音。

然而小八並沒有去理會李建峯和那些人的嘲諷,隻手捂着自己的胳膊,疼痛無比。

馮倫接連後退,見小八中彈了。腦海裏飛速的思考着接下來的種種可能,下一秒他做了一個決定。

“哈哈,你不是能嗎?!尼特孃的怎麼不說話?也讓你嚐嚐被掐脖子的感受!”

李建峯說着作勢就朝着小八的脖子環來。

暮然,這時候人羣中傳出了一個聲音。

“峯哥,那個小子跑了!”

這時李建峯猛地站起了跳腳朝着外面望去,恰好看見馮倫瘋狂逃竄的身影。

“麻痹的,給我追!”

李建峯一聲令下,七八個人頓時衝了出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