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85 Views

“你很在乎?”

Written by
banner

“求求你了,告訴我!”

安瀾眼中的霧火閃爍了幾下:“是他們,也不是他們。”

“什麼意思?”我愣住了,不明白在這種時候它打什麼啞謎。

“人分三魂七魄,其中魂爲善,魄爲惡。”安瀾一邊慢里斯條地說着,一邊走到我身前,趁我沒防備一下子將我打橫抱起!

“你在幹什麼!”

我一聲驚呼,卻見它雙膝微微一屈,居然一躍跳到了洗手間的天花板處。

口中的話語還未停斷:“人生之時,是由魂來主導,七魄產生的各種紛雜惡念都會被三魂鎮壓,自身擁有慾望但還知曉理智,不一定會選擇將其執行。”

土石崩飛的聲音乍起,原先在我們腳下所站的地面瓷磚皆悉碎裂。

黝黑潮溼的泥土翻露表面,兩隻腐爛剮蹭下肉皮的鬼爪扣在被鑽出來的洞口邊緣,借力跳了出來。

“而如果人死去,三魂消散殘留七魄驅使屍身,就會成鬼。化身厲鬼之人,無法壓制惡念,自然會做出許多在身爲人時曾涌現但最終被理智拒絕的事情。”

我看着下方突然出現的丁若蘭和衛修然。

他們已經看不出原型,可能是爲了突破安瀾劃下的界限,所以他們將兩人的身體合二而一:姿態醜陋又怪異的軀幹,活像幾個肉塊隨意拼湊而成七扭八歪;兩顆腦袋直接按在肩膀上,渾身沾滿了黑色的泥土和暗紅的血漬;四隻眼睛沒了眼皮,直勾勾地盯着我和安瀾的方向,大聲的咆哮着。

看見曾經的朋友和男人變成這副樣子,我竟然覺得眼睛有些酸澀。

安瀾的話我已經理解明白了。

背叛我拋棄我甚至想要殺死我的,的確是衛修然和丁若蘭不錯,但卻不是曾經身爲人類的他們。

或許在他們活着的時候,衛修然會對我不肯對他交身感到懊惱忿忿過,丁若蘭也有可能的確對我這個好姐妹的男朋友產生過好感……但這種感情不過是人擁有的無數念頭之一,大多數想起過,轉眼就忘了。

但是當他們死掉化身倀鬼之後,就不一樣了。

沒有善魂壓制的惡魄,會將人的每一個念頭放到最大,不受控制的惡念會被抓住發酵,直到釀出惡果。

於是丁若蘭會放蕩不堪,跑去勾搭閨蜜的男人;於是衛修然會捨棄我這個交往三年的女友,翻臉不認人;於是他們會背叛我,甚至想要殺了我獻給那隻進門鬼……

進門鬼!

我瞪圓了眼睛,突然想到了關鍵。

是的,將我的男朋友和最好的閨蜜變成這副模樣,同樣害我至此的,就是那隻進門鬼!

決不能放過它! 想到這裏,我猛的仰頭一把抓住了安瀾的胸前衣襟,急急地問道:“怎樣才能殺了那隻進門鬼?如果在這裏的只是倀鬼的話,不是根本殺不了它嗎?”

“只要殺了這裏的倀鬼,你今後也可以算是安全,又何必多此一舉冒險去招惹本體?”

可能是我的急切讓它產生了興趣,在我的臉上多打量了幾眼,故意問道。

我又低頭看了一眼下方由丁若蘭和衛修然變成的倀鬼。

從地下的大洞破土而出後,他們就一直試圖跳上來抓住我,但統統被都安瀾給攔了下來。每一次都重新狠狠摔進地面,力道大的讓鋪着的瓷磚都產生了裂紋。

但他們就跟完全不知痛一般,連之前追逐我的靈智都喪失。

只會一次又一次地撞上安瀾揮出的青色霧火,讓身上的腐肉流成膿水,順着開始裸露出來的骨頭緩緩滴落。

我閉了閉眼睛又睜開,下定了決心:“因爲我想解救他們。”

“我不覺得這有什麼意義。”它開口說道。

“我知道。”我乾澀着嗓音回答,“你就當做是與我的交易,反正我都決定除了將肉體連靈魂也賣給你了,這也算是‘回頭客’了吧?你這個‘買家’難道都不給我這個‘老顧客’一點優惠?”

我儘量故作輕鬆地打趣說道,臉上勾起一抹笑容來增添說服力。但我想我一定是笑得很難看,不然對方怎麼會用它的手指摁住我的嘴巴阻止我繼續笑下去呢?

“你在難過?”

“不,我在高興。”我回答。

看到它露出一副不可理解的樣子,我也沒有解釋什麼。

我是真的在高興,因爲我想起了當初和丁若蘭還有衛修然他們曾經相處的點點滴滴:從小到大都會護着我、打跑壞孩子替我出頭的丁若蘭,因爲不放心我獨自一人念大學、甚至捨棄自己原先志願也要來陪我的丁若蘭;還有每次走馬路會將我護在人行道一側的衛修然,那次聯誼中直到最後一刻也在死死保護我的衛修然……

就是因爲他們曾經對我那麼好,所以我當初纔會對他們的背叛恨之入骨,甚至不惜捨棄身體嫁鬼爲妻也要對他們進行報復!

可是現在我卻知道了,原來他們並沒有背叛我!

他們是被鬼害死的!

而我現在卻可以替他們報仇,讓他們獲得解脫!

這一切,又怎麼能不讓我高興?

我相信安瀾一定會同意我的條件。

因爲我雖然我不清楚它到底有多強大,但光看之前它那露出來的幾手本事,我就隱隱覺得我提出來的這個要求,恐怕對它來說也只是舉手之勞。

果然,安瀾緩緩得看了我一眼,然後又轉頭看向下面幾乎已經被青霧組成的火網牢牢壓制住,只能有氣無力地趴在地上嘶吼的倀鬼。

也不知道它做了什麼,反正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原本接近奄奄一息的倀鬼身體猛地一震,然後就像是從虛空中延伸出來,無數晶瑩的紅線在半空中浮現,瘋狂地捲上倀鬼的身體。

醜陋的軀幹配上晶瑩的紅線,竟然讓我覺得有種詭異的美感。

被纏繞住的倀鬼好像變得更加痛苦,咆哮聲震耳欲聾,渾身都在過電一般地哆嗦着,抖下無數爛肉。

最後更是猛地一震,一切都靜止了下來,就連紅線也化作光點,緩緩飄散。

倀鬼再度仰頭起看向我這裏的時候,我發現它的眼睛已經變成了一片血紅,身上涌現的氣息也比之前感覺危險不少,只看一眼就覺得一股陰寒爬上我的脊樑。

“攝青鬼……好,好手段……”倀鬼怨毒的看了我,正確來說應該是抱着我的安瀾一眼,居然開口說話了。

發出的聲音既不是衛修然也不是丁若蘭的,而是一種乾冷如爬蟲般的嘶嘶聲。

“你做了什麼?”我忍不住問安瀾。

“你要殺它,所以我就把它抓來了。”安瀾說出的話差點沒讓我從它懷裏彈起來栽下去。

我雖然猜測它可能神通廣大,不懼於那隻進門鬼,但也沒想到它居然一聲不吭將對方說抓來就抓來,輕鬆的程度簡直就如同進門鬼拘役倀鬼!

“我知道你是誰,我們可以談談。”被拘束在倀鬼體內的進門鬼,可能是看掙脫青霧無望,冷不丁的突然對着安瀾再度開口。

但安瀾完全無視了它,抱着我緩緩從半空中飄下來,重新踏到了地面上,將我放了下來。

“你要殺它,只能由你親自動手。”它說,“因爲它當初是由你們招來的,所以按照遊戲規則,也只能由你這個僅剩的活人驅除。”

再一次聽到它讓我殺鬼,我反倒沒有了之前的驚慌和害怕,而是很冷靜地問它:“我要怎麼做?”

“區區人類怎麼殺得了我!”

被我們無視,甚至當着它的面在討論如何殺了它的進門鬼,終於忍不住衝着我們咆哮着:“安瀾!別以爲你是高高在上的鬼尊我就會怕你!攝青鬼再強再稀少又有什麼用,不還是被老牛鼻子鎮……唔!”

我膽戰心驚地看着安瀾眼中的霧火猛的燃燒躥高,又轉瞬平復正常。

但進門鬼卻還是被一團突然竄起的青色鬼火吞沒,打斷了原先想說的話。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火焰粘在它的身上撲之不去,只能慘嚎着在地上翻滾。

身上的腐肉已經被鬼火燒焦脆成飛灰,只剩下一具枯白中滲着瑩青鬼火的骨架,反倒看上去顯得“乾淨”了不少。

我不敢亂動,雖然感覺進門鬼的話中有着很了不得的訊息讓我感興趣,但理智告訴我這不是我現在能探查的東西……起碼現在不行。

安瀾看了我一眼,我感覺不到它的情緒。

只見它走上前來,突然一把將我摟進它的懷裏,我和它胸膛貼着胸膛,透過薄薄的病號服,我深刻的體會到了死者的體溫是多麼冰涼。

“不要亂動。”

我僵硬着身體,感覺到它的臉湊近了我的耳旁,死人早就沒有了呼吸,但嘴脣說話開合煽動的微風還是吹進了我的耳廓,讓我全身發癢。

它讓我不要亂動我就真的不敢反抗,一部分是因爲忌憚它表現出來的力量,一部分也是因爲它的手臂緊緊的禁錮在我的腰間,讓我動彈不得。

然後它將頭埋在我的肩窩,我因爲緊張心臟在劇烈的跳動着,血液循環也加快了好幾倍。

斗羅之通靈卷軸 我感覺到安瀾張開了它的嘴巴,兩根前端尖銳、觸感冰涼的東西抵在了我脖頸的大動脈上,血管一鼓一鼓,讓壓在上面的物體形狀那麼清晰:那是它的獠牙!

我的呼吸絮亂起來,但還沒等我叫出聲,安瀾已經快狠準的將牙齒咬進了我的動脈裏!

我終於忍不住大喊了出來。

並不是因爲疼痛,而是因爲突然涌進身體裏的寒冷,就像赤身裸體的被扔入冰水中一樣,連骨頭縫中都透着寒氣。

但這種寒冷也只有幾剎那,當我緩和過來以後,就變成了舒服的沁涼,感覺全身都充滿着力量。

就連肚子裏從方纔起就毫無反應的寶寶,也突然在裏面輕輕動了一下,讓我驚喜非常。

“魂契!你居然跟一個活人定下魂契!”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只剩下一個骨架了的進門鬼卻還是不安靜,又開始叫嚷起來,感覺聲音裏充滿了驚駭:“你真的想讓她殺我……不要……不要!鬼尊大人!鬼尊大人我投降!請您饒了我……”

安瀾已經放開了我退了一步看着我,而我聽見進門鬼的討饒,也只是嘆了口氣不爲所動,靜靜地與它對視。

不用去看我也能知曉脖頸處被安瀾咬下的地方,此時一定有一枚形如青色花朵的火焰紋身,因爲那就是魂契的契書。

有些儀式一旦完成,知識也會隨之灌進腦海。

所謂魂契,就是將定下契約人的魂魄從此聯繫在一起,共享生死與力量。

但是安瀾是鬼物,天生缺少三魂,所以雖說是相互聯繫,但我的靈魂掌握進了它的手裏,我卻感應不到任何它的魂魄,結果就是從雙方的共享,反倒變成了單向的束縛。

安瀾抓起我的手掌,我注意到自己的指甲都變成了青色:這是安瀾將它的力量通過魂契借與我的現象。

丁若蘭的那截斷指又唐突的出現在我的手掌上方。

“去實現你的願望吧,”安瀾將那截斷指放進我的手裏,讓我握住它,“你知道怎麼使用。”

我點點頭,然後轉身,向着被制在原地、逃脫不得的進門鬼走去……

“放了我!您不能殺我,鬼尊大人!我對您還有用處……我知道很多事情,我身後的……”

乾枯的斷指和上方透着血色的剔透鑽石,讓指頭的形狀如同一枚骨釘,如戳入豆腐一般,輕而易舉的就插進了進門鬼的眉心。

它連話都來不及說完,頭蓋骨就裂出無數黑紅色的細紋,“噗”的一聲湮滅掉。

我毀掉了它的一個腦袋,又將目光看向另外一個。因爲組成它現在這幅軀體的是兩隻倀鬼,所以剛纔那一擊也只不過毀掉了它半條命。

看到安瀾對它的求饒毫無反應,我的手又高高舉起,斷指對準了它僅剩的腦袋。

發覺求生無望,它也不再掙扎,一臉怨毒地盯着我:“不過區區活人,你以爲於鬼做交易會有好下場嗎?我會等着,等着你比我還悽慘的下場……”

我不爲所動,一雙眼睛冷冷地看着它,再度將斷指揮下,插入了它的眉心。

當對方徹底化成煙塵灰飛煙滅的時候,突然從它的屍身上一道白光迸發,在我完全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一下子就將我捲了進去…… 我的意識飄飄蕩蕩,在這團白光中游弋。

過了一瞬,我的腳重新接觸到實地,原來自己又回到了醫院洗手間裏。

但我知道這裏不是現實世界,因爲我沒看到安瀾,而且洗手間裏原本破碎的瓷磚都變得完好無損,地面上的大洞也消失不見,所有的東西表面都覆上了一層朦朧的白光,顯得有些祥和安寧。

而最重要的是,我的視野前方,出現了兩個本不該出現的人,衛修然和丁若蘭。

他們重新變回了活人時候的樣子,沒有變成倀鬼時候的醜陋。

就連當初被我挖空的胸膛和弄斷的指頭都恢復了原狀,站在那裏微笑地看着我。

我似有所感:“你們,要離開了嗎?”

“是的,”我看着他們兩人的笑容變得有些傷感,“但我們有話必須跟你說,不然無法放下執念去輪迴。”

“什麼話?”我疑惑地問,突然想到什麼聲音驀地有些啞,“是有什麼心願嗎,還是有話想讓我幫你們跟親人傳達?”

“都不是,”丁若蘭搖了搖頭,“我們是來提醒你,你有危險,一定要小心!”

“危險?”

“是的。”

衛修然接過了話茬,目光溫柔似水地看着我,眼底藏了一分淺淺的惆悵:“有個很強大的男人已經知曉了你身懷鬼胎的事實,所以纔會讓進門鬼命令我們來殺你取胎……如今我們失敗了,對方一定不會善罷甘休,你要多加註意。”

衛修然的眼神讓我默然無語,他曾經是我愛過的男人,但此時此刻,我已經徹底的成爲了安瀾的妻子,不管是身體還是靈魂都已經無法再逃脫……

如今再見面,他也馬上就要離開人世,除了唏噓,當初的那些愛戀之情也只能在心中翻滾一下,嘆息着隨風而去。

怔愣中,我聽他說起我肚子裏的寶寶,不由心中一凜:“那個男人是誰,他爲什麼盯上我的寶寶?”

“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誰,我們從來沒有見過他的真身。只知道進門鬼尊稱那個男人爲主人,但有時候也會叫他父親。”丁若蘭說。

“父親?”我有些驚訝。

丁若蘭點點頭:“是的,那個男人的力量十分強大,身爲倀鬼的我們根本不被允許直視他的臉,只知道就連進門鬼都要在他的面前恭恭敬敬,不敢有一絲反駁。所以我們只想來提醒你要多加小心,還有就是……”

她說着,臉上緩緩綻開了笑,目光中充滿了不捨:“謝謝你救了我們。”

我看着他們說完這句話,身體突然變得淡薄如輕紗,一點一點就像是消散一樣開始透明起來,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我知道,他們這是要“走”了。

“書薇!”

眼見着他們快要徹底消散不見,像是終於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衛修然大聲地衝我喊道:“你懷上的鬼胎並不是孩子!”

他突然說出這種讓人無法理解的話,視線緊張地越過我的頭頂,看向我的身後那片空地。

就像防備着什麼一樣,又短又急促地說出最後一句話:“不要太相信那隻鬼……”

話音未落,他和丁若蘭就化成了無數四散的光點,消失在空氣中,徒留下被搞得一頭霧水的我。

我有些急躁地對着空氣大叫:“什麼不是孩子?衛修然,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沒有人回答我。

最後拋下這句話的衛修然,已經和丁若蘭一起踏上了轉世輪迴的道路,空蕩蕩的幻境中,只剩下了我自己一個人。

他說我的孩子不是孩子?

我心中緩了緩情緒,心中驚疑不定,手掌不由覆蓋上肚子。

過了一會,可能是因爲之前寶寶傷得太重,我並沒有察覺到任何的胎動跡象。

小心那隻鬼……是在說安瀾嗎?

我越想越覺得有可能,但即便“是”又怎樣?

我苦笑了下,已經與安瀾定下魂契的我,就算知道他要對我不利,也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反抗啊。

更何況我並不是很願意相信衛修然,畢竟他曾經背叛過我一次,雖然現在已經知道那並不是他本人的意志,但心裏終究還是有個疙瘩……

但我這知道這並不是最重要的理由。

最重要的應該是我已經和安瀾定下了魂契……雖然只是單方面,但我們之間的靈魂也已經相互聯繫在了一起。

心底原先的厭惡恐懼會如同惡念一般,被善魂鎮壓撫平。現在的我或許對安瀾還是沒有好感,但也已經無法再對它產生諸如懷疑之類的負面情緒了。

就在我思緒萬千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這片幻境開始慢慢崩塌。化成片羽一點一點的消散,露出黝黑的空洞,從裏面還傳來若有若無的聲音。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來人啊,病人怎麼會躺在這裏……”

“醫生,她什麼時候能醒啊?”

“不可能!我的女兒怎麼會做這種事!”

“都給我安靜!”

……

紛紛擾擾的聲音越來越響。

其中有憤怒、有驚慌、有無奈、有哀傷,這些情緒將我的意識團團包圍,我連掙扎都沒掙扎一下就被吞沒進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