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46 Views

聽到敖澤的話,韓宇連忙迫不及待的問道:“還請敖澤先生指教。”

Written by
banner

“不着急,等吃過飯以後再說也不遲。”敖澤擺擺手對韓宇說道。因爲敖澤看到勇氣號的石八方從勇氣號裏走了出來。 斗龍戰士:斗龍星魂 通過這半個月的接觸,敖澤可以說是大飽了一次口福。別看敖澤是頭萬年老龍,但對於烹飪這件事,卻是一竅不通。平時要是餓了,也就是隨便找點東西吃吃,有的時候甚至還是生的。哪裏吃過經過精心烹飪而成的食物?一想到那些香味四溢的美食,敖澤就有種控制不住口水的感覺。如果說韓宇這些人裏敖澤對誰好感最大,那就非石八方莫屬了。如果不是已經跟韓宇等人認識,敖澤還真有將石八方留下充當自己專用廚師的想法。

“敖澤先生,開飯了。”石八方走上前對敖澤說道。

“好好好,今天吃什麼呀?”

“吃燒烤,我想請敖澤先生幫忙抓點魚。”

“沒問題。”敖澤毫不猶豫的答應一聲,轉身跳進了湖裏。被扔下不管的韓宇見狀只能無奈的搖頭苦笑,鬱悶的看着石八方抱怨道:“八方,你來得真不是時候。”

星際回收商 “抱歉啦韓宇,我這也是不得不來,林珂姐姐有事要找你說,正在勇氣號裏等你呢。”石八方笑嘻嘻的答道,半點歉意的樣子也沒有。

韓宇聞言好奇的問道:“知道林珂找我什麼事嗎?”

“是關於那對姐弟兇靈的事情。”

“怎麼?那兩個小傢伙不聽話了?”韓宇皺眉問道。

“那倒不是,好像是黑、白光虎想到了如何超度那對姐弟的方法,但是大家沒什麼把握,所以想要找你一起商量商量。”

“唔……一直是兇靈說到底也不是個事,那等會,等敖澤從湖裏出來以後我們就回去。”話音剛落,就見敖澤從湖裏衝了出來,落在了石八方的面前。隨着敖澤一起離開湖裏的還有一條兩米來長的大魚,被敖澤雙手舉過頭頂,正在徒勞的搖動這尾巴。

“這條魚夠了嗎?”敖澤開口問石八方道。

石八方聞言答道:“足夠了,有了這條魚,我可以一次全魚宴給大家嚐嚐了。”一聽全魚宴三個字,敖澤頓時眼睛一亮,聽名字就感覺不會令人失望。

“需要我打下手幫忙嗎?”敖澤出聲問道。作爲一頭萬年老龍,敖澤可以算是老謀深算,知道石八方不可能永遠待在自己身邊給自己做飯,所以想要在石八方離開之前,自己學着做點好吃的食物。只是敖澤對於廚藝實在是沒有什麼天賦。即便是石八方用心教授,敖澤做出來的食物不是半生不熟就是齁死人,反正說是食物,倒不如說是生化武器更加恰當。

一聽敖澤想要幫忙,石八方的臉色頓時一變。旁邊的韓宇見狀笑了笑,替石八方解圍道:“敖澤先生,我們要去商量一下關於那對姐弟兇靈的事情,你有興趣去聽聽嗎?”

敖澤一聽是那對姐弟兇靈的事情,當下也不得不暫時放下自己對廚藝的熱愛,隨着韓宇走向勇氣號。敖澤十分清楚,不可能讓那對姐弟兇靈一直保持兇靈狀態。雖說現在那對姐弟兇靈很乖,不敢害人。但世事難料,韓宇等人不可能在走的時候帶上那對姐弟,自己也不可能永遠照顧那對姐弟。撒手不管?敖澤沒有那種半途而廢的習慣,既然當初插手了,敖澤就要善始善終。

和韓宇一起回到勇氣號,勇氣號的林珂等人早已等候多時。那對姐弟也在,靜靜的坐在衆人的中間,一見韓宇的面,姐弟倆頓時低下了頭,不敢再吱聲。韓宇已經快要習慣姐弟倆對他的態度了,也沒有往心裏去,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見人員已經到齊,便開口說道:“開始吧。”

……

通過黑、白光虎的講述,韓宇等人明白了一件事,想要讓姐弟兇靈重入輪迴,那就必須讓他們姐弟倆達成心願。可這姐弟倆的心願是什麼呢?

想到這個問題,衆人看向了分別坐在敖澤兩側姐弟倆。被衆人的視線看得有點不自在的姐弟倆往敖澤的身邊靠了靠。韓夢馨一臉溫和的說道:“不要害怕,把你們的心願說出來,大家一起幫你們去實現。”

和對待韓宇不同,姐弟兇靈對待韓夢馨的態度就如同天壤之別,被韓夢馨詢問之後,姐兇靈像是鼓足了勇氣,小聲對韓夢馨說道:“我想要報仇。”

“……是找山下那些人嗎?”韓夢馨輕聲問道。

姐兇靈聞言搖了搖頭,“我雖然恨那些人,但我也知道他們當時也是沒有辦法。在自家孩子和我們姐弟倆之間,他們只是選擇了對他們來說最有利的選擇。我和我弟弟現在就恨那個害死我們的妖魔,如果沒有它,那就沒有這些事了。”

“嗯,恩怨分明,不錯。不過那個妖魔不是已經被敖澤先生給消滅了嗎?你們是不是還有別的心願?”韓夢馨點了點頭,不解的問道。

“不是的,那個妖魔並沒有死,他只是被封印了而已。”姐兇靈搖頭說道。

在衆人的目光注視下,敖澤有點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開口說道:“小丫頭沒有說錯,那個妖魔的確被我封印着,並沒有被消失。不過不是我不想要消滅那個傢伙,而是那傢伙很難被消滅。”

“有什麼困難的?”韓宇不解的問道。

“那個妖魔擁有一種輪迴之力,也就是說,就算把他消滅了,他同樣可以通過輪迴的力量轉世重生。”

“……那不就是說,這對姐弟的願望是永遠無法達成的了?”韓宇指了指坐在敖澤身邊的姐弟問道。

“可以這麼說。所以我纔想出把他封印,希望可以通過封印他來消除這對姐弟心中的怨恨之氣。不過現在看來,這個方法有點不靈。”敖澤有點遺憾的說道。

聽了敖澤的話以後,衆人沉默了下來。輪迴之力,說白了就是轉世重生。雖然不知道會轉世重生成什麼,但不得不承認,這的確是種不死的存在。

見衆人露出爲難的樣子,姐兇靈開口對衆人說道:“大家不要爲我們姐弟操心,大不了我們一輩子不離開這裏,反正現在這樣也挺好。”

姐兇靈的話並沒有讓韓宇等人的心情輕鬆起來。因爲韓宇等人從敖澤那裏知道,兇靈這種東西,即便不去主動害人,身上的怨恨之氣也會一天一天增加,當增加到一定程度時,就會令兇靈發生暴走。這對姐弟的遭遇已經很可憐了,韓宇等人不想這對姐弟最終的結局是那樣的。

魔鬼主教 “真是一幫笨蛋。這對姐弟之所以會是兇靈,那是因爲這對姐弟的身上帶着怨恨之氣,只要能驅散他們身上的怨恨之氣,那這對姐弟自然就可以重入輪迴。”黑光虎突然開口對衆人說道。

韓宇聞言隨口答道:“那你倒是說說,怎麼消除這對姐弟身上的怨恨之氣?”

“當然就是去對付那個被封印的妖魔,只要那個妖魔的下場越悽慘,這對姐弟身上的怨恨之氣就會逐漸減少,總有消除乾淨的時候不是嗎?”

病急亂投醫也好,死馬當活馬醫也好,反正黑光虎的提議得到了衆人的認同,總比什麼也不做,就坐在那裏幹發愁要強。不過當韓宇問起敖澤被封印的妖魔現在在哪的時候,敖澤的回答讓韓宇一愣。

在韓宇看來,被封印的妖魔應該是被封印在聖湖的湖底某處,要麼就是被封印在附近的某個地方。可敖澤卻告訴韓宇被封印的妖魔是在這座聖山的半山腰。這讓韓宇不由得想起了他和寧平以及韓夢馨上山時遇到的那個天然冰棺裏的三眼怪男。再一細問,果然不出韓宇所料,先前他們遇到的那個三眼怪男,正是被敖澤封印了的妖魔。 “看來那個妖魔還沒有放棄。”聽完韓宇講述的敖澤沉聲說道。韓宇一聽連忙追問原因,敖澤緩緩的說道:“當初將其封印在冰棺裏的時候,我記得冰棺的位置是在這座山的中心位置,可照你剛纔的說法,那個妖魔出現的地方卻是接近山腰外圍的地方。尤其是聽到你們說韓夢馨曾經聽到過一個求救的聲音,那個妖魔除了不死的體質和擁有輪迴之力外,最擅長的就是蠱惑人心。”

韓宇聞言補充道:“不光是聽到了聲音,後來在我們準備儘快離開的時候,夢馨還曾經被那個妖魔限制了行動。”

“那只是蠱惑人心的一種,當時應該是他通過和韓夢馨進行溝通的時候順便催眠了韓夢馨。萬幸他是被封印着,要是他全盛的時候,你和寧平當時恐怕會不明不白的死在韓夢馨的手上。”

聽了敖澤的話後,衆人沉默了片刻。韓宇起身對敖澤說道:“敖澤先生,難道就沒有辦法徹底幹掉那個禍害嗎?”

“……很難。”

“很難的意思就是有辦法嘍。”

“我有辦法可以幹掉他這一次,卻沒有辦法阻止他利用輪迴之力繼續轉世重生。”

“先不管什麼輪迴的事情,我現在就想要先把他這輩子給終結了再說。以後的事情,等遇到了以後再考慮吧。”

“你倒是看得開。”

“……敖澤先生,你能夠預測到那個妖魔被消滅以後,下一輩子會轉世重生成什麼嗎?要是可以知道的話……”

不等韓宇把話說完,就見敖澤搖頭答道:“不可能的,即便是神魔,也對輪迴之力瞭解不多,也正因爲轉世重生的不確定性,纔會讓神魔感到頭疼。”

“……那還是說說怎麼幹掉那個妖魔這一次吧。”韓宇聞言說道。

敖澤點了點頭,向韓夢馨要來一根橡皮筋,伸手拉了拉對韓宇等人說道:“這根橡皮筋就好比是那個妖魔的不死體質,不管我怎麼拉,只要手一鬆,橡皮筋就會恢復原狀,但如果我始終不鬆手的拉這根橡皮筋……”說着,敖澤手上的橡皮筋被敖澤越拉越長,最後終於承受不住被拉斷的時候,敖澤問韓宇等人道:“你們看明白了嗎?”

衆人點了點頭,敖澤的意思很是簡單明瞭。也就是不斷攻擊那個擁有不死體質的妖魔。就像是橡皮筋一樣,想要恢復原狀就必須得到恢復的時間,而韓宇等人要做的,就是不讓妖魔有恢復的時間。只要讓妖魔的不死體質達到極限,那自然就會崩潰。

簡單明瞭的解釋讓人一聽就懂,一看就明白。衆人飽餐了一頓過後,在敖澤的帶領下,韓宇、寧平、韓夢馨三人一起向半山腰走去,至於剩下的人則留守在勇氣號上,擔任韓宇等人的火力支援。可以說勇氣號這次是齊上陣,每個人都將參與其中,再也不像以前那樣,韓宇在前面拼命,林珂等人則是留在勇氣號裏擔驚受怕。林珂等人不明白韓宇爲什麼會同意她們的參與,但寧平卻知道,準時當初韓夢馨和韓宇的那一次對話,讓韓宇有了改變。

有人帶路的情況,韓宇等人並沒有繞什麼遠路,很快就到達了敖澤當初封印妖魔的地方。可當韓宇等人隨着敖澤進入封印之地卻發現,那座巨大的冰棺裏,竟然並沒有看到那個妖魔,只有一個巨大的窟窿出現在冰棺上。

“看來我們來晚了一步,那個妖魔已經跑了。”敖澤沉聲對韓宇等人說道。

“……會不會是上山的人被那個妖魔給利用了?”想起自己上山時的遭遇,韓宇開口問道。

敖澤聞言點頭答道:“有這種可能。他既然可以蠱惑你們,那就肯定可以蠱惑別人。只是那個妖魔現在在哪呢?”

“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已經逃離了這裏,還有一種就是蟄伏了起來,伺機準備找我們報仇。”韓宇想了想後說道。

“可要是說他藏了起來,能藏哪呢?”敖澤又問道。

“……會不會跟着被他蠱惑的人類下山了?”韓宇提出了一種假設。

……

因爲妖魔的逃離,韓宇等人不得不下山尋找,來到了先前被他們不喜的那個部落。剛一靠近那個部落,韓宇就聞到了空氣中傳來的一陣陣血腥味。不由得加快了腳步,當走到部落的大門口時,就見部落內到處都是死人的屍體,由於天氣的緣故,屍體並沒有腐爛,還保持着死時那種錯愕的表情。

從死者的死狀看,這像是一起部落內部的內訌。沒有任何敵人的痕跡,所有的人都是死在自己身邊人的手上。 惹不起的祁三爺 可韓宇等人卻知道,這些人極有可能是死在那個善於蠱惑人心的妖魔手中。只是現在這個部落已經成了一個廢墟,那個妖魔又跑到哪裏去了?如果那個妖魔真的逃往遠方,再想要找到他還真就是大海撈針了。

“放心,那個妖魔沒有逃遠,一定就在這附近。”敖澤一臉肯定的對韓宇說道。

韓宇不解的問道:“你怎麼就那麼肯定?”

敖澤聞言答道:“因爲我這個他恨之入骨的人還在這裏。妖魔都是有仇必報,有怨必還的主。我曾經封印過他,那他在報復完我之前,是不會輕易離開的。”

“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我們要做些什麼?”韓宇沉聲問道。

“先回去再說吧。這裏已經沒有繼續留下來的必要了。”

“……那你先回去吧,我留下來把這裏的人給處理了就回去。”韓宇想了想後對敖澤說道。

“……你打算做什麼?”

“塵歸塵,土歸土,不管這些人之前對那對姐弟做了什麼,現在畢竟都已經死了,那些恩怨也就隨之沒有了。我準備讓這些人入土爲安。”

“……我留下來幫你。”敖澤沉默了一會,對韓宇說道。

由於死亡人數衆多,韓宇不可能將這些人全部挖坑埋了,只能集中在一起燒掉。看着沖天而起的火柱,韓宇雙手合什的喃喃自語道:“我不知道你們是誰,但我可以向你們保證,會爲你們這些人報仇,所以安息吧。”

一把火將已經沒有了活人的部落給燒了個乾淨,韓宇等人心情有點低落的返回了聖湖。由於部落被滅,那對姐弟兇靈身上的怨恨之氣減弱了一些,這個發現可能就是韓宇等人這次的唯一收穫。衆人的情緒都不怎麼高,回到聖湖以後也就分頭開始自己的工作,至於如何找到那個妖魔,就要看敖澤的本事了。

坐在聖湖邊,韓宇一邊無聊的朝着聖湖扔着小石子,一邊腦子裏想着剛纔敖澤告訴自己如何壓縮力量的訣竅。改變力量的內部結構?這要怎麼改變?

或許是想的太入神,直到石八方走到了身背後只有不到三米,韓宇才發現自己背後來人了。回頭看着石八方,韓宇不解的問道:“八方有事嗎?”話音剛落,石八方突然撲向了韓宇,同時舉起了剛纔一直背在身背後的右手。在右手上,赫然拿着一把剔骨用的尖刀。

韓宇見狀一驚,連忙往後退卻,但卻忘了自己的背後就是聖湖,一腳踩進了水裏。動作一緩的同時,石八方舉着手裏的刀逼近了,直接奔着韓宇的心口就紮了下去。韓宇不得不使用火球攻擊石八方,希望可以阻止一下石八方的動作。在火光的照耀下,石八方那張低垂着的臉被韓宇看了個正着。

“該死的!你這傢伙什麼時候被附身的?”韓宇怒聲喝道。

石八方充耳不聞,不顧飛過來的火球,舉起手裏的尖刀就奔韓宇的心口紮了下去。韓宇見狀大怒,當即一閃身,飛起一腳將石八方給踢到了一旁。

“哥,你在做什麼?”聞訊趕來的韓夢馨等人見狀大吃一驚,韓夢馨更是失聲叫道。

“別靠近那傢伙,那小子被附身了。”見寧平準備過去扶起石八方,韓宇急忙提醒道。萬幸有韓宇的提醒,寧平這才躲過了石八方的偷襲,同時一把制住了石八方。

看着掙扎不休的石八方,韓宇一記手刀將石八方給劈暈了過去。韓夢馨急忙上前替石八方檢查了一下,隨後對韓宇等人說道:“沒有什麼大礙,只要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那就好。”韓宇鬆了口氣,心裏的怒火卻噌噌的往上冒。不用猜都知道,石八方十有八九是被那個逃走的妖魔給附身了。一想到那個妖魔現在正躲在暗處偷笑,韓宇就有種抓狂的感覺。

冷冷的掃視了一下四周,韓宇冷聲說道:“藏頭露尾的鼠輩,我發誓一定會把你揪出來,切成碎片,挫骨揚灰。”

“呵呵呵……”韓宇的話音剛落,也不知什麼地方,就傳來了一陣笑聲。那種帶着輕蔑意味的笑聲讓韓宇迅速冷靜了下來。韓宇知道,越是這種時候,越是不能亂。

回到了勇氣號不久,知道出事的敖澤從水晶宮裏趕了回來,一見韓宇就詢問當時的具體情況。韓宇把當時的情況一說,敖澤點頭肯定的說道:“沒有錯,就是那個妖魔。看來那個妖魔已經回來了,而且就在附近。或者說,就藏在我們這些人的裏面。”

聽了阿澤的話,韓宇眉頭一皺,問道:“敖澤先生,有沒有辦法讓我們可以快速找到那個妖魔?萬一他再來一出附身的把戲,這有點防不勝防啊。”

“唔……很難。附身的把戲好破,只要看看身邊人的表情就可以了。但想要快速找到那個妖魔,除非那個妖魔自己現身,要不然是很困難的一件事。”

“那我們現在豈不是隻能被動挨打?”韓宇有些鬱悶的問道。

“那倒也不一定。那個妖魔之所以會選擇附身而不是直接跟我們動手,恐怕最大的原因還是自身的力量不足,只能使用這種手段。你不用太過擔心,我需要一點時間進行佈置,只要等我的佈置完成,那個妖魔就算是插翅也難逃。”

“那你需要多少時間?”

“一個晚上。”

“……好,那我們需要做什麼?”

“不要分散行動,集中起來,彼此相互監視,發現誰被附身了,就把誰打暈。那個妖魔是沒有辦法附身已經暈過去的人的。”

由於有了敖澤的提議,韓宇等人今天晚上就不能休息了。所有人都聚在了勇氣號的休息室內,包括那對姐弟兇靈。既然那個妖魔來了,再把那對姐弟兇靈留在湖底的水晶宮裏,難免會讓人感到擔心。

衆人不可能一整晚就那麼幹坐着等到天亮,沒有一會的工夫,包括韓宇在內,所有人都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聊起了天,玩起了遊戲。當然韓宇等人也知道單獨行動的危險性,所以不管是幹什麼,即便是上廁所,也沒有單獨去上的。

一夜無事……

當敖澤興沖沖的回到勇氣號通知韓宇等人已經完成困住妖魔的結界時,看到的就是除了姐弟兇靈以外的其他人,全都一個個東倒西歪的睡得正香。

“醒醒,醒醒~”敖澤搖醒了韓宇。韓宇揉了揉眼睛,還有些迷糊的問敖澤道:“出了什麼事?敖澤先生。”

敖澤聞言翻了翻白眼,答道:“還能有什麼事,我用一晚上的時間,已經把可以困住那個妖魔的結界做出來了,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如何引得那個妖魔進入結界。”

“這個啊,敖澤先生有什麼建議?”

“……洗臉去!還有你們,都起來,起來,天亮了,都趕緊爬起來去洗臉刷牙。”敖澤沒有回答韓宇的提問,反而開始叫其他人起牀。

……

半個小時以後,韓宇等人總算是清醒的站在了敖澤的面前。聽完了敖澤的講述以後,韓宇撓了撓頭,壓低聲音問敖澤道:“敖澤先生的意思是,找人充當誘餌?”

“沒錯,我是這個意思。不過韓宇你不用這樣小心翼翼,勇氣號已經被我提前佈下了結界,你不用擔心那個妖魔可以進來。”

“哦,是這樣啊。那誰擔任誘餌比較合適?”韓宇聞言鬆了口氣,開口問道。

“反正你不行。”

……

聖湖邊,林珂和喬嫣兒兩人沿着湖邊正在散步,清晨的空氣總是很清新的,尤其是在這種海拔高的地方,沒有污染的空氣讓人呼吸起來感覺很舒服。

兩個女孩走着走着,就在湖邊一處站住了。林珂看着湖面,背對着喬嫣兒問道:“嫣兒,你覺得韓宇這個人怎麼樣?”

“……怎麼突然問這個?”喬嫣兒不解的問道。

“呵呵……隨便問問。”林珂聞言笑了笑,看着喬嫣兒問道:“嫣兒,你覺得韓宇這個人怎麼樣?”

“厄……既然你只是隨便問問,那我就隨便說說。他那個人不錯,雖然有的時候有點有些像小孩子,但卻是個知道關心別人,替別人着想的人。”

“那你願不願意變成他的女人?”林珂追問道。

“……林珂你這是怎麼了?難道你感覺有點力不從心?沒有辦法一個人應付那傢伙的需求了?”喬嫣兒突然壓低聲音,神情有點猥瑣的問道。

林珂聞言大羞,轉身剛要回答,就見喬嫣兒正舉起手中也不知道從哪撿來的石塊,作勢要砸自己。而喬嫣兒的表情,則是充滿了呆滯。

“嫣兒!”林珂見狀驚叫一聲。也就在這時,喬嫣兒兩眼一翻白,整個人往前栽去。林珂連忙上前一步,伸手接住了喬嫣兒,隨後嗔怪的對喬嫣兒身後的空氣說道:“你就不能下手輕點嗎?萬一傷到嫣兒怎麼辦?”

在空無一人的地方,韓宇顯露出身形,手裏拿着一頂狗皮帽子,一臉自信的答道:“放心,我下手很有分寸。”

話音剛落,敖澤佈置的結界啓動了。被趕出喬嫣兒體外正準備附身林珂身上的妖魔突然發現自己的附身能力好像是使用不了了。而且更糟糕的是,自己的隱身術好像也失靈了。整個人暴露在了韓宇等人的面前。

“幸會幸會,三眼兄。”韓宇將抱着喬嫣兒的林珂護在身後,一臉冷笑的看着露出身形的妖魔說道。

“……你是怎麼辦到的?”妖魔盯着韓宇冷聲問道。

“呵呵呵……怎麼辦到的?當然是依靠你的老朋友幫忙嘍。”

“老朋友?”妖魔一開始還不解韓宇話裏的意思,但在看到敖澤以後,頓時一切都明白了。忍不住咬牙切齒的罵道:“人類的走狗!妖族的敗類!”

“哎哎,怎麼說話呢?會說人話嗎你?尊老愛幼不懂呀?”韓宇看不過去的衝妖魔叫道。只是妖魔卻沒有搭理韓宇,此時的妖魔眼裏只有敖澤這個大仇人。真正進入了“我的眼裏只有你”的境界。

“不要以爲你就贏定了。”妖魔冷聲對敖澤說道。

“啊,來吧。”敖澤衝妖魔招了招手。韓宇等人見狀漸漸後退,倒不是韓宇等人想要袖手旁觀,而是在這個計劃制定完以後,敖澤要求韓宇等人在自己讓他們幫忙以前,不能插手他和妖魔之間的戰鬥。

話不投機半句多!

高門盛婚 妖魔發出一聲尖嘯,直奔敖澤衝了過去。而敖澤則是一言不發,沉默的迎了上去。妖魔知道此時此刻自己沒有退路,敖澤的結界他不是頭一次領教,一年多前自己就是被這頭老龍的結界困住,從而沒有逃脫。而現在這個結界再次困住了自己,想要逃脫的唯一可能,就是幹掉眼前這頭老龍。

只是想要幹掉這頭老龍,卻不代表就一定可以幹掉那頭老龍。當年全盛時期的妖魔都沒有鬥過敖澤,現在這種情況下,又怎麼可能會是敖澤的對手。不過妖魔也不是不知道這點,在和老龍拼命的同時,妖魔也有另外的打算。他準備利用附身的能力附到那個會放火的人類身上。別看妖魔的實力有所退步,但眼力卻依然毒辣。妖魔相信只要自己可以通過二次附身附身到那個人類身上,那自己基本上就安全了。二次附身和先前的附身不同,雖然會極大消耗妖魔的力量,但卻是眼下唯一的辦法。

趁着和敖澤戰鬥的機會,妖魔一邊後退一邊向着韓宇等人的方向靠近。可韓宇卻像是看穿了妖魔的打算似的,妖魔靠近他就後退,妖魔再靠近,他就再後退。妖魔眼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尤其是敖澤的攻擊實在是讓妖魔感到有點吃不消。再不進行附身,恐怕就又要被這頭老龍給封印了。那種被關在冰棺中的滋味,妖魔不想再嘗試一次,當即便改變了目標,準備先附身一個人充當自己的人質,離開這個結界再說。

主意一變,妖魔的目標可就多了。妖魔沒有想用被自己附身的人攻擊其他人,而是打算附身之後自己威脅自己。不讓他走就自殺,你能通過戰鬥打暈被附身的人,可你能阻止被附身的人自殺嗎?一想到這裏,妖魔的心裏不由有點佩服自己的急智。

能夠幫助自己擺脫眼下這種困境的貴人已經盡數退進了勇氣號,妖魔想要進行二次附身,那就必須進入勇氣號,可勇氣號的艙門口站在韓宇和寧平這兩個門神,想要進去又談何容易。就在妖魔有點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個意外的發現卻讓妖魔驚喜若狂。

就在距離勇氣號不遠的地方,一個女人正慢慢的走來。而且這個女人距離妖魔比距離韓宇等人要近。

“芙蕾!”韓宇順着妖魔的眼神看去,不由大吃一驚。誰也不知道失憶的芙蕾是什麼時候出去的。韓宇想要去救,卻還是晚了一步。妖魔如同一陣旋風一樣的衝到了芙蕾的面前,就連敖澤都沒有攔住。

“嘿嘿嘿……美人,把你的身體奉獻給我吧。”妖魔笑着衝芙蕾伸出了手,直奔芙蕾的額頭。而芙蕾則是一臉納悶的看着眼前長着三隻眼睛的男人,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眼看着芙蕾就要被妖魔控制,韓宇已經重新戴上了狗皮帽,準備隱身過去等芙蕾被控制以後出手打暈芙蕾。可令人想不到是,原本一臉若有所思的芙蕾忽然臉色一變,伸手一把抓住了妖魔的右手,開口說道:“老孃的身子,可不是你這種雜碎可以隨便碰的!”說着芙蕾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妖魔的臉中央。

妖魔被打懵了。不光是妖魔,就是韓宇等人也懵了,誰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之前在衆人面前總是一副柔柔弱弱樣的芙蕾竟然也有如此火爆的一面。

“你,你敢打我?”妖魔不敢相信的指着芙蕾叫道。

“呸!你這種貨色老孃爲什麼不敢打?離老孃遠點,否則下次老孃一腳廢了你。”芙蕾冷聲罵道。

“啊~”自尊心受挫的妖魔大叫一聲,猛地從地上彈了起來,直奔芙蕾衝去。就見芙蕾冷笑了一聲,右腳上前踏了一步,一道尖銳的綠色植物猛地從地下竄出,正好將妖魔給穿在了上面。

“找死!”芙蕾冷笑着說道。

“嘿嘿嘿……想要我死?沒有那麼容易的事。老子可是不死身,來吧,盡情的攻擊我吧,我會讓你明白,什麼叫絕望……”

“噗嗤~”又一根尖銳的綠色植物刺穿了妖魔的身體。而妖魔卻依然沒有罷休,繼續挑釁着芙蕾。

……

妖魔被分屍了,身體支離破碎,可妖魔並沒有死,反而就在韓宇等人的面前緩緩的融合,恢復原狀。當然妖魔還不忘繼續向芙蕾發起挑釁。而芙蕾卻沒有再次對妖魔發起攻擊,反而在沉默了一會之後,停止了攻擊,只是靜靜的看着正在復原中的妖魔。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