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72 Views

天痕仙王重創,雷鳴仙王垂死!

Written by
banner

但他們的戰績,同樣令林楠震驚。

兩大仙王,被六大頂級仙王圍殺,硬是斬殺兩人,重創兩人,殺的讓始皇仙庭皇甫王庭的仙王境強者都快心寒了。

這兩人,這一戰之中,展現的實力太強了!

而且除此之外,青域那邊的消息也傳來了!

天庭大軍的報復,浩浩蕩蕩的展開了! 藍銘晟給了雲彬柯一個白眼:"滾,你少幸災樂禍了,等你某一天遇上這麼個人,你要是還笑得出來,我服你!"

雲彬柯聽到藍銘晟這麼說,突然就不笑了:"那你覺得,她這話真的是拒絕你么?只不過,我感覺你今天在花園裡說的那話,也沒有多把她放在心上,而且,還全都被她聽到了!"

藍銘晟輕哼了一聲:"幸虧我那樣說了,我要是說了實話,全都被她聽到了,我估計她還會再躲我三年,我不可能再給她躲著我的機會了,如果她要躲,我態度強硬點,用了不該用的手段,我估計兩家長輩都得打死我! 紅顏亂:狂妃傾天下

雲彬柯的神色一下子變得嚴肅起來:"藍銘晟,我可告訴你,你別胡來,我是小夢親哥哥,跟你這半路來的哥哥不一樣,你要是真的敢對她用強,我非得揍的你滿地找牙不可!"

藍銘晟無奈的聳肩:"看吧,我這就是說說,你就激動了,而且,別說長輩,我要是真的讓她不開心了,就你跟阿昭和小白哥,估計都能把我輪番揍一頓!"

雲彬柯笑了起來:"你不覺得,為了老婆,這都是值得的嗎?"

聽到雲彬柯這話,藍銘晟莫名的嘆口氣:"要是真的挨頓打,就能讓她跟我在一起,那倒也無妨,關鍵問題是,事情根本就不是那樣的!"

雲彬柯輕笑著開口:"怎麼,現在不跟我裝了,剛才在家裡的時候,還一副你不是為了小夢來南希市的模樣,現在倒是分分鐘變卦了!"

藍銘晟苦笑:"此一時彼一時,你難道不懂嗎?那會的心境,是真的不想承認,這會知道她聽到我說的那些話,反倒是沒有那些感覺了,說不說的,無所謂了,再說了,我現在承認了,你也不會真的去跟小夢說,我知道的!"

雲彬柯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你們倆到底憋著個什麼勁兒,我也問不清楚,也不懂,更不知道,你們到底那句話是真的,那句話是假的,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藍銘晟輕哼了一聲:"當然是我自己看著辦了!"

雲彬柯挑眉:"你不會真心想當她哥哥吧,她不管是親哥哥還是表哥,對她可都是個頂個的好,我看她是真不缺你這位哥哥!"

藍銘晟給了雲彬柯一個白眼:"這話還要你跟我說,我自然知道,她不需要哥哥,只不過,她現在既然要把我當成哥哥,那我就以哥哥的身份接近她,也無所謂了,沒有誰的愛情是一帆風順的,她現在不接受我,不代表她以後就不能愛上我,我一步一步來,總有一天,我相信她會跟我在一起的!"

雲彬柯沒想到,藍銘晟還打算打持久戰:"我倒是沒看出來,你還打算打持久戰,你之前不是說,你陪著她這麼多年,她都沒有愛上你,再繼續估計也不會有進展嗎? 一念成婚!

藍銘晟搖了搖頭:"我感覺跟你聊了聊,突然覺得自己似乎進入一個誤區了,我的確是用了那麼久,都沒有讓她接受我,但是,這不代表,日久生情就有錯,我仔細想了想,應該是我的辦法用錯了,相處方式會影響兩個人最終產生何種感情,說真的,我也是現在才突然明白!"

雲彬柯輕笑起來:"現在明白也不晚,我也不說什麼刺激你的話了,加油吧,對了,你之前說,南希市醫院的這批醫療器械,都由你做主,是真的嗎?"

藍銘晟挑眉看了他一眼:"這種事情,當然是真的了,我沒必要拿這種事情開玩笑!"

雲彬柯勾唇:"這樣啊,只要是你負責的,那我就放心的交給小夢了!畢竟,你不捨得為難她么,我知道的!"

藍銘晟無語的看著雲彬柯:"你也是夠了,果然是生意做多了,現在盡顯奸商本質!"

雲彬柯挑眉:"你也別這麼說嘛,這還不是我給你機會,讓你多點跟我妹妹相處的時間,你可別不知好歹啊,我本來還以為,你是知道小夢要去凌風集團上班,所以才攬了醫院的那批器材的質量把關呢!"

藍銘晟面無表情的看著外面的車流,神色平靜:"那你就真的想多了,這批器材,跟最近要做的幾個臨床醫學研究相關,南希市醫院這邊的幾個醫生都不是很懂這個新器材,讓我過來把關而已,這種事,我還沒無聊到主動請纓去做!"

雲彬柯眸子閃了閃,原來如此。

他突然起了壞心思:"今天過去,只是看配件,後面的組裝過程,你這位質量把關的負責人,可得多過來看看啊,你跟我偷偷說說,你會不會私底下給小夢放水?"

藍銘晟皺眉看向雲彬柯,聲音冷的像是冷兵器一般:"雲彬柯,你腦子裡都在想什麼呢,這種事情,別說是你,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可能放水,你不知道這些器材要用到醫院,跟多少人生命息息相關嗎?"

雲彬柯本來是在開玩笑,他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到底開了怎麼樣的玩笑,結果,藍銘晟就發火了。

他趕緊開口:"銘晟,你別生氣啊,我就是開個玩笑,再說了,我們凌風集團出來的東西,那都是質量有保證的,我不可能自砸招牌啊,我剛才的話,就單純的想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你怎麼還較真了呢!"

藍銘晟沉沉的看了一眼雲彬柯,好看的眼睛帶著凌厲的光,一點都看不出笑:"我是醫生,這樣的玩笑,以後別再我面前開!"

雲彬柯挑了挑眉,他知道,這算是觸到藍銘晟的底線了,每個人都有自己固守的原則,他心裡清楚。

只不過,他也知道,藍銘晟跟他說清楚,會跟他發脾氣,卻不會真的記仇。

他也沒在意,只是明白這樣的話,以後不能再藍銘晟面前說了。

他笑了笑,不甚在意:"銘晟,你說,你們神農莊園救人,向來都是隨心所欲的,只救有緣人,否則,別人拿萬貫家財都不肯救人么,我倒是沒看出來,你居然會長成這般醫者仁心的模樣!"

藍銘晟涼涼的看了他一眼:"要不是你跟我從小一起長大啊,我肯定把你從車外扔出去了!"

雲彬柯輕笑:"然後後面的小夢上來,替我出這口惡氣么?"

藍銘晟本來還緊繃的臉,在聽到小夢的時候,突然就變得無奈:"你就知道,她是我的軟肋……"

雲彬柯勾唇笑了笑:"可不是,我剛才說的是實話,我真的挺好奇的,你是怎麼長的?我本來以為,你對這種事情,不怎麼在意,再說了,我也是開玩笑,我在醫院的器材上,從來都是最注重質量的!"

藍銘晟也知道,雲彬柯說的是實話,不然的話,這麼多年,不可能跟多家醫院合作,信譽度還那麼高。

他看了一眼雲彬柯,平靜的開口:"這些年,我爸媽沒有解釋過,估計大家都認為,神農莊園真的是只救有緣人,其實事實也不是那樣,到底是醫者仁心,學醫本來就是為了救人的,只不過,我們救的所謂有緣人,都是那種並非大奸大惡之人,僅此而已,惡人沒有救的必要,救了之後,讓他繼續再去禍害旁人么?至於好人,如果找到我們求醫,自然還是要救的,畢竟,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雲彬柯吃驚的看了一眼藍銘晟:"嘖嘖嘖,真心沒看出來啊,我以前都沒想到,這樣的話,是你說出來的,我之前總覺得,你這樣的人,其實並不把人命當回事來著,天才醫生,對於生死,我以為你早就看淡了!"

藍銘晟給了他一個白眼:"我性子是有些涼薄,但是,也不至於看淡生死,能救之人,我肯定竭盡全力,不能救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求我,我也不會救,再說了,我也不是你說的那般不食人間煙火,我這不是一顆凡心,全都落在小夢身上了么!"

雲彬柯一愣,他長這麼大,今天還是第一次聽藍銘晟說這麼多的話呢!

他突然就笑出聲:"是啊,你說的沒錯,你一顆心,的確是全都落在小夢身上了,也就是看你對小夢的時候,才有點像個正常人的樣子,平時冰冰冷冷的,就知道鑽實驗室,我以前都不敢跟你說太多話!"

藍銘晟斜睨了他一眼:"那你今天怎麼敢跟我說這麼多了?"

雲彬柯一笑:"這不是看你,今天還有點人氣么!"

藍銘晟沉默不說話了,雲彬柯輕笑著閉嘴了,他知道,藍銘晟已經不想再說什麼了。

他們倆到了凌峰集團停車場,便下了車。

雲夢恬的車,隨後開進來。

她停好車,下車后,就看見藍銘晟和雲彬柯已經下車,雲彬柯站在藍銘晟的輪椅旁,推著他。

雲彬柯見雲夢恬下車,一邊推著藍銘晟向電梯走,一邊開口跟雲夢恬說:"小夢,我們先去辦公室,我把公司的幾個項目跟你交接一下,你過來之後,就主管這幾個項目,後面再看你自己覺得好的項目,自己一手做起來,至於你進了公司之後,直接就是副總,也別怕什麼上不了手,我會安排一個助理,一邊跟進,一邊跟你說一些具體情況,實在不懂的,你也可以問我!" 這一日,天庭大軍肆虐!

九大元帥,十大戰神,以及天庭常駐的一支強大隊伍,齊齊出動。

各大天將,超過兩萬人!

普通天兵,更是多達百萬之巨!

浩浩蕩蕩,遮天蔽日,天庭之怒,直接展露超強之力,直接席捲兩域。

六大仙王,同等階的廝殺,哪怕是天庭也不會如此。

但是,兩域的仙庭王庭違規了!

他們竟然對地仙境的人動手。

而且這些,還是天庭最為珍貴的天驕。

這其中,有兩大帝級的後裔,有天庭重臣後裔,其他人也都是天庭重點培養的未來強者。

真若是被一網打盡,對天庭而言,損失絕對不亞於幾位仙王境強者。

為此,哪怕是這一戰嚴格來說還是天庭勝了,但天庭之怒依舊不可止!

這一日,天庭動用的仙王境強者超過十二位,帝級出動兩位,天仙境一兩百位!

這是一股超強之力,兵分兩路,直接將兩域仙庭王庭殺懵了。

當林楠崔慶等人得到具體消息之際,已然是兩日後,天庭重新安排三人參加這次的仙緣大會,其中正有著寶公主,一位仙王境巔峰高手護送。

然而實際上,卻有著天庭的一位老僕親自跟隨護送。

帝級超強者!

至於天痕仙王雷霆仙王,已然返回天庭療傷去了。

兩人獨戰六大高手,擊殺兩人,重創兩人,這份可怕的戰機,也代表著他們的拚命程度。

以命去戰,差點隕落當場。

為此,這一次天庭派了這麼一位老僕親自相隨。

天庭大戰的結果也隨之而來了,讓人駭然。

始皇仙庭,直接被滅了大半,無數天兵天將被俘,被殺,還有更多的索性直接作出了選擇,降服天庭,一些始皇仙庭大城直接改旗易幟,宣布臣服天庭統治!

很快,天庭大軍兵臨始皇仙庭皇城!

此刻青帝親自率領高手趕往,要徹底破滅始皇仙庭!

另一處,皇甫王庭也遭到了重創,雖然高手不少,但天庭的高手,戰鬥起來一個比一個狠,一個比一個猛。

此刻短短兩日,直接佔據了皇甫王庭近半的領地,寶公主的爺爺,天庭的二號人物,青雲帝尊,親自趕往坐鎮,與皇甫王庭對峙廝殺。

這一刻,若是能喊出後悔兩個字,估計兩大仙庭王庭早就後悔莫及了。

穿成渣男主的短命白月光 太得不償失了!

損失兩大仙王不說,更是面臨著如此困境。

始皇仙庭,大有瞬間被摧毀之勢,饒是皇甫王庭也不安全。

天庭,這一刻展露的實力太強了。

帝級強者,三位!

仙王境,超過十五位了!

天仙境,超過兩百位之多!

最可怕的是,天庭的這些強者之戰,同階之中格外的強大,殺傷力極為恐怖。

哪怕是始皇仙庭,皇甫王庭展露的實力極強,高手加起來比他們更多的多,但竟然依舊不敵。

此刻,始皇仙庭在進行最後的抵抗,不斷派出最後的高手抵禦。

始皇仙庭的三大帝級強者,一人直接消失不見,兩人共同對抗青帝。

唯一的希望,便是說動周圍的各域,聯手抵禦天庭的攻伐。

這一切,當林楠崔慶二人從寶公主口中得知后,頓時顯得解氣不已。

不過隨即崔慶又大叫起來。

「別啊,最好給我們留點,這波韭菜我們兄弟說了,非要割上一波不可,讓這群不要臉的老東西好好嘗嘗滋味!」崔慶開口說道。

到現在,他還在惦記著之前的話。

被一群仙王境高手追殺,想想都不甘心,誓要報仇雪恨。

此言一出,頓時眾人都笑了。

「放心,只要你有這份心,等咱們結束回來后,可以一起找他們清算!」雷動開口沉聲說道。

他父親雷霆仙王,這次被重創垂死,這筆賬他自然記得。

「始皇仙庭,皇甫王庭,這次天庭只會滅一個,剩下一個會給咱們機會的!」天賜也跟著開口。

身為天庭最頂級的天驕,他知道不少秘辛。

有些事情,哪怕是天庭也不能做,否則只能引起更多的仇視。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天庭現在其實就是這個狀態,周圍各域早就有了結盟之心,真若是天庭瞬間侵佔了兩域,只會讓他們更團結。

相反,滅一個,留一個,能震懾,能給各域留下一些期許。

崔慶一聽這麼說,頓時還算是滿意。

至少韭菜還能留一些。

說說笑笑,眾人沒有多待,有著帝級強者坐鎮,哪怕是兩域的帝級強者也不會自討沒趣來這裡動手,本身他們也抽不出人手來。

終於,再度過了三四日,就在其他各域之人都趕到之際,林楠等人終於進入仙界最核心之地。

古仙域!

天庭的起源之地,是一處真正的仙界祖地!

這一域,位於仙界的最中央之地,面積實則很小,不到天庭的十分之一大。

然而所誕生的高手卻是無數的,哪怕是各大帝級強者,也喜歡來這裡。

仙緣大會,歷來都在這裡舉行,整個仙界一百五十八域,全部都會派人趕來參加。

為此,每隔十年,也是古仙域最為熱鬧的時候。

整個仙界的最強天驕大碰撞。

正常而言,這一百五十八域中的總共一千五百八十位的天驕之中,必然要出現幾位帝級強者!

至於仙王境,那就更多了。

為此哪怕是古仙域,對於這個盛會也極為重視。

更何況,每次大會的開啟,來自各域的帝級強者都有不少出現,仙王境更是聚集很多,本身相對於而言也是一場難得的盛會。

只可惜,這裡的一切並不對外開放。

整個古仙域,被一種強大在禁製法陣包裹,普通哪怕是天仙境強者也無法輕易闖入。

唯有仙王境強者,才能輕易撕開,然後帶人進入。

而就在禁製法陣被撕裂的瞬間,也會有古仙域的天仙境乃至仙王境強者直接迎了上去,親自帶領趕往祖仙城,同樣不予許他們隨意走動。

在這古仙域,對於其他人而言,完全是禁區,禁制出入。

豪門虐戀之落雨天的陽光 除去為首的一位仙王境高手以及暗中的帝級老僕,其他人哪怕是天賜都不曾來過這裡,對於這裡的一切都充滿了濃濃的好奇之意。 雲夢恬吃驚的看了一眼雲彬柯:"你打算直接讓我空降?這樣會不會不好,會有不少人不滿吧,副總這個位置,總要以勢力服人吧,再不濟,也要慢慢往上升吧!"

藍銘晟挑眉看了一眼雲夢恬,雲夢恬綳著臉,可以看出來,她對待著這件事情的態度,格外認真。

只不過,對於雲家這些事情,他選擇沉默。

雲彬柯看了一眼雲夢恬,倒是格外平靜:"這沒什麼,既然是自家公司,我讓你空降,就可以,別人不服來找我就行,現在還有我在上面擔著責任了,料想別人也不敢說什麼,再說了,既然我們有這個便利的條件,就沒有必要讓你一步步的歷練,你不是在暗夜組織已經呆了兩年了么,這兩年時間,你鍛煉的應該不比在公司少吧,我相信你的勢力可以服人,只是時間問題而已,這裡跟你在暗夜組織一樣,還是管理,說來說去都是人心的較量,能力的認證,我相信你能做到,所以,不用一步一步來了,明白嗎?"

雲夢恬聽他這樣說,倒是明白了不少。

在暗夜組織的時候,路彥琛有心鍛煉她,尤其是從一年前開始,給她很大的權利,讓她放開去做一些事情,她在暗夜組織要處理的生意,不會比在公司里簡單。

雲夢恬有信心,自己肯定能處理好這些事情,她之前就是沒想到,雲彬柯會直接把她放在副總的位置上,僅此而已。

她看了一眼雲彬柯:"哥,你不用解釋了,我都明白,明天家宴之後,後天我就正式上班!"

雲彬柯看了一眼妹妹嚴肅的小臉,突然笑了笑:"這麼快就決定了,我以為我之前說,讓你後天上班,你還要磨蹭一段時間呢!"

雲夢恬皺眉:"不就是上班么,有什麼好磨蹭的!"

雲彬柯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一直保持沉默的藍銘晟,滿臉笑意的開口:"你不是還要照顧銘晟么,他現在這個樣子?你放心的下?"

雲彬柯本來只是想打趣一下這倆人,沒想到,他的話剛說出來,雲夢恬的臉就冷下來了。

她平靜的開口:"哥,你要是真的出了事,跟藍銘晟一樣,我也不會因此不去上班的,我會照顧他,不代表時時刻刻待在他身邊,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的,你說的這話等於廢話!"

雲夢恬抿了抿唇:"再說了,我對你們,一視同仁!"

最後這句話,她像是說給自己聽的,又像是說給藍銘晟聽的。

雲彬柯看到藍銘晟的臉有些冷,他突然就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這倆人的事情,他還真不該摻和,感覺多說一句都有被滅口的危險。

他的目光不由的轉到一旁,就像是沒有聽到雲夢恬的話一樣。

這時,電梯門剛好打開了,雲彬柯立馬推著雲彬柯走出去,對身後的雲夢恬說:"先去我辦公室!"

雲夢恬跟在他們身後,絲毫沒有異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