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100 Views

「形意拳?煉體功法罷了,你可知我已修出了真氣!」張佐堂冷哼道。

Written by
banner

在真氣高手面前,煉體境的修鍊者,不過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你以為就你修鍊出了真氣嗎?」馮帆微微昂頭,高傲道。

「原來你也是真氣境高手,好,今天就讓我來試試閣下的身手!」張佐堂道。

「教訓你,何須我親自出手。易豪,你去教訓教訓他!」馮帆對身邊站著的年輕人道。

這易豪是他最出『色』的大弟子,年紀輕輕就修鍊到了真氣境初期,他估計收拾眼前這個所謂的高手,應該不成問題。

「呵呵,你是讓你的弟子來送死的吧?」張佐堂輕蔑的一笑,看著易豪道:「區區真氣境初期,也敢挑戰我!」

「想挑戰我師父,先打贏我再說!」易豪自小就是修鍊天才,更是狂人一個,哪裡受的了這種挑釁。

身形一動,易豪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力合,肩與胯合,肘與膝合,手與足合!

「心意**拳!」

真氣上涌到他的拳頭之上,易豪猛的沖了過去。

張佐堂暗自冷笑,身影一動,迎著他的拳頭正面硬撼了過去。

兩道身影,一觸即分。

地面上,已然是血跡一大灘,大地都被易豪的身體震的彷彿在晃動。

一拳!

大逆之門 易豪死!

「小豪!」馮帆見狀,登時臉『色』大變,忍不住叫了出來。

剛剛二認身形太快,大家都沒看清楚,此時他們才看到,倒在地上的易豪『胸』口已然被一拳轟爛!

『胸』腔內的內臟都被轟成了一灘『肉』泥!

「說了,不要讓你徒弟來送死,你非不聽!現在,輪到你了!」張佐堂咧嘴笑著,眼中閃動著嗜血的光芒。

馮帆心中一寒,早已沒了初來時的傲氣。

這易豪可是真氣境初期強者,只比他這個師父的實力差了一點而已。

連他都被一拳轟殺了,自己能怎樣?

但是這個時候,後面的弟子和白家大小姐都期待著他的表現了,為了武者的尊嚴,硬著頭皮他也得上了。

「哼,那就讓我來為我徒弟報仇吧!」

說完,馮帆使出了他最強的功法——十二形拳。

這種功法是仿效十二種動物的動作特徵而創編的實戰技法,分別為龍形、虎形、熊形、蛇形、駘形、猴形、馬形、『雞』形、燕形、鼉形、鷂形、鷹形。

當十二種技法合二為一時,就是這十二形拳最強之時!

咚咚咚!

兩人都是用拳高手,在一瞬之間,拳頭來回已是相撞了數十次。

普通人只能看到無數雙拳影,在拼撞,根本捕捉不到二人的身影。

二人所站之處,地面、大樹、大樓的牆壁都破裂處了一個個大口子。

「太可怕了!這就是神仙中人真正的實力嗎?」白嵐忍不住擦了擦額頭上冒出的冷汗,心中暗道。

這時,她才慶幸自己準備完全,還好他『花』了大價錢僱用了這形意拳拳館館長,否則,自己早被這種高手一拳打死了!

所有人都看的提心弔膽的,只有鹿一凡在旁邊輕輕打了個哈欠。

「嵐姐,他倆這啥時候能打完啊?我都困了……」鹿一凡淡淡道。

白嵐忍不住搖了搖頭心中暗嘆,果然是年輕人啊!

心可真大啊!

然而白嵐不知道的是,在鹿一凡看來,這倆人就像倆嬰兒在打鬧著玩一樣。

就在這時,只聽「嘭」的一聲!

一個人狂噴著鮮血,從空中向後飛了過來。

形意拳的弟子們和白嵐定睛一看,不由得心中一片凄寒。

倒在地上的,赫然就是形意拳館館長,馮帆。

只見馮帆捂住自己的心口,身形顫抖的苦笑道:「沒想到閣下已然修到真氣境後期,是在下孟『浪』了。」

張佐堂連大氣都沒喘一下,顯然根本沒有用真正的實力。

他傲然道:「你們這些無『門』無派的小拳館,又怎是我們八極『門』的對手?」

「原來閣下是宗『門』子弟,難怪如此年輕就有如此修為。罷了,在下認輸了……」說著,馮帆長嘆一口氣,微微顫顫的站了起來,拿出一張卡遞給白嵐。

「馮師傅,您這是?」 異地生存路 白嵐的心已然是墜入了無底深淵,明知故問道。

「對不起了,白小姐,是在下無能,您之前給我的錢全在這張卡里。今天,恐怕您真的會死在這裡了。」馮帆羞愧的說道。

白嵐身邊的鹿一凡看到那張卡,心中不斷嚎叫:「快拿著啊,敗家老娘們!就前邊那群弱『雞』我一根手指頭都能碾死他們啊!!!」 第172章你的思想很危險你造嗎?

白嵐苦笑著搖了搖頭道:「算了,馮師傅,您這幾次出手救我,這點兒小錢是您應該得的。.最快更新訪問:щщщ.79XS.сОΜ。」

馮帆心中無比愧疚,卻無能為力。

眼前的人可是真氣境後期高手,就是來十個他也不夠人家打的。

嗡!

就在這時,剛剛出現在的兩輛路虎車再次出現。

從車上跑下來了兩隊黑衣保鏢。

白嵐心裡稍微有點兒底氣道:「動手!殺了他們!」

馮帆苦笑著搖頭道:「沒用的,真氣境後期高手,已經不怕彈『葯』了。」

只見保鏢們根本來不及動手,那張佐堂和身後的三個大漢直接身影一閃,將他們紛紛殺死。

白嵐此刻面如死灰。

這些保鏢可都是她『花』大價錢請的退伍特種兵,沒想到這樣連一分鐘都撐不到就被對方殺死了。

形意拳拳館的那些學徒早已被眼前的場面嚇得魂飛魄散,做鳥獸散了。

從開始戰鬥到現在,不到半小時的時間內,白嵐這邊就只剩下帶傷的馮帆,和在一旁打哈欠的鹿一凡了。

馮帆早已認輸,張佐堂自然不會再找他的麻煩。

而鹿一凡?

區區一個學生,他的眼裡壓根就沒存在過這個人!

四個真氣境高手一步步的走向白嵐。

白嵐強忍住心中的恐懼,兩條美『腿』卻是忍止不住的打顫,看的鹿一凡心中只覺的好笑。

「這位大師,今天我必須死是嗎?」白嵐不卑不亢的問道。

「對!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有人『花』10億買你的人頭。」張佐堂淡淡道。

「我出20億,現場轉賬,你能放過我嗎?」白嵐略帶一絲希望的問道。

「呵呵,我不是職業殺手,我是宗『門』弟子。若因為價錢就出賣師『門』信譽,那以後誰還會與我們合作?」張佐堂的腳步絲毫未停。

白嵐長吁一口氣,面帶一絲決絕道:「能告訴我是誰要殺我嗎?」

「不好意思,這個真不是我不想告訴你,是對方行事非常謹慎,連我們這邊都沒人知道對方的身份。」張佐堂說道。

「答應我兩個條件,這張有一億元存款的卡就送給你。」白嵐從包里掏出一張黑卡,月光下,那張卡發出了十分『誘』人的光澤。

「說來聽聽。」張佐堂眯著眼睛,笑著說道。

這錢不賺白不賺,只要白嵐的條件不是太過分,那他就可以答應。

「第一,我要一個體面的死法,你們不能侮辱我。」

「放心,我們是武林中人,不是采『花』大盜,這點沒問題。」

「第二……」白嵐扭頭瞥了一眼鹿一凡,「放了這個孩子吧,他跟白家沒有任何關係。」

張佐堂皺了皺眉頭,心中估『摸』著,放一個同樣是武林中人,而且貌似還是高手的人走,是不是不太好。

見張佐堂有些猶豫,白嵐慌忙道:「他只是個高三的學生,家裡無權無勢,不會對你們有任何威脅的。」

「好吧,我答應你。」最終,張佐堂點點頭道。

望著眼前已經束手就擒的美少『婦』,張佐堂真的很想先X后殺,但是理智告訴他,若他這樣做,恐怕會引起白家不計代價的瘋狂報復。

到時候就算是自己的師『門』,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哈哈哈,今天真痛快!」張佐堂得意的笑著。

眼前這人,可是江東四大家族之一的白家的族長!

這種大人物,如今卻像喪家犬一樣向自己卑微的求饒,這是何等的爽快!

馮帆羞愧的低著頭,不敢去看白嵐,心中嘆息:「技不如人,真是丟人啊!」

就在張佐堂要接過那張黑卡時,旁邊忽然又一個聲音傳來:「嵐姐,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咱敗家也不是這麼個敗法的啊!」

「恩?」張佐堂停住笑聲,冷著臉望向鹿一凡。

「一凡,你快走!這些人不是你能對付的了的!」白嵐面『色』大變,趕忙推鹿一凡走。

鹿一凡微微一笑道:「嵐姐,親我一下吧。」

嗯?

什麼意思?

白嵐有些疑『惑』且無奈的說道:「都到這個時候了,你就別開玩笑了。」

「親我一下,我幫你解決眼前這群小雜『毛』。」鹿一凡淡淡道。

草!!!

狂妄,囂張!

聽了鹿一凡的話,所有八極『門』的高手全怒了。

連形意拳館館長,真氣境高手馮帆都被一拳打敗了,你一個學生又算什麼東西!

「哦?解決我們這群雜『毛』?好大的口氣啊!」即使看出來對方也是修鍊者,張佐堂刺客也忍不住怒火升騰,臉『色』已經變成了豬肝『色』。

身後八極『門』的三名弟子,也都忍不住血氣升騰,表情愈發猙獰。

鹿一凡雙手背在身後,冷冷的看著眼前幾人,淡淡道:「區區真氣境,也敢在老子面前吆五喝六!就是你師父來了,老子照樣一拳打爆!

打你們,我只需要一根手指頭!」

鹿一凡說著,伸出了一根食指。

「艹尼瑪的小雜種,找死!」張佐堂聽到鹿一凡入此羞辱他和他的師父,臉上猛的一變,眼中殺機大盛。

他的師尊,乃是真氣境大圓滿強者,哪怕是江東四大家族的族長見了他,都要陪個笑臉。

這小子居然敢這樣羞辱他師父,簡直罪該萬死!

不過讓張佐堂真正動了殺機的理由,是因為對方只是個不到20歲的孩子。

就算他再天才,再妖孽,這個年齡頂多修鍊到真氣境初期。

自己是真氣境後期強者,自己的幾個師弟都是真氣境中期強者,殺他,易如反掌!

「看見那邊的海了沒?呆會兒,你的屍體會被扔進去,讓海中的魚類啃食!」張佐堂緊攥著拳頭,身上傳出的那股殺氣,嚇得白嵐瑟瑟發抖。

連馮帆都忍不住想罵鹿一凡。

農婦成長錄 人家白嵐都『花』錢保你平安了,你特么裝什麼『逼』啊!

這下好了,侮辱了人家師父,你不但小命不保,說不定連白大小姐都得連帶著被糟蹋了!

只見鹿一凡長嘆一口氣,淡淡道:「沒有想到,有一天,也會有人在我『逼』王面前裝『逼』。小夥子,你的思想很危險啊,你造嗎?」 第173章化境高手(第二更)

張佐堂右拳緊攥,真氣充盈,灌滿全身。。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比起死去的易豪那拳頭上可憐的一丁點兒真氣,這張佐堂全身真氣如海如山。

外泄的真氣鼓動著衣衫,吹鹿一凡額前的劉海都飛起來了。

馮帆見此,心中大駭。

真氣境後期強者,竟能真氣外泄!

「八極拳!」

轟!

一拳轟了過去,鹿一凡的身軀輕輕一躲,那拳頭轟擊在了大地之上。

地面上瞬間裂開了一道大口子。

「就這點本事?那麼,看看我的如何?」鹿一凡冷冷道。

說著,鹿一凡對著一棵樹輕輕一伸手,幾片樹葉自動的飛到了他的手中。

將三片樹葉夾在指間,體內的真元狂暴而出,三道白芒瞬間將樹葉籠罩開來。

封少的掌上嬌妻 屈指一彈!

嗖嗖嗖!

三道黑影瞬間『射』出,快如閃電,正中了那三位八極『門』弟子的眉心。

三個八極『門』弟子還未反應過來,只感覺腦袋一亮,便永遠的閉上了眼睛。

重生之富婆系統 白嵐定睛一看,那三片樹葉深深的陷入了三個八極『門』弟子的眉心,只留下一丟丟的尾巴『露』在外面。

「摘葉傷人!化境高手!」馮帆驚駭的叫了出來。

這一手意味著什麼,其他人不懂,但身為修鍊者的馮帆卻太清楚了。

傳說中的化境大師,飛『花』摘葉,皆可殺人!

就像眼前的鹿一凡這樣的大師,隨便給他一根筷子,或者一張撲克,都能殺人!

他能快到連你槍都逃不出的時候,就將你殺死!

化境高手,當真是恐怖如斯!(此處@天蠶土豆)

張佐堂也驚呆在當場!

「化境,真的是化境高手!」張佐堂的嘴巴都合不上了,身體顫抖著說道。

他的師尊只是真氣境大圓滿高手,就能十步一殺人。

那比他師尊更強大的化境高手會恐怖到什麼地步?

「不到二十歲的年齡就修鍊到了化境,現在天才已經妖孽到這般地步了嗎?」張佐堂心中驚駭的想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