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81 Views

不擺架子不耍大牌,只要你不招惹她她也不會給你難堪,算是很好伺候的藝人。

Written by
banner

這是認識顧錦以來她第一次這麼嚴肅且認真的和自己說話,不是提醒而是吩咐。

趙粒趕緊收起了臉上的表情,「我知道了。」

「讓化妝師過來給我補補妝。」顧錦的臉上很快就恢復如常。

「小姐,明天有馬戲,導演害怕你不熟悉,提前給你找了一個師傅帶你熟悉一下,防止發生意外。」

「也好。」顧錦會騎馬,但好久沒動過,而且不同的馬性格也不同,提前熟悉是最好的選擇。

說到南宮墨,南宮墨快步走來,「我的小祖宗,你還在看劇本,沒看新聞?」

「看了。」

「該死的,那些記者是不是瘋了,吃顆葯避孕藥也要來報道一下,是不是吃飽了撐著沒事幹?」

顧錦冷哼一聲,「大概吧。」

「需不需要我幫你處理?」南宮墨關切的問道。

「不必,我已經讓人去做了。」

南宮墨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喂,那種東西可不能多吃,對身體不好的,下次我見到他一定更要好好說說他。

怎麼只顧著自己爽,自己女人的身體還要不要在意了?」

顧錦看他義憤填膺的樣子輕笑,「南宮,你什麼時候這麼關心我了?況且這件事和他無關。」

「哪裡無關了?你說你們女人就是笨,爽的是男人,最後受苦的卻是你們女人。」

顧錦不緊不慢道了一句:「其實我也挺爽的。」

趙粒:「……」

這位小姐也太彪悍了,自己還是一個沒有性生活的孩子啊!

南宮墨捂著頭,要是一年前她肯定不好意思說出這樣的話,顧家究竟是個什麼地方,將顧錦變成了現在這個模樣。

「你就是為他說話。」

「我說了不關他的事情,他想要個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現在的情況。」顧錦嘆了口氣。

「倒也是,你嘛最好還是不要有孩子的好。」南宮墨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輕笑一聲。

「這件事我已經讓人處理去了,你不用擔心,我自己有分寸。」

「我知道你有分寸,只是啊……」南宮墨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

趙粒這才覺得兩人的世界不是自己能夠插進去的,小姐喜歡的男人會是誰呢?

「我給你找了騎馬的師傅,一會兒你熟悉熟悉。」

「嗯。」

顧錦表面上雲淡風輕,該拍戲就拍戲,該騎馬就騎馬,心中卻隱約有些不安。

她很希望三叔因為太忙沒有關注到那八卦消息,可從另外一方面她又覺得不可能。

上次周黎的事情司厲霆就是因為忙碌而忽略,他是一個不會犯第二次錯誤的男人。

恐怕那以後他會十分在意自己的生活,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該看到的話他已經看到了。

顧錦看著自己的手機,沒有來電也沒有簡訊。

有種風雨欲來的前兆,顧錦只能在心中默默期盼他是在開會沒有看到消息。

帝凰大廈頂樓。

落地窗前,司厲霆一襲筆挺的西裝負手而立站在窗前。

他冷冷的眺望著遠方,他是在開會,在顧錦知道的十分鐘前剛剛出來。

還沒來得及吃午餐,帶著一身疲憊他本來是想要午休一下。

連日來高強度的工作,他覺得身體也有些吃不消了。

剛剛才在椅子上閉目養神林均就帶給他這個消息。

「爺,需要我去處理一下嗎?」林均知道顧錦在他心中的分量,只要任何有關於顧錦的事情都必須要親自請示。

司厲霆揉了揉太陽穴,臉上有些疲憊之色。

「不用,讓謠言散播開來,越多人知道越好。」

司厲霆給了一個相反的回答,林均有些錯愣。

「爺,現在太太也算是演藝界的明星了,雖然也不是什麼醜聞,一直散播出去也不太好吧?」

撩火小妻:傲嬌冷少是頭狼 林均倒是有些摸不準這位大爺心中在想些什麼了,顧錦不是他的寶貝么。

從前別人多說了兩句他都恨不得自己親自上門去刨了人家的祖墳,現在謠言漫天飛他還能著么無動於衷。

「其它事情可以處理,這件事不用,正好藉此機會讓有些人死了這條心。」

林均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真笨,這條新聞是說顧錦吃事後葯。

那就證明了她是有男人的,沒想到司厲霆竟然會用這種方式來宣告主權。

「我知道怎麼辦了。」林均收斂了臉上的表情。

「將那些不太好聽的消息都撤了,這一條保留。」

「是。」

林均離開了,司厲霆一個人站在落地窗前,陽光將他的身影拉得很長很長。

那天離開之前他刻意在顧錦體內留了東西,哪怕他知道顧錦是安全期,但他心中仍舊有一絲期待。

他希望自己有那麼幸運,蘇蘇萬一懷孕了呢?

哪怕顧錦已經回到他的身邊,她對他的心沒有變化,但她的身份已經變了。

司厲霆太清楚這個社會的規則,他害怕牽絆著顧錦的東西會越來越多。

以前雖然她一無所有,對於司厲霆來說更好掌控一些,他可以給蘇錦溪一切。

蘇錦溪不需要擁有什麼,因為他就是她的全世界。

這次顧錦回來明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變得很強,同時讓司厲霆沒有了安全感。

他變得更加努力,甚至著急,他怕自己配不上她顧大小姐的身份。

想要和她有個家這是心愿,這其中也有一個重要的目的。

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就會有所牽絆,司厲霆也才有信心留住她。

所以他花了那麼多心思討她歡心,也是為了讓顧錦可以給他一個家。

從前他和蘇錦溪的結婚證早就沒有了法律效應,司厲霆會不安。

從小他就沒有一個溫暖的家,顧錦是他認定的女人。

司厲霆最怕的就是變故,他喜歡將所有東西掌握的感覺,不希望和顧錦發生任何意外。

想到那天早上顧錦像是只小貓兒一般躺在他的懷中。

「三叔,你沒有做防範措施?」

「蘇蘇,就這一次。」

「答應我,不要吃藥好嗎?」

「好,有了咱們就要。」

她分明是這麼答應自己的,可是她轉身就吃了事後葯。

要是換做一年前顧錦絕對不會忤逆自己的意思,時間徹底讓她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她有自己的主見,也有自己的打算,自己對於她來說已經不是全世界。司厲霆英俊的眉宇間籠罩著一層陰雲,他無奈的輕嘆了一聲:「蘇蘇,你究竟要我怎麼辦……」 顧錦環顧四周,房間中並沒有那個人的身影,所以剛剛她只是做了一個夢。

夢裡司厲霆笑著對她說回來了,這樣的夢她已經做過很多次。

如果沒有結局,那麼還不如沒有希望的好,現實和夢境正好是兩個極端。

得知這只是個夢她的心悵然若失,若不曾擁有,便不知道失去的滋味。

「對了,錦兒你怎麼在那個破舊倉庫外面的?你不是回家了嗎?」

經過唐茗的提醒,顧錦這才反應過來。

綁架,打鬥,綁匪,還有神秘男人。

「茗哥哥,你怎麼找到我的?」顧錦連忙問道,她昏迷之前身邊是站著一個男人的。

「我等了很久都沒有等到你的電話,我一直給你打電話也沒有人接,最後一個電話被人接了。

他操著一口並不流利的普通話告訴我你在這裡,讓我趕緊過來。」

顧錦有些疑惑,「不流利的普通話?」

「是的,應該是外國人,說中文的時候並不怎麼熟練,我還想要多問一些話的時候人家就掛了電話。」

「這樣嗎?」顧錦喃喃自語,心中更加失落,她還在幻想著什麼?難道還以為司厲霆會出現在她身邊么?

「那個倉庫裡面的小混混都被槍殺,錦兒,他們沒有對你做什麼吧?」

「沒有,準確的說還沒有來得及,黑暗中有個男人救了我,不過我沒有看到他的臉,等我醒來的時候你就在我身邊了。」

顧錦直到現在也弄不明白男人的目的,他是和那些混混有什麼仇,見自己是孕婦才放過自己的嗎?

「我已經讓醫生診斷過,你的身體一切正常,你和寶寶都沒事,這是萬幸。」

「那我可以出院了嗎?」顧錦並不喜歡呆在滿是消毒水的醫院之中。

「可以,我送你回家。」

唐茗將顧錦送回了家裡,仍舊是小竹在照顧她。

「小姐,你終於回來了!」

「別擔心,我一切都好。」

「給她做點好吃的補補,她身體雖然沒事,還是受了一些驚嚇。」

「好的唐總,我這就去。」小竹走到廚房,順手編輯了一條簡訊。

人已經平安到家,請放心。

唐茗看了看錶,「錦兒,我有點事要處理,這兩天你就不要去公司了,好好在家休息吧。」

「嗯。」

顧錦打從出院開始整個人的興緻就不太高,腦中一直在想著一件事。

為什麼迷迷糊糊的時候她似乎感覺到自己回到司厲霆的懷抱中呢?他的懷抱很暖很暖,和以前一樣。

到了最後她還是嘆了口氣,大約是自己的幻覺吧,自己做夢夢到他才會有這樣的幻覺。

唐茗離開了公寓,臉上溫和的笑容也已經變了,吩咐司機去了一個地方。

車子開到了一處高檔的公寓前停下,唐茗熟門熟路敲開了門。

視線之中映入的是一張錯愕的臉,但很快那張臉就變成了微笑。

「茗,你怎麼來了?我最近學了幾個新菜,我做給你吃好不好?」

開口的人正是白小雨,兩年前唐茗便把一切說清楚,並且斬斷了和她的關係。

作為補償,唐茗並沒有收回給她的信用卡,而且公寓和車子都任由她使用。

兩年來他忙於工作,身邊也沒有其她女伴,和白小雨只見過幾次而已。

離上一次見面也有大半年了,上一次她約自己出來自己就喝了一杯咖啡。

這個他曾經想要共度一生的女人,此刻卻是沒有任何感覺。

唐茗一言不發的走進公寓,發現公寓已經不是他以前來那種樣子了。

很顯然,公寓多了其他男人的感覺。

例如煙灰缸裡面的煙頭,例如隨手扔在客廳的一件男士襯衣。

唐茗並不反對白小雨找男人,事實上他是希望白小雨重新找到屬於她的幸福。

如果是以前他看到也許還會欣慰,她終於可以走出自己的陰影。

不過現在的他對白小雨只有厭惡的感覺,分明她已經有了男朋友,剛剛開門的時候卻還想要討好自己。

白小雨見唐茗的視線落在那件襯衣上,連忙開口解釋:「這是我表哥的,前幾天他來我家過夜。」

「你不用解釋,我們之間本來就沒有什麼關係,今天我過來找你是為了其他事情。」

「什麼事?」白小雨突然有些心虛,直到現在她都沒有收到視頻和圖片,那人的電話也打不通。

唐茗不會知道這件事吧?不,他一定不會知道的。

唐茗直接甩了一人的照片出來,「這人你認識吧?」

白小雨看到照片上的人,不就是她表哥嗎?

「我不認識,這人是誰啊?為了他你專門跑來找我問?」白小雨裝作一臉無辜的樣子。

如果不是這次顧錦出事,唐茗深入去查了一下,他又怎麼知道面前這個天天在他身邊裝無辜的女人是怎樣的狠心和毒辣!

「白小雨,以前我覺得你天真溫柔,雖然我不愛你,但我卻憐惜你,甚至想要彌補你。

這幾年來好吃好喝的給你,然而我卻沒想到你竟然做出這樣事情。

你派人想要綁架錦兒,更妄圖傷害她和她肚子裡面的孩子,你究竟是不是人,怎麼會有這麼狠毒的心腸!

她是個孕婦,你怎麼能對她下手?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嗎?」

白小雨見自己做的事情被拆穿,還死鴨子嘴硬,「我,我沒有,哪個孕婦出事了?

茗,就算你現在不喜歡我,也不能把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強加在我頭上啊!」

如果不是自己已經調查清楚了,唐茗差點就相信了她的話。

「白小雨,你不去當演員都可惜了人才,如果你去當演員,現在已經拿了影后獎。

真難怪我從前被你耍得團團轉,沒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女人。

你那表哥什麼都說了,包括畢業那天,你自己玩脫了導致不孕不育。

你卻對我謊稱你被人強姦,讓我對你心生憐惜負責了這麼多年。」

白小雨見狀,趕緊跪地求饒,「茗,你聽我解釋,我真的沒想要傷害她,我只是想要嚇嚇她,讓她離開你。」

唐茗手指緊緊捏著她的下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讓她離開?你有什麼資格?

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這兩年你的感情史可是比彩虹還要豐富多彩。

說真的白小雨,你和別人交往我真的沒有意見,我也真心希望你能找到一個對你好的人。

你都做了些什麼?拿著我的錢養了一堆小白臉,卻還做著讓我回來美夢。

當年的事情我錯信了你,差點讓錦兒受到致命的打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