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84 Views

「哈哈,等我收拾完這個陳天,在跟我哥把事情說一下,到時候我哥肯定非常的開心,我這個月的生活費肯定能多不少,到時候我肯定也不會虧待你們三個人的!」

Written by
banner

李浩天忍不住大笑了一聲,然後一伸手直接摟過了一個姑娘,呲著牙說道:「寶貝,咱們兩個先去房間玩一會,然後等到晚上的時候我帶你去看好戲……」

「好啊!」

美女連忙答應了一聲,然後跟著李浩天奔著房間裡面走去。

章宏看見李浩天離開了以後,忍不住輕聲沖著小龍說道:「龍哥,你確定你說的那個陳天就是這個陳天嗎?」

「當然確定了,要不然這個世界上還有幾個陳天?」

小龍大大咧咧的回了一句,彷彿根本就沒有把今天晚上的事情放在心上。

……

晚上七點多鐘。

陳天龔正薛冰凝沐傾言等人在南陽鎮裡面玩了整整半天多的時間,雖然南陽鎮這個地方不是很大,但是其實能玩的東西還是非常多的,無論是武者交易市場還是一些跟武者有關係的娛樂設施,都是在外面沒有辦法看見的。

眾人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好好玩玩,所以一直等到天黑了,才回到匯陽酒樓之中。

但是幾人剛剛走進匯陽酒樓,服務員便跑到了陳天的身邊,然後笑呵呵的說道:「陳先生,我們酒樓已經為您以及您的朋友準備好了晚飯,您這邊請吧!」

「好!」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跟著服務員奔著酒樓裡面走去。

眾人在看見這一幕以後紛紛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因為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匯陽酒樓為什麼會對陳天如此的客氣,不僅安排了早餐,而且連晚餐竟然也安排好了。

沐傾言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忍不住在自己的腦海裡面回想起了陳天之前跟她說的那些話,沐傾言此時也就越發的懷疑陳天的身份了。

而薛冰凝這一天的臉色似乎都不是很好看,陳天自然也詢問過薛冰凝,但是薛冰凝什麼都沒有說。

眾人入座之後,服務員那邊開始準備上菜。

但是還不等服務員上菜,沐傾言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契約男友要翻身 沐傾言拿起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章宏打過來的,忍不住抬頭看了陳天一眼,然後直接接通了電話。

「傾言,你幹什麼呢啊?」

沐傾言接通了電話以後,章宏笑呵呵的問道。

「剛剛回到匯陽酒樓,準備吃飯了!」沐傾言語氣十分冰冷的說道。

「那個什麼,你們都別吃了……」

章宏聽到沐傾言的這句話連忙喊了一聲。

「不吃?」沐傾言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說道:「我們為什麼不吃飯啊?」

「傾言,是這樣的,我今天白天想了一下,覺得我們酒店那個經理做的實在是有些過分了,竟然給陳天他們安排了一個那樣的房間,我當時真的是不知道他們會這樣安排,我要是知道的話,我……」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沐傾言似乎沒有心情聽章宏在這裡廢話,忍不住皺著眉頭問道。

這個劇本老娘不寫了 「我想說的是,我對昨天晚上我們酒店經理做的事情深表抱歉,為了表達我的歉意,你把陳天他們幾個人都喊上吧,我準備請你們一塊吃個飯……」章宏笑呵呵的說道。

「你想要請陳天他們幾個人吃飯?」

沐傾言語氣非常不可思議的喊了一聲。

畢竟今天早上的時候章宏還警告沐傾言離陳天遠一點呢,這到了晚上竟然就要請陳天吃飯,沐傾言實在是想不明白這個章宏打算做什麼。 眾人在聽到章宏準備請他們去吃飯以後,也紛紛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動作,眼神不解的看向了沐傾言的位置。

畢竟他們此時也不知道章宏打算做什麼。

「我覺得還是算了吧,我們這邊已經吃上了,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沐傾言抬頭看了陳天一眼,語氣平靜的說道。

「別啊傾言,就當是給我個面子好不好?我這次是真的想要給陳天他們道個歉,我當時也不知道哪個酒店經理竟然能做出這種事情來,真的是要把我給氣死了……」章宏連忙說道。

「可是……」

沐傾言臉上的表情十分糾結。

「我就是想要請陳天他們吃個飯,道個歉,也沒有什麼別的意思,不管怎麼樣咱們兩個也算是朋友吧,這點面子你都不打算給我是不是?」章宏直接打斷了沐傾言的話,笑呵呵的說道。

「你真的沒有什麼別的意思嗎?」沐傾言低聲問道。

「傾言,我當初跟你說過什麼話你現在是不是都已經忘了?有些東西你最好還是不要問的太多,你就把你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就行了!」章宏低聲回了一句。

沐傾言拿著手機猶豫了一下,然後輕聲說道:「那我跟陳天他們說一下,看看他們想不想過去吧!」

「行,你幫我好好的跟陳天說說,昨天晚上那件事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

章宏笑呵呵的說道。

「恩!」

沐傾言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傾言,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個章宏怎麼突然想起來請陳天去吃飯了啊?」潘嬌看見沐傾言放下電話以後,語氣十分不解的沖著沐傾言問道。

「我現在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章宏說昨天晚上給陳天他們安排房間的事情並不是他的本意,所以他想要請陳天吃個飯道個歉!」沐傾言輕聲回了一句。

其實沐傾言心中早就知道章宏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了,只不過她並不想讓陳天這件事影響到自己的家庭,所以才會這麼說的。

而眾人在聽到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彷彿更加的不可思議了,誰能夠想到章宏現在就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竟然想要給陳天道歉,這在他們眼中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個章宏是不是想要對小天做什麼啊?我覺得他不是什麼好人,咱們今天最好還是不要過去了……」

丁天宇猶豫了一下,輕聲說道。

「我也是這麼想的,咱們還是別過去了,跟這種人沒有什麼好吃的,而且昨天那件事已經過去了,他現在道歉有什麼用!」龔正也跟著說道。

沐傾言抬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輕聲說道:「章宏這次主要是想要請陳天吃飯,陳天你現在是怎麼想的,你要不要過去啊?」

很明顯,沐傾言這句話並沒有阻止陳天過去。

「既然他想要給我道歉,那我肯定是要過去看看他到底打算怎麼跟我道歉!」

陳天心中清楚章宏想要做什麼,但是他覺得這種事情不是靠躲便能夠躲過去的,而且陳天正好想要看看章宏這些人打算對自己做些什麼。

「陳天哥哥,我覺得那個章宏不像是什麼好人!」

薛冰凝看見陳天答應了下來以後連忙咬著嘴唇輕聲說道。

「沒關係,就算他不是什麼好人,他也不能把我怎麼樣!」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

薛冰凝看見陳天如此自信以後,眨了眨眼睛沒有多說什麼。

「陳天,你確定要過去是不是?」沐傾言看著陳天問道。

此時沐傾言已經知道了將要發生什麼時候,雖然她不想因為陳天的事情而影響到自己的家庭,但是她還是多問了一嘴,因為她也不忍心看見陳天往火坑裡面跳。

「確定!」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好,我現在就問章宏他們在什麼地方……」

沐傾言一邊說話一邊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然後撥通了章宏的電話。

「小天,你可得考慮清楚啊,我覺得這個章宏喊咱們過去肯定沒有什麼好事的!」

龔正表情無奈的看著陳天勸道。

聽說娘娘是小作精 「他不是想要給我道歉嗎?」陳天笑呵呵的反問道。

龔正聽到陳天的這句話瞬間無語了,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好,此時哪怕是個傻子都能夠看出來章宏喊陳天過去肯定不是為了給陳天道歉的。

在場的所有人心裏面都不明白陳天此時為什麼會選擇答應下來,但是他們知道陳天這種人肯定也不會聽勸,所以也就都沒有說什麼。

沐傾言那邊直接撥通了章宏的電話,然後輕聲問道:「章宏,你現在在什麼地方啊?我跟陳天他們一會過去!」

「陳天答應過來了啊?」

章宏聽到沐傾言的這句話語氣十分激動的喊道。

「陳天答應過去你為什麼會這麼激動?」沐傾言眯著眼睛輕聲問道。

「沒有,我就是覺得有些驚訝,沒想到陳天真的答應過來了!」章宏笑呵呵的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我現在就在明鴻酒店這邊呢,你們直接過來就行了!」

「好,我知道了!」

沐傾言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知道章宏現在在什麼地方以後,眾人也就沒有廢話,直接起身奔著匯陽酒樓外面走去。

……

半個小時以後,眾人打車來到了章宏說的那個明鴻酒店門前。

陳天等人下車的時候,發現章宏正站在酒店門口的位置焦急等待,當他看見陳天以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陳天等人走了過來。

「章宏,你不會這麼好心真的打算請陳天他們幾個人吃飯吧?」

沈雪櫻看見章宏走過來以後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輕聲沖著章宏問道。

「呵呵……」

章宏聽到沈雪櫻的這句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淡淡說道:「沒錯,我肯定不會請他們幾個人吃飯!」

「既然你不請我們吃飯為什麼還把我們喊到這裡?」

龔正聽到這話以後直接喊道。

「兄弟,你這麼著急幹什麼啊?我不想請你們吃飯,但是有人想請啊!」章宏似笑非笑的說道。

「什麼人?」

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章宏問道。

「什麼人一會你進去就知道了!」

章宏上下打量了陳天一眼,然後直接轉身奔著酒店裡面走去。

眾人在聽到了章宏的這些話以後知道今天這件事肯定有些不對勁,所以紛紛扭頭沖著陳天說道:「陳天,這個章宏今天肯定是沒按什麼好心,我覺得咱們還是別進去了!」

「對,他們肯定是想要對你做什麼,咱們不去了!」丁天宇連忙說道。

「既然咱們都已經來了,為什麼不進去啊?我今天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這麼大費周章的想要見我!」

陳天目光平靜的回了一句,然後想都不想直接邁著步子奔著酒店裡面走去。

沐傾言薛冰凝等人看見陳天真的打算進去以後,臉上的表情十分無奈。

「也不知道這個陳天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明明知道今天章宏不對勁,為什麼非得要進去呢?」

潘嬌看著陳天的背影忍不住輕聲感嘆了一句。

「哎……」

龔正此時也臉色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邁著步子奔著酒店裡面走去。

片刻之後,眾人走進了酒店當中。

「這個包間!」

原本站在包間門口等待的章宏在看見陳天等人都進來了以後連忙扯著嗓子喊了一聲,然後自顧自的走進了包間當中。

陳天也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跟著章宏進入到包間之中。

進入包間以後,陳天發現裡面一共坐著四個人,除了章宏之外,剩下三個便是李浩天張小北,以及陳天的那位高中同學魏成龍。

魏成龍在看見陳天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直接起身說道:「老同學,你還認識不認識我啊?」

陳天淡淡看了魏成龍一眼,心中已經清楚章宏等人今天打算做什麼了,所以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我當然認識你,魏成龍對吧?」

「你……」

魏成龍在看見陳天面對自己的如此淡定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因為他萬萬沒想到陳天此時面對自己竟然會如此的淡定。

而此時沐傾言薛冰凝等人也紛紛跟著陳天走進了包間當中。

當李浩天在看見薛冰凝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猥瑣,畢竟平時在社會上面見多了美女的李浩峰,此時在看見薛冰凝這種冰清玉潔的小姑娘以後,自然會有些心動,忍不住在自己的心裏面感嘆怪不得李浩峰會選擇薛冰凝,確實非常的有味道。

「小龍,你不是說人家陳天看見你以後會嚇得直哆嗦嗎?我看人家陳天好像一點反應都沒有啊,你是不是在吹牛呢?」一旁的張小北笑呵呵的沖著魏成龍說道。

「陳天,你是不是不記得我是誰了?」

魏成龍瞪著眼珠子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我當然記得是誰!」

陳天語氣依舊平靜的回了一句,然後自顧自的坐在了椅子上面,抬頭看向了李浩天的位置。

陳天心中非常的清楚今天真正打算請自己吃飯的人不是章宏,而是李浩天。

前世的時候陳天跟李浩天接觸的機會並不是很多,畢竟陳天跟李浩天之間也沒有什麼太多的聯繫,但是陳天清楚當年害死自己父親的人也有李浩天他爸一份,既然此時李浩天主動的送上門來,陳天當然也不會客氣。

薛冰凝沐傾言龔正等人看見陳天坐下去以後,也紛紛坐在了包間裡面。

此時沐傾言已經清楚今天要發生什麼事情了,她心中忍不住有些好奇陳天到底打算如何處理今天的事情,面對李浩天這樣的富二代,陳天能否保持之前的那一份囂張?

而薛冰凝看著李浩天的位置,自然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所以此時她心裏面難免會有些緊張,一直目光忐忑的看著陳天的位置。 小徒兒,為師有個戀愛想跟你談談。

這句話在心中轉了幾轉,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到了沒人的地方,待我為王直接問:「你怎麼搬家了?」

風玫挑眉,有些詫異:「你怎麼知道?就是突然想換地方了。」昨天想通了,又想到顧北安來找她的事情,覺得煩,就想著搬家一勞永逸了。

「我去找你了。」待我為王看著她,那句話湧上了喉頭,再次咽了下去:「你現在住在哪裡?」

他想面對面地,真實地告訴她,他喜歡她。而不是在遊戲中。

可是,此時的風玫顯然不會給他現實中面對面的機會。她唇角含笑地看著他,眼神輕佻:「怎麼,還想找我? 傲嬌萌寶:腹黑總裁萌萌妻 昨天不是被嚇跑了嗎?」

待我為王:「……」昨天他那是腦抽!

想起來就恨不得給自己一耳刮子,當時怎麼就沒反應過來,竟然落荒而逃,還花費了一天一夜才看清自己的心。

「昨天只是因為有急事需要離開而已。」面不改色地撒謊。

風玫也不戳穿他,只是輕笑一聲:「不管你是什麼原因,我不認為我們在現實中有必要聯繫。畢竟,遊戲是遊戲,現實是現實,不是嗎?」

——我不認為我們在現實中有必要聯繫。

腦袋轟鳴一聲,在風玫轉身時,他直接抓住她的手:「有必要!」

風玫扭頭看他,眸中有疑惑。怎麼覺得今天的他這麼奇怪呢?

「我說,」待我為王目光鎖定眼前紅衣刀客的瞳眸,一字一頓,「現實中,有必要聯繫。」

風玫眨了眨眼:「今天又忘記吃藥了?可我不是賣葯的啊。」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待我為王:「……」

咬牙:「我是認真的!」

風玫立即收了笑,正經臉:「我也很認真啊,有病就要吃藥,這是常識。」

看著她一張一合的紅唇,也不知是被她的話氣的還是其他,待我為王只覺得氣血上涌,手上微微用力,將人拉入懷中就想低頭用唇封住那張就會氣他的嘴。

刷——

在兩人的嘴唇將將要碰到時,一把刀橫在他的脖子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