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77 Views

看著旁邊在抱怨的兒子,紀澌鈞無奈嘆了口氣,解開安全帶,坐到木小寶旁邊后,再繫上安全帶。

Written by
banner

紀澌鈞坐過去以後,木小寶立刻抱住紀澌鈞的胳膊,還抓起紀澌鈞的手放到自己腿上,又學著木兮的樣子,摸了摸紀澌鈞的腿。

他家兮兮摸他腿,那是一種享受並且溫情的畫面。

可是他兒子摸他腿,那動作,卻像是,小孩子強行裝大人的好笑和可愛。

被木小寶這動作逗笑的紀澌鈞,低頭摸著兒子的小腦袋,「冷冷,你怎麼那麼可愛呢。」

他有兩個弱點。

第一,來自親生爹地的親親。

第二,爹地叫,那個名字。

嘟著嘴的木小寶用手捂著紀澌鈞的嘴,不讓紀澌鈞叫他這個名字。

雖然冷冷很好聽,可是這個名字一喊出來,他就能感覺到,自己像個小孩子一樣在被自己的親親爹地寵愛,被人看到,他就覺得自己寶少爺酷酷的威風都被掩蓋了。

跟他家兮兮一個樣,想要又不好意思。

他得把這小子哄好,畢竟,待會還有事得讓這小子去做。

「冷冷,要不要爹地抱?」

「……」

要要要要要!

可是,總覺得有人在盯著自己看,木小寶一望過去,就對上後視鏡里看他的兩人,臉瞬間紅了,大聲回了句,「坐車車的時候,就是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系著安全帶,這樣才安全,電視上的交通蜀黍說這叫一位一帶,我是個遵守交通安全的好孩子。」

「冷冷,你可真棒。」

「——」

咳咳咳……

他是不是做錯什麼事情了?

不然老紀,為什麼今天突然就對他如此溫柔,還連連喊他這個戶口本上的名字?

他總覺得,親親爹地的溫柔,一旦過了度,那就不是什麼好事。

急的木小寶一路上,絞盡腦汁在回想自己做的哪件壞事讓老紀知道了?

是自己為了和媽咪爭奪親親爹地的配額,故意在媽咪面前說老紀掉頭髮厲害,有禿頭徵兆,還是故意把小狒狒穿過的鞋墊塞到老紀鞋子里,要讓老紀得腳氣被媽咪嫌棄?

如果不是這些,那是哪些?

他實在是想不起來,畢竟,自己為了和媽咪搶老紀,做了太多的事情了……

一旁的紀澌鈞,發現木小寶臉色沉重,滿面不安,一雙大眼睛飛快轉動,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小子,絕對是,做賊心虛,擔心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被他知道,要挨打。

他的兒子,他還不知道?

金光閃耀 這樣子,跟他家兮兮一個樣。

這小子做了什麼事,以為他不知道?

要不是他防著,恐怕,他現在不是禿頭,就被費亦行傳染得病……

前排的費亦行,突然一陣寒顫,緊接著連打數個噴嚏。

怎麼回事?

怎麼突然就打噴嚏了?

還連打數個?

這可不像是什麼好徵兆。

他可沒做錯什麼事啊,可是,這種寒氣逼近,讓人心生不安的感覺,實在是太詭異了。

費亦行悄悄將目光挪向後視鏡偷看後排的人,怕不是他在不經意間做錯了什麼事情,讓紀總生氣了吧?

或者是,紀總跟寶少爺和好了,紀總要幫寶少爺出氣?

可是仔細一想,他又沒做錯事。

前妻,別來無恙 後排不安的氣氛傳到前排,費亦行倍感壓力連連擦汗。

旁邊開車的許衛,在等紅綠燈的時候,看到費亦行表情有些不對勁,本想關心幾句,可是車裡的氣氛,實在是靜的不太正常,那股壓力迫使許衛無法開口,只能裝什麼都沒看見,繼續看著前面。

紀總說,老薑是他的貴人,有老薑在,紀總應該不可能把他怎麼樣吧……

……

在五叔的人陪同下,搭乘專機,飛行了十幾個小時后,蘇嵐到了目的地的機場。

坐著車去見五叔時,蘇嵐看著窗外的歐式建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沈東明,你的好日子馬上就要到頭了!

坐在後排的蘇嵐,見車子越開越偏僻,很快四周圍的房子都消失了,全是黑漆漆看不到盡頭的樹林。

「為什麼要約在這種地方見面?」

「我們來的路上,沈董的人一直在想方設法攔截,如果住在市中心太明顯了,還是住在這裡安全。」

「嗯。」這句話也不無道理,一定是沈呈通風報信,不然沈東明怎麼會順藤摸瓜找到她的去處。

穿過樹林,眼前逐漸出現一棟亮著燈陳舊的莊園。

來接蘇嵐的人,正是之前蘇嵐主動聯繫的人。

「六嬸,我是覃毅,因為情況突然,我父親未能及時趕回來,特地派我來接您,並且讓我向您轉達他的歉意。」

凌晨的天空,暗沉沉,天空還飄著少許的雪花,在蘇嵐進屋后,覃毅主動上前去幫蘇嵐拿下身上的外套。

本來心裡還有所顧慮的蘇嵐,踏進屋內,壁爐上燒著火,整個房子都十分溫暖,感受到誠意的蘇嵐,在覃毅伸手過來時,挽住覃毅的胳膊。

在覃毅的陪同下兩人上到二樓,在機場接蘇嵐的人,走在前面開路,到了房門口,上前開門。

「六嬸,這是我為您收拾的房間,地方簡陋,招待不周還請見諒。」

抽回胳膊的蘇嵐進屋后,打量這布置華麗的房間,她出來的急,連衣服都沒帶,但是這裡的衣櫃,卻擺滿了她尺寸的衣服。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的蘇嵐還沒轉身,身後就傳來覃毅的聲音,「六嬸,您一路上舟車勞頓,早些休息,明天早上,我再過來陪您用早餐。」

她來這裡,不是來度假的,如果不儘快把事情解決,阿陽只會有麻煩。

「覃少爺,請留步。」

「六嬸,不用那麼客氣,您就叫我覃毅。」蘇嵐急著找上門來,兒子還在六叔手上,又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浪費時間,還不趕緊跟他商量怎麼把兒子救出來。

覃毅比了一個請的手勢,讓蘇嵐走在前面,自己跟在後頭。

兩人來到窗前的沙發,待蘇嵐入座后,覃毅再入座。

「六嬸,你放心,我已經安排人在景城幫忙留意弟弟的事情。」

不光是安排的周到,就連對紀優陽的稱呼都用上「弟弟」二字,處處讓蘇嵐感受到溫暖和誠意,只是,誠意再足,不能動沈東明,那都是白費的,「你們能否有把握,讓他過不了董事會這關?」

「如果我們沒有把握,我父親也不會讓我冒著和六叔攤牌的風險,把您接過來。」說著話時,聽到腳步聲的覃毅回頭看了眼進來的人,伸手接過對方遞來的紅酒,將沒開塞的紅酒遞到蘇嵐面前,「六嬸,這是我父親特地交代我帶過來給您的。」

這瓶酒,她有印象,去年老叔父壽辰的時候,沈東明回來也帶了一瓶,同樣年份的,幾個兄弟一人一瓶,沈東明那瓶她喝過,味道不錯,「謝謝。」 雲夢恬愣了愣,她跟路彥琛頓時面面相覷。

雲夢恬曖昧的看著路彥琛笑了一聲:"會不會是朵朵啊?"

路彥琛伸手將電腦關了,站起來:"走吧,去看看!"

雲夢恬立馬笑著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路彥琛跟在她伸手。

雲夢恬笑著猛地打開門,來了一聲:"surprise!驚不喜驚喜,意不意外!"

她喊完之後,這才看到,門外的人,不光是葉一朵,還有跟自己一起去訓練的雲熙。

雲夢恬的笑容,頓時僵在臉上:"雲熙,你怎麼來了?"

雲熙笑眯眯的看著雲夢恬,剛要說話,就看到雲夢恬身後的路彥琛。

他瞪大了眼睛,脫口而出:"老大,你怎麼在這裡?"

葉一朵本來要回答雲夢恬的問題,說自己剛才在門口,遇到了雲熙,雲熙說他最近忙,來找自己。

而且,他還說雲夢恬也回來了。

葉一朵便打算看一眼雲夢恬,順便把雲熙這個大麻煩扔給雲夢恬。

卻沒想到,她還沒得及說清楚,就被雲熙的話打亂了。

她皺眉看了看雲熙,又看了看雲夢恬和路彥琛:"什麼老大?"

雲熙也猛地意識到,自己剛才口誤了,他趕緊解釋:"是雲夢恬老大,對!她是老大,什麼事情都欺負我,可不是我的老大嘛!"

聽到雲熙蹩腳的解釋,雲夢恬的嘴角抽了抽,也沒有反駁。

路彥琛涼涼的看了雲熙一眼,沒說話。

葉一朵倒是沒有深想雲熙剛才的話,她轉身跟雲熙說:"小夢回來了,你先跟她玩吧,我完了再過來找小夢!"

她找小夢,想單獨問她幾個問題,現在雲熙在,一看就不是好時機。

很難得的是,葉一朵說了,雲熙沒有再繼續賴著葉一朵,雲夢恬也沒有反駁葉一朵的話。

葉一朵看了一眼這三人怪異的眼神,搖搖頭,轉身回自己房間。

從頭到尾,路彥琛和葉一朵都沒有說過一句話。

雲熙這會都傻眼了,老大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就算是著房子是雲夢恬租的,老大的身份,按理來說,也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啊,而且,還他么穿得是居家服。

雲熙感覺,自己的三觀都出現了裂縫。

葉一朵開門進去了,雲夢恬一把將雲熙拽進來。

她惡聲惡氣的瞪著雲熙:"進來再跟你算賬,你在朵朵面前,胡言亂語什麼啊!"

雲熙沒有搭理雲夢恬,他低眉順眼的看著路彥琛,乖乖認錯:"老大,我錯了!"

路彥琛懶得問他,到底要整什麼幺蛾子。

他看著雲熙,沉聲道:"你跑來這邊幹什麼?不是剛剛訓練結束嗎?你不累?"

雲熙立馬笑嘻嘻的開口道:"當然是來找我喜歡的女孩子啊!老大,我說的就是剛才那個女孩子,你看見了嗎?"

雲熙一臉賣寶的表情,還自顧自的補充道:"我對她一見鍾情呢,是不是長得特別漂亮,老大,你是不知道,她不光長得好看,打架才叫帥呢,我特別特別喜歡她,這不,一回來就趕緊跑來這邊找她了,只不過,我倒是沒想到,老大你也在這裡呢,真的是好巧啊!"

雲夢恬無語的捂著臉,說實話,她本來是想救救這二貨的,結果,這二貨做錯事情還不自知,她已經無力吐槽了,她現在說什麼,也來不及了吧。

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瞧見自家表哥臉黑沉的可怕。

路彥琛看著雲熙,涼涼的開口:"是嗎?"

雲熙也不知道路彥琛的是嗎,指的是他說的那一句話。

他傻呵呵的點頭:"是啊,她真的特別好,我還沒有跟你介紹呢吧,老大,她叫葉一朵,真的特別好,不是我自誇,我的眼光真的是相當好!"

雲夢恬呵呵乾笑了一聲:"是啊,你的眼光可真好!"

雲夢恬就差說,你眼光好到跟路彥琛搶老婆了!

路彥琛的神情冷的嚇人:"所以,你過來是為了追姑娘的?"

雲熙一聽愣住了,這是被老大覺得,自己工作不認真嗎?

他趕緊解釋:"老大,你要相信我,就算是我找到了喜歡的人,我也絕對沒有因為這事,耽誤工作的一丁點意思,我是抽出自己的休息時間,特地過來的!"

看著雲熙這個模樣,路彥琛也不想聽他繼續解釋。

他冷哼了一聲,開口道:"你不用解釋了,現在,我給你個機會,證明你沒有耽誤工作,你去美國談個生意,你直接過去,到了那邊,會有人跟你交接的,你現在就出發!"

雲熙一下子傻眼了。

雲夢恬默默的在心裡,為雲熙點了根蠟,沒辦法,誰讓他幹什麼不好,非要跟老大搶老婆!

雲熙還在那裡懵逼:"老大,不是吧,我剛回來!"

"可是,你有時間去干別的事情,說明你還不夠累,對嗎?"路彥琛語氣很是平淡的反問。

玄宇宙 雲熙一時間愣住了,不知道怎麼接這話。

他吞吞吐吐的開口:"老大……我……我就是想歇歇?"

"我看你追女孩子的精力旺盛的不得了,你還是不用歇了,你覺得如何?"路彥琛的聲音已經冷下來了。

雲熙壓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得罪了自家老大。

他苦著臉,悶悶的點頭:"那好吧,我現在就去美國!"

看著他這個樣子,雲夢恬差點笑噴了。

她默默的在心裡說了聲活該,誰讓他不知死活,不聽自己的去勸告。

之前,他們去熱帶雨林訓練之前,她就提醒過這貨,可是,他壓根不聽自己的話。

現在,吃到苦頭了吧。

路彥琛聽到雲熙應了下來,非常不客氣的開口:"你現在就可以出發了!"

雲熙苦著臉,幽幽的看了一眼雲夢恬,似乎對她一臉幸災樂禍的笑容,很是生氣。

雲夢恬看了一眼自家表哥,頓時覺得,雲熙似乎真的有點可憐。

畢竟,雲熙現在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呢!

只不過,自家表哥不能跟手下說,你跟我搶女人,我只能用這種方式,把你發配到看不見的地方去了。

所以,這話,只能讓雲夢恬來說。

婚戰:復仇女神 她笑眯眯的看了一眼路彥琛:"表哥,這樣……我先去送送雲熙,順便去找朵朵說會話,好吧?"

路彥琛涼涼的看了她一眼,准了:"你隨便!"

雲夢恬立馬笑著看著雲熙:"好了,您請吧,我送你走!"

雲熙一臉幽怨:"你可以笑得更幸災樂禍一點!"

說完,他轉身往外走。

雲夢恬實在是憋不住臉上的笑容,她笑著看向雲熙:"雲熙啊雲熙,我真心不是幸災樂禍,我只是……只是想好心跟你提醒一件事,你要是不想聽,那我可就不送你了,我直接去找朵朵了!"

雲熙對見葉一朵,還是有點不死心。

聽到雲夢恬的話,他沒有好奇,反而直接說:"那我也跟你順便去看看葉一朵吧!"

看著雲熙提到葉一朵,頓時一臉興奮的表情。

雲夢恬忍不住給他潑涼水:"雲熙,我建議你還是別去看朵朵了,否則,你只會被發配的更遠!"

雲熙就算是再傻,這會也反應過來了。

他皺眉看著雲夢恬,神情有些難看:"雲夢恬,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我被老大發配去美國,跟葉一朵有關?"

雲熙說完,還看了一眼剛被雲夢恬關上的房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