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60 Views

「阿憶你妹妹怎麼了?」牡丹不明所以的看著他。

Written by
banner

忘憶一笑:「母后你別急我給您介紹一個人。」

轉頭道:「帶人上來。」

就見宮人馬上跑出去,片刻帶著一個一身藍裙的女子走上來。

翟蘭的不安越來越嚴重,「哥,哥哥,你這是要幹什麼?」

藍衣女子戴著大斗笠眾人看不清她面容。

「請您摘帽吧。」旁邊宮人小聲道。

女子把斗笠取下,露出一張在場人都有幾分熟悉的臉,因為她和雀華長的實在很像,要不是她眼角有一個淚痣,整個人氣質也是溫婉輕柔,真有可能把兩人弄混。

「好久不見了,上神。」女子的聲音像她的容貌一樣溫柔。

「雀樂!」牡丹很驚訝的看著她,忽然遇到了多年不見的朋友,牡丹有些激動,沒錯,雀樂事牡丹上神的摯友。

「這麼多年不見你好嗎?」牡丹的語氣很激動。

雀樂竟然意外的搖了搖頭。

「要不是命大,我也許今日就見不到您了。」

翟蘭剛見到雀樂的時候還以為她是要來認自己的,當她和牡丹上神認識的時候她心裡的緊張更甚。

她肯定是來找自己的,她看自己如今有了地位所以來賴著自己,她絕對不能認她,絕對不能。

「怎麼回事?」牡丹一聽雀樂這樣說心就提起來了。

雀樂轉向翟蘭。

翟蘭緊張的捏著手指,她絕對不會認她的,她有信物不能慌。

「你沒有什麼對我說的嗎?」雀樂文翟蘭。

翟蘭一臉正色的抬起頭,「我又不認識你,哪有什麼和你說的。」 雀樂很平靜,目光里有些失落,更多的是無奈和釋然。

「你們果然是母女啊。」雀樂感嘆,談起了當年的往事。

她和雀華雖然是姐妹,但是關係並不是很好。

雀華總是對她抱有一種莫名的敵意。

在父母相繼去世后,她們也算是相依為命。

可是她們都關係並沒有因此緩和,直到雀華嫁給了孔風,雀華似乎終於找到了自己存在感。

同時雀樂也有了自己喜歡的人,一個很普通的神仙,但是兩個人很恩愛。

原本因為自己嫁的人更有地位而沾沾自喜的雀華看不下去了,尤其是雀樂懷孕了,這更讓她心裡無比嫉妒。

人總是這樣喜歡相互比較。

也就是這時候,她想出一個堪稱惡毒的想法。

她設計謀害了雀樂的丈夫,並且謊稱自己懷孕了,和雀樂一起養胎,並且隱瞞了雀樂懷孕的消息。

得知丈夫死亡雀樂很崩潰,加上姐姐的示好她相信了雀華。

一朝產子,她元氣大傷,不得不沉睡修養,把自己的兒子託付給了姐姐。

而雀華,壓根就沒有說出她懷孕的消息,她以自己的名義撫養了這個孩子,順利的鞏固了自己的地位。

這個孩子就是平憂。

所有人都被蒙在鼓裡。

知道雀華自己確實懷孕了,本來她是滿懷欣喜,可她很快發現這個孩子是個女孩,也就是,翟蘭。

女孩怎麼能夠和平憂相抗,本來已經準備放棄平憂的她收回自己的決定。

她喚醒了沉睡的雀樂,告訴她平憂生了重病,必須要她的護身符才有可能活下來。

雀樂並沒有懷疑她,真的用自己的一半仙力給雀華做了一個護身符,可這個護身符上有她的力量,雀華不能直接給翟蘭,她乾脆把翟蘭謊稱是雀樂的孩子,反正雀樂因為仙力受損已經再次沉睡,醒來的幾乎微乎其微。

翟蘭就這樣以她乾女兒的身份回了長樂宮。

這中間有些事是雀樂所述,有的是忘憶查到的。

翟蘭不敢置信的站在那,「不可能,你瞎說!」

「你瞎說!你就是想要佔我哥哥的便宜,我有信物,我是母后的女兒,我才不是什麼被交換的孩子,你瞎說!」翟蘭大聲的咆哮反駁她。

「你才是胡說。」雀樂厲聲打斷她,「雖然神仙因為生命長久不太好追溯出聲的時間,可你出生的時間卻肯定比牡丹上神的女兒要早,你已經在天界生活的時候牡丹上神的女兒還沒有出生。」

「就算雀華當年為了不被發現,低調的隱藏了你的行蹤,但只要用心查還是能查到的。」

一個女人,對於一個頂替了自己的孩子生活了許多年,現在又想頂替好友女兒的人不可能抱有任何好感。

甚至是有著厭惡,就算一開始不是翟蘭的錯,可是現在她明知自己的母親不是牡丹還來冒充,和她母親又有什麼兩樣?

「你胡說,母后你要相信我,我是有信物的,母后。」翟蘭哭的梨花帶雨跪在牡丹的腳邊。

牡丹被這一變故給弄蒙了。

忘憶直接拂開翟蘭:「早知道你會這麼說,既然這樣你釋放仙力來看看。」

「為什麼要釋放仙力?」翟蘭不敢隨便答應他,怕露出任何破綻。

「證明你沒有說謊啊。」忘憶道。

翟蘭不知道他們要幹嘛,她現在是騎虎難下,她要是不釋放仙力就是心虛,可她釋放仙力就有被識破的危險。

翟蘭猶豫了很久,最後還是同意了,在場的人個個都比她厲害,要是強迫她使用仙力她也不是對手,只能硬著頭皮釋放了仙力。

翟蘭的仙力和她的名字一樣,是一種漂亮的蘭花的顏色。

忘憶沖雀樂點點頭,雀樂拿出一根藍色的羽毛,釋放出藍色的仙力。

兩股仙力相融合,就見一股藍色的仙力從翟蘭的時候仙力里分離出來。

「你,你,你幹什麼!」翟蘭大吼著要收回仙力卻怎麼也停不下來,她感覺到體內的仙力在飛速的流逝。

「母后,母后救我!」在場的人她只能向牡丹求救。

「阿憶你們這是在幹嘛?」牡丹緊緊的抓著忘憶,畢竟在她心裡,翟蘭還是她的女兒,就算還沒有什麼感情,她的愛還是在的。

「母親您別擔心。」忘憶拍拍她的手安慰她,「樂姨只是在拿回自己的東西。」

一炷香過後,雀樂收回仙力,翟蘭像是虛脫了一樣的跌坐在地上。

「小姑娘,有時候太貪心並不是好事。」雀樂向翟蘭道。

翟蘭感受到自己體內只剩下一半的仙力簡直要崩潰了,「你對我做了什麼!你這個惡魔,你把我的仙力還給我!」

雀樂搖了搖頭嘆氣。

「阿樂?」牡丹不解。

雀樂拿起羽毛道:「這是當年我給孩子做的護身符的另一半,有了這一半,我就可以收回自己的仙力。」

也就是說,是翟蘭吸收了護身符里的仙力。也就證明了雀樂說的才是真的。

這倒是讓瓏五有點意外,當時翟蘭那麼激動,她還以為是真被人偷了。

這監守自盜也太認真了點吧?

那麼理直氣壯?

偽女主的腦迴路她理解不了。

「你們怎麼知道的?」瓏五戳了戳清緣。

清緣沒有收斂聲音,也算是給牡丹一起解釋了,「她一直被譽為天賦非凡,確實是因為有護身符庇佑,但還是成長的有點太快,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們找到雀樂,再加上你那件事後很自然的就聯想到了。」

翟蘭幾乎絕望的坐在地上,怎麼會這樣?怎麼會?

她明明已經把仙力吸收了怎麼會還能被分離?

她的腦海里出現了當時第一吸收護身符仙力的情景。

她從小在周圍小姐妹的恭維中長大,不管是身份地位還是天賦能力她都比她們好,有人捧自然就有人嫉妒。

有一次她聽到了兩個小仙女背後議論她,「她天賦好又怎麼樣?還不是個乾女兒,又不是親生的。」

「就是,就是,她現在也不過就是個天仙,晉陞到上仙還早著呢,而且還需要契機,她可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這段話刺激到了翟蘭,的確,大家年紀相仿,就算她天賦好一點也做不到和周圍人拉開一大截。

她開始渴望力量,想來想去,她把主意打到護身符上。

她跟雀樂是三代以內的近親,對雀樂的仙力也是有很高的親近度的。

她開始偷偷的吸收護身符里的仙力。

剛開始她怕引起別人的懷疑不敢多吸收,可是後來這種不勞而獲的舒適感和周圍人越來越羨慕的眼光壓下了她的恐懼。

就這樣她一步步的晉陞到上仙,直到有一天她發現護身符的仙力要枯竭了她才慌了。

後來這件事被雀華知道了,才有了對瓏五陷害的事,她們的算盤打的很好,即解決了她護身符的問題又可以得到一隻神獸。 翟蘭不知道的是雀樂的仙力能夠保障平憂一路到上神,那這份仙力哪裡是那麼好吸收的,不能夠認真的吸收就不能完全被自身所用。

翟蘭被人帶走了,臨走時她看到了坐在一邊看戲的瓏五。

她正在和清緣說話,抬著頭,清緣滿臉的寵溺,半點沒有因為她的事情收到影響。

翟蘭心裡恨,都是因為她,自從遇到了她,她曾經一帆風順的人生就,是從遇到她以後,就像是從雲端上跌落一樣,再也找不回從前了。

「鯨卿!」翟蘭嘶吼著還沒有喊出後面的話來,來就被人捂著嘴拉走了。

瓏五聽到她的聲音看過去,人已經不見了,同時系統完成任務的消息響起。

忘憶正在安慰牡丹,這件事她最受打擊。

「你打算自己和平憂說?」瓏五問清緣。

「讓雀樂上仙自己說吧。」

「那小廚娘呢?」

「很有可能就是,不過還要她過來才能確定。」

這件事告一段落,清緣心裡的事暫時也算是都放下了,他現在只想陪著瓏五。

瓏五捏著小獸,小獸吱吱吱的叫了兩聲,伸出舌頭舔了舔她。



後面的事情瓏五和清緣都沒有在參與。

他們走了。

清緣向牡丹花和棋影辭行,和瓏五離開了魔都到人間去了。

至於剩下的事忘憶會帶信鴿給他們。

牡丹很捨不得,瓏五並不知道清緣跟她說了什麼,但是他們離開時忘憶他們都來送他們,牡丹拉著她的手囑咐她一定要常回來。

天邊遷移的候鳥正在往回飛。

清緣找了一直飛獸帶著她,和一直小獸。

兩人兩獸慢慢的消失在天邊。

菱月和平憂已經到了城樓上,沒有上去打招呼,就那麼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

「你說他們還會回來嗎?」菱月問平憂。

平憂搖頭,他不知道,可是他覺得應該,不會了。

菱月抬頭看著天,轉身下了城樓,在心裡默默的道:「小神獸,再見。」

忘憶站在哪裡久久的沒用動。

她說她很喜歡魔都。

可是現在她走了。

原來她已經發現了嗎?她走的這麼急,除了清緣,沒有帶任何人。

忘憶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喜歡上小丫頭的,可能是她太與眾不同了。

只要她往那裡一站就像一個發光體一樣吸引人的眼球。

她擁有許多男人都沒有的能力,她的獨立,強大,甚至是除了對清緣之外對所有人的那種冷血,都像是致命的毒藥一樣吸引著他,讓他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也許他也不想自拔,這麼優秀的女孩,他甚至找不到理由不被她吸引。

「魔君,上神給您留了東西。」一個宮人上前來,雙手捧著一個信封。

忘憶有些怔,她給自己的,拒絕他嗎?畢竟她那種果斷到近乎冷酷的性格。

信很短,瓏五很直接了當的告訴他她早就知道了他喜歡自己,也告訴他,她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

忘憶一笑,她果然是這樣,他繼續看下去。

瓏五雖然拒絕了忘憶,但是她並沒有覺得忘憶有什麼錯,

「喜歡任何人都是你的自由,這種喜歡是值得人尊重的,我並沒有覺得有任何問題,我拒絕你只是不想讓讓清緣誤會,既然對你沒有感覺我不會給你任何希望。

其實你對我也未必就是真的喜歡,你只是沒有遇到過一個敢反抗你的人,忽然遇到了我你很感興趣罷了。」

瓏五很短暫的給他寫了一段祝福。

忘憶看了許久慢慢的合上信。

嘴角帶著一絲笑容,有點釋然,也有點苦澀。

他知道她之所以這麼說,其實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清緣。

也許一開始如她所說,他對她只是一種興趣,可她那麼優秀又怎麼可能讓人不對她產生感情呢?

他現在可以確定他們不會再回來了,至少這幾百年,他們都不會再回來了。

忘憶小心的把信收起來,「走吧,回宮吧。」

從今以後他就只是魔君,而她,則是一個自由自在的神仙。



魔君忘憶大婚的消息轟動了整個魔界。

和他一起成婚的還有平憂上神和菱月上神。

這是魔界和天界前年來都沒有過的大喜。

簡直可以說是普天同慶。

據說魔君要迎娶的是個很普通的魔族女孩,甚至沒有什麼任何家世背景,但是魔君對她傾盡寵愛,兩人的愛情被後世傳為佳話甚至寫進史書。

只有忘憶自己知道,她的笑容和他記憶里那個女孩有三分相像。

為了這三分相似,他願意傾盡一生。



瓏五再次醒來眼前又變成那個綠的你發光的房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