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228 Views

黃印蓉開心到笑到合不攏嘴,用手捂著自己的胸口,還管什麼風水大師,當務之急是備厚禮去紀家看駱知秋,把握住這個天大的好機會。

Written by
banner

就在黃印蓉滿面笑容轉身離開的時候,端著麥茶回來的泰勒和黃印蓉正面相遇。

滿心歡喜的黃印蓉全程都低著頭在笑壓根沒注意到對面走來的人。

見黃印蓉喜上眉梢,還不時笑出聲音來,泰勒倒吸了一口涼氣,停下腳步后回頭看了眼離去的黃印蓉。

這個黃印蓉怎麼會在這裡?這到底是遇上什麼事,會讓黃印蓉忽略他這位「沈氏集團少東家助理」的存在?

覺得事有蹊蹺的泰勒端著麥茶回到沈呈那邊。

茶杯放下后,對面的祁任興手機響起,祁任興拿著手機去另外一邊接電話。

接過杯子的沈呈,因為杯中的水燙手,輕輕轉動數次杯子。

「沈先生,我剛剛遇到了黃印蓉。」

「在哪兒?」

「剛剛黃印蓉是從餐廳的位置朝我走來的,難道沈先生沒遇見她?」

「這裡除了我和祁任興以外,我並未看到有任何人進入餐廳。」因為他和祁任興要談事,擔心被人攪局,所以這裡連服務員都未配備,以至於才需要泰勒親自去端茶。

「我親眼所見,黃印蓉從餐廳位置迎面走來,她當時一直低著頭,臉上滿是喜悅,像是發生了什麼好事。」

對於泰勒的話,沈呈琢磨了好一會,像是猜到一種可能,「難道,黃印蓉偷聽到我們講話,是得知Augus的身份,才如此開心?」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能合理解釋出她的舉止。」眼下也就這個可能性最大。「我馬上派人去追她回來!」

「儘快攔下她,絕對不能讓她把這個秘密傳出去。」

「是。」泰勒壓低聲音問了句:「那必要時候,是不是可以……」做出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嗯。」正好,他也不喜歡黃印蓉,既然黃印蓉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那就送黃印蓉上路吧。

「知道了。」

回來的祁任興,看到沈呈和泰勒交頭接耳在說話,離得遠,他們說話音量又低,祁任興壓根什麼都沒聽見,泰勒離開后,面色比先前放鬆的祁任興笑著問了句:「出什麼事了?」

「小事一樁,不值得一提。」看祁任興的樣子,這件事是成了。

祁任興點了點頭,雙手搭在兩邊膝蓋,拍了拍往後收,伴隨著吸氣說道:「我這邊沒問題,買家一到就能簽字。」

「賣不賣是祁總一句話,我只是輔助您處理這件事,您的滿意,是我的榮幸。」 雲逸無奈的看著路紫蘇:"孩子叫什麼名字啊?我找到了孩子的出生時間?可是,其他的信息,我都沒有再查,我想聽你告訴我!"

路紫蘇氣鼓鼓的鼓著嘴:"不告訴你!"

雲逸無奈的笑著:"傻瓜紫蘇,你就告訴我嘛,你總不可能瞞著我一輩子吧!"

路紫蘇伸手掐了一把雲逸的胳膊:"就是要瞞著你,看你能怎麼樣!"

雲逸無奈的看著她:"那好吧,你就瞞著我吧,真是淘氣!"

路紫蘇瞬間瞪著眼睛看著雲逸,感覺現在,雲逸直接把自己當成女兒的感覺,有木有!

路紫蘇翻了翻白眼,不說話。

雲逸想了想,開口道:"紫蘇,時間不早了,你趕緊上去早點休息!"

路紫蘇身體不好,不能熬夜,他以後一定要面面俱到的照顧著她。

路紫蘇點了點頭,轉身向著車子走去。

只不過,她走了兩步,又轉身看著雲逸:"你難道都不想上樓去看看你兒子嗎?"

"我可以嗎?"雲逸的表情有點受寵若驚。

娛樂帝國系統 路紫蘇點點頭:"不看拉倒!"

看著路紫蘇氣嘟嘟的開車,離開,雲逸趕緊開車跟上。

兩個人將車停在路家公寓樓下。

雲逸跟著路紫蘇上樓。

他的心裡有點忐忑,上次,父母抱了抱孩子,他都沒敢抱抱,生怕路紫蘇感覺到什麼,會多想。

這次,他終於可以看到兒子,親自摸一摸,抱一抱了,那種感覺很奇妙,有點緊張,有點激動。

上樓后,蘇北和路南已經洗漱睡下了。

藍心月還在哄著小傢伙,等著路紫蘇回來。

興許是沒有見到自家媽媽,小傢伙今晚特別精神,看起來一點也不瞌睡。

藍心月被他折騰的沒轍了,將他放在搖籃里,看著他在裡面撲騰,自己在外面,拿著一個玩具,不停的搖著。

路紫蘇和雲逸上樓后,就看到這麼一幕。

藍心月盡心儘力的哄著寶寶,奈何寶寶今晚就是格外的鬧騰。

雲逸看到這一幕,就忍不住紅了眼。

路紫蘇的心裡悶悶的,她伸手推了推雲逸:"你不是要看你兒子嗎?怎麼不往前走呢!"

藍心月聽到路紫蘇的話,忍不住皺了皺眉。

雲逸已經知道,小傢伙就是他的孩子了嗎?

雲逸看了一眼路紫蘇,看到她一臉沒好氣的表情,似乎是得到了許可一般,他緩緩地向著孩子走過去。

他的腳步很輕,孩子明明沒有睡著,他卻害怕嚇到了孩子一般,輕輕地走過去。

藍心月非常識趣的起身,向著客房走去。

路紫蘇慢慢的走過去,站在雲逸身後。

雲逸剛彎腰,小傢伙就把胳膊舉起來,一副要抱抱的表情。

雲逸的心裡,瞬間劃過一抹暖流,很奇怪,激動不已,驚顫不已,這樣的感覺很奇妙,好像萬千的感動,都抵不過這一刻。

他的手,甚至有點顫抖。

他抱起小傢伙的那一刻,他的心臟,撲騰撲騰,響的非常有節奏。

他抱著小傢伙,有點手足無措,小心翼翼的,像是抱著一個易碎的玻璃娃娃一般,彷彿用了一百二十分的心。

雲逸整個人的神經緊繃到極點。

看著小傢伙咿咿呀呀的,伸著小手亂抓,他一動不敢動。

路紫蘇站在旁邊,看的眼睛泛紅。

雲逸真的覺得,太奇妙了。

原來,這就是他生命的延續,好奇妙的力量。

他愛紫蘇,愛孩子。

他自責,自己沒有一直陪在路紫蘇身邊,她生孩子,抵抗病魔的時候,全都是她一個人。

以後,他要千萬倍的對她好。

雲逸抱著孩子,轉身看著路紫蘇:"紫蘇,這就是我們的孩子?"

看著雲逸動容的樣子,路紫蘇換換點點頭:"嗯,他就是我們的孩子,我們生命的延續,愛情的結晶!"

雲逸想伸手去抱抱路紫蘇,卻又不敢,害怕他抱不好孩子。

寵妃萬萬歲 他只能含情脈脈的注視著路紫蘇:"紫蘇,有你真好!"

路紫蘇點了點頭:"有你……也好!"

瞬間,客廳里充滿了溫情,讓人覺得格外的感性。

雲逸看著路紫蘇,眼睛里有渴望,有乞求的目光:"紫蘇,孩子叫什麼名字,告訴我,好嗎?"

路紫蘇傲嬌的別過頭,神情有幾分彆扭:"叫雲彬柯!"

雲逸瞬間愣住了。

雲……彬柯!

她……果然還是最好的那個紫蘇,永遠為自己著想。

他以前真的很混蛋,竟然認為她,選擇不要她了,背棄自己了!

她那麼愛自己,怎麼會呢!

自己真的不該啊!

雲逸輕輕地將孩子放在搖籃里,伸手直接一把將路紫蘇摟在懷裡。

小彬柯眨巴眨巴著眼睛,有點看不懂眼前的場景。

這個給他感覺好親親的男人,為什麼要抱著自家媽咪呢!

他揮舞著小手,可是,有點短,好像夠不著啊!

小傢伙有點泄氣,一屁股坐在搖籃里,低頭開始玩自己的小牛牛。

路紫蘇被雲逸緊緊地抱在懷裡。

她伸手推了推雲逸:"你放鬆點,我喘不上氣了!"

雲逸固執的抱著她,霸道的開口道:"不,不要,這輩子,我再也不要鬆開你的手了!"

路紫蘇沒法說,最近看起來,好不容易成熟了一點的男人,現在轉眼,就又變成孩子了。

怪不得別人都說,男人都是長不大的孩子。

果然是長不大啊!

路紫蘇覺得,心裡有點不爽,憑什麼雲逸可以用結婚這樣的事情氣自己呢!

真的好生氣啊!

越想越生氣!

想著想著,路紫蘇生氣的將雲逸一把推開:"誰要跟你抱啊,你走開!"

雲逸有點摸不著頭腦,因為他感覺,路紫蘇突然就生氣了,而且,是毫無徵兆,莫名其妙的就生氣了。

可是,就算是真的是這樣,她也不敢說。

他看著路紫蘇,無奈的開口道:"紫蘇,我做錯了什麼,你可以說,你不要生氣,好不好?"

路紫蘇氣呼呼的嘟著嘴:"你沒有錯,是我錯了,我不該喜歡你,不該這麼犯賤,賤到你娶了別人,我還愛著你!"

雲逸瞬間明白了,其實,說到底,路紫蘇只是因為自己和肖詩雅的事情,還在生悶氣呢!

他趕緊伸手揉揉路紫蘇的腦袋:"紫蘇乖,不生氣啊,我錯了,是我錯了,是我沒有做好,我不該那樣做的,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你越難過,我的心裡就越難受,你要是生氣,打我罵我都行,不要默默的傷害了自己,這樣我真的受不了,好嗎?紫蘇!"

聽著雲逸輕聲,溫柔的安慰。

路紫蘇的神色,才稍微好點。

小傢伙玩了一會小牛牛,感覺沒意思了,因為,媽媽和那個怪蜀黍抱在一起,根本不搭理他。

他以前玩小牛牛的時候,媽媽還會把他的小手拉開,說不能玩。

現在,媽媽也不管他了!

小傢伙越想越委屈,越來越難受,眼淚在醞釀。

突然間,就肆意泛濫成災。

眼淚瞬間傾盆而下。

"哇嗚嗚嗚……"小傢伙就幾秒鐘的功夫,已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雲逸的額頭青筋跳了跳。

這孩子到底是跟了誰啊,怎麼一點都不懂得給自家爸媽創造機會呢!

他看著趴在搖籃里,哭得傷心欲絕的小傢伙,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

他忍不住揉了揉額頭。

路紫蘇趕緊將雲逸推開,伸手去抱小傢伙。

她將小彬柯抱在懷裡,心肝寶貝的哄著:"寶寶乖,寶寶不哭哦!"

雲逸看著,屬於自己的懷抱,瞬間就被一個小傢伙霸佔了。

他的俊臉頓時有點黑。

路紫蘇好不容易哄得小傢伙不哭了,她才輕聲細語的開口道:"寶寶,媽媽放你在搖籃里,我們睡覺覺,好不好? 愛已成殤 等你睡著了,媽媽就抱你去床上!"

小傢伙也不知道能不能聽懂,就是仰著腦袋,眨巴著眼睛,眼睫毛上還沾著淚水。

路紫蘇就心疼的不得了。

她伸手幫小傢伙擦乾眼淚,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臉,心疼到了骨子裡。

雲逸看著路紫蘇的神情,就忍不住心肝肺疼啊!

誰能想到,這個小傢伙,竟然這麼粘人!

過了好半天,路紫蘇還在哄小彬柯。

雲逸感覺,自己已經被晾在原地好久好久了。

他忍不住咳嗽了一聲。

路紫蘇立馬抬頭,瞪了他一眼:"你都是大人了,能不能安分點,跟兒子爭寵,你出息了啊!"

雲逸趕緊訕訕的閉嘴。

好吧,他要懂事,要聽話,不能讓紫蘇操心,他要照顧好紫蘇和小傢伙的。

只不過,看著紫蘇和小傢伙互動,他真的好想抱抱紫蘇啊!

路紫蘇一直哄到十一點,小傢伙才被哄睡著。

路紫蘇腰酸背痛的站起來:"好了,時間也不早了,你兒子見也見了,抱也抱了,現在我也要早點睡了,你呢,是不是該哪來的,回哪裡去呢?"

雲逸看著路紫蘇,神情有點抽搐。

感情他在這裡,干站了一個小時,就是為了打包回家的啊!

他開始耍無賴:"回不去了,家裡門關了! 夜帝的尊寵:甜心拒愛99次

路紫蘇無語的看著他:"我就不信,你就一個可以住的地方!"

"其他地方,我也沒有帶鑰匙啊!"雲逸攤開雙手,表示自己說的是大實話。

路紫蘇瞬間語塞。

"那……那你住酒店,這總行了吧,你的車應該就在樓下吧,很方便的!"她說。 尉遲不易瞬間坐了起來,「不能回去是什麼意思?」

藍霽華說,「你中了毒,回去就會沒命。」

「我怎麼會中毒呢?」尉遲不易趕緊打坐運氣,沒有覺得哪裡不妥,「我沒有中毒啊。」

藍霽華拉起她左胳膊,把衣袖挽上去,伸著兩根手指在她胳膊上極快的點了幾下,她的胳膊上漸漸凸起一顆黃豆大的小疙瘩。

尉遲不易睜大了眼睛,「這是什麼?」 冷情總裁強行霸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