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81 Views

司機擔心她做出什麼越舉的行為,只好將車停在了路邊。

Written by
banner

夏紫諾拿出手機,立刻就給夏念念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接通,那頭的夏念念還沒來得及開口,夏紫諾就沖著手機破口大罵。

「夏念念你他媽是什麼意思?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麼自私自利的女人,我好心好意來看你,你竟然偷偷摸摸把我趕走!」

「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私?我只不過給霍月沉泡了杯咖啡,你就把我趕走,你想獨吞霍月沉是嗎?你怎麼能這麼不要臉,你以為這樣霸佔著,霍月沉就屬於你了嗎?」

夏念念這時候剛剛從夏家走出來,手機就響了。

看到是夏紫諾,還以為她感冒嚴重了什麼的,趕緊接起來。

誰知道她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夏紫諾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怒罵。

夏念念起初還不知道她在罵什麼,什麼把她趕走了,但是最後一句話她卻聽得清清楚楚。

聽到這裡,夏念念頓時火冒三丈。

她攥緊了電話,冷嗤道:「我的男朋友不是我的,難道還是公用的?你以前勾引莫晉北,現在又跑來勾引霍月沉,你還有理了?到底是誰不要臉?」

夏紫諾一下子被夏念念給罵懵了。

在她的印象里,夏念念一直都是軟弱好欺負的。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勢,這麼牙尖嘴利了?

夏紫諾回過神來,惱羞成怒地罵道:「我什麼時候惦記你男朋友了?你別睜著眼睛說瞎話!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就這麼回去的。我不管,我是你妹妹,你必須要負責我的衣食住行!」

「你做夢!」夏念念回了一句。

她又不欠夏紫諾的,憑什麼要負責?

鳳霸三界:天之驕女 這麼大人了,有手有腳,難道還想靠她養活嗎?

「你不信是吧?我回去就告訴爸媽,說你把我趕出來了。我還要去找記者曝光你,去法院告你,說你不盡贍養的義務!」

夏念念覺得夏紫諾是不是致幻劑吃多了,腦子簡直有問題。

她嗤笑了一聲:「夏紫諾你搞清楚,就算是贍養,我養的也是父母,對你我沒有半點義務!」

「夏念念,你會為你今天的話而後悔的!」

夏念念掛了電話,有些頭疼。

果然是本性難改,夏紫諾這五年真是一點兒都沒變,還是這麼刁蠻不講道理。

夏紫諾看著電話被掛斷,氣得抓狂。

親眼見到了王室的人,她怎麼能甘心再回去過普通人的生活?

可是現在,她身上沒有半分錢,連手機都是從李百合那裡搶來的。

想了想,她決定先回去找李百合要錢。

她沖著等候著的司機吼道:「還不把我送回去?一點兒眼力勁都沒有!」

態度趾高氣揚,好像她是給司機付工資的人似的。



夏念念提著食材,從計程車上下來,剛剛走到樓梯門口,就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

莫晉北可憐兮兮地蹲在她家門口,就像是一條無家可歸的流浪狗似的。

見到她回來,他立刻滿臉委屈地說:「你去哪裡了?你現在還學會夜不歸宿了?」

夏念念很無語:「你在這裡做什麼?」

「我來吃飯。」男人回答得天經地義。

「你怎麼不接我電話?」他問。

「在忙,沒聽到。」

聞言,莫晉北的臉色沉了下來。

哼!

她能有什麼事忙?

還不是忙著勾搭死狐狸精!

莫晉北扶著牆站了起來,他倒是沒用拐杖了,腳上的石膏也拆了。

只是右腳還纏著紗布,穿著一隻拖鞋。

「你的腿還沒好嗎?」夏念念一邊開門一邊問。

「那還用說?」男人回答得理直氣壯。

要是好了,他還有什麼理由來這裡蹭飯?

看到她買了不少食材,莫晉北欣慰地說:「椒鹽蝦不錯,我喜歡吃。」

夏念念翻了個白眼,從他手裡搶走了塑料袋:「這不是給你做的。你要是想吃飯,我另外給你做。」

「那這是給誰的?」莫晉北眯了眯眼睛,警惕地問。

「我看月沉最近很辛苦,打算給他做個愛心午餐。」她很隨意地回答。

「什麼!?」莫晉北立刻炸毛了。

「你從來都沒給我做過愛心午餐,憑什麼讓那個死狐狸精享受?他和別的女人訂婚的事情你忘記了?」

夏念念很無語:「訂婚的事情,他和我解釋過了,他會處理好的、」

莫晉北簡直恨鐵不成鋼,痛心疾首地說:「夏念念,你到底有沒有一點點腦子?新聞都播出來了,他隨便解釋兩句,你就相信了?」

夏念念沒好氣地說:「我就是信了,怎麼樣?和你有什麼關係?」

莫晉北被嗆聲,咳嗽了一聲:「我怎麼說也是你的前夫,有責任幫你把關。總之我覺得霍月沉不是好人,你不要相信他!」

夏念念動手開始洗菜,根本不把他的話放在心上:「是不是好人,我自己會分辨,不需要你多事。」

聽到男人沒聲音了,夏念念探出頭來。

看到莫晉北黑沉著臉,在生氣。

夏念念覺得話好像說重了點,也許他真的是在關心自己呢?

想了想,她又重新回到廚房忙碌。

她給莫晉北隨便炒了個蛋炒飯,莫晉北一臉嫌棄,一直坐在那裡吃水果,不肯走。

夏念念問:「你怎麼還不走?」

「巴不得我走?」

「你不是要上班嗎?」

「我請假不可以嗎?」

夏念念有些奇怪,覺得莫晉北今天說話特別沖。

她還忙著要做愛心午餐,也就沒理他。

莫晉北抿了抿薄唇,突然說了一聲:「樓下送牛奶的叫你去把賬結了。」

夏念念隨口答應:「知道了,我晚點去。」

莫晉北雙手環胸,一臉嚴肅地說:「牛奶是給兒子喝的,你現在有了情郎,連兒子的牛奶都不管了嗎?你信不信我立刻打電話給兒子,說你不愛他了?」

夏念念真是服了他了!

她洗了洗手,擦乾:「我現在就去樓下交錢,行了吧?」

她換了鞋,拿著錢包出了門。

莫晉北的視線落在了她做好的愛心午餐上。

哼!

他老婆做的愛心午餐,怎麼能給別的男人吃?

夏念念起樓下結完賬,回到家,發現莫晉北已經走了。 那個男人陰晴不定的,她也懶得理他。

可緊接著,她發現她做好的愛心午餐不見了!

廚房裡裡外外找了個遍,都找不到。

氣得她打電話質問莫晉北,那個男人竟然不接她電話。

她氣憤地發了條簡訊過去:「為什麼不接我電話?你怎麼這麼幼稚,你居然偷走了我做的愛心午餐!」

發完后,她氣呼呼地瞪著手機。

很快就收到了回復,只有幾個字:「在忙,沒聽到。」

夏念念氣得拿便利貼寫上「莫晉北」三個字,然後貼在玩偶熊寶寶身上,使勁地打了熊寶寶一頓出氣。

哼!

他是在忙嗎?

分明就是偷走了她做的愛心午餐,做賊心虛不敢接電話!

她絲毫沒有意識到,他們的角色對換了。

莫晉北之前質問她為什麼不接電話,她也是這樣回答的:「在忙,沒聽到。」



御尊集團大廳

莫晉北一身西裝革履,凌厲的剪裁修飾了他完美的高大身材。

在他的身後,還跟著助理和一眾高管人員,儼然一派精英人士的派頭。

讓不少女員工都花痴地盯著自家帥到天怒人怨的總裁。

可是,畫風一轉。

在他的手上竟然寶貝似的拿著一個熊寶寶圖案的午餐袋子!

莫晉北如沐春風,明顯心情很好。

助理趁機把一直沒找到機會簽字的文件遞過去:「莫總,這份文件……」

莫晉北瞪了他一眼,揚了揚手裡的熊寶寶午餐袋子:「沒看到我拿著愛心午餐嗎?」

他刻意咬重了「愛心」兩個字。

助理眼眸一亮,恍然大悟:「原來是太太專門給您做的,太太真是賢惠啊!」

簡直就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這要是夏念念專門給他做的就好了,可惜這是她給那隻死狐狸精做的,被他悄悄偷走了。

當然,莫晉北是不會承認自己是偷來的。

他傲嬌地冷哼了一聲。

進電梯的時候,他還拿手擋了一下,生怕別人撞到他的寶貝午餐了。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拿著的是幾百億的合同呢!

進了辦公室,莫晉北走向了後面隱秘處的保險箱。

輸入指紋,按下密碼,小心翼翼地把愛心午餐放進去。

這愛心午餐本來就是他偷來的,萬一誰跟他有同樣的想法呢?

還是安全起見得好!

接著就是開會,兩個小時的會議結束后,秘書問道:「莫總,要不要幫您點餐?」

莫晉北勾唇笑了笑,帥氣的笑容讓天天見慣了這張臉的秘書也有些臉紅心跳。

「我自己有帶愛心午餐。」

不到半天時間,全公司的人都知道總裁帶了愛心午餐。

「那需要我幫您拿去加熱嗎?」秘書問道。

「不用了。」莫晉北擺擺手:「我放在保險箱里,要我的指紋才能開。」

會議室里變得一片死寂。

總裁這是什麼套路?

秘書嘴角抽了抽:「為什麼要放在保險箱?」

莫晉北像是看白痴一樣看著秘書,有些不悅地說:「最近治安不好,萬一被人偷走了怎麼辦?」

全會議室的人都在心裡默默吐槽:誰會去偷您的午餐啊?在保險箱放了幾個小時,說不定都餿了……

莫晉北親自去保險箱里取了出來,因為擔心秘書會偷吃,還跟著一起去茶水間,盯著秘書加熱。

然後瀟洒地拿著午餐,回辦公室慢慢享用。

打開午餐的蓋子,葷素搭配均勻,還有一個小盒子放著切好的水果。

莫晉北原本美麗的心情就低落了下來。

夏念念給那隻死狐狸精準備得這麼仔細,看來在她的心裡早就沒有自己這個前夫了……



夏念念被偷走了愛心午餐,只能再重新做一份。

做好了之後,她直接坐車去了國會。

霍月沉因為工作忙碌的關係,經常吃飯都不按時,鬧下了胃疼的毛病。

她雖然不能時時刻刻盯著他吃飯,但是偶爾給他送個愛心午餐,關心他也好。

夏念念在國會門口登記了身份證,然後打算去霍月沉的辦公室找他。

誰知道,她剛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一堆記者圍著伊雪兒在採訪。

「請問伊小姐,你是來找大殿下的嗎?」

伊雪兒羞澀地笑笑:「是啊,我們約好了一起共進午餐。」

「你們的感情發展到什麼地步了?準備什麼時候結婚?」

伊雪兒甜蜜地說:「我們的感情很穩定,訂婚的日期定下來的話,會第一時間通知大家。」

記者又八卦地問:「請問伊小姐,你和大殿下什麼時候準備要孩子?王室已經許多年沒有繼承人出生了,我們什麼時候可以等到好消息?」

伊雪兒笑得很嫵媚:「這個我現在還不方便透露,不過我和大殿下都是很喜歡小孩子的。」

「那我們就等著伊小姐的好消息啦!」

夏念念心口一滯,她手裡緊緊攥著她親手做的愛心午餐。

伊雪兒說和霍月沉約好了共進午餐,她帶來的這種東西現在顯得是多麼的多餘。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