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93 Views

兩人擦肩而過,戰盼夏突然開口說道:「傅自橫,要幸福。」

Written by
banner

「一定會的,那你也是。」傅自橫輕聲的說。

「放心,不用擔心我啦。」

「知不知道在錦都,多少男生追著我跑?有多少男生給我送禮物?」

「以後等我結婚,一定邀請你們過來,吃喜糖。」

戰盼夏說完,閃身走進房間。

酒店走廊瞬間變得安靜下來,傅自橫一步一步朝外走去,心中沒由來的一陣酸意。

或許今晚和南初一起喝酒喝得有些多,傅自橫恍惚間想起父親在世的時候。

大叔,別來無恙 父親那時似乎說過,讓他勇敢追求幸福,父親當年似乎也是非常喜歡盼夏的。

不過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註定一切都不可能,

走到酒店樓下,傅自橫發現門外站著一道身影。

寒風當中,那道身影瑟瑟發抖,顯然凍得厲害。

走近一看,傅自橫發現居然是奧利芙。

「怎麼在這,等多長時間?」傅自橫說著,連忙就將外套脫下,蓋在奧利芙的身上。

「自橫,不用自責,是我睡不著覺,所以過來看看。」

「剛剛聽說,聽說南初找你出去吃飯,南初其實更希望盼夏做她嫂嫂吧?」

「所以想在這邊守著,想要看你完完整整的下來,這樣做是不是有些過分?」奧利芙顫抖著嘴唇,哆哆嗦嗦的說。

「真是傻瓜,和你保證,我們的婚禮一定可以順利舉行的。」

「再是兩天就是婚禮,可不能熬夜,不然就不是最美的新娘。」

「現在送你回家吧。」傅自橫打開汽車,半摟著奧利芙上車。

「自橫,今晚能不能住在你的家裡,不想回去。」

「這個不行,這樣對你名聲不好,乖點。」傅自橫委婉的拒絕道。

奧利芙無奈的嘆氣。

明明已經訂婚兩年時間,可是和傅自橫根本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最多只是親親臉頰,牽牽手而已。

現在奧利芙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婚後,希望婚後,傅自橫能徹底接納自己。

時間很快來到婚禮當天。

這場婚禮耗時三個月的時間,定在森林舉行,是清新唯美浪漫的風格。

戰盼夏到的時候比較早,拿出相機就在拍攝周圍的風景。

雖然最後和傅自橫結婚的不是自己,可是到底參加過婚禮,那也算是給自己青春一個交代。

戰盼夏正拍的好好的,突然有雙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戰盼夏連忙轉身,看到一名侍女。

「請問是有什麼事情嗎?」

「是戰盼夏女士嗎?」

「沒錯,是我。」戰盼夏點點頭。

「新娘想要見您,請您走一趟。」侍女恭敬的說。

「那好吧。」

戰盼夏心想奧利芙應該是有些事情想要和自己說。

這場婚禮是奧利芙期盼已久的,所以絕對不會做出延誤婚禮的事,所以答應下來。

「戰盼夏女士,請您將攝影機交給我吧。」

「這場婚禮內部都是保密的,今天不能將照片上傳到網路。」

侍女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戰盼夏想著這裡到底是在她們地盤,只能選擇妥協將相機交給她。

一路前行,穿過一片茂密的叢林,終於來到一間木屋。

「請您進去吧,新娘就在裡面。」

謝半雨點點頭,乖乖走到裡面。

寶妻當道:老婆你來管家 奧利芙穿著白色的婚紗,正在讓化妝師化妝。

長長的頭髮披散在腰間,看上去非常的美好。

「奧利芙,找我是有什麼事情?」戰盼夏開門見山,直接詢問道。

聽到戰盼夏的聲音,奧利芙緩緩睜眼,露出迷茫的神情。

「戰盼夏,來這裡做什麼?誰讓你來這裡的?」

「不是你嗎?」戰盼夏同樣覺得困惑,然後說道:「或許是那女傭聽錯,既然沒有找我,那就再見。」

「等等,給我站住!」

「原本是想找你聊聊的,只是一直沒有時間,既然現在自己主動來到這裡,那我們聊聊。」

「你們通通出去。」

在戰盼夏快走的時候,奧利芙喊住戰盼夏,然後讓所有化妝師出去。

木屋裡面,只剩下戰盼夏與奧利芙。

「戰盼夏,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次還要來到W國,參加我們的婚禮。」

「可是希望這是最後一次和你見面。」

「雖然自橫愛的是我,想要結婚的是我,可是看到一個喜歡自己老公的女人,時刻在眼前亂逛,到底是有些鬱悶的。」

「懂嗎?」奧利芙淡淡的說。

「放心吧,對於一個三十多歲的叔叔,完全讓我提不起半點興趣。」

「這次過來,就是想要告訴你們,其實當初那些事情,早就已經放下,這次是衷心祝福你們。」

「奧利芙,既然得到傅自橫,那就好好把握住。」

戰盼夏瀟洒的走出房間,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將是最後一次與奧利芙的對話。 老道士趁機將桃木劍一下子空中扎向了那個怪物。

沒錯,老道士現在採取的是近攻,並沒有遠攻!

他纔不會像當年一樣那麼傻!

這個怪物身上的血蟲蠱,分明比以前更加的厲害了,他居然狠心到把自己變成母蟲的載體,關鍵是他超控了母蟲,並沒有被母蟲給操控!

這得經受住多少的痛楚才能達到這種地步啊!

難怪不得他最近捕食、捕獵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真是害苦了那些嬰兒啊,纔剛出生,剛到人世還沒走一遭,就又回到了閻王殿去……

如果採取近攻的話,肯定會被這些血蟲給咬傷,到時候又會中毒,不過自己現在已經煉製出了這種血蟲的解藥,也找到了對付這些血蟲的辦法,所以根本不用害怕他們。

這個怪物也不是吃素的,他不可能就他呆在那裏來等這個老道士來收拾……

被老道士的法陣控制着,這些符紙的靈光照在他的身上,渾身都感覺很疼痛……

所以這個怪物一直在想辦法怎麼逃出這裏?!

最終他把目標放在了那個啞巴娃娃和嬰兒的身上,只要抓住他們作爲挾持就能逼這個老道士把法陣給撤掉……

他向着老道士進攻了過去,幾回合之後,怪物多次向這個啞巴娃娃和嬰兒下手,都被老道士給逼退了……

這個怪物還是沒有得逞,老道士纔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的,上次已經有血的教訓了!

他們再打了好幾個回合以後,案臺上的東西都被打落了一地……

叮叮咚咚一陣子,老道士趕緊叫屋裏的人把門關上……

既然已經把這個怪物給吸引了過來,也就不需要嬰兒和丁丁來做誘餌了!

所以老道士掩護着丁丁,叮囑丁丁把嬰兒偷偷的給抱進房間裏,然後讓他們把房門關緊,和大人待在一起,千萬不能出來,不管房門外的動靜有多大都不能出來……

可是,就在關門的那一刻,不知是什麼原因就惹怒了那個怪物,怪物更加的瘋狂了,他咆哮了起來……

老道士都已經做好了攻擊的準備、應對的準備、拼命的準備,然而那個怪物的最終目標居然不是他!

“啊啊!狠心人!我要殺了你們!”怪物咆哮了一聲,居然伸出它的利爪子對着門口關門的朱家夫婦衝了過去……

房門還沒有完全關完,還有一個門縫!

朱氏夫婦被這個怪物給嚇慘了,渾然不知所措,目瞪口呆……

渾然就愣在了那裏,要不是老道士大吼了他們一聲,“你們還愣着幹嘛,還不趕快關門?!等着被他給吃掉嗎!”朱氏夫婦才趕緊把門縫給關了起來!

怪物已經衝了過去開始砸門了,就在這個時候,老道士趕緊衝上去擋在了她的面前,和他打了起來……

一邊打,老道士一邊在心裏面想,爲什麼這個怪物一看到朱氏夫婦就情緒這麼激動?!

難不成這跟他們的前世有關?!

難不成,這個怪物和朱氏夫婦認識,也許是很早以前就認識,從他的眼神裏面看得出來特別的憎恨着這兩個人!

看來,人質保護的難度又增強了!

紫發妖姬 老道士和這個怪物打了好幾回合以後,但是沒讓這個怪物進門一步,現在老道士沒有了嬰兒這些阻礙,他更加的厲害了,法器,符紙,法陣,等等全都用上了!

不過看來,這個怪物居然不想和這個老道士這麼纏鬥,他還想着要去殺了裏面的那兩個人,嘴裏一直叨叨的念着我要殺了你們,臭道士不要擋我的道,我要去殺了他們!

老道士又不是沒有看出來他的想法,肯定不能讓他去殺朱氏夫婦啊!

不管前世有什麼善惡仇恨,不能帶到今世啊!

這朱氏夫婦在這一世貌似是大大的好人,你想啊,他們又花錢收養了丁丁,發現丁丁是個傻娃娃,也就是啞巴娃娃,以後居然還是對他很好,把他送走留了下來,沒有趕他走,足以證明他們內心還是有善意的。

當然,這只是從表面看。這人心嘛,反正是難測的,老道士也看不清……

但是他可以算命,但是他謹遵一句話,天機不可泄露,泄露多了會遭報應的!

於是,老道士就想阻止這個怪物去殺朱氏夫婦,所以他故意激怒這個怪物,現在身上很多的血蟲子都用硫磺給殺死了!

看吧,自己研究了這麼多年,終於找到了可以殺死這些血蟲子的剋星,也就是硫磺!

這些血蟲子一碰到硫磺紛紛掉了下來,掉在地上,然後渾身灼烈,成爲膿水、血水、就掛了,死得很慘……

老道士的這一想法,果然把這個怪物給激怒了!

他們開始大打了起來,怪物終於又把注意力放在這個老傢伙的身上,老東西你自己找死,就別怪我了!

他們從院子裏面打到了院子外面,然後老道士故意又把他給引到了森林裏面……

這處深林,並不是煙臺山上的,而是田大壯他們院子後面的後山上面的,也就是當初那個包穀地上面的森林。

硫磺在這個惡鬼的身上也留下了灼傷的痛處,沒想到他的法力居然這麼厲害,他居然可以呼風喚雨了!

不對,他手上拿着一瓶法器,這個白色的金光閃閃的瓶子,肯定是有什麼仙人送給他的!

看來這個鬼還不能度化!必須得活捉啊,否則怎麼知道他背後有什麼樣的妖人在作祟!?

看來這個背後的妖人是在和閻王老頭作對,大大的加重了閻王老頭兒的工作量啊!

有貓膩,老道士鼻子一嗅,就聞出了這事兒不對勁。

整個深林裏面,狂風呼呼的刮,大樹左搖右擺的狂風大作,風雨飄搖,原來暴風雨是這麼來的。

他們兩個開始鬥法,看誰鬥得更厲害!

誰知就在他們鬥法的時候,丁躍鵬不知什麼時候就躲在樹林裏面偷偷的觀察着這裏的情況!

原來小野貓誤打誤撞的,把丁躍鵬給引到了後山!

看來一切自有天意啊!

如果當這個怪物把他身上的所剩下的血蟲全部噴發出來的時候,丁躍鵬嚇得趕緊跑……

因爲他看見這些血蟲落到他腳邊的一條大蟒蛇身上…… 第1206章新娘死在婚禮當天

婚禮正是開始,是在三十分鐘后,率先出場的是新郎。

戰盼夏坐在觀眾席,注視著傅自橫。

原來傅自橫穿著西服是這副模樣,這樣的丰神俊逸,比她夢中的,想象中的,更加完美。

「接下來,讓我們歡迎美麗的,善良的新娘,奧利芙登場!」司儀站在舞台那,激情奮昂的說。

笑傲江湖 只是說完以後,紅毯盡頭並沒有任何的動靜。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新娘沒有出來?」

「有沒有可能是沒有準備妥善?」

議論聲,懷疑聲傳出來。

司儀同樣覺得有些奇怪,於是提高音量說道:「一定是新娘比較害羞,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美麗,善良的新娘,奧利芙登場!」

「啪啪啪!」

「啪啪啪!」觀眾席爆發出掌聲,這種響動應該足以讓奧利芙聽到吧。

可是紅毯盡頭依舊沒有動靜。

過去幾秒后,從紅毯盡頭跌跌撞撞跑出來一名化妝師。

「怎麼辦,新娘失蹤啦!」

這句話讓原本就有些糟亂的嘉賓,更加肆無忌憚議論起來。

「是不是新娘臨時反悔,不願意嫁給傅自橫?」

「有可能,估計躲起來,想不到結婚當天居然出現這種情況,真是丟臉。」

傅自橫的臉色有些難看,奧利芙絕對不存在反悔,逃婚這種情況。

傅自橫想到這裡,連忙撥通奧利芙的手機,可是手機卻在化妝師的手中響起。

「奧利芙什麼東西都沒帶走,就是直接失蹤的。」

聽到這個回答,傅自橫更加肯定奧利芙沒有走遠。

畢竟現在這個社會,不帶手機,不帶車鑰匙,不帶現金,哪裡都沒法去。

「各位不要慌張,奧利芙只是開個玩笑。」

「請各位等待片刻。」

傅自橫說完,連忙撥打婚禮現場保安電話。

與此同時,南初與陸司寒站起來,想要幫哥哥的忙。

獨家蜜愛:晚安,莫先生! 「哥哥,最近有和奧利芙吵架嗎?」

「沒有,昨天我們在一起吃飯,氣氛很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