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230 Views

「我是真的沒有看到!一推門你就醒了!你的叫聲還把我嚇了一大跳呢!」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Written by
banner

「胡說!我睜開眼睛的時候,你已經站在房間里了!快說!你到底看了多久?」李若水突然瞪著眼睛道。

「班長大人啊!我是真的剛進來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身體是不會騙人的!你這個大色狼!大騙子!」李麗莎看著金清石高高支起的沙灘褲,紅著臉、瞪著眼睛道。

「啊?我..我..我這是尿急!我要去洗手間!」金清石說完連忙向著洗手間沖了過去。

「哼!大色狼!又讓你佔便宜了!」李若水看著金清石的背影冷哼一聲道。

金清石衝進洗手間,向著不聽話的弟弟苦笑著道:「你啊你!怎麼就這麼不聽話呢?這不是在坑哥嗎?這讓哥還怎麼見人啊!」

「你在說什麼呢?能快點嗎?我還等著上洗手間呢!」這個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了李若水的大叫聲。

「啊?你這麼快就穿好衣服啦?」金清石吃驚的問道。

「我是真的急著要上洗手間!你能不能快點啊!」李若水穿著真絲睡袍焦急的道。

蜜愛腹黑老公 「那..那你先來吧!」金清石連忙打開洗手間的門。

「快閃開!」門剛一開,李若水就沖了進來,然後迅速一把將金清石推了出去。

「嘩嘩……」流水聲立即從薄薄的塑料門裡傳到了金清石的耳中。

「上帝啊!我可是純爺們啊! 賊王 這不是讓我犯罪嗎!」金清石聽著流水聲心中苦笑著道。

過了好一會,李若水才紅著臉從洗手間里走了出來,金清石看到她走了出來,連忙說道:「班長!我先出去!等你換好衣服我再進來!」

「嗯!」李若水輕輕的點了點頭。

金清石立即轉身走到了門外,李若水慢慢的脫下真絲睡衣,向著鏡子輕聲的道:「十八年的等待!十八后的相聚!我還是原來的我,可是你卻已經成為人夫!是我虧欠你,還是你虧欠我呢?我將來該如何面對你?」

白色的豪華遊艇緩緩的停在了東陵島的碼頭上,兩個壯漢將纜繩固定好后,李麗莎和周憐惜微笑著從遊艇上走了下來,而在她們的身後跟著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和一男一女兩個拎著公文包的年輕人。

「總經理好!」站在碼頭上,兩個穿著黑色背心、黑色作訓褲、高幫軍靴的隊員同時向著李麗莎敬禮道。

「阿宇!你們總教官呢?」李麗莎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總裁強娶豪奪:醉愛是你! 「師父在廚房正忙著做飯呢!我們今天捕到了一條兩米長的黃鰭金槍魚和好多海魚,師父說晚上給大家做大餐吃!」那個叫阿宇的隊員高興的道。

「憐惜姐!我可是託了你的福啊!這可是石頭為了迎接你特意出海打的魚!」李麗莎微笑著道。

「妹妹!你就別開玩笑了!石頭現在肯定恨得我咬牙切齒!說不定正在菜里下毒呢!」周憐惜苦笑著道。

「他敢!如果他敢下毒我馬上滅了他!」跟在周憐惜身後的那個年輕人立即冷冷的道。

「你想滅了誰啊?」李麗莎聽到這個年輕人這麼說,立即黑著臉道。

「李東聲!你給我閉嘴!我帶你來不是為了給你掙面子的!而是過來賠禮道歉的!」周憐惜這個時候也厲聲的大喝道。

「姐!你怕他幹什麼啊?不就是買了這個破島嗎?明天我就讓他們全部滾蛋!」李東升急著道。

「李東升!你給我仔細的聽好了!金清石是我的好朋友!不要以為你靠上我哥就可以動我的朋友!如果再敢說這樣話,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周憐惜冷冷的道。

「姐!您別生氣!我聽你的還不行嗎!只要他不傷害你,我保證不為難他!」李東升連忙陪著笑臉道。

「少廢話!一會不管金先生提出什麼條件你都給我答應下來!而且大華從今天開始撤出島上的所有項目!」周憐惜黑著臉道。

「姐!我們是帶資施工的,人工和材料已經投進了近億元,只要他們這筆錢付清了,我們馬上離開這裡!」李東升急著道。

「李總!你們大華在島上所有的建設項目必須全部重新檢驗,如果質量沒有問題,一分錢也不會少給你!但是,如果檢查出質量有問題,不但一分錢也不會給,而且還要賠償我們的全部損失!」李麗莎冷笑著道。

「李麗莎!我們建設的項目,是經過你們聘請的監理公司驗收合格的!如果你有異議就去找他們啊!」李東升冷冷的道。

「監理公司只是失職,而你們施工方卻是要付全部的責任!這在我們的合同上可是寫得清清楚楚,如果李總忘記了,我現在就可以送你一份合同的複印件!」李麗莎冷笑著道。

「李東升!我剛才說過的話你沒聽明白嗎?要不要我再重複一次?」周憐惜厲聲喝道。

「姐!這件事情你最好跟剛哥說一下!我可做不了這個主啊!」李東升苦笑著道。

「做不了主就給我閉嘴!」周憐惜黑著臉道。 「憐惜姐!這事跟你哥哥有關係嗎?」李麗莎聽到李東升這麼說,立即皺著眉頭道。

「大華有我哥的股份,不過我相信他並不知道這件事情,一會我就問問他怎麼解決這件事情,不管怎麼樣,我一定會給你和石頭一個滿意的結果!」周憐惜認真的道。

「憐惜姐!如果讓你為難那就算了!我已經跟石頭說過了,所有損失由我來承擔!」李麗莎搖了搖頭道。

「妹子!這件事情都是因姐而起的,怎麼可能讓你來承擔呢?這件事情你就別管了!」周憐惜拉著李麗莎的手道。

「憐惜姐!我不希望因為權和錢的事情,而傷害到我們兩姐妹的感情!」李麗莎認真的道。

「傻妹妹!我們都是不差錢的人!這點錢對你我兩人都不是什麼大問題,而且我看重的不是你的錢而是你的人!在我心裡你比我親哥還重要!」周憐惜微笑著道。

「唉!憐惜姐!你最好跟石頭好好解釋一下!雖然他對這件事情沒有說什麼,可是我知道他心裡一定憤怒,要不然就不會將那些人的胳膊全部打斷!」李麗莎嘆了口氣道。

「妹子!一會姐姐借你小情人用一用!給他好好消消火怎麼樣?」周憐惜小聲的道。

「這次可是非同尋常!一東陵島可是他的心肝寶貝,二是他們要*的那個李若水可是他高中的同學!所以你這個方法恐怕不行啊!」李麗莎苦笑著道。

「哦?高中同學?不會是他的初戀女友吧?那個李若水長得漂亮嗎?」周憐惜好奇的道。

「不但人長得非常漂亮,身材更是跟鬼妹一樣!要前有前,要後有后!連我看見她都心動!」李麗莎小聲的道。

「這個大色狼真是有桃花運啊!身邊個個都是美女!難怪他很長時間都沒有聯繫我了,原來是有了新歡啊!妹妹!那你怎麼還把她留在這裡啊?這不是引狼入室嗎?」周憐惜瞪著眼睛道。

「我以前也不知道她跟石頭是同學啊!而且他們是今天才見面的,以前跟本沒有聯繫!」李麗莎苦笑著道。

「為了以防萬一,我們今晚必須聯合起來炸干他!讓他老老實實的消停幾天!」周憐惜咬著牙道。

「你以為這是在玩鬥地主啊?石頭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最後被炸干只會是我們!」李麗莎鬱悶的道。

「今時不同往日!就是再苦再累我們也要堅持下去!而且我準備讓借他種子用一用!妹子!這次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啊!」周憐惜認真的道。

「啊?你在跟我開玩笑吧?」李麗莎吃驚的道。

「我是認真的!我是石女的這件事情,現在已經在外面傳開了,很多人都在背後嘲笑我!老娘這次就要挺起大肚子,讓那些人好好看一看,老娘不但不是石女,而且還能生娃!」周憐惜氣呼呼的道。

「那..那..那萬一你父親知道了孩子是石頭的,那可就出大事了!而且石頭也不會同意啊!」李麗莎急著道。

「你就放心吧!等我出完這口氣,就把孩子偷偷的打掉,保證誰也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周憐惜小聲的道。

「我看你還是跟石頭直說吧!萬一他知道我們兩個人合夥欺騙他,他一定會非常生氣的!」李麗莎擔心的道。

「我都說是借了!又不是不還?如果你不想幫那就算了!」周憐惜生氣的道。

「憐惜姐!我不是不想幫你,可是我怎麼幫啊?你要的東西只有石頭才有啊!」李麗莎苦笑著道。

「我只要你拖住他!其它的我來搞定!」周憐惜神神秘秘的道。

「唉!我看你是真的瘋了!」李麗莎搖了搖頭道。

兩個女人在碼頭上交頭接耳,嘀嘀咕咕的小聲說著,而李東升帶著一男一女躲在遠處正向著電話里小聲的說著。

這個時候,一輛電動車快速的開到了李麗莎和周憐惜的身前,坐在駕駛位置上的金清石向著周憐惜微笑著道:「熱烈歡迎周董長來小島上做客!不過還是請周董事長回去吧,這裡的建築太不安全了!萬一傷到了周董事長,我可陪不起啊!」

「我今天還就要住在這裡了!如果出了意外不是還有你陪著嗎?」周憐惜白了一眼金清石道。

「石頭!你這是怎麼說話呢?憐惜姐可是坐了四個小時的飛機趕過來的!而且憐惜姐對這件事也是一無所知,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李麗莎不高興的道。

「小子!如果我姐在這裡發生了意外,我馬上讓你在地球上消失!」這個時候李東升走過來瞪著眼睛狠狠的道。

「周董!這是你養的狗嗎?怎麼不給他帶個狗嘴套呢?到處亂咬多危險啊!」金清石向著周憐惜微笑著道。

「你可是警察!難道還怕一隻狗嗎?」周憐惜笑著道。

「唉!打狗還要看主人啊!我那敢得罪你這座大神啊!」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呵!呵!呵!如果我是神,那你怎麼不把我供起來啊?」周憐惜咯咯的大笑著道。

「你有那麼多人供著,還缺我這一個貧下中農嗎?」金清石微笑著道。

「少廢話!趕緊給我準備吃的!從中午到現在我還沒有吃飯呢!」周憐惜瞪著眼睛道。

「你就不怕我在菜里下毒啊?」金清石笑了笑道。

「就是菜里真的下了毒,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吃下去!因為這是你做的!」周憐惜小聲的道。

「真肉麻!趕緊上車吧!飯菜馬上就好!」金清石笑著道。

而這個時候,李東升牙齒咬得嘎吱吱直響,緊緊握著雙拳,怒火馬上就要從雙眼噴了出來,可是當他聽到周憐惜也把自已說成狗的時候,他立即明白這個年輕人跟周憐惜的關係非同一般,他心裡咬牙切齒的道「老石女怎麼會跟這個年輕人勾搭在了一起?而且好像還在討好他?難道這個年輕人的身份不簡單嗎?可是怎麼沒聽父親和剛少提起過呢?」 「這麼差不多!」周憐惜撅著嘴說完立即拉著李麗莎上了金清石的電動汽車。

李東升看著遠去的電動汽車,轉身向著身後的那個年輕人小聲的說道:「你一會找個沒人的地方給黑熊打電話,讓他晚上派人過來幹掉那個姓金的,並一把火燒了這裡!」

「好的!」那個年輕人立即點了點頭道。

「老闆!萬一周董晚上留宿在島上怎麼辦?她如果出了事,剛少可絕對不會放過我們的!」那個漂亮女人擔心的道。

「這是剛少的意思!剛少對這個同父異母的老石女妹妹並沒有什麼好感!而且如果她死了,剛少還可以得到她的全部遺產!黑熊得手后,讓他立即去菲律賓躲一陣子,等這邊的事情平息再讓他回來!」李東升冷冷的道。

「既然是剛少的意思,那就沒有什麼問題了!不過老闆最好不要跟他們鬧僵,免得他們懷疑到我們身上!」那個美女點了點頭道。

「懷疑是肯定的!不過有剛少在,沒人動得了我們!而且這裡可是我們的地盤,誰還敢來調查我們?」李東升冷笑著道。

「老闆!那個李麗莎可是香港李家的人,如果她出了事,上面一定會派人下來調查的,所以我們還是要小心點才行!」那個年輕想了想道。

「嗯!這的確是一個麻煩的事情,一會我再跟剛少商量一下,看她的事情怎麼處理!」李東升點了點頭道。

「嗨!你們三個還走不走啊?我可沒有時間等你們!」這個時候開著電動汽車的狗勝子一邊看著手錶一邊向著李東升他們不耐煩的大喊著道。

李東升狠狠的瞪了一眼狗勝子,然後帶著一男一女向著電動汽車走去。

李若水系著圍裙和廚房裡的一個廚師和二個中年婦女正緊張的忙碌著,在餐廳的四張大桌子上已經擺上了紅燒鯊魚肉、清蒸石斑魚、香煎馬鮫魚、金槍魚刺身、雜魚鍋等一道道美味佳肴和一些酒水。

「哇塞!全魚宴啊!好大的一條石斑魚啊!我今天可要大開殺戒了!」周憐惜一進餐廳,立即高興的大叫著道。

「周董!你什麼沒吃過啊?這點東西怎麼會讓你大開殺戒呢?」金清石微笑著道。

「你這個沒良心的傢伙!一口一口周董的叫著,是不是想跟我一刀兩斷啊?這件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而且你的所有損失我全陪給你還不行嗎?」周憐惜立即眼眼紅紅的道。

「這件事情你真的不知道?」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如果我知道,還會大老遠的跑過來受你的氣嗎?我現在就給你開一張兩個億的支票,這樣總可以了吧?」周憐惜一邊氣呼呼的說著一邊打開手裡拎著的路易斯威登挎包。

「石頭!你這是幹什麼啊?這件事情真的跟憐惜姐一點關係也沒有!」李麗莎急著道。

「唉!憐惜姐!說句心裡話,我也不相信你會這麼做,可是你怎麼找了這樣一群垃圾啊?不但偷工減料,而且還想*我們的副總經理!如果他們沒有靠山,會這樣無法無天嗎?」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石頭!我絕對沒有想到他們會這麼做,雖然是我把大華介紹給麗莎的,可是我原本的意是讓他們只收個成本價,好讓你們剩點錢!」周憐惜眼淚汪汪的道。

「那大華跟你到底是什麼關係?」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大華有我哥的股份!」周憐惜膽怯的道。

「原來大華背後的靠山是你哥啊?難怪這麼囂張!」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石頭!這件事情你按你的意思處理吧!不管你做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會站在你這邊!」周憐惜認真的道。

「既然大華你是哥哥的,你兩邊都別站,這件事情我自已來處理就行了!憐惜姐!你餓吧?快吃飯吧!」金清石微笑著道。

「嗯!」周憐惜乖巧的點了點頭坐在了椅子上。

「石頭!若水姐呢?」李麗莎看了看四周向著金清石問道。

「她在廚房裡正忙著呢!說是要給你做烤魚排吃!」金清石微笑著道。

「哦?用金槍魚做的嗎?」李麗莎好奇的問道。

「保密!等你吃完了我再告訴你!」金清石神秘的道。

「你們兩個別在這裡耍花槍了!趕緊做下來剪綵啊!要不然我這個戴罪之人怎麼敢動筷啊!」周憐惜拿著筷子撅著性感的小嘴道。

「這裡也是你的家!你最好要多吃點,要不然那有力氣游泳啊!」李麗莎笑著道。

「不能去海里游泳!今天海里出現了好多隻大白鯊,你們如果想游就去湖裡游吧!」金清石連忙說道。

「我們就在淺海邊上游一會,而且有你保護,我們才不怕鯊魚呢!」周憐惜微笑著道。

「你們不怕我可怕!海里的鯊魚都是五六米長的巨型鯊!我可打不過它們!」金清石苦笑著道。

「我們就去水庫吧!那裡的水很乾凈,而且也安全!」李麗莎向著周憐惜點了點頭道。

「麗莎妹妹!快嘗嘗我做的烤魚排!」這個時侯李若水雙手捧著一個大盤子從廚房裡走了過來。

盛世醫女:王爺別放肆 「若水姐!你用什麼魚烤的啊? 刁蠻長公主:攝政王,求抱抱 怎麼像是牛骨頭呢?」李麗莎看著兩條粗粗的魚排,好奇的道。

「你先別管這是什麼魚!快嘗嘗味道怎麼樣!」李若水微笑著道。

「我先嘗一嘗!」周憐惜說完立即拿起餐刀向著魚排切了過去。

「她就是憐惜姐!京城百合地產的懂事長!女強人!」李麗莎向著李若水介紹著道。

「你好!周董事長!很高興認識你!」李若水微笑著道。

「李董果然如麗莎妹妹所說的那樣,不但長得漂亮,更是有著魔鬼的身材!連我都心動了!」周憐惜微笑著道。

「周董可比我漂亮多了!在周董面前我只能算是一隻醜小鴨!」李若水紅著臉道。

「你們就互相吹捧吧!我可是不管你們了!」金清石說完直接用手抓起剩下的那條魚排開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那是我的!」李麗莎立即大叫了起來。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誰讓你們在那裡只說話不動手呢!這魚排烤得可真香啊!如果再辣點就更好了!」金清石一邊吃一邊晃著腦袋道。

「你的還在做呢!這是給麗莎準備的!你怎麼能這樣呢?」李若水不高興的道。

「班長!沒想到你的廚藝這麼好!有時間一定要把這招教給我!」金清石微笑著道。

「李董!這到底是用什麼魚做的啊?看這魚骨的個頭,這條魚可是小不了啊!」周憐惜一邊吃著魚排一邊好奇的道。

「你問他好了!這是他拿回來的!」李若水指著金清石微笑著道。

「石頭!你快說說這是什麼肉啊?」周憐惜急著道。

「人肉!」金清石微笑著道。

「討厭!快點說啦!」周憐惜拉著金清石的胳膊撒嬌的道。

「是鯊魚肉!這有什麼不能說的!」李若水看到周憐惜拉著金清石的胳膊她馬上不高興的道。

「你的膽子也太大了!這可是保護動物!」周憐惜吃驚的道。

「小點聲!萬一讓你的狗聽到了,那可就沒得吃了!」金清石小聲的道。

「那魚翅做了嗎?」周憐惜小聲的問道。

「做了!不過時間要久一點,而且我也沒打算給那三個人吃!」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這個時候,狗勝子帶著李東升和一男一女走了進來,李東升走到周憐惜的身邊一聲不吭的坐了下來。

「李東升!現在我給你正式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東陵島的主人,同時也是武警總部的副參謀長、秦西省武警總隊司令員、南海省王省長的乘龍快婿!金清石金將軍!」周憐惜向著李東升冷冷的道。

「啊?」李東升張著大嘴、吃驚的叫了起來。

「李總!先不管我是什麼人!在吃飯前最好先把大華和金洋碧水藍天度假島的事情解決了!要不然這飯可不好吃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金將軍!這個工程一直都是由趙康負責的!我能不能先問問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真是我們大華的問題,我保證賠償你的一切損失!」李東升連忙回答道。

「勝子!你去把那個趙總請過來,順便把那些口供也一起帶來!」金清石回頭向著站在身後的狗勝子點了點頭道。

「是!師父!」狗勝子說完立即轉身向著門外跑去。

「李東升!你的變化很大啊?是不是我哥跟你說了什麼?」周憐惜皺著眉頭道。

「姐!以前是我魯莽了!大華是一個資產百億的大集團,一向把信譽和質量放在首位,如果真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們一定會嚴肅處理,同時賠償一切損失!」李東升苦笑著道。

「這李東升到底是什麼意思?是真的被自已的身份嚇住了,還是另有陰謀呢?」金清石聽李東升說完,心中暗暗想道。

「你最好說得都是實話!要不然我會讓你父親親自過來處理這件事情!」周憐惜冷冷的道。

「姐!你千萬不要告訴我爸啊!他如果知道了那我可就慘了!」李東升哀求著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