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72 Views

「老闆!這幾天聯繫不到你們,雅姐晚上都沒有好好休息過!」杜娟瞪一眼金清石道。

Written by
banner

「你都是有家有業的人了!能不能定點性啊?不知道有很多人擔心你嗎?」趙影紅著眼睛道。

「真的對不起!大山裡手機沒信號!這幾天一直忙著奎奎結婚的事情!明天我就買一部衛星手機,以後去不管駢哪裡一定及時向你們彙報!」金清石連忙點頭賠著笑臉道。

「回家再說!依蓮妹妹可是第一次來,趕緊介紹一下啊!」沈雅微笑著道。

這個時候無塵他們走了過來,奎奎連忙向著身邊的阿依蓮道:「這就是我們的雅姐!」

「雅姐好!我叫阿依蓮!以後我一定會好好聽你的話!」阿依蓮連忙走上前紅著臉道。

「好漂亮的姑娘啊!奎奎的眼光真不錯!」沈雅拉著阿依蓮手高興的道。

「雅姐!依蓮剛從大山裡出來,什麼都不懂,以後請你多教教她!」奎奎不好意思的道。

「包在我的身上!我一定把依蓮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沈雅笑著道。

「我這老頭不受歡迎了!」無塵笑著道。

「啊?師傅?你..你…你怎麼會變成了這個樣子?」杜娟看著無塵年輕的臉吃驚的道。

「呵!呵!師傅我吃了靈丹妙藥,現在是返老還童了!」無塵笑著道。

「師傅!您是不是研究出新葯了?」趙影急著道。

「你想要?」

「必須的!」杜娟連忙用力點著頭道。

「都給石頭了!你們向他要!」無塵笑著道。

「拿來!」杜娟和趙影立即將手伸到金清石身前道。

「能不能先回家讓我們喝口水,吃點飯啊!我們從中午一直到現在還啥也沒吃呢!」金清石苦笑著道。

「哥哥!我也餓了!姐姐做了好多菜,一直在等著你們回來呢!」小虎摸著肚子道。

「快回家吧!奎奎的新房我們也準備好了!」沈雅笑著道。

「謝謝雅姐!」奎奎感動的道。

「自家兄弟謝什麼!明天我帶依蓮去看房,這是我和石頭送給你們的結婚禮物!」沈雅微笑著道。

「雅姐!這個禮物太貴重了!我們不能收!」阿依蓮連忙擺手道。

「你對他們兄弟之間的感情還不夠了解!他們六個人不分彼此,說禮物貴重就傷感情了!不信你問一下奎奎,要是不給他準備,他一定會主動提出來!」沈雅笑著道。

「不給都不行!」奎奎連忙點頭道。

「可是石頭沒有老廣有錢啊?為什麼不是他來準備?」阿依蓮好奇的道。

「我的都是血汗錢!石頭是大風刮來的錢!這沒法比!」老廣連忙解釋道。

「依蓮!你這是在鐵公雞身上拔毛啊!」老謝笑著道。

「老廣是屬於只進不出!要錢不要命的人!讓他出錢那是要他的命嗎!」強子點了點頭道。

「嫂子!以後千萬別跟他提錢的事情!這樣會傷了自已的心!」小志捂著自已的心口道。

「弟妹!這些人都是嫉妒!是仇富!如果你需要錢儘管開口,千八百的絕對沒有問題!」老廣拍著胸脯道。

「聽到沒有?千八百啊!也就是說超過一千塊你就別開口了!」金清石笑著道。

「哦!那我每天都要一千塊!這樣行嗎?」阿依蓮認真的道。

「這..這..這都半夜了!我們趕快回家吃飯!」老廣說完轉身就向外跑。

「呵!呵!呵」幾個女人同時大笑起來。

十二個人開著兩部車回到了卧龍名苑8號別墅里,杜媽媽這個時候已經把飯菜熱好了,大家真的餓壞了,一桌子菜很快就消滅的一乾二淨。

沈雅和杜娟、趙影把阿依蓮帶到二樓以前奎奎選的房間里,阿依蓮看著滿屋喜字和上面綉著鴛鴦戲水大紅的棉被、紅枕頭,還有衣櫃時為她準備的真絲睡衣、內衣等東西,她紅著眼睛激動的道:「雅姐!謝謝你!」

「謝什麼啊!由於時間太倉促了!只是簡單的布置了一下!來到京城這裡就是你的娘家!如果奎奎敢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沈雅微笑著道。

「嗯!」阿依蓮用力點了點頭。

三個人把阿依蓮安排好,直接來到了沈雅的房間,一進門三個人看到床上的金清石臉立即「刷」的一下紅了起來,金清石穿著浴袍真空的躺在大床上,身下的兇器暴露在浴袍外面。

金清石沒想到沈雅會帶杜娟和趙影來到卧室,他連忙爬起來紅著臉道:「對不起!對不起!這浴袍有點短!」

「呵!呵!別裝了!走光就走光了!」沈雅撲哧一聲笑了起來。

「暴露狂!」趙影紅著臉道。

「我什麼也沒看到!」杜娟連忙搖著頭道。

「你們倆也別裝了!趕緊辦正事!」沈雅笑著道。

「辦什麼正事?」金清石好奇的道。

「趕緊把師傅煉的美容丸拿出來啊!你還想獨吞啊?」趙影瞪著眼睛道。

「哦!原來是這事啊!我都給你們準備好了!」金清石從床頭拿起一個塑料袋,從裡面拿出三顆藥丸來道:「這裡是三顆,其中一顆是給阿姨的!這東西千萬不要外傳,現在也沒有多少顆!」

「謝謝老闆!謝謝老闆!我一定不告訴別人!」杜娟高興的道。

「知道啦!」趙影點了點頭道。

「我的呢?」沈雅撅起小嘴道。

「是葯三分毒!你現在可不能吃!」金清石連忙搖著頭道。

豪門搶奪二婚少奶奶 「哦!」沈雅不甘心的點了點頭。

杜娟和趙影拿著藥丸轉身離開了卧室,金清石輕輕撫摸著沈雅的肚子小聲的道:「兒子!這兩天乖不乖啊?有沒有欺負媽媽啊?」

「石頭!趙影已經接受了你,你什麼時侯把她收了啊?」沈雅小聲的道。

「啊?還來真的啊?」金清石吃驚的道。

「趙影等你這麼多年了,也三十多歲了,再晚可就成大齡青年了!」沈雅急著道。

「明年再說吧!現在你比什麼都重要!」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杜娟還年輕!這事晚幾年也不急!而且她媽媽好像也不太同意!」

「我也沒想過和杜娟發生什麼關係!這孩子吃了不少苦,我只想幫她一把!你有時間勸勸她,我真的對她沒別的意思!」金清石認真的道。

「嗯!那我想想辦法吧!最近京城裡出了點事情,鬧得還有點大!你回來盡量低調點!」

「發生了什麼事情?」

「李啟明差一點被人暗殺了,保鏢死了三個!聽說有一個女的受了重傷,現在還躺在醫院裡呢!」

「什麼?李啟明出事了?」金清石吃驚的道。 「唉!現在有錢人遭綁架的多了,爭奪財產的也多了!有時候錢多了親情都沒有了!」沈雅嘆了口氣道。

「啟明是我們的好朋友!他出了事我們得幫啊!」

「我就知道你會幫忙的,李老爺子已經公開發話,準備從內地和香港撤資,所以國家和香港對這件事情都非常重視,公安部已經成立的專案組,正全力調查這件事情,你回來還是多陪陪家人,療養院那邊如果一開業你還要趕回去,留在這裡的時間可不多啊!」

「嗯!李家這是在威脅內地和香港啊!其實李家在內地的投資並不是很多,而且在慈善方面也沒有什麼投入,唯一有的就是李家亞洲首富的這個稱號!李老頭就是一個守財奴,老頑固!殺手怎麼不把他幹掉呢?」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李老爺子是不是得罪你了?你對他很有成見哦!」沈雅笑著道。

「我跟他又不熟,怎麼可能有成見呢!趕緊睡覺!」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金清石抱著沈雅甜甜的進入到了睡夢中,而趙影、杜娟、杜媽媽在吃下返老還童丹,一直緊張的坐在鏡子前,緊緊盯著自已的臉。

「娟子!這葯真的有這麼神奇嗎?」杜媽媽小聲的問著身邊的女兒。

「老媽!你不是看到無塵大師臉上的變化了嗎!一百多歲的人了,現在跟四十歲似的!老媽如果年輕了十歲,一定有很多人追你!」杜娟笑著道。

「臭丫頭!媽媽都這麼大年紀了還結什麼婚啊!不過你的個人問題要好好考慮一下才行,媽媽知道你心裡喜歡金先生,可是他是國家幹部,而且身邊還有那麼多的女人,我們只一個普通的家庭,根本配不上人家啊!」杜媽媽語重心長的道。

「媽媽!我也知道自已配不上老闆,可是和老闆在一起我真的很開心!也很有安全感!是老闆治好了你的病,給了我們一個家,我能報答他的除了身體還能有什麼?」杜娟紅著眼睛道。

「傻孩子!報恩有很多種方法!而且恩情也不是愛情,金先生讓你好好學習幫他管理生意,如果你能把金先生的生意經營好了,這也是在報恩啊!」杜媽媽心疼的道。

「媽媽!讓我好好想一想!」杜娟淚眼汪汪的道。

「唉!好吧!」杜媽媽嘆了口氣道。

第二天,「啊!啊!啊!」二樓響了尖叫聲!正在樓頂練功的無塵、金清石和小虎,連忙向著樓下跑去。

老廣他們也沖了出來,趙影、杜娟、杜媽媽她們三個人從房間里跑了出來,趙影粉嫩雪白的小臉光彩照人,杜娟的皮膚明顯白了很多,而且皮膚更加細膩了,快到五十歲的杜媽媽變成了一個少婦,三個人嘰嘰喳喳興奮的大叫著。

無塵和金清石立即明白了什麼情況,金清石笑著道:「你們至於這樣興奮嗎?一大清早的,叫得跟鬧鐘似的!」

「本大小姐今天心情好!不跟你一般見識!想吃什麼早餐?我親手做給你!」趙影笑著道。

「我想吃油條和豆漿!」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我要吃皮蛋瘦肉粥和叉燒包!」老廣連忙舉手道。

「我要吃湯麵,裡面最好加上兩個荷包蛋!」奎奎笑著道。

「我只要幾個肉包、饅頭就行!」強子舉手道。

「那..那..那我能點一個過橋米線嗎?」小志小聲的道。

「我要吃紅燒肉!」小虎大叫著道。

「你們…你們吃的花樣可真多啊!把這裡當茶樓啊?」趙影鬱悶的道。

「呵!呵!我這就去給你們準備早餐!」杜媽媽笑著道。

杜媽媽、杜娟、趙影、阿依蓮衝進了廚房,開始緊張的忙碌起來。

大家吃完豐盛的早餐,金清石開車把老謝、小志送到了國安部,然後又把老廣送到了機場,奎奎和強子開著沈雅的牧馬人吉普車回到公安部報道。

杜娟開著別克商務車拉著女人們和保鏢小虎去了商場。

金清石把老廣送到機場,老廣依依不捨的蹬上了飛機,又是一個人飛向了南方,孤獨和失落再一次湧上了心頭。

坐在頭等艙的座位上,他拿著手機一直翻看著奎奎結婚和兄弟們在深山裡打獵時拍下的像片,突然一陣香奈爾五號的清香傳了過來。

老廣一抬頭看到一個身高170、前凸后翹、兩腿修長、長發披肩、大眼睛雙眼皮,身上穿著一套香奈爾的粉色連衣裙,看年齡也就在二十五六歲左右,那個女孩向著老廣微笑了一下,然後坐在了老廣的身邊。

「您好!你要去廣南省嗎?」老廣微笑著道。

「嗯!」那個女孩點了點頭,然後把臉轉向了窗外,這個時候老廣摸著自已的小心臟,暗暗的想道:「心跳好快哦!難道是被丘比特的愛情之箭射中了嗎?」

老廣平靜了一下心情,然後微笑著道:「你是去旅遊還是去工作啊?」

「我是去工作!」那個女孩用生硬的中文道。

「啊?你不是中國人?」老廣主高興的道。

「我是泰國人!」那個女孩雙手合十道。

「去那裡做什麼工作啊?我就是廣南人啊!有需要幫忙的儘管說,在那裡我還是能幫上點小忙的!」 俊俏總裁我不愛 老廣興奮的道。

這個時候一個漂亮的空姐拿著一份英文報紙走了過來,她微笑著向著那個女孩道:「扎猜先生你好!這是您要的英文報紙!」

「謝謝!」那個女孩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先…先..先生?」老廣吃驚道。

「我是泰國今年的人妖皇后扎猜!請多多關照!」那個女孩微笑著道。

「我..我…我要去洗手間!」老廣立即衝進了洗手間,從裡面立即傳出來了嘔吐的聲音。

金清石離開機場立即撥打了李啟明的電話,電話那邊立即接通了,李啟明的聲音立即傳了過來:「石頭!你快來協和醫院!冰冰受了重傷,現在還沒有度過危險期!」

「什麼?冰冰怎麼會受了重傷?她們不是在暗中保護你嗎?」金清石大叫著道。

「我出去吃飯,在餐廳里遇到了殺手,對方殺死了三個保鏢后正要開槍殺我,冰冰撲到我的身前為我擋住了子彈,子彈射進了她的肺里!」李啟明急著道。

「我馬上趕過去!」金清石立即掛了電話,寶馬X5呼嘯著向著協和醫院沖了過去。 在協和醫院的ICU重症監護室里,冰冰臉色蒼白的躺在病床上,嘴上戴著氧氣罩,手臂上打著點滴,手指上夾著監控設備。

寒寒流著眼淚趴在大門的玻璃上,向著裡面張望著。八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大漢守在李啟明的周圍,而在ICU的門口兩邊站著四個身穿警服的警察。

一輛寶馬X5衝到醫院的大樓前「吱…吱…」一個急剎車停了下來,車門一開金清石迅速從車上跳了下來,向著大樓里沖了進去。

門口的兩個保安立即一邊跑一邊大叫著道:「這裡不準停車!」

當他們跑到車前,看到車上的中南海通行證的時候,兩個人立即閉上了嘴巴,連忙轉身跑了回去。

金清石衝到五樓的ICU病房前,寒寒看到金清石后立即飛身撲到他的懷裡痛哭著道:「哥哥!你怎麼才來啊!姐姐一直在叫著你的名字!」

「真的對不起!哥哥來晚了!冰冰現在怎麼樣的?」金清石心疼的道。

「子彈穿過脊椎又傷到了肺,雖然能過手術把子彈取出來了,可是現在還沒有度過危險期,就是活過來也會癱瘓了!姐姐她不想活了!」寒寒流著眼淚道。

「這個傻丫頭!哥哥馬上進去給她治病!冰冰不會有事的!」金清石輕聲的道。

「石頭!對不起!」李啟明沉重的道。

「唉!這不是你的錯!是我讓她們來保護你的,冰冰受傷了,我應該負全部責任!」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冰冰是因為救我才傷成這樣的!我會照顧她一輩子!」李啟明堅定的道。

「她是我妹妹!不管有什麼辦我都把她的病治好!你這兩天就不要再露面了,等我把冰冰治好了,會親自找這些人算賬的!」金清石咬著牙道。

「我聽你的!」李啟明說完從口袋裡拿出一張支票遞給了寒寒道:「這些錢你先替姐姐拿著!這是她應該得到的!」

寒寒點了點頭將支票放在了口袋裡,金清石走到ICU的大門口,四個警察立即攔住了他,其中一個警察冷冷的道:「你是病人的什麼人?」

「我是她哥哥!」

「請出示你的證件!」

金清石將自已的少將軍官證遞給了那個警察,那個警察接過證件后,打開一看裡面寫著總參軍情部副部長,少將軍銜嚇得兩手一抖,連忙敬禮道:「首長好!我是公安部刑事偵查局的李志國!奉命保護證人!」

「第五局的嗎?」金清石回了個軍禮點了點頭道。

「是!首長!」李志國立即回答道。

「一處處長張作奎和二處處長程志強是我戰友!他們兩個今天剛回部里上班!如果你有什麼懷疑可以直接給他們打電話!」

「啊?張處長和程處長馬上就到!他們是專案組成員!」李志國吃驚的道。

「哦!等他們過來了,就說我在裡面給病人治病!」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是!首長!」李志國立即大聲回答道。

金清石推開ICU大門走了進去,裡面的護士在看了他的證件后,一臉懷疑的帶著他換上無菌服來到了冰冰的病床前,看著冰冰蒼白的樣子,金清石輕聲的道:「冰冰!冰冰!我是石頭哥!」

冰冰聽到熟悉而親切的聲音,她慢慢的睜開眼睛,淚水立即奪眶而出,她吃力的抬起右手哽咽著道:「哥哥!你..你終於回來了!」

「冰冰!對不起!哥哥來晚了!」金清石連忙抓住冰冰的右手輕聲的道。

「哥..哥!如果我走了,請…請哥哥照顧好寒寒!」冰冰吃力的道。

「走什麼走!哥哥可是小神醫!這點小病難不倒哥哥!」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救活了也是一個殘廢!哥哥!我..我..我不想活了!」冰冰哭泣著道。

「先先!請你馬上離開這裡!病人現在情緒很激動,很容易出現危險!」這個時候一個四十多歲,戴著眼鏡,胸前掛著副主任醫師的一個中年男人黑著臉道。

「冰冰!聽話!快別哭了!哥哥現在就給你治病!」金清石微笑著道。

「先生!請你立即、馬上出去!」那個醫生看到金清石沒有搭理他,立即大聲的叫道。

「你小點聲!我耳朵不背!現在我要給我妹妹治病,請你離開這裡!」金清石轉身面無表情的道。

「你是那家的醫院的?誰讓你進來的?」那個醫生黑著臉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