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77 Views

「王旭東,我很感謝你為我,為這段婚姻所付出的一切,包括到了這個時候你還要為我去考慮還要為我的一切做打算,但是真的不需要了,我需要的,也從來都不是這些,我要的從來都不是你多有錢多有成就能夠給我多少物質上的滿足,而只是想要一份平平淡淡但卻踏實安穩的感情。」

Written by
banner

「你所有的這些,我一丁點都不會要的,這些都是你自己奮鬥得來的,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我不會說去占你的便宜。而至於說想要彌補我,那你也應該知道,我所受到的這些傷痛,是再多的錢都無法彌補的。」

「我希望的是,我們就算是做不成夫妻,以後最好是也不要再見面再有任何的交集,可是至少內心裡我還是會拿你當朋友,也還是希望你能夠發展的很好。王旭東,我知道你是一個有能力的人,非常有能力,東琪還有你其他幾家公司發展到現在,對你來說遠遠還不夠,你未來還會有更大的野心,也會有更廣闊的前途。」

「所以,無論是股權還是現金存款,你自己留著吧,在你手裡你能夠把它們的價值得到最大的發揮,而在我手裡,基本上就只是一個數字一堆廢紙,特別是,我不想再有任何和你有關的東西。」

王旭東看著張曉芸流淚的樣子,也忍不住地心酸了:「曉芸,即使是離婚,你也是依然要生活下去,我知道你很獨立你能夠養活自己。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夠過得好點。」

張曉芸已經冷靜下來了,非常冷靜地說著:「不用了,既然已經決定離婚,就是要徹底斷絕和你的一切關係,以後我過得是好是壞,都跟你沒有關係了。」

「你也是一樣,無論你以後是混到多麼的風光,開多少家公司賺多少的錢,哪怕是成為首富也好,都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我都不會說找你要一分錢,因為這一切都是我自願放棄的,因為我的自尊不允許我這樣做,我的能力也決定我不需要這樣做。」

王旭東還要說,張曉芸打斷了他,平靜地說著:「你去到旁邊列印店,把離婚協議重新修改一下,所有這些條款,關於財產分割的這些,都全部刪掉,只寫上一句:雙方協議后自願解除婚姻關係,雙方名下無共同財產,彼此的財務和債務各自獨立,不需要進行分割。」

「我花就說這麼多,你如果非要給我,那我就立馬聯繫記者,對外宣布我跟你離婚的消息,然後告訴所有人,你現在的股權有一半都分割給了我。」

「我對經濟和公司管理不了解,可是我也知道,哪怕東琪沒有上市,這樣的股權分割也依然是有著重大影響的,特別是你還分割了很大一部分給其他人,這樣會對員工,會顧客造成很大的動搖,因為都會擔心東琪未來到底還能夠走多遠。」

「東琪是你的心血,你肯定不希望它因為你而受到損失影響到你的員工,還有跟著你一路走來的那些人。」

張曉芸像是完全猜透了王旭東的心思,事實上這並不算難猜,畢竟她很清楚王旭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王旭東永遠都是一個講義氣重感情、甚至於把別人看的比自己還要重的這樣一個人。

張曉芸口口聲聲說著的依然是威脅的話,可是王旭東又怎麼可能聽不出來,他們其實是一樣的,到這一步,更多的都是為對方去著想。張曉芸也許的的確確是恨他,很他不夠愛她,恨他沒有保護好她和孩子,可是到最後的時候,她也依然是愛著他的。

王旭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辦完這個手續的,這算起來已經是他第三次的來辦這個離婚手續了,這一次的打擊並不比跟蘇婉琪正式辦離婚的那一次好哪去。本來,這一段婚姻裡頭他是全部地投入和付出,一心想著把這個家庭好好地經營下去,他對此是充滿了期待,結果現實卻讓他狠狠地落了空,讓他回到了一無所有的狀態,甚至於還多了一道深深的傷,也永遠地失去了張曉芸這樣一個朋友。

做過夫妻的人,還怎麼可能回到從前那樣單純的朋友關係?何況這段婚姻對於張曉芸來說,是一個太過於沉重的打擊,王旭東都擔心她永遠都不可能再做回到從前那個風風火火大大咧咧的張曉芸了。

張曉芸沒有再掉眼淚,從頭到尾很平靜地把手續給辦完了,拿著離婚證,淡淡地說著:「終於一切都結束了。」

王旭東問著她:「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沒有什麼打算,過好一天是一天,繼續上班,做我的警察,跟以前沒有你的時候一樣。」張曉芸平靜地說著,「除了這個已婚又離婚的身份,我還是我。」

「感謝你這麼痛快地答應我離婚,我不會對外透露我們離婚的消息,畢竟你這邊跟秦可欣的負面消息影響還沒有徹底的消退,我這邊也不想讓我爸媽他們擔心,所以,我們就先各自隱瞞吧。」

王旭東皺著眉頭:「爸媽那邊到底要怎麼交代?」

「你是繼續住在家裡,還是要去外面找房子?不管怎麼樣,也不可能說瞞他們一輩子吧?」

重生之撲倒天王巨星 張曉芸這一次沒有糾正他關於稱呼的問題,大概也是覺得以後都不會有什麼交集,不會再聽到他這麼叫了,淡淡地說著:「他們現在也不太敢問,生怕會導致我情緒不穩定,所以我不去提,他們也不敢問不會問。」

「如果他們找你談的話,你就說你忙,就說主要是看我的態度,那他們也知道確實是這個情況,就不會再說什麼。」

王旭東覺得這簡直不可思議:「這怎麼可能呢?也許這樣能拖個一天兩天能騙他們一天兩天,可他們又不傻,再說都是過來人,怎麼可能說看不出來我們有問題,難道能這樣瞞他們一輩子?」

張曉芸看了他一眼,平靜地說著:「怎麼可能瞞一輩子?我也沒有想過說去騙他們一輩子,只不過是現在必須瞞著不讓他們知道,他們知道肯定會強烈反對,到時候鬧起來很麻煩。」

「等時間久了,他們心中有數,自然也就會慢慢地接受現實了,到那個時候再告訴他們,再說生米早已經吃下去爛在肚子里了,他們不接受也要接受這個現實了。」 王旭東無話可說,確實是這個情況,如果現在讓張浩天夫妻兩個知道了他們離婚,那最起碼張曉芸母親肯定是堅決反對的,他們很生他的氣沒有錯,可也還是不希望他們離婚。但是等再過去很長時間以後,那就是另一個情況了,也許,那個時候他們都會想著讓他和張曉芸儘快離婚,各自開始新生活不要老是這麼耗著彼此。

張曉芸說著:「當然,如果你以後重新談戀愛結婚,那時候再想辦法找個合適的機會公開吧。到時候提前通知我一聲就行。」

「還有你的別墅裡面我的所有的東西,都全部扔掉吧,我都不要了,大多數都是你給我買的,我也不想再留著了。」

王旭東心如刀割,平靜地說著:「我不會再去戀愛結婚了,我會等著你。等你有一天想開了,覺得願意重新給我一次機會,那時候我們再復婚。」

張曉芸笑了,眼裡頭卻是有著閃亮的東西:「王旭東,你開什麼玩笑?我要是還打算跟你復婚,何必現在要跟你離婚,是閑得無聊沒事幹給民政局送那幾塊錢的手續費嗎?」

「我跟你不一樣,你除了在事業上面會做好詳細的規劃以外,其實你其他的無論是感情或者生活,都是沒有什麼具體的想法,都是隨波逐流的,都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而我會提前去考慮清楚,然後再去做決定,包括當初跟你結婚,就是我考慮清楚以後覺得無論是什麼後果我都可以承受,事實上,我也確實承受了,儘管我沒有想到是這樣的後果。」

張曉芸沒有看王旭東,只是平靜地說著:「儘管跟你結婚這短短的幾個月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可以說是我這輩子遭受最大的傷害和打擊,而在這之前我想離婚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但是我依然不後悔和你結婚的這個決定,同樣的,我也不會後悔離婚的這個決定。」

「你不用再說等我之類的話,你的身邊那麼多好的女孩子,你以後完全可以找一個更好的。我如果以後遇到別的喜歡的人,我也會重新作出選擇。」

王旭東無言以對,他只能是看著張曉芸大步離去上了車。

王旭東拿著離婚證,慢慢地走回到自己的車上,他的心情是如此的沉重,感覺像是被掏走了一半。

他原本以為可以和張曉芸就這樣過一生,可是到頭來,一切都不如他所想象的那樣,一切都改變了,而且是要他們都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

王旭東沒有看到,在他身後的另一個方向,張曉芸坐在車裡,從後視鏡里看著一步一步遠去的王旭東,早已經是淚流滿面。

她看著王旭東上了車,開著車離開,正好是與她相反的方向,而他們的人生也從此背道而馳,各自走向完全相反的方向。只是,婚可以離,去民政局只要幾分鐘幾塊錢的事情,可是感情的了斷,到底是要多久要怎麼辦才能夠做到?張曉芸真的是一點都不知道。

她只能是開著車,恍恍惚惚地回到了家裡,當然已經不是她和王旭東的那個家,而是她自己的,有著張浩天和她母親的那個家。

張曉芸母親一看到她這個失魂落魄的樣子,頓時就嚇了一跳:「你這是怎麼了?一大早上出去幹嘛去了?」

張曉芸目前因為身體一直都還在恢復,所以幾次提起來去上班也都被批回來了,也都知道她的身體情況都心疼她,誰敢讓她現在回去上班,所以大部分的時間她都是在家裡。

「沒幹嘛,出去轉轉。」張曉芸淡淡地說著,隨即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然後把門給緊緊關上,任憑母親在外面怎麼著急地問她都一句話都不想說。

瞪了好半天,等到母親終於無奈地停止了敲門離開,張曉芸才閉上眼睛,默默地任眼淚流下,隨即從抽屜里抽出來兩張紙。

其中上面的是一份檢查的報告,張曉芸獃獃地看著那份檢查報告,醫生結論那一行的字彷彿深深地刺痛了她的眼睛。

她一閉眼就又回想起來當時的情景:她在第一家醫院的時候,就對自己的身體情況產生了懷疑,因為知道自己當時的情況,也知道身體傷害多嚴重,作為一個女人來說,她不可能不擔心會不會影響生育,但是無論她怎麼去追問她的主治醫生,醫生都是耐心地告訴她,她的情況並不算十分的嚴重,不會影響到以後的生育。

只不過,張曉芸本能地並不相信,她始終覺得自己的身體情況沒有那麼的簡單,但是她要求做進一步的檢查,卻被醫生用各種的理由給推脫了。但越是這樣,反而越是引起了她的懷疑,最後就是她轉院之後,跟新的主治醫生說了以後,要求重新做一次全面的檢查。

而這一次檢查的結果報告,此刻就捏在她的手裡,也正是這份報告讓張曉芸徹底地陷入了絕望當中,因為報告上面明確地顯示著,她的身體情況受損嚴重,根本不可能再生育。

張曉芸不是傻子,她只要稍微想一下,回憶一下醫生的態度就能夠想明白,是王旭東早就知道了她不能生育的事情,怕打擊到她,所以請求醫生幫忙隱瞞。

可是這樣的謊言怎麼可能一直瞞的下去?身體是她自己的,她早晚都會發現,結果就是要面臨這樣絕望的情景。

張曉芸非常地清楚王旭東是有多喜歡孩子,有多想有一個自己的孩子和完整的家庭,包括她一直認定的,他們的結合就是因為有了孩子,而她也看到了王旭東對於之前她肚裡的孩子是多麼的期待,早就開始暢想著有了孩子以後一家人的生活,還說過不止一次,想要好幾個孩子,要有兒有女……

可是這一切,都已經徹底的成為泡影,如果說之前她母親還有所有人都在勸她,孩子沒了可以再要,過去的就過去了,人生總要往前走,可是知道這個消息以後,對於張曉芸來說,她的人生永遠地失去了希望。 她無法想象王旭東內心到底是承受著多大的痛苦和壓力,還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告訴她以後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他們還會有自己的孩子。他怎麼可能不希望再有一個孩子,能夠抹去失去這個孩子的痛苦,這也是一個人最本能最原始的對家庭的渴望,可是她再也無法滿足他的這個願望了。

所以,張曉芸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已經是徹底的下定了決心,她不可能再跟王旭東這樣生活下去。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她整個人像是變了一樣,變得尖酸刻薄,一張嘴都是最傷人的話。

尤其是對王旭東,只要王旭東一靠近她一見她,她就恨不得把他趕得越遠越好,並且是表明了態度無論如何都要離婚,還抓住王旭東的把柄不放,堅決認定他是出軌,不惜用最傷人的話去狠狠地刺傷他。

總之,只要能夠離婚,張曉芸是不管一切後果和代價了。她反而是希望把王旭東傷的越深越好,她知道王旭東是一個負責任也重感情的人,尤其是知道她不能生育以後,更加不可能離開她,但是她怎麼還可能留在王旭東身邊,讓他一輩子都要承受著痛苦和沒有孩子的孤單?

他王旭東身體健全身家萬貫能力無限,要什麼樣的女人都有大把,而張曉芸,她自己也是一個把自尊看的比什麼都重要的人,她不可能說接受王旭東這樣的同情和照顧,寧願是讓王旭東去找一個健康的女孩子,生育屬於他們自己的孩子,組成一個幸福的家庭。

所有人包括張浩天夫妻都覺得她是因為失去孩子的痛苦打擊,所以承受不住才會有這樣的失控,也都在小心翼翼地儘可能地不去提起孩子和王旭東。

沒有人知道,她做出那樣的決定之後,心裡頭其實是死了一樣的平靜,而她一次又一次地對王旭東說出那些傷人的話,逼得王旭東終於不得不同意離婚之後,她自己就好像是在自己心上割了一刀又一刀。想想王旭東要如何承受這一切,她的心就痛的恨不得死了一樣。

張曉芸捏著那張報告,眼淚早已經失控,她心裡充滿了恨,恨李澤天,恨她自己,更恨不公平的命運。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診斷結果,也許她還能夠跟王旭東好好去談一談,即使他真的是愛上了別人,那她也會去成全,或者是王旭東真的不願意放手,也許有一天她能夠放下一切的心結,也許他們還有重新開始的可能。

但是現在,她連一個孩子都不能夠給王旭東,連一個做女人最基本的權利都失去了,她要怎麼樣面對王旭東?她現在連原諒王旭東的資格都沒有,只能是假裝著去恨,假裝著跟王旭東反目成仇,她不可能說讓王旭東對她還有任何的留戀,因為她太清楚王旭東,只要還有一絲的希望,他都不會輕易放棄這段婚姻。

可是她已經給不了他任何的幸福,不如讓他徹底的放棄,去尋找真正屬於他的幸福。

張曉芸努力想讓自己平靜下來,可是眼淚卻一再地失控,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不斷地滑落。

有很多很多的東西,擁有的時候都不會珍惜甚至於完全地無視、感覺不到它的存在和重要性,可是一旦真的失去了,那種痛苦可以說是排山倒海一樣,讓人根本就無法去承受。

比如那個永遠失去了的孩子,曾經張曉芸甚至於還想過要主動放棄他要去醫院打掉他,可是只有當真正意識到孩子已經從她的身體里徹底離開的時候,她才真正感受到那種刻骨銘心的痛。

還有王旭東,她現在都能夠回憶起王旭東對她的所有的好,儘管決定離婚的時候她說了那麼多口是心非的話,可是她也不能不承認,王旭東的確是一點一滴都在用心對她好為她付出著。而她也確實仍然放不下他。

即使是到了這個時候,她也還是愛著王旭東,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愛,可能她根本就不會選擇離婚。因為愛不僅僅是意味著佔有,更多的是要讓對方幸福。她太明白,王旭東不愛她,儘管對她非常的好讓她非常的幸福,可那是因為她是他的妻子。至於說他王旭東的幸福,並不在她身上。

張曉芸發了好久的呆,手裡頭捏的另外一張紙,上面寫的滿滿的字,都已經被她的眼淚打濕了,上面有的字已經模糊不清了。

那是她寫給王旭東的一封信,有些話她永遠都不可能對王旭東說出口,只能寫在紙上。

儘管,這封信她也同樣是不打算讓王旭東看到。

「旭東,這是一封與其說寫給你,不如說是寫給我自己的信,因為有些話自從我決定跟你離婚起,就再也不可能說給你聽,就只能是永遠地埋藏在心底。

我愛你,這是我幾乎從來不會跟你說的一句話,我的性格就是這樣,你也很清楚,有很多的話叫我說我是不可能說出口的。只能是這樣跟你說,而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這一句我愛你。

我知道你可能根本就不會相信,覺得我是在開玩笑甚至於是在騙你,畢竟你現在應該已經恨透了我,或者是非常的討厭我,因為我對你所說的那些話,我知道那些話有多傷人心,多傷人的自尊,可我不能不對你說這些話。因為,其實這正是我想要的結果,這樣對我們都好。

而這裡面確實有很多的確是我的真心話,我的確是恨著你,不是恨你得罪了李澤天最後害死了我們的孩子,也不是恨你在我最需要的時候沒有出現,更多的是恨你從來沒有愛過我。

沒錯,你給了我一段婚姻,並且可以說是最完美的婚姻,我知道這世上幾乎每個女人都會嫉妒我,覺得我找了個全世界最好的老公,很帥又有賺錢的能力,對我還一心一意對我那麼好。

可是只有我自己能夠明確地感受到,你對我很好,可那跟真正的愛情並不一樣,跟我對你、你對蘇婉琪,都是完全不一樣的。」 「可能是我太貪心了,但是人的本性都是如此,得到了以後就會想要更多,一旦開始了就根本沒法停止下來,我不光是想要做你的妻子,我還想要做你這輩子最愛的人,可我知道我永遠都做不到,你的人是在我這裡,可你的心永遠都不屬於我。儘管你做了那麼多的事情,可女人的直覺始終在告訴我,那並不是真正的愛情。

也許在很多人看來,這樣的婚姻就足夠了,覺得你對我已經足夠好給的也足夠多,我還能奢求什麼呢?可是只有我自己心裡頭最清楚,這段婚姻裡頭我是一點安全感都沒有,因為我知道,這樣沒有愛情只靠責任支撐的婚姻,對你來說一定是很累也很辛苦,而我不知道,如果說當有一天蘇婉琪重新出現的時候,你會怎麼辦、

也許你可以去克制住內心的激情和痛苦,仍然選擇繼續留在我身邊,可是我又該怎麼去面對?旭東,我至今為止從來沒有愛過任何一個人,你是唯一一個,可是愛上了以後卻要面對這樣的情況,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所以,我是真的恨你,恨你為什麼明明在蘇婉琪已經離開之後,依然還是心裡想著她,甚至於想著別的女人,可唯獨沒有愛我。有時候更恨我自己,恨我為什麼沒有辦法得到你的心,更恨自己為什麼到了這個地步也還是愛著你。

我自己也說不清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你,又是從什麼時候起,感情一點點的加深,可是從一開始到現在,我能選擇的始終都是壓抑著自己的情感,因為你很優秀,不只是我一個人能夠看到你的優秀,其他女孩子都同樣能夠看到,也都同樣會被你所吸引。

可是最遺憾的是,你喜歡的,從來都不是我,這大概也是一個女人一生當中最大的痛苦。你可能想象不到,但是對於我來說的確是如此,那時候想著你每天跟蘇婉琪或者是秦可欣在一起,說實話我心裡頭就像是針扎的一樣,

我一直都愛著你,我對你的感情的的確確是沒有變過,哪怕是到後來,我對你逐漸地失望到甚至於是絕望,可是我都沒有辦法去欺騙自己的心,我知道我對你始終都還是有感情,要不然,我就可以對你的所作所為裝作不知道,就可以原諒你,而你還是會一如既往地對我好,甚至於因為愧疚因為要彌補,會加倍地對我好。

可是我做不到,因為我始終愛你,所以沒有辦法忍受你對我無形當中的傷害。其實我心裡清楚,你是一個有原則的人,我們之間錯誤的開始,讓你失去了這輩子真正愛的人,對你來說大概是一輩子最深刻的教訓,你肯定不會再去犯同樣的錯誤。而且你是個對家庭有責任感的人,你會去控制自己不再去犯錯。

但是,也許你的確是沒有錯,可你也確實沒有愛過我,這是到什麼時候都沒有辦法更改的事實,我們的婚姻補償,卻已經足夠讓我看清這個事實。你一直都在告訴我,是因為我們的時間還不夠,告訴我你會用餘生去學著愛我。可是如果感情真的是可以累積可以用道理講的話,你當初就不會愛上蘇婉琪而是愛上我,畢竟是我先認識的你。

所以一切跟時間跟其他的因素都沒有關係,感情就是這樣的事情,沒有道理可以講,你自己親口說過的,你這輩子最愛的也是唯一愛的只有蘇婉琪,不會改變。我相信你說的都是真話。即使你這輩子不見她,你對她的感情都不會有絲毫的改變。

我們再繼續下去,也只會繼續這種傷害,只會時時刻刻提醒我自己,我永遠都不可能讓你愛上我。而你是知道的,我張曉芸本身也是一個心高氣傲的人,我所有的自尊自信在你面前都已經一敗塗地,而且還要一直這樣下去,這對我來說是沒有辦法忍受的。

還有最主要的就是,我已經什麼都不能再給你,家庭的幸福和溫暖,所有的這一切。如果說之前我還可以幻想,有了孩子以後,我們確實有更多的時間去努力,可是現在一起都沒了。

甚至於我有時候會想,之前是因為我,所以才讓你錯過了蘇婉琪,失去這個孩子,失去做女人的權利,這是不是就是上天給我的懲罰?」

張曉芸捏著信紙,已經完全地看不下去了,紙上的很多字跡都已經被眼淚所模糊了。

她想對王旭東說的話有很多很多,可是都沒有機會了,可以說是她自己放棄了這樣的機會,但是她自己卻始終覺得,是她從來沒有得到過任何的機會。她愛王旭東,深深地愛著,可是到頭來也只能是選擇放棄這一段讓自己刻骨銘心又痛不欲生的感情。

張曉芸哭了很久以後,終於是慢慢地把那份診斷報告和信都一一撕碎,然後找到一個打火機把這一堆碎紙點起來燒掉。

王旭東一直在小心翼翼地維護著她脆弱的自尊心,瞞著她不能再生育的事情,而她也始終還愛著王旭東,所以也不願意知道她離開的真相。

張曉芸看著那一堆紙片逐漸地燒成了灰燼,就好像是她的一顆心也逐漸地變灰變冷一樣。

張曉芸一直過了很久才走出房門,而她的母親一直獃獃地坐在客廳發著呆,張浩天也回來了,坐在她的身邊陪著她。。兩個人都好像是老了十幾歲。

這一陣子以來,痛苦的並不是張曉芸一個,其實最痛苦的應該是張浩天夫妻,因為,子女所承受的痛苦都會放大十倍百倍的到父母的心上。

看著張曉芸出來,她母親連忙站起來問著:「曉芸,你怎麼樣了?是不是累了?還沒吃飯吧,我去給你做點吃的。」

張曉芸搖搖頭,淡淡地說著:「不用了,我沒什麼胃口。爸,媽,我想跟你們說個事情,我已經申請調動到南部邊境去,那邊依然存在著毒品泛濫,走私嚴重,加上人口買賣還有其他許多的非正當的非法交易,對於警力的需求一直是非常的大,但是卻沒有充足的補充。」

「東海這邊優秀的刑警幹警很多,有很多人都可以隨時替代我的位置和工作,所以我想要去到更需要我的地方去。」 張浩天跟她母親兩個都長大了嘴,好半天回不過神來,他們做夢都想不到,張曉芸突然之間要去那麼遠的地方。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張曉芸已經接著說下去:「我在之前已經跟局長和那邊做了申請,一開始局長是不同意放人的,但是我告訴他,如果不放的話那我就辭職到那邊去重新考試,從最底層的幹警開始做起。總之是說了很多的話來表達我的決心,而局長最後也是實在沒有辦法,只能是同意我的申請。」

「因為我知道你們肯定會擔心和反對,所以之前就一直沒有告訴你們,包括讓其他人也都是瞞著你們。」

張曉芸的母親坐不住了,一下子站了起來,眼淚也在瞬間流出:「你知道我們會擔心會反對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做?這不是故意要讓我們生氣難受的嗎?」

「你自己也知道我們不會同意,你也知道那邊是什麼樣的情況什麼樣的環境,哪怕是東海這樣的大城市,都照樣每天少不了各種各樣的兇殺命案,隨時隨地都存在著危險,你一個女孩子家,做這個工作本身就要讓我們都提心弔膽的,這麼多年來,我就一直不想讓你干這個,可是因為你脾氣倔,我也沒有辦法,可你知道我每天都提心弔膽的,你一出去我都睡不著。」

「特別是那一次人販子集團那個事情,你知不知道你出事的時候我都恨不得自己死了,不用這麼去擔心。你在山裡頭呆的那幾天,我都比死了還難受。都說兒女是父母身上掉下來的肉,可到什麼時候你都還是長在我欣賞的,你一點點不好,我都要跟著疼。」

張曉芸的母親聲淚俱下地說著,的確她這些日子本來就已經為了張曉芸的身體還有婚姻已經操碎了心,而事實上,哪個父母不是為了子女幾乎可以說是鞠躬盡瘁,可是現在,張曉芸卻突如其來地說要走,要離開他們去到那麼遠的地方去,她怎麼可能不傷心生氣。

張浩天也是像是一下子被抽走了所有的精神一樣,長長地嘆了口氣。他是一家之主,是個男人,不可能說像張曉芸的母親那樣失態地哭喊著說不讓張曉芸走,他所有的情緒都只能是埋在心裡頭。

而越是這樣,張曉芸其實越明白,張浩天內心的痛苦不比她們任何一個人少。但是她也只能是強壓著內心的痛苦,平靜地說著:「爸,媽,對不起,我知道我又一次的任性,又一次讓你們傷心了,但是這是我已經決定的事情,不會更改。」

「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們的地方太多太多了,做過的讓你們傷心的錯事也太多了,我只能是請求你們的原諒,等我以後回來,一定會好好孝順你們,彌補對你們的虧欠。」

張曉芸的母親哭著質問她:「你拿什麼彌補?我和你爸都年紀多大了,有句話叫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人年紀大了生病意外都是常事,你知道哪天我和你爸說走就走了?你說的等你以後回來,是多久以後,萬一我和你爸等不到了呢?」

「我們也不要求你去彌補什麼,也從來不覺得你虧欠我們什麼,這都是我們做父母的應該的,也都是我們心甘情願的,有哪個父母不希望子女好,不是全心全意為他們付出?做父母的就要去養育子女,這是我們的責任,也是我們的意義所在。」

「但是我們做這一切,照顧你也好,為你操勞也罷,一切的一切目的都是為了你好,從來沒有覺得這樣的付出是需要你去為我們做回報的。我和你爸,我們並沒有想過讓你為我們養老照顧我們這些的,我們就只是希望你能夠平平安安的,能夠少吃點苦頭,多點幸福。」

張曉芸的母親傷心地說著:「你說你也就只是個女孩子,為什麼就不能夠像別人家的女孩子一樣,做一份普通的工作,少一點風險?為什麼就非得去當個警察?這一次又一次的吃虧難道說還不夠嗎?這一次你看看你倒是傷成了什麼樣子?你總是想著保護別人,可是到頭來誰來保護你呢?」

「尤其是你現在身體根本還沒有好,一聲都說了最起碼要大半年的時間調養,我都準備去和你們局長說說,把你轉去文職,讓你好好在家裡養身體,你倒好,居然一聲不響地調去那麼偏遠的地方,而且又是那麼混亂危險的地方,你說你萬一再出什麼事情,這不是要我和你爸的命嗎?」

張曉芸沉默地聽著,她其實早就知道母親會是這個反應,所以她才選擇了先斬後奏,因為她知道母親無論如何不可能同意,本身就一直反對她做警察,這麼多年以來都是,更何況她現在一走就是那麼遠,直接是到邊境地區,都知道那裡是犯罪的天堂,母親怎麼可能放心讓她走。

張浩天沉默了很久,才沉重地問著:「是因為跟旭東的婚姻,所以你想逃避,才決定去到那裡是嗎?」

「你如果真的是覺得這段婚姻帶來的傷害太深,想要好好去放下,那可以去申請休假,去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去旅遊度假,本身你的身體狀態在工作當中也是一直都是超負荷的在運轉,就需要好好休息。」

「如果說你現在是一個非常健康正常的狀況,那我可能沒有理由去反對,但是你現在這樣子,我沒有辦法不擔心。」

張曉芸一聽到這個名字心都像是被刺痛了一下,但她依然是十分平靜地說著:「跟他沒有多大關係,我不想提起他,不管他怎麼樣也好,願不願意離婚的,總之我都是要自己一個人好好過。」

「我沒有你們想的那麼脆弱,遇到事情第一時間就去逃避。跟王旭東之間的確是一段無法磨平的傷痛,但是人總是要向前看的,我能做的只有放下過去重新開始。我是你們的女兒,遇到問題絕對會直接解決不會去逃避,這一點你們要相信我。」

「其實申請調動是我一直以來就有的想法,只不過那時候因為結婚和懷孕所以都耽誤了,現在沒有什麼太大的牽挂,就想趁著你們現在年紀還沒有太大,身體還可以,客觀條件還能夠容許我再多奮鬥兩年。」

「你們放心,我不會說一直留在那個地方,我去了之後肯定是把本職工作做好,狠狠打擊那邊的犯罪情況,等到局面穩定下來,變得安定以後,肯定會有更多年輕有能力的人願意過去,到那個時候,我一定會回來好好地陪在你們的身邊孝順你們。」

「爸,我知道媽可能沒有辦法理解和接受我的選擇,但是你曾經是個軍人也是個警察,你應該知道,這個崗位所賦予的職責和使命,對於我來說,這更是天生就有的東西,所以我一刻都不能放下。」

張曉芸還說了很多很多,她一直以來其實性格非常的倔強,跟父母也經常都是硬碰硬,很少有機會一家人坐下來去好好聊一聊彼此心裡的事情。 但是張曉芸永遠不敢去跟他們說現在她所面臨的情況,已經離婚了這些,她只是很平靜地表明她的態度和立場:不管怎麼樣她都是一定要調動的。

張浩天非常清楚自己的女兒,知道張曉芸一旦是做了決定那就真的是八頭牛也拉不回來。也許這就是做父母的心酸之處,其實再多的付出都不算什麼,只要彼此之間互相理解和互相陪伴,可是現實是往往會遇到這樣無奈的時刻。

最終不管張曉芸的母親怎麼樣哭鬧,張曉芸調動的這個事情已經是鐵板釘釘,不可更改的。

張曉芸把話說的很清楚:「我知道你們大不了還可以去找局長,把我的申請給我批回來改動一下。畢竟爸還是有一定的權力的,而且他這些年來也從來沒有動用過任何的特權為自己辦事,這一次開口不會說有人不給他這個面子,何況這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但是我真的是下定了決心要去的,所以即使你們真的反對,那我也是大不了就是從這邊離職直接過去,甚至於到了那邊以後我連刑偵系統都不進去,就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去堅持我的願望。」

「你們總不可能說把我囚禁起來綁起來不讓我去不讓我出門吧?」張曉芸平靜地說著,「如果你們不同意,那我也只好採取這樣極端的方法。」

這下子不光是張曉芸的母親,連張浩天也急了:「你這是瘋了,難道就真的這麼非去不可嗎?」

他也是個老刑偵,當然知道這一行雖然說職業風險非常高,但是好歹也是有著一定是保護的,最起碼的裝備這些的都能夠隨時自保,而一旦說作為一個普通人,那最起碼的持槍就是違法的,怎麼可能說還去做警察做的事情?萬一遇到了犯罪分子,那就基本上是死路一條。

張曉芸只是平靜地點點頭:「對,我是非去不可,爸,媽,我知道這非常的難,但是還是希望你們能夠接受我的決定。」

她的母親已經是哭得不成人形,最後狠狠地丟下一句話:「就當我沒生過你這個女兒吧。」

張曉芸自己其實也很痛苦,可是留下來只會讓她更痛苦,所以她情願是選擇一個人離開,去到那麼遠的充滿未知的危險的地方去。

張曉芸最後還認真地跟張浩天去談了談,讓他不要去找王旭東,她很明白,張浩天跟她母親兩個都在試圖幫他們挽回這段婚姻,也都希望王旭東能夠把她留下來,但是張曉芸很決然地說著:「我現在不想見到他,他說什麼做什麼也都沒有用,如果他能夠動搖我的決心,案我就根本不會做這個決定根本不會走。」

「如果你們真的還想我和他有任何的機會,就先暫時讓我們先分開,各自先冷靜一下,去看一下到底哪一種生活對彼此都更好,到時候再做出更理智的選擇。」

她也是萬般無奈,到現在為止她身邊發生的事情沒有一件是好事,都是做父母的最不希望看到子女身上發生的事情,如果這時候讓張浩天和她母親知道她已經和王旭東離婚了,那他們只會更傷心,更不願意她離開。

她只能是出此下策,不能說接連給他們帶來不斷的打擊讓他們傷心,也是為了能夠讓他們同意她離開,所以只能是選擇暫時的隱瞞。

張曉芸現在的情況可以說是十分的痛苦,而王旭東在家裡也並不好過,尤其是當他一個人開著車回去到空蕩蕩的別墅,才發現那裡已經不能夠再稱之為一個家了,沒有了女主人,只剩下他一個,就好像是個孤家寡人一樣。

原來再大的別墅都只能稱作為房子,而不能稱之為一個家,只有當這個房子裡頭住進了一家人有了歡聲笑語,才是真正的一個家。

王旭東一個人孤獨地坐在沙發上發著呆,不可避免地回想起來以前和張曉芸兩個人在這裡面的情景,兩個人緊緊地靠在一起,幻想著以後,等孩子生出來一家人開開心心地在一起,然後還要有第二個、第三個孩子……

但是現在,一切都成了泡影,只剩下所有美夢都破碎以後的空虛和疼痛。王旭東到這時候才深切地明白,原來最痛苦的不是從來沒有得到過,而是曾經差一點擁有一切卻在最後一刻失之交臂。

王旭東點著煙,任煙霧繚繞著卻沒有吸,此刻的他就好像是被抽走了許多的東西,卻不知道到底失去了一些什麼。這已經是他又一次經歷感情上的挫折,又一次的失去,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他對待感情投入了那麼多,時間精力和全部的真心,可是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去。

他想到張曉芸問他的那個問題,問他到底有沒有愛過她,其實這個答案,他真的不知道,他唯一確定的是,他對張曉芸的確和對蘇婉琪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心情。

王旭東獃獃地坐了很久,一直到天已經徹底的黑了,他才起來打開燈,也沒有心思吃飯,想了想也只能是收拾一下家裡。實際上因為這段時間他都在拚命地工作,而張曉芸一直都沒有回來,所以到處也都沒有打掃過,又臟又亂。

王旭東收拾著房間,其實也是想整理一下心情,想讓自己平靜下來去面對自己已經離婚的現實,只不過,當他看到任何一樣東西,都還是無可避免地想起來和張曉芸一起時候的情景。

也許,他的確是沒有那麼的愛張曉芸,沒有像愛蘇婉琪那樣,但是至少朝夕相處,加上他對這段婚姻是完全的投入,有些事情已經逐漸成為習慣,而現在他卻要重頭去改掉這些習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