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82 Views

是介紹?寧雲夕一下子領會過來什麼:「你好,曹爺爺。」

Written by
banner

其他孩子在她和他示意下跟著喊:「爺爺。」

曹爺爺面容特么的紋絲不動,彷彿石頭雕刻成的。

寧雲夕擔心時間趕不及,在丈夫耳邊小聲說:「你給他們戴上紅領巾。我需要帶他們去和文工團的老師匯合了。」

孟晨浩接過她手裡的紅領巾,低頭準備給小四和小五戴上。

此時曹爺爺的視線一直落到他手裡的紅領巾上。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什麼。

寧雲夕看著丈夫臉上那抹猶豫,走近說:「要不,讓爺爺幫著給小五戴上。這樣會快一些。」

孟晨浩轉過頭望著媳婦,那樣的善解人意,那樣的聰明得體,連在旁一臉嚴肅的老人都這麼覺得。

「小五,讓爺爺幫你戴上紅領巾。爺爺是軍人,是老前輩,曾經為國流過多次鮮血,像這條紅領巾。」孟晨浩接受了妻子的意見,對妹妹小五一個字一個字認真地講述著。

小丫頭睜大小眼珠聆聽,見大哥把她的紅領巾交給了那個爺爺。有一瞬間,小丫頭看看大哥,看看寧老師,不由有一點點的小慌張。接下來,伴隨曹爺爺走了上來,那雙老人的手拿著紅領巾圍上她的小脖子,細心,一絲不苟地幫她打著紅領巾的結。

別看老人的手上皺紋橫生,宛如老態龍鍾,然而,給她打的紅領巾是那樣的漂亮整齊。孟晨橙的小嘴巴不由喃了一聲:「好看!」

曹爺爺的石頭臉隨小丫頭這句讚歎聲不禁像崩開了一條縫,微微動容:「嗯。」

孟晨橙嘻嘻嘻嘻笑了起來,小臉蛋好像在說:原來這個像石頭的爺爺是會說話的。

為了證實小丫頭不是錯覺,曹爺爺又對著寧雲夕說:「懷孕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要注意身體,寧老師。」

寵妻當道 「是。」寧雲夕忙答。

那邊,他一樣幫著小四戴好了紅領巾。

曹爺爺對他說:「你陪著他們去。」

「我去了,首長。」孟晨浩敬禮,轉身陪同媳婦一塊走。

曹希敏對著孟晨熙背影喊道:「孟晨熙同學,春節到我家來玩——」 她才不去。孟晨熙撇撇嘴。

「怎麼了?」孟晨逸都好奇妹妹這個反應。

「他太嘰里呱啦了。」孟晨熙說,「到哪兒都能說話,不能安靜一會兒。和小四小五一樣,虧他都多少歲了。」

小四小五回頭,沖三姐皺皺小鼻子:幹嘛扯上我們兩個?

孟晨熙對好男孩的觀點,必須像自己二哥一樣斯斯文文安安靜靜的,像小四小五的話?不得趕緊逃!到了集合地點,兩個老么交給了文工團的老師。

寧雲夕交代年級比較大的小四:「照看好小五。」

「是!」孟晨峻答,回答的很用力很認真。

一家子目送著小四小五進了化妝間,折回觀眾席那邊,找到自己的座位。

演出很快要開始了。左看右看觀眾席,能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坐在幾步遠的李大爺帶著孫子天天,向他們招招手。

全場忽然掌聲雷動。

紅色的帷幕拉開了。主持人走上舞台,現場肅靜。主持人介紹到場觀看演出的主要市領導和部隊領導,以及來觀看演出的單位團體和民眾,接下來報節目單。

一家人仔仔細細聽著,生怕漏一個字這樣會漏掉了家裡小四和小五。

不良校草,別惹我 舞台上的表演很好看,一個節目接著一個節目,精彩紛呈。觀眾席里的掌聲一波高過一波。終於到了主持人報:「現在是一零八軍團集團為我們呈現的軍民大合唱《我的祖國》。」

「是小四和小五要出場了。」孟晨熙緊張地拍著手對左右家裡人說。

寧雲夕不知覺中感覺自己是攥緊了下身旁自己丈夫的手。孟晨浩的手包住妻子的手。

一家四口人仰望著舞台上,目不轉睛。雖然他們的座位比較遠,可能看不太清楚每個演員的身影。

工作人員準備好了木檯子。合唱團成員分別從兩邊走出來登上木台。

觀眾們的掌聲啪啦啪啦。孟晨熙喊道:「是小四!」

寧雲夕順老三的手指望過去看到了前排小朋友們左數第三個,正是自己家的小四。

孟晨峻看起來很緊張,表情很嚴肅,好像也沒有看到自己姐姐在台下向自己伸出來指著的手指。其實,和他站在一起的小朋友沒有一個嚴肅的,都像小老頭小太太一樣繃緊著小臉蛋。

在小朋友後面站著的一零八軍團的戰士們,同樣表情很是森嚴。

台下的觀眾們無疑感受到了台上演員的緊張,一個個更用力給他們鼓掌鼓勁。

此時寧雲夕他們繼續尋找著家裡另一個娃的身影:奇怪了,小五去哪裡了?

不會臨時被刷了吧?

只看又有工作人員換了張比較高的木凳放到了最前面的話筒後面,接下來把話筒調低。

所有人吃驚地看著,見一個老師樣子的女人牽著一個小朋友的手從側邊幕後後台里走了出來。

「是小五!」孟晨熙帶頭抽氣。

總裁,滾出去! 孟晨橙小丫頭這是站到了最前排那個話筒後面,踩上了小凳子。

「這是領唱的位置嗎,大嫂?」孟晨熙轉頭問寧雲夕。 寧雲夕眨眨眼,應該是領唱沒有錯,轉過臉到右邊和丈夫有些面面相覷。之後,她反問孟晨熙他們:「你們陪他們去合唱,什麼都不知道嗎?」

「他們在練習室里合唱。舞台要讓給練舞的。」孟晨熙交代說,「他們倆唱什麼老師都說些什麼,他們自己都說不明白。我和二哥就不問了。大嫂你說過不要給他們壓力。」

看來老二老三真是不知道情況。

現在舞台上看起來,小丫頭要做領唱好像是真格了。

台下觀眾見到同樣是一片驚詫的聲音,這麼小的孩子能帶好大家唱歌嗎?

樂團的伴奏聲響起。

帶小丫頭上舞台的女老師站在了合唱團面前,舉起優雅的雙手指揮。

一個明亮清脆的女童歌聲,如同黃鶯出谷,通過話筒和擴聲器,飄揚在了整個演出大堂中:「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我家就在岸上住,聽慣了艄公的號子——」

孟晨逸和孟晨熙驚呆了。孟晨浩一樣吃驚著。身旁媳婦看起來表情好一些。寧雲夕是想到了那天陪同小丫頭去面試時,那些文工團老師儼然已經發現了小丫頭的好嗓子。

小丫頭剛把獨唱部分唱完。全場掌聲轟動。後面孩子們和戰士們的成人童聲合唱,更把現場觀眾們的熱情推向了不同尋常的高潮。

不用意外,一零八軍團這個合唱節目出乎意料地成功。寧雲夕和孟晨浩他們可以聽見四周不斷有觀眾詢問著:

「這是誰家的小孩,唱的真好!」

「太好了,讓我感動到要掉眼淚,聽她唱第一句的時候,真的要掉眼淚了。我老家在黃河邊呀。」

「是不是人家家裡本來父母都是搞音樂的,是歌唱家?」

醜女如 「大嫂,你以前教過音樂?」孟晨熙聽其他人這樣一說,再次問寧雲夕。

寧雲夕直搖手擺手澄清謠言:「沒有,沒有。」

但是他們家的小五怎麼突然變成小歌唱家了?明明他們家裡沒有一個學音樂的。所有孟家人一片沉默,此時此刻他們內心裡動搖了,該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人家說的另一個人家家裡的孩子。

卡擦卡擦,觀眾席兩側安排給報社記者的專屬座位里,記者們拿著相機站起來,不斷地拍攝舞台上一零八團的合唱演員們。

「幾點了?」

聽身邊丈夫突然問了這麼一句,好像無意中的。寧雲夕記起來,看了看他手腕上的表,一看,將近十點了,晚會是十點之前結束。等於說,他們家孩子參加的這個節目居然是壓軸!

果然是,一零八軍團的合唱結束以後,所有今晚參加演出的演員登場謝幕,伴隨著《我的祖國》的歌聲不停繚繞在場內。觀眾們不由自主同台上的演員們一起合唱。

主持人報著謝幕詞。領導們登台,與演員合影留念。觀眾此時按照次序有秩序地離席退場。

寧雲夕摟著孟晨浩的胳膊,同老二老三一塊先去後台接上小四和小五。 來到後台,文工團老師將兩個孩子帶了過來,對寧雲夕他們說:「這兩個孩子表現的都很出色都很好,回頭我們要向軍部報告,申請給他們獎勵。」

寧雲夕伸手拉過自家兩個孩子,發現兩張小臉蛋綳的緊緊的,一片驚魂未定的樣子。

「表演結束了。小四,小五。」孟晨熙對弟弟妹妹說。

聽到自己三姐的聲音,小四小五才回過神來,兩雙小手緊緊握住寧雲夕牽著他們的手:小心臟可以安下來了。

小偉把車開來,送他們一家回到大院。

踏入家門口,孟晨浩解開風紀扣,脫掉外套挽起袖口,先把屋裡的火升起來,準備熱菜。

寧雲夕給小五的辮子重新紮一紮,小臉洗一洗,精神了可以正式回來補吃年夜飯了。

孟晨橙坐在寧老師面前,沒動,彷彿又要睡著了一般。

寧雲夕仔細聽,能聽見她的小嘴巴在哼著剛剛舞台上唱的歌。

孟晨峻同樣坐在那邊椅子上發著呆。

「這兩個是怎麼回事?唱個歌回來像掉了魂似的。」孟晨熙看著弟弟妹妹這個奇怪的樣子,問寧雲夕。

「沒事,明天就好了。」寧雲夕對老三說,「好比你參加大考試一樣,總得一兩天緩緩神。」

大嫂說的對,孟晨熙於是拿手推了下椅子上的小四:「怎樣,高興不?個個都誇你們唱得好,在舞台上什麼感覺?」

孟晨峻睜開眼睛看了眼自己姐姐,眼珠兒卻瞟到妹妹小五那兒。他可以說實話嗎?那會兒在舞台上,他和底下的觀眾一樣在聽見小五唱歌的一剎那,失魂了。搞得他一開始大合唱都差點兒跟不上。

「恭喜恭喜!團長,寧老師。」林志強和許醫生從隔壁走過來,向孟晨浩和寧雲夕他們恭賀道,「你們家孩子出名了。」

聽到這話,孟晨浩和寧雲夕問:「什麼事?」

「剛接到軍部宣傳部來的電話。說你們家孟晨橙要上我們軍報頭版了。還有,市領導也誇我們部隊的小朋友,尤其孟晨橙小朋友唱的真好。」林志強把電話里的喜訊傳達給孟家人。

緊接下來,又有平股長和一營長等人過來孟家道賀。

寧雲夕和孟晨浩只怕這麼多人捧著,家裡這對輕浮的老么會不會從此飛上了天。

還好還好,這兩個老么一直沒有從舞台上緩過神來,在那裡獃獃地聽著大人們說話。

院子里,噼里啪啦,放起了鞭炮聲,原來是零點鐘聲要響起了。寧雲夕春聯沒有貼,急急忙忙拿出了彭校長寫的春聯。

孟晨浩拿著準備好的米糊和筷子,走到門口貼春聯,老二孟晨逸上前幫忙。寧雲夕帶著其他三個孩子站在後面看。

只看彭校長寫的春聯合著這個時代的節奏和氣氛:「新長征起步春光明媚,現代化開瑞金鼓歡騰」,橫批「闔家幸福」!

院子里的鞭炮聲一串接著一串,新年的鐘聲響起。

孟家人回到家中,端起過年的餃子狼吞虎咽,總算把年夜飯補上了。 今晚上一家人都累得夠嗆。幾個孩子脫了衣服一爬上床全睡成死豬相。

寧雲夕給孩子們先準備好明天要穿的新衣服。

孟晨浩洗漱完回來。

夫妻倆人躺在了床上,齊齊歇口氣。

「雲夕,辛苦了。」

「你也辛苦了,孟大哥。」

孟晨浩摟著她,輕輕地吻著,從她的額頭到她小巧的鼻樑。她情不自禁輕聲喊了他的名字「晨浩」。他低頭捉住她的嘴唇。

那一晚上,相擁而眠。

白天,孟晨浩照常起得早,要趕著下連隊查看各單位過春節的情況。

寧雲夕想著幾個孩子昨晚睡得晚,讓他們睡晚一點。自己起來慢慢先準備東西先。像昨晚沒有來得及吃完的飯菜,需要存放處理的,需要今天吃掉的。

結果一起來到廚房,看到老二孟晨逸已經在煲熱水了。

「你起這麼早的,晨逸?」寧雲夕問。

孟晨逸回頭對她解釋說:「今天同學們約好了,要去給老師們拜年。」

「你們要給老師們拜年嗎?」

「對,等會兒他們要先到這裡來。」

她是班主任,學生拜年肯定第一家到她這裡。 首席老公,強勢愛! 寧雲夕驚住:「不是先去給老人家拜年嗎?」

「他們說年夜飯一塊吃的,吃完一過點就給老人家順道拜了年了。」

這邊的人習慣了守歲,而且不像未來的人那樣習俗觀念變淡甚至年夜飯可以不一起吃,是一定要一塊吃的,大家族一塊吃。因而這邊的人初一開始是上朋友親戚家串門。

寧雲夕聽老二一說,有點點慌。第一次做老師,不知道學生來拜年自己需要做什麼。對了,準備糖果。急匆匆進屋裡把糖果端出來。

「大嫂,你先吃點東西吧。」孟晨逸說。

老二說起,寧雲夕才想起自己還沒有吃早飯,於是走進廚房裡和老二商量著:「你看小四小五他們都沒有起床。你要不等會兒和他們一塊先去其他老師家裡拜年?」

孟晨逸想了想,說行:「我去找尚賢先,我們去找電話打,看他們出門了沒有?」

寧雲夕點點頭,囑咐:「你吃了沒有?」

「我吃了,大嫂,起來就吃了的。」孟晨逸道,說著出門去隔壁找同學林尚賢。

那邊剛把老二支走,這頭有人馬上來敲門。

寧雲夕剛換好新衣服,走了出去打開家門。

門口站著李大爺一家。

「寧老師,新年好。這是我兒媳婦,我兒子值班不能回來,叫我替你問你新年好。」李大爺抱著雙拳說。

李大爺剛說完,李大爺的兒媳婦邵巧芳帶著兒子天天走上來:「新年好,寧老師。」

「新年好,新年好。」寧雲夕招呼客人們進屋。

邵巧芳邊踏進門裡邊道:「一直想來拜訪寧老師,但是忙著抽不開空。」

「邵老師昨晚的舞蹈真是好看。」寧雲夕說。

「你們家小丫頭唱的歌才真叫人喜歡。」邵巧芳道。

「對,對。」昨晚在現場聽的李大爺一塊點頭,和兒媳婦孫子找小丫頭。

「她還在睡。」寧雲夕不好意思說,「昨晚他們比較累,我讓他們多睡會兒。」 「寧老師不容易,一個人帶四五個孩子。」李大爺對兒媳婦說。

邵巧芳接住公公的話:「是的,要是我,想都不敢想。不愧是做老師的。」一邊,拍拍兒子天天的腦瓜:「給老師正式拜個年。」

李秋天規規矩矩向老師鞠躬:「老師新年好!」

寧雲夕趕忙拿顆糖果放進孩子手裡,扶起孩子說:「天天長大了,要孝敬爺爺,父母,知道不?」

李秋天對老師的話點點小腦瓜。

李家人剛坐下不久,桂英蘭芝他們帶著孩子過來了。小孩子們齊齊向寧雲夕喊:「寧老師,新年好。」連最小年紀的妞妞都喊得有模有樣。

大人們聽著都樂著。

寧雲夕急急忙忙把放糖果的盤子拿出來,讓孩子們的小手任挑。

妞妞伸手拿了兩顆糖,找小姐姐:「我一顆分給姐姐。」

這孩子整天惦記著小丫頭。

「姐姐在睡覺,等會兒我叫醒她。」寧雲夕告訴妞妞。

「姐姐累,和你哥哥一樣在睡覺。」桂英說到自己兒子大順,「他昨晚上床后一直睡,早上叫都叫不醒。我老公一看,說是別叫了。」

平股長和一營長他們今天早上和孟晨浩一樣都要下部隊查看,一早走掉了。過年串門的事兒只能交給了媳婦自己搞定。由於隨軍都是離開老家,親戚不在這裡,沒得走,有的話就是走走在這裡交到的朋友。大院里軍屬家互相串著門,至於到不到孩子的老師家裡拜個年,這要看家長自己決定。

像蘭芝她們,因為彭校長他們家的住址不清楚,只能就近到寧雲夕這兒,再從寧雲夕這裡拿孩子班主任李小慧老師家的住址。

寧雲夕幫他們寫了李小慧家裡的地址,並且告知他們在市圖書館後面,可以順道帶孩子們去看看圖書館。桂英他們感恩道謝,帶了孩子趕著去下一家拜年。

李大爺他們一家是要去看望在值班的孩子爸,在寧雲夕這裡告辭后坐上車離開。

客人送走了。寧雲夕看時間差不多了,走到孩子們的房門口。

女孩子房間裡頭孟晨熙在穿著衣服。男孩子房間里孟晨峻坐在床板上一邊打呵欠一邊揉眼睛。剛才客廳里那樣熱鬧,裝作沒有聽見都不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