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59 Views

「你跟紀總都要小心我大哥,小心南家的人,別擔心我,我不會有事的。」

Written by
banner

「嗯。」

「小姐,該回去了。」

放開木兮的簡語之擦去自己的眼淚,沖著木兮揮手,她跟木兮相處的時間不長,感情也說不上有多深,頂多也就是陌上人之上,還未夠朋友的關係,可她對木兮的關心,卻總是不由自主。

就像現在,她不想讓木兮過多擔心自己,就連被人帶走的時候,明明是被迫,卻還是要笑得一臉開心,告訴木兮,自己很好,不用擔心自己。

簡語之留給自己的那抹笑容,在木兮看來,有對命運的無奈,有自嘲,還有無力掙脫……

「叮鈴鈴……」

一陣手機來電鈴聲,打斷了木兮的思緒。

拿起手機的木兮看到一個匿名來電,看著手機猶豫了許久要不要接。

這幾天,太多的匿名來電打過來了,有羞辱她的,也有罵她的,那些人不知道從哪裡弄來她的號碼,在替紀澌鈞和紀澤深打抱不平。

木兮本想掛斷電話,卻不小心接通了。

電話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木小姐。」

這個聲音,有多久,她沒聽見了,一開始,木兮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直到她將手機貼在耳邊,那邊再次傳來一聲,「木小姐。」木兮才確定下來,她沒有聽錯,真的是楊鵬的聲音。

「你是,楊鵬?」

「不好意思木小姐,我換了一個號碼,以前那個已經註銷了。」

「三叔,還好嗎?」

「少帥回來了。」

所有人都說梁帥回不來了,就算她再堅定認為,三叔會回來,可是一直以來都沒有消息,漸漸地,她都跟所有人一樣以為沒希望了。

那用再平淡不過的語氣說出來的話,對木兮來說,卻是盼望已久最好的結果。

「你們現在怎麼樣了,在哪兒?」

「我們在醫院,少帥他……」電話那頭的楊鵬,看了眼急診室,「市中心醫院,我在這裡等你,這件事,暫時還是別跟其他人說。」

重生-將門千金 「好。」楊鵬的語氣稍微遲疑了一下,還有些猶豫,像是有什麼話不方便說。

梁帥回來了,還在醫院,楊鵬的語氣又欲言又止。

難道,是出了什麼事了?

掛斷電話的木兮,趕緊給江別辭打電話,木兮到了一樓的時候,江別辭手上拿著合同弄,表情有些無奈。

「我堂堂一個律師界的精英,為了你,差點就被保安當街轟出去了,要不是合同還沒簽,這會子,恐怕我江別辭被保安轟出公司的消息已經傳遍了。」

「辛苦你了。」

一句辛苦你了,就能抵得過了?算了,誰讓他江別辭就是那麼好脾氣,那麼寵妹的男人,江別辭笑著打開後排車門。

「小寶有消息了嗎?」

「還沒,不過你放心,小寶那麼聰明,肯定不會有事的。」見自己安慰完木兮,木兮的表情還如此沉重,江別辭以為木兮還在為小寶的事情著急,正當他扶起木兮時,耳邊傳來一句,「去醫院。」

「去醫院幹什麼?」

「見一個人。」

想起一些事情的江別辭,笑的特別嫌棄,「我說,該不會是鈞子又裝病博同情吧?」

「不是他,是梁帥,他回來了,在醫院,楊鵬給我打電話,我想過去看看。」

「什麼?」回來了,還在醫院?「難不成,是命不久矣了?」

重生之豪門影帝 她也不清楚,聽楊鵬的語氣,真是讓人有些擔心,「對了,我剛剛在樓上,沒能看到傅存,不過,見到了簡語之,她跟我說,他們跟傅存談到了項目的事情,傅存還沒表態,但是,已經透露出和新人有些關係,他們想用簡語之跟傅存拉關係。」

「這簡南兩家聯手,勢力就壓過紀氏一籌,難怪人家只見簡南兩家,不見咱們,我看,咱們還不如直接找過去,還用傅存這個中間人幹什麼。」江別辭也知道,自己這句話不過是發發牢騷,要是知道背後是誰,還用得著大費周章?

「如果這個傅存,真的只是一個小企業的老闆,怎麼有那麼大的能耐跟新人有關係,我怕這只是障眼法,說不定背後還有更大的勢力,現在還有一件事,簡語之說,昨晚,紀澌鈞面對簡董開出的補償,是要南家一個月以內和紀氏解除所有合作,後來簡語之聽到南老爺子和南清和打電話,說是怕我跟紀澌鈞報復他們,想讓南清和藉機搞垮紀氏。」

「你看到了吧,這種人,就算是害死自己的親孫女都沒有愧疚感,那肯定是擔心你報復,所以才要打壓紀氏的,不過這一回,他們可是打錯算盤了,我們也不是好惹的。」

「江哥,這個消息很重要,你給深哥打個電話,告訴深哥他們。」

「嗯。」南老爺子以為紀氏是他眼中一塊肉,什麼時候想吃就吃,可這回,恐怕不如他意,就算是簡南兩家聯手,恐怕想從某人嘴裡取肉,只是異想天開……

誰吃誰,還不一定。

喬隱和王珩離開空門寺的路上,已經有不少消防車上去救火。

在車裡還在懷疑著是唐娜乾的王珩,把喬隱送回家以後,看到唐娜帶著律師過來,王珩就疑惑了。

不是唐娜會是誰?

唐娜將托馬斯的財產列了一份清單交給喬隱,律師處理完遺囑的事情就先行離開了。

「除了明面上,還有一些分散在我和幾個女人名下的財產,已經轉移到你的名下了。」

這些女人的名字很熟悉,喬隱好像在哪兒聽過,「這幾個人都是我爸的手下?」做不到絕對信任,他爸怎麼敢把財產轉到這些女人名下。

「不是手下,是他的女人,你應該見過的。」

唐娜這麼提醒,喬隱想起來了,自己是見過,也沒少因為這些女人和托馬斯發生爭執,現在看來,他因為董雅寧的話,對自己的父親有太多的不了解。

她知道托馬斯的身體很健康,根本不可能發生猝死的事情,一定是另有隱情,所以在她去處理遺囑的時候,她偷偷回去一趟,將托馬斯裝來防董雅寧的監控拆下來。

真相,她已經從監控里獲知了,唐娜,將刻有監控視頻的U盤放在桌上。「老闆從來都不相信董雅寧,為了防董雅寧,他讓我秘密在家裡安裝監控,這裡面的東西,足以讓董雅寧被判死刑,這個東西,我交給你,是因為我相信,你可以替老闆報仇。」

他之前,還懷疑過唐娜,可現在,唐娜把所有的資產都交到他手上,甚至是還有這個U盤……

「對不起,我不該懷疑你。」爸將唐娜留在身邊那麼多年,他也許該無條件信任爸信任過的人。

「我剛剛聽到一個消息,空門寺後院失火,董雅寧和唐坤都被送到醫院去了,我知道,你有可能會懷疑是我想謀奪財產,我不怪你,就像老闆說的,你被董雅寧灌輸了太多的錯誤觀念,導致你並不相信我們這邊任何一個人,但是從現在開始,該相信誰,我想你該很清楚。」

被唐娜說到有些抬不起頭來的喬隱,一臉自責,因為這份信任和真相,是他爸用一條命換來給他的。

「老闆名下的產業很多,有些你沒涉及過的,我會幫你,等你熟悉了,我再辭職,老闆待我不薄,這個時候,我不會放著你不管的。」

「謝謝。」

她看得出來,現在喬隱看她的眼神,不再帶有敵意和不屑,那種心存感激里還帶有信任和真心,「這些事,都是我該做的。」

「我想開股東大會,接替我爸的位置。」

「沒問題,我會儘快安排好。」她是絕對不會讓董雅寧得到這一切的,既然現在喬隱已經有這個意識了,那她更得幫著喬隱替托馬斯報仇。

她會讓喬隱知道更多的真相,至於董雅寧,這個殺人兇手,一輩子都休想靠這個兒子翻身。 史鶯鶯對墨容麟父子強逼閨女進宮這事一直耿耿於懷,在心裡不知把皇帝父子罵了多少遍,所以明知道見君應該行禮,她偏裝傻賣獃,就這麼直直杵著,邊上杜錦彥悄悄扯她的衣袖,她也不理,風輕雲淡的站著。

史鶯鶯敢這麼無禮,是因為她有持無恐,史芃芃託人送出來的免死金牌此刻就在她懷裡揣著呢,大不了拿出來救命,反正她的臉面不能丟,丈母娘見了女婿還要行禮,可去他大爺的吧。

氣氛一尷尬,熱鬧的場面就冷清下來,賈小朵不知道怎麼回事,悄悄問賈瀾清,「哥,皇帝哥哥是不是也允史老闆不跪?」

賈瀾清和皇帝中間隔著賈桐,他的聲音不大,但皇帝能聽見,他說,「史老闆是皇上的岳母,是長輩,皇上體恤,不見君臣之禮,所以晚輩的禮數也可免了。」

墨容麟聽在耳朵里,立刻明白了賈瀾清的意思,東越皇帝最大,所謂先國后家,皇帝見了岳母,應當是岳母先行君臣之禮,之後皇帝再行晚輩之禮,既然史老闆不行禮,那皇帝也可以不行禮。

墨容麟本來還在猶豫呢,聽賈瀾清這樣說便緩了臉色,說實話,他也不想向史鶯鶯行禮,史鶯鶯比史芃芃要囂張多了,換句話說,就是娘親沒有閨女聰明,史芃芃在他面前進退有餘,知道什麼時侯應該服軟,史鶯鶯不一樣,脾氣來了,當年太上皇她都敢罵,要不是杜將軍這些年護著她,不定捅出什麼天大的蔞子呢。這麼一個沒腦子的爆脾氣,跟她計較什麼呀,好不容易出來一趟,挺開心的,別鬧得不愉快。

綠荷見墨容麟緩了臉色,忙出來打圓場,把史鶯鶯拉到離皇帝最遠的地方坐下來,那邊綺紅也過來了,一邊一個圍著她聊起了家常。

墨容清揚暗暗對史鶯鶯豎了個大姆指,笑著對杜錦彥說,「天底下能和皇兄叫板了,大概也只有史老闆了,真夠牛的。」

杜錦彥苦著臉,「殿下可別說笑了,我都快嚇死了,爹臨走的時侯囑咐我,要好生看著娘,剛剛皇上一怒之下要是砍了娘的腦袋,我可怎麼有臉去見我爹!」

「不會的,」墨容清揚說,「史老闆倒底是皇兄的岳母,看芃芃的面子,皇兄也不會和史老闆一般見識。」

提起史芃芃,杜錦彥有些唏噓,「還是姐姐知道娘親的脾氣,前些日子託人送了塊免死金牌回來,我這心裡才安了些。」

墨容清揚眼睛一亮,「還有這東西,我怎麼不知道?」

「這東西曆朝歷代都有的,不過殿下用不著。」

「我是用不著,不過揣著挺威風的,」墨容清揚笑嘻嘻的說,「回到宮裡我也跟皇兄要一塊。」

寧安坐在那裡喝酒,視線里,墨容清揚和杜錦彥兩個已經聊了好一會了,兩人似乎有說不完的話,壓著聲音,一會笑,一會皺眉,表情豐富得很,不知道在聊些什麼?

皇帝那頭有他爹和賈大人陪著,三位夫人坐在另一頭自成一國,墨容清揚和杜錦彥聊得熱乎,只有他孤伶伶的坐著,顯得人緣特別不好似的。

他抿了口酒,心想,除了墨容清揚,真沒有人來找他說話么,他這麼不受人待見么……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聊天的依舊聊得熱火朝天,獨坐的也依舊寂寞孤單冷。

就在寧安快絕望的時侯,有位賈小朵小仙女來拯救他了,「寧安哥哥,我陪你喝酒呀!」

寧安第一次覺得賈小朵的大餅臉實在太可愛了,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臉,「姑娘家家的,少喝點酒。」

「清揚姐姐也喝呢,」賈小朵手一指,墨容清揚剛好和杜錦彥碰了杯,把酒倒進了嘴裡,見賈小朵指著她,不明所以,咽下酒,問,「指我做什麼?」

賈小朵伸著那隻手轉了個方向,指著寧安,「叫安哥哥一起喝啊。」說著把寧安往墨容清揚那邊拖。

寧安半推半就的過去了,坐在他們邊上,杜錦彥舉杯過來,和他碰了一下,歡迎他的加入。

墨容清揚看著賈小朵,很有些感慨,問寧安,「還記得咱們小時侯拿小朵當閨女的事么?」

寧安有些後悔坐過來了,這種黑歷史,她為什麼還要拿出來說?

提起往事,墨容清揚興緻勃勃,「那時侯小朵還是個小娃娃,我當娘親,寧安當爹,還給小朵換尿布來著,記得么?」

當事人賈小朵也興緻勃勃,問寧安,「安哥哥還給我換過尿布啊?」

寧安簡直頭疼。別的姑娘聽到自己小時侯的糗事,不應該是羞紅了臉么,怎麼這位賈小姐還很光榮似的,不愧是跟著鬼見愁公主混大的。

墨容清揚還在感慨,「一轉眼,閨女大了,該嫁人了,」她揚聲問墨容麟,「皇兄,把小朵嫁給晟兒,您覺得怎麼樣?」

她聲音大,一叫喚,所有人都聽到了,綺紅和寧安在家就聽過了,還能保持鎮定,其他人都忍不住笑,賈桐兩口子臉上最是五光十色,說不出是什麼表情。

賈小朵莫名被許了人家,很不樂意,也大聲跟墨容麟說,「皇帝哥哥,我才不要嫁給晟哥哥呢!」

墨容麟逗她,「為什麼,晟哥哥不好么?」

賈小朵憋了半天,說出一句,「他太乾淨了。」

大家終於哈哈大笑起來,賈桐跟皇帝告罪,「皇上別往心裡去,小朵還是個孩子,童言無忌。」

墨容麟斜他一眼,「朕看小朵比賈大人懂事多了。」

墨容清揚還在努力勸賈小朵,「嫁給晟有什麼不好,他要是敢欺負你,我揍他。要是嫁了別人,我總不好天天上你們家去。」

賈小朵說,「就晟哥哥那樣的,我自己就能揍他,不勞煩清揚姐姐了。」

墨容清揚又指著杜錦彥,「你看錦彥哥哥怎麼樣?」

賈小朵還沒表示,杜錦彥跟被針扎了似的,差點沒跳起來,「殿下別拿這種事開玩笑,傳出去對小朵名聲不好。」

沒想到史鶯鶯接了一句,「哎呀那感情好,我就喜歡小朵,要真能嫁到咱們家,我把她當閨女一樣疼。」

杜錦彥,「……」今天是討論他和賈小朵的婚事來了么……

假期第三天,繼續加更。 楚蕭沒想到,自己都這麼說了,葉紫涵還是不願意承認,她跟羅浮生只是在做戲。

他突然向前一步,直接把葉紫涵環住,葉紫涵猛地後退,直接靠在牆上。

楚蕭就這樣把葉紫涵困在他的雙臂間。

他往前一步,葉紫涵感覺到,他的呼吸都噴洒在自己的臉上了。

她的眉頭皺的厲害:"楚蕭,你發的什麼瘋,你放開我!"

楚蕭勾唇笑了笑:"我又沒有碰你,為什麼要放開你呢?"

楚蕭的話一出,葉紫涵的臉紅了紅,她看了看兩邊的手臂,近在咫尺的俊臉和胸膛。

她有一種要死的衝動,他幹嘛還要繼續糾纏自己啊!

她生氣的瞪著楚蕭:"你把手臂拿開,我要回去睡覺!"

楚蕭的眸子沉了沉:"如果我說不呢?紫涵,你能不要這樣拒絕我嗎?"

"楚蕭,請你自重一點!"葉紫涵的小臉,冷的可怕。

楚蕭無奈的搖搖頭:"紫涵,我知道,當年的事情都是我的錯,可是,你也不應該騙我,說你跟楚蕭之間是那種關係啊,如果你們真的是愛人,為什麼還要分房睡呢?"

葉紫涵的心,突然慌了慌。

楚蕭怎麼知道,自己跟羅浮生分房睡的,他猜出來的?還是朵朵告訴他的?

還是說,他其實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在誆自己!

想到這裡,她面無表情的看著楚蕭:"楚蕭,你醒醒吧,當年的事情,不管誰都誰錯,我都忘了,希望你不要在我騙錢提起,再說了,你是我的誰啊,我騙不騙你,有那麼重要嗎?我跟羅浮生是怎麼生活的,又為什麼要告訴你呢,我不知道你在哪裡,聽的這些亂七八糟的,總之,你不要再騷擾我了,不然,我現在就把你趕出去!"

楚蕭聽到葉紫涵要趕自己走,他的臉色僵了僵。

只不過,他很快就恢復正常了。

他看著葉紫涵,緩緩開口道:"不是亂七八糟的,這是朵朵跟羅浮生說的,他們都承認的,至於是真是假,紫涵,你自己心裡清楚!"

楚蕭說完,突然就放下手臂,深深地看了一眼葉紫涵,轉身離開。

看著楚蕭下樓的背影,葉紫涵的心裡,莫名的有點空落落的,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看到楚蕭消失在樓梯口,葉紫涵才轉身回房間。

葉紫涵回到房間的時候,雲朵朵正在打遊戲。

她抬頭看了一眼葉紫涵,立馬,手裡的遊戲也不玩了,擔心的看著葉紫涵:"紫涵,你怎麼了?沒事吧,怎麼悶悶不樂的!"

葉紫涵苦笑了一聲:"看起來有那麼明顯嗎?"

雲朵朵沒好氣的開口道:"可不是很明顯嘛,你怎麼了?不是過去看朵朵嗎?怎麼變成這副魂不守舍的樣子了!"

葉紫涵看著雲朵朵,突然開口道:"朵朵,如果我願意跟你敞開心扉,你真的會幫我隱瞞一切嗎?"

雲朵朵的眸子閃了閃,她之前就覺得,葉紫涵沒有說真話。

現在,葉紫涵願意告訴自己了,她當然是點頭:"我會幫你隱瞞的,相信我,我為了你,遊戲打到一半,手機都扔了,隊友這會還不知道在說我怎麼坑呢!"

聽到雲朵朵的話,葉紫涵沒好氣的笑了笑:"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其實,我之前的確沒有跟你說實話,朵朵的親生父親,其實就是楚蕭,朵朵今年剛四歲,我說什麼三歲之類的,都是騙人的,只不過,我是真沒想到,朵朵跟楚蕭的關係,能那麼好,至於羅浮生,他跟我真的只是朋友,這些年,承蒙他的照顧,我過的還不錯,只不過,我對他也只是感激,感情這種東西,真的沒辦法勉強,我也曾經想過,要不就跟他湊合湊合得了,可是,每次看到他的時候,我的理智總是能戰勝一切,我想,這一切只是因為不愛吧!可是,可笑的是,楚蕭傷我那麼深,今天晚上,看到他的時候,我的情緒,卻不受控制了,我有時候真的很討厭我自己,為什麼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我這麼作踐,難不成還想再被楚蕭傷害一次不成!"

聽著葉紫涵生氣的話,雲朵朵心疼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在胡說什麼啊,就算是這是事實,也不能怪你啊,你們之前有過一段感情,所以,就算是他現在跟你說話,你也只是因為以前的感情,所以才那樣控制不了自己,至於以後怎麼樣,也要看老大的表情,還有,小朵朵的身世這件事,我也不能說你做錯了,但是,先瞞著老大吧,總要讓他吃點苦頭,就算是朵朵喜歡他,但是,你這些年辛辛苦苦的照顧朵朵,他做了什麼啊,所以,我永遠都是站在你這邊的,我絕對不會亂說,你也不要再難過了,為難自己了!"

聽到雲朵朵這麼安慰自己,葉紫涵的心情,真的好了很多。

這天晚上,雲朵朵陪著葉紫涵,說了很多話,葉紫涵感覺,自己的心境都變得豁達起來了。

是啊,有些事情的確沒辦法強求,那就順其自然吧。

第二天早上。

楚蕭早早就起床了。

吃完早飯,楚蕭才叫了拖車過來拖車。

看著楚蕭把車子拖走,葉一朵眼裡那個依依不捨,葉紫涵有些心疼,有些無奈。

羅浮生雖然留在了臨海市,但是,該工作,每天還是要工作。

倒是葉紫涵和雲朵朵,這兩天玩的不亦樂乎。

他們帶著葉一朵,玩了好多地方。

葉一朵以前,從來都沒有跟著媽咪去過這麼多地方,因為葉紫涵一直害怕被楚蕭查到自己的蹤跡,凡事格外小心,這也就約束了自己,約束了葉一朵。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