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61 Views

Written by
banner

秦齊:「這可是你自己送上來門來的」

說完攔腰一把抱起陸洋,單手打開書房的門,往陸洋房間里走去,把他啪地一聲丟到大床上,陸洋被床輕輕彈起,象徵性地「哎呀」地叫喚了一下,秦齊反鎖上房門,開始脫自己的上衣,幾秒鐘后,秦齊身上的腹肌顯露出來,胸肌也清晰可見,陸洋看著秦齊的身材咽了一下口水,心想: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穿衣顯瘦,脫下有肉啊!還沒欣賞完就被秦齊撲上來鉗制在床上動彈不得,秦齊發了瘋似得開始撕咬他的脖頸,胸膛,狂熱地掠奪他的唇,卷吻著他的舌頭,陸洋彷彿能感覺到血腥的味道,他的心裡開始有點發慌,好不容易等到對方松嘴,

陸洋:「那…那個,嗯,秦齊,有點過了啊,呃,秦齊……」

身上的人並不搭理他,開始脫陸洋的上衣,陸洋緊緊拉住,

陸洋開始緊張:「秦齊,你玩過了啊,你想幹什麼?嗯—唔—」被一吻封緘,身上的人像餓狼似得狂吻著他,撬開他的皓齒,舌吻著他,陸洋的大腦開始缺氧,喘不過氣來…… 第五十三章羊皮掉了,遮不住狼的本性了

秦齊微閉雙眼沉浸在陸洋香軟的唇里難以自拔,火熱的舌吻讓陸洋喘息連連,秦齊聽到陸洋的喘息聲,看著他起伏不定的胸口,眼神更加迷離了,

陸洋看著埋在胸前瘋狂親吻他的人彷彿失去了理智,內心又緊張又有點害怕,透過肌膚傳來他的溫熱,讓陸洋的聲音幾乎接近顫抖:「秦…秦齊,你別鬧了—唔—嗯——」,又一陣纏綿的熱吻襲來,

「叮叮叮」

「叮叮叮」

「叮叮叮」

…………

陸洋喘息:「秦齊,放開我,來電話了」

在脖頸間膠著的人終於有點反應,停了下來,看著陸洋:「不接不行嗎?」

陸洋看著秦齊這張透紅髮熱的臉,心裡想罵又捨不得真罵:「不行!那是我媽的電話,必須得接」,陸洋掙扎了一下被抓住按在枕頭上的手腕,陸洋:「放開我!聽見沒有!」

秦齊靜靜地注視著陸洋的眼睛,嘴角上揚沒有說話,

「叮叮叮」

「叮叮叮」

…………

陸洋有點火了:「你丫是不是發情了?起開!」

秦齊竟然:「嗯」

陸洋心裡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你!我真的是…放開!還不接電話等下我媽回來會滅了我,聽到沒有!」

秦齊不以為然:「別想騙我,你看都沒看怎麼知道是你媽打給你的?」

陸洋真想一巴掌拍死他:」不同的人我設了不同的鈴聲,這個鈴聲就是我媽的電話!快點放開,聽到沒有!「

秦齊見陸洋好像真有點生氣了,終於放開他的手腕,拿起床頭的手機,看了一下屏幕:「母親大人?」,瞬間慫掉,趕緊把手機遞給陸洋,陸洋氣憤地一把奪過手機,將趴在身上的秦齊一把推開,站起來,走到窗戶旁邊,緩了一下情緒,笑著按下接聽鍵:「喂! 巔峯對決:警官,七秒追到你 媽,怎麼了?」

李寧:「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

陸洋:「奧,剛剛我們在看電視,沒聽到,菜買好了嗎?」

李寧:「還沒到市場呢,對了,兒子,你先幫媽媽煮飯,我們回來就炒菜」

陸洋:「好嘞!你們路上注意安全」掛完電話,陸洋整理了一下被揉亂的衣服,白了一眼秦齊,打開房門走向廚房淘米做飯,秦齊看見陸洋真生氣了,默默地跟在身後不敢說話,一直看陸洋臉色,陸洋被盯得感覺臉上都快灼燒出洞來了,憋不住叫道:「你! 那年四月,那年深圳 去看電視!別跟著我!」

秦齊拉了一下陸洋的衣角,小聲地問:「你生氣了?」

陸洋瞟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秦齊有點小著急:「對不起,我剛…我剛剛就是控制不住,你就像小時候吃的棉花糖一樣,越吃越想吃,你別生氣好不好?」

陸洋聽到他這個比喻,耳根有些微紅,什麼**喻!

將米淘洗乾淨裝進電飯煲,按了煮飯的按鍵,洗了手,往客廳的沙發上走去,秦齊像只小狗一樣緊緊地跟在後面坐下,

陸洋看到他這委屈的模樣,哭笑不得,彷彿剛剛是自己對他做了什麼天大的惡行一樣,心裡又好氣又好笑,轉過頭看著秦齊:「知道錯了?」

秦齊點點頭:「嗯嗯「

陸洋:「那你錯在哪?」

秦齊想了想,低下頭,:「不讓你接電話」

見他還算有自知之明,陸洋也就不計較了,他清了清嗓子,把頭偏向一邊,迴避秦齊的眼神:「你—你以後親我之前可不可以提前和我打個商量?」

秦齊聽了很不解:「為什麼?情侶之間不是想親就親嗎? 她的心上人黑化了 為什麼還要商量?」

陸洋咋一聽,這話好像是沒毛病,皺了皺眉:「那—那我也要有個心裡準備啊,你剛剛那樣像發瘋似的,我…我不能接受「說完,臉從脖子紅到了耳根,

秦齊見陸洋是害羞了,一臉燦爛地笑了,眼睛眯成了月牙:「那我下次溫柔點,提前和你說,盒盒盒……」

陸洋被他這傻樣逗笑了,強忍住笑容:「還有下次?你想得美!」,故意移開坐到沙發另一邊,秦齊又傻呵呵地湊上來,緊挨著他,陸洋拿他真沒辦法,他有時候想,這還是他以前認識的那個秦齊嗎?變幻無常,性格反差實在令人捉摸不透,但又拿他沒有辦法。

陸洋打開電視機,七選八挑地終於選了一部電影《快把我哥帶走》,剛看了十幾分鐘就聽到,

秦齊眼巴巴地看著陸洋的唇說:「陸洋,我想要,可以嗎?」

正在看電視的陸洋被耳邊的呢喃聲刺激地打了個肩顫,陸洋難以置信地看著秦齊:「想要什麼?你—別鬧了好不好?」

秦齊扁著嘴,眼巴巴地看著他,陸洋無語,起身去陽台上給花澆水,秦齊跟上來,把頭低到被澆的花上方—陸洋的視線內,無比真誠地問道:「可以嗎?」,陸洋心裡真的萬馬奔騰,對著秦齊尷尬又不失禮貌地笑笑:「不可以!」,丟下水壺走進屋,秦齊衝上去從後面環抱住他:「你撒謊!」

陸洋:「你說什麼呢你!我撒什麼謊了?」

秦齊委屈:「你明明說了親你之前可以和你商量的,剛剛我就一直在和你商量,你根本就沒有留給我商量的餘地,以後你肯定也是這樣的」

陸洋哭笑不得,輕輕掰開秦齊的手臂,轉過身溫柔地看著秦齊說:「別這樣了好不好?我爸媽等下就回來了,被他們撞見了不太好,我相信你也想光明正大的和我在一起,這次之後我會找機會和他們坦白,到時候你想做什麼我都滿足你好不好?」

秦齊終於安靜了,他無非就是想確定陸洋心裡是否真的有他,每一次親熱好像都是自己強上的,這讓他甚至有些懷疑這份感情。不過現在聽到陸洋的這一席話他是又開心又激動,又惴惴不安,最後時間越到後面,離陸洋爸媽回來的時間越近,他就越發恐慌。一想到這次之後,陸洋如果跟爸媽坦白,那下次見面不就是以陸洋男朋友的身份見家長了嗎?想到這裡秦齊的心頭真的是如同千萬隻螞蟻爬過,那滋味,難以言說…… 第五十四章1cm

Daniel用素色托盤將咖啡和水先端到客廳,再去廚房切了一些水果端到客廳,肖瀾從洗手間出來,用紙一邊擦手上的水一邊向客廳走去,脫下西裝外套,坐到沙發上,

肖瀾:「你一個人住個這麼大的房子,晚上不害怕嗎?要不?我搬來和你一起住,幫你壯膽好不好?」

Daniel:「不好意思,不需要,我天生膽大」

肖瀾:「你不怕黑嗎?」

Daniel:「不怕」

肖瀾:「你不怕鬼嗎?」

Daniel:「不怕」

肖瀾皺眉:「那你怕什麼?」

Daniel白了一眼肖瀾:「大哥,我更怕你」

肖瀾抿嘴笑:「你怕我幹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

Daniel:「……」,見他沉默不說話,

肖瀾繼續說:「和我住一起,你該不會是怕懷孕吧?哈哈哈……」

Daniel端起水杯往肖瀾嘴裡塞:「小心話多喝水嗆死你啊!還有你喜歡的咖啡,你看水果這些夠了嗎?」說完打開電視機,調到音樂頻道,將聲音音調低了些,

肖瀾樂上眉梢:「只要是你準備的,不在乎夠不夠,我都喜歡,嘿嘿」

Daniel無語:「你這油嘴滑舌的腔調到底哪裡學來的?不少妹紙被你忽悠地摸不著頭腦吧?」

肖瀾感覺嗅到了一丟丟不一樣的味道,故意說:「那是!我這麼英俊帥氣又脾氣好,還多金,試問有誰不喜歡?」說完歪著頭看了一眼Daniel,

Daniel低頭吃水果當做沒聽見,用叉子叉了一塊哈密瓜一邊看電視一邊吃,肖瀾看他不理自己,調侃失敗,也不炫耀賣弄了,看了一眼桌上的手機,好像是自己幾年前送給他的,Together的logo已經被磨花,四周的漆也有些掉了,屏幕的鋼化膜像是最近新換的,

肖瀾柔聲說:「還以為你丟了呢?這麼久了,怎麼不去買個新的?」

Daniel轉過臉:「什麼?」肖瀾看了一下桌上的手機,Daniel:「奧,你說這個手機啊,也沒壞,用習慣了,而且裡面存了那麼多人的聯繫方式,換個手機又要重新導入一遍,我嫌麻煩(抬起頭看見肖瀾略帶歉意的眼神看著自己,Daniel拿起手機笑道)不過我最近也準備換了,用著也有點卡了」說完拿起手機準備放到房間去,沒走兩步就被肖瀾從背後緊緊抱住了:「謝謝你!還保留著我送給你的東西」

良久,Danie頷首笑著說:「應該是我謝謝你,這是我收到的你的第一份禮物,當然要珍惜了」

肖瀾:「我不在的那一年多,你是不是很恨我?」

沉默了許久,Daniel輕輕地說:「嗯,恨過……但是,即使你離開了,我也希望你過得好,畢竟,這個世上除了我爸媽,你是對我最好的人了」

肖瀾輕輕放開Daniel,將他轉過身來面對自己,俯視著他,Daniel的眼底浸滿了感激與溫柔,藍色的瞳孔里彷彿盪起了漣漪,看著他微張的唇,肖瀾吞咽了一下乾澀的喉嚨,慢慢地靠近Daniel的唇瓣,還差1㎝傾身吻上的時候,Daniel突然回神偏頭走開了,

Daniel耳根發紅側對著肖瀾問:「肖總你今天來幹什麼?不可能是半路渴了到我家來喝水吧?」

肖瀾挑眉笑了一下,從懷裡拿出一份精裝的盒子,走到Daniel面前遞給他,

Daniel看著禮盒:「這是什麼?」

肖瀾:「你拆開看不就知道了」

Daniel輕輕推開:「蜈蚣不受驢!」

肖瀾沒聽懂,皺緊眉頭:「你說什麼???」

Daniel:「我說蜈蚣不收綠!!!我爸爸說了拿人手短!」

肖瀾:「噗嗤!」笑出聲:「你這漢語學的真的是……我也是醉了,我沒要收買你,這是我們公司的下一個客戶送給你的」

Daniel有點不太相信,拿過來將絲帶拆開,手機盒子上印著長白山的空靈美圖案。

畫中的長白山風景安謐乾淨,打開盒子是Together的最新款智能手機,顏色是湖水藍,Daniel最喜歡的顏色,

Daniel挑眉:「你確定是客戶送的?」

肖瀾:「嗯,這是公司幫你爭取的下一個代言廣告,客戶送給你提前試用,好幫他們宣傳」

Daniel:「真的嗎?我去做Together品牌的代言人?太好了!謝謝你!」說完在情不自禁地在肖瀾的臉頰上親了一口,興奮地不得了,肖瀾捂住臉頰止不住笑意,

肖瀾:「把你手機給我,我幫你把舊手機的信息文件轉入到你這個新手機上」

Daniel把舊手機遞給肖瀾,

沒幾分鐘,肖瀾:「ok,搞定,你看一下有沒有落下什麼」

Daniel接過手機查看了一會兒,裡面的重要信息一樣都沒少,感激地說:「謝謝」

肖瀾見大功告成,起身整理了一下襯衫:「行了,那我先走了」

Daniel:「不吃了午飯再走嗎?」

肖瀾:「不吃了,公司11點」還有個會要開,你一個人在家記得按時吃飯」說著將沙發上的西裝外套拿起往大門走去,

Daniel也不好多留他,嘟嚷了一句:「知道了」

肖瀾回到車裡,去公司的路上打開手機,啟動放在Daniel家的針孔攝像頭屏幕,畫面結合起來除了房間裡面,外面的一舉一動全部攬入眼底,看到Daniel坐在沙發上一邊吃水果一邊看電視,他安心地笑了,再切換到定位,把Daniel的位置固定命名為「家」后,長鬆了一口氣,關了手機專心開車往公司駛去。

路上肖瀾一邊開車一邊哼著小調,心情明朗,忽然看到後視鏡里一路尾隨的黑色轎車,肖瀾的眼神變得冷冽:「哼!我看你究竟要耍什麼花樣!總有一天被我逮著!」

轎車裡的人正在打電話:「沈總,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肖瀾這個人對少爺應該不會構成什麼威脅」

沈騰在電話那頭:「怎麼說?」

轎車裡的人:「我……剛剛看見肖瀾去少爺家裡了」

沈騰:「你說什麼?他去幹什麼?」

「具體不知道是去幹什麼,不過……」

「不過什麼?快說!」

「我……我看到肖瀾進門前帶了一束花,後面在客廳的時候看到他們倆還抱在一起」

沈騰聽了低頭思考沉默了一會兒:「你繼續跟蹤,不管看到什麼隨時向我彙報!」

「是!」 第五十五章陷在愛情里的人

語文課上,班主任龔程穿著乾淨的白色襯衫,正在講台上講解文言文,讀文章的時候偶爾會提幾個問題讓台下的人回答,不過一般叫的是中間兩大組的學生起立回答問題,

坐在角落裡的袁彥看著課桌抽屜里的止癢藥膏發獃出神,回想起那天秦齊幫他上藥的場景,陸洋進門看他那關切的眼神,那一天放學回到家,扔下書包,袁彥把自己關在卧室,坐在落地窗邊,袁彥看著手機,差點就忍不住打電話給陸洋了,發簡訊想跟他道謝,手機屏幕上打出來的卻是:我收回那天在天台上說的話,我們和好吧,我想你了。躊躇了半天,終究還是沒發出去……

有時候喜歡的人只要稍微對自己好一點,我們的心裡防線就會轟然倒塌,感動得稀里嘩啦潰不成軍,或許所有陷在愛情里的人都是如此吧。

正在出神,頭頂響起老師的聲音,

龔程老師:「袁彥,袁彥!」

袁彥回過神看著老師,

龔程(略帶生氣):「你在想什麼?這麼入神?有在聽我講課嗎?」

袁彥趕忙站起來道歉:「對不起老師,我剛剛開小差了」

龔程見他態度誠懇,嘆了口氣,不再追究:「行了,你先坐下,後面認真聽課!」

袁彥點點頭回答:「是」,

坐下后,袁彥對著白板上老師寫的重點,一字不落地在書上開始做課堂筆記了,

陸洋坐在後面看著袁彥的背影,心裡不知怎麼的很擔心他,他想去關心他,但是回憶起袁彥那天在天台上說的話,不能靠近他也不能和主動和他說話,一想到這裡他就變得抑鬱起來,無精打採的,

秦齊在小本上寫了字遞過來: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陸洋趴著回復:沒事,就有點想睡覺,你認真聽課吧。

秦齊並不是沒看見陸洋注視袁彥的眼神,他知道陸洋心地善良,很容易心軟,不想傷害任何人,更是見不得朋友傷心難過,他對袁彥雖是愧疚之情,友誼之情,但是每次看到陸洋悄悄看著袁彥,關切他的模樣,秦齊的鼻子就有點發酸,心裡一直安慰自己:不能生氣,不能生氣,要忍住!你是個大度的男人!

下課鈴聲響起,Daniel剛把書收進課桌,電話振動,看著屏幕上跳動的頭像,心中無比高興,按了接聽鍵后一路小跑出教室,來到這一層人少的走廊上:「爸!」

沈騰高興地回應:「哎,兒子,想爸媽了嗎?」

Daniel:「想,當然想了!」

Aabigale在旁邊興奮地說:「honey,lmissyousomuch!」

Daniel:「Momlmissyoutoo!whereareyou?」

沈騰:「我們剛下飛機,正在回家的路上,你放學回來我們就可以見面啦!」

Daniel忍不住大叫:「ohreally!真的嗎?!」

Aabigale笑中帶淚:「yeah!really!mybaby」沈騰抱住她的肩安慰著她,

Daniel埋怨道:「你們終於捨得回來了,還以為你倆早把我這個兒子忘了呢」

沈騰:「怎麼可能,爸爸媽媽這不是工作忙嘛,好了兒子,等會兒見!」,和兒子分開一年多,沈騰的內心也十分愧疚和激動。

Daniel開心得跳了起來,整個下午都在傻笑,上課的時候根本無心聽講,他忍不住向肖瀾發了微信:肖瀾,我爸媽回來了!我好開心!

肖瀾此時正在公司開會,在台下聽報告的他看到手機屏幕的消息嘴角上揚,示意台上的人:「李良,不好意思打斷一下,我這裡有點急事需要處理,我們休息30分鐘再繼續好嗎?」

李良:「好的肖總」

肖瀾站起來,和在坐的人微笑地打了招呼便回到自己辦公室去了,同事看到肖總離去的背影開始小聲議論:「你們說,我們肖總是不是談戀愛了?」

「對呀,我也覺得像」

「肖總這段時間容光煥發,滿面春風,笑容也比以前多了」

「對啊,他笑起來好好看,我都快被迷倒了!」

「哎!真不知道是哪個人這麼有福氣,能和我們肖總在一起」

一個姿色出眾的女生甩了一下頭髮,傲慢地說:「管她是誰,肖總遲早是我的!」

「切!嘖嘖嘖,就憑你?」

大家正聊得火熱時,王岩拿著一份文件走過來問:「你們在說什麼?」

「奧,王副總您好,我們就隨便嘮嘮,您請,大家散了吧散了吧,都工作了」

王岩不明所以地扶了一下眼鏡,搖了搖頭,向肖總的辦公室走去。

有女生小聲地議論:「我覺得王副總也挺不錯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