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66 Views

皇帝看向凌畫,見她隱約透着憤怒,他沉聲道,“四名死士死了,朕會爲你做主,查清楚兇手,絕不姑息,你放心。”

Written by
banner

凌畫自然放心,但還是要裝模作樣似乎在剋制着怒氣,“陛下,連京兆尹都能伸進手去,這背後兇手,真是有通天之能。”

皇帝掃了低着頭的陳橋嶽一眼,冷沉着臉道,“無法無天了!”

京兆尹府衙,因有許子舟安排的人手,又有凌畫留下的琉璃,所以,皇帝派去查案的人,很快就順藤摸瓜,摸清了整個作案的細節。

不過半個時辰,便有人前來複命,“陛下,是京兆尹府尹,監守自盜。”

親信、動手的兇手,一概被拿下,帶進了皇宮。

皇帝臉色清寒,“陳橋嶽,竟然是你,你有什麼話要說!”

陳橋嶽當即跪在地上,身子顫抖,“臣、臣無話可說。”

他想着他是栽了,栽在了許子舟的手裏,栽在了凌畫的手裏,前後不過一個時辰,他從做着大夢的京兆尹府尹到如今跪在皇帝面前的戴罪之人,如此快地拿捏住他查清經過,可見,許子舟和凌畫背後做了多少。

是他輕視了許子舟,也低估了凌畫的厲害。

他千不該萬不該摻和這一樁案子,小心翼翼多年,一朝不慎,全賠了進去。

皇帝憤怒的不行,“既然無話可說,那麼……”

“臣、臣有話要說。”陳橋嶽眼角餘光掃見凌畫,立即改口。

皇帝盯着他,“說!”

陳橋嶽白着臉,“陛下,是東宮的近臣錢耿三日前找到臣,臣是受他蠱惑啊……”

於是,陳橋嶽便將東宮的近臣錢耿如何如何勸說他,給出他何等的有利條件,讓他對天牢那四名死士出手,他如何如何鬼迷了心竅想升官,又如何如何爲了女兒性命,答應了下來,最後如何如何佈置,如今以職權之便支開許子舟讓人殺了那四名死士等等經過,如凌畫要求的那樣,事無鉅細地說了一遍。

皇帝聽的額頭青筋直跳,但一直沒打斷陳橋嶽,讓陳橋嶽順暢地說完了。

陳橋嶽說完後,皇帝聽完,真真正正的雷霆震怒了,“你所言屬實?”

“臣不敢欺瞞陛下,臣已後悔了,臣……不求陛下寬恕臣,臣自知死罪,是臣糊塗,求陛下賜臣一死。” 黑,色交易,總裁只婚不愛 陳橋嶽不敢提請求皇帝不誅九族和保住妻子女兒的話,只求讓皇帝賜死他,若是皇帝再更重罰時,他只能指望凌畫。

“朕還沒死呢,你便聽命他,好你個陳橋嶽,朕誅了你九族!”皇帝已經相信了,怒火無處發泄,起身狠狠地踢了陳橋嶽一腳。

陳橋嶽被踢了個四仰巴拉,一臉心如死灰。

皇帝不解恨,又狠狠地踹了幾腳,氣急上頭,對外吩咐,“來人,將這個狗東西拖出去砍了,傳朕旨意,誅九族。”

凌畫料的準確,哪個帝王都不准許自己好好活着時,儲君的接班人已開始撬他牆角,天家有父子,但更有的是君臣。

陳橋嶽被人摘了官帽,扒了官服,捂住嘴,粗魯地拖了下去。

他一直死死地看着凌畫,凌畫對他肯定地點了點頭,他閉上了眼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年輕真好,戀愛真香!」

夏凡卿驚訝於崔珍珍這麼早熟就談起了感情,玩起了曖昧。原覺得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負責,自己開心就好。但夏凡卿轉念一想,又覺得毛骨悚然。等下!她會不會以後像那些人一樣,變得讓夏凡卿難以接受。像校園裡那些勾肩搭背,拉拉扯扯,不顧場合就當眾親吻的人······

一想到崔珍珍和某個男生這種親密無間的這個舉止,老阿姨覺得難以接受。這大庭廣眾下那個啥,是不是有點,咳咳。

刷個朋友圈,也沒成想會引來這麼勁霸的消息。聯想最近一段時間關於崔珍珍的事,一個想法油然而生。莫非她現在的這個狀態都是因為這個導致的嗎······那由此看來,戀愛不是什麼好東西啊。

崔珍珍這段時間,上課經常跑神被老師批評,下課一溜煙的跑出去跟別人玩耍。作業成天不寫每天早上早早到校借鑒別人作業,完成作業。有人會想,這其實也正常吧?

但崔珍珍以前從來都沒有這樣過!把老師的批評當成家常便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這跟以往相比······這種種問題都突出了問題的嚴重性!

有時候心情好的時候會寫寫自己拿手的科目或者寫那些抄寫的作業,大部分時間都是一項都不寫作業!

早上來借別人的作業抄,由於時間緊迫,字跡潦草到自己都認不清。還時常被老師發現抄作業這個現象,叫到辦公室喝茶。

現在有所收斂,先抄主課作業,問問課代表自己管的科目的作業寫沒。如果那個課代表ta管的科目的作業ta沒寫,那這科作業就不用補,因為課代表不會收!

抄作業先抄要交的,後面的後來再說。

夏凡卿對崔珍珍這個狀態十分擔憂,想找崔珍珍談一下心讓她迷途知返,立地成佛。翻看了課程表,確定了明天下午最後一節課—–體育課,來進行談心過程。

回復好那些未讀信息,玩把王者,看看時間。天色不早了,夏凡卿嘻洗洗就睡了。

次日,清晨,校內。

夏凡卿剛一進門,崔珍珍眼尖的就湊見了,急忙揮揮手,小跑到夏凡卿面前,期待的搓搓手。一看這架勢,就是來借鑒作業的。

夏凡卿嚴肅的把書包放在桌子上,望著崔珍珍。這突然的一幕把崔珍珍瞧的心裡一愣,坐立不安,小心翼翼的試探道:「你是不是作業沒寫完,不能給我借鑒了,沒事沒事,我在找幾個人就成。」崔珍珍一邊觀察著夏凡卿的臉色,一邊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一些糖果放到夏凡卿桌子上。

這腦迴路倒是讓夏凡卿說不上來什麼,只是將糖推回了。崔珍珍眨眨眼像是想到了什麼,毫不客氣的把糖拿了回去,爽朗一笑。「我忘了,曉兒可是零食大戶,每天零食不離身~」

對此,夏凡卿聳聳肩,言傳不如意授。夏凡卿抽出幾本課本,遞給崔珍珍。崔珍珍眼睛一亮,視如珍寶的拿到座位上,火速抄了起來。

「哎,珍珍。今天體育課給我綁個頭髮唄。」夏凡卿注意到崔珍珍今天又化妝了,又補充了一句話,「溫馨提醒,口紅太濃,會被請去喝茶哦~」

崔珍珍抬起手比了個歐克的手勢,繼續埋頭抄著作業,抄完一科就讓周圍的同學幫忙傳給對應的課代表,忙的團團轉。

夏凡卿閑的無聊,順手塞了個綠豆糕含在嘴裡。綠豆糕入口即化,香甜可口,帶勁兒! 好萊塢往事 果然沒什麼煩惱是美食解決不了的!

「李曉?」方珊珊剛來就發現夏凡卿已經在班裡了,走回自己座位,小聲的叫了一聲夏凡卿,並用手指點了點夏凡卿的後背。

「啊,早啊,珊珊。怎麼了?」夏凡卿聽到方珊珊說話,立馬放下手中的書,側著身子扭了過去。

在李曉本人的記憶里,方珊珊是一個內向的女孩,甚至有點社交恐懼症。可能是為了學習吧,她對知識的求知慾很強。不會的題會頂著自身心理壓力問熟悉同學,在那些同學其中跟李曉的關係還是可以的。

夏凡卿來時,方珊珊也來請教過幾次。據方珊珊跟一般關係和陌生人說話時,聲音跟蚊子一樣小的等情況判斷。方珊珊在這個班裡實話來說沒有一個朋友,對她而言,這個班級里的同學都是面相熟悉的陌生人。

方珊珊成績較差,但夏凡卿極力改善自己和方珊珊之間的關係,希望成為方珊珊能夠敞開心靈的朋友。

在李曉的記憶中,方珊珊其實算是個牛人,這個班裡唯一一個堅持完成每天作業的人。學習排名第一第二的人有時也難以完成一些繁重的課程,她可以穩穩的接下。

一到寒暑假,差異就出來了。也許別人在最開始是享受,是開始奔波於各個輔導班開始學習下學期的課程。而方珊珊能在假期的前三周完成所謂的假期作業,並且字跡清秀。

這可是不一般啊。

夏凡卿問方珊珊她學習這麼高效的原因是什麼,一般日常作業幾點寫完。方珊珊的回答讓夏凡卿吃驚。她日常作業最晚晚上9點完成!emmmm,為什麼我拚命寫也要寫到十點、十一點、甚至十二點???

方珊珊坦言,作業完成這麼快的方法是:早上就布置的作業,中午帶回家寫。 帝少你被拉黑了 估計能完成多少,在她預想的時間內完成。晚上放學回家,先寫作業而不是先玩手機或是先吃飯。只有當作業完成後,她才放心吃飯。

雖然方珊珊的作業完成率是驚人的百分百。但她的成績卻是紋絲不動,仍然是全班第三十三,夏凡卿這個班一共才有四十二個人·······

這鮮明的排名告訴她所做的努力都是無用功,因為她的作業不是她自己想出來完成的,而是用那些個學習軟體搜答案,抄的、遇見搜不到了,心就不淡定,四處私信別人要答案!

在這校園值得諷刺的事情有很多:無煙學校里的很多老師和領導在校吸煙;評為優秀學生的人背地裡滿口髒話,甚至有校園暴力傾向;政策說的減負,卻在一層層的下達下,傳成了「增負」,老師只一味追求分數·······

夏凡卿不知道關於這點怎麼評價方珊珊,像她這種人其實很典型吧。自己騙自己,明知道沒有任何成效,卻給自己心理暗示,一個勁兒的給自己洗腦,沉浸在自己給自己編製的陷阱。可笑又可悲。

用什麼辦法手段完成任務都可以,我管真實的結果是什麼?!只要,只要表面看起來很好,就足夠了,不是嗎······會不會真的重要嗎?可,真的學不會啊······我應該只能這樣做吧,苦苦支撐,在煎熬中祈求希望降臨,我能怎麼辦!?

方珊珊曾在一個單獨的地方哭著向夏凡卿袒露自己的心情,我真的不想學,學不會呢。如果上不了高中,她就去技校學廚藝,也許那才是她真正想學的,也許那才是她的心之所向吧。所幸她的父母都支持她,讓她有了繼續走下去探索人生的勇氣。

這是夏凡卿喜歡方珊珊的原因之一吧。當方珊珊跟夏凡卿熟絡后,方珊珊發現夏凡卿極其愛吃甜點之類的美食,而她自己又想練練自己的廚藝,於是常常帶自製美食找夏凡卿鑒賞一番。

夏凡卿自然是來者不拒,在提出那些可以改進的地方,還主動承擔一些食材的費用。在學習方面會對方珊珊多上一些心。

方珊珊可能是覺得昨天人多自己安慰的不好,今天決定再重新安慰了夏凡卿一遍。方珊珊微紅著臉,認真的盯著夏凡卿的臉,一字一句的說,順便還揮舞著加油的動作:「好好學習吧!相信你這次是失手了,再努力努力,就可以成功了!相信你自己!」

見這夏凡卿一言不發,方珊珊的臉又紅了幾分,用手擺正夏凡卿的坐姿,更小聲的說:「行了,扭過去好好學習吧!」

見兩人聊天結束,站在一旁的張楚才從旁邊溜達過來,賊兮兮的湊到方珊珊旁邊,故作委屈,矯揉造作的嘟著嘴,嬌滴滴的說「哎呦,怎麼只關心這個沒良心的東西,不關心關心我啊~珊珊跟曉兒的關係不錯嘛~」

自從方珊珊跟夏凡卿關係好后,方珊珊不知不覺也能跟張楚聊天,互相開玩笑,關係熟絡了起來。「你成績又沒有下降,怎麼需要我安慰啊」

「我嚶,說話不要太傷人了。」。

「哎呦,嘖嘖嘖。張大漢這一齣戲看著可真讓人作嘔,讓人毛骨悚然喲~」一個賤賤的男聲跟張楚的聲音一起響起。 然而,葉擎面對迎面而來的金輪,卻是不閃不避,神力包裹著拳頭,直接一拳砸了上去,瞬間金色的火花四射。

「這金輪,倒是挺厲害的!」

葉擎收回拳頭,只見手背被金輪割破,殷紅的血液流出,不過這點小傷,神力流轉之下,幾乎瞬間就已經癒合。

「這怎麼可能?」

北風天神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以神體硬接神器的強者不是沒有,可關鍵葉擎才只是真神境界,就能硬接已經發揮出大部分威力的烈日金輪,這就有點玄幻了……

如果是一個天神,他倒是不意外,畢竟天神和真神之間差距不小,每一名天神,都或多或少的領悟了一些法則,在法則之力的加持之下,或是一些擅長煉體的天神,都能很輕鬆的接下這一招,可關鍵,葉擎只是一名真神啊……

炎日也是面色一變,也不飛向葉擎,直接一手接住那烈日金輪,卻被烈日金輪的力量向後帶飛了數百米。

葉擎一招佔據上風,自然不會停手,直接欺身而上,碩大的拳頭,毫不留情的直接揮出!

一拳!

兩拳!

三拳!

邪皇的小小少爺 炎日真神來不及反應,只能手持金輪防護,以金輪當做盾牌,來抵擋葉擎一拳接著一拳的進攻。

然而,葉擎才不過打了三拳下去,劇烈的反震之力,直接讓炎日真神吐了一口金色神血,直接噴在那烈日金輪之上。

烈日金輪吸收神血,渾身金光大盛,彷彿想要反打,然而葉擎接下來又是一拳,直接將烈日金輪渾身的金光打散,而那炎日真神更是被直接擊飛,而後重重的撞擊在北風天神所布置的防護結界之上。

劇烈的撞擊之聲,響徹整個校場,防護結界瞬間布滿了裂紋,好在北風天神及時補充神力,防護結界才沒有破碎。

「哇……」

炎日真神再次噴血,不過這次噴血的量有些大,而且還夾雜著絲絲內臟,而烈日金輪,甚至已經直接鑲嵌在他的胸骨之上……

如此傷勢,倘若換成普通人早就死了,就算是修士,怕不是也只能捨棄了肉身,奪舍重生。

將軍嫁我 不過,好在炎日是一名真神,傷勢雖然不輕,但還不至於達到拋棄神體的地步……

「有點不經打啊……」

葉擎看著不遠處的炎日,緩緩搖頭……

「小輩,你的實力確實很強,炎日確實不是你的對手,但你竟敢如此重創與他,莫不是不將我們大日宗放在眼裡?」

就在這時,一道神光從炎日身上飛出,半空中突然傳來一道驚雷般的聲音,虛空中一道道神力陡然浮現,在半空中凝聚出了一張巨臉。

「日冕閣下親臨,也不提前打聲招呼,就這麼藏在炎日的身上,是不是有些太過唐突了?」北風天神緩緩起身,看向那半空中的巨臉,神色頗為凝重。

日冕,原本和他同為天神境強者,可是萬餘年前,卻突破到了古神境界,隨後在天水郡掀起了一系列的吞併狂潮。

萬餘年過去了,大半個天水郡現在都被大日宗所統治,北風天神也是因為太過忌憚此人,所以不敢對日炎如何。

不過現在他倒是也不怎麼害怕,眼下的日冕不過是分身投影而已,並非古神真身前來,區區一個分身投影,他還不至於怕了對方。

「哈哈,北風老弟,你我也是相識十餘萬年的老朋友了,三萬年前,我可還是你這裡的常客,自由出入這北風神城,怎麼現在北風老弟你是不歡迎我了?」半空中的巨臉大笑道。

「怎麼又突然冒出來一個強者,葉擎他會不會有危險?」

校場外圍,由鐵塔保護,蘇欣兒,何倩,火雲兒,藍盈盈等一群鶯鶯燕燕,對著校場之上的戰鬥指指點點。

「主母,主人這次恐怕真的要遇到危險了,那是神靈投影,只有古神境界的強者才擁有的神威,那人,恐怕是傳說中大日宗的古神強者!」鐵塔神色凝重道。

他的一縷神魂還在葉擎的身上,萬一葉擎死了,他也要遭受重創,甚至於葉擎心狠一些,恐怕自己還要死在他的前面……

「古神強者?這,這可怎麼辦?」蘇欣兒被嚇得六神無主,何倩,火雲兒,藍盈盈等人一個個也是神色緊張,嘴唇發白,指甲已經掐進了肉里,仍舊渾然不覺……

古神強者,已經超出了她們的理解範圍,此時,她們除了擔心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眾人之中,實力最強的一人,其實就是藍盈盈,目前已經進入了大聖境界,由於醒悟了神之血脈的原因,她甚至已經領悟到了信仰之力的存在,只差一步,就可以踏入半神境。

可是,莫說她還不是半神,即便已經成為半神強者,在面對古神強者的投影,也如同螻蟻沒有多大區別……

「日冕閣下到來,北風自然是歡迎的,只是這校場競技,各憑本事,日冕閣下還是不要怪罪葉擎了吧?」北風天神道。

「北風,此事你無需奪管,炎日乃是我大日宗傾盡全力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弟子,本指望他能在數十年後的天才戰中為我大日宗增光添彩,怎知今日卻被此人打成重傷!」

「如此傷勢,即便是到了天才戰開啟,也未必能夠養好,況且還耽擱了數十年的時間,此子壞我大日宗好事,豈能輕易放過?」日冕古神冷笑道。

此時的葉擎深吸一口氣,看向半空中的巨臉,同時也在等北風天神的態度。

這巨臉給他的壓力是不小,不過,倒是還沒有達到能讓他絕望的地步。

如果北風天神打算就此把他推出去,他也不會束手待斃!

北風天神此刻內心也很無奈……

雖然,大日宗已經顯露出自己的野心,可是他仍舊不想過份得罪大日宗,尤其是這日冕古神。

如同日冕所言,三萬多年前,他們之間還有過交往,北風天神對這日冕古神也極為了解,屬於眥睚必報的類型,能有選擇的情況下,他並不想得罪此人!

可眼下的情況,眾目睽睽之下,難不成要他退縮?

倘若如此的話,以後他這個城主的威信,恐怕也就一落千丈了……

左右糾結的北風天神默然不語,而葉擎的心,則是緩緩的沉了下去……

北風赤狐很是興奮!

這葉擎之前可是讓他損失不小,只是萬萬讓他沒想到的是,不禁他身邊的那個神秘男子是偽神強者,就連他自己竟然也是一名真神,而且還是能夠輕易打敗炎日的真神!

炎日的強大,他可是很清楚的,連北風神城麾下的幾大神將都不是其對手。

原本,他還想躥綴炎日真神麾下的大日宗弟子去找葉擎的麻煩,卻不想根本不用他出手,雙方就已經對上了,而最終的結果,竟然是炎日真神被按在地上摩-擦……

本來,他對報仇的事情都已經絕望了,北風天神雖然看中他,卻也不可能為了他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去找葉擎的麻煩。

結果峰迴路轉,這炎日真神的身上,竟然有一道來自日冕古神的投影分身。

只要自己父親不鐵了心的想要保住對方,區區一名真神,面對日冕古神這樣的強者,哪怕只是一個投影分身,也死定了! 咚咚咚……

校場之上,數萬將士,都在看著校場的情況,很多人緊盯著北風天神,希望能從北風天神的嘴裡,聽到他們想要聽到的話,然而……

並沒有!

這一刻,校場上的將士們是失望的,然而葉擎自己則是坦然一笑……

這北風天神,真不是一個大氣的人,怪不得窩在北風神城十餘萬年,還是老樣子……

這一刻天蠍神將的內心對北風天神,也產生了一絲不滿,他感覺,自己對老朋友巴布,有點交代不過去。

人是替北風神城出手的,結果大戰之後,北風神城竟然不為其撐腰,如此做法,實在是讓人有些不齒……

「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如此弱小的古神,竟然也敢分身投影,還真是不怕死……」

就在這時,虛空突然被劃出了一道黑色縫隙,一名身穿藍色戰甲的神女,一步從虛無的空間夾層中邁入了北風神城的上空……

在這個過程中,虛空震蕩,直接將那日冕古神的投影分身給震蕩的四分五裂,最後日冕古神發出一聲慘叫,就連那一絲神魂,都被空間裂縫所吞噬……

與此同時,遠在雲州,北雲府,天水郡郡城之中的日冕古神,正和坐下幾名天神強者討論什麼,突然間身體僵直,頭暈目弦,嘴角更是流出一道金色的血液……

「宗主,您怎麼了?」

「宗主,發生了什麼事?」

「該死,是誰傷了您?」

……

數名天神強者豁然站了起來,看向日冕古神。

而此時,日冕古神則是抬手,輕輕搖擺,示意他們不要慌張。

「是我的投影分身出事了,連依附在炎日身上的那一縷神魂都被毀滅了,不過你們放心,問題不大,只需閉關休養個千餘年,自然可以修復傷勢!」

「眼下的當務之急是要去北風神城打探一下,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的依附在炎日身上的神靈投影會被激發,到底是誰毀了我的投影分身!」日冕古神緩緩道。

對於真神強者來說,一縷神魂的毀滅,輕則讓他們重傷陷入沉睡,丟失部分記憶,重則直接死亡。

但是對於古神級強者來說,一縷神魂就沒有那麼重要了,即便是被毀滅了,只需慢慢休養,自然可以恢復,甚至如果著急的話,也可以使用一些神葯,神丹之類的東西加速恢復。

「難道是北風天神乾的?他吃了熊心豹子膽不成?敢對您的分身投影動手?」下方一名天神強者皺眉道。

「一切等去查了才能知道結果,不過以我對北風天神的了解,應該不會是他動的手!」日冕古神搖頭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