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79 Views

“今日,你們已經被我銀河大軍包圍了。你們都得死!尤其是你這個罪魁禍首,陸煙,你將受到最嚴厲的懲罰。”

Written by
banner

匈永義正言辭地說道。

爲了錄下功勞和便於宣傳。

此刻,在這個戰場上,也被特意安排了不少戰地記者。

匈永這個形象,將被高高地掛起。

一旦,徹底的擊破掉黑衣軍。

到了明天,匈永他們都將登上各類報紙媒體,在磨沫市的地域網絡上,大肆地被宣傳。

甚至一些印刷廠,都已經提前做好了準備。

這不,匈永剛做樣子地吼了兩嗓子。

立馬就有記者在一旁,給匈永“咔嚓!”“咔嚓!”閃光性地,照了幾個相片。

“匈永隊長,威武!”

“匈永隊長,大義凜然!”

“匈永隊長,真是我們市區的傑出楷模呀!同志們,向匈永隊長學習!”

匈永的小弟們,不忘給匈永拍了許多馬屁。

匈永飄飄欲-仙,虛榮心爆棚!

陸煙看着作嘔。

“匈永,你這個卑鄙小人,還在洋洋自得!不要以爲,我不知道,你們明面上冠冕堂皇,義正言辭,實際上,你們暗地裏頭,串通黑暗種族,迫害人族,牟取暴利,真的當我不知道嗎?”

“這些年來,我黑衣軍與你們磨沫市的銀河軍,也是打了許多交道。你們的小手段,我們清楚的很!”

陸煙聲色俱厲!

匈永被揭到了短處,立馬是變色!

“多嘴的小丫頭!”

“真是找死呀!”

匈永怒吼連連。

“去死吧!陸煙,你這個無恥的魔女!”

匈永一下子就撲向了陸煙。

陸煙連忙躲閃開。

輕煙機甲,讓陸煙擁有了無比迅捷的速度。

這第一擊,陸煙躲開了。

但是,匈永緊接着而下的第二擊,一下子就打中了陸煙。

絕對的力量,勝過了一定的速度!

“轟隆!”

陸煙痛苦地倒在地上,不停地吐着血。

匈永近身上前,猙獰地笑了笑,準備,就地將陸煙給擊殺掉。

匈永揚起了手臂,就要朝着陸煙打來。

遽然間,南天挺身而出。

一道狂風吹來。

“呼啦”一下子,就將匈永給吹倒在地上。

匈永跌倒在地上。

匈永面色鐵青。

感覺這是大丟顏面!

畢竟,在上面,還有主戰艦裏頭的各位大人們看着呢。

除卻宋獻墳不說,還有布萊克特使呢!

布萊克特使是一星上將,有權利直接負責銀河軍內部編制當中,一些軍官的任免與調動。

南天將陸煙扶了起來。

“你沒有事情吧!”

南天輕聲問道。

有些懊悔自己沒有早些出手,讓陸煙吃了大虧。

陸煙搖了搖頭,臉色有些蒼白。

“沒有事情,我還能戰鬥。你是銀河軍中人,就不要摻和這件事情了。我不能讓你左右爲難。你在銀河軍中,還有大把的前途呢!”

陸煙叫南天不要在插手這件事情。

南天擺了擺手,有些心疼地撫了撫陸煙的臉龐。

“陸煙,你不要逞強了。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就行了。”

南天淡淡地說着。

那邊的匈永憤怒無比。

“嗬!小子,你剛纔,竟然敢打我!真是找死!我可是銀河軍裏頭的大校!”

匈永咆哮一聲,好顯示自己比較威風。

“無知!”

“剛纔,聽陸煙說,你曾經暗中串通過黑暗種族,危害人族利益,按照律法,當殺!”

南天聲音冰冷。

緊接着,南天一聲輕喝!

“流星!”

流星機甲,披着身上。

流星寶劍,鏗鏘而出!

總裁大人,我有了! “劍來!”

一道晴天劍氣,從天而降!

劍氣一閃,鮮血一濺!

“噗嗤”一下子,匈永的人頭,就滾落在地上。

由於流星機甲的展現。

南天背後的機甲月暈,也是十分醒目。

大大的月暈,讓人覺得,十分的恍然!

機甲戰皇!

是機甲戰皇!

這麼多人,當中,自然是有識貨的人。

主戰艦上的宋獻墳也是嚇了一大跳。

“怎麼可能,磨沫市的黑衣軍分部當中,怎麼會有一個機甲戰皇冒出來了!”

“這不科學呀!”

宋獻墳額頭上冷汗直冒!

布萊克也是皺起了眉頭。

“機甲戰皇!”

“看來,需要我出手了!”

布萊克最爲第七戰區的特使,負責巡察附近一些市區,自身實力,也是很強的,或者是說,一直對外都是深藏不露的。

“我去會一會他!”

布萊克飛了出去。

在布萊克的背後也有一個顯眼的機甲月暈。

“咚!”

布萊克落地與南天面對面。

氣氛緊張,劍拔弩張!

“你小子,要和我一戰嗎?”

布萊克,怒笑一聲。

“黑衣軍中的機甲戰皇,可不多呀!”

布萊克冷冷一笑。

南天毫不畏懼,用武神系統掃描了一下布萊克,旋即淡淡地道:“八品機甲戰皇?一星上將?你這個特使身份不錯呀!” “你能看透我的實力!”

布萊克心中一凜。

一般情況下,只有高出對方不少境界,才能夠看出對方的實力。

布萊克渾身一震。

布萊克看不透南天的實力。

南天卻是能夠看透布萊克的實力,這樣一來,就顯得十分的尷尬。

布萊克眉頭大皺,身軀繃緊。

顯得尤爲的緊張。

“不要緊張,你信不信,我一拳頭,就可以把你打趴下來。你根本連反手之力,都沒有!”

南天淡淡一笑。

現在,南天已經是四品機甲戰皇+四品武皇雙重的結合!

根本是無所畏懼。

布萊克明面上,也就是軍銜比南天高一些。

南天一拳打趴下布萊克,並不是虛言。

布萊克好歹也是堂堂第七戰區的特使,現在,有這麼多人看着,哪裏受得了如此侮辱!

“找死!”

“大膽狂徒,你先是斬殺了我銀河軍當中的一個大校軍官。按照律法,你已經是罪該萬死了。現在,還敢羞辱我!”

“定要你好看!”

布萊克說罷,直接是向着南天,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數以百計的光彈,射-向了南天。

南天怡然不懼。

南天擡手一揮,強大的真氣,平地而起。

《九天神龍決》修煉到,南天現在這個地步,已經可以隱隱約約的包含-着-一些龍吟。

神龍長嘯!

威懾驚人!

“嗚嗚!”

輕鳴之聲,不斷!

布萊克的攻擊,全部被九天神龍真氣,給打散掉了。

布萊克一下子陷入了十分被動的局面。

南天乘勝追擊,又是擡手一劍。

流星寶劍匯聚着,千百道流光劍氣,全部迸-射着,打向了布萊克。

“撕拉!”

劍氣切割着布萊克的機甲。

布萊克的S級綠肉機甲,立馬是爆體了。

布萊克絲寸不掛,一臉的驚恐。

南天對力道的掌控,已經到了如此精妙地地步。

可以只摧毀機甲,而不傷害布萊克的-肉-身。

主戰艦裏頭的宋獻墳,都看蒙掉了。

強如布萊克,一星上將,都敗了!

宋獻墳知道,自己再也無法對抗南天了。

不過,布萊克現在在這裏,他也不能獨子逃跑。

不然,軍部來一個臨陣脫逃罪名,宋獻墳還是免不了一死。

宋獻墳硬着頭皮,欺身上前,從主戰艦上,跳了下來。

“尊敬的強者。這位是我們布萊克上將,是第七戰區特使,位高權重。您不能殺他,布萊克大人,一旦出了事情,整個第七戰區都會震怒!到時候,你們黑衣軍,將會遭受無情地血洗!”

宋獻墳指着布萊克,緩緩地說道。

“您可以索要贖金!我願意支付足額的贖金,以換取我們這些長官的性命。”

“我知道,你們黑衣軍沒有什麼主要收入來源,缺錢的很!”

宋獻墳說着,掏出了幾十個實體宇宙幣。

南天眼前一亮!

呵呵,這個小小的市區執政官,倒是挺富有的。

宇宙幣,可不是普通的貨色。

一般人,都是搞不到的。

南天毫不客氣地,直接伸手全部拿走。

宋獻墳臉色一喜,心想,宇宙幣都拿了,這會兒該放人了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