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78 Views

砰的一聲,能量罩崩潰了,龐大的太空堡壘瞬間暴露在外面,遭到了星爆的恐怖能量衝擊,瞬間吞沒。

Written by
banner

“啊…”

“不,不可能!”

慘叫聲,咆哮聲從堡壘之中傳來,無數塔羅族的戰士紛紛被氣化,有的身體被灼燒成了焦炭,接着化作灰燼。

有的淒厲的哀嚎,強大的實力一點點的抵抗,但最終還是崩潰成了分子消失了。

轟隆隆…

不僅僅敵軍遭到了毀滅,就算是雷昊天率領的太空堡壘早早脫離了星域範圍,不斷加速逃出來。

但還是遭到了星爆的能量衝擊,瞬間就瓦解了堡壘的防禦罩,造成了巨大的衝擊損傷。

所有儀器,系統,光腦,在這一剎那失靈了,堡壘當場癱瘓,很多人被那可怕的星爆力量第一時間殺死。

還好這裏距離比較遠,受到衝擊不如星域之中那樣猛烈,死傷人數並不是很多,但還是足夠令人恐懼。

砰砰砰…

堡壘的一個戰鬥區,數千個死囚連人帶着機甲被震飛出去,砸得東倒西歪,唯有柳塵還屹立在那裏,看着一團團熾盛光芒爆發。

彷彿18顆太陽齊齊爆發,那場面,令人震撼,終生難忘!

柳塵呆呆的看着那星爆場面,心裏爲雷昊天這位指揮官感到深深的敬意,這位指揮官,爲了準備這一場盛宴,可謂是埋頭準備了足足三十年時間。

爲的就是一雪前恥,昔日,聯邦被一顆星球爆炸摧毀了信心,現在,他要用同樣手段毀滅敵人,一雪前恥,奪回聯邦人類失去的尊嚴。

“我,成功了!”

主控室,雷昊天呆呆的看着那星爆的恐怖場面,整個人有種說不出的感受,成功了。

但卻有着一種深深的失落,很奇怪,勝利了,卻感到一種失落感。喝完水回到房間之後,我倒在床上便睡著了。直到姬叔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老蕭,小子,你們醒了嗎?我們該出發了哦!」

「哦!我們收拾一下,馬上就來。」我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然後叫醒了旁邊床上的蕭老頭。

外面的天空此時黑壓壓的,給人一種一場大暴風雨馬上就要來臨的感覺,狂風把旁邊樹上的樹葉吹得嘩嘩的響。

蕭老頭此時穿著一件青色道袍,手裡捏著一把木劍,正迎著狂風站在院子中。

姬叔和姬……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三十三章·禁術大陣 蟻幻這種妖怪跟我們熟知的成語南柯一夢還是有那麼一點關係的。

「南柯一夢」是廣為人知的一個典故。說唐代貞元年間一個書生叫淳于棼,宅南有棵大槐樹,一日醉卧,被人邀入槐樹穴中。裡邊山川的郭,一如世間,名為「大槐安國」。淳于棼得國王寵愛,娶公主,並出任南柯太守,「守郡三十載,風化廣被,百姓歌謠,建功德碑,立生祠宇」。 相識相愛 後來率兵與檀蘿國作戰失敗,公主早逝,國王寵愛日衰,被送往原籍。恍然而覺,原是一夢。事後與友人查勘槐樹穴中蟻窟,其情形與夢中相符,因而感慨良多。這個故事原出於唐代李公佐的《南柯太守傳》,收入《太平廣記》第475卷。

根據太平廣記記載,蟻幻的樣子是這樣的:二大蟻處之,素翼朱首,長可三寸。意思是,大螞蟻,白色的翅膀,紅色的頭,長大約三寸。

稍微讓我感覺困惑的是,蟻幻這種小妖怪很少有人知道,不是驅魔人或者道士的話,只有我這種愛看雜書的人才可能知道。

這蟻幻織夢是誰啊?

算了,是誰我也不會自吞一斤廁所熱翔的,哈哈哈……

誰愛吞誰就吞!

在網上看了會兒小說之後,我溜出去買點水果。

出去的時候,我就看到燕麥大叔啃著一個小蘋果。

「燕麥叔叔好,對了,這幾天你怎麼不更新了?」雖說你寫的很難看,也沒多少人喜歡,但不更新你豈不是拿不到全勤了?

點娘作者要是斷更的話,是拿不到全勤獎金的,像燕麥叔叔這種低級作者,訂閱是不可能養活他的,只有依靠全勤他才能活下去。

他斷更就是自斷生路啊喂!!

所以我很擔心燕麥叔叔會不會餓死。

燕麥叔叔:「……無所謂吧,我斷更也沒人在意。」

這倒也是……

燕麥叔叔寫的亂七八糟狗血東西,別說是斷更了,就是日更一萬也沒人在意啊!

我一時不知怎麼接話,便問道:「你把你的小洋娃娃送給你家閨女了嗎?」

燕麥大叔笑了一下,道:「你也知道是小洋娃娃啊。貝貝怎麼可能喜歡那種東西。」

我次噢我次噢我次噢我次噢!!

燕麥大叔完全失去了信心啊!完全成了一個頹廢混吃等死的廢材大叔啊!!

怎麼辦?怎麼樣才能讓廢柴大叔重新燃起對生活的信心呢?

上天啊,幫幫我吧,要是能幫我,我寧願自吞一斤,不,兩斤廁所熱翔!

路過一片小樹林的時候,我看到了一隻很大的螞蟻。

我問道:「你看到了嗎?」

燕麥大叔:「好大的螞蟻,白色的翅膀,紅色的頭。」

我順著螞蟻看過去,就看到劉道合在樹下對著我們微微笑道:「別忘記你立的flag,直播自吞三斤廁所熱翔。」

我擦!!

你這貨就是蟻幻織夢嗎?

還有在綠江評論區我說的是自吞一斤熱翔好不好!不要隨便給我加到三斤啊!!

不對,重點是我看到那隻長著翅膀的大螞蟻飛到劉道合的肩膀上……

不妙!

我神色冷淡的擋在劉道合面前冷冷的看著他,問:「你想做什麼?你為什麼找上我?」

劉道合微微一笑,也眼中卻無笑意,他冷睨著我,道:「沒找你,不想死,滾。」

我……

難得我擺出這種酷酷的造型,沒想到人家根本沒找我!

沒找我的話,那麼他要找的就是燕麥叔叔。

難道他故意接近桂香、貝貝就是因為燕麥叔叔?

可是他到底是為什麼啊?

肯定是在搞什麼陰謀!

劉道合幽深閃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盯著燕麥叔叔,隨即冷冷笑道:「撒了那麼多誘餌,該收網了。」

我擦!

果然,他做的都是為了燕麥叔叔!

死變!態,肯定又在搞什麼陰謀!

燕麥叔叔茫然的看著他,問:「什麼誘餌?你說的是什麼意思,你有對貝貝做什麼嗎?桂香……」

我去!!

燕麥叔叔,你現在最擔心的應該是你的小命啊啊啊!!

人家說的誘餌肯定是個比喻啊!

如果沒猜錯,這個劉道合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你心灰意冷,只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我覺得劉道合是一個活了幾千年的妖道,不應該和燕麥叔叔這種小人物有什麼深仇大恨啊?

蟻幻緩緩飛起,慢慢飛向燕麥叔叔。

我一咬牙,怒道:「劉道合!你給我住手!」雖然不知道蟻幻要做什麼,但是我覺得劉道合肯定不會做好事。

話一說出口,我便飛起一腳踹過去,劉道合不以為意,伸出兩指抵住我飛過去的腳。

我:這位道友,你不要太逆天啊!居然用兩根手指頭抵住我的全力一擊……等等,現在不應該是感嘆的時候啊,我應該收回腳,然後再來一擊啊!

想到這裡,我借勢收回腳,一拳砸過去……

燕麥叔叔驚訝道:「顏漠,你打架真是一把好手啊,真……」

他的話還沒說完,他就發現現實是在啪啪啪打他的臉……

我的拳頭還沒砸出去,就在中途被他抓到了!

我欲哭無淚……

我的拳頭剛砸過去,哪知道剛剛靠近他,劉道合的手忽然抓住我的手腕。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他的手還悄悄加力,捏的我疼死了。

燕麥叔叔:「劉總,跟個孩子就不要計較了。」

嗯嗯,劉大人我錯了,您放過我吧!

我還是祖國的花朵啊!經不起摧殘的!

我心中咆哮,但臉上盡量表現的雲淡風輕,不能丟了林敬業的人。

劉道合對燕麥叔叔說的話表現的很不耐煩,便道:「滾!」

燕麥叔叔:「……」

被那五根冰涼透骨的手指扣上,我感覺自己的手腕都被勒斷了,但為了形象我不能喊疼,臉上還盡量是雲淡風輕的表情,只能沉下臉,冷冷道:「放開我!」

劉大人,放開我吧!好不好,挺多下回不坑你了!

劉道合一雙利刃一樣的眼睛在我臉上巡視了幾個來回,目光太過於放肆,太過於尖銳,我頓時不爽,冷聲道:「放開。」

劉道合冷笑一聲,幽幽道:「太弱了,你不是阿星。身上一點妖氣都沒有,怎麼可能是妖怪,真以為我回去之後不會調查你嗎?」金須鰲魚再一次幻化成敖金的模樣,站在岸邊意味深長的看著我笑了笑,然後跳入河水裡消失了,而水面上的霧卻越來越濃。

敖金說過,他要打頭陣。畢竟,他們兩個已經鬥了近千年了,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底細。

我把裝著蜈蜂的竹筒緊緊的抓在手裡,然後打開上面的塞子。用神識告訴竹筒里的蜈蜂:「我是你們的王,等下聽我之命,隨我戰妖黿。」

雖然竹筒里的蜈蜂還沒有修鍊出靈識,但是因為我已經吞了蜂王丹,所以,它……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三十四章·吞天妖黿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星空上壯觀的星爆,宛若恆星自毀,但那時催化劑作用下的爆炸。

十幾顆星體直接爆炸,產生的毀滅衝擊是極其巨大的,造成的動靜,就算是聯邦的監測站都檢測到了這裏的能量波動。

可想而知,這一次爆炸有多恐怖,更牽動着聯邦無數人的心絃,星域防區的這一次爆炸波動,可以說牽動了各方的心神。

太空堡壘,防禦甲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壞,死了不少人,在爆炸衝擊下受傷的人更多了。

唯有一些強大的才能倖免於難,扛住了那股衝擊,沒受傷,柳塵就是其中一員,靜靜的看着這一場太空煙火,很燦爛。

這一炸,可謂是炸醒了聯邦沉睡依舊的熱血,喚醒了聯邦無數人類的心頭夢想,那種熾熱的心,漸漸甦醒了。

柳塵都感到了一股熱血沸騰,那是戰意的燃燒,灼熱的令人難以控制。

這一爆,摧毀了敵人,奪回了昔日聯邦失去的尊嚴,所有戰士的內心都被這股星爆的光輝燦爛喚醒了。

“我們,成功了!”

一個個戰士興奮的高呼,激動的吶喊,那種心情無人能瞭解,誰能理解被壓制了上百年的聯邦,內心有多鬱悶嗎?

那種慘敗的壓抑,失敗的慘景,昔日死去的數十億聯邦人類,給整個聯邦帶來了沉重打擊,一蹶不振。

這不僅僅是力量上的,還是心靈上的壓抑,無法釋放出來,需要一場暢快淋漓的大戰和勝利來喚醒。

現在,他們成功了,這位第九軍團指揮官,雷昊天上將,默默準備了三十年,就爲了今天。

“上將,我們成功了!”

“成功了…”

指揮室裏,一名名軍官激動的留下淚水,哭了,一個個鐵血一般的大男人竟然哭泣起來。

他們興奮,悲哀,喜悅,一個個哭成淚人。

“父輩們,你們可以安息了,昔日的恥辱,我一定從它們手裏一一洗刷乾淨,哪怕付出我的生命。”

雷昊天緩緩的單膝跪下,臉上涌現出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很複雜,他的父輩,都死在昔日那一場戰爭之中。

那一戰後,他成了孤兒,別看他僅僅三十多歲模樣,實則他已經年過一百了,整整一百年,孤零零的活着。

當年的一戰,聯邦死傷太多了,十幾億的人類死在那一戰,他的父輩們就是其中之一。

現在,他要洗刷父輩當年的恥辱,甚至要報仇,這就是他這一生爲何甘願鎮守這片星域的原因,爲的就是今天。

“向先烈們敬禮!”

雷昊天站起來,肅穆的敬禮,這裏曾經埋葬了無數聯邦先烈的屍骸,大部分的戰士裏面,都有着一些祖輩曾經在這裏戰死過。

現在,他們成功的打開了一個全新局面,直接殲滅了八個流浪艦隊,一支塔羅族的主力軍團,可謂是大勝。

“爲了聯邦,爲了榮耀!”

太空堡壘上,所有戰士齊齊敬禮,向着昔日戰死在這裏的先烈們告慰,這只是開始而已。

人類聯邦,想要重回昔日輝煌巔峯,必須奪回失去的一切,不管是星域領土還是失去的信心和勇氣,尊嚴,都需要一一奪回來。

柳塵雖然沒有經歷過,但能夠理解,默默的看着漸漸消散的星爆光芒,宇宙黑暗逐漸的吞沒過來。

光芒消失了,各種混亂的能量,伽馬射線,高能粒子團滾滾浩蕩,造成了那片星域的悽慘,死寂。

可以說,隨着星爆之後,那片星域徹底毀掉了,附近的一些荒蕪星球都受到了巨大沖擊,有的偏移了位置。

有的被衝擊破損,有的甚至磁場遭到破壞,統治了運轉,完全陷入了死寂,徹底成爲一顆死星。

在那片殘破星域的中心區域,有着無數碎片漂浮,其中最大的就是那一座太空堡壘的殘骸,孤零零的飄蕩在那裏。

哧!

突然,從那太空堡壘殘骸裏面傳來一股強光,猛然爆發,轟隆的震碎了整個堡壘殘骸,四分五裂。

強大的動靜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一個個看向了黑沉沉的星空,那裏有着一股強烈的光團爆發出來。

“嘀嘀嘀…”

“上將,檢測到生物能量波動,很強烈!”

此刻,指揮室裏傳來一陣警報,檢測到了那裏有着強大生物能量波動,很強烈,很恐怖。

雷昊天臉色微變,盯着檢測畫面,上面顯示一團能量體,有着強大的生命能存在,證明那是一個生命體。

“發現不明生命體,能量級別,超裂變級,正在快速靠近!”

“警告,警告…”

刺耳的警報聲傳遍整個太空堡壘,所有人心神一沉,暗自驚駭,竟然是一個超裂變級生命體。

超裂變,那是何等層次,就是屬於裂變級的最頂峯,超級裂變級的生命形態那是相當恐怖的。

可以想象那種恐怖,一般來說,超裂變級的生命,最低能夠釋放出相當於1億噸TNT的能量出來。

那就是超級人形核彈了!

“超裂變級強者?”雷昊天面色凝重,感到一股沉重壓力和危機。

他完全沒想到,塔羅族堡壘之中竟然隱藏着這麼一尊可怕強者,一位超裂變級強者。

我願意 而且它在星爆之中活下來了,沒有死去,反而活下來,正朝着這裏快速衝過來。

“開啓堡壘武器系統,鎖定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