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68 Views

我一聽,預感到事情要變的糟糕!

Written by
banner

果然,老太婆惡狠狠的說道:“當年我們師出同門,青梅竹馬!我對他至情至深,可是,他惘然不顧。非要回到古家,做什麼趕屍匠!而且,還娶了一個陌生的女人!當年,我傷心之下,一個人離開師門,遊走江湖。我爲民除害,爲那些當官的驅邪避禍,可是呢!呵呵,可是最終,我卻被扣上了牛鬼蛇神的帽子,一羣紅未兵抄了我的家。毀了我的臉,挖了我的房乳,而我當年幫助過的那些做官的,根本就不管不問,還忙着和我撇清關係!我逃避災難,來到了這裏。我心裏苦痛,身上也苦痛,我只好用獨品來麻醉我自己!我走到今天,一切都是古長風造成的!”

我聽着,身體哆嗦了一下,特麼的,這下子算是徹底的完蛋了!

老太婆說完,竟然嘿嘿的笑了起來,“這樣也好,我恨了這麼多年,今天卻遇上了古長風的傳人,這樣我也能解恨了!”

我立即說道:“婆婆,這中間有點誤會,我這鈴鐺雖然是古家的鈴鐺,但是我不是古長風的傳人,我都沒見過他,我是從別人手裏搶來……”

“你給我閉嘴!”老太婆猛地朝着我大吼了一句。

我只能乖乖的閉嘴。

老太婆冷哼了一聲,“你殺了我的寵物,我豈能饒你!天殺的小子!”

隨着老太婆的發怒,周圍的那些殭屍鬼怪也開始動了起來,朝着我們圍過來。

老太婆沉默了一會,然後說:“你叫文天飛對吧。”

文天飛此時也算英勇,聲音都還沒發抖,他說道:“是又如何!要殺便殺!”

老太婆嘿嘿笑了下,“我老太婆不喜歡殺人!我只想安安靜靜的過我自己的日子!文天飛,我也是知道你,算是個言而有信之人。這樣吧,只要你答應,從這裏走出去之後,不再讓人過來騷擾我,騷擾我這塊地方,我就可以放你們離開,如何?”

文天飛沉默了一下,“好!你放我們離開,你有生之年,我絕對不讓人踏進這山上一步!但是出了這個市,你的獨品,我依然會嚴查!”

“那當然。”老太婆說着。

我聽了老太婆的話,先是不相信,沒想到這老太婆竟然這麼輕易的就把我們都給放了,但是隨後,我就想明白了,這老太婆如果殺了文天飛,那麼這個山谷養屍地,絕對不會再太平,會有數不盡的軍隊在這裏搜查,她就算再厲害,也不是軍隊的對手。只能用就的躲藏在山林裏了。

看來這老太婆還是挺聰明的。

老太婆這時候,接着開口說道:“我們既然已經達成了協議,你們就離開吧。當然了,這個小子必須留下來!還有他的那條狗……”

老太婆的最後一句話,我聽的心都涼了,特麼的。我果然還是沒有這麼好運啊,看來今天是必然要死在這個老太婆的手底下了。

老太婆桀桀的笑着,“那隻鐵狸子,跟了我三十七年,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你殺了他。我當然要爲它報仇!你的狗,也是我的了!”

文天飛站在我身後,說道:“不行!狗可以留下,宋先生我必須要帶走!”

“絕對沒有可能。”老太婆的聲音變得陰森森起來,“要麼,你帶人趕緊滾出這裏,要麼,你們留下來和他一起死!”

“那我留下來和他一起死。”文天飛說道,他站在我身邊,一動不動,“我文天飛不怕死,但是我怕負心!既然是我拖宋先生下水的。我自然會全力的保護他,你動手吧。”

“你當真不走!”老太婆的聲音更爲殘酷了,她的身體在往後退,接着那兩個強壯的血屍擋在了她的身前,“你以爲我不敢殺你嗎?”

“我從來沒這麼想過,你殺人如麻,與鬼爲伍,你還有什麼不敢做的,只是,有些事情,我必須的做,這是道義!”文天飛大聲說道,隨機,他大聲開口:“大家刺刀上槍!準備戰鬥!”

“是!”

周圍的士兵全都大聲說着,殺戮即將開始。

“慢着!”

我大聲說,我爬了起來,費力的走了兩步,走到了隊伍的最前面,“我死就死吧,文教授,你帶人離開吧,這是最好的結果了。”

我說完,又是一屁古坐倒在了地上,我實在是太虛弱了,說話都在浪費我的氣力,我繼續說道:“文教授,帶人離開吧,也把雨柔好好安頓下,你出去後,不用給我燒紙,但是記得給我立個英雄紀念碑就行了。”

“廢什麼話!”老太婆冷笑起來,“殺了這個小子。” 雖然慕桁說容祁沒什麼事,但接下來的好幾天,容祁都是昏迷不醒。

我急壞了,每天都給慕桁打電話,可他的回答永遠都只有一個——

死不了。哦不對,是魂飛魄散不了。

後來他煩我了,直接把我的電話給屏蔽了,氣得我差點把電話砸了。

而葉婉婉,不知爲何,也不再擔心和過問容祁的事。

與此同時,也不知爲何,她突然懶得和我繼續維持表面的和氣,也不會每天再準備飯菜,每天只是呆在房間裏閉門不出,偶爾蠱毒發作,我可以隔着門聽見她隱忍的痛苦叫聲。

這幾天,我不是在照看容祁,就是抽空去醫院裏看羅晗,忙得焦頭爛額。

可我沒想到,就在這種時候,學校裏又出事了。

其實也不是算什麼事,不過是學校裏突然有一個傳言,說我們學校廢棄的舊校樓裏,有一個可以許願的階梯。

傳說那個階梯一共有十八階,但如果你在半夜十二點的時候,一邊爬那個樓梯,一邊數數,在踏上第十八階樓梯的時候,你就能夠看見,第十九階。

那時候,你只需要在心裏許願,這個樓梯,就會幫你完成你的心願。

這個聽上去就很詭異扯淡的傳聞,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跟長了翅膀似的,一下子在整個學校裏,人盡皆知,甚至住在醫院裏的羅晗都知道了。

羅晗住院的頭幾天,都特別的低落,不過她好歹也是經歷那麼多事,又加上生性樂觀,在我和曉敏的開導下,也終於慢慢走出了陰影。

但很可惜,她雖然走出了陰影,但還有人沒走出。

那就是劉艾薇和範美娟的家人。

劉艾薇和範美娟的死,因爲容家的介入,最後以自殺結案。

只可惜,只要是看過屍體的人,都會知道,這根本不是自殺。

劉艾薇和範美娟的家人,據說先去找了張昊,質問自家女兒離奇死亡的事,也不知道張昊這個大爛人,到底和他們說了什麼,那兩家子人,竟然把劉艾薇和範美娟死亡的錯,全部怪到了羅晗身上。

兩家子人,就那麼浩浩蕩蕩地鬧到醫院來,將羅晗整個病房都砸了個稀巴爛,把隔壁牀的病人都差點嚇得心臟病突發。

幸好我及時聯繫了容則,讓她將羅晗轉到了治安更好的單人病房,那倆家子才鬧不起來了。

但很顯然,他們已經給羅晗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

剛被移到單人病房裏,羅晗就整個人蜷縮在牀上,喃喃自語道:“他們說的沒錯……劉艾薇和範美娟,的確是被我害死的,如果不是我——”

“羅晗!”我趕緊打斷了她,“這不是你的錯,我說過很多次了。”

可羅晗彷彿聽不見我的話一般,只是抱着腦袋,不斷自責。

我看她整個人都有些情緒不穩定,只好跟旁邊的醫生使了個眼色,讓他給羅晗吃了一些安定的藥物。

解決羅晗這邊後,我和曉敏還有課,兩個人便無精打采地朝學校裏走去。

最近忙着照顧羅晗和容祁,我實在太累了,一到教室裏,看見老師還沒來,我就趴在桌子上睡覺。

可我還沒睡着呢,坐在我前排幾個女生嘰嘰喳喳的聲音,就傳進我耳朵裏。

“你聽說了麼?聽說老陳,被評爲正教授和系主任了!”

“真的假的,就憑他?他資歷和實力,都不夠吧,難道他有什麼靠山?”

“什麼靠山,他如果有靠山,之前幾年怎麼會被欺負的那麼慘。”

我趴在桌上,微微一怔。

老陳,使我們系的一個老師,因爲學術能力不夠強,一直想要轉行政方向。

可他要背景沒背景,要資歷沒資歷,要人脈沒人脈的,行政也一直上不去,在學校裏呆了五年了,一直什麼職稱都沒評上,特別的悽慘。

可怎麼突然,他就直接變成正教授和系主任了?

這跨度,未免也太大了吧!

我心裏正疑惑着,我前面幾個女生,就繼續討論。

“誒,你們別說,這事兒還真的有古怪。我剛纔路過校長辦公室時,聽見他說,這次老陳的事,是上面直接下來的命令!”

“上面的命令?挖,這也太奇怪了。”

“噓,我就告訴你們,你們別告訴別人啊,我還聽說,老陳在評比的前幾天晚上,去舊教學樓了。”

“舊教學樓?天哪,難道是說……那個許願的樓梯?”

“我早就聽說那樓梯很靈,好像隔壁系也有個女生,通過那個階梯,拿到了哈佛的offer,要知道,她那成績,憑什麼啊!”

此時的我,已經完全睡不着了,直接擡起頭來。

“曉敏。”我忍不住低聲問身邊的曉敏,“這許願階梯的事,已經在學校裏傳的那麼神乎奇乎了?”

曉敏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前面的人,朝我點點頭,低聲道:“對啊,學校裏已經傳瘋了,學校論壇裏也有很多人分享什麼許願的經歷,學校雖然都馬上刪除了,但還是有人不斷會發出來。”

我蹙眉。

如今的我,對這種奇怪的事,多少已經有了些敏銳度,我總覺得,這個許願階梯,有問題。

這世界上,從來沒有什麼天上掉餡餅的事,任何願望的實現,都是要付出對應的代價的。

我突然想到了之前那個可以控制人的筆記本。

說起來,那個筆記本,其實也是實現某些人特定的願望,只不過,寫下願望的人,需要付出自己的陽氣爲代價。

莫名的,我總覺得,這次的許願階梯,似乎也有點這個感覺。

我不由越來越擔心。

這幾個月來,我實在目睹了太多身邊的人死去,從鄒行,到範美娟和劉艾薇,我真的不希望,學校裏再有任何人死掉。

想到這,我暗自下了個決心。

下課後,我告別了曉敏,一個人朝着舊教學樓走去。

我打算去調查一下那個階梯。

不過,我當然也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中,所以早就準備好了硃砂、香火灰之類的東西,還特地選了陽氣最終的正午過去。

可我剛到舊教學樓面前,我就看到一個意想不到的身影,站在那兒。 一個血屍“嗖”的一下就朝着我跳了過來,接着它伸手就朝着我胸口刺了過來。

我抵擋不住了,也不想抵擋了,無論再殺多少殭屍,無論再用多少巫術,無論再用多少道符,我也逃不掉了,我只能認命了,我以爲我自己是生活的主角,但是沒有想到,生活才過了四分之一,就太監了。

我現在體內巫力快空了,關鍵是力氣都沒了,黑子到現在也沒能變回去,我是真的絕望了。

我閉上了眼睛,我想起柳依依,想起了蘇明月,到了最後,我想起了我媽,我看到我媽死亡前的那一幕,她該是何等的傷心,她所愛的人,竟然屠戮了她的整個族人!一切,都因爲她。連累了整個巫族!我想起了爺爺,他在墓地裏抱走我的時候,在想什麼呢?

一幕幕的場景,在一瞬間劃過我的腦海,然後消失。這就是死亡吧,其實,也不難。

“咔擦”!

一聲響動。

碎的卻不是我的脖子。

我猛地睜開眼,突然發現。一個軍人倒在了我的身前,他的手裏還拿着刺刀,他的脖子已經斷了,鮮血噴涌,他的刺刀刺在了那血屍的胸口上,但是沒有什麼用,血屍兩隻手直接把那士兵的脖子給揪了下來!

創業時代系列(全兩冊) 我愣了下。

鮮血噴出來,灑在我的臉上。

滾燙滾燙的。

我瞪大了眼睛。

血屍一隻手猛地把那士兵的屍體給拍飛,接着它再次朝着我刺了過來。

又是一名士兵衝上來,他手裏的刺刀一下子刺在血屍的脖子上。

但是並沒有什麼卵用。

血屍一伸手,就把刀給掰斷了,接着血屍再次手一揮,直接把那士兵的脖子再次揪斷!

鮮血灑落,灑在我的頭上,臉上,嘴巴上。鼻子上。

滾燙滾燙的,燙的我難受。

我大聲叫着:“你們都夠了吧!不要再上來了!你們走吧,我一個人死就好了!”

“我說過要帶你回去的。”文教授說着,他拿着一顆手雷就朝着血屍跑了過來。

“首長,我來!”李連長一把拉住文教授,接着他整個人朝着血屍就撞了過去,然後手裏一顆手雷朝着血屍塞過來。

“轟!”

一道火光氣流炸開!

血屍被炸的胸口出現一個大洞,而李連長則血肉紛飛。血塊肉快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被那氣流衝的腦子濛濛的,我被鮮血燙的喉嚨發乾,我臉上淚水和血水混合着一塊,我看着李連長變成了一團血肉,死的不能再死了!

那血屍慢慢的倒在了地上。

但是,又一個血屍衝了上來,朝着我衝過來。

這時候又是一名士兵衝上來,他們根本不顧生死,他們只是爲了所謂的道義,就用生命去維護我,只爲了那句話,那句就算是死,也會把我帶回去。

我的心顫抖個不停,死亡,在現在,已經不再是恐懼了!

我慢慢的擡起頭,我的眼淚流出來,又咽了回去,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因爲,我已經看到文天飛走了過來,他手裏還拿着一顆手雷!

道義!原來真的比生命更加的重要啊!

佛說,我不如地獄,誰入地獄!

忘記了死亡的恐懼,纔有生的希望。

我的心顫抖的厲害,我死死的握着我的青雷棍,我再次站了起來,我胸口有一團火在燃燒,是憤怒的火,是無懼的火,是想要掃蕩一切邪魔惡鬼的火!

可是,胸口那團火。只能在體內燃燒,我不知道該如何才能把火釋放出去。

文天飛扶住了我,說道:“你坐着,還沒有輪到你!”說完,他衝了上去,無懼生死!

“不行!”

我一下子把文天飛給拉了回去。

另外一名士兵要衝過去。

我也是一巴掌把他給推了回去。

那團火燃燒的十分劇烈,像是要把我整個給燒掉一般!

“都別過來了!都別來了,沒用的!”我大聲的喊着,我手裏的青雷棍,滾燙無比!

“桀桀桀桀!和我作對,真的是沒用的,這裏,是我的地盤!”老太婆得意的喊叫着。

這時候,那頭血屍已經把手伸到了我的脖子上。

冰冷的鬼氣侵襲過來。

那一瞬間,我胸口處的火焰好像突然間有了發泄的路徑一般!

我的手臂詭異的扭動了一下,我身前的血屍突然間炸成了粉末。

接着。無窮無盡的鬼力,從我的雙腳之下傳了過來!那是無盡的鬼氣,那是來自黃泉的憤怒!

我的胸口轟的一下劇痛,我的腦子嗡的一下空白,那一瞬間,我感覺到自己進入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一個真正的巫的境界!

巫,立於天地間。上通諸神,下懾九幽!

這裏是養屍地,千百年來就屬於至陰之地!再加上這幾千具乾屍,鬼力澎湃!

此刻,無盡的鬼力從大地之上,沿着我的雙腿,衝進了我的胸口內。

我的身體,突然間像是蓮花一樣扭動了幾下。

青雷棍突然飛了起來,在我身前旋轉,接着它開始揮灑出無盡的巫力!

地獄火蓮遍地開!

那些鬼力化成無盡的巫力,瞬間釋放。

接着,整個地面上燃燒起了黑色的火焰,熊熊的火焰一剎那間,將所有的鬼屍、厲鬼與血屍,全部吞沒!

怨氣化成一道道的黑煙,消散在空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