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18, 2020
115 Views

長長的巷子中間,男生的笑,女孩的哀求,讓這個混沌的夜,那麼骯.髒不堪……

Written by
banner

傅明宇大腦一片空白。

他隨手從地上操起一根棍子狠狠的甩過去,空中傳來幾個人的慘叫。

打鬥聲此起彼伏,女孩如傻了一般的看着,她還處在被侮辱的難堪之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只是感覺到一個如常一樣溫柔的懷抱,還有那她再熟悉不過的氣息緊緊的將她包裹,只是這氣息中混雜了血腥的味道。

“哥……”她低叫,那聲音似乎找到了想要的依靠。

“我混蛋……混蛋……”他帶着來到一個同學的宿舍,將幾乎不着寸縷的她放到牀上,看着她怯怯的眼神,他狠狠的甩了自己幾個耳光。

“不要……”她反應過來,抓住他打自己的手。

這一夜,他們沒有回去,他陪着她呆在這個宿舍裏——

“我好髒……好髒……”她在用布簾圍起的空間,一遍一遍清洗着自己的身體。

他聽着她罵自己,心如被人用刀捅過——

他給了換了無數遍的水,可她還是在洗,“髒……髒……”她如着魔一般的只說會這個字。

“茲,”他一把拉開布簾,她那少女曼妙的身體曝在他的眼底。

“你不髒,沒有人說你髒,”他吼她,她怔忡的眼神,透着絕望的迷茫。

“髒……”她搓着自己的身體,很多處都被擦破,露出斑斑的血跡,刺痛着他的眼睛。 說着的,蘇琰之前還真沒有這個打算,但就看了程澄這種態度還真就打算這麼做了,沒辦法,女人有時候就是喜歡較那一股勁兒,而且是非贏不可,蘇琰就是這麼好強的女人,而程澄呢?在這方面也絕對不甘示弱,於是乎……

兩個很是不友好的女人在一起陪同茹熙玩,元晉是真受不了這種氣氛,早知道就不擅作主張把茹熙帶到這兒來了,現在就眼看着這兩個女人來較真,無奈,元晉也只能是忍着,心心念念的盼着向南可以早點回來。

另一邊呢,今天對童沫來說可真真是收穫不小,一個下午加半個晚上竟然就錄製完成了四首歌,這可真真是神速,而且對質量童沫也是相當的滿意,一下子完成了這麼多童沫當然是高興,當然最大的功勞還是洛少城的。

“少城,這次真是辛苦你了,要是沒有你的話這四首歌還不知道要浪費我多少時間呢。”童沫臉上難掩的興奮,但興奮之餘還是要照顧到洛少城的身體,忙又關切的問了一句,“怎麼樣?少城,累壞了吧?傷口疼不疼?

“沒事,心情好什麼都好了。”洛少城也是愛音樂成癡的,如今能跟童沫一起搭檔幫她錄歌這對洛少城來說真是種莫大的幸福。

“你們兩個真不愧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配合的天衣無縫,在音樂上你們兩個可真是黃金搭檔了。”這時蕭遠東這個門外漢不禁發出了感慨。

聽到這兒童沫和洛少城相對一笑,在一旁的談蓉也是高興不已:“本以爲這次童沫發片是要延後了,我還一萬個擔心要怎麼跟公司交代,這下看來要如期發片可不是難事,我就等着發片之後看銷量等着喝慶功酒了。”

“談姐這話說得可是言之過早了。”看談蓉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童沫忙說了一句。

“不早不早,我有預感,這次銷量指定會刷新國內唱片銷量的記錄的,相信我,我的預感可是一向很準的。”越說談蓉就越覺得興奮。

對此童沫只是一笑沒有迴應什麼,心裏也是希望能借談蓉吉言,現在只看到談蓉沒見米琳童沫忙問:“對了,米琳呢?今天一天也沒看到她。”

“哦,她啊,今早上說有些不舒服想跟你請假的,可你一直在忙也沒敢打擾你,我看她臉色實在不好就讓她先回去了。”

“怎麼回事?”聽談蓉這麼說童沫忙問。

“應該沒什麼大事,估計是沒有休息好吧,過兩天應該就沒事了,我明天去看看她。”

“好,我最近忙就不過去了,你替我問她好,如果實在是身體不舒服的話這幾天就不要來了。”

“嗯,好。”

童沫點了點頭之後看了看時間不禁又嚇了自己一跳,竟然都已經是晚上九點了,她忙說:“不行,我得趕緊回去了,不然茹熙該着急了。”

“那好,我送你吧。”聽童沫這麼說蕭遠東忙跟着說了一句。

“那好吧。”童沫遲疑了一下還是答應了下來,現在是多事之秋,又大晚上的,一個男人在總比她一個開車的強。

“少城,你早點休息,我明天再過來。”臨走之前童沫忙又對洛少城叮囑了一句,洛少城笑着點點頭:“知道了,路上小心。”

現在真的是多事之秋,又有恐怖分子橫行,對童沫有危機感,對向南越發是有危機感,蒼逸越是沒動靜他便越要提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來防備,所以這次應酬也只到了九點半向南便起身叫停,他們請的就是他,向南起身要走一夥人也便忙都跟着起了身,有給他遞衣服的又給他開門的,向南大步走了出去,他走了這場酒席也就宣佈結束了。

向南車開的很快,開車回家花了也就十幾分鍾的時間,當一進家門看到家裏如此熱鬧的時候向南也是一愣,這是什麼情況?

“老大,您回來了。”看向南回來元晉暗自嘆了口氣,終於是可以交差走人了,他連忙對向南交代道,“老大,茹熙我們已經幫您接來了,既然您回來了那我們也該走了。”

說着元晉就忙去拉程澄,可是程澄不甘心吶,她和元晉是要走了,可是蘇琰卻還沒有要走的意思呢,這還打算在這兒過夜嗎?那怎麼行?可是現在程澄又有什麼辦法?蘇琰畢竟向南的客人,她的確沒有任何的資格下逐客令,可是這樣走了丟下他們兩個自己又不放心。

“辛苦了。”看看時間都已經快十點了,一直麻煩元晉和程澄到現在向南很客氣的說了一聲。

“不辛苦不辛苦,那我們先回去了。”說着元晉便硬拉着程澄走了出去。

與此同時,蕭遠東也送童沫到了樓下,兩人先後下了車,天已經很晚了,正巧在童沫的樓棟口兩個喝得爛醉的醉漢撕裂在一起發撒着酒瘋,見狀蕭遠東忙說:“我送你上去。”

“不用……”

“走吧。”蕭遠東沒有給童沫拒絕了機會,護着她從那兩個醉漢旁邊繞開之後護送她上了樓。

“我說,你一直拉我做什麼?你沒看蘇琰還沒走呢,她萬一在這兒過夜了怎麼辦?”被元晉硬拉出來的程澄很是不甘心,更是不放心。

“我說你這個人是管的閒事太多了吧,蘇琰走不走關你什麼事啊?再說讓你管你管得着嗎?”元晉真是無奈了,更是對這羣女人無語。

“怎麼不管我的事啊?難道不想讓你老大跟心心複合嗎?蘇琰現在又出來瞎攪和什麼?她是不是想上位啊她?不行,我得去看看他們兩個現在在做什麼,我可不能讓陸戰南做什麼對不起心心的事。”

邊念着程澄就要往回走,元晉連忙拉住了她,滿臉的無奈:“我說姑奶奶,這事跟你沒關係,天很晚了,咱回家洗洗睡了行嗎?老大跟蘇琰那是忘年交了,他們要是能出事早就出事了。”

“那也不行,此一時彼一時了,他們現在……”

“程澄,阿晉,你們在這裏做什麼?”正在元晉跟程澄拉扯之間童沫跟蕭遠東走了上來,當看到兩人上來的時候元晉和程澄都是當場石化了,什麼情況?

這大晚上的,裏面是向南和蘇琰,外面是童沫跟蕭遠東。

“呵呵,心心你回來了。”看到童沫回來了程澄連忙一笑,直接無視過了蕭遠東。

“你們在這兒幹嘛呢?茹熙呢?”剛纔元晉跟程澄說的那些話童沫沒有聽清,可是好像兩個人有什麼爭執似的。

“茹熙啊……在裏面……呵呵。”程澄這會兒跟做賊心虛了一樣,說這句話說的很是不自然。

“哦。”聽到這話童沫沒有在理會程澄,繞過他們就要去敲向南家的門去接茹熙,看她要去敲門程澄忙又衝到了門口攔下了童沫,說道:“不不不,我剛纔說錯了,茹熙……茹熙她沒在裏面。”

程澄實在覺得這件事有些太混亂了,這兩對人還是不要見面的比較好,看到程澄如此反常的舉動童沫一愣沒有再理會程澄,直接擡手敲了門。

而就在剛纔程澄和元晉走了之後,房間裏就剩下了蘇琰和茹熙,而且兩個人還玩的火熱向南也是尷尬,問了一句:“蘇琰你怎麼來了?”

“我就是看看你,你手臂怎麼樣了?”

“已經沒事了。”向南有些尷尬的一笑,說完擡頭看了看時間已經十點,蘇琰是個聰明的女人怎麼會不知道他這個舉動的意思,對程澄她可以強爭下去,可是對向南她不會,在向南跟前她很知道自己的進退。

“天太晚了,你早點休息,我改天再來看你。”說着蘇琰就往門口走去,可該死不死的童沫的門鈴就在這時候響了起來,於是蘇琰去開了門,於是蘇琰和童沫兩個女人一里一外。

“oh,my god!”看到這一幕程澄直接不忍直視,真是見鬼的巧合嗎?怎麼這兩對人就這麼齊的今天面對面了?

“那個,我們先走了。”這次是程澄拉着元晉落荒而逃了,這種情況下爲了不做炮灰還是三十六計走爲上,程澄拉着元晉用最快的速度跑進了電梯,進了電梯之後程澄還扶着胸口大大的喘了口氣,好險,還好跑得快。

“看到了吧,還不定誰對不起誰呢,你以爲你家心心就那麼安分吶,我看招花引蝶的本事比老大還厲害呢,蕭遠東追的緊,現在言瑾珉又回來了,我看她跟老大壓根就沒戲,倒不如老大跟蘇琰成了正好。”這次元晉不禁開始碎碎念了,哪知程澄一口口水吐在了他的臉上:“放你娘的屁,夫妻還是原配的好你知不知道?懂個毛啊你在這裏亂說話!”

“不信那我們就走着瞧好了。”

“走着瞧就走着瞧,我就看好心心跟陸總,要是他們兩個沒成我就跟你離。”

元晉想哭了,這關他什麼事?

—-

艾瑪,今天下通知晚上又要停電,真崩潰,不知道晚上還有沒有更,沒有的話明天漠漠會補上哈,麼麼 在捐獻骨髓這件事情上,無論翠鳥和沈青曈怎麼反抗,當事人畢竟是瘋狗,瘋狗有權利決定他自己究竟要不要捐獻骨髓,而當邱席蒙離開之後,翠鳥這才直接生氣了。

直接伸出手拿起桌上的手術資料不停的打在了瘋狗的頭上,翠鳥那叫一個咬牙切齒,雖然那資料打在頭上根本就不疼,但是瘋狗還是呲牙咧嘴的表示自己受到了很大的傷害,讓一旁的沈青曈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並不害怕欠邱席蒙的人情,因爲只要是敢欠的,那就一定是能夠還得起的,她之前就給了邱席蒙好多幫助,現在瘋狗的事情邱席蒙伸手那也是必須的,沈青曈不覺得這件是去哪個有什麼不多。

有些時候,一個人在做什麼事情的時候並不會想到這件事情會給自己怎麼樣的回報,只不過是因爲衝動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就做了,而挾恩圖報的人,一般都是理智的,甚至應該說充滿着計劃的。沈青曈並不覺得自己是一個挾恩圖報的人,但是她也不是聖母,不會看到每個人出了問題就都伸出援手,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沈青曈所做的事情,其實也能夠說成是一種投資。

對邱席蒙的投資,對白家的投資,對翠鳥等人的投資,雖然這些事情最開始的時候沈青曈根本就沒有想這麼多,但是隨着時間,沈青曈也明白,無論是恩情還是說感情,其實中間也需要交織一些利益或者是其他的東西,這樣互相之間的感情才會逐漸的深厚。

翠鳥的身份,沈青曈知道不凡,可是翠鳥現在哪怕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卻依舊留在她的身邊,這證明了什麼?這證明,在翠鳥心中,沈青曈這些人,就已經算是親人了。

有些時候,其實血緣根本代表不了什麼東西,想要得到一個人的真心,就要拿出真心來換,沈青曈是真的信任翠鳥,也將翠鳥和瘋狗當做親人,而這樣的真心,也就得到了翠鳥他們的真心。

所謂家人,就是能夠在你受到傷害的時候毫不猶豫的站在你這邊,在你受傷的時候保護你替你報仇,在你贏得了榮耀的時候替你高興。

“翠鳥我錯了我錯了!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啊!”瘋狗有些‘狼狽’的躲着翠鳥的‘攻擊’,那小模樣委屈極了,而翠鳥看到了這樣的瘋狗只覺得更是生氣了,一口氣沒發出,也不打瘋狗了,坐在沙發上,黑着臉也不說話。

這下反而是瘋狗擔心了,臉上換上了諂媚的笑容,從桌上拿出一顆糖剝開,用格外期待的眼神看着翠鳥,將糖遞了過去。

“翠鳥,你別生氣了,我知道你擔心我,但是這配型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我聽人說那親人都配不上的,我這一陌生人,也就給抽點兒血配一下型,成不成還不知道呢,來,吃糖……”

翠鳥狠狠的瞪了瘋狗一眼,拿過瘋狗手中的糖放在嘴裏,任由那甜膩的味道充滿了口腔,這才覺得心裏好受了一些,而沈青曈也是當起了瘋狗的說客。

“翠鳥,瘋狗說得對,這骨髓配型,可以說是千萬分之一,瘋狗的血型那麼的稀有,一定配不上,你不要擔心了。”數到這裏,沈青曈還是想了想。

“不然,我跟席哥說一下,別讓瘋狗配型了。”

“不行!”瘋狗聽到沈青曈的話馬上阻擋,理直氣壯的開口道。

“我都跟席哥說好了,現在反悔我不就沒面子了麼?”

翠鳥本來已經不怎麼生氣了,現在一聽瘋狗這話,又是朝着瘋狗頭上來一下。

“面子?你面子值多少錢?你知道你的血多貴麼?你知道你的骨髓多貴麼?”

翠鳥覺得自己簡直是要被眼前的人給氣死了,於是開始仔仔細細的跟瘋狗分析他血型的重要性。

“你給我聽着,知道你的血是什麼血麼?HR陰性血,這種血型被稱爲醫學上大熊貓血,存在於人羣中的千萬分之一,甚至更加珍貴,外面有這種血型鮮血的人,知道那些血都被弄到哪裏了麼?四年前我把你之前存的一部分血賣了出去,你還記得麼?你直接把那些錢資助給了孤兒院,你知道那是多少錢麼?八千萬啊!兩百毫升的血就賣了一千萬,那些人現在還在找你你知不知道!”

瘋狗晃着腦袋,也想起來了四年前的事情,他的血型最早是翠鳥發現的,而因爲這件事情,兩個人結下了共同的祕密,每次那個地方檢察的時候,都是翠鳥幫着瘋狗掩護,要不然,瘋狗的血型早就被人發現了。

還有這些年翠鳥對瘋狗的照顧,自從發現了瘋狗血型的珍貴性之後,翠鳥總是提醒瘋狗不要在任務中受傷,也是在那個時候,翠鳥開始給瘋狗抽血,每個月都會抽出來兩百毫升,這樣幾乎一個星期就養回來了,而這些被翠鳥偷偷存儲起來的血液,在關鍵時候救了瘋狗很多次性命,越是這樣,翠鳥就越是討厭瘋狗受傷,因爲其他的人受傷還有辦法,瘋狗要是受傷了,那可能就需要等死了。

“八千萬……?”

反應過來的瘋狗整個人都不好了,馬上看向翠鳥問道,想要翠鳥告訴他這絕對不會是真的,他四年前曾經擁有過八千萬?

被瘋狗這樣的傻模樣弄得無語,翠鳥點頭。

“四年前的時候我把你之前一部分存起來的血賣了出去,因爲我藏血的地方被人發現了,那些血我也留不住,錢當時直接打到了網上,我問你怎麼處理,你就說投到孤兒院裏隨便救救孤兒,你不記得了?之後幾天我就按照你的意思將這些錢分散開,然後捐給了好些個孤兒院,還有一些貧困山區。”

腦海中將那個時候的事情顯示出來,瘋狗現在簡直要給自己一巴掌,因爲他當初以爲這血就算是再珍貴,賣了也不過幾千塊而已,所以就讓翠鳥捐給了孤兒院,現在想來……他果然是個傻逼!

沈青曈聽着兩人的對話,想起之前生日的時候瘋狗的禮物,就知道瘋狗看起來大大咧咧,其實心裏是最柔軟最善良的,他手上有些閒錢的話就捐了出去,或者是放在一些兒童基金協會,這都跟他是孤兒有很大的關係。

“行了,你也別這幅後悔的樣子,那錢咱們留不住。”翠鳥被瘋狗那後悔到不行的模樣逗笑了,心情頗好。

“自從那次我存在一個地方的血不小心被人發現之後,我雖然把那些血賣掉了,但是你後來的血我都換了其他的地方儲存,而那筆錢我在安排了之後,就發現不但之前我存血的地方有了人盯着之外,還有那網上的八千萬,也有人隨時追蹤,只要我們出現,或者是去取那筆錢,恐怕就會被那些人直接給抓住,所以,你現在知道自己的血型有多麼珍貴了吧?”

瘋狗呆呆的聽着翠鳥說話,不知道這其中還有這樣的事情,現在一聽,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太好,一想到因爲自己的血竟然還有人追查他,就覺得一直替他打理這些東西的翠鳥真的是受累了,馬上一臉感激的看向翠鳥,讓翠鳥實在是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表情回覆他。

“所以說,四年前的時候,就有人調查瘋狗的血了?”

沈青曈這一刻腦海中突然有一個荒謬的想法,因爲她聽到翠鳥這話之後,竟然覺得瘋狗的身份,或許也並不是這麼的簡單。

一般HR陰性血出現的機率很低,所以若是受傷了或者是出現了其他的病症,就會直接導致這種人的性命出現問題,這樣一來,HR陰性血的存在也就有了一種獨特的進化,也就是像是大自然一樣,適者生存。

普通的家庭如果是HR陰性血的話,只要是受傷或者是其他的,那就只能夠等死了,這樣的情況下,其實很多時候,HR陰性血就會隨着時間而消亡,可是那些大富之家呢?他們因爲有權有錢有勢,所以哪怕是遇到這種千萬分之一的血型,也總能夠通過自己的方式找到血源,這樣也就在無形之中讓這個家族逐漸的延續下來了。

這個想法是來自於沈青曈遇到的一件事情,那是她認識的一個朋友,那個朋友有一個大兒子,可是他的大兒子卻患有先天性的心臟病,找心臟那麼久都沒有找到,那個朋友就跟她老公兩人‘製造’出來了一個孩子,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兒,而這個女孩兒,就是那個大兒子的器官存儲器,只要是大兒子出了問題,那麼受傷的總是這個女兒。

沈青曈曾經見過那個小女孩兒一面,十五歲的小女孩兒臉色有些蒼白,跟其他的女孩子不太一樣,給人的感覺有些虛弱,而那個時候沈青曈就已經知道,在小女孩兒過完十六歲生日之後,她的父母就會把她的心臟給她的哥哥,這也是沈青曈當時無法理解的一件事情,一直到沈宴也被送上了手術檯……

“那些人是調查過一段時間,不過我都給隱藏了,還把瘋狗的血換了地方存放,當時因爲某些原因,我沒有把血放在一個地方,所以那些人也找不出什麼東西來。”

------題外話------

更新,今天白天有點兒事情耽擱了,明天沒事,明早把今天的章節補上, 府中的這些人,楚嬙知道,有像許侍妾林侍妾那樣聽話的,也有像董側妃那樣時不時的就想給自己找點事的貨色。當然,這些在楚嬙看來,都是小嘍囉,根本就不夠看。

楚嬙從穆澤羲那裏回來之後,整個人神清氣爽的,顯然是溫泉泡的好,起了功效了。指使着魚兒去將府中所有的人都叫過來,她這個當家主母,是要做點事情了。

“你,去在正廳裏伺候着。”

“你,卻將後院的人都叫來。”

“你,去按照這個單子去庫房取些銀子裝好。”

“你——·”

魚兒能幹,楚嬙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自己不過是說了要做什麼,魚兒便井井有條的安排了起來,水蔥花一樣的手指唰唰的點了幾下,在怡和院內伺候的丫鬟們便都各自的忙活去了。

魚兒這才轉過身,笑嘻嘻的看着楚嬙:“小姐,您可算是跟王爺破鏡重圓了。”

“呸!什麼破鏡重圓?那是小姐我以前沒瞧上他好麼!!”

楚嬙白了魚兒一眼,心中暗自鄙夷:魚兒這丫頭,怎麼總保持着自己倒貼穆澤羲的這種想法呢?不對啊,現在明明是穆澤羲倒貼她了啊!!哎,到底哪裏出問題了???

魚兒見自家小姐似乎沒生氣,便接着道:“小姐,您不知道,以往啊,那些個女人各個的都想去馨雅苑,但是都被攔下了。您可算是第一個進了那院子的女人啊。”

第一個??恩??

“包括容淺?“

楚嬙明明記得自己在穆澤羲的院子裏見過容淺的啊??

“小姐,容氏那女人,也頂多是進過王爺的書房,這臥房,只怕是遠觀都沒有機會過呢。“

難道穆澤羲這貨竟還有潔癖??

可是也不可能啊,自己睡覺還流口水呢,穆澤羲這貨也沒把自己丟出去啊???

想着想着,楚嬙就懶的在想了,反正這都是萬惡的穆澤羲的怪習慣,以後一定得讓他改改。

整個王府的人都齊聚正廳,裏裏外外的擠滿了去。楚嬙都沒想到,平日裏看起來王府裏似乎也沒多少人,這樣一聚起來,臥槽!!這至少也得有兩百多號人吧??

其實楚嬙不知道的是,她見到的人少,是因爲她的威名在外,整個王府的人見着她都是躲着走的。畢竟打掉人牙齒這事,試問哪個王妃能幹的出來???

當然,這些是楚小姐沒想到的。所以乍一看,一院子裏滿滿當當的都是人頭的時候,楚小姐竟有些感覺,自己似乎是得了密集恐懼症。

“大家安靜一下。“

魚兒扶着楚嬙,走到正廳外的院子裏。楚嬙暗自咂舌,這若是在正廳裏,恐怕供養會不太足吧??

“王妃娘娘,您若是有什麼吩咐直說了便是。老奴這鍋裏,還燉着給王爺的湯呢,若是誤了點,老奴擔待不起啊!!!”

一個胖墩墩的五十歲左右的老媽子女人,眼神輕蔑,楚嬙似乎是見過,好像上次她去大鬧廚房那一次見過。只是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印象。

穹天女帝 “喲,您責任如此艱鉅呢?那可得趕緊的了。”

魚兒捏着腔調,有模有樣的來了一句。好歹魚兒也是相府出來的,這種叼奴,她也不是沒見過,加上又是楚嬙身邊的大丫鬟,所以這些話說出來,倒是很有感覺。

那老媽子掃了魚兒一眼,賠笑道:“魚兒姑娘說的哪裏話,老奴這不還得聽娘娘的吩咐嘛——”

可是嘴上雖然這麼說,臉上哪裏有一點是要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楚嬙冷笑,對待這樣的人,她怎麼會沒辦法?於是當即便鬆開魚兒的手,點點頭,道:“行,本妃也是一個體諒的人,你去吧。”

那老媽子得意的昂起了頭顱,就跟那老母雞似得,高傲的不可一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