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62 Views

張遠:還不是被總裁給逼的!就沒見過那麼悶騷的人。

Written by
banner

疑惑歸疑惑,我還是給商璟煜去了個電話。

這邊的商璟煜本來打算把張遠叫進來出出氣,排解下心中的鬱悶,可是看到電話,他的心情一下子明朗,連帶著,沖張遠揮手讓他下去時,手風中都透著柔和。

張遠彷彿一下子發現了新大陸,原來如此啊!

每個看似正經的男人背後,都有一顆悶騷的心。



「什麼事!」商璟煜的語氣一如既往的平淡。

「你在幹什麼?張遠說你瘦了!」

我怎麼想都覺得詭異,商璟煜怎麼會瘦了?難道殭屍也要補充營養?

商璟煜被我問得一愣,隨即一記眼刀殺向了張遠,張遠被嚇得一個哆嗦,輕輕的後退了幾步,開門,狂奔!

「沒有!」商璟煜說完,覺得自己應該在說些什麼的,於是他想了想看了一眼桌上的日曆。

「明天是中秋!」商璟煜說。

我點頭:「是啊,小鍾去鄉下了,我想問問你要不要和我一起過中秋?」

「不行!」商璟煜說完補充道:「明天我要回商家老宅!」

我心裡有些失望,還沒開口就聽商璟煜說:「你和我一起回去!」

我一怔!

掛了商璟煜電話,我一臉懵逼的杵在原位半晌,又拍了拍臉。

商璟煜讓我去見家人?雖然我早就見過商夫人,可是拋開我們初次見面談生意那次,我們真的就是不太熟。

可是現在他要我去見家人,好不,我從現在就開始緊張了。

之前聽朱嬸提過商家的家族體系。

商璟煜的爺爺叫商赫,老伴已經故去多年,下面有三個兒子,商璟煜父親商雲天是家裡的老大,老二叫商文天,老三也就是那個只比商璟煜大五歲的小叔叫商銘天。

另外,商老大雖然就商璟煜一個兒子,老三還沒結婚外,老二商文天家裡有一子兩女。和商璟煜不對付就是他的二叔一家子,因為他父親出走,三叔也年齡不大,導致老二一家子幾乎將商老大這邊的財產吞噬殆盡,最後還是本幾乎歸隱的商老太爺出面,將年幼的商璟煜養在身邊,這才保住

了老大這一脈。不過,商璟煜父親走後,有兩年是以監護人的身份被收養在老二那邊,那時候朱嬸他們這批老人都被辭退了,她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和劉管家四年後回來照顧商璟煜時,他已經從一個天真陽光的小男

孩變成了如今這副樣子。

當天晚上我緊張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早早起來把自己收拾了一番,又挑了件衣服穿上,本來以為是張遠來接我,沒想到是商璟煜。

他今天穿的倒是挺隨意的,一身休閑,少了幾分戾氣,多了些柔和,就連頭髮都和梳下來,蓬鬆柔軟的發,散著柔和的光。

「準備…」

商璟煜剛說了兩個字我就跑上樓,又換了件衣服,下來的時候,商璟煜一臉懵圈,放下手裡的雜誌,剛站起來我又跑上樓換了雙鞋,再出來就被商璟煜抓住了手臂。

「你在幹什麼?」他顯然是一臉的懵逼。

「換衣服啊…」我看了下自己又補充:「還有鞋子!剛剛的跟你不搭!」

商璟煜愣了幾秒,最後無奈道:「那現在搭了嗎?」

我又看了一遍:「我這個頭髮是不是不太好?」

商璟煜沉默了一分鐘:「你是不是緊張?」

我「…」好吧,我承認我就是緊張過頭了,這不是第一次見家長么,我能不緊張嗎? 商璟煜有些好笑的拍了拍我的頭:「緊張什麼,不過是吃頓飯而已!」

「我知道,可我就是緊張!」

「把你第一次見姚靜的氣勢拿出來!」

我一怔:「姚靜是誰?」

商璟煜的嘴角在肉眼可見的抽搐了兩下后才說:「你口口聲聲的商夫人!」

說完他有些憤憤:「你一點都不了解我!」

我「…」

「姚靜就是商夫人?她不是應該姓白么?而且,為什麼你直呼自己母親的名字?這樣不好吧?」我一連串的問題拋了出來。

商璟煜無語了片刻,最後還是問:「誰告訴你姚靜是我媽了?「

我一怔。

的確沒人說過,所有人都叫她商夫人。

「她是白家遠方的一個親戚,就是我母親的表妹,後來么…」

商璟煜沒說我也知道了,後來就是她代替了商璟煜媽媽的位置了,也難怪商璟煜和白流年對她那麼冷淡呢,感情不是親的。

「你想多了!」

在我腦補了一場姐妹爭奪一個男人的戲碼后商璟煜打斷我:「姚靜是在我父親出走後,又我爺爺做主嫁給我父親,為的就是照顧我,保住我們這一脈。」

我點頭,總算是弄明白了,心裡有些佩服姚靜,居然肯做這麼大的犧牲。

商璟煜應該有別的想法,從他對姚靜的態度就可以看得出,也有可能是他性格使然。

總之,因為這件事打岔,我感覺沒那麼緊張了。

「現在能走了嗎?」商璟煜問。

我尷尬的笑了一下:「我去個廁所先!」

棄受翻身逆襲記 商璟煜「…」

等我磨磨蹭蹭的出來后已經快10點了,我們很快到了商家,商家是花園洋房,大又寬敞,庭院里還種了花草啥的,比起商璟煜之前的那些個房子大了很多。

下車的時候i,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停車!」

「又怎麼了?」

商璟煜又是一臉懵逼。

「那個…我第一次來還沒買禮物呢!」我說。

怎麼就把這件事忘了??

商璟煜的車速不減,左右沒多遠,他直接就把車開了進去…

我「…」

直到下車的時候,看到商璟煜打開後備箱,商家的傭人們大包小包的往外拿禮物,我順勢在他胳膊上擰了一下。

這個人,明知道我緊張,還這樣!

我總算是鬆了口氣,但也只是鬆了一口氣,等我回過神來,商璟煜已經拉著我到了門口,進了房子,我感覺我都快不會走路了。

「沒出息的樣兒!」商璟煜如果不是不習慣早就笑噴了。

我瞪了他一眼,他這才收斂。

「二少爺回來了!」傭人們打了招呼就不敢多說什麼了,畢竟商璟煜「惡名在外!」沒人敢惹這個黑面鬼。

「其他人呢?」商璟煜問。

「周醫生再給老太爺做檢查,大少爺大小姐他們還沒來!」傭人回答。

商璟煜點頭,就沒在說什麼了。

其他人好奇的打量我,感覺都是善意的,這讓我鬆了一口氣。

我和商璟煜坐了一會兒,就有一對中年夫妻進來了,看到商璟煜沒給好臉色。

我就猜到了,這應該就是商璟煜的二叔二嬸,商文天和梁美鳳,兩個人都保養的很好看起來也就是40出頭的樣子。

「爸呢?」梁美鳳問。

「周醫生在做檢查!」

梁美鳳聽完往我們這邊看了一眼,和商文天上樓了,期間也沒有和商璟煜說一句話。

大約半個小時后,一個醫生打扮的男人提著箱子下來了。

商文天問了幾句關於老太爺的病,就送走了那位周醫生。

「二少爺,老太爺請您進去!」

商璟煜放下手裡的報紙,拉著我就往二樓走。

「你瞧瞧,爸爸就是偏心!」梁美鳳酸溜溜的說。

商文天看了她一眼,什麼也沒說。

「你看我做什麼?我說錯了嗎?」梁美鳳不服氣的說。

「今天是中秋,你最好別惹事!」商文天說完也回了他自己的房間。

梁美鳳氣的跺腳。

我跟著商璟煜上了二樓,一進門就聞到一股很重的藥味,房間裡面的床上,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躺著,眼神清明,卻…

「爺爺,小石頭來看你了!」商璟煜難得的溫柔。

小石頭?

難道是他的小名?

好可愛!

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商璟煜,實在無法把他和這個名字聯繫在一起。

商爺爺眼睛眨了一下,身體沒動。

我一怔!

「安安,過來!」商璟煜沖我招招手。

我走過去,走到商爺爺身邊。

「商爺爺!」

商爺爺轉了轉眼睛看了我一眼,眼睛里滿是欣慰。

「爺爺,你不是一直擔心我這個性子討不到老婆么?你看,我把你孫媳婦帶來了!」商璟煜握著商爺爺的手。

我一怔,不由的看了一眼商璟煜。

他承認我了!

商璟煜又說了一會兒話,大概就是把集團這些天發生的事彙報了一遍。

從商爺爺那出來后,商璟煜拉著我進了他的房間。從前商璟煜也住在這,故而這裡有他的房間。

只不過,這房間和客房其實沒什麼差別。

我看商璟煜心情不太好,估計是為了商爺爺。

我走到他身邊,握了握他的手,心中有個猜測,但是我不敢肯定,所以有點猶豫。

「怎麼了?」倒是商璟煜先開了口。

「我…我感覺爺爺的病不單純!」

商璟煜一怔!

「你見過夏姐的,夏姐丟了兩魂七魄,所以她只是活著,但是沒有任何思維,而爺爺卻不同,他腦子清楚,就是身體動不了,我感覺他的魂魄受了什麼禁錮!」

我說著看商璟煜目光灼灼盯著我。

「繼續說!」

我咽了咽口水繼續說:「可以打電話問問周醫生,如果確定商爺爺身體健康,找不出病因,我就可以肯定是他的魂魄被什麼禁錮了!」

商璟煜起身出門,我在房間里等了他十幾分鐘,他就回來了。

「你說的沒錯,我問過周醫生了,他說爺爺身體十分健康,他也不懂為什麼爺爺就是不能動!」說完他有些激動的拉著我:「安安,你真的能治好我爺爺嗎?」

我點頭:「我有七層把握!」



我們兩個來到商爺爺房間,我坐在商爺爺床邊的凳子上,握了握商爺爺的手。

商爺爺看了我一眼。

「爺爺,我知道你是被什麼東西禁錮了不能動,我有辦法治好你,但是我必須知道你是遇到了什麼才會這樣!」我輕聲說:「如果我說的對您就眨兩下眼睛,不對就眨一下好嗎?」商爺爺眨了兩下眼睛。 」好,我們開始!」

商爺爺眨了兩下眼睛。

「禁錮你的是人嗎?」

商爺爺眨了一下眼睛。

「…」

因為商爺爺不能動,最後我們得到了一些信息。

商爺爺是碰了一件東西變成這樣,好像是幾年前的事情,那時候商爺爺跟幾個老相識去一家療養院休養,說是療養院,其實是一家清代的古院子,以前的一個大財主買的。

當然,這些信息也有我們後來查到的,剩下的,因為商爺爺不能說話,我們只知道,他從那個房子帶來回一個東西才變成了這樣。

商璟煜拿著紙一個字一個字的讓商爺爺看,最後得到了一個關鍵的信息。

「鼎!」

商璟煜狐疑的看著我。

我點頭:「我們一定得找到那個鼎,問題一定出在那裡面,只要找到鼎我就有辦法,把商爺爺治好!」

商璟煜雖然沒有太過表示,不過看得出他很期待。

「我們現在就去找!」商璟煜是個實幹派,當即帶著我往商爺爺的書房去,可是我們找了半天還是什麼都沒找到。

也是,如果那個鼎真的有問題,那麼陰氣應該很重,商璟煜不可能發現不了。

於是我們又回去問了商爺爺,可是還沒開口就有人進來了,我看了看是商文天和梁美鳳,還有一男兩女,我想應該就是商文天的兩子一女了。

我們進來后,五個人齊刷刷的看向我們。

尤其是梁美鳳和她的兩個女兒,看商璟煜的眼神很奇怪。

「原來二哥還記得自己是商家人!」商潔陰陽怪氣的說,她是商文天的二女兒。

商璟煜沒吭聲,商潔冷哼一聲,想繼續說什麼,就被商雯攔住:「二妹,別說了,二哥好不容易回來一趟!」

商潔看了她一眼:「就你會裝好人!」

眼見著兩個女兒好吵,商美鳳恨鐵不成鋼的說:「都給我閉嘴,就會窩裡橫!」

「媽!」商潔撒嬌的叫了一聲。

「二妹說的也沒錯,他商璟煜眼裡根本沒有這個家,還指望他記得自己是商家人?」商卓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還惡狠狠的瞪了商璟煜一眼,然後他就看到了我:「你就是那個專門給死人做媒的?」

他一說話,其他人也看向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