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68 Views

呵呵呵……

Written by
banner

費亦行哭泣的表情瞬間恢復平靜,用手指著辦公室,「我突然想起,還有客人在休息室等紀總,我要過去請客人過來。」說完后拔腿就跑。

紀總的話聽聽就好了,而寶少爺的話是聽聽就算了,疼愛他一萬倍?呵呵呵,他可不想死在寶少爺的手下,寶少爺是什麼人?那是笑著說愛你手裡拿著電擊棒把你電到連你媽都不認得的小魔王,讓他做寶少爺的跟班,到時他怕自己一把年紀會被寶少爺折騰到骨頭都散了,不行,寶少爺居然有那麼可怕的想法,看來他得多討好紀總,讓紀總離不開他這個貼心的助理,這樣他就不會被派到寶少爺身邊去繼續接受折磨。

看到費亦行跑路的姿勢,木小寶發出冷笑聲:「跑得了今天,你跑得了一輩子?等喔長大真的接了老紀的班,喔就要你做助理,累的你不要不要的叫爺爺。」

木小寶用力舔了幾下雪糕,突然想起什麼。

哎呀,完了,光看戲耽誤了正事,他得去找媽咪。

在木小寶跑去找木兮的時候,去辦公室找紀澌鈞的Mali正好遇到費亦行。

本想藉機直接去找紀澌鈞,沒想到居然會被費亦行攔下,費亦行看了眼Mali身後的方向,「賴小姐還在休息室?」

「是的,我剛剛給賴小姐送咖啡,賴小姐讓我問問紀總忙完沒有,什麼時候能見她。」

Mali剛從會議室出來,那麼快就有空去送咖啡?其中什麼貓膩別以為他看不出來,這種幹事不賣力,有空就在背後說人閑話的辦公室長舌婦,最令人噁心,「你去泡兩杯咖啡送進來。」

「是。」雖說錯過了一個直接和紀總說話的機會,但是送咖啡也算是一個機會。

休息室里,坐在沙發等紀澌鈞,等了快有半個小時候的賴毓媛,腿有點麻,從位置起身,剛要走兩三步散散步就看到進來的費亦行,「費助理,紀總開完會了?」

「是的,紀總在辦公室等你,賴小姐這邊請。」費亦行側身比了一個請的手勢。

賴毓媛彎腰撿起沙發上的包包,隨後跟費亦行去辦公室。

回到辦公室的紀澌鈞,坐下后,順手點開手機閱讀幾條未讀簡訊,有幾條是木小寶用他的員工卡消費的記錄。

點開收費清單,看到裡面的零食,紀澌鈞忍不住皺眉,小孩子怎麼就喜歡吃這些垃圾食品,消費清單很長,紀澌鈞沒有繼續往下看就退出簡訊。

「叩叩叩……」以為是費亦行帶賴毓媛進來了,紀澌鈞眼睛都沒抬一下。

「二哥,這是網站整改方案,因為資金牽扯過大,所以我就親自來請示你了。」

聽到是紀優陽的聲音,紀澌鈞的臉瞬間沉下,放下手機,接過紀優陽遞來的方案。

他這個二哥,就是沉得住氣,當然,除了被氣到失控以外,一般情況下還是很冷靜的,紀優陽把文件遞過去以後,等紀澌鈞審批時,拉開凳子坐下,「二哥,梁家的事情你聽說了嗎?」

「……」紀澌鈞知道紀優陽就喜歡無時無刻挑釁他,激怒他。

「二哥,我都替你感到不值,你說這誰替天行道也不掛個名字出來,搞的所有人都以為是你乾的,特別是咱們公司還和飛躍有合作,更有人以為你是借著這個合作在打掩護,話說過段時間開董事會,要是誰跑到股東那裡胡說八道,你說那群股東會不會到時在會上批評你?」

紀澌鈞簽完字以後,把方案丟到紀優陽面前,「出去吧。」

「別介么冷漠啊二哥,咱們可是親兄弟,我正為你打抱不平,你怎麼就不領我情呢?」

「……」紀澌鈞直接忽視紀優陽,懶得理他,隨手拿起一份文件就開始批閱。

看到紀澌鈞不理他,紀優陽心裡就不舒服,非要惹紀澌鈞,紀優陽起身後,上本身越過辦公桌,湊到紀澌鈞面前,「二哥,我剛剛還發現了一件事,聽說你親自出手炒了一個小秘書,這事要傳出去,絕對夠新聞熱點。」

紀澌鈞抬眸對上紀優陽一臉痞氣的臉,「你想說什麼?」

「二哥,你想不想知道,是誰在背後保了那個小秘書?」紀優陽唇角微微勾起,一臉看好戲的表情,他可沒說假話,如果紀澌鈞想知道,他真的會告訴紀澌鈞。

紀優陽除了挑撥離間,不斷激怒他,打擊他,還會做什麼好事?「不勞你費心,拿著你的文件,滾吧。」右手拿起桌上的文件擋在兩個人中間直接用文件把紀優陽的臉往外推。

他不喜歡紀優陽,甚至是從小就厭惡紀優陽的存在,又怎麼會接受這個令人厭惡的人靠他那麼近。

他這個二哥,總是喜歡好心當驢肝肺,紀優陽接住文件后,又往前趴。

紀澌鈞直接抄起手揮過去,這一次紀優陽沒有像之前那樣不還手,而是接住紀澌鈞揮過來的手臂,看著紀澌鈞憎恨他的眼神,深深嘆了口氣,「二哥,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再打就傷感情了,打小我就想和我崇拜的二哥吃頓飯,這不,一直沒時間,難得今天有空,要不要一塊吃頓飯?」

「滾!」

「二哥,你確定不和我吃飯,那今晚可不預你的份了。」

「不需要!」

「叩叩叩……」門外響起敲門聲。

敲門過後,費亦行帶著賴毓媛進來。

紀優陽回頭就看到進來的女人,隨後轉過臉看著紀澌鈞,笑著鬆開紀澌鈞的手,「二哥,人生如戲,天天磨鍊演技,兄弟情深的戲碼又要上演了,放心吧,我會把你這個隨時都會下台不在遺囑繼承範圍之內的人打造成完美人設。」

紀澌鈞凌厲的眼神掃過嬉皮笑臉的紀優陽后垂落看回桌上的文件。

費亦行沒想到紀優陽會在這裡,而且看姿勢,估計又在挑釁他家紀總,這個四少真是夠可以的!「紀總,賴小姐來了。」說完后,上前想要把紀優陽趕走,話沒說完,趴在桌上的紀優陽就起身,一隻手搭在他肩膀,「喲,我二哥的愛將,一會不見,臉怎麼就腫了半邊,真是讓你四少心疼死了。」他二哥就是個粗魯的男人,要是換做他,他肯定會把費亦行養的細皮嫩肉的。

「謝四少關心,我送你出去。」

「好啊。」紀優陽說完后提步往前走,但是卻不是直接出去,而是路過賴毓媛的時候停下腳步看著賴毓媛,「喲,這不是祁氏董事長夫人娘家的表親,賴小姐嗎?」

留心聽的人都知道紀優陽這話裡帶著酸話,賴毓媛停下步伐,笑著打招呼,「沒打擾,四少和紀總工作吧。」

「不打擾,倒是你,怎麼有空來這裡?」

費亦行知道紀優陽肯定是在故意找事,想要阻止,就看到他家紀總沖著他使了一個眼神,讓他退下。

什麼?

他沒看錯吧,他家紀總不是恨四少恨得要死嗎,怎麼還會縱容四少刁難賴小姐? 致命的溫柔 「來找紀總談點公事,不……」

賴毓媛還沒說完就被紀優陽打斷,「嘖嘖嘖,難怪你媽那麼著急,圈裡都傳遍了,說你媽怕你嫁不出去,天天打著祁家的旗號到處給你找富豪相親,我就說,你長得那麼漂亮家世又好,怎麼會愁找不到對象呢,看來圈裡那些只是謠言,改天我再看到誰亂說話,一定給你闢謠。」

「那真是謝謝四少了。」紀家四少,果然是名不虛傳,仗著出身遊走在上流社會的頂端,對誰都不留面,今日是真的算是領教過了。

「客氣什麼,哎,對了,我看你這兩天經常跟我二哥上頭條,我啊,得提醒你一句……」紀優陽說話的聲音壓低聲音,一副好心相勸。

「四少,請說。」這個四少,又想說什麼話來取笑她?

「我奶奶啊,可是把所有厚望都寄予我二哥,之前,我二哥身邊沒個女朋友,我奶奶生怕我二哥有問題,到處找醫生,可想而知,我奶奶多想抱曾孫,雖說你有機會嫁給我二哥,但畢竟上了年紀,別說生孩子了,怕是連懷孕都成問題……」

賴毓媛毫不掩飾自己的想要嫁給紀澌鈞的野心,「在大局面前,這種小事不值得擔心。」

「那更慘,像梁家那個,比你小一歲,生育不是問題吧,門當戶對也不是問題吧,都要訂婚了,這不,不知道是哪個不長眼的,爆了我嫂子和我二哥的事情出來,要逼我嫂子退出,哎呦,我那嫂子委屈的天天哭還要跟我二哥鬧分手,眼淚一大串一大串掉下來,心疼得我二哥,直接就把梁家秒了,都說男人喜歡找個小的,當著寶貝寵,更何況是唯一官方蓋章的正牌女友,我勸你還是不要亂來,否則今日的梁家就是明日的賴家。」

紀優陽的話,換做是別人聽了,都會怕的打退堂鼓,但是對於她來說,和賴家被人奪走比起來,不足以畏懼,「謝四少提醒,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就不耽誤四少時間了。」

沒想到這個賴毓媛,是死豬不怕開水燙,都說的那麼明顯了,還硬要上,看來,這個賴毓媛不是大膽,而是嫁入紀家這個利潤太大了,所以連死都不怕,「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二位了。」看來他真是幫不動他親愛的二哥了,紀優陽轉身比了一個手勢讓費亦行不用送他走,「你還是留著照顧我二哥吧。」

他怕是入戲太深,才會覺得今天的四少,看起來有點順眼,「四少慢走。」

紀優陽離開后,賴毓媛嘴角含笑走向紀澌鈞,「看來,外界的傳言有時候也只是傳言,今天我算是領教過了,你們兄弟感情還不錯,做哥哥的知道縱容弟弟,做弟弟的知道護著哥哥,你們的兄弟情,真是令人羨慕。」

紀澌鈞知道賴毓媛是借紀優陽剛剛對她說的話反擊他。「說吧,有什麼事?」

「關於我們在景城的首秀,我希望你們公司能安排一個人全程協助我們,當然,在報酬上,我們會額外支付工錢。」

合作中,安排人跟進協助,在某些方面來說,也算是藉機向外界隱約透露出某些信息,以此提高雙方的話題熱點刺激股價,「可以安排。」

「既然紀總答應了,那我就直說了,我要木秘書幫忙。」

要木兮幫忙?紀澌鈞第一反應就是賴毓媛會不會趁機欺負他家兮兮,「除了她,全集團管理層以下的任你挑。」

她忽然發現,剛剛紀優陽說的那些話,有真有假,真的就是紀澌鈞很護著木兮,生怕別人傷害木兮,不過就是一個工作,也要衝在前面護著木兮,「紀總,我想你應該很清楚,如果由她來協助的話,外界的關注點會更高,更何況,你不想藉機洗脫我們的緋聞?」

鬼醫難寵 費亦行覺得賴毓媛說的有道理,「紀總,請放心,我會安排人保護好木小姐,不會有問題的。」

既然費亦行都認同了,那證明紀澌鈞心裡也動搖了,既然這樣,她還需擔心什麼?目的達到了,賴毓媛也沒浪費時間,拿起包包要離開。

端咖啡進來的Mali,剛來到辦公桌旁邊,單手端起一杯咖啡要放下,旁邊的賴毓媛可能沒注意到她,起身的時候,包包撞到她手上的托盤,一個沒端穩,托盤打翻直接連同咖啡一塊摔在桌上,「砰刺……」

摔落在桌上的咖啡,濺了紀澌鈞和賴毓媛一身。

「對不起,對不起……」Mali慌得連忙道歉。

「還愣著幹什麼,送賴小姐出去換衣服。」費亦行趁機叱喝一句。

「是,是,賴小姐,我送你出去……」

「不用了。」賴毓媛說話的時候,看到自己的手背被燙傷了一塊,「去給我拿燙傷膏,簡單處理一些就可以了。」

「好,我馬上去醫療室拿。」Mali慌慌張張轉身跑出去。

帝臨鴻蒙 「紀總,我去給您拿件外套。」費亦行說完後轉身去書架後面的休息室。

紀澌鈞連抽了兩塊紙巾擦乾淨臉上沾到的咖啡。

賴毓媛見盒子里的紙巾沒了,從包包里拿出一包紙巾,抽了兩塊遞給紀澌鈞,因為離紀澌鈞有點遠,賴毓媛想繞過桌子拿給紀澌鈞。

結果剛繞過桌子,腳踩到流到地上的咖啡,鞋子打滑,整個人摔向紀澌鈞。

而此時門外。

去送文件回來的木兮,見辦公室的門開著,覺得有些奇怪,進辦公室的時候,順手把門關上。

關了門,木兮繼續往前走,沒走幾步,就看到賴毓媛趴在紀澌鈞懷裡,被這一幕嚇到愣在原地的木兮用力抱緊懷裡的文件。

而此時,伸手去推賴毓媛的紀澌鈞也看到了進來的木兮,連忙把賴毓媛推開。

被紀澌鈞推開的賴毓媛,注意到紀澌鈞的眼神,跟著往後看,望見木兮站在不遠處盯著他們看,趕在紀澌鈞開口前先解釋道:「我剛剛滑倒了,多得紀總攙扶我。」

「噢,是嗎。」木兮臉上洋溢起一抹燦爛的笑容走上前。

「你沒誤會就好,時候也不早了,那我先回去了。」賴毓媛臨走的時候,還停下步伐看著紀澌鈞接了句:「紀總,我等你消息。」

賴毓媛路過木兮身邊的時候,木兮轉身看著賴毓媛,「昨天的事情,謝謝你替我澄清。」

「我只是說出事實而已。」賴毓媛點了點頭后便離開。

木兮一直看著賴毓媛,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木兮才收回注意力。

「……」這個賴毓媛,看似好心解釋,其實後面那一句話才是真的故意誤導人,還有剛剛木兮不知道和賴毓媛說了什麼,紀澌鈞生怕賴毓媛會趁機亂說話。

賴毓媛離開后,坐在辦公椅的紀澌鈞趕緊起身解釋:「兮兮,別誤會,剛剛咖啡灑了,她要給我遞紙巾,不小心摔過來的。」

木兮臉上帶笑,放下文件后,伸手去整理桌面的咖啡杯,「我又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女人,怎麼會誤會呢。」

紀澌鈞看到木兮臉上帶笑在整理桌面,以為木兮真的相信他了,這才鬆了一口氣。

她起初看到這一個畫面,腦子亂成一團,心裡別提有多難受,可是當她看到桌上打翻的咖啡杯,還有地上的咖啡跡她就相信賴毓媛剛剛說的話,只是她心裡剛找到答案安慰自己凌亂的心,沒想到紀澌鈞的鬆氣聲,引得她有些莫名心裡不悅,「砰!」

聽到聲音的紀澌鈞,目光看向木兮的手,正好望見被敲碎的玻璃杯放在托盤裡。

接著木兮拿起第二個咖啡杯,放下的時候,看似很輕的力道,在接觸桌面那一瞬間突然用力,被子底部直接被敲碎,紀澌鈞下意識咽了一口唾液,趕緊握住木兮的手,「兮兮,小心點別割到手了,我來收就好了。」

「別,我來就好了,這些工作是秘書應該做的。」用力搶過紀澌鈞手裡的托盤,木兮轉身走向垃圾桶。

完了,他怎麼覺得,木兮好像比之前更生氣,紀澌鈞急的想要過去安慰,剛提步就看到費亦行拿衣服出來了。

「紀總,衣服。」費亦行把衣服遞給紀澌鈞。

紀澌鈞接過衣服后的下一秒,手指鬆開,衣服掉在地上。

費亦行看到衣服掉下,反應迅速,要去接衣服,接過伸過來的手,直接挨了紀澌鈞一腳踢。

「哎喲……」痛到費亦行抽回手使勁揮自己的胳膊,「紀總……」您怎麼踢人,話沒說完,腦袋就被他家紀總往下摁。

把托盤和咖啡杯一塊丟進垃圾桶的木兮,黑著臉回來,看到紀澌鈞古古怪怪,「幹什麼?」

「那個兮兮,我衣服髒了,去給我找一套乾淨的衣服。」

「哦。」木兮冷淡應了一聲轉身進書架後面的更衣室。

半蹲在地的費亦行,瞬間明白了,敢情他家紀總是想讓木小姐親自伺候呢,這有別的計劃就早說嘛,至於對他又踢又摁的,費亦行一臉委屈抬頭看著紀澌鈞。

「把這裡收拾乾淨,出去攔著那小子,別讓他進來搗亂。」

「是。」

紀澌鈞去休息室找木兮,費亦行趕緊把桌子打掃乾淨,剛擦完桌子,兜里的手機就響了。

「喂?」

「費哥,花到了,你下來拿還是我送上去?」

「你送上來吧。」生怕巧克力融了,費亦行把室內的溫度調低。

沒一會,花就送上來了,費亦行接過花后,趕緊捧著花去休息室找人,剛來到卧室門口,就聽到裡面的聲音不太對勁,看來不適合打擾。

費亦行又捧著花出去,出來的時候,順手把門帶上。 「叩叩叩……」門外響起敲門聲。

Nina進來后,看到費亦行手裡拿著一束花,多看了兩眼,「費助理,劉總有事找紀總,現在能安排嗎?」

這樣啊,費亦行回頭看了眼書架後面,恐怕不是一時半會能解決的事情,「請劉總去會議室,我過去吧。」

「好。」

Nina離開后,費亦行把花放在紀澌鈞的辦公桌,左右擺弄花還有花裡面的一個小卡片。

「好了,放在這裡,那麼明顯,紀總應該能看見。」

紀總,讓他看著寶少爺,別讓寶少爺進來搗亂,但是劉總那邊又不能耽誤,左右權衡,他決定給紀總發信息,告訴紀總他去應付劉總,把門鎖上,這樣寶少爺就進不來了。

費亦行出去的時候,想把辦公室的門鎖死,又怕他家紀總出不來,只能上了一道加密鎖。

這道密碼,只有他和紀總才知道,這下可以放心了吧。

費亦行一臉滿意點點頭去會議室。

休息室里。

紀澌鈞抱著木兮,把人頂在衣柜上,「兮兮,我錯了……」他記得費亦行那本什麼泡妞攻略里有寫,不管有沒有錯,先承認了再說,准沒錯。

「……」木兮不想理紀澌鈞,給他系著新領帶。

領帶系好后,木兮伸手把紀澌鈞推開,「衣服換好了,我還有工作沒做完,先去忙了。」

看到木兮還是不搭理他,紀澌鈞撿起換下的衣服,當著木兮的面把衣服丟進垃圾桶。

紀澌鈞丟衣服正好攔住她的去路,她不想看見都難。

看到木兮也看了過來,紀澌鈞一臉嫌棄說了句:「被其她女人碰過的衣服,你不嫌臟,我都嫌。」

什麼叫做她不嫌,說的好像,是她做了什麼對不起紀澌鈞的事情,這個紀澌鈞,總是讓她又氣又想笑,木兮瞪了眼紀澌鈞,冷哼的音調,讓人聽起來已經是氣消了。

紀澌鈞握住木兮的手,把人拉入懷中,「兮兮,我聽你的話,試過了,覺得還是咱倆比較合適,看來我還是喜歡你這款。」

本來氣已經消了,沒想到紀澌鈞故意來了這一句,氣得木兮頭頂都快冒煙了,揚起手不斷捶打紀澌鈞的胸口,「我看你是欠打是吧。」

圈在女人腰間的手,微微用力,把人提起,未免木兮掙紮下來,紀澌鈞把人頂在衣櫃前面。

「看什麼看,再看我戳瞎你的眼,放我下來!」紀澌鈞居然還在笑。

男人盯著女人紅潤的唇瓣,下意識咽了一口唾液,說話的時候臉龐往木兮的臉湊過去,「丫頭,你知道嗎,你生氣時的樣子特別誘人可口。」男人的眼皮輕輕往下垂,視線落在木兮微微張開的唇瓣里那露出一點點的小舌尖。

「……」木兮瞧見紀澌鈞的眼神和呼吸都不對勁,趕緊一隻手捂著嘴,一隻手擋住紀澌鈞繼續靠過來的臉。

男人修長的指尖越過女人身後,隨手摸出一條黑色的皮帶,看向木兮那雙深邃的眼神里,帶著一股耐人尋味的笑。

看見皮帶,女人下意識哆嗦,趕緊把手藏起來。

「乖點,就不綁了嗯。」話音落下的時候,男人吻上木兮的唇瓣。

此時四周,除了她的心跳聲以外,剩下的便是男人鼻音輕哼出來好聽又迷人的聲音。

說好要離開,要習慣不愛他,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越想放棄,愛的越刻苦銘心,難捨難分。

……

而此時辦公室門口。

背著手,到處找木兮找不到人的木小寶,打算回辦公室找紀澌鈞,結果到了門口,卻發現門好像打不開了,木小寶連著輸了幾次密碼都不成功。

「怎麼回事,改密碼了?」木小寶把臉貼在玻璃門上,使勁看裡面有沒有人在,看了幾遍都沒見到人影,木小寶掏出手機要給費亦行打電話開門。

「嘟嘟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