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81 Views

這時,盧氏說話了:「羨慕不羨慕的,就看各人的運道了。我倒不想這些,我只想看到小五成親,就好了。」

Written by
banner

這些話,如同輕風一樣,將眾人心中的沉鬱凝重吹走了。

這時,儀章郡主也反應過來了。她們聚在大光院,本就是為了說說閑話,凝重警醒什麼的,還是要靠各人的悟性吧。

她將心思放到了盧氏這句話上,贊同地點點頭:「也是,小五都這個年紀了。我怎麼聽說他快要成親了?是哪一家姑娘呀?」

「……」盧氏愣了愣,有些哭笑不得。

她真沒有想到,事情會傳成這樣了。小五隻是來問古媽媽要了幾道食物,卻被說成快要定親了。

雖然她也希望這是真的,卻不得不解釋道:「沒有這樣的事,這事是大家都傳錯了。不過小五在我面前說起一個姑娘,倒是真的……」

她將裴定之前的話說了出來,最後道:「老大他們倒是去千輝樓見過這個姑娘了,聽說氣度儀容都好。我這不是沒有見過嗎?心中總覺得不踏實。」

父母為子女憂,處處俱是。即便是盧氏這樣的族長夫人,也不免感到憂慮。

儀章郡主聽了,便說道:「這有何難?我這不是回到河東了嗎?正好想見一見各位河東貴女呢。」

沒幾天,鄭家的門房便接到了一個奇怪的帖子。一度,他還以為這帖子是送錯了。

但來人卻回道:「沒錯的,我家主子說了,這就是送給永寧伯嫡長女的。」(未完待續。)

PS:作者君大姨媽來了,心中戚戚難免多了點說教,求原諒!現在月票247,應該會有第四更!另外見到很多新書友在書評區冒泡,好開心啊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第四更!哈哈,看到250真是好喜感!)

鄭衡接到帖子后,也愣了愣。

這是儀章郡主的邀請帖子,道是三日後在雲溪永徵園設午宴,希望鄭姑娘能撥冗前來,云云。

章氏得知此事,也吃了一驚,忙問道:「衡姐兒,儀章郡主為何會給你下帖子?」

衡姐兒今年才出孝,儀章郡主一直不在河東,按理說沒有什麼交集才是,為何竟會有帖子呢?

鄭衡搖搖頭,道:「祖母,我也不知道。」

她甚至不清楚儀章郡主回了河東,就更不知道其為何會送來帖子,而且措詞謙到有些怪異了,像是怕她不去一樣。

章氏皺了皺眉頭,滿是不解:「這可真是奇怪了。鄭家如今的境況,儀章郡主為何還會送帖子呢?」

自從出了酸肉兒一事後,河東官貴人家對鄭家避之不及,別說特意送來帖子邀約了,就算在府外碰到了都會裝作不認識。

況且,這帖子署名還是儀章郡主。在河東,各家姑娘若收到儀章郡主的帖子,定會深感榮幸。【ㄨ】

但為何是衡姐兒呢?

鄭衡也作如此想。為何是她呢?儀章郡主竟然會給她下帖子,真是不可思議。

作為曾經的太后,她實在太清楚儀章郡主是誰了。

這位永隆時期的儀章郡主,若是她過去見到了,也得喚一聲皇姑母。

儀章郡主雖然是位郡主,但聲名威勢,比許多皇族公主還要顯赫得多。

重生之農門嬌女 儀章郡主下嫁裴朝古,除了有郡主的身份外,還是裴家的媳婦。儀章郡主之所以邀請她,怕還是因為裴家吧。

裴家……

想到千輝樓中的那些人,她生起了滿腹疑慮。裴家人,到底想做什麼?

若說她身上有什麼奇怪的,除了鄭仁酸肉兒這事,那就只有老師一事。

但她轉念一想。以裴光、裴定等人的性格,這事定必不會張揚,更不會告訴女眷才是。

說一千道一萬,她還是想不明白儀章郡主為何會給她下帖子。

「衡姐兒。儀章郡主的帖子倒不好回絕。」章氏嘆口氣,如此說道。

這個帖子太不尋常,最好是拒絕的,但這個帖子,真是拒絕不得。——再說。她也很希望衡姐兒能夠得到儀章郡主的青眼。

畢竟,衡姐兒已十三歲了,到了可以議論婚嫁的時候,而鄭家現在的境況太艱難。若是有儀章郡主的青睞,衡姐兒就容易得多了。

鄭衡吩咐盈真將帖子收起來,回了章氏的話:「祖母說的是,我打算去赴宴。祖母請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儘管她滿心不解,但這個宴會她一定要去。傳說中的儀章郡主、搶了昭平公主心儀夫婿的儀章郡主,她只聞其名卻從未見過其人。

她心中略有些好奇。

……

很快。就到了赴宴的那一日。

畢竟是儀章郡主的宴會,鄭衡特意打扮了一番,在謝氏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下,坐上了伯府最好的馬車,緩緩朝雲溪而去。

甫出伯府,鄭衡就吩咐盈足打起了車帘子。——她要仔細看一看聞州。

永寧伯府在城南,裴家則是在城西。以往鄭衡去得最多的,就只有禹東山和禮元大街而已,雲溪這一帶,她還從來沒有來過。

隨著馬車進入雲溪範圍。裴家那一座座功德牌坊便映入了眼帘,鄭衡心情便漸漸肅穆了。

有多大的功德,便有多大的付出。

裴家有這麼多功德牌坊,必是付出了比旁人更多的辛勞。她曾給至佑帝見講過。治水名臣裴胄最後是死在雲夢澤邊上的……

直到親眼看到這些功德牌坊,她才更深刻感受到:裴家稱河東第一,乃實至名歸。

唯有這樣的家族,才能出遠見卓識而不臣服預見大能;也能出秉持先輩心知順勢而行的裴光、裴定等人……

真是嘆服!

說到底,一個家族得以繁茂持久,還是要有良好的家訓、及踐行這些家訓的信念。

以權傳家。權不及二代;以富傳家,富不過三代;唯有以正道大義傳家,才能綿延不絕。

她不由得想到此了前世所在的鄭氏大族,也想到了曾經的永寧侯府。

鄭氏大族當族之長立身不正,為了固權殺害子弟,才有全族傾覆;鄭仁無忍不慈,故有現在的落魄境況。

繁茂家族自內而敗的事情,她見得很多;像河東裴家這樣的家族,她還是見得太少了。

裴家,以後會怎麼樣呢?

她願以有生之年細細看,以告慰自己:這世上既有自取滅亡之家,也有不息生機之族。

馬車內,盈足的聲音在響起:「姑娘,永徵園就在雲溪邊上,園內栽著很多樹木,花卻很少。這算是裴家別院,是用來舉辦宴會的地方……」

盈足曾在裴家待過,自然清楚永徵園的情況。

鄭衡聽著這些描述,心裡則是在想:得到儀章郡主邀請的人,到底是誰呢?

說起來,河東貴女除了裴隋珠,她一個都不認識……

直到被裴家下人領入永徵園,她見到了赴宴的各位姑娘們,她才知道,她還是認識不少人的。

她甫進入設宴的地方,便見到了最耀眼的兩個姑娘。衣衫首飾比別的姑娘華麗貴氣數倍不說,若只是看臉,也比旁的姑娘出色。

這兩個姑娘,其中一個她還打過不少交道,這便是賀德。

另外一個……呵,不認識。

但想必,能被一眾姑娘簇擁在中間的,身份不會低。——簇擁的這些姑娘中,還有觀察使府長史黃松林的孫女黃媚。

她第一次去千輝樓的時候,就見到了黃媚仗勢欺人。

原來儀章郡主邀請的,是這些姑娘。

這些人在鄭太后眼中,還是太嫩了些,比起京兆那些姑娘來說,略微遜色。

鄭太后也不想一想,京兆那些貴女,不是頂尖中的頂尖,能去到她跟前嗎?

此時,儀章郡主尚未出現,各位姑娘家就是三三兩兩圍在一起,等待主人家到來。

鄭衡不著痕迹地打量著四周,然後在東南角看見了一個姑娘。

她的衣衫在這滿堂華貴中顯得略寒暄,而且只帶著一個丫鬟,看起來孤零零的。

鄭衡想了想,便朝那個姑娘走去。(未完待續。)

PS:嘿嘿嘿,謝謝大家!依然寫得很開心,感謝大家的支持~~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一更!依然是周末快樂,開心~)

這姑娘是顧貞,前聞州刺史顧運玉的孫女。

上次在千輝樓,面對黃媚等姑娘的刁難,她冷聲回應,而後轉身離開。

鄭衡猶記得她眼中的怒火和不屈。——但這一次,她整個人沉鬱了許多,眼神也相當淡漠。

顧運玉曾下獄,離開牢獄之後便得了病。這段時間,她應該比之前經歷了更多世情冷暖。

鄭衡想到了愛民如子的顧運玉,見她孤零零在東南角,心中終究有一絲不忍。

她走近顧貞,笑著打了聲招呼:「顧姑娘,你好。」

顧貞沒有想到會有姑娘主動和自己打招呼,尤其是這個姑娘太漂亮,帶著一身貴氣,應是哪個世家大族的。

但顧貞不認識這個姑娘!

她應了鄭衡,然後遲疑道:「請問姑娘是……」

她心裡在思忖:顧家落敗尚不足一年,過去她參加過聞州大大小小的宴會,這麼漂亮帶著貴氣的姑娘,她不可能沒印象。

這個姑娘,是誰?

「我是永寧伯府鄭家的鄭衡。」鄭衡如此說道。永寧伯鄭旻嫡女之類的介紹,就算了吧。

顧貞聽了,神色一陣訝異。永寧伯府鄭家,是早前傳出侯爺鄭仁好吃酸肉兒那個鄭家?

鄭衡看得出她在想什麼,便笑著點頭道:「是,就是你心裡所想的那個鄭家。」

顧貞頓時紅了臉,她想說沒有看不起鄭衡的意思,卻見到鄭衡的笑容,便知道什麼都不用說了。

她沒有想到儀章郡主會邀請鄭衡,但轉念一想,顧家落敗至此,自己都受邀請了,為何鄭衡不能來?

起碼,鄭家仍是勛貴,而顧家早就敗了。

隨即。她朝鄭衡露出了笑容。不管怎麼說,鄭衡主動來打招呼,倒緩解了她的窘迫,令她心中多了分感激。

與此同時。鄭衡則在想:聽說儀章郡主是玲瓏剔透的人,怎麼會讓自己的客人孤零零?如果是捧高踩低,就不會邀請顧貞了。

儀章郡主到底在做什麼?

她再一次不著痕迹的觀察著四周,便發現了不妥。遠處那幾個婆子雖然不斷變換著位置,但目光一直看著東南角。似乎在觀察著什麼。

她心中恍悟:原來如此!這個宴會,原來是儀章郡主對眾姑娘的考究!

難怪會請顧貞來,這是把顧貞當試金石了?

鄭衡心中生起了不悅。考究姑娘品性無可厚非,卻讓顧貞如此窘迫,這法子終究落了下剩。

顧少,太會撩 平心而論,若不是因為顧運玉,她也不會主動與顧貞打招呼。

說到底,見厄不避的人很少,而趨福避禍乃人之天性。

所謂不虞天性,既是天性。有何好考究的?

尤其是這些十二三歲的姑娘,嬌嬌養在閨中,哪裡知道世上有些東西會大於天性?

便是哀家過去十二三歲的時候,也不太懂這些啊。

如此想著,她欲見儀章郡主的心思便淡了,反而對顧貞起了不少興趣,兩人開始小聲交談了起來。

見到這情景,遠處有一個婆子便閃身進了內堂,去向各位主子稟告去了。

看來,得五少另眼相看的姑娘。很不錯呢!

聽了婆子的彙報,儀章郡主便朝盧氏說道:「嫂嫂,沒想到我稍延遲,便看到了鄭姑娘的品性。倒是意外之喜。」

這些日子裴家眾人都知道有一個「鄭姑娘」,聽的次數多了,哪怕她們沒見過其人,也不覺帶了一分熟悉。

盧氏點了點頭,臉色依舊嚴肅,眼神卻有些喜意。道:「的確是意外之喜,想必是姑娘們都等急了,你還是快快出去吧。」

由此可見,鄭衡想多了。

儀章郡主沒有存著考究的心思,這一切不過是剛好碰著正巧而已。

儀章郡主一出現,整個宴會大堂便沒有了聲音,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鄭衡終於見到了傳說中的儀章郡主,如今一看,果然聞名不如見面。

儀章郡主,風姿氣度委實不凡!

難怪,承光帝會給她賜「儀章」這樣的名號,想必儀章郡主年輕時的風姿,比現在勝百倍不止。

不過,鄭衡這會兒卻想起了一則皇族八卦。

聽說最初想嫁裴朝古的人,是承光帝的女兒昭平公主。但後來承光帝賜婚,卻將儀章郡主許給裴家,將昭平公主許給了崔家。

由此,儀章郡主和昭平公主反目成仇,再後來昭平公主胞弟登位成了永隆帝,儀章郡主便漸漸與皇族少了往來。

以致鄭衡身為當朝太后,竟沒有見過儀章郡主這個人。

鄭衡第一次距離皇族八卦的主角這麼近,心中只想感嘆:裴朝古一定很有魅力,莫不成比羞玉郎君還要貌美?

這時,宴會堂里漸漸熱鬧了。原來儀章郡主已告訴大家不必拘謹,眾位姑娘便一一上前給她行禮。

打頭的,仍是那兩個被簇擁著的姑娘,分別為賀德和謝泱。

這個時候,鄭衡已從顧貞口中得知謝泱是誰了。

原來這姑娘,是河東道觀察使謝澧時的孫女,也是謝氏的侄女。

賀德與謝泱,一個是鄭衡繼母的侄女,一個為她二嬸的侄女,細想來也有些驚奇。

然而,賀德與謝泱好像不認識她似的,三人根本連招呼都沒有打過。

以鄭衡的性子,根本就沒有在意。於是她和顧貞就成了最後給儀章郡主行禮的人。

顧貞先上前,儀章郡主顯然知道她是誰,還關切地問起了顧運玉的情況,道是過些天會讓人送禮前去顧家,云云。

這些話語讓顧貞眼眶都紅了。她經歷了世情冷暖,便更明白儀章郡主當眾關切問候,是在特意抬舉她,是在為她撐腰呢。

她強按住喉頭哽咽,朝儀章郡主深深彎腰行禮,才退到了一邊。

輪到最後的鄭衡了。其實她感覺有些微妙,她總覺著,儀章郡主會對她做些什麼。

從周圍人的反應就可以看出來,以鄭家現在的境況,她是不可能出現在這種場合的。

可是,儀章郡主卻給她下了帖子,到底是為什麼?

儘管她多少猜到是裴家人想見她,但接下來的事情,還是讓她吃了一驚,她沒有想到會是這麼個見法!

她根本就沒有想到,裴家在永徵園舉辦這個宴會,從頭到尾都是為了她。——為了見她!(未完待續。)

PS:歡迎大家關注作者君的新浪微博,我會花式秀恩愛和曬閨女的,嘿嘿。感謝洛之水色、L0RDcy、戰地妞妞、寧寧71等各位親的禮物,謝謝大家!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第二更!感謝大家的支持!)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