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74 Views

柳若冰聽到陸方掉入了這池水中,眉宇之間出現了一絲絲著急,但很快就被她給隱藏過去了,如今的語氣中帶著一絲質疑。

Written by
banner

「柳師姐,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們還是趕緊想辦法把陸方給救上來吧。」

藍櫻是真正的著急了,雖然她平時老是一副古靈精怪的樣子,非常喜歡整人,可心地還是非常善良的,眼下陸方出現了這樣的事情,她很想把陸方給救出這水火之中。

「救?想救人談何容易?」

柳若冰皺起眉頭,腦海中在高速運轉,似乎在考慮該如何把陸方給救出來。

嗯?

不對!

我為什麼要救他?這個傢伙今天如此羞辱我,他要是死這裡,不是剛合我意嗎?

很快,柳若冰就反應了過來,心中暗暗安慰自己,陸方死了剛好可以解除她的心頭之恨,可轉眼,她心中就升起了一絲不安,心中也升起了一絲絲想把陸方給救起來的念頭。

唉!!

算了,還是想辦法把他給救起來吧,他如此羞辱我,我不應該讓他死的這麼簡單,我必須要狠狠的羞辱他,才能出了心頭的惡氣,如果讓他這麼死掉,豈不是非常便宜他?

這借口找的的確可以!!

「水池裡全都是由能量彙集而成的水,普通人進去根本就承受不住,哪怕是師傅親自來到這裡修鍊,也不過是能初入半身,如今唯一的辦法就是,把師傅的寒冰繩給拿過來。」 很快,柳若冰就想到了辦法,藍櫻也顧不了這麼多,徑直走出洞口,快速地往冰潔靈的修鍊室走去,雖說寒冰繩是冰潔靈的至寶,可藍櫻身為冰潔靈的愛徒,借來這寒冰繩自然不是問題。

此刻的陸方已經緩緩進入能量源泉中的湖底,這時,他感覺身體傳來一股巨大的能量,這股能量幾乎要把他的身體給擠爆了一般,因為能量過多,導致陸方的身體開始變得膨脹了起來,原本他的體重不過是一百多斤,現在膨脹成為了一個200多斤的胖子。

整個人看起來就如同一個氣球一樣。

「天老,我該如何是好,我感覺非常難受,若這麼下去的話,我極有可能會因此而爆體而亡。」

對於身體膨脹的感覺,陸方實在無福消受,他卻沒有任何解決的方法,只能向天老求救。

「你小子這麼魯莽,肯定會有爆體而亡的下場,誰讓你撲通一聲就跳入了這水池中,難道你不知道水池裡的水都是能量匯聚而成的?我真有點服了你這小子了。」

說實話,天老真是一臉的無奈,剛才陸方只需要把一隻手伸入這水池中既可,他萬萬沒想到,陸方會直接跳入水池中,這不擺明是找死般的存在嗎?

而且陸方招呼都沒有和他打一聲,一聲不吭就跳了進來,如今落個如此下場,也是他活該。

「天老,你就別再開玩笑了,再這麼下去的話,我的身體真的要被這些能量給撐破了。」

陸方也是夠無奈了,他已經運動了體內的法訣,企圖想把這些能量給煉化,奈何這是杯水車薪,就好比一個沙漏,一定的量它可以慢慢的消化,可一旦量變得非常的巨大,極有可能會因此而堵塞。

如今的陸方正處於這樣的狀態,龐大的能量讓他有點消化不過來,這些飽滿的能量不停衝撞他的身體,散發到他身體各處。

「我真受不了你小子了,也不知我上輩子造了什麼孽,讓我遇上你這樣一個傻小子,我真是一個勞碌奔波的命啊。」

說到這裡,天老微微地嘆出一口氣。

「小子,趕緊做出盤腿動作,隨後運轉體內的法訣,你修鍊的三清分化決不是凡物,你全力運動體內的法決吧,一會我出手幫你守住你的心靈,不過你要切記,無論遇到什麼樣的情況,受到什麼樣的痛苦,你只管一路猛衝直撞,不計一切代價,把這些能量給消化掉,到時我會護住你的心脈。」

聞言,陸方沒有任何的猶豫,按照天老說的去做,連忙在水中做出了一個盤腿坐下的動作,任由自己的身體不停往下沉。

陸方也顧不了這麼多,迅速運起體內的法訣,不停消化體內的能量,如今體內的容量實在是太大了,完全就是消化不過來,此刻,他只能加快體內的法訣運轉。

一般人修鍊時,都採取一種平和的速度,緩慢在體內運轉著,把這些能量在體內運轉了一圈之後,慢慢化為身體的元力,在這個過程中不驕不慢。

若是超之過急的話,極有可能會因此落個走火入魔,爆體而亡的下場,因為你的身體受不住這樣的修鍊速度,你的心靈也會因此而失守,不過天老已經用他僅剩的力量幫助陸方護住心脈,此刻的陸方只能放手一搏。

陸方運轉法訣的速度比起以前已經快上了一倍,但身體卻傳來了一股激烈的疼痛,讓他差點沒給暈過去,若不是天老護著他的心脈,他絕對承受不了這樣的痛楚,只是,眼下的速度還不夠。

繼續加快修鍊速度!

陸方再次加速運轉,在這種高強度運轉元氣的情況下,這些能量不停碰撞陸方體內的經脈,讓陸方出現了一種痛不欲生的感覺,不過陸方還是死死咬住牙關。

「小子,加快速度!這對你來說或許是一次突破的機遇。」

就在陸方正準備放棄的時候,天老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語氣中還帶有一絲興奮,天老一直在注意著陸方體內的情況,他發現陸方的經脈竟十分堅韌,能承受住這些能量的衝擊。

雖然過程會有些痛苦,不過相對的收穫也非常巨大,陸方的元嬰有了些變化,顏色慢慢變得有光澤,想來已經到達了元嬰中期。

「天老,這到底可不可行?我真的有點懷疑我這經脈到底能不能夠承受著能量的衝擊。」

陸方有點心虛。

重生種田忙:懶女嫁醜夫 「你還有回頭路可走嗎?如果你在這時突破到散靈境界的話,或許還有一絲希望,畢竟你體內的法訣非同一般,要是能突破到散靈境界,或許能承受住能量的衝擊,若你不能突破到那個境界,你就只有爆體而亡的下場,你自己選擇吧。」

聞言,陸方劍眉微微皺了起來,但很快就露出了一絲決絕。

「媽的,反正橫豎都是死,既然如此,為何不放手一搏。」

陸方心中大吼一聲,隨後也不管天老是什麼樣的看法,閉上眼睛,再次加快體內運行的法訣,此刻陸方體內運行的速度已經達到了20倍之多。

而陸方身體的疼痛,就好像有千萬隻螞蟻正在他身體衝撞一般,體內的經脈如受到了狂風暴雨一般不停橫衝直撞,連陸方的嘴角都溢出了一絲殷虹的鮮血。

但陸方並沒有發現,他嘴角露出的這一絲鮮血,竟慢慢融化在水中,隨後徑直從他鼻子部位進入了陸方的身體。

就在陸方快要承受不住這疼痛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絲冰涼的味道,一縷紅色的氣體突然出現在陸方的體內,這些變得狂暴不已的能量,遇到這一絲紅色氣體時,竟變得溫順了起來。

見狀,陸方心中大喜,他也沒空思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這些能量已經變得溫和了起來,說明陸方能很輕易的把這些能量給煉化。

「咦?我這就奇了怪了?這狂暴的能量怎麼突然間就溫順了下來?那一絲血紅色的氣體又是什麼?我怎麼感覺這麼熟悉?好像是血脈之力?」

看到這樣的情況,天老有些微怔,說到最後時,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絲若有所思。

看來這小子也不是一無所有,如果他能撐過這一次的災難,或許以後必會有很高的成就,想來老天也不辜負於我……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反正在這些時間裡,陸方一直在極力的煉化體內的能量,強行把這些能量轉化成體內的元力,就在陸方把體內最後一絲溫和的能量行走一圈進入丹田后,突然感覺身子一熱。

陸方體內充滿光澤的元嬰,這一刻竟轟然而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處於混沌的星空。

陸方頓時被嚇了一大跳,隨後睜開眼睛。

驚訝的是,陸方身體里的能量已經完全被消化了,之前像氣球一樣膨脹的身體已經恢復了原樣,身體像是充滿了爆發力。

什麼情況??

我體內的元嬰怎麼沒有了??

「你小子到底有多傻?你體內的元嬰沒有了,這可是一件好事,說來你也算得上是因禍得福,硬生生靠水池裡的能量突破到了散靈。」

在陸方疑惑不已時,天老那帶著些哭笑不得和絲絲喜悅的聲音響起。

經過天老的解釋,陸方才知道只要到了散靈期,體內的元嬰就會因此而消散,轉變成為一片浩蕩的星空,這也解決了元嬰期中最致命的弱點。

元嬰期強者一旦元嬰受到了致命的攻擊,他的本體也會死去,因為元嬰已經把人體的三魂六魄給收集了起來,一旦你的三魂六魄被洇滅了,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就不言而喻了。

而實力到了散靈,體內的元嬰會消化掉,三魂六魄也會因此回到人體該呆的地方,這當中不過是一個過程罷了。

「那我現在該如何區分我的實力?」

「你好好的觀察一下,你身體里有多少星辰的存在?星辰越多,就代表你的實力越高,每三顆星就代表1個實力的階段。」

聞言,陸方這才明白過來,他有三顆璀璨的彗星,說明陸方已是散靈前期的強者了。

不過陸方發現水池裡的能量對他沒有作用了,心底非常的疑惑,他剛跳入池水時,這些能量可如同馬蜂窩一般蜂湧而來,現在居然變得十分溫和,就好像這些能量對陸方失去了興趣一樣。

「這一點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按照一般的情況,這些能量會源源不絕注入你的身體,原本我的意思是讓你達到散靈,到時你就有足夠的速度消化這些能量了,就算不能消化,也不會落個爆體而亡的下場,可如今這些能量對你產生不了任何的入侵,這也讓我感到非常的疑惑,不過不管怎麼說,這是好事。」

天老平淡的聲音響起,陸方卻沒有注意到天老眼中閃過一絲不可察覺的異彩。

「那我們該如何是好?是繼續探究還是離開??」

哎,對於想不明白的事情,陸方也不給予太多的思考,這三千世界里有太多陸方想不明白的事情了,他也沒空沒有精力去理會這些事情。

「這不是廢話嗎?都已經來到這裡了,你就願意就這麼離開?我有種感覺,水池底下像是有些什麼存在,我們先去看看吧。」

陸方點點頭,沒有再多說,把元力集中在腳上和手上,快速往池底游去。

陸方能確確實實的感覺到,自己游泳的速度比起以前快了足足兩倍之多,身體總感覺有一股使不盡的勁,元力更比以前充沛了不止一倍,散靈強者還真是強大。

這樣的遊行,持續了十分鐘之久,陸方終於到達了湖底,只是湖底卻出現了一絲異樣,因為陸方發現湖底的最下邊,有著一塊石頭,這些靈氣正是從這石頭裡散發出來的。 「沒想到在這小小的紅極大陸中,竟出現如此絕世珍寶,說起來真是讓人唏噓不已,當初也不知有多少強者為了這東西而打破頭,不知有多少人為了找這東西讓自己傾家蕩產。」

這時,天老感慨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聲音中充滿了驚訝。

陸方就疑惑了:「天老,你在說什麼呢?這東西到底是什麼?說的好像很寶貝的樣子,這到底是什麼鬼?」

聞言,天老哈哈一笑:「你小子的氣運還是挺好的,這種情況之下,還能遇到此等東西,你還是先別問這麼多了,直接把這石頭給錘了,你就知道結果了。」

聞言,陸方懷著巨大的好奇心舉起拳頭,剛剛晉級的陸方也是信心十足,把全身元力都聚集於拳頭,對著黑不溜秋的石頭就是一拳轟去。

石頭並沒有非常僵硬,相反還十分脆弱,陸方這一拳並沒有使上全部的實力,最多就是五成,石頭轟然而碎。

突然,一股白色光芒升起,與此同時,一顆如同拇指般大小的白色珍珠出現在碎石中。

珠子散發著一絲異樣的氣息,給人一種十分強大的感覺,周身散發著淡淡的白光,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凡物。

陸方疑惑的看著靜靜躺在水底的白色珍珠,雖然他不知道這到底是為何物,不過腦海中卻響起了一陣驚訝的感嘆聲。

「沒想到這東西真的在這裡,外界找了這麼多年,不料它一直被藏在紅極大陸里,還在一個如此不起眼的能量場中,真是太妙了。」

天老的話語里滿帶激動,看來這顆白色珍珠不是凡品。

懷著疑惑的心情,陸方趕緊詢問這白色珍珠的來頭。

「你小子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證道大陸中,也不知有多少人想得到這匯靈珠的存在,也不知有多少人為了這匯靈珠寶打破頭,沒想到卻在這裡被你小子給發現,真是老天眷顧啊。」

天老感嘆連連,這才開始解釋匯靈珠的作用。

據說這匯靈珠是傳說中唯一踏入傳說境界那一位流傳下來的一個寶貝,這個寶貝有非凡用處,體內會源源不絕的生產出大量的靈氣,如果能得到這匯靈珠,簡直就是有了一個修鍊的金手指,隨時隨地你都能給自己凝聚大量的能量,供你吸收。

當然,這並不是至關重要的,這隻不過是輔助作用罷了,最重要的還是這珠子的強大之處,據說想踏入那傳說中的境界,如果有這匯靈珠的幫助,會提升50%的幾率。

在證道大陸,有無數的強者都想得到這匯靈珠,無奈他們和這珠子無緣,無論他們找多少年的時間,都無法尋到這匯靈珠。

一般想突破到那傳說中的境界,幾率幾乎只有1%,如果有這匯靈珠的幫助,幾率就可以達到50%,從這就能看出這珠子的不凡了。

這匯靈珠還能當做法器一般使用,所爆發出來的攻勢,絕對能排山倒海,這一點以前那一位傳說中的大神有實踐過。

只是這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所有人為了得到這匯靈珠的目的,都不在於她的攻擊,而是在於它的作用。

得到天老的解釋后,陸方變得激動不已:「天哪,你的意思是說,只要我有這匯靈珠,我就有幾率能踏入那傳說中的境界,我的修鍊也會因此變得更快速?」

陸方如此努力修鍊就是為了提升實力,能儘早回到華夏中,眼下有了匯靈珠,修鍊會有著事半功倍的效果,對於他來說可有著天大的好處。

「小子你先不要得意,雖然這匯靈珠是天大的寶貝,你得到了也是你的機緣所在,可你要記住一句話,其壁無罪,懷璧有罪,以後必定不能向外界透露任何一個關於匯靈珠的消息,不然必定會惹來不必要的殺身之禍。」

天老的語氣很嚴肅,沒有一絲要開玩笑的意思,那位大神在剛晉級把這匯靈珠散發出來時,證道大陸也不知發生了一場多麼巨大的腥風血雨,所有人為了能得到這匯靈珠手足相殘,在那場爭鬥中,也不知有多少強者損落。

天老也親眼見證了那一幕,他不想這種事情再次發生,更不想陸方因此而發生什麼事情。

陸方知曉了事情的嚴重性,非常認真的點點頭:「天老你放心,就算是天上下刀子了,我也不會把這匯靈珠給拿出來,我可不是一個傻子。」

陸方以前可是一名特種兵,知道一個驚天寶貝出來,會引來多少人的窺視,要是他把這匯靈珠給拿出去,一定會招來不必要的殺身之禍,更何況他的實力還不足以應付這一切,與其這樣,還不如老老實實把匯靈珠吞在獨自里。

「很好,既然如此,你就把匯靈珠給吞進去吧。」

「啊???什麼??」

陸方是傻眼的,他剛才那句話不過是說說罷了,吞進肚子里自然是能保住秘密了,不過陸方沒這個打算,畢竟他的身體中有一小塊的空間玉佩。

「你這是什麼表情?你不會和我說,你想把這匯靈珠給放進空間玉佩里吧?我說你小子真的沒用,這麼好的一個寶貝,你竟不會使用,你可知這匯靈珠一旦進入身體里就會聚居於你的丹田,平時的時候也會源源不斷的給你提供靈氣,讓你的身體無時無刻都處於一個修鍊的狀態。」

匯靈珠本就是天地之寶,聚天地之間日月精華所凝則而成,準確來說,上萬年才能凝聚出如此一顆匯靈珠,可想而知,這當中彙集的能量有多麼的巨大,要是把它藏進丹田,就會成為一個修鍊的金手指,讓你無時無刻都處於一個修鍊狀態中,實力也在不知不覺自主的進展。

外界也不會發現匯靈珠的存在,這也是它的奇特之處。

聽到天老的話后,陸方一絲猶豫都沒有,伸出手把匯靈珠拿在手中,一種冰涼的感覺傳來,這珠子還散發著一絲絲溫和氣息。

只見陸方快速把匯靈珠放入口中,直接吞進了肚子里,匯靈珠進到陸方的身體之後,就如同有了生命一般,自主的在陸方的經脈中運行了一大圈,隨後進入了丹田之中,當進入丹田的那一瞬間,匯靈珠很快就隱匿在其中,要是不認真感應,絕不會察覺匯靈珠的存在。

此刻,陸方感受身體溢滿了靈氣,這一絲靈氣不停在這經脈中運轉,隨後再進入丹田中彙集,成為了丹田裡面的元氣,而陸方的經脈也因此逐步變得堅韌。

感受到這一點,陸方心中非常高興,天老說的一點都沒有說,這匯靈珠對修鍊來說,絕對是一個金手指,有了它,陸方的修鍊已經不是問題了。

這一次的水池地之行,對陸方來說簡直是雙喜臨門,不僅因此突破了修為,還得到了一個逆天的寶物,讓他的修鍊之路有了些底氣。

這時,陸方突然感覺在這能量泉中,突然傳來了一絲冰涼的感覺,不由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旁竟有一條雪白的繩子,通體透白,看上去如同用冰雪鍛造而成的一般,繩子四周還散發出一絲冰涼味道,一看就知不是凡物。

以陸方的頭腦,很快就想到了這件事一定和藍櫻有關係,畢竟他掉入水池底下,已經這麼長的時間了……

看來這三千世界里也不是全無好人…….

「柳師姐,時間都過去了這麼長的時間,你說陸方他會不會…….」

能量泉旁邊,藍櫻一臉擔心的站在原地,柳若冰手中拿著一條通體透白的繩子,靜靜站在旁邊,感覺就好像在釣魚一樣。

「這個我倒是不知道,不過我卻沒有聽說過,有誰能在能量池裡呆上這麼長的時間,或許他早已經爆體而亡了。」

柳若冰的神情還是冷冷的,只是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不過很快就被掩蓋了,藍櫻根本就沒有發現。

就在這時,柳若冰突然感覺手中的寒冰繩顫抖了一下,好像有魚上鉤了一般,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絲喜意,趕緊伸手把著繩子往上扯,她知道有動靜了。

見狀,藍櫻趕緊過來幫忙。

彭!!

寒冰繩不斷縮短,陸方也在這一刻脫水而出,當陸方從能量池升起時,也是鬆了一口氣,還在大口大口的呼吸。

當陸方看到現場的情況后,一臉驚訝,原本他認為這一切是藍櫻搞出來的,沒想到柳若冰也出現在這裡,手中正拿著寒冰繩,很明顯,這繩子是她放下去的。

什麼情況??

為什麼柳若冰會出現在這裡,還好像救了我?

我去,難道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這女人不是整天想讓我死嗎?怎麼會出手救我?

想到這裡,陸方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古怪之色,對於柳若冰的動作,他完全想不明白。

「小弟,你終於上來了,可把大姐給嚇壞了,我說你怎麼這麼傻,我讓你來這裡修鍊,不是讓你整個人都跳下去,還好你這次福大命大,沒有被這能量給撐的爆體而亡,不然我就要失去你這個小弟了。」

看到陸方安全回歸,藍櫻立馬雙手叉腰,一副小潑婦的樣子,口中儘是責怪的語氣,不過美瞳之中卻閃過一絲喜意,能把陸方給救上來,她還是很高興的。

「大姐,你說什麼呢?我陸方可是你的小弟,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死去?不就是一池水嗎?怎麼可能把我撐壞?」

看著藍櫻眼中那一絲擔憂和欣喜,陸方心底閃過一絲感動,笑著開口說道,他這一句大姐可把藍櫻給樂壞了。

「很好,你這個小弟挺會說話的,我喜歡,不過你也是我第一個收的小弟,如果沒有我的命令,你可不能隨便死去,因為你的性命是我的。」

藍櫻非常的霸道,這話說得非常有味道,陸方只是微微一笑,不可置否。

「在能量泉下面呆了這麼長的時間沒有爆體而亡,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然而,柳若冰高傲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語氣中還帶著一絲驚訝之意。 心中鬆了一口氣后,柳若冰很快就意識到了一個問題,能量池裡的能量非常狂暴,一般人無法在此地多待,連她師傅也只能在這能量池裡呆上一個多小時。

可陸方從剛才到現在已經足足過去了一個小時有多的時間,都沒有發生爆體而亡的情況,說明他肯定有什麼特殊的地方,這一點讓柳若冰深感好奇。

「嗯?這一點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們兩個好像不是很熟吧?」

鑒於之前的情況,陸方對柳若冰心中有一點點的芥蒂,他說話的時候總是帶著一絲調笑的味道。

「你,你這是在恩將仇報,我好不容易把你從這泉水中救了出來,沒想到你竟如此說話,這就是你對恩人的做法?」

柳若冰被陸方這話給氣到了,絕美的小臉上出現了憤怒之意,可心中卻閃過異色,她不明白這是一個什麼情況。

「如此說來,剛才是你出手把我救上來的是吧??」

陸方也沒有因為柳若冰這句話而改變他的態度,還是那副弔兒郎當的樣子,他的性格就是這樣,哪怕到了三千世界,也還是這個秉性。

「沒錯,剛才要不是我使用寒冰繩把你從底下撈上來,也不知你會不會被這能量全給擠得爆體而亡,或者是被憋死在這下面,你現在人上來了,謝謝沒一句著也就算了…….」

「謝謝!!」

沒等柳若冰把話說完,陸方道謝的話脫口而出,語氣中充滿了濃濃的真誠,神色也很認真,沒有一絲想開玩笑的意思,他剛才那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瞬間消失不見,如同大海般深邃的眼眸緊緊盯住柳若冰,讓柳若冰產生了一絲絲心虛的感覺。

為何,為何此刻的他給我一種十分帥氣的感覺?

他不過是個下人罷了,為什麼會有此等氣度?為什麼會有此等氣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