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66 Views

這控制彷彿無窮無盡似的,與戰士的「衝鋒」相比,它們的冷卻時間簡直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Written by
banner

「再堅持下!」黎夜凝重道。她和有三隻喵其實已經在很努力地清小怪了。但比起幽影,隊伍里扛著boss的我是大魔王那裡顯然更重要些。

為了防止倒坦,只能暫時放棄對剩下兩個輸出的解救。

「我記得你的寶寶也是能拉怪的吧?」

經有三隻喵提醒,黎夜才想起藍胖子的妙用。

「你不說,我真的給忘了。」她恍然了一瞬。因為全神貫注在如何不被小怪接連眩暈上,有時候真的沒法想太多。

在黎夜的指令下,糾纏著幽影和七月流火的兩隻小人馬,很快被吸引到藍胖子身上。而她和有三隻喵繼續重點照顧著我是大魔王的那隻。

畢竟在無法給藍胖子回血的情況下,少一隻小怪的傷害,藍胖子便能多存在一會兒。

隨著我是大魔王身旁的那隻小怪消失,他和boss的腳下果不其然也刷出了一片灰色的傷害區域。

身為坦克,雖然承傷是理所應當,但不該承傷的時候也需要走位,否則會給治療加重負擔。因此我是大魔王拉著boss走出那片區域。這樣便不會連帶著近戰站在傷害圈裡輸出。

而擺脫了小怪糾纏的七月流火和幽影也終於得已鬆口氣。

「又能輸出了。」七月流火嘆道。看了眼統計版面他的秒傷量,真是慘不忍睹。

「女神,那兩隻小怪還要不要清?」他咬著牙摩拳擦掌道。

「先不管它們。」黎夜高舉法杖,她和有三隻喵早已轉火到boss身上。萬一boss有時間限制,那麼之前他們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

「好吧。」七月流火最後看了曾讓他yu仙yu死的小怪一眼,不情願地將目標鎖定在boss身上。

玩家們的輸出空白讓人馬boss又回了一段血量。為此,黎夜等人不得不再次將boss的血量努力往下壓。

直到boss的血量再次臨近89%。

「小怪又要刷新了。」黎夜提醒眾人。藍胖子也處於隨時待命狀態。

「大家往小輝夜的寶寶旁邊靠。」有三隻喵很有心得地往藍胖子身旁蹭去。

把小怪集中在一起,顯然更容易把仇恨一波拉過去。

為此,幽影放棄了對boss的貼身輸出,與遠程們一起站在藍胖子身邊等待小怪刷新。

然而這一回boss對小怪們的召喚並未如期而至。

被放了鴿子,卻是黎夜等人喜聞樂見的。但幽影不同,身為近戰遠離boss便沒法輸出。

「我是繼續在這裡還是回去輸出?」他向黎夜請示道。

黎夜沉吟了下:「保險一點,再等等吧。」

「嗯。」幽影點點頭。

在眾人的輸出下,boss的血量緩慢而堅定地下降著。同時眾人也在凝神屏息地等待著,等待著小怪的又一輪刷新。不過見boss血量跌到80%依然毫無動靜,終於再一次放下高懸的心。

「看來小怪只刷一波也說不定。」七月流火不禁樂觀道。 「或許吧。」

雖然黎夜並不覺得新秘境會如此簡單,但目前來看boss確實又沒有下文,於是便讓幽影回歸原位繼續輸出。

而她和三隻、七月等遠程一起,依舊站在藍胖子附近以應對突如其來的變化。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boss還剩50%的血量。

「亡靈們,接受來自地獄的死亡擁抱吧!」

隨著boss高聲吟唱,一片血色區域出現在他們來時的路上。它安靜地垂立著,彷如一面涌動著血霧的鏡子,又如一扇通往地獄的大門。

就在這道「門」開啟的剎那,黎夜等人忽然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吸力。

彷彿無形之中有一雙手強行扯著他們,將他們往「門」裡面送。連黎夜的虛空行者也不例外。

被「門」吸進去會發生什麼,結果可想而知。

「大家往反向位移,無論是技能還是其他,反正千萬別被吸進去!」

黎夜反應還算迅速地激活了鞋子上的速度加成特效。在她的提醒下,幽影和我是大魔王開始嘗試反向衝鋒。

有三隻喵的閃現技能仍在冷卻。她同七月流火一樣最先成為被那股牽引力背向拖行的選手。

如同即將被按在砧板上的魚,他倆簡直沒有任何掙扎的餘地。

「別擔心,要死我也和你一起。」

七月流火安慰著低頭在身邊努力尋找著什麼的有三隻喵。當發現地面有凸起的石塊,後者試圖用鞋跟死死扣住來減緩吸力對她的拖行速度。

「我才不要跟你一樣鹹魚,真是太沒出息了!」

有三隻喵偏過臉不屑地斜睨七月流火一眼,余光中,一片灰色區域悄然映入她的視野。不偏不倚,正好盤踞在她和七月流火通往「門」的必經之路上。

正是小怪留下的鬼手區域,它的存在無疑會讓玩家在被捲入「門」之前,先行被剮掉一層血皮!

如此,兩人的存活幾率似乎更低了。

「雖說開荒有團滅的風險,但就這樣掛掉,還真令人不爽啊!」有三隻喵難得也有力有不逮的時候。

8碼開外,雖反向位移而與「門」的所在稍稍拉開了一段距離的黎夜、幽影三人也好不了多少。

技能所帶來的位移加成總有消失的時候,但那股強烈的吸力並不因玩家們姿態狼狽而有所放緩。

黎夜三人最終還是避免不了被拖行的命運。

「可惡,這種狀態到底還要持續多久?」

我是大魔王感覺自己像個人形麻袋,無形的力量拘著他的整片後背將他強拉硬拽著往後拖,根本毫無形象可言!

而另一方面,他還遭受著來自人馬boss單方面的毆打。

要不是輝夜會長的持續傷害還在boss身上間隔跳動著,恐怕他會成為隊伍中倒下的第一人。

「不清楚,但肯定有什麼被我們忽略了才對。」玩家移動會打斷吟唱,被迫「位移」著的黎夜給boss再次補上一道痛苦詛咒。

神祕老公不放手 雖說她想在徹底玩完前對著boss來波無吟唱的爆發,但這跟boss殘血收割到底不一樣。

后一種,努力一把boss可能就過了。

而人馬boss的血量還有48%,哪怕是下階段也還早。

「到底是什麼呢?」黎夜若有所思地低喃。

前方,人馬boss亦步亦趨地追著我是大魔王,對他進行著無情踐踏。

幽影全身緊繃,他那鋒利的巨斧犁在地面,割出一條深深的轍痕。

後方,有三隻喵和七月流火被拉入一片灰暗陰影。數不清的手臂從陰影中探出,宛如迎風搖擺的楊柳,層層幻影疊在一起又凝成肉眼可見的實質。

初入灰暗的陰影區域,有三隻喵和七月流火的血條快速下降了一段,受到治療后又有些許反彈。

顯然,僅憑「痛苦詛咒」的間隔治療還是依舊不夠,二人的血量在掙扎波動了一下后毫無意外地開始再一次下跌。

「完了,這回是真的要徹底交代了!」低咒了句,七月流火從包裹里掏出血瓶,一個勁地往嘴裡灌。

「你不是早就棄療了嗎?」相較忽然惜命的七月流火,正在喝血瓶的有三隻喵此時反而顯得淡定了許多。聞言她勾起唇角反問過去。

「能不死當然最好!」七月流火苦笑道,轉而向隊伍里唯一的「治療」求助,「女神,求奶一口啊!」

因為血量補充迫在眉睫,七月流火和有三隻喵並未發現,此時作用在他們身上的巨大吸力,在他們踏入鬼手區域的瞬間已消弭於無形。

猶如有人按下了「off」鍵,關閉了「地獄之門」max級吸力一樣。

而這一切的變化全然落到黎夜眼裡。

「鬼手!大家快找鬼手區域!」

黎夜突如其來的提示,讓兩名戰士來不及反應。但當他們轉過頭,看到靜止站在灰暗陰影里的法師們,好像又明白了什麼。

擊殺人馬小怪統共留下了兩片鬼手區域。除了三隻他們占著的那塊,還有一片距離我是大魔王5碼,位於他的斜對方向。

本來我是大魔王一個衝鋒便可以順利進入那片灰暗區域,但在階段初期,為了免去不必要的承傷,他在反向位移時還刻意避過那片區域。

眼下再想衝過去,有這個心也沒有技能cd。

就在我是大魔王對著突然的反轉傻眼的時候,黎夜和幽影通過慢慢調整拖行的角度,陸續進入了有三隻喵他們所在的鬼手區。

隨著藍胖子被捲入「門」內,不幸成為boss第一個「祭品」,失去了目標的人馬小怪立刻將目光轉移到與藍胖子共享仇恨的黎夜身上。

好在有三隻喵早有準備。在小怪們湧入鬼手區域的瞬間,她原地放了個冰霜新星。

人馬小怪們如速凍被冰封起來,給幽影的嘲諷爭取到了反應機會。

「你們輸出,小怪就交給我了。」幽影對黎夜他們道。

出不了鬼手區域也就沒法輸出,他乾脆肩負起「副坦」的重任。

不能讓小怪干擾遠程們的輸出,尤其是輝夜的輸出。

「大魔王cd好了沒?好了趕緊把boss拉過來。」黎夜邊指揮邊開了波爆發,來提升全隊血線。 施法后立刻能夠造成傷害的暗影箭將小隊五人的血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提升了30%至50%不等。

這讓只剩血皮的有三隻喵和七月流火齊齊鬆了口氣。

「會長,你們那裡還擠得下不?「回過神的我是大魔王欲哭無淚。

鬼手區域面積有限,小隊四人在裡面湊作一堆已經很是勉強。

更不用說像他這樣壯碩魁梧的身形,沒準他稍微往人堆里使點勁,就有把站在邊緣的兩個法師擠出「安全區」的可能。

「擠不下也得擠!」黎夜咬牙道。不然呢,眼睜睜看著隊伍里唯一的坦剋死在「門」里?

「好的,會長。」既然隊伍指揮兼會長的輝夜都這麼說了,我是大魔王自然不會再說什麼,安心聽從便是。

而黎夜這邊,她想了想回過頭問七月流火:「你身上經驗有多少?到經驗條哪裡了?」

「百分之二十左右。怎麼了?」七月流火對黎夜突如其來的提問一頭霧水。

「待會……我是說可能有這種情況發生……待會如果你死在『門』裡面,我會復活你,但你收到復活提示后不要馬上起來,明白了嗎?」黎夜一字一頓,仔細囑咐。

七月流火無語了下。 刻骨纏綿:豪門逃妻愛上癮 結合剛才的情況,他大概猜到什麼事,不由委屈道:「女神,你這是要放棄我了嗎?」

雖然輝夜說的是「可能」,但他有預感,女神所說的事待會一定發生。

冷情首席的前妻 「總有人要騰出些位置給坦克。你覺得我們這裡誰合適?」都是親友,但為了保全隊伍里唯一的坦克,必須得有人作出犧牲。黎夜也想自己來,可團隊配置不允許。

這樣的三選一,讓她也很無奈。

七月流火看了看身旁的有三隻喵,送死這樣的事肯定不能讓妹紙上。

又看了看斜對角拉著一堆人馬小怪的幽影。吸引仇恨不是法爺擅長的事。

輝夜本身又是團隊的治療、輸出核心,她死等於團滅。

這麼一圈看下來,確實沒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了。

「好吧。」作為男性玩家裡作用最不明顯的那個,七月流火只能點頭應下。

他緩緩向後挪著,讓位置空出然後由黎夜接替,而黎夜原本站立的地方則讓給了帶著boss一起過來的我是大魔王。

即便如此,我是大魔王的加入還是將黎夜擠向區域的邊緣。

「小心!」有三隻喵一把拉住被擠得身形不穩的黎夜。

「抱歉,會長……」差點將會長大人擠出圈外,我是大魔王滿臉歉意。

「沒事。」 疫生 黎夜搖搖頭,實在是大家站立的面積太拮据了。

但也因此吸取到了教訓:下次打boss記得把人馬小怪都清理掉,隨著鬼手區域增加,大家都會舒坦很多。

小心翼翼地轉了個面向。血色涌動的「門」里,有道身影躺在地上若隱若現。

正是剛剛被「獻祭」的七月流火。黎夜對他開始吟唱「月之心」。潔白的光過後,屍體躺在地上依然無動於衷,是黎夜計劃中的樣子。

小隊的輸出環境終於穩定下來,正式黎夜和有三隻喵發揮的時候。為了抵去鬼手給他們造成的傷害,她給人馬小怪們也套上了dot,相當於「血庫」般的存在。

又站樁輸出了約十幾分鐘,直到boss的血量跌到40%,「地獄之門」才徹底消散在空氣中,徒留七月流火的屍體橫躺在空空蕩蕩的路的盡頭。

吸力的消失將小隊四人從狹小的鬼手區域徹底解放出來。

「終於下階段了……」幽影嚴肅的神色緩和下來,看得出此時他心情鬆快不少。然後似想起什麼,又問黎夜,「大大,七月可以起來了吧?」

「嗯。」黎夜點點頭,「把他喊起來,多個人多點輸出。」

玩家死後雖然被鎖在異次元空間,但仍能聽到場景里的一切。按理說七月流火聽到他們的對話后,自己能「起來」。

然而事實上七月流火屍體橫陳了一會兒依舊沒什麼動靜。

如同真的死了一樣。

幽影不放心地又給他發了短訊,等了一會兒「屍體」仍然沒什麼回應。只得把這一情況反映給指揮黎夜。

「可能在開小差,等會再喊他。」眼瞧著boss的血量下到39%,黎夜不得不把重心放在指揮上,「大家注意些!boss又要放技能了!」

幾乎與黎夜的提醒同步,有三隻喵的腳下出現了一片詭異的紅圈。

boss的吟唱隨之而來:「孤軍而戰的人註定脆弱而渺小!還在猶豫什麼?為了帝國的榮耀,只有團結起來,我與你同生,我與你共死,我與你同在!哈哈哈哈哈!」

風中,它放肆地大笑了幾聲,一對前蹄高高揚起,轉了個面向對準有三隻喵的所在突然沖了過去。

腳下出現怪圈,有三隻喵下意識地試圖通過位移來避開boss的技能範圍。然而怪圈好像在她身上落地生根似的,隨著她的移動而同步轉移著。

根本擺脫不掉!

「喵喵的,它是認定我了嗎?」有三隻喵不滿地吐槽了句。手裡的閃現已經冷卻完畢,就等boss近身的時候朝著它的身後位移。

這樣boss的視角無法在第一時間捕捉到她。

「我替你卡個位試試。」黎夜沒有回答有三隻喵的話,而是當機立斷地召喚出藍胖子,擋在boss的行進路線上。

如果小怪的衝鋒能夠通過卡位來打斷,沒準boss也可以。

事實上,黎夜也這樣嘗試了。雖然藍胖子在人馬boss的衝撞之下徹底消散在虛無,但效果也十分顯著——達到了目的的人馬boss心滿意足地返回到第一仇,也就是我是大魔王的身邊,繼續著將後者放倒的未竟事業。

「倒是給我省了個閃現。」

見boss已經被「勸退」,有三隻喵愉悅地挑起唇角。但黎夜發現她腳下的紅圈並未消失。

這是不是意味著boss會發起第二輪的衝鋒?

對此,有三隻喵不在意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隨緣。」

「會長。」

我是大魔王突然出聲打斷了喵、夜二人的對話。他皺著眉,緊緊盯著人馬boss的血條,一臉凝重地沉默了幾秒,然後才開口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從剛才到現在,boss好像一直都沒少血。」

「沒少血?」黎夜這才注意到人馬boss的血量依然停留在39%。

彷彿為了印證我是大魔王的話,黎夜又站樁輸出了一會兒。

五分鐘后,boss的血量依然卡在39%。

「會不會遇到bug了?」幽影想到一種可能。畢竟boss頭頂不斷飄起三位數的鮮紅數值,而不是強制傷害的「-1」。

那意味著遠程們的技能傷害、boss的防禦力並沒有發生質的變化。 「bug?」

我是大魔王愣了下,隨即向系*統反映,但得到是「遊戲無異常,祝您遊戲愉快!」云云之類的回應。

「系*統說不是。」他看向黎夜。

「既然不是漏洞,那麼就是boss的機制問題了。」黎夜沉吟后得出結論。

在她思考的時候,手頭的技能施放得很有節制,僅僅維持全隊治療供給罷了。

「會不會跟我身上的圈有關?」有三隻喵蹙眉盯著自己的腳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