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52 Views

瓏五想想就氣,等抓回來了,她非得要好好「看看」他腦子裡想的是什麼不可!

Written by
banner

系統:……

小姐姐的看看,應該不是它想的那個「看」吧?

但是看瓏五這樣顯然就是了。

系統:……

為姬離默哀一分鐘。

影衛被一個個的調開,最後有人去接應姬離離開,布置的這麼周密,肯定不是一天兩天能弄完的。

瓏五比較好奇他們是怎麼知道影衛的數量的。

「抓到的那個人呢?」瓏五問道。

影衛也不是吃素的,雖然他們的目的就是調虎離山,不為了和影衛交手,但影衛還是抓到了兩個。

「你們都出去。」瓏五走到下面。

「是。」影衛只有無條件的服從。

兩個人被捆的嚴嚴實實的,像兩個毛毛蟲似的。

瓏五直接抓過來,掠奪記憶。

她心情有點不美妙,所以兩個人直接躺地上了,至於還能不能醒過來就不一定了。

「拖下去。」瓏五拿著手帕擦擦手,馬上有人把他們拖出去。

「叫上兩個人,去吧人給我抓回來。」瓏五氣勢洶洶,顯然因為姬離逃跑很不高興。



姬離一路逃到郊外的別院。

「參見殿下。」

眾人行禮。

「殿下!」老侍衛迎出來,「您讓老奴好找啊!」

老侍衛熱淚盈眶。

姬離微微偏了下視線:「先說事情。」

「是。」老侍衛點點頭,「事情是這樣的……」

復國小分隊的一處基地被人入侵了,並且去調查了東西,結果被他們發現了。

被拿走的東西都是跟姬離有關的,老侍衛覺得是姬離暴露了,所以才拍出大批的人手去救他。

姬離有些頹然的坐下:「你們怎知道是凰非卿的人?」

萬一不是呢?也許是別的什麼人也不一定啊。

「殿下,您現在是她身邊的紅人,她把您的消息封鎖的很好,除了她,屬下實在想不出是什麼人會這麼大費周章的來調查。」

說白了,除了瓏五,誰會關心一個傻子的過去啊。 姬離低下頭,是啊,除了她誰還會想要查這些呢?

「殿下您沒事吧?」老侍衛問道。

「沒事。」姬離回答的有些勉強:「我……我只是可惜這麼好的機會。」

老侍衛點點頭,「是好機會,不過機會也沒有殿下的性命重要。」

老侍衛見姬離沒什麼精神,「殿下今天累了,先去休息吧。」

「嗯。」



皇貴君失蹤了,但宮裡並沒有露出一點風聲,也沒有人找他,甚至和平日里沒任何不同。

姬離的心沉了沉,看來是真的了。

如果不是發現了自己的身份她怎麼看可能連找都不找他一下。

虧他還傻傻的糾結了那麼久。

外面風平浪靜,靜的有些不太正常。

姬離猛的抬起頭,外面山坡的樹冠上站著一個黑影。

這是……影衛?!

姬離飛身從窗口跳出去,「被發現了,快去叫人。」

守夜的人一聽趕緊去叫人。

外面。

瓏五坐在一根比較粗壯的樹枝上,她的長裙垂在樹枝下,隨著鳳輕輕的飄揚。

「主人,裡面有動靜了。」影衛落在她身邊,並沒有讓她感到樹榦顫抖。

「嗯,等人都準備好了去叫門。」瓏五轉著手裡的冰糖葫蘆。

「我去後門那裡了,你們繼續在這裡折騰吧。」瓏五跳下樹。

「是。」

這個後門並不是這座別苑的後門,而是密道的出口。

這麼多天沒來找他,瓏五又不是什麼也沒幹,她把附近一公里的地形都摸清了,至於密道,她半夜去抓了個人掠奪記憶。

本來不用這麼趕的,但是姬離跑了。

瓏五比較喜歡一步到位,時間緊一點就就緊一點吧。

從姬離發現影衛到他們都準備好不過一盞茶的功夫。

「他們沒有靠近。」有人出去探查回來稟報。

「怎麼會被發現,知道這裡的人根本沒有多少。」有人質疑。

老侍衛截住他的問題:「好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當務之急是先想怎麼脫身。」

為了救姬出來,他們出動了不少人,本來實力就已經暴露了一些了,現在留在別苑裡的又有不少核心成員。

嗖!

正說著,一隻帶火的箭射到門上,胡窗戶的紙馬上就燃燒起來。

「他們過來了!」

老侍衛當機立斷:「先帶殿下走!」

馬上有人來拉著姬離往密道的方向跑去:「殿下,這邊。」

姬離掙開他的手:「我不走!」

「殿下,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趕緊走。」老侍衛吼了一聲。

旁邊的人連拉帶拽的把姬離帶走,姬離終究雙拳難敵四腳,還是被拉走了。

「殿下,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侍衛長肯定能離開的,你別擔心。」帶走姬離的人邊走邊安慰他。

很快就到了門口,有人出去探查了情況。

「沒問題,快走。」

姬離被安排在中間,樹林雜草里被拉住一輛不太好的馬車。

姬離皺著眉,他其實並不想走,也許,他能夠見到她……

四人撤離的很快,但沒走多遠,車裡帶著姬離的人就發現問題了。

「怎麼回事,這個方向不對!」他問駕車的那個。

而車外卻並沒有任何回應的聲音。

「喂,你幹嘛呢?!」男人去拉門帘,才發現剛才還軟綿綿的門帘,現在居然跟被鐵皮封上了一樣,紋絲不動。

車裡的人同時緊張起來。

不只是門帘,窗帘,車頂,整個車廂像是被人徹底封死了一樣密不透風。

如果不是車子的顛簸無聲的訴說著它還在運動著,姬離簡直要懷疑他們已經被人關起來了。

可是是誰?他們這又是要去哪?車外的人呢?是誰能在悄無聲息的情況下做到如此?

馬車沒有停。

車裡三人想盡了辦法也沒有能夠成功找到出去的辦法。

不知道過了多久,馬車停下來,他們都緊張起來。

瓏五抬手收回車頂上的傘,影衛從馬車上跳下來。

夜風掀起馬車簾的一角。

姬離莫名的緊張起來,他攥緊拳頭,沒有人來攻擊他們。

車簾被掀開,九合站在外面恭恭敬敬的行禮:「參加皇貴君。」

外面燈火通明,不用說姬離也知道自己現在是在哪裡。

他心跳止不住加快。

九合這是什麼意思?

她知道他的身份了?為什麼還要這麼叫他?

那凰非卿是不是,也在?

姬離這個時候居然不敢下車了。

而其他三人感覺卻沒有這麼好了。

他們被凰非卿抓住了!

「帶殿下走!」離姬離最近的那個男人忽然說了一聲,掏出兩個小球丟出去。

他們早就研究過皇宮的地形,他身上還有些煙霧彈和毒物,儘力一搏說不定可以離開。

爆炸聲響起,外面濃煙翻滾。

姬離感覺有人拉著他飛快的跑向一個方向。

然而還沒跑兩步,煙霧裡閃過一絲紫色的光芒,一隻手臂拉住他,摟著他的腰身往後輕輕一退。

旁邊拉著他跑的人就無聲的倒下去了,和剛才車外的人一樣。

姬離僵著身體一動也不敢動。

煙霧散開,他看清身邊的人。

女子穿著和黑夜一樣的玄色長袍,銀色的花紋隨風翻動,長發被隨意的挽在腦後。

儘管是半夜,但明亮的燭火還是清晰的映出她稜角分明的側臉。

她嘴角沒有像平時那樣微彎著,而是平靜的看著前方,他身邊的三個人都已經被制服了,很是狼狽的跪在殿前的石板上。

「陛下,都解決了。」一個影衛落到瓏五身邊,打斷了姬離的思緒。

「嗯。」瓏五鬆開姬離,「走吧。」

大家迅速撤離,每個人各司其職,沒有一點混亂。

姬離腰上一空,站在原地不知該作何反應,看著瓏五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皇貴君,請隨奴婢來。」九合出聲叫他。

姬離知道自己現在也沒有選擇的權利,只能跟著她走,走著走著,就到了長春宮。

姬離看著熟悉的宮殿有點疑惑:「你是不是帶我走錯了?」

九合面對忽然恢復的皇貴君雖然有點不太適應,但還是恭敬的回答:「回皇貴君,今日天色晚了,該休息了。」 姬離又回到了長春宮,九合說讓他休息,可他那裡能睡得著?

老侍衛怎麼樣了?影衛當時說都辦好了,是怎麼辦好了?

瓏五為什麼讓他住到這裡,還有他身邊那三個人。

他想了許久,也想不出個緣由。

另一邊,瓏五回了昭慶殿,撲在床上就睡了,大半夜的還要幹活,簡直累死個人。

至於她為什麼不把姬離接回來,她怕自己打死他,還是先眼不見為靜吧。

姬離原以為瓏五很快就會見他,可誰知道自從他被抓回來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瓏五。

他現在不管去哪身邊都跟著人,姬離知道這些人是來監視他的。

九合也不常來了,只是有時候來給他送些東西。

整整一個月,姬離都再沒有得到過一點關於瓏五的消息。

他不是沒有想過主動去見瓏五,可是九合每次都會攔著他,告訴他陛下沒有時間。

皇貴君失寵的消息像一陣風一樣刮遍了皇宮。

一前瓏五每天都把他帶在身邊,像要什麼就給什麼,想什麼時候見陛下就什麼時候見。

可現在,聽說陛下已經有好久都沒有再看他一眼了。

「果然是上不得檯面的小侍,封了皇貴君還不是一樣失寵了。」

「就是,還當自己真飛上枝頭了?麻雀就是麻雀。」

姬離走在路上,耳邊嘲諷的聲音不斷。

他並沒有生氣,本來他應該是在天牢里的,現在至少活動還自由不是嗎?

姬離坐在御花園的高亭里看著不遠處的千里池,有人正在那邊釣魚,初春時節,萬物都罩著一層似有似無的淡綠色。

「皇貴君。」小侍拿來披風給他,「這裡風大,您小心著涼。」

姬離坐了一會兒就回去了。

不遠處的假山下站著兩個身影,看著他們離去。

「這皇貴君說失寵就失寵了,主子您要不要趁機……」後面的話小侍沒說,但意思不言而喻。

宮裡最高的后君失寵了,可不就是爭寵的好時候。

勤君微微搖頭:「我看未必。」

「為什麼?」小侍不解。

勤君早就知道,陛下不寵愛他們的原因最主要的是因為他們的家世。

偏偏這個皇貴君,無權無勢,還得陛下喜愛。

「宮裡雖然紛傳著皇貴君失寵,可你自己看看,內務府給他送去的東西,哪一樣不是最好的,御膳房還是最好的供應。」勤君並沒有想許多人一樣只聽信謠言。

「可能是他們還有些忌憚著陛下,而且皇貴君是宮裡最高的君位,他們不敢做的太過也說不定。」小侍是打心眼裡希望姬離失寵。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