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239 Views

「王爺?」一旁的看到醇王的臉色越來越差,趕忙急忙詢問著。

Written by
banner

醇王緊握了下拳,爆裂的吼道:「敵軍潛入我軍,你們這群人竟然沒有發現么?!」

「這……」

「哼!若要品大夫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們全部提頭來見!」話落,他兩步離開營帳,凝固的臉色出現了幾分擔憂。

只因,他太了解敵軍的頭領是個怎樣的男人了。

『甄兒,你的女兒身千萬別被拆穿啊……』 「你乃大興王朝的子民,亦是醇王軍隊的人,所以就算抓錯了人,也無妨。.相信拿你當人質威脅醇王退軍,也不是不可以的!」

不會吧————-

醇王個傢伙視野心如第一,怎麼可能會因為自己而被威脅呢。媽呀……這群野蠻人簡直是愚蠢之極!!「寨主,您錯了……」

「錯?錯什麼了?」

忽地,品甄的情緒發生了360°的大轉變,白嫩的小臉變得委屈至極:「我其實並非大興王朝中人。」

「哦?」

「唉!」用力一嘆,品甄娓娓道來:「記得那時,我才只有14歲……」語氣一轉,她愣是該用唱的方式說了起來:「我父母乃是鄉間的郎中,不料被醇王看中他們醫術便抓去大興當做御醫,一招錯診惹來醇王的震怒,下令砍我父,奸我母。本在民間遊走的我,得知此消息,哭訴無門無法找到兇手報仇,誰知……就在不久前,我憑藉醫術再度被醇王看中,抓我入營當軍醫。」拳頭一握,她的歌詞變得鏗鏘有力:「他殺我父,奸我母此仇銘記在心,陪伴醇王身邊只待報仇時機,報仇時機啊!!!」

估計她是周星馳版的《唐伯虎點秋香》看多了,愣是套用那個曲蘇與歌詞把自己的事情唱了出來,也不知道醇王在聽到這首歌之後會做出何種感想,估計非得氣吐血不可。超速首發..

「寨主!」單膝下跪:「其實本並非醇王的人,我乃寨主的人,因為我們的目標————」雙眸一暗,她惡狠狠的指向了醇王大軍的方向:「都是要殺掉醇王那個狗日的!」

嘿!嘿嘿,雖然這些話對醇王是有點有失公平,但是自己與他既沒情又沒義的,為了自保罵罵他也無妨吧。

望著眼前敵人們半信半疑的表情,品甄在暗暗發笑著。

「你是郎中?」

「是的,寨主大人,我是郎中,若寨主有需要小的的地方,小的定當萬死不辭。」呵,她要是在抗日那個階段,就憑這個架勢,非得當了漢奸不可。

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你的醫術如何?」

「哈哈哈,寨主問出此話,就有點折煞小的了。」目光看向綁架自己的幾個男子:「他們全部知道我住的營帳一點也不輸給醇王,那就可見我的醫術了得,否則依靠醇王的性格怎會厚待我,早就將我殺了!」

「哦?」中年寨主的眼睛轉動了下:「來啊,把他的手腳上鎖。」

「啊??這是為何??」驚訝的看著那個中年男人:「寨主,我們可是一國的。」

「哼,你既然醫術了得,可見醇王不能沒有你,若我們綁了你,要挾醇王就更加方便了,再者,你有醫術在身,也可為我軍效力,只是萬一你若跑了……所以,加上鐵鎖,你可在軍中自由行走!」

完了吧?完了吧?這就是牛皮吹過頭的後果吧?這倒好,人家一聽她是大夫,更加不放過她了,md!「呵、呵,為表忠心,屬下甘願帶上枷鎖,以求寨主信任!」呵,做戲還是做圈套的好。

不得不說,品甄可真是絕了!

「小子,這裡的地髒了。」

「唉、唉,好,我馬上擦。」

「小子,這裡換點水。」

「好、好,我馬上換。」

「這裡……」

「好……」

次日一大早,品甄忙東忙西當打雜的當了一個上午,簡直累的頭暈眼花的,在加上手上腳上的鐵瞭,更是負重萬斤啊。

終於熬到了中午,她也好得空休息下了。「nnd,等老子哪天獲得自由,一定消滅了你們!」惡狠狠的說完,她拖著重重的腳鐐向著無人處走去。每走一步都是『嘩啦、嘩啦』的。

「呼。」坐在一處溪流旁,她輕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這座城堡,她已經觀察了一上午了,還真是嚴絲合縫的不好被人攻入。就如同堅固的堡壘,周圍繞了一圈河,要想爬過堡壘必須過河,問題這條河的河水想必不淺。

那這樣分析的話,醇王軍隊坐船爬梯上牆,還不等翻過牆頭呢就可能被攻下來,比從陸地爬城幾乎還要費勁百倍。

在細數數這個小堡壘的官兵,大概8000精兵的意思,醇王大軍肯定無法取勝。

「撕……」低下頭,靜靜的在地面上勾畫出這座堡壘的構架圖。

如果……

醇王大軍從正門攻打過來,敵軍肯定會放下護城門,然後敵軍的兵將則會從大門搭建的橋樑來迎戰……

那個橋最多也就寬20米,一排能站20個人的意思。 黑白幽默 只要醇王大軍死死堵在岸邊,等敵軍一放下城門,就開打,豈不是以20對20,對方的人再多也沒用?

「對啊!!!!為什麼不這麼打??這座堅固的堡壘唯一的致命傷其實就是以城門架橋啊,我真聰明,哈哈哈哈,我真聰明。」

品甄剛剛得意了幾秒,便好像從中想到了什麼。「等等……撕。」

敵軍也不是傻子啊,他們城牆上肯定會站人,到時候那群人放箭開射,醇王大軍豈不是做什麼都白搭?!

媽的!這個自己怎麼沒想到!

「小大夫!」

「啊??」 貴妃每天只想當鹹魚 『撲通……』

正當品甄集中精神陷入思考的時候,那個中年寨主便出現了,嚇得她一個沒站穩便跌入了水池之中。(.)

「咳、咳。」幸好這水池很淺,她只是嗆了兩口水,便從池中站了起來。「寨主,不知您找小的有何吩咐?」還不等整理利索身上的水漬呢,她趕忙客氣的當了『奴才』,也不知該誇獎她會茶顏色變,還是該說她圓滑過頭。

然而,品甄只顧當『奴才』了,根本忘記,自己身著的衣服一旦濕了水,那凹*凸有致的胸*部便會顯現出來。

中年寨主愣愣的望著眼前的品甄,眼眸中霎時閃過一抹色咪*咪的光芒:「你是女人?」

遭了!這時,她才發現自己不妙,那副奴才樣子也不見了蹤影。「寨主,您……小的怎麼可能是女人?」雙手小幅度的想要遮掩自己的上身,可已經曝光又如何遮掩呢。

「抬起頭來!」

「寨主,小的懼怕自己的樣貌嚇壞了您。」

「抬頭!」

一聲大喝發出,品甄察覺到不妙,只得勉為其難的抬起了頭。手打..

霎時間,那中年寨主雙眸一閃,自打把品甄綁回來,他還真沒好好看過這個小大夫,現今這一瞧,簡直是絕美容貌啊!

喉結上下咕咚了一下,寨主一雙狹小的眼睛充滿的好色之光。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唇,他一個箭步,邁入水中,伸手就抓住了品甄的胳膊。

「寨主?!」身子不禁一個激靈。

寨主不語,野蠻的便將她扛起。

遭了,遭了,她根本不了解這個中年色魔的品性,更加不知他是吃軟還是吃硬的,該怎麼對付呢?

而且,瞧他那色咪*咪的樣子,在現代絕對是一個猥*瑣大叔。

靠,自己怎麼會那麼不小心就把真身暴*露出來呢?「寨主,請您將我放下。」

「小美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種小妖精,哈哈哈哈哈,老天還真是開眼,醇王沒抓來竟然賜我個大美人。哈哈哈哈哈。」一副蠻夫的樣子,他扛著品甄快步向著自己的房中走去。

類似於這種窮鄉僻壤,即便身為寨主,還真沒見過什麼美女,在加之,這個寨主本身就是好色成性,試問,他怎會放過這個絕頂好機會?又怎會不打開淫界一番呢?!

「寨主,你可知對待戰俘的守則?」

「哼,那與我有何干?」到達門前,一把推開大門,他粗魯的便把品甄仍人房內。

嬌小的身體不住的顫抖起來,望著眼前這荒淫的中年人,她真不知自己該想出什麼辦法逃生。

呵,總不可能每次都有白衣出現吧??

小步向後移動著,直至無法后移。在看看那個色咪*咪的寨主,已經開始脫衣服了:「小美人,你還真是主動,這麼快就自己找床去了?」說著,他一個餓狼撲食便向著她仆了過去。

身子一個靈敏的扭動,那寨主正巧撲了個空。

「哼,小美人,你這是在和我玩遊戲嗎?」猥*瑣的一笑,站起身,又是一個猛撲。

「寨主,你若在執意如此,那我……那我……」他媽的,目光看向桌子,一個箭步跑到桌前,拿起桌上的一把剪刀就沖向自己的喉嚨:「我那就自殺了!!!」

「恩哼。」色咪*咪的捋了捋自己的兩撇鬍子,寨主不介意地笑了笑:「沒關係,你大可以自殺,想想奸*屍也不錯。」

下流!!!無恥!!!簡直比醇王還不要臉!!看著步步緊逼過來的寨主,品甄緊握著剪刀,猛地沖向他:「寨主,那要是你死了呢?」

腳步停住,男人猥*瑣的笑容霎時消失不見:「小美人,我勸你最好放下手中的利器,乖乖從了我!否則!」話說到一半,他快步走到品甄面前,輕而易舉的便從她手中將剪刀奪了下來:「否則,休怪我不客氣咯。」猥*瑣地一笑,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

「放開我!!」品甄厭惡的想要將他甩開,誰知,他兩隻粗壯的手臂緊緊將她鉗住,噁心的舌頭慢慢向她的耳根伸來……

臭死了!!

噁心的舌頭舔過她的臉頰,她立馬展現出噁心的表情:「放開我!!!快放開我!」緊咬著下唇,全身不住的扭動著。

「還真是個烈性的美人呢,沒事,我就是喜歡野馬,這樣才有快*感。」說著,他一把將品甄推到在床上,隨即猛地一個起仆將她壓在身下。

那品甄,頓時覺得大腦一片空白,絕望的閉起了雙眼…… 當美女好么?當美女爽么?起初,品甄真覺得自己變漂亮了是完成了自己的夢想,可是慢慢地……慢慢地這一來二去,她發現,當美女的苦惱真多。(..)

若自己不漂亮,醇王會糾纏自己不放,會與自己發生關係么?

若自己是醜八怪,凌無雙就算在想利用自己也不會想到靠欺騙感情來利用自己吧?

若自己無相貌,會招來一次又一次的這種事么?

可是……若自己真的醜陋無比,白衣……會喜歡自己么?

不知道,她也不知道自己變漂亮了到底是好還是不好,最起碼就現在看來弊已經大於了利。

世界上每個女孩子都希望自己的美貌能吸引到愛的人即可,能叫愛的人風光即可,並不是渴望招蜂引蝶的啊。如果這樣的話,她寧願變回以前的樣子,只要……白衣不嫌棄就行。

身上的肉球身上發著一陣陣惡臭,另她感到陣陣反胃,這個時候她真不知到底該祈求誰來幫忙,又有誰會來救下自己呢?

「報————-寨主,不好了。」猛地,大門突然打開,品甄似乎察覺到了一線生機,快速睜開了眼睛。

寨主聽聞,惡狠狠的坐起身:「什麼不好了,沒看到我正在辦事嗎?」

「實在不好意思寨主,只是那醇王帶著全部大軍打過來了。(..)」

醇王?原來嚇到花容失色的品甄在聽到這一消息后差點就笑出來。

真的!真的!她這刻別提多他媽的『愛』醇王了!

與他在一起,不是被他虐就是被他害,這還是自己他媽的第一次被他救。

且不管他攻打寨主的目的是什麼,反正自己這次肯定會因為他脫險了。

行,就憑這一遭,自己發誓,以後絕對不在背後說他壞話了!

「什麼??!!」果真,那寨主也顧不得『繼續』了,穿上衣服邊快速下了床,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你沒看錯吧,連日交戰不下百餘場,那醇王每次都是只帶幾百人過來便匆匆離去,這次他竟然帶了全部軍隊來?」

「是啊,小的沒看錯,所以才說大事不好了。」

醇王攻打邊疆半月有餘,每次出手都像是玩耍一般,逗逗敵人就跑、逗逗敵人就跑,這次他竟然動用全部兵力過來,莫非……

寨主兇狠的目光看向床上的品甄,雙眸一閃。莫非是因為這個女人???「來啊,準備迎戰,順便把這個女人也給我押上城樓。」

「是!」

東風吹、戰鼓擂,一片黃沙滾滾,千人戰場雌雄難辨,安能知主宰者,是何人?

城牆下,醇王身著軍甲,摔三千精兵備戰。

城牆上,精兵過百,城內們精兵過萬,等待此次戰役的開始。

此次戰役,三千對上萬,勝負皆以定論,即便開戰也是毫無意義,然而醇王此次出戰的目的,只有他自己知曉!

「王爺,您不該來參戰的。」

高頭大馬,醇王最前,昂望城樓動態,不理會手下的勸慰。「叫你們寨主速速出來迎戰!」一聲大喝,醇王開始叫陣。

在看看城樓上,眾精兵在一瞬間回過身,毋庸置疑,應該是寨主出現了。

「寨主。」

「寨主。」

他身著重甲,身後跟隨著被五花大綁的品甄,走到城樓旁,附身望去,醇王似氣勢洶湧。「大興王朝的王爺,你又何必以卵擊石?」

「話不用多說,今日我來的目的,相信你應該清楚!」雙眸一閃,桀驁的眸子對上品甄。

「呵。」寨主將目光移動了下,伸手將她抓過:「可是這女人?!」

『嘩————–』瞬間,城牆下的兵將門發出了一聲嘩然。

遭了!品甄心頭一緊,看著城樓下面面相覷的醇王大軍們,心頭頓感噩耗。

要知道,自己的身份一旦揭開,醇王出戰的目標就顯而易見,那群兵將怎會心裡平和?

為救一個女人,帶著三千士兵冒險?

這不是沒打氣勢就先輸掉了嗎?!

「哈哈哈哈哈,都說大興王朝的王爺驍勇善戰,現今難道為救一個女人就率領全部手下來送死么?!」

醇王大軍本就心裡不平衡,現今再被這寨主這麼一說,更是心裡毛躁了起來。

「原來那個被抓走的小大夫是個女人?」

「醇王應該不會為了一個女人犧牲我們吧?」

「誰知道呢,都說紅顏禍水,即便王爺以前不是那種人,現在說不定……」

原來那個被抓走的小大夫是個女人?」

「醇王應該不會為了一個女人犧牲我們吧?」

「誰知道呢,都說紅顏禍水,即便王爺以前不是那種人,現在說不定……」

寨主的一句話目的無非是擾亂軍心之用,而醇王大軍,看來是上了寨主的套,軍心紛紛動搖了起來。..

唉,最怕什麼來什麼,打仗切記心不齊。

醇王的餘光掃向周圍下人們質疑的眼神,這是他早已料想到的結果。

試想,每次出戰都是打一晃就走,這次調用全部兵力戰鬥,肯定會叫人聯想翩翩。

「你這莽夫,你認為本王是為了救這個女人才與你交手的么?」沒辦法,為了穩住軍心,醇王必須要謹言慎行。

「哦?不是么?那好吧!」城樓上的寨主狡猾的笑了笑,揮動了下手臂,一聲令下:「來人啊,給我把這個女人掉在城樓上。」

誓不為妃:空間之農家小醫妹 接到命令,兩個兵將便快速把品甄押解到城樓邊緣,將其懸空掛在了城樓之上。

「唔、唔……」嘴巴被封死,身體懸空,品甄肯定是十分難受,雙腳一個勁的亂蹬踏著。

見到此畫面的醇王臉色也變得極其難看,抓住韁繩的手臂緊了緊,想要做些什麼,卻不得不為了大局著想按捺下自己激起的情緒。

「既然王爺不認這女人,那我也無需給王爺什麼面子了,那就等著她慢慢被弔死吧。..」

該死的,就算自己不被弔死也會被活活曬死啊。果然,這種戰場根本不是女孩子應該出現的地方,因為身上無武,處處都會矮人一截。為了節省力氣,品甄也停止了蹬踏,一臉任命的表情,規矩被吊在城樓上。

「寨主,本王說過,此次出戰,本王絕非是為了這個女人,您若弔死她,倒不如……」雙眸霎時閃過一抹狡黠的光芒,他快速從背後抽出一把弓箭。用力拉開弓箭,直指吊在城樓上的品甄:「本王替你了解她如何!」

……不是吧????

瞳孔放大,品甄靜靜的望著騎在高頭大馬用弓箭指著自己的醇王,他出現就為了了結自己嗎?

不……

應該不會的,他此舉應該是為了安撫軍心之中,可是……

他又有什麼把握能保證自己沒事呢?

對照寨主和醇王的對話,醇王幾次三番進軍都僅僅是打一晃就離開,那麼這次認真的出現應該不僅僅是為了戰鬥而戰。可他現在突然開弓一舉,另她十分想不出,後面會發生怎樣的結果呢?

果然,醇王這一拉弓,似乎所有人的質疑開始了漫漫收斂,靜靜等待著王爺的開弓放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