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75 Views

「我現在唯一的興趣是將你給拉入懷中!」

Written by
banner

當然悶騷的蕭閻雲先生是不會說出口的,只是有些委婉的看著陳玉說到:「大家都累了,今天還是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出發呢!」

「就玩一會兒吧!出來不就是玩的嘛!這樣早睡覺太沒意思了!」

陳玉看著蕭閻雲,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都帶上了幾分祈求的味道,看的人心都軟了!

夏熏溪一個激靈,頓時脫離了那昏昏欲睡的感覺,不由的朝陳宇投去詢問的目光!

陳宇也很無奈啊!原本還以為美女是沖著自己來的,沒有想到女人竟然是沖著有婦之夫來的,莫名的有些鬱悶!

好歹自己也是一大帥哥嘛!這些女人到底有沒有眼光啊!

陳宇自動忽視掉夏熏溪的一陣擠眉弄眼,忍不住在一旁調侃到:「你們兩夫妻不會是想要撇下我們去做少兒不宜的事情吧!哎呀呀……這麼急不可耐啊!」

「說什麼呢!」

夏熏溪羞紅了臉,忍不住偷偷的瞄了一眼臉色如常的蕭閻雲,很是佩服他的淡定!

「那……好不容易出來玩一次嘛!這麼早睡覺多沒意思啊!」

「那就玩一個小時吧!」

蕭閻雲認命的嘆了一口氣,如果不是看在自己的老婆實在是害羞的份上,他才不會這麼快妥協呢!

看著陳宇三言兩語就將自己跟老婆分開,成為對家的時候,臉色更黑了!

明明就是敷衍的出牌,明顯的倦意,那兩人好像就是看不見一樣,依舊玩的興奮!

夏熏溪實在是忍不住了,一腳將身邊的陳宇給踹開,直接撲進蕭閻雲的懷中,摟著他的脖子說到:「好了!一個小時過去了,我要跟我老公單獨相處了!」

夏熏溪本不想發火的,可是那個陳玉什麼意思,時不時的用那種滿是電力的眼神看著蕭閻雲,還有意無意的撩撥一下自己的頭髮!

總是動不動就挺直一下腰桿!哎喲……

什麼意思啊!

擺明了就是覺得我長得丑,所以當著我的面勾引我的男人了!呵……

還真是,不到一天的時間,就露出狐狸尾巴來了啊!

偏偏看身邊的蕭閻雲還一副不知的樣子,她就更加恨得牙痒痒!

甚至期間看著她揉自己脖子的時候,蕭閻雲還擔憂的問了一句:是不是累了!

那樣溫柔的關心竟然出現在另外一個女人的身上,還是一個在背地裡挑釁自己的女人,受不了,受不了啊!

陳宇從地上爬了起來,有些無奈的揉了揉自己的腰,抱怨到:「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腰了,你這是在為廣大女同胞消滅福利啊!」

「再不出去,我就消滅你!」

夏熏溪惡狠狠的瞪了陳宇一眼,然後靠近蕭閻雲,有意無意的蹭了蹭他的身體,撒嬌到:「人家累了!想要睡覺了嘛!」

此話一出,蕭閻雲就淡淡的看著陳宇他們說到:「明天九點集合!」

陳玉淡淡的看了夏熏溪一眼,淺淺一笑,特別爽快的離開了!

陳宇看著已經沒有熱鬧可看了,也打著哈欠離開了!

當房門關上的那一刻,夏熏溪已經將蕭閻雲給撲倒在床上,冷冷的看著他逼問到:「是不是特別有成就感!」

「吃醋了!」

蕭閻雲一個翻身就將夏熏溪給壓在身下,忍不住在她的嘴唇上印下一吻,頗為感慨到:「還以為你不會吃醋呢!」

「哦……你發現了她的不對勁是不是!」

「一開始不知道,後面再笨也猜到了一點,本來想要找個借口的,後來看你跟陳宇兩人玩的那麼開心,就不忍心打斷你們了!」

「胡說!我什麼時候跟陳宇玩的開心了!明明是你當著我們兩個人的面眉目傳情好不好!」

「礙……老婆,你可不能冤枉我,我滿心滿眼都是你,哪裡來的時間跟別人眉目傳情啊!」

「還說沒有,剛才她只是一摸脖子你就馬上關心了!你敢說你沒有注意她!」

「那不是想知道他們什麼時候走,所以多注意了一下嘛!」

「真的?」夏熏溪有些狐疑的看著蕭閻雲!

對方可是陳玉呢,萬千男人心中的完美女神,長得漂亮性格又好,最主要的是還是跟他同行業,還認識了那麼久……

如果說兩人最後真的走到一起的話,也不是沒有可能!

這樣一想,夏熏溪就更加不高興了!

「我不管,反正以後你不能多看她一眼,更不能隨便跟她聊天!」

「這恐怕不可以,畢竟我們除了生活上還有工作上的交流呢!」

蕭閻雲突然從夏熏溪的身上下來,在一旁躺著,頗為無奈的說到。

「唉!我也不知道怎麼最後她就對我如此上心了,以前可是一點眉目都沒有啊!唉……畢竟是好朋友啊,還真的有點麻煩!」

「啊……你是不是後悔了,是不是動心了!是不是……」

夏熏溪要瘋了,他這話什麼意思啊!先有一個夏熏染也就罷了,還來一個陳玉,有沒有搞錯!

「真的吃醋了!」

蕭閻雲突然大笑著將夏熏溪給拖到自己的懷中緊緊的抱著,雙手有些不老實的遊走著,有些無奈的說到:「我們兩個認識十年了,如果真的有什麼的話,早就發生了,還等著你啊!你該要相信你老公才是!」

「真的沒事?」

「有事!」蕭閻雲突然一本正經的看著夏熏溪說到:「如果我欲求不滿的話,說不定就會有那麼一點點事!」

「你……」

夏熏溪被蕭閻雲的話突然惹出來一個大紅臉,忍不住抱怨到:「昨天晚上也沒有見你少來一次啊!」

「那不一樣,今天我想你主動一次!」

說著就那樣大大咧咧的躺在那裡,對著夏熏溪挑眉說到:「自己上來!」

「不……不要!」

夏熏溪咽了咽口水,眼神忍不住飄向一邊!

自己主動,太羞恥了!怎麼可能嘛!

只是最後夏熏溪回想起那天晚上,都恨不得找個地洞將自己給埋起來,反正那個有些放、盪的人肯定不是自己! 日子就這樣悄然滑過,彷彿什麼都沒有變,又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悄悄的改變著!

王宅,王五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道:「娛樂會所建的怎麼樣了?」

張凱立即恭敬道:「老闆,再有一周多就可以裝修好了!」

王五滿意的點點頭,道:「本來我以為一個浩然就可以和梁氏對抗了,可現在才發現,梁氏的發展已經成功的引起了我的重視,所以這個娛樂會所就是我們進軍帝都的第一個據點,一定要弄好,還有,你現在就開始擬一個開業嘉賓,一定要有身份,有地位,並且將我們的會員直接送給這些人!」

張凱吃驚道:「老闆,我們會所的一部分收入就是入會費,送出去一部分,這~」

「哼,說你目光短淺你還不相信,對這些人來說,區區的入會費沒有多少,但是人家願不願意來就是另一回事了,現在我們送給他們會員,就是吸引他們來,只要來,這些人的消費就不是普通會員能比的,所以有時候損失一些,說不定會得到更多!」

張凱佩服的點點頭,道:「老闆,我們的這個會所叫什麼名字?」

王五沉吟了一下,笑道:「極樂宮!」

張凱眼睛一亮,道:「好名字,那老闆我去給我們的這個極樂宮打造一個最豪華的門牌,一定會引人注意的!」

說著,就要興沖沖的出門去!

「等一下!」王五阻止道,想了想,道,「給梁景銳和喬小姐每人送一張會員!」

張凱不敢問為什麼,老闆的決定,自己照做就要,答應了一聲!

王五繼續道:「還有,去找個私家偵探,我有事要查!」

「是,老闆!」張凱等了一會兒,見王五再沒有什麼吩咐的了,就恭敬的轉身離開了!

梁氏,梁景銳看到周立拿來的東西,詢問道:「這是什麼?」

「總裁,是極樂宮的會員卡!」

梁景銳疑惑道:「極樂宮?」

「就是那個號稱帝都第一的娛樂會所,老闆很神秘,據說這次他們的手筆很大,一口氣送出去了100張會員卡,還是最高會員卡!」周立羨慕道。

最強特種兵之龍魂 梁景銳不感興趣的道:「送給你了!」

周立立即苦下了臉,無奈道:「老闆,現在是我有會員也消費不起啊,這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去的地方!」

梁景銳抬頭道:「那扔了吧!」

周立瞪大眼,道:「為什麼啊,總裁?這個入會費二百萬呢吧?」

梁景銳冷哼了一聲,道:「自古以來,像這樣的銷金窟,他們的老闆一是求財,二是探聽,哪有那麼簡單?」

周立瞭然的點點頭,道:「那總裁,扔也不至於,就放著吧,也許哪天需要招待客戶!」

梁景銳恩了一聲,顯然不感興趣!

周立只好揣自己的口袋裡,然後繼續道:「總裁,最近我們一直在查這個公司的內奸,可是這個人竟然再也沒有活動過!」

梁景銳冷笑了一聲,道:「不用管他,我們只要保護好核心機密就可以了!」

周立點點頭,看總裁沒有什麼吩咐的了,就恭敬的離開了!

梁景銳沉思了一下,然後給約翰打了個電話!

「約翰,王五有什麼動作?」

「嘿,這個王五還真是有魄力,他開了一個娛樂會所,就是那個極樂宮,而且他還給人送會員,我都收到了一張,還有喬也有!」

梁景銳眼睛一眯,道:「小語也有?」

「也?你的意思是你也有?」約翰奇怪道,接著又立即醒悟似的道,「對,對,你有很合理,可是喬為什麼也有?她和你是夫妻一體,而且現在也不是什麼公司的總裁了?」

梁景銳冷笑了一聲,道:「還不是不安好心,不用管他怎麼想,你盯好了這個人!」

「好,沒問題,不過~」約翰猶豫道,「這個王五背後好像有人,有好幾次我們的人都跟丟了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梁景銳眼睛危險的眯了起來,道:「能查清是什麼人或組織在幫他嗎?或者這就是屬於他的勢力?」

「我正在查,有結果了告訴你!」

「好!」說著,兩人掛了電話!

就在各方都好奇這個極樂宮的時候,極樂宮終於開業了!

而這一天,其實還有一件事,那就是梁老夫人今天壽辰!

這天,整個帝都似乎都有點不安靜,好像所有的有身份的人都出現在了個極樂宮的開業典禮上,除了幾個頂級世家,還有一些國際的豪門!

對普通人來說,那個極樂宮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地方,看看就行了!

「哇,你看,那不是那個一線明星,叫夜天的嗎?」

「真的誒,我好喜歡他的作品啊,簡直就是我的偶像!」

極樂宮外,大街上人們紛紛停下腳步,看著那個奢華的大門外,那些人正在進行剪綵!

很快,大街上就交通堵塞了!

正在這條街上的梁景銳在車裡疑惑的道:「怎麼了?」

司機回頭道:「總裁,前面好像在開業!」

梁景銳從車窗看出去,只見高聳入雲的大廈上,「極樂宮」三個字特別的引人注意!

梁景銳冷哼了一聲,他還把這件事給忘了,極樂宮當然給他送了請帖,而他也明確回復不會出席這個開業典禮,沒想到一個娛樂會所都敢這麼張揚!

「繞路!」梁景銳吩咐道。

「是,總裁!」司機掉頭,直接離開了這裡!

梁景銳皺眉看著那招搖的門牌,心道:「這個極樂宮,離小語的武館這麼近,是巧合嗎?」

當然不管王五是什麼用意,梁景銳今天就是特意來找喬語的,他要接孩子們和喬語回家,梁母今天生日!

黑色的轎車無聲的滑入車流之中!

極樂宮的開業典禮很隆重,而王五並沒有出面,仍然是張凱在外面招呼一切!

「沒想到這個張凱背後的人這麼厲害,倒了一個浩然公司,起來一個極樂宮,也不知道什麼人,實力這麼雄厚!」

「是呀,就說這極樂宮,就不簡單,沒見這麼多人都來了嘛,看來即使只出現了一個張凱,這些人也還是會給這個幕後的人面子,基本上都出席了這個典禮!」

「是呀,真不知道這人是什麼來頭?」

人們猜測著,而這個極樂宮的幕後老闆,王五此時正在極樂宮最大的一間休息室里大發雷霆!

「張凱,你是怎麼做事的?為什麼這幾個人沒有請到?」王五生氣道。

張凱苦著一張臉,道:「老闆,不是我沒請,是這幾個人和梁家關係好,今天是梁老夫人的生日,這幾個人都去梁家了!」

事實上,這已經很好了,只有三個人沒來,他們極樂宮已經有了極大的面子了!

王五聽了張凱的解釋,勉強接受了,擔仍然是臉色不好,他努力平息了下自己的火氣,冷著臉道:「你查過了?不是梁家故意和我們做對吧?」

「確實是梁老夫人的壽辰,每年的這個時候,一些和梁家關係好的人都會去梁家,今年只去了三個人!」張凱還是有點得意的!

「哼!」王五冷哼了一聲,道,「這很得意嗎?你難道不知道這三個人一個是商會秘書長顧家,一個是帝都市市長,還有一個是FC的負責人,這三個人每一個都幾乎是這個城市的頂尖人物,少了這三個人,我們的開業典禮就是不完美的!」

張凱小心道:「那老闆?」

王五想了想,突然笑道:「既然今天是梁老夫人的壽辰,那我們也去湊個熱鬧吧!」

王五起身,又想起了什麼,轉身道:「對了,你留下來看著這裡,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是,老闆!」王五恭敬道。

梁家門外,王五提著禮物,轉頭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沒想到這裡還不錯,可以考慮在這裡買個樓!

按了按梁家的門鈴,沒一會兒,就有人問道:「請問貴客是?」

「王五!」王五老神在在的答道。

「請稍等!」說完,這個聲音就消失了!

王五也不著急,就這麼等在外面!

身邊的司機不平道:「老闆,這梁家敢這麼做?」

王五笑了笑:「阿奇,你永遠記得,這個世界上強龍不壓地頭蛇,在這個城市,梁家就是一手遮天的家族,我們來了,等等又何妨?」

阿奇只好陪著老闆耐心的等待!

客廳里,梁景銳正陪著母親招待客人,客廳里的人不多,也就幾個關係交好的朋友,梁母見到老朋友非常高興,眾人聊的非常開心!

突然,只見一個安保人員進來,輕輕在梁景銳的耳邊說著什麼?

「哦?他竟然來了?」梁景銳驚訝道。

「景銳,是誰來了?」梁母疑惑道。

「是王五,就是那個亞洲首富!」梁景銳淡淡道,那口氣似乎也沒什麼?

梁母看著兒子,問道:「你請來的?」

「沒,不過來者是客,讓他進來吧!」梁景銳對安保人員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