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75 Views

拽門的說話都卡帶了,看著塞進來的紅包,怎麼不按照套路出牌呢?

Written by
banner

「那個……」

「不夠?」

「不是,我是說……」

「再給你幾個,拿去花,乖,開門。」

大門緩緩的開了,拽門的小夥子看著同伴的臉,他也很無奈好嗎?只能怪這金錢的銅臭味腐蝕了他純潔的心靈。

第二道門易陽沒等對方說話,紅包直接塞了進去,十個沒反應,二十個,還是沒反應,三十個,咳,易陽有點兒心疼。

「要多少說話。」

「說吧,我能承受得住。」

易陽仰頭望天那種我行的樣子,讓大家都笑瘋了,好多人沒看到過生活里一樣的這一面。

「哥,只有力量能夠征服我。」

一聽到這個聲音易陽瞬間變臉了,這位不是別人,大姐大的弟弟,那身體,四五個人絕對弄不過他,這麼說吧,易陽被當過健身器材,拎著練肱二頭肌。

「弟弟啊,你忘了那些年你欺負小女生用誰的零食哄的嗎?」

「我忘了。」

「你姐可不知道,一直以為是楊絳乾的呢,你不怕我告訴你姐?」

「我……我不怕。」

聽著這回答就是猶豫了。

「大姐大,你聽見了吧,我說是他你還不信,揍他。」

這話一出裡面瞬間傳來人快速逃跑的腳步聲。

「小樣,還制服不了你。」

於是第二道大門又被攻破了,樓上都嘆著氣,沒想到這些男人這麼慫,還得是女漢子們上場。

「媳婦兒,我來接你了。」

最後一道門前,易陽溫柔的喊著自己的媳婦。

部長夫人,請息怒 「老闆,她們說你要是打動不了她們的話,就不讓嫂子出去。」

派出來說話的是林靜靜,這孩子看起來柔弱,實際上可不是那樣的。

「我……」

「老闆,你說話聲音太大,嚇到我們了。」

「我……」

「老闆,你別喊啊,我們都害怕,手不小心上了三道鎖了。」

「我……」

「老闆……」

「停,我服了。」

春雷1979 易陽真的服了,沒想到前面這麼輕鬆,後面竟然敗在了這些女子的身上,孔聖人說的真好,只不過這句話他現在是不敢說出來的。

「你們讓我想想,給我幾分鐘。」

「老闆,你要快點兒,時間長了我們會因為不開心自動增加難度的。」

易陽:…… 金大中很客氣,滿是恭維之意,他金大中兄弟二人雖然在這雙流鄉也有些地位,若是比作大海中的一一艘不錯的遊艇的話,那徐家就是一座巨型航母,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一直以來,太多的人都想和徐家這座航母搭上關係,金大中也不例外,不過徐家很少過問雙流鄉的事情,也不屑於這種人,一直很少聯繫,哪怕是徐家的大管家,都有著無數人爭相巴結。

金大中和這位徐家大管家也認識,但也僅僅是認識而已,完全沒想到他會直接打電話過來,充滿了驚喜之意。

當然,這是他不知道徐曉雯和林楠的關係,金大利之前的提醒才到嘴邊就被他不耐煩的掛掉了,否則肯定不是這種態度,而是一種驚慌。

「徐管家,我這裡正有著一些好酒,抽空想邀請您品嘗一二呢。」金大利姿態放的很低。

然而,電話那頭的語氣卻很冰冷與不善,根本沒有給金大中半點含蓄。

「金大中,你好大的膽子,林楠是我徐家未來女婿,你可知道?」電話那頭,那位徐家大管家淡淡開口,但很冷很冷,直接就是開口教訓,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對話!

金大中被這種語氣弄的心中忍不住一寒,若是旁人這麼說話,他早就開口大罵而出,但這是徐家人,他得罪不起。

而且被人這麼訓斥,驚愕之中金大中一時間還沒有聽清楚,但有著濃濃不好的預感,額頭上的冷汗都流了出來。

「徐總管,您說的是什麼?麻煩再說一次,沒聽清楚?」金大中壯壯膽,開口說道。

「林楠是我徐家未來的女婿,現在聽懂了嗎?」電話那頭再度開口,相比之前,更加冰冷,讓金大中一瞬間從頭涼到腳,手中的電話都差點掉落,臉色更是狂變。

「林楠?」金大中嘴角喃喃自語。

他不傻,只是這麼一句,他就明白了什麼意思,自己這竟然在找徐家女婿的麻煩?而且還妄圖想要豪取搶奪?這正如之前徐家總管所言,還真是膽肥了。

「誤會,誤會啊徐總管,這件事完全是誤會!」金大中根本沒有解釋與自己的關係,徐家既然能找到自己,肯定是認定了自己,解釋也沒用,只能主動道歉。

「徐管家,我真的不知道,還請見諒,我馬上解決這件事,讓您滿意!」 惡毒庶女,錯嫁極品奸相 金大中連忙道歉,主動認錯,請求諒解,當然也推脫一些到自己手下的身上,再三懇求。

「這件事你看著解決吧,你若是辦不好,我會親自替你去處理!」徐管家電話里冷聲說道,雖然和這金大中認識,但根本沒有任何交情可言,敢坑徐家女婿,還真是活的不耐煩了,簡單的交代了一聲,充滿了威脅之意,便直接掛了電話。

大別墅內,這一刻金大中感覺全身上下都濕透了,全身到現在依舊是冰涼一片。

直到少卿之後,他臉上才有所緩解,不過依舊是難看之極,帶著極大的怨氣。

「特么的怎麼就成了徐家的未來女婿了?」金大中咒罵,自己之前調查過,並沒有這層關係啊,不過這件事根本容不得他懷疑,這是徐家管家打來的電話,不可能有錯。

第一時間,金大中抓起電話打給自己的手下。

「草泥馬的,林楠你是怎麼調查的?不是說沒有任何背景嗎?」一接通,金大中便大罵起來,這是他的得利助手,林楠這件事便是他一手策劃與安排的,但之前這位得力助手的調查的林楠就是一個小農民,上過幾年大學,僅此而已,其它就沒有了,但現在竟然冒出一個徐家未來女婿的身份。

可想而知,這對金大中而言,完全就是一個大坑。

「老闆,您這是怎麼了?」電話那頭,金大中的手下陡然間被罵,一頭的霧水,原本半個小時前金大中還在打電話誇讚他辦事不錯,這才多久,就這麼大的反差。

「怎麼個屁,趕緊給我把事情都搞定!」金大中幾乎是怒吼著,一刻都不敢耽擱。

電話里,那位得力助手聽的更蒙了,一時間更不知道該如何了。

「老闆,你的意思是要加大點手段,儘快搞定林楠?」

金大中自然不是這個意思,聽到這話,再度大罵而出。

「搞定你個混蛋,我是說想辦法讓林楠無罪釋放,不能讓他有半點影響,明白?」

瑤池 「額……」一語出,這位得力助手傻眼了,什麼情況啊這是,不過根本來不及多問,金大中咆哮著讓他去辦,要讓林楠毫髮無傷,全身而退,不能有一點影響。

甚至,金大中直接下達了死命令,不惜任何代價,都務必做到,而且還要儘快儘快,一刻都不得馬虎!

交代下去之後,金大中坐在客廳沙發上,心中依舊是很不平靜,想了想之後,第一時間給徐家管家打過去電話。

「徐管家您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林先生馬上就能夠出來,一切都是誤會,等會我就去派出所迎接林先生,親自前往道歉,任打任罵都可以!」金大中恭聲說道,生怕因此而受到徐家的遷怒,如此那就徹底完蛋了。

徐管家根本沒有多理會,直接簡單的嗯了一聲,便直接掛了電話。

金大中心中依舊不安,再度打電話督促了一下,隨即親自前往雙流鄉,要去迎接林楠出來,並且主動賠禮道歉,這徐家的未來女婿,他得罪不起。

且說此刻派出所內,林楠依舊在等待著,心中到不是太著急,外面林母等人知道林楠暫時沒事,也稍稍放心一些,但這件事對林楠的影響太大。

十里八鄉的人都盛傳大仙農公司販賣有毒產品的事情,說的是有模有樣的,使得大仙農公司簡直是罪行累累,罄竹難書了,自然而然林楠這個老闆也被罵的不輕,村裡一些人也這個時候幸災樂禍起來。

「呵呵,俺就說可能是幹了什麼壞事,這下好了,被抓了吧?」有人公然冷笑嘲諷。

「咱老農民還是老老實實的種地好了,別太黑心發大財!」

「太黑心了,這可是人命關天!」

可想而知,聽到這些后林母等人的心情如何,人言可畏,尤其是當這種言論歪曲到一定程度上之後,虛的也說成了實的,太可怕! 天地良心,要是知道林靜靜敢為難他,易陽說什麼也給她接十個八個的綜藝,讓她絕對沒有時間來這兒。

不管大腦里有多少種想法,現實就是易陽需要過了這一關,迎接自己的新娘子。

「遇見你之前我是一條離不開水的魚

每天用只有七秒鐘的記憶在水中嬉戲

遇見我之前你是天空中自由的飛鳥

日日揮舞著翅膀在白雲中肆意穿梭

當我和你相遇的那一天開始

我發現

離開了水我還能努力的去呼吸

離開了你我卻一秒鐘都不能活」

易陽的一首現代詩說完,瞬間裡面沒有了聲音,然後就是女孩子哭哭啼啼的開了門。

「你過關了,不過把我們弄哭了,快給我紅包,要不然讓你一秒鐘都不能活。」

得,一群財迷,妝都哭花了,還惦記著紅包呢。

終於打通了最後一關,易陽見到了自己的新娘,周子怡穿著白色的婚紗,坐在床上,嘴角帶笑看著易陽,眼睛里有點兒濕潤還能看出來她的感動。

「媳婦兒,跟我回家吧。」

沒有跪地求婚,彷彿天經地義,就應該是這個樣子,易陽伸出了手,周子怡也伸出了手,這一刻飛鳥和魚終於相遇。

兩個人打破了傳統的方式,沒有抱著新娘,而是並著肩牽著手一起向前走去,為了新娘不落地的傳統,特意鋪了紅毯,也算尊重傳統習俗吧。

二胖帶著人在酒店等,看到接親的車到了趕緊讓鳴炮,現在不讓放爆竹,所以都是高科技,光有響,頂多出點兒彩帶,沒有污染。

隨著音樂易陽和周子怡進了酒店,開始了儀式,儀式最主要就是兩個問題。

「新郎你願不願意……」

「我願意。」

「新娘……」

「我也願意。」

教父:……

這可能是史上下場最快的教父,什麼都沒說呢,兩個人就都願意了,台下的親友也都樂壞了,沒想到這兩個人這麼不按套路出牌。

周父周母也沒什麼意見,還覺得挺有意思,畢竟這個也不是老傳統,西式婚禮看個熱鬧罷了。

「好了,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歡迎大家來到最帥最酷最有風度看起來就是好男人括弧本人的婚禮現場,同時我和旁邊這位美麗善良大方的女士將為大家獻唱一首,鼓掌歡迎。」

這貨又自己客串上了主持人,旁邊的司儀鶴鳴老師也暈了,邀請他的時候他還挺開心,綵排的也挺好,怎麼就不按套路走呢,無奈的他只能下台充當起了觀眾。

親友團給了熱情的掌聲,隨著音樂響起,易陽拿起麥克風:

「春暖的花開帶走冬天的感傷

微風吹來浪漫的氣息

每一首情歌忽然充滿意義

我就在此刻突然見到你」

周子怡接著唱道:

「春暖的花香帶走冬天的饑寒

微風吹來意外的愛情

鳥兒的高歌拉近我們距離

我就在此刻突然愛上你」

接著就是合唱了,也是點睛的段落。

「聽我說

手牽手跟我一起走

創造幸福的生活

昨天你來不及明天就會可惜

今天嫁給我好嗎」

歌聲輕快,整首歌都是戀人那種甜甜的感覺,來的客人都聽的如痴如醉,這種歌在婚禮上唱實在太合適不過了。

易陽沒想到,有人正在用鏡頭記錄這一刻,並且直播了出去。

「快看,易陽婚禮視頻,這歌,不行,我要重新辦一次婚禮。」

「太好聽了,而且特別適合婚禮上唱,易陽和子怡也是郎才女貌,太般配了。」

「我好像隔著屏幕都受到了愛情的傷害……」

網上不管如何,都不影響現場的心情,歌唱完了,易陽牽著周子怡的手,深情的對視,接著緊緊的擁吻在一起,感受著彼此那份任何除他們之外都感受不到的激動,現在他們終於在一起了。

易陽喝了很多酒,應該說不知道多少酒,最後大家看著他被攙扶著回了房間,來的人實在太多,易陽一人陪一點都能喝多了。

「二胖,你不是說都是水嗎?我這都暈了。」

易陽進了房間就醒了,之前當然也是裝的,昨天就考慮到這個事情,特意弄的那種陰陽壺,可以出酒,可以出水,結果剛開始很順利,後面不知道是不是漏了,水那邊也變成了酒。

幸虧準備了好幾個壺,要不然易陽肯定被那個破壺坑死。

「我哪知道這玩意兒還有質量問題啊,行了快休息一會兒吧,晚上那波你可躲不過去。」

易陽無奈的嘆口氣,上午這些所有人都在,晚上都是至親好友,肯定不能在躲酒了。

「易陽沒事吧?」

周子怡還不知道易陽用了計策,以為他真喝醉了。

「我沒事兒媳婦,這呢。」

周子怡一看,自己的男人正在那消消樂呢,一下氣笑了。

「你還挺會裝,對了,叔爺爺剛才走的時候送了我個盒子,你看看是什麼東西。」

「我怎麼不知道,叔爺爺也偏心。」

易陽接過來東西,一看這盒子都很珍貴,打開一看是一副捲軸。

「幫我扯一下,輕一點兒。」

兩人慢慢的把捲軸打開,二胖也湊上來看。

「百年好合,這字寫的相當不錯了,我看看是哪位名家,胡……我去,易……易陽,你快自己看吧。」

二胖嘴都嚇得瓢了。

「大驚小怪的,我去,叔爺爺太牛了吧。」

「這,這是那位吧。」

周子怡也不淡定了,這拿出去可以說就是個BUG啊。

「真沒想到,叔爺爺竟然送這麼貴重的禮物,有時間我們回去看看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