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69 Views

「阿龍,你想要取我性命,我也不會輕饒了你!」林洛雙腳騰空而起,一雙修長的腿連環抽出,乾淨而利落。

Written by
banner

「砰砰砰!」

連連三腳抽中了阿龍的肩膀,巨大的衝擊力,使得阿龍轟然一聲就雙膝跪在了地上,即使如此,他也沒有放棄,手中的軍刺猛的刺向林洛的大腿內側。

「砰!」

林洛微微一退,就避開了對方的軍刺,並且一記側踢快速踢出。

「砰!」

一道腿影閃過,對方手中的軍刺被踢飛,林洛一個閃身,就靠近了他的身體,一記勾拳快速打出,砰的一聲擊中了阿龍的下巴。

「嗯!」

隨著一聲悶哼,阿龍的身體被踢翻,不過對方不是普通人,乃是訓練有素,抗打能力超強的尖刀部隊成員,他身體剛剛落地,就要彈起,可惜,林洛的速度比他更快。

「砰!」

「咔嚓!」

又是一腳當空落下,狠狠的抽中到了對方的胸口,強大的力量,頓時將他胸口的肋骨再次打斷兩根。

「啊!」

隨著一聲低沉的慘叫,阿龍的身體重重的跌到在地,林洛目光一冷,這個人太危險,剛才差點就死在了他的刀下,所以他繼續出手。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卻是他麻利的卸去了對方四隻的關節,這下就算他有再大的本事和抗打能力也不能再反抗了。

卸掉了對方的四肢關節,林洛算是徹底的放心了,他目光不善的盯著地上的阿龍,沉聲說道「阿龍你聽好了,你弟弟阿虎乃是咎由自取!怪不了我!現在你又來找我的麻煩,看來你們兄弟兩人都是一樣蠻不講理,希望你知道,這世界上不是靠拳頭就能解決一切,需要講道理,好之為之,我走了!」

「林洛,你今天不殺我,我不會放過你的!」阿龍恨恨的盯著林洛的背影喊道。

「你不是我的對手!」林洛的聲音再次傳來,忽然,他的速度忽然加大,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回到學校后,林洛稍稍有點頭疼,將阿龍打敗了他心中倒是有點小得意的,不過下面要怎麼給老師解釋就有點傷腦筋了。

「算啦,既然無法解釋,我還是先躲躲吧!」帶著鴕鳥心態,他就直奔圖書館而去。

至於那些追逐林洛阿龍身影而來的學生,在尋找了一番后,發現根本就無法找到兩人,就只好悻悻回到了教室,怒氣沖沖的博士老師來到了校長辦公室,將林洛狠狠的批鬥了一番。

至於張校長聽到被告的人居然是林洛,出言安慰了一番對方,就將他打發了,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他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林洛乃是市委書記親近的人,我怎麼可能處罰他?」

竹馬纏青梅 原來在林洛被周秘書請走的第二天,他就通過周秘書打探了一下,周秘書雖然沒有透露林洛治為賀書記治病的消息,但是卻說了一句話「老爺和賀書記對林洛很看重!」

他說這句話,其實也是為了幫助林洛,這樣,可以使得他在學校里行事更加的方便。

剛剛拿起了一本書,電話就響了,林洛接了起來,就聽到裡面焦急的聲音傳來「老三,你沒事吧?」

「放心吧,我沒事!已經將那個傢伙給打敗了!」

「那就好!對了,你現在在哪裡?博士老師對你的怨念很大啊,你要小心點哦!」張帆提醒道。

「隨他吧,這個事我也沒有辦法,對方是自己找上門來的,關我什麼事!」林洛無奈的說道。

接下來和張帆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專心的看起書來。

不過讓林洛意外的是,因為在接下來幾天,都沒有見到博士老師找他的麻煩,校方也沒有什麼動靜,倒是不少的學生來藉機接近林洛,希望他能傳授他們一二。

不過好在臨近寒假,最後幾天要考試,那些對他崇拜有加的學生也沒有過於糾纏他,倒讓他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考試過後,就說到放假的事情了,林洛本就是西南省的人,回家只需要坐六個小時左右的火車就可以了。

他已經提前訂好了車票,寢室的四人一起吃了一頓飯,在第二日就提起行李箱過奔東西,準備回家了。

提著行禮來到了火車北站,因為臨近春節,正是返鄉的高峰期,所以車站的人流量相當的大。

排隊上車后,林洛感覺全身都出了一身汗,將行李架放在了座位上面,林洛就拿起一本中醫典籍看了起來。

不到幾分鐘,鼻間吸入一股香風,回頭一看,卻是一名提著行禮的女孩走到了他的身邊,女孩身穿白色的羽絨服,頭上戴著白色的毛帽,脖子上的圍脖卻遮住了她大半臉蛋,此時她正努力的將自己的行禮,往行禮架上放,不過看樣子卻有點力氣不夠,努力了幾次都沒有將行李箱弄上去。

「我來幫你吧!」林洛放下書,站了起來。

「謝謝你!」對方微微一笑,忽然,她的眼中露出一絲驚喜「林洛是你呀,真是好巧!」 「你是許靈?」林洛一開始就覺得這個女孩有點眼熟,只是對方遮住了大半面孔沒有認出來而已,在對方喊出他的名字后,他也想了起來,正是在餐廳里向他要簽名的那個女孩。

林洛將對方的行禮放了上去,然後就一起坐了下來,許靈屬於那種性格開朗活波的女孩,一坐下就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而林洛也從中了解到了一些東西,蓉城是西南省的省會,而許靈與林洛則是大華市的人,不過許靈是青岡縣城的人,林洛則是城陽縣的農村人,勉強算得上老鄉。

因為大家都是一個市的人,所以兩人之間不自覺的親近了不少。

林洛很少與女孩子打交道,所以,在這方面經驗不多,因此,兩人聊天,大多數時候,都是他在聽,許靈在講。

總的來說,許靈是一個比較不錯的女孩,不過容貌上比起鄭柔,谷雪就要稍稍差上一籌。

微微一震,火車啟動向大華市開去,一路上有一個美麗活波的女孩陪著聊天,林洛倒是不覺得煩悶。

不停的講了兩個小時,許靈覺得有點累了,所以就打算假寐休息一會兒了,不過不一會兒了,林洛就聽到旁邊傳來一陣均勻的鼾聲。

這時,他才抽出時間來打量坐在他對面的乘客,對面坐的是一男一女,男的比較瘦,四十多歲的樣子,還戴著一副金絲眼鏡,身邊放在一個黑色的公文包,看樣子很想出差的公務員。

而那個女子打扮比較時髦,脖子上還掛著一條不錯的金項鏈,雙手緊緊抱著自己的挎包,眉宇間透著一絲警惕。

男子有搭無搭和女子聊著,看到林洛望來,頓時報以一個友好的微笑「小兄弟是放假回家的學生吧?」

「是啊!」林洛笑著回應。

「你是哪個大學的?」對方又問道。

「華南大學!」

「不錯!不錯!」

對方客氣了兩句,就不再和林洛說話,而是繼續和旁邊的中年女子溝通,那女子也有幾分姿色,所以,林洛以為對方只是想在旅途中找人搭訕,也沒有在意,繼續拿起了那本書看起來。

也不知道中年男子很會說,還是很有親和力,很快就與那女子又說有笑起來,半個小時候,他從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了兩瓶可樂,順手就遞給了女女子一瓶。

「口渴了吧,喝點可樂吧!」

「不用了,我自己有!」

男子笑道「沒事,相見就是有緣,請你喝瓶可樂也不算什麼!」

那女子感覺盛情難卻也伸手接過了可樂,接下來兩人又興緻勃勃的聊了起來,女子手中的可樂早就不自居的喝下了小半瓶。

「不好意思,我有點困了!先休息下,待會聊!」女子揉了揉有點發暈的腦袋,就慢慢閉上了眼睛,而此時看起來溫文儒雅的男子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神色,目光掃過正在睡覺的許靈和正在看書的林洛,發現他們並沒主意他,過了一會兒了,發現女子已經睡熟,他就伸手抓向那女子的挎包。

他輕鬆的拿過了對方手上的挎包,並且還大膽伸手抱住了女子的肩膀,讓對方的身體靠在他的身上,看起來二人就是夫妻一般,然後他的另外一隻手就迅速拉開了挎包的拉鏈。

挎包拉開,中年男子雙眼不禁一亮,因為他發現,包裡面裝的居然全部都是現金,目光警惕的掃過四周,並且拿過了他的公文包,悄悄的將現金挪移到了他的公文包中,

將挎包重新放入了對方的懷中,中年男子不由露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他將女子的身體扶正,然後就拿起了自己的公文包起身,準備離開這裡,再過幾分鐘就要到一個站,只要一下車,這六萬多塊就順利到手了。

「先生,你要去哪裡?」

忽然,一道突兀的聲音想起,男子心中一驚,目光落在帶著一絲微笑的林洛臉上。

「呵呵,小兄弟,我快到站了!所以我準備下車了,我們有緣再見!」他心中有點疑惑,感覺林洛的笑容中透著一絲古怪「難道他發現了什麼?」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你似乎多拿了一些不該拿東西吧!」林洛的笑容變得似笑非笑起來。

對方的臉色一沉,目光緊緊的盯著林洛,其中飽含一絲威脅之意「小兄弟真會開玩笑,我就一個公文包,怎麼會多拿東西呢?再見!」

說著,中年男人就不再理會林洛,起身就向外走去。

「站住!」林洛冷喝道。

「怎麼,小兄弟,你想找麻煩?小小年紀有些事情你還是不要摻和比較好,不然小心吃虧!」中年男子猛的回頭,目光林凌厲的盯著林洛,現在他已經敢肯定,他偷拿女子的錢的事被林洛發現了。

林洛的臉色也隨之一沉「呵呵,這個事,我還真想管下,你把錢還給她吧,我就可以放過你,不然,乘警來了,對你可沒有好處!」

「小子,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一個學生管得起嗎?」對方見林洛居然一副不罷休的樣子,頓時有點慌張了。

「管不管得起試試就知道了!」林洛猛的從座位上站起,目光冷厲的盯向對方,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欺詐他人錢財,想要不勞而獲的人。

「小子,算你狠!」對方臉上閃過一絲無奈之色「見者有份,我分你一半如何?」

「少老這套,把錢都交出來!不然別怪我不客氣!」林洛冷笑道。

「小子,你這是找死!」中年男子從公文包里掏出了一隻匕首,在林洛面前晃了晃,威脅之意不用言喻。

就在這時,車速忽然慢了下來,並且車上的廣播中也傳來了到站的消息,男子又揮舞了兩下匕首,然後就快步向車門走去。

不過,他在剛剛走出兩步,就發現自己的肩膀被人抓住了,他猛的回頭,發現抓住他肩膀的正是那個學生。

心中大怒,手中的匕首就快速的刺向林洛。

「啊!」

隨著一聲慘叫,他握刀的手腕卻被林洛捏在了手裡,他臉上閃過一絲戲謔之色,並且輕鬆的從他的手中拿過了匕首「想要和我動手,你還差得遠!」

說著,林洛再次出手,在中年人的身上一點,頓時,對方就感覺渾身酥軟,身體乏力,一下子就軟倒在了地上。

林洛點中的穴位叫做天突穴,一旦點中就會全身無力,連話都說不出來,

其實剛才林洛與中年男子的對話,有不少人都聽在耳中,但是,卻不敢貿然站出來,現在見到中男子被制服,頓時,都紛紛叫好起來。

林洛奪過對方的公文包,然後就走到了那女子的身邊,手中出現了一枚銀針,輕輕在對方的頭頂刺了一下,頓時,那女子就醒來了。

看著站在她身邊的林洛,女子警惕之心大起,緊了緊手中的包「你想幹什麼?」

林洛一時有點哭笑不得,真是好壞不分啊「這位大姐,你看看,你包里的錢是不是被偷了!」

對方一聽,臉上馬上露出了緊張之色,拉開挎包就發現裡面空蕩蕩的,六萬現金全部不見了,頓時,她就尖叫了起來「啊,我的錢,我的錢被偷了!」

「沒事的,你的錢都在這裡面!」林洛說著就拉開了公文包,並且送到了對方的面前。

「這是我的錢!」對方驚喜的將六萬現金拿了出來,並且林洛還發現,對方的公文包里還有兩瓶可樂與一包白色的粉末。

這包白色的粉末應該就是迷暈那女子的迷藥。

「林洛,這是怎麼回事?」許靈聽見大家叫好的聲音忽然醒來,疑惑的盯著林洛。

「呵呵,這位大姐太過大意,被人迷暈了,拿走了他的錢,不過這錢已經被我拿了回來,那人也被我制服了!」林洛笑著回答道,並且還指了指軟倒在過道中的中年男子。

「啊,混蛋,你居然敢偷我的錢!」女子一見迷暈她的正是坐在他身邊的中年男子,頓時一怒,走上去就用高跟鞋踩了兩腳,就在他還欲發泄的時候,兩名乘警卻走了過來。

「住手!」

女子看到來人是乘警,頓時喊道「好人同志,你們來的正好,這個傢伙偷我的錢,你們快幫他給抓起來!」

原來卻是有人見到林洛將中年男子制服,就去喊了乘警過來。

「嗯,我們知道了,這位大姐,你放心,我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說著,兩名乘警就拿出手銬將中年男子鎖了起來,不過他們卻發現,中年男子居然渾身癱軟,無法站起。

林洛這時走了過來「好人同志讓我來吧!」

「你又是誰?」其中一名乘警說道。

「呵呵,我就是制服了他的人!」 這個明星有些咸魚 說著林洛就在對方的身上一點,中年男子就發現,他的身體恢復了正常,他抬眼看了一眼林洛,眼中充滿了恐懼,剛剛一指點在他的身上就口不能言,身不能動,這也太恐怖了,難道是什麼妖術?

而兩名乘警也奇怪的打量著林洛「這是怎麼回事?」

「好人同志你們不必驚訝,我這是中醫中的一種點穴之術,先前我點中了對方的麻穴,所以他才無法動彈!」林洛輕鬆的說道。

林洛的解釋雖然有點匪夷所思,但是他畢竟幫助制服了犯人,兩名乘警倒不好繼續追問,接下來,兩名乘警就將中年男子給抓走,並且押下去交給了車站派出所,而林洛與那女子都涉及到本案,所以也要下車去配合調查,這讓林洛十分的無奈「早知道在他沒有動手前就制止他的!」

不過讓林洛意外的是,許靈居然與他一起下車了,說是不能扔下老鄉不管。

做好筆錄之後,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後,那女子對林洛是千恩萬謝,女子叫做鍾海燕,據她自己說,她性格有點愛炫耀,包里的錢是她在外地打工一年才掙到的,這次回家,就是想要讓大家知道,她有錢了,這次,如果不是林洛,她一年就白忙活了,所以最後她留下了電話,希望林洛有時間到她家裡做客。

「林洛,你真是厲害!居然連點穴的功夫都會!你是不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啊?」許靈崇拜的看著林洛說道。

「許靈我說過,這只是一種中醫的截穴手法而已!」 「切,你騙人!不想承認就算了!不過就算你承認,我也會為你保密的。」許靈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現在兩人正坐在一輛警車上,因為筆錄的事情耽誤了林洛兩人上車的時間,所以,派出所的領導作出了一個決定,就是派專車送林洛他們去大華市。

這倒讓林洛心中的小小不滿平息了下來。

三個小時后,警車來到了大華市汽車客運站,與許靈告別後,林洛就登上了回鄉的大客車。

摸骨神醫 一個小時候,林洛來到了城陽縣客運站,林洛的家在縣城下面的黑山鄉,還要坐上兩個以上的客車,走上半個小時的小路才能達到。

不過,他在回家之前,他準備去看看弟弟林陽,弟弟林洛現在正好在縣城上高一,提著行禮林洛就直奔城陽二中而去,林陽的成績不錯,比起當初的林洛只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城陽二中離客運站只有十多分鐘的腳程,以林洛的體力絲毫不會感覺到累,當他站在城陽二中外面時,心中有點感慨,因為當初他也是在這裡上的高中。

「幹什麼的?」門衛抬起頭喊道。

「牛大叔,我是林洛,去年才畢業的,我來找我弟弟,他現在在念高一!」一名保安從保安亭里走了出來,臉上浮出了笑容「林洛真是你啊,幾個月你見,長變了不少啊!去大城市待過就是不一樣了。」

「呵呵,牛叔你說笑了!對了,我先去找我弟弟,待會聊!」對於二中林洛算是比較熟悉的,他弟弟是高一一班,尖子班。

現在已經是將近五點多了,快到放學的時間了,很快林洛就來到了高一一班的門外,一名老師正在講課,林洛也認識,不過以前不是教他們班的。

「鈴鈴鈴!」

隨著鈴聲的響起,老師宣布下課,夾起課本走出了教室,不過他的目光稍稍在林洛身上停留了一下,或許是覺得眼熟吧。

「林陽!」

「哥!」

一名身高在一米七,臉型與林洛有三分相似,穿著校服的乾瘦少年驚喜的走到了林洛的身邊。

林洛張開雙手與弟弟來了一個熊抱「林陽,在縣城上高中還習慣吧?」

「還行!」林陽回答道,打小他就崇拜自己的這個哥哥,能夠在他上高中的地方上高中他很自豪。

「林陽你臉上的傷怎麼回事?」林洛忽然發現,在林陽的臉上居然有一團烏青的地方。

聽到林洛提及他臉上的傷勢,林陽眼中明顯閃過一絲慌亂之色「沒,沒事,是我自己走路不小心摔倒了的!」

「真的?」

林洛不相信的問道,林陽臉上的傷勢,就是烏青一團,如果摔傷的話,應該算是擦傷面積,所以,當場林洛就知道林陽在說謊。

「哥,是真的,真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傷的!」林陽的神情漸漸穩定了下來。

「林陽,你是不是有事隱瞞著我?」

「沒有!哥,你就不要再問了,我求你了!」林陽臉上露出了哀求的神色,林洛見此只能微微嘆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這個弟弟的脾氣幾乎和他一樣,都是一個犟牛,只要他不願意說,就算你再怎麼逼問,也不會說的。

「好吧!我們去吃飯吧!」

「嗯,好的,我知道一家餐館,味道不錯,還挺便宜的!」林陽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笑意,於是兩兄弟就一邊聊著一邊向餐館而去。

很快,兩人就說說笑笑走出了學校外,不過剛剛走出幾百米,就聽到了一道聲音傳來「那個小子,給老子站住!」

林陽聽到這道聲音,臉色明顯一僵,林洛回頭,看到不遠處,正有三名坐在摩托車叼著香煙的少年正一副不屑的看向他們。

「林陽,他們在叫你?」

「不是的,哥,不是叫我,別管那麼多了,我們走吧!」林陽眼中露出一絲慌亂和恐懼之色,這一切林洛都看在眼中,眸子中也不由多了一絲凌厲的神色。

「好!我們走!」看來林陽臉上的傷並不是那麼簡單,本來已經決定不再追究的林洛,決定在吃飯的時候,好好追問一番,他絕對不允許有人欺負他的弟弟。

「嗡嗡嗡嗡!」

隨著一陣刺耳的聲音,然後三輛摩托車從林洛林陽身前超過,龍頭一擺,然後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小子,我們大哥叫你呢?你他媽耳聾了?是不是嫌昨天被打得太輕?」

林陽的眼中閃過一絲憤怒之色,臉上更是陣陣發燒「你們,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哈哈,小子不要那麼害怕,今天我們不會打你的!昨天打你我們也是受人之託,不過今天我們三兄弟還沒有飯錢,你也不忍心看我們挨餓吧,這樣,你拿一百塊來,我們就饒了你如何?」

這三人看起來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一高,一矮,一胖,倒是一個不錯的組合,說要讓林陽拿出一百的正是那高的那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