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67 Views

看著眼前壓下來的那一片厚重的陰影,阿黎瞬間睜大了眼睛,錯愕地望著他,「你……」

Written by
banner

「不許說話!」

男人低沉的嗓音略帶沙啞,像一片柔軟的羽毛,緩緩地從她心尖兒拂過。

她瞬間沉淪了在他的聲音中,緩緩地閉上眼睛,用心感受著那一抹微涼,纏綿,啃咬,吮、吸……

從一開始的溫柔,到最後的強勢霸道,像是在刻意懲罰她。

阿黎不敢掙扎,也不敢推開他,任由他肆無忌憚地懲罰她。

事實上,就連她自己也覺得應該被懲罰,誰讓她說出那樣的話。

好一會兒,一直到阿黎覺得快要窒息的時候,薄寒池總算鬆開了她,一雙湛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眼底壓抑著濃烈的渴望。

阿黎揚起小臉,幾顆瓷白的小門牙,輕輕咬了咬唇角,小心翼翼地問道:「你,你原諒我了嗎?」

男人眸色微閃,啞著嗓音說道:「小黎兒,以後再也不許說那樣的話,我不會原諒第二次。」

阿黎微怔,旋即開心地笑起來,眉眼彎彎的,像極了夜幕中的月牙兒。

她信誓旦旦地說道:「就不會再有第二次了,一定不會的。」

腹黑總裁追妻 「南城薄家,我讓薄臨接管了。」

沉吟了一會兒,薄寒池突然說道。

阿黎愣了愣,「啊?」

薄寒池垂眸一笑,輕輕地揉了揉她的短髮,「沒什麼,這次的事情事情疏忽了,以後再也不會了。」

…… 隔天,阿黎和薄寒池一起回的帝都。

至於江勝男和冬梅,她們先阿黎一天回去,有好幾個大牌代言主動提出想跟阿黎合作,這些事情都需要江勝男回去處理。

冬梅原本想留下來伺候阿黎的,可被阿黎拒絕了,她說不需要……

回到帝都之後,薄寒池出差了,阿黎以太累了需要休息為由,跟江勝男請了三天假,這幾天她一直在宋家別墅宅著,每天就跟傾城他們刷電影,玩牌,打麻將,有時候就什麼都不幹,躺在床上睡大覺。

這期間,除了薄寒池的電話,她誰的都不接,就連白珞瑜的電話也不接。

足足三天,等到第四天的時候,早上十點多,她還賴在被窩裡睡懶覺,就聽到有人站在門口不停地敲門。

同時,還伴隨著傾城特有的清媚的嗓音:「小阿黎,起床啦!你家經紀人派的車已經停在門口,說是要接你去參加一個電影試鏡……」

阿黎抱著被子在床上打了幾個滾兒,然後不情不願地爬起來,皺著眉說道:「我知道了,我先去洗漱,馬上就下樓。」

傾城撇撇嘴,「那你快點兒,我去樓下等你。」

這丫頭,昨晚上也不知道怎麼了,一個勁兒地拉著他們一起玩,讓她早點去睡覺,就是不肯動彈,還非說什麼要去喝酒擼串。

那時候都半夜十一點多了,也不知道她哪來的那麼大精力!

後來,他們幾個實在被她折騰得沒辦法,只好開著車出去找夜宵,幾個人找了一個還過得去夜宵攤,喝酒擼串到晚上兩點多鐘。

回到別墅準備睡覺的時候,都差不多早上四點了,太陽都快出來了。

趿拉上一雙毛茸茸拖鞋,阿黎迷迷糊糊地朝著洗手間走去。

鏡子里的女孩兒眼圈好重,眼睛里還有血絲,她胡亂地抓了抓頭髮,試鏡?真的要去嗎?這幾天她想了很多事情,最初進娛樂圈,只是因為這一行賺錢快,而那時候,她剛好是最缺錢的時候。

現在,現在她好像什麼都不缺了,反而多了一些累贅,比如姬家大小姐的身份,又比如,這個身份帶來的巨大麻煩……

以前的時候,她也覺得有錢就能擁有很多,比如有錢之後就能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又比如,有錢了,她能替外公和媽咪報仇。

可,事實上,宋敬業還活著,活得好好的……

失去了老婆和孩子算什麼,對他來說,老婆還能娶,有了老婆,自然就會有孩子。

唯一讓她欣慰的是,外公大半輩子的心血歸她了,可,那也不是她奪回來的,是外公給她留下的。

阿黎深吸一口氣,伸手掬了一捧水澆在臉上,掌心撐在盥洗池台上,鏡子里的女孩兒一臉水珠,臉頰白皙而精緻,挑不出半點瑕疵。

她突然想起小的時候,很多人都說,她跟媽咪長得一點都不像。

事實上,真的一點都不像,不管是眼睛和鼻樑,還是嘴唇,然後外公就說,她跟從未謀面的外婆長得像。

想到這裡,阿黎不由得笑了,嘴角微微揚起。

也就在這一瞬間,她心裡做了決定。

從洗手間走出去之後,阿黎沒有化妝,素這一張臉就朝著樓下走去。

「老妖婦,你瞧人家小黎兒,那小皮膚嫩得,吹彈可破,不化妝都比你好看!」

聽到身邊道士的話,傾城立刻扔給他一記刀眼,沒好氣地說道:「臭道士,就你話多! 總裁老公從天降 老娘化不化妝跟你什麼關係啊!」

頓了頓,她擺弄了幾下手指,又繼續說道:「再說了,老娘就算不化妝也能迷倒一條GAI的男人!你呢?你呢!切!估計這輩子都沒女人要了吧!」

道士頓時噎了一下,小聲地嘀咕了一句:「就沒看見過比你更自戀的!」

一旁的和尚咧著嘴笑,「阿彌陀佛!兩位,不要因為這點小事兒傷了和氣,尤其是道士你,你明明……」

不等和尚把話說完,道士冷嗤一聲,沒好氣地瞪他,「我怎麼?你說我怎麼?」

和尚忽然笑得更歡了,「阿彌陀佛!貧僧明白了,道士,你這是愛而不得心生怨恨了。」

道士微怔,旋即不耐煩地朝和尚揮了揮手,說道:「不知道就別瞎說!你們禪宗不是有閉口禪嗎?趕緊修你的閉口禪去!」

「阿彌陀佛!道士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喜歡人家就應該告訴人家,別總是跟她對著干,就你這樣,就算人家對你有意思,也會被你嚇到的。」

和尚一邊說著,一邊嘆氣搖頭,儼然一個經驗獨到的樣子。

道士皺了皺眉,狐疑地望向和尚,小聲地問道:「真的是這樣嗎?」

他不過是想引起她的注意而已,誰讓她每次都把他當空氣!

「阿彌陀佛!貧僧從不打誑語!」

「行!那我就信你一回。」

……

傾城從茶几上抓了一把瓜子,一邊愜意地磕著,一邊朝著阿黎走過去,說道:「小阿黎,今天我和書生負責任保護你。」

阿黎抬眸,緋唇勾起一絲笑,語氣淡淡:「我打算暫時退出娛樂圈。」

「你,你要退出娛樂圈?」

客廳里的幾個人頓時愣住了。

還是傾城先回過神來,她立刻給了阿黎一個大大的擁抱,笑眯眯地說道:「小丫頭,你是不是想通了要加入我們傳說?」

「我跟你說啊!干我們這一行雖然挺危險的,但刺激啊!而且賺得還不少。最重要的是,干我們這一行用不著瞧僱主的臉色!」

聽著傾城說的一大堆,阿黎忍不住彎了彎唇角,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

「小丫頭,我沒騙你,干我們這一行真的很刺激,保證會喜歡上的。」

忽然想起去年在塔城的那一次,後來阿黎是知道他們也出現過這裡,傾城呵呵笑了笑,尷尬地扯了扯嘴角,說道:「那個,你好好考慮一下,危險是有的,不過勝在刺激啊!人活著也就這一輩子,幾十年而已!」

「等你老了,想做點刺激的事情,那就是真的有心無力了。」 人這一輩子,也就幾十年而已!

阿黎想著傾城說的話,她沒有反駁,因為事實就是如此的。

她笑,「我知道了,放心吧!我會好好考慮的。」

說完,阿黎就朝著門口走去。

傾城和書生連忙跟上,他們現在的任務是保護阿黎,一直到把老佛爺揪出來為止。

幾個人一起走出去,傾城跟阿黎坐在後面,坐在副駕駛的司機被書生趕下來,他自己坐了進去。

那司機愣愣的,完全一頭霧水,他猶豫著想說什麼,卻聽阿黎說道:「這段時間他負責給我開車!我會跟薄總知會一聲的。」

倒是坐在副駕駛的冬梅,沒人在意她的存在。

試鏡現場在香格里拉大酒店。

半個小時之後,阿黎在酒店門口見到了江勝男,幾個月前,江勝男就把電影的劇本扔給她了,讓她一定要抽時間好好研究一下。

雖然導演張可有意與她,但為了公平起見,還是決定幾個主角一起試鏡。

「有把握嗎?」江勝男問她。

阿黎聳聳肩,緋唇勾起一抹淺笑,說道:「我沒問題。」她已經決定好了,拍完這部電影之後,立刻宣布暫時退出娛樂圈。

見她這麼有把握,江勝男立刻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她又瞧了一眼阿黎,眉頭輕輕蹙了蹙,笑著說道:「阿黎,一會兒讓冬梅讓你上點妝,你這樣素這一張臉太隨便了。」

阿黎愣了一下,狐疑地眨了眨眼睛,「隨便嗎?我覺得這樣挺好的啊!」

「嗯,很隨便,還是上點妝好。」

「行!那我就聽你的。」

……

隨後,阿黎被冬梅帶著去了洗手間化妝,傾城和書生蹲守在洗手間門口。

不過幾分鐘時間,阿黎再從洗手間走出來,整個人瞬間就明艷了許多,連昨晚上熬夜的痕迹都找不到了。

望著阿黎那一張吹彈可破的小臉,傾城咬著唇角,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她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這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傾城皺起眉,用手肘捅了一下身邊的書生,問道:「喂!書生,你說現在的女孩子,她們的皮膚怎麼都這麼好呢?」

書生扭頭望向她,「你是說小阿黎?」

傾城微怔,旋即點點頭,又連忙搖搖頭,「算了!就當我沒問過。」

蘇慎行那臭小子,他平時接觸的女孩,應該比阿黎的年紀還小吧!十七八九歲,最美好的年紀,皮膚也一定是最自然,也是最美的。

吹彈可破!

哪像她!

已經滿二十六年了,比他足足大了七歲。

相比之下,她這已經是老女人了,眼看著就奔三了,竟然,竟然會因為一個十八九歲的臭小子亂了心思,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我說傾城,你這些天到底怎麼了?總是不在狀態,尤其是跟你說話的時候,你要麼是沒聽見,要麼就答非所問。」

書生挑眉,狐疑地瞧了一眼傾城,這一點都不像他認識的那個不要命的女人。

傾城愣了一下,「啊?」

書生微微嘆了口氣,把連轉過去,不再搭理她,這女人不對勁,很不對勁。

見書生不作聲,傾城也不想多說一句話。

重生之拐彎向右 阿黎一路走在前面,即使書生刻意壓低了聲音,但阿黎聽力好,書生的話還是一字不落地落進她耳中。

阿黎抿唇一笑,扭頭,故意打趣地說道:「傾城姐的這種表現,八成是患上相思病了!」

「相思病?」書生愣住了,「小阿黎,你是說老妖婦有喜歡的人了?」

阿黎帥氣地打了一個響指,挑眉道:「Bingo!」

聽了阿黎和書生的對話,傾城瞬間紅了臉,她咬著牙,沒好氣地扔給阿黎一記刀眼,「小阿黎,你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有喜歡的人了?」

阿黎聳聳肩,舉起手臂,朝後面的傾城晃了幾下。

書生又瞧了一眼傾城,只覺得阿黎說的話有道理,感慨了一句:「難怪啊!」唯一遺憾的是,老妖婦喜歡的人肯定不是道士。

很快,一行人到了試鏡現場的外面,江勝男已經等在那裡了。

除了阿黎和江勝男,其他人都不能進去。

可,傾城還是跟著進去了。

姬唯說過,出了薄公館,就要對阿黎寸步不離,誰知道老佛爺在哪等著呢!

阿黎剛一走進去,就瞧見一張熟臉,這都要歸功於她過目不忘的記憶力,余佳欣,圈內的一姐,來之前江勝男跟她說過,余佳欣也盯上這部電影的女主角了。

而且,在這之前,她跟張可導演合作過,他們合作過的那一部電影變成了一匹黑馬,還因此獲得了最佳導演獎,就連余佳欣也拿下了當年的影后,由原本的二線女星順利躋身為一姐的地位。

之後,在張可的牽線下,余佳欣又連續拍了兩部賣座的電影,從此奠定了娛樂圈一姐的地位。

余佳欣一直記得上次的恥辱,可,她還是怕跟阿黎正面對上,畢竟,她現在還有薄少給她撐腰,一時之間她自然拿她沒有辦法。

不過,走著瞧好了!

「阿黎,真巧!你也是來試鏡的嗎?」余佳欣主動跟阿黎打招呼。

阿黎暗暗翻了一個白眼,明明不喜歡她,偏還要裝出一副跟她關係不錯的樣子,不累么!心裡這樣想著,臉上卻不動聲色。

她垂眸一笑,說道:「對呀!我應張導的邀請,來試鏡這部電影的女主角。對了,聽說余姐姐也有意這部電影的女主角,是嗎?」

余佳欣愣了一下,笑得毫無瑕疵,心裡卻恨得直咬牙,張可是怎麼回事啊!明知道我跟她不對付,竟然還把她給叫來了!

她轉念一想,眼睛不由得一亮,難道……是他特意把宋黎找來幫她出氣的?

一定是這樣的,好歹她也跟了他幾年。

想到這裡,余佳欣那一張妝容精緻的臉上漾起笑意,漫不經心地說道:「所以我才說真巧,不過……」

她話鋒一轉,像是說親密的悄悄話,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他們關係很好。

可,余佳欣的腦袋還沒湊上去,一隻漂亮的手伸了出去,毫無徵兆地蓋在她臉上。 從試鏡現場出來,阿黎立刻給李森嚴打了一個電話,將她想要投資電影的事情告訴了他,李森嚴同意了她的做法,答應跟電影製片方聯繫。

交代完這事兒,阿黎剛準備跟大伙兒去吃午餐,順便跟江勝男談一下她休息的事情。

可,她剛打開車門,攢在掌心裡的手機就響了,阿黎拿起來瞧了一眼,大師兄?她微不可見地蹙了蹙眉,將手機放在耳邊,「喂?」

很快,手機聽筒里就傳來姬唯熟悉的聲音:「阿黎,有時間嗎?媽想請你今晚上來家裡吃一頓晚餐。」

阿黎笑了笑,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好。」

頓了頓,她又說道:「哥,我想下午去一趟師父那裡,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手機那端,姬唯微微愣了一下,「小黎兒,你,你剛才叫我什麼?」

「叫你哥啊!難道我叫錯了嗎?」

聽到阿黎的話,姬唯瞬間就笑了,還差點高興得差點忘了形,「沒,沒錯,是該這麼叫!小丫頭,以後你都應該這麼叫。」

「哥,那你是答應我了?」

「當然答應。」

……

下午兩點多的時候,阿黎已經坐在了姬唯的車上,朝著華清山的方向疾馳而去。

姬唯扭頭瞧了一眼旁邊的女孩兒,又故作漫不經心地說道:「小黎兒,傾城告訴我,你這幾天哪都沒去,就宅在家裡了?」

阿黎垂了垂眸,嘴角微微揚起,「我就是讓自己安靜幾天。」

「在想什麼?」

「想我自己的處境!」

姬唯微怔,臉上流露出愧疚之色,「對不起,是我沒把事情處理好,原本我是想……」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沒有繼續說下去。

阿黎偏過頭,眼眸中染了幾分笑意,問道:「你想什麼?」

姬唯沉吟了一會兒,忽然開口問道:「阿黎,你很不喜歡現在的身份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