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81 Views

只要面前這些人,不對自己有惡意,陸方倒也覺得無恙。

Written by
banner

「我姓陸,你可以叫我陸道友,無事,之前這小傢伙已經給我賠罪了,你就不必再跟我多說了,我對他並沒有惡意,也不會將這事情放在心上。」

陸方開口說道,眼眸之中並沒有什麼表情波動。

聽到這裡,天老就是笑了起來。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

說到這裡,一雙眼眸之中就是露出了一縷笑容。 只見面前的胡玉伸手往前面一推,手中出現了一個盒子,臉上帶著笑容對著小月兒說道:「這是一件小東西,你可以收下。」

小月兒看著面前的老頭,眸中帶著一些警惕。

陸方看了一眼,這才笑了笑,說道:「收下吧,畢竟是前輩的一番好意。」

聽到了陸方的話,小月兒這才有些怦然心動,伸手接過了寶物,打開一看,這是一枚戒指。

但是這枚戒指卻閃爍著寶光,一看就是非同凡響的寶物,其中蘊含著一股強大的靈氣,在其中不斷的波動著。

「這是?」

小月兒看著戒指如此的好看,一時間就有些怦然心動,陸方掃過一眼,就發現這是一枚空間戒指。

同時在這一枚戒指之中,還放了不少的靈丹妙藥以及神晶。

「有心了。」陸方笑著說道,這胡家可是出了血,看來是真的不想得罪自己,自然是鬆了一口氣。

「其實我還有另外一件事情要跟同道你說。」胡玉看著面前的陸方,臉上帶著笑容說,一雙眼眸之中似乎有一些炙熱,說完就是揮了揮手,胡家老三連忙退了出去。

陸方瞬間明白過來,面前的胡玉是要跟自己談事情。

只是思索片刻,也讓小月兒出去了。

大廳之中靜悄悄的,沒有人在這裡面,只是這裡面充沛著充足的元力,以及桌上的美食。

但胡玉根本就沒有動面前的這些美食,把目光炯炯的盯著陸方:「我有一件大好事要送給道友。」

聽到這裡,陸方愣了一下,然後又猛的大笑了起來。

「好,請說!如果在我實力的範圍之內,我一定會接受,但是如果超過我的實力範圍之外,那我也就沒辦法了。」

陸方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說道。

「這…」胡玉聽到這裡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陸兄弟應該是才突破沒多久吧,應該還沒有跟太多的靈神期打交道,否則肯定不會這麼想,我等已經抵達了現在的境界,又怎麼會為了一些小利,而讓自己陷入生死危機呢?」

胡玉目光炯炯的說道,說完遞出了一個玉簡。

陸方接過了玉簡拿著自己的手中,緊接著就有著一股信息傳入了陸方的腦海之中。

「這是?」

陸方頓時嚇了一大跳,因為在他腦海中出現了一連串的信息,很快就組成了一處地圖。

就在這地圖標誌的中央,畫著的正是一個寶藏。

「這地方只離天龍城五百餘里,以我的實力,最多半天不到就可抵達,這一處寶藏,其實並不算是寶藏,而是一個靈神期的洞府,我打聽到,這一位就在這洞府之中坐化了,而且離現在大概有數百年已久。」

「原來是這樣的一個好處。」陸方瞬間明白過來了。

如果是什麼大的寶藏,陸方肯定會覺得十分懷疑。

但只是一個小小的洞府,的確可以去試驗一番自己的實力,原本陸方是準備把小月兒送去黃家,但是仔細思索之後,認為不能夠如此的輕率,必須要進行一番調查才行。

原本小月兒要拿回去的寶石如今也被自己在晉勝靈神期所用,自然不能夠如此輕易的再回去。

想到這裡,陸方就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我有一個問題。」陸方盯著面前的胡玉,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些疑惑之色。

「為什麼找到我?而不是其他人?」陸方沉默片刻,盯住了面前的胡玉問道。

「很簡單,你是外來的,而且你身上的修為氣息來看,你是剛剛才突破靈神期,實力不是太強,這樣正好可以作為我的輔助,和我一個人入山,我擔心會遭到一些憎恨我的人襲擊我,我需要另外一個人幫我。」

胡玉臉上帶著笑容,對著陸方說道。

「好。」陸方點點頭說道,答應了面前的胡玉的請求。

雙方約定好時間,就在明日,就一起出發前往這一處洞府所在。

「天老,你覺得他說的是真是假?」陸方皺著自己的眉頭說道,一雙眼眸之中,帶著凝重。

「他說的應該是真的。」天老說道,只是又補充了一句:「不過,他卻選中了你這樣的剛剛突破的人這就有些古怪了,除非他是想要更加方便的制住你,不然何必呢?」

「天老,你說的沒錯。」

陸方輕輕地搖了搖頭,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說道。

「那你還打算再去嗎?」天老問到。

「去,為什麼不去?憑藉我現在的實力來說,在我的爆發之下,就算是靈神期三重也可為之一拼,面前這位,現在應該也只是靈神期一重吧,而且應該也只修鍊到了凝神期一重中期左右。」

「你可不要小瞧這些老牌靈神期高手,說不定就有什麼底牌,一個不小心,你就可能栽了。」

陸方的話還沒有說完,天老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說道。

「明白了。」陸方被天老說了一番,這才冷靜了下來,自己的確有些太過得意。

這些事情,可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陸方一雙眼眸之中又恢復了平靜。

小月兒走了進來,臉上帶著一些開心。

「陸哥,我什麼時候回黃家?」小月兒問道。

「先打探一番吧,你現在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你的身份,要是回去了,你覺得對方會認可你嗎?」陸方開口說道。

聽到這裡,小月兒有一些推頭喪氣。

「可是大長老他們的仇還沒報,我必須得回去。」聽到這裡,陸方想了想,回答道:「這幾天你就在旅館之中住著,等我出去探險回來,到時候我就送你回去,同時我會聯繫一下對方,憑藉我的身份,對方應該不會懷疑。」

「太好了!」

小月兒聽到這裡,在陸方的臉上猛的親了一口。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第二天很快就到了。

農家悍女:妖孽,算你狠 陸方並沒有帶小月兒一起,而是讓她留在了旅店之中,靈神期之間的戰鬥這可說不定,一個不小心,很可能就將小月兒捲入其中,讓她生死不知。

兩人約好在這旅館之外,胡玉早已經在等待。

不過卻有著一輛車,這也是一輛青銅馬車,這馬車之上刻著一個胡字,同時上面有著一股波動的氣勢。

這一股氣勢向著四周擴散而去,讓周圍的人都不敢待在旁邊,而是紛紛避讓開來。

一看這就不是什麼普通人出行,說不定是什麼大家族。

看著這輛車,這些人都是有些驚慌失措。

只見車門打開了,胡玉就坐在裡面正在喝茶,陸方走過去,這才嚇了一大跳,原來面前這馬車,居然是一件道器。

雖然表面上看只是一個小小的馬車,但實際上並不是這般。

這是一個房間,而且是一個非常大的房間。

這是裡面有著數個婢女在胡玉的身後,這些婢女們都在服侍著他,顯得十分歡樂。

胡玉坐在那裡,享受著這些美女的照顧。

看著陸方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這才笑了笑,這馬車可是他好不容易才煉製出來的,現如今自然是非同凡響。

陸方走了過去,坐在馬車之中。

隨著馬車夫一鞭子打在了這馬上,馬車就向著外面而去。

離開城外,馬車就飛了起來,化成一道遁光,速度之快,讓人不敢置信。

「這馬車厲害了,應該是什麼稀罕的寶物吧?」

陸方對著面前的胡玉問道,也不由得有一些羨慕。

「哈哈哈!」

差點忘記陸兄你還沒有專門為自己打造法寶,這樣道器其實並不完整,是當初我在拍賣會上拍下,花費了無數的精力,這才煉製而成,這裡用了許多的空間陣法,打造出來的單獨空間。

雖然外面看上去只是一輛馬車,但實際內部卻是一個獨立的空間。

只要將這馬車門一關,就算是靈神期三重的人也攻不入,除非對方精通空間之力。

說到這裡,胡玉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當年我也是棋差一著,要是買下了空間玉,我這輛馬車就可以晉陞到高等道器,可以將馬車隱匿在空間之中直接行走,就算是靈神期九重這樣的大能者,也抓不住我。」

胡玉說到這裡,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些炙熱。

「嘶!」

不知道胡玉說的是不是炫耀,但陸方卻異常的羨慕。

「你小子肯定很羨慕吧?等到時候,我重新再鑄造了肉身,我送你幾輛又何妨?」天老說道。

「呼!陸方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那我還是想辦法收集材料煉製吧,我倒是非常喜歡這一輛馬車,以後要是我也能駕著這樣的馬車,那就不會再擔心這些問題了,也不會再出現之前所發生那些事情。」

陸方說到這裡,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到了!」馬車才不過行走兩刻鐘不到,面前的胡玉臉上露出一縷笑意說道,竟然已經到了。

這讓陸方十分的驚奇,直接走出了馬車。

這才發現,居然來到了一座山谷之中,這山谷十分的幽深,帶著一種昏暗的色澤,天空之上烏雲密布。

時不時有著數道閃電劈下,似乎在這山谷之中,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天上的閃電,地面上更是有著許多毒蟲在爬行著,但是這些毒蟲似乎是感覺到了兩人的氣息,嚇得倉皇的逃竄。 胡玉站在一旁,抬手就是一揮,大袖揮舞著,就在這片刻之間,手中的力量向著天空而去。

那是一道巨大的虹光,帶著一種迷人的魅力,眨眼之間,就已經掃過了這片天空,以及地面上的這片大地,陸方在這其中感受到了一股龐大的元力,一時間睜大自己眼睛。

「這也太可怕了吧!」陸方喃喃的說道。

周圍的空氣原本還帶著一些迷霧,這些霧氣似乎還有著毒性,可就在這一瞬間,全部都消失不見了。

在這之前,就在這山谷之中似乎還有什麼東西在窺探著,但是隨著他的手一揮,那龐大的元力掃過,全部都是避開了,不敢靠近。

「區區一些毒蟲,也敢來這裡,真是找死!」

一夜迷情:試婚前妻寵成癮 胡玉的臉上似笑非笑說道,雖然只是不經意間的一揮手,但是卻展示出了身為靈神期的強大實力。

這種狀態,讓陸方也不由的心驚肉跳。

陸方雖然憑藉到了一個大福緣然後迅速的晉陞到了靈神期,但是對於他來說,他並沒有真正掌握這其中的力量。

「你小子是不是羨慕了?」天老說道。

「嗯,我雖然已經晉陞到這個層次,但是我並沒有熟悉自己的力量,也沒有熟悉過多的技巧,還需要更多的戰鬥,才能夠完全的熟悉這其中的秘密。」陸方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說道。

「你小子…」天老只是發出一聲感慨,又再一次隱匿不見。

「胡道友這一手,可以說是打草驚蛇,的確有些厲害了,這個事情我的確感覺到一些其心不善的妖物,這時全部都已嚇得紛紛逃竄了。」陸方在一旁感嘆著說道。

「這算得了什麼?不過區區一些手段而已。」

只見胡道長笑著說道。

「洞府就在前面,還請跟我來。」胡玉說到,帶著陸方向著前方而去,一群人很快就來到一處山洞所在。

這處山洞兩邊有著對聯,外面似乎籠罩著一處陣法,將這裡面的氣息都是隱藏。

其中隱隱約約帶著一些黑氣,只見這個些黑氣從其中噴發而出,讓人感覺到十分的厭惡。

「陸道友,請…」胡玉臉上都是笑容對著陸方說道。

陸方運轉起自己的元力透過自己的眼眸,向著面前的山洞仔細看去,一下子就看穿了這些陣法。

這陣法早已經運轉不暢,漏洞百出,在陸方的目光之下,簡直就是一清二楚。

抬手一槍,瞬間就捅破了陣法。

只見這陣法被打破之後,從中飛出了許多的蝙蝠,這些蝙蝠一隻只速度非常之快,眨眼之間,就已經到了陸方的面前。

陸方也是抬起手,一掌揮了過去。

下一刻,一股強大的源力是打過,這些蝙蝠瞬間化成粉末,全部都在這空氣之中,消散不見。

「啪啪!」

在一旁的胡玉頓時鼓掌了起來:「陸道友這一手真是出神入化,讓人驚嘆啊。」

「不如胡道友呢。」陸方笑著說道。

陸方笑完之後,一雙眼眸卻是盯住了面前的胡玉:「胡道友找我過來,應該不僅僅只是為了這洞府吧。」

此時的他一雙眼眸炯炯看向了面前的胡玉。

胡玉哈哈大笑了一聲,這才點頭說道:「的確如此,我有另外一件大好事,要找上陸兄你,之所以洞府之事相邀,自然是有另外事情要請,只是當時我並不知道陸道友你已經穩固了自己的修為。」

胡玉見到陸方表現了一手,這才說出了自己真正的緣由。

「不知是何事呢?」

陸方似笑非笑的看著面前的胡玉說道。

「就在這山谷之中,有著一根天參,如今已經有一千多年,但是這一根天參附近卻孕育出了三隻猛獸,一隻是鬼鷹,另外一隻是地狗,還有另外一個則是一隻金猴,這三隻奇獸陪伴這天參附近。」

「有意思!」陸方點了點頭。

「所以?」陸方的臉上露出了疑惑問道。

「很簡單,我已經另外邀請了兩位道友,只要我們三人一同行動,就能夠斬殺這三隻奇獸,取得天參,到時候你我幾位道友各自分了,誰出力最多,誰就拿最多。」

聽到這裡,陸方深吸了一口氣,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陸方本身才剛剛突破不久,正好需要對手來修鍊,沒想到面前的胡玉居然就給自己找到這樣一個好機會。

「哈哈!」

只見陸方哈哈大笑了起來,一雙眼眸之中,帶著笑容。

「那就好!就好啊。」說到這裡,就是微微眯著自己的眼眸,盯著面前的洞府。

「這洞府之中,是否真的是遺迹?」

陸方對著面前的胡玉問道,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好奇之色。

「當然是,只是這是當年我來探險的一處奇地,其他人並不知曉此處,當時在這裡面搜尋了一番,只是稍微獲得一些寶物,也不怎麼得出奇。」胡玉回答著說道,輕輕地搖了搖頭。

「那就好!」

陸方點了點頭,看著面前的洞府:「那我正好進去探險一番,胡兄你是否一道?」

「這…」胡玉臉上露出了尷尬之色。

「我以前從未來過這種洞府探險,如今有機會,自然也是要好好的探索一番。」陸方似笑非笑的說道。

「那陸兄儘管去就是,這裡面陰氣森森,許多年未來,或許裡面誕生出了寶物也說不定。」胡玉聽到陸方只是想要探險一番,這才點頭說道。

陸方向著山洞之中而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