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70 Views

楊寧聽著楊月高吼了一句,便怒氣沖沖地離開了走廊,去往了體育館的更深處。

Written by
banner

瞧著楊月離開,鄭濤卻根本沒有挪動一步,反而還是一直打量著楊寧身上的衣服,面無表情的臉泛起了些許的疑惑。

楊寧可不打算招惹這個心機深沉的男人,她掃了他兩眼,打算帶著小東離開,然而腳步才踏出去一步,便被鄭濤喊住了。

「等等,你這件運動服,不是你自己的吧?」

以為他要問出什麼有建設性的話題,卻沒有想到是一句完全在狀態之外的話。

楊寧轉過頭看了一眼鄭濤沉靜的雙眼,灰暗的瞳孔一如往年,平靜無波,看不出絲毫異樣。

「這件衣服是不是我的又有什麼關係,問一個女性這種問題,你很沒有紳士風度噢。」

楊寧不想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四兩撥千斤地想要敷衍過去,一旁的鄭濤也沒有繼續追問的意思,他心中的那桿秤,已經在楊寧剛剛猶豫的一瞬間,找到了刻度。

於是,他單手插在口袋中,輕笑了一下:「是嗎,那實在是冒犯了,對不起,我先去看楊月了。」

皮鞋與大理石班碰撞的聲音在迴廊中響起,楊寧輕鬆的神情霎時間變了變,看來這個鄭濤已經發現些什麼了。

但是,他究竟是怎麼發現的呢,自己從未提起過自己和安天翔一個字的關係,就憑著一件衣服,鄭濤就這樣斷定了嗎?

一旁的小東看著楊寧的表情起起伏伏,卻不明白是為了什麼,於是她忍不住道:「楊寧,你怎麼神情變了?是鄭濤剛才說了些什麼嗎?」

走廊上,時不時走過一些來面試的明星,楊寧皺著眉不好大聲說話,她看了下時間,心中想要找安天翔求證一些東西。

「小東,我等下跟你講,你在這裡幫我看著,開始面試了趕緊來喊我。」

匆忙地留下一句話,楊寧便急忙跑到了體育館門外。

她拿出手機,撥通了安天翔的電話,一直嘟嘟的聲音讓她有些煩躁。

「喂,怎麼了?」

天華頂層的辦公室里,安天翔坐在軟椅上,沒有想到楊寧的電話竟然來的如此快,他原以為快要下車的時候兩人產生了不愉快,這個電話他不打過去,她是不會打過來的。

楊寧也不想說些廢話,她抿著嘴唇,開門見山道:「我有個問題要問你,你給我送的那些衣服,應該不會有什麼你的個人特色吧?」

剛剛鄭濤那種驚訝的眼神她還記得清清楚楚,她不由得感覺到是這身衣服提醒了她,自己的背後站的人是誰。

要是這樣的話,她今天豈不是把自己身上貼了一天安天翔的標籤?

楊寧想想就覺得實在是太丟人了,要是被圈子的導演們知道,恐怕又要質疑她的能力了。

「個人特色?」安天翔挑了下眉頭,沒想到楊寧竟然是來問這種問題的,他語氣驟降了一度,明顯不想好好的回答她:「不知道。」

這種拒絕的配合的態度讓楊寧有些火大,她眯起眼睛,沉了沉臉色,穩住了煩躁的心緒:「你能不能配合一下,你再不說,我回去就把你送的所有衣服都扔了!」

聽到楊寧威脅自己,安天翔忍不住輕嘖了一聲,她現在都敢這樣跟自己說話了。

這個女人還真是一點都寵不得。

「行,你要扔就扔吧。」

真要脾氣上來,安天翔本就霸道的性格,更不會去考慮別人,楊寧刺激一下他,就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正要掛斷電話,楊寧那邊卻突然變了個人似的,溫柔地喊住了他。

「等等,這個問題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楊寧握緊了手機,強壓著心中要爆發的情緒。

要是安天翔在他面前,肯定要被她現在陰冷刻薄的表情弄的驚訝不已了。

「是嗎。」安天翔不冷不熱地應了一句,腦海里開始思考著楊寧的問題。

片刻,他好像是想起了什麼,撐著額角開口說:「衣服大多是導購幫我挑選的,不過,裡面有一套運動服是我單獨找他們的設計師專門設計的。」

設計運動服?

聽說過設計各種款式的衣服,要說專門定製運動服,安天翔怕不是富豪裡面的第一位吧? 瑞麗公盤,開出王玉天雲和紫色天尊,這樣的消息徹底傳遍公盤,所有人都要瘋了一樣,整個外面的公盤更加火熱起來,而此時在公盤的第二層,一處原石架之上,狗石於,於天傑正在選擇石塊。

「王玉?這輩子,我要能夠開出王玉,我一定能夠東山再起!」於天傑死死的咬住嘴唇,極度的貪婪,銀行卡有三十萬,於天傑已經想要賭石。

「你們聽說了嗎?楊石王開出的紫色天尊,是從別人開出的廢石買下的,當初花了三十萬,還被寶格麗人的嘲笑…」

身後的人群,突然有人在議論。這些議論聲,於天傑就是一愣,渾身都好像抽風一樣的抖動,肥臉都要甩飛了。

「廢石?三十萬?我的,那是我的?」於天傑突然趴在地上嚎啕大哭,只是哭的時候,於天傑死死的握住銀行卡。

「我的命,這是我的命,紫色天尊,我沒有這個命,賭石,狗屁賭!」狗石於終於醒悟了,一切都是命。

人群的當中,都被狗石於的哭聲所驚。而此時楊柏所在的第三層,已經徹底被圍住了,整個玉寧公司,都在被人拉著。

「周董,陶寶大師,郎少,這是我名片!」就連陶寶都成為大師,人群當中,伸出手臂遞著名片。

這些採購商能不瘋狂嗎?楊柏贏了寶格麗,寶格麗所有的翡翠都歸了玉寧公司。一百多塊高級翡翠,而且還有帝王綠,這都是他們想要得到的。

武警早就進廠了,保護玉寧公司這些人。而溫天權也把溫家的人,統統都召喚進來。此時的溫天權正激動的抱著紫色天尊,嘴唇顫抖。

「天尊,太好了,天尊!」

楊柏看著溫天權這樣的激動的樣子,趕緊好笑提醒道:「溫老,說好了,借你看看,到時候還我。」

「哈哈,當然,楊柏,你以後就是老夫的兄弟!」溫天權抬起頭來,兩人哈哈一笑。

「當什麼兄弟,我的輩不差了嗎?」溫霞相當不滿,也死死的盯著紫色天尊。紫色天尊的消息,在道家當中飛速的傳遞,不過龍虎山的人來了,全國各個大教勢力,都在跟周雪玉洽談。

「楊柏,木生他們要走!」此時周芷燕也走了過來,人群之外,木生臉色陰沉,採光已經被人抬了下去,所有寶格麗公司的人,猶如老鼠一樣,偷偷的走著。

「走就走了,沒有要他雙眼,我已經很仁慈了。」楊柏淡淡的說著,可是人群當中,木生猶如毒蛇一樣的盯著楊柏,而徐安華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見。

「楊柏,我們要小心,我們也趕緊離開吧!」周芷燕有點擔心,而此時的溫天權也都反應過來,看著四周的人群。

「楊柏,這麼多翡翠,就交給這裡的武警,放心,一定安全送到家。只是這個紫色天尊和天雲,還是你保護吧,畢竟這都是你得來的。」

溫天權也知道楊柏是武道宗師,連孫女溫霞這樣的驕傲武者,都折服楊柏。

「溫老,又得麻煩你了。」楊柏點了點頭,而此時的周雪玉也走了過來,興奮無比,玉寧公司已經跟很多鉅賈達成某種意向。

「楊柏,太好了,這一次,我們玉寧公司已經能夠成為頂級珠寶公司。還有郎家,這些玉石,我們會好好分配一下。」

「知道了,大家,你們現在立刻跟溫家的人匯合,馬上把這些翡翠都運到溫家。」楊柏也點了點頭,溫天權已經讓人拿出保險箱,遞給楊柏。

而就在楊柏放入紫色天尊的時候,突然雙手幻化。 倚天之崆峒門徒 兩塊玻璃種翡翠,放置在保險箱當中,而真正的王玉,卻直接放在木箱當中。

「這些翡翠有武警保護,肯定沒事。我坐飛機先回去!」楊柏晃了晃保險箱,而此時的周芷燕就是一愣。

「芷燕,你跟清風他們跟溫老一起回去!」楊柏已經吩咐下去,這時候安保人員已經入場,楊柏等人隨之走出第三層。

「石王,石王!」此起彼伏的喊聲,徹底震撼人心。楊柏嚇了一條,外頭的人太多了,猶如螞蟻一樣,這都聚集了上萬人。

「楊柏,我們還是快點走!」 之夢txt-妖孽傾城:冥王毒寵-睡笑呆 周芷燕也都低著頭,眾人在安保人員的守護下,穿過第二層,未曾走向第一層,而是從公盤的後面通道而出。

要知道第一層,更是十幾萬人在等待,整個孟卯鎮都空了,都想見證王玉的出現。

「這人也太多了!」楊柏的金瞳當然看到一切,而此時安全區當中,溫家的車都已經開了過來,同時安保的車也都匯聚。

「楊柏,你坐直升機?我們準備一番在回去!」周雪玉本來想讓周芷燕陪著楊柏,結果看到楊柏暗中搖了搖頭。

周雪玉也是冰雪聰明,當然知道楊柏這裡有什麼事。如今玉寧公司的人,都要分批返回額溫家,一切都要按照楊柏的安排。

「楊柏,你要小心!」就在楊柏上直升機的時候,周芷燕還是提醒。

「放心,以防萬一,他們針對是我,我倒要看看,木生他們能夠做出什麼事?」楊柏淡淡一笑。

「小心,我等你!」甜蜜的吻,又一次親在楊柏的臉頰。這一次公盤之行,楊柏這個無雙男人,周芷燕永遠都不會失望,只有楊柏,才是周芷燕夢中追尋的英雄。

「那什麼,等晚上的。」楊柏心徹底火熱起來,偷摸掃了一眼周雪玉等人。周芷燕臉色徹底通紅,嬌斥的打了楊柏一下。

「什麼晚上,不許亂想,我只是,我只是讓你快點辦完事,早點回家!」周芷燕都不知道說什麼。

「哈哈,放心!」楊柏朝著眾人揮了揮手,扭身朝著直升機走去。而此時的溫天權等人,也都坐上車。

直升機已經轟鳴,楊柏已經戴上安全帶,在烈日當中,慢慢的升空。

「溫大小姐,你不至於給我開飛機?」升空之後,楊柏才無奈的說道。剛才只是掃了旁邊駕駛員一眼,居然看到溫霞親自開飛機。

「你認出我了?」溫霞就是一愣,而楊柏指了指溫霞的頭盔,無語說道:「誰家開飛機,戴著摩托車頭盔。你當我沒坐過直升機嗎?」

楊柏相當沒好氣,溫霞居然戴著大大的頭盔,腦袋徹底遮擋住,根本不是飛行頭盔。而此時的溫霞吐了吐舌頭,趕緊把頭盔扔了下去,重新戴上耳麥。

「那你怎麼知道是我?」溫霞好奇的看向楊柏,楊柏也不敢解釋金瞳的事情,就在剛才,楊柏可把溫霞都看光了。

「那什麼,我猜的!」楊柏尷尬解釋一下,而此時的溫霞卻好奇的看著身後的保險箱,輕聲說道:「你是為了保護王玉呢,還是為了釣魚?」

「什麼?」楊柏就是一愣,好笑的看著溫霞。

「剛才木生走的時候,我可看的一清二楚,那個人的目光有陰謀。而且那個採光,只是吐血,根本就沒有昏迷,他的眼角有殺氣!」

「你還是福爾摩斯?」楊柏也笑了起來,溫霞都能夠感受到殺氣,楊柏當然能夠感受到。而此時的溫霞開著直升機,居然繞過下方的人流,朝著原始林而去。

「楊柏,我畢竟是武當內門,我在保護你。怎麼樣?你那個紫色天尊,賣給我們武當山吧,到時候,我讓師尊給你弄幾枚築基丹,到時候,讓你築基,成為修真者。」溫霞還是有目的的,畢竟武當山也需要紫色天尊,那可是道家神器。

「煮雞蛋?我不愛吃煮雞蛋!」楊柏也真不知道築基丹的事情,頓時晃了晃頭。

「什麼煮雞蛋,是能夠築基,讓你成為修真者的丹藥,築基丹,你,你別裝土包子!」溫霞著急的解釋道。

「修真者?你們武當山內門都是修真者,最高的有什麼境界?」楊柏突然冷靜下來,好奇的看著溫霞。

「我,我上哪知道,我都沒有築基,不過聽師傅說,天地靈氣稀薄,可人間總有驚艷絕倫之輩。我們武當山老祖,已經活了幾百年了。」

「老祖?張三丰?」楊柏就是一愣,頓時更加好奇無比。

「不是,不是,三豐祖師爺,三豐祖師爺早就飛升了…」就在溫霞想要解釋武當山內門的時候,楊柏突然低頭看著下方的密林。

「你飛到這裡幹嘛?你覺得近路,可也最有危險。」楊柏搖了搖頭,而此時的溫霞也無比認真說道。

「我就怕他們不來,我也要給爺爺報仇。來一個,殺一個!」溫霞也在準備,不過旁邊的楊柏,卻淡淡說道。

「你這是直升機,不是戰鬥機,你會跳傘嗎?」楊柏沖著溫霞一眨眼,此時的溫霞卻沒好氣說道:「別瞎說,我只是等待他們出現,然後我會調集人手,滅了他們。」

「你還等人家出現,你知道下面有什麼?」楊柏終於明白,溫霞這個丫頭太單純了,根本沒有經歷生死戰。

「下面有人?」溫霞就是一愣,而就在這愣神的功夫,迷離當中,突然傳來轟鳴。

「有人,武器,對空武器,該死!」 妃常妖嬈:暴君你走開 楊柏當然看到,從密林當中,爆發一朵朵火焰,而金瞳之下,那是一枚枚特殊的子彈,想要擊落直升機。

「楊柏師兄,你就好好抓緊吧!」起初緊張的溫霞,突然媚笑起來。溫霞已經抓住操縱桿猛的提升。

直升機猶如穿雲箭一樣,直衝雲霄。而這樣的速度,溫霞故意的看向楊柏,溫霞知道楊柏是強者,可是畢竟這可是高空,希望看到楊柏慌亂的樣子。

可惜楊柏淡定無比,也在微笑,金瞳之下,一切都緩慢下來,楊柏也時刻看著下方的攻擊。

「聽說你是你們村有名的二愣子?」溫霞翻了翻白眼,等待半天也沒有看到楊柏驚訝無比。

「你聽誰說的?」楊柏瞪了溫霞一眼,而同時,楊柏的手猛的朝著操縱桿而去。

「趕緊轉彎!」楊柏還以為開車呢,而此時的溫霞本能的推開楊柏的手,而就在這時候,地面當中突然傳來轟鳴聲。

「火箭彈,這是軍隊,雇傭兵?」溫霞頓時臉色都白了,火箭彈衝天而起,直接就轟在直升機的尾部。

「不,我不想死,楊柏,快想想辦法!」尾部斷裂著火,所有的儀器都失靈。直升機在瘋狂的盤旋,馬上就要墜落地面。

「過來,沒有空準備降落傘了!」楊柏嘶吼一聲,一把抓住溫霞的胳膊。溫霞豐滿的身軀,直接就被楊柏死死的抱住。

「把眼睛閉上!」楊柏可是熊抱,溫霞的一切都被融入楊柏的身上。此時楊柏哪有空搭理溫霞,只是溫霞在慌亂當中,被楊柏抱住,發出尖銳叫聲。

「轟!」楊柏一拳砸開飛機玻璃,身形一晃,直接就沖了出去。這可是近千米的高空,楊柏就這麼熟練的跳了下去。

「我不想死,太高了!」溫霞露出楊柏的脖子,都要哭了。本來是來保護楊柏的,怎麼就從飛機上跳下去。

「沒事,我有經驗,死不了!」兩邊狂風震動,楊柏猶如利劍一樣,下面都是遮天的樹木,只是在這些樹木當中,一些雇傭兵正震撼的看著上空掉落的兩人。

「你有經驗,你跳過?」溫霞就是一愣,而此時地面之上,就傳來一聲尖銳的哨聲,隨著哨聲,槍聲大作。

「混蛋!」楊柏也怒了,都跳下來了,這地面之上居然還有人開槍。這個人冷靜無比,居然在空中要狙殺他們。

楊柏身形猛的晃動,在空中擺出一個個姿勢,而此時溫霞只是睜開一個縫隙,就徹底的癱軟下去。

好婚晚成 「我們倆會成肉餅的!」溫霞雖然是先天武者,體內擁有先天護罩,可是從千米高空落下,就算是先天武者,也會慘死當場。

「閉嘴,你把我耳朵都震聾了!」楊柏猛的一拍溫霞的屁股,身形倒轉,此時蒼天大樹的枝條,楊柏都能夠看的一清二楚。

「避塵珠!」就在楊柏砸向密林的時候,楊柏的體內突然衝出寶光,寶光形成一個巨大的護罩,保護兩人。

「轟!」楊柏和溫霞,在寶光當中,猶如隕石一樣,砸進密林當中。無數枝條斷裂,溫霞持續的尖叫起來,而遠處也傳來爆炸聲,直升機已經徹底墜毀。

「我不想死,不想死,啊!」溫霞依舊在尖叫,而此時楊柏已經躺在深坑當中。就算有避塵珠保護,楊柏也感覺渾身都斷裂。

一道道塵土飛揚,甚至還有一些焦糊的味道。如果不是楊柏已經築基,能夠溝通避塵珠,估計兩人成了肉餅。

「別喊了,沒死呢!」楊柏的後背已經斷裂,脊椎骨被這股反震之力,已經斷裂無數。靈霧早就激發,楊柏在等待身體的恢復。

「沒死,我們沒死?」溫霞還在尖叫,不過在瘋狂擺動身軀的時候,楊柏的短袖衣服早就被撕碎,一股冰涼衝擊溫霞的體內,溫霞終於清醒過來。

「這,這是什麼?」溫霞也傻眼了,原石密林當中,出現巨大的深坑,濕滑的地面都已經坍陷,遠處還有幾處大樹都已經折斷,甚至還有黑煙升騰。

「你壓死我了,趕緊起來!」楊柏持續的呼吸,剛才激發避塵珠,消耗太多的靈力,楊柏相當的鬱悶。

「壓死你了?你,你怎麼樣?」直到現在溫霞才反應過來,同時溫霞臉上一紅。楊柏衣服都已經毀了,溫霞的衣服好像也有幾道口子,兩人的肌膚好像有一些貼在一起,那股冰涼和淡淡的香味,都是從楊柏的身上傳來。

嬌軀在懷,極度的彈性,如果換成別的時候,或許楊柏還美得很,可是現在是危機關頭,楊柏都無法移動。

「你,你沒事吧?你,怎麼不動?」溫霞好不容易搖了搖嘴唇,從楊柏的身上爬下來。

「你說呢,你還保護我?你簡直就是坑我,你太重了!」楊柏開著玩笑,畢竟馬上就要陷入危機。

「胖?我怎麼是胖?我這是豐滿?你看看,我比周芷燕大多了?」沒有女人會喜歡胖,何況溫霞這個狂傲的女人。

「咳咳,那什麼,咱們別說這些,趕緊把我拖出去,一會就有人來了。」楊柏說的沒錯,在對面的密林小路之上,幾十名雇傭兵都在急速的朝著這裡而來。

這些人都是全副武裝,武器相當精良,尤其此時這些人的身後,有一名男子滿頭的紅髮,猶如黑猩猩一樣,黝黑的臉膛都是殺氣。

「告訴採光,人我們擊落了,讓他們趕緊過來!」此人的手上還有金黃蠍子紋身,相當的恐怖。

「大人,他們一定已經死了!」一名手下剛要說什麼,就看到這名紅髮男子,猛的獰笑起來。

「真希望他還活著,聽說他是華國武道強者,我真要見識一下,我黃蠍子,想要殺的人,沒有任何人能夠逃脫。」

黃蠍子,鑽石雇傭兵,也是東南亞唯一的鑽石傭兵。黃蠍子本名阮龍,出生在遇難。曾經在M國海豹突擊隊服役,然後接受某種秘密試驗,成為強大的基因戰士。

阮龍相當可怕,擁有超強的戰力。這一次得到採光的委託,就是來屠殺溫家。只是這次公盤,就算提前結束了,本來要闖進溫家。而目標已經更改,那就是斬殺楊柏。

同時在斬殺楊柏之後,要得到玉寧公司的翡翠。黃蠍子雇傭兵,在飛機之上沒有殺死溫天權,這一次,得到確定的消息,飛機上也是楊柏出手滅掉雇傭兵。

「木家的人,都在等待,讓他們也過來!」阮龍很謹慎,畢竟這裡是華國。他們一直隱藏在原始森林,本來想晚上行動。結果卻看到楊柏脫離大部隊,正好阮龍得到消息,在這裡突然襲擊。

阮龍領著人朝著深坑走去,而此時的溫霞也把楊柏給脫了出來,當得知楊柏脊椎骨都斷了,溫霞徹底哭了起來。

「都怪我,你都是救我。你放心,只要我回武當山內門,一定求出寶丹,好好救你。」溫霞真的後悔。

「沒事,我一會就好。」楊柏伸出手,安撫一下溫霞。其實溫霞也不壞,就是太傲了,畢竟是修真者,眼高於頂。

「怎麼就一會,不可能的,這麼重的傷。」溫霞把楊柏放在大樹旁,抹了一把頭簾,死死的看著楊柏。

「你如果廢了,我養你!」溫霞好像下了很大決心,楊柏在公盤之上幫助爺爺溫天權,溫霞早就內心感激。尤其楊柏本來那麼厲害,如果沒有溫霞,憑藉楊柏的身手,一定不會受那麼重的傷。

溫霞躺在楊柏的懷裡,是那麼的安全,可這一切都是楊柏默默的付出。

「養我?」楊柏就是一愣,都感覺好笑,只要給楊柏一會時間,就能夠徹底的恢復過來,楊柏可是打不死的小強。

「別出聲,有人來了!」溫霞突然捂住楊柏的嘴,玉手散發幽香,溫霞就這麼靠在楊柏的身邊,緊張的看著後方。

「雇傭兵?這麼多人?」溫霞徹底心一沉,深坑旁邊已經出現一名名雇傭兵,這些人手中的武器都朝著四周指著。

「黃蠍子,是黃蠍子雇傭兵,那個人,就是黃蠍子阮龍嗎?」溫霞瞳孔一縮,已經看到阮龍。

「楊柏,你留在這裡,我幫你報仇!」溫霞深吸一口氣,體內先天之力轟鳴,而就在溫霞爆發先天之力的時候,阮龍突然獰笑起來。

「原來沒死,在這!」阮龍的手臂之上,戴著特殊的儀器,上面先是不同的數值。而就在阮龍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旁邊的手下的槍管已經衝出轟鳴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