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80 Views

他無奈的搖搖頭,起身去結賬。

Written by
banner

結果,他剛走到吧台旁邊,就被人拍了一把肩膀:"雲彬柯,是你嗎?"

雲彬柯猛地轉身,就看見一個女孩笑顏如花的看著自己。

雲彬柯一愣,一時間有點想不起她是誰,可是,女孩明顯是驚喜不已:"是我啊,我,範金婷!"

說實話,雲彬柯還是沒想起來,只不過,這個名字倒是真的有幾分熟悉,他點了點頭:"哦,原來是你啊,你現在在雲市嗎?"

範金婷笑著點點頭:"對啊,我這兩年在雲市呢,說實話,你大學念了兩年就走了,估計當時班裡的人你都沒認全吧!"

雲彬柯心下瞭然,原來是大學的。

他當年來雲市這邊,是為了找一個人,所以,在這邊讀了兩年大學,只不過,最後還是沒找到他要找的人。

現在在酒吧,能遇到這個大學同學,也算是一種緣分。

他點了點頭:"當時的確認識的人不多,有的名字都不怎麼清楚!"

"你也在雲市吧?"範金婷笑著問。

雲彬柯搖了搖頭:"沒,我不在雲市,我在南希市,最近過來出差!"

範金婷笑了起來:"要是我沒記錯的話,你家就在南希市吧!"

雲彬柯點了點頭,卻沒有提別的。

範金婷的眸子閃了閃,臉上一閃而過的愛慕,被她很好的隱藏了。

雲彬柯在大學的時候,就很出名,出名有三個原因,其一,自然就是長得帥,為人卻冷淡低調的很。其二是,凡事對他有別的心思的女生,只要靠近他,就會被他不客氣的趕走,雖然聽起來有點不近人情,有失風度,可是,卻讓女生們趨之若鶩,其三是,雲彬柯無論從日常的行為,以及穿著住行都能看出來,他的家庭條件不一般,可是,他低調啊,就沒人知道他家裡是做什麼的。

所以,這麼多原因,最終倒是雲彬柯越是神秘,越是出名。

範金婷也曾痴痴地愛慕著,遠遠地看著這個男人。

她是真的沒想到,大學畢業幾年,還能見到他。

她心裡的激動可想而知,可是,她還是忍住了,生怕雲彬柯厭惡自己。

只不過,有一點她能看出來,雲彬柯現在似乎沒有大學時候,討厭跟異性說話了。

她儘力的尋找話題,想跟雲彬柯多說幾句。

可是,雲彬柯卻開口:"我跟朋友一起來的,改天有時間的話再聚,我先走了!"

眼看著雲彬柯就要走,連一個聯繫方式都沒有給,範金婷就知道,他這話也就是應付一下自己。

她頓時有點急了,伸手去拉雲彬柯的胳膊:"雲彬柯!"

雲彬柯眉宇間閃過一抹不耐煩,從範金婷的手裡抽出胳膊:"怎麼?你找我還有事?"

範金婷見他態度不好,頓時訕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雲彬柯的眸子閃了閃:"我真的有事要忙!"

範金婷失落的點點頭。

雲彬柯轉身剛要走,就跟一個嬌小的身影撞在一起。

對方一下子向後倒去,雲彬柯手疾眼快的將人拉了一把,對方直接被他拉到了懷裡。

天網終結者在異世界 雲彬柯的臉頓時黑了黑。

他低頭一看,這才看清楚對方的長相,這下,反倒是他愣住了。

懷裡的人立馬嚇得從他懷裡掙脫,一臉抱歉的開口:"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雲彬柯的神情緩和了幾分:"沒事,你叫什麼名字?"

他似乎都能聽到自己的聲音在顫抖。

幾年前,他大學選擇了來雲市,只是為了找一個人,他見她的時候,她才十歲。

後來,他找了兩年,得到的結果居然是對方十五歲的時候就死了。

他心裡難過到極點,大學都沒有畢業,就直接回了南希市,申請了國外的大學,直到回國接管公司,他都沒有再來過雲市。

沒想到,這次他居然能遇到這麼神似的人,在他的印象里,那個小姑娘長大后,應該就是這個樣子的。

小巧精緻,眉眼好看動人。

小姑娘聽到雲彬柯問自己名字,以為他生氣了,立馬哆哆嗦嗦的低著頭,害怕的不敢說話。

這時,雲彬柯身後的範金婷走出來,開口道:"雲彬柯,你別這麼凶嘛,她還小呢,才十九歲!"

十九歲?年紀對的上,雲彬柯的眼裡倏然閃過一抹亮光,他緊張的盯著面前的人,問範金婷:"那她叫什麼名字?"

範金婷笑了笑,看了一眼雲彬柯面前的小姑娘,眼底閃過一抹厭惡的神色,卻被她很好的隱藏了起來。

她說:"她是我表妹,名叫顏絮,今天我帶著她過來長長見識,家裡人以前都不允許她來酒吧這種地方的,膽子小的很!"

雲彬柯在聽到你這個名字的時候,眸子瞬間沉了下來:"原來是叫顏絮嗎?"

他像是在自言自語,可是,神情看上去失落極了,到底是他想太多了,對方根本不是他要找的人。

天下相似的人多了,是他奢望了。

想到這裡,他自嘲的笑了笑:"好了,我知道了,不打擾你們姐妹玩了,我先走了!"

雲彬柯說完就要離開,範金婷的眼底快速的閃過好幾種情緒,最終,她趕緊開口:"雲彬柯,要不然,我們喝幾杯酒吧,以後再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了!"

雲彬柯走了一步的腳頓了頓。

億元先生 今天晚上,他本來沒什麼情緒,可是,剛才遇見這個顏絮,像極了自己一直在找,卻不幸去世的那個人,他心裡真的煩躁難受極了。

他突然也想喝幾杯,最好能把自己灌醉了。

想到這裡,他轉身看了一眼範金婷,最終目光卻不由自主的落在顏絮身上:"這樣,你們倆先去那邊找個座位,我送一個朋友出去,他喝醉了!"

範金婷聽到雲彬柯答應了,立馬笑顏如花:"好,雲彬柯,那我們就在那邊角落的位置等你喲!"

雲彬柯點了點頭,徑直向著他跟林曄喝酒的桌子走去。

林曄這會是真的醉的一塌糊塗,躺在桌子上迷糊了。

雲彬柯將他扶起來,向著外面走出去。

雲彬柯叫了一輛車,將人送到車裡,然後,將錢給了對方,讓司機把人送到酒店,聯繫酒店前台送到房間就行。

就這樣,雲彬柯將林曄送走,自己又回了酒店。

而在雲彬柯送林曄的這段時間。

範金婷拉著顏絮,到了角落裡的位置。

她點了幾瓶酒,匆匆忙忙打開,然後,在空位置上放了一個杯子,倒滿了酒。

緊接著,她從兜里拿出一包東西,直接拆開,就向著杯子里倒進去。

顏絮目瞪口呆的瞪大了眼睛,她直接伸手去拉範金婷的手,聲音弱弱的:"表姐,你這是做什麼?你這樣做不對!"

範金婷冷哼了一聲,嫌棄的皺眉:"你鬆開我,我告訴你顏絮,你最好給我少管閑事,你沒看出來,今天晚上這位是個超級金龜婿,只要我能跟他牽上關係,以後的生活飛黃騰達,指日可待,你懂什麼,別給我搗亂了!"

範金婷說完,一把將顏絮的手扯開。

顏絮倔強的看著範金婷:"表姐,你不能這麼做,人家那位雲先生不是跟你認識嗎,你怎麼能給人下藥呢?"

範金婷徹底不耐煩了:"我說顏絮,你是不是有病啊,能來酒吧借酒消愁的,能有幾個沒這個心思的,再說了,就算是他跟我睡一覺,也不吃虧啊,姐好歹長得也不差吧,你瞧瞧你,剛才在雲彬柯面前,還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看起來嚇得要死,怎麼?在我面前就硬氣了?"

顏絮低下了頭,聲音很小:"表姐,你知道的,我不是這個意思!"

範金婷冷哼了一聲:"我管你是什麼意思,反正你今晚最好別壞我的好事,不然,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顏絮低著頭,死死的攥著自己的手,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

範金婷給自己和顏絮都滿上酒,表情看起來無比輕鬆自在,還有一種勢在必得的自信。

顏絮咬著牙,她覺得,自己必須阻止這件事情,她不能看著這樣的事情在自己面前發生。

她抬頭環視了一圈,想要想想辦法。

這時,她老遠看見雲彬柯似乎從門口進來了。

環保從詭秘APP開始 她趕緊開口:"表姐,那位雲先生是不是找不到我們啊,我看他的眼神在那邊的角落裡亂飄!"

範金婷抬頭一看,雲彬柯果然沒有看見她們。

她喊了一聲:"雲彬柯,這裡!"

可惜,酒吧太吵了,雲彬柯壓根沒有聽到她的聲音。 「好。」

不讓他帶路正好,省的他去了,一屋子的親戚「門生」,就他費亦行一個外人,還得看老薑嘚瑟的樣子,轉身準備找個角落,把自己給「埋」了的費亦行,看到兩個保鏢抬著一個二米多高的花瓶,費亦行快步過去。

正抬著東西的兩人,像是被一臉嚴肅出現的費亦行給嚇到了,其中一個人沒捧住,花瓶差點掉在地上。

「手腳利索點。」怎麼看到他就跟耗子見著貓似的,不會是老薑那邊過來的新人吧?

兩人給費亦行道歉后,重新抬著東西繼續出去。

人走後,費亦行見新換上的花瓶位置沒放好,立即過去擺弄花瓶。

就在他轉動花瓶挪位置時,費亦行發現這花瓶的重量好像不均勻,怎麼就一邊重一邊輕,不會是劣質貨吧?

不可能,能擺出來的可都是好東西,是不是有人吃回扣濫竽充數?懷疑的費亦行把花瓶放倒,正要檢查,目光掠過瓶口,一個塗鴉成白色的東西引起費亦行的好奇。

抱著瓶口找光線的費亦行,在光投遞到瓶子內時,看清裡面物件的費亦行,眼眸飛快閃過一抹顫動,聽著外面來往的腳步聲,不能打草驚蛇的費亦行,動作緩慢把瓶子放回原位后,正要給人打電話,就看到姜軼洋出來。

打算出來叫費亦行一塊進去吃飯的姜軼洋,還沒走到費亦行面前,就被那個在打電話的費亦行吼了回去。

「你過來幹什麼!」他炸死了沒所謂,老薑要出事了,那就事大了。

「紀總叫你進去吃飯。」

語氣放軟的費亦行,眼睛還瞪著姜軼洋,故意惹姜軼洋惱他,「替我轉告紀總,我吃飽了。」

「你……」

「吃你的山珍海味,管我那麼多幹什麼?」

費亦行有時候簡直就像一條瘋狗,見他就咬,這咬他沒關係,反正他也習慣了,可這是紀總的意思,費亦行還不領情了?「不吃別吃!」

姜軼洋走後,費亦行趁著廚房裡的人還沒出來之前趕緊解決旁邊這個麻煩。

……

從高速口出來,到了機場,陳莉跟孫波買了票,離登機還有段時間,兩人就在休息室的包廂休息。

聽到敲門聲的陳莉,還以為是服務員進來送東西。拿著包廂里提供的筆記本正在查看網上的消息。

「姐,那張宇軒還……」

見門推開了,孫波沒有再說話,縮回腦袋看東西。

「沓沓沓……」

幾道凌亂的腳步聲進來,讓原本就不大的包廂瞬間變得擁擠。

抬頭的孫波,看到幾個身著便裝戴著鴨舌帽和口罩的男人進來,「你們是誰?」

孫波話沒說完,就看到陳莉前面站了兩個人,「姐……」起身要去陳莉那邊的孫波,被人一耳光打的摔回原位。

「你們,你們是誰,光天化日之下……」

對方一揚起巴掌,孫波就沒話了,用手擋著臉瑟瑟發抖。

站在陳莉面前的男人,兩隻手叉腰,俯身盯著坐在沙發上,目光緊張努力擠出笑容的陳莉。

收個神仙做徒弟 「不知道你們找我有什麼事?」這些人到底是誰派來的,是不是赫戰洺,還是白一近知道她出事了,找了打手過來教訓她?

「陳女士,我們老闆說了,讓你不要再去找張宇軒的麻煩,如果讓他知道,你敢去找張宇軒……」男人一隻手搭在陳莉腦袋上,揪住陳莉的頭髮,扯著陳莉的腦袋往後昂,「我們有的是證據,讓你一輩子都別想出來。」

她沒想到,赫戰洺跟白一近沒還沒找到她,張宇軒就先動手了。

這個張宇軒,居然還懂得用這招來威脅她,「你放心,我知道怎麼做,我保證不去找他。」

男人拍了拍陳莉的臉,像是很滿意陳莉的表現,「別做蠢事,惹不起的人,別惹,小心斷了自己的路,你混這行那麼久應該知道了吧。」

「知道,知道。」

「知道就好,你不找他,我們也不會來找你,你要是想打什麼主意,就算你到了天涯海角,我們也天天來問候你。」

「我以我的性命發誓,我絕對不會再找他。」要不是赫戰洺來這一出,把她炒魷魚加發聲告,興許就不會有這一幕,果然應驗了那句話,樹倒了,阿貓阿狗都敢來踩一腳。

男人笑著收回鬆開陳莉頭髮的手,在手路過陳莉耳邊時,往後抬起數厘米,又用力扇在陳莉臉上,「啪——」

挨了一耳光的陳莉,偏著腦袋,在這擁擠氣氛危險的包廂里,她連一口氣都不敢喘,就這樣忍著屈辱靜靜看著地板,直到來找她算賬的人離開好長一段時間后,陳莉才回過神來。

對面的孫波,已經嚇傻了,眼睛瞪大看著陳莉,一句話都不敢說。

兩人就這樣在恐懼的氣氛包圍中,看著對方,不知道過了有多久,孫波扳直的腰桿才一點點彎曲放鬆,「姐,怎麼辦?」

「能怎麼辦……」臉上那陣火辣辣的痛,就像剛發生不久的事情,還圍繞在她腦海里揮散不去,「先離開這裡再說。」她陳莉不是那種一點虧都不能吃的人,她可不傻,跟張宇軒硬剛下去,吃虧的人只會是她,她還是先離開這裡,等東山再起的機會。

「姐,要不,要不咱們去求求白一近吧……」現在除了這個主意,他已經想不到還有誰能幫助他們脫離這個險境。

「你以為白一近會放過我們,你太天真了。」就白一近那個脾氣,沒雪上加霜就不錯了,還拉她們一把?

景城是待不下去了,以後還不知道該怎麼混,他實在是不想像只過街老鼠一樣到處東躲西藏,懊惱又後悔的孫波用手拍打自己的腦袋。

吃過午飯後,喬隱先離開了,跟著紀澌鈞去書房的赫戰洺,談了會事情出來后就遇到面色嚴肅站在門外的費亦行。

這模樣,怎麼跟他來之前不一樣?

費亦行這一嚴謹就讓赫戰洺覺得,氣氛不正常。

「費助理,你沒事吧?」

怎麼會沒事,事大了,想起剛剛花瓶里那件東西,費亦行就忍不住捏把汗,側過身比了一個請的手勢,「赫總,需要我安排人送你?」

他還是喜歡,費亦行不正經的樣子,太嚴肅氣氛就緊張了,「不用了,我自己走。」

目送赫戰洺走遠后,費亦行正要敲門,小跑過來的保鏢在費亦行耳邊小聲彙報,「費哥,那兩個人確實出去了,但是我們在排查屋內安全因素的時候,在宿舍找到長得一模一樣的兩人,老呂那邊去看過了,那兩人中了迷藥,昏迷了不止一個小時。」

那就是說,有人喬裝打扮混進來了?就這麼在他跟老薑的眼皮子底下混進來,還在屋內放了定時炸彈?

想想自己對這裡的安保如此有自信,費亦行才知道有多可笑,「查清楚這件事,屋內所有安保都更換,廚房那邊……」他現在總覺得身邊的人都不可信,卻又不能不用。

「廚房那邊,要不要找許衛回來幫忙?」

許衛那傢伙正在考核,這個時候叫回來不合適,就在費亦行頭痛的時候,一個名字閃過他的腦海,「對啊,妹子。」

「誰,費哥?」妹子?

「對,佟悅妹子。」他怎麼把這號人給忘記了,找妹子來幫忙,准沒錯,就這樣。

佟悅?他想起來了,就是費哥口中那個,管天管地,一把年紀還沒男人敢要的男人婆佟悅,「那不是紀董的人嗎,費哥,你之前巴不得她走,現在把她找過來,會不會……」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人是難搞了一些,不過,安全。」

安全?

這句話怎麼他聽出了別樣的意思。

瞧那什麼眼神,費亦行瞪了眼旁邊在開玩笑的男人,「腦袋裡想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趕緊去給我騰間宿捨出來。」

「費哥,宿舍都是男的,是不是要給她安排到別的地方?」

「她也就性別是女的。」還搞什麼特殊,就佟悅那性格,工作需要讓佟悅住混間,佟悅也不會說二話吧,不過,他就喜歡佟悅妹子這做大事不拘小節的風格。「趕緊去收拾東西,我還得找紀總幫我要人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