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64 Views

瞧蘇錦溪那麼緊張的樣子,司厲霆輕輕撫了撫她的後背安撫著她的情緒。

Written by
banner

「蘇蘇,我什麼時候說過會放棄你?我還怕你意志不堅定。」

「我不會,就算是蘇家給了我生命,養育我長大,該還的我已經還清了。」

唐茗想到才和蘇錦溪見面之時的模樣,不知不覺她變堅強了很多。

司厲霆勾唇一笑,「若他敢動我女人,我會百倍奉還。」

現在的情況和當年大不相同,當年是華晴主動選擇了唐鄀,而蘇錦溪和華晴不同。

華晴是很清楚自己要什麼的女人,榮華富貴才是她最想要的。

蘇錦溪不同,她乾淨簡單,對金錢並沒有很大的需求,可以和自己走一輩子。

「你捨得?」唐茗突然問了一句。

蘇錦溪此刻還不知道華晴嫁給了唐鄀,所以不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

「我只知道,現在對我來說,蘇蘇才是最重要的人,誰也不能傷害她。」

「三叔。」蘇錦溪握緊了他的手,「那好,咱們今天就回唐家!」

唐茗之前覺得司厲霆對蘇錦溪最多就是玩玩,又能付出多少真心。

直到看到了兩人相處的模式,他現在才覺得自己是做錯了,司厲霆對她真的很好。

「也罷,既然你們都同意了,我就捨命陪君子了。」

「唐總,以後咱們就是同一條戰線上的人了。」蘇錦溪揚唇一笑。

「嗯。」

看到唐茗變好,司厲霆也沒有之前那麼討厭他。

接下來三人商討的就是投資的事情,司厲霆也按照約定取消火葬場的修建。

而且他打算和唐茗聯手一起打造片區的商業房,這麼一來,那片區的房價更會上漲。

唐茗不但不會虧損,還會在原來的基礎上多賺。

「這樣的解決辦法你可滿意?」司厲霆淡淡問道。

「謝謝三叔,這樣很好,唐鄀此次回來,怕是對唐氏集團有所圖謀。

如果我真的虧損,爺爺一定會將我的總裁之位換成他。」

這也是唐茗思索再三的結果,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女人,到時候人財兩空,那是最大的愚蠢。

「所以這一回你我是不是應該好好聯手對付一下唐二少了呢?」司厲霆永遠都不會忘記當年的事情。

「我樂意奉陪。」唐茗對那人十分沒有好感。

蘇錦溪看看司厲霆,又看看唐茗,那個二少爺就這麼讓人討厭嗎? 總裁毒愛:致命的淪陷 怎麼唐茗和司厲霆都這麼討厭他?

這一天司厲霆和唐茗都十分忙碌,司厲霆忙著打點關係,撤銷修建火葬場的事情。

之前都已經做好了規劃,現在又要改成商業區,規劃部門的也忙壞了。

不過比起火葬場來說,大家都更樂於後面這一個方案,這個方案會給公司帶來最大的利益化。

一直到下午,司厲霆看了看錶,讓蘇錦溪換套衣服回蘇家。

「三叔,你是不是嫌我不好看啊?好端端的幹嘛要換衣服?」

「小笨蛋,要是你都不好看了,這個世上還有好看的人嗎?你身上穿的是秘書的衣服。

你是以我太太的身份回唐家,當然要穿配得上你的衣服。」司厲霆溫柔的解釋。

他已經決定了要好好對待蘇錦溪,將一切最好的東西都給她。

「好,我去衣櫃找找衣服。」

「不用找了,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司厲霆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

蘇錦溪打開一看,這一刻她莫名想要哭。

那是她陪蘇夢去買衣服的時候在櫥窗裡面看到的一條白裙子,樣式簡單,裙擺上有一朵依米花。

當時售貨員告訴她打折下來要八萬多,嚇得蘇錦溪落荒而逃。

她捂住自己的唇,「三叔,你怎麼會知道我喜歡這條裙子?」

「你站在櫥窗前看裙子,我在樓頂看你,見你一直盯著它,知道你肯定喜歡,在你走後我就讓人買了下來。」

原來早在那時司厲霆的心中就有了她,蘇錦溪激動的抱著司厲霆,「三叔,你真好。」

「去試試看合不合適,當時本來就打算送給你,走得太匆忙一直就忘了。」

「嗯。」蘇錦溪很快換好了衣服,將頭髮編好盤了起來,化了一個淡妝。

鏡子中的女人清新又淡然,就好像遺世獨立的傾城佳人。

「蘇蘇,你真美。」司厲霆由衷的感嘆道。

「三叔,我記得你說你喜歡黑色,為什麼最近給我添置的都是淺色衣服?」

「以前我太霸道,什麼事情都以我自己為主,後來越發愛你,我就越想以你的喜好為主。

反正我家寶貝兒國色天香,穿什麼都好看。」

「三叔,你越來越會討人歡心了。」蘇錦溪不好意思的垂頭輕笑。

「那只是對你。」

唐茗的車子已經在樓下等候,三人就像是要打仗一般,徑直驅車到了唐家。

一路上蘇錦溪都緊張的握著自己的裙擺,嘴上說著沒事,心中還是會有些害怕的。

司厲霆拉過她的手,「別緊張,一切都有我。」

蘇錦溪都已經能夠想象得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了,一想到之前唐媽媽對她那麼好,她就很內疚。

但她想要自私一次,拖的越久對別人來說就是一種傷害,這一關遲早都是要過的。

夜幕降臨,車子停到了車庫,蘇錦溪的手已經出了一層冷汗。

見她這麼緊張的樣子,司厲霆調侃道:「走得動嗎?要不要我抱你?」

「三叔,你別說,我真的有點腿軟。」蘇錦溪想到唐老爺子的那張臉她腿就更軟了。

「算了,還是我抱你吧。」司厲霆和唐茗都是經歷了大風大浪的。

換句話說兩人的臉皮都比較厚,才不會有蘇錦溪的心理負擔。

「別,三叔,我自己下來。」蘇錦溪想都不敢想,要是司厲霆將她抱回唐家,那該有多囂張!

他和唐家的關係本來就不好,別人還以為他是在故意宣戰呢。

司厲霆紳士的下車,他剛剛下車,唐鄀的車子也到了。

車上下來兩人,正是唐鄀和華晴。

「三叔,別來無恙。」

蘇錦溪聽到一道陌生的男人聲音,他的聲線比較低沉。

難道這人就是那個二少爺?她倒要看看那位二少爺究竟是何方神聖,能夠同時被司厲霆和唐茗都討厭的人長什麼樣子。

將手放到了司厲霆邀請的手上,她緩緩從車裡下來。

才出現就被兩人的視線所注視,華晴臉色不好看的盯著她和司厲霆交握的雙手。

唐鄀的視線在蘇錦溪臉上掃來,眼中掠過一道驚艷之色。

蘇錦溪這樣風格的女人他向來是看不上眼的,覺得就像是一杯白開水,平淡索然無味。

但是蘇錦溪卻不同,看似清純的外表卻多了一種靈動,這是其她女人身上都沒有的。

華晴冷冷的諷刺道:「現在的小助理還真是不知道羞恥。」

蘇錦溪這才看到華晴,她身穿一套黑色蕾絲套裙,臉上戴著大大的黑墨鏡。

耳朵上的黑寶石耳墜在燈光下閃爍著光澤,她取下墨鏡,冷冷注視著蘇錦溪。

她怎麼會在這?再看華晴挽著一個身穿藏青色西服的男人。

那人和唐茗有三分相似,如果說唐茗的性子便溫潤,那麼這個男人就是有些陰柔。

他的長相十分精緻,一雙桃花眼微微上挑,身上所流露出的氣息可不是那麼好惹的。

他就是唐鄀?那華晴當年出軌的人是司厲霆的侄子?

蘇錦溪這才知道為什麼司厲霆那麼恨這個唐二少,為什麼唐茗會說那樣的話。

自己沒來之前這家的關係就很亂,來了之後就更亂了!

唐鄀打量蘇錦溪的目光讓人覺得很不舒服,他邪邪一笑:「這位便是蘇小姐吧,久仰大名。」

「二少。」蘇錦溪淡淡招呼了一聲。

唐茗從另外一輛車下來,唐鄀含笑朝著他看去。

「哥,怎麼你老婆不是和你坐的同一輛車,而是從三叔的車子下來的?」

唐茗扶了扶鏡框,被鏡片擋住的眼神中掠過一道複雜之色。

自己和蘇錦溪結婚的那天他並沒有回來,唐鄀卻是直接叫出了蘇錦溪的名字。

說明唐鄀對他的事情做了調查,才一回來,火藥味就很濃。

唐茗維持著謙遜的笑容:「錦溪在三叔的公司上班。」

「哥,你的心也是挺寬的,自己老婆不在自己身邊工作,反倒是在別人……」

「蘇蘇,我們進去吧,天涼,小心著涼。」

司厲霆旁若無人的牽著蘇錦溪離開,彷彿根本就沒有看到唐鄀這個人的存在。唐鄀的挖苦諷刺就像是小丑一般自己在唱戲。 關於穆七各種不好的傳言在學校傳播開來,除了秦辛,穆七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人會這麼做。

畢竟周瑤現在還在醫院休養,無權無勢的她被顧安楠收拾過連聽到穆七的名字都覺得害怕,又怎麼敢繼續再招惹穆七。

只有秦辛接連二三被打擊,這個仇他怎麼不報,穆七第一時間去找秦辛。

正在校園裡的秦辛聽到那些謠言,他太清楚了謠言對一個女生的殺傷力,他和穆七的梁子結下了。

他坐等穆七被謠言擊潰得千瘡百孔來求他。

在校園裡閑逛的他看到一人,不正是穆七么?只不過穿衣風格比起平時更成熟。

她的眼睛泛著淡淡的藍色,秦辛還以為她是戴著美瞳,現在的女孩子會戴各種顏色的美瞳,他也見怪不怪了。

穆七在學校只穿平底鞋,今天破天荒穿著一雙高跟鞋。

說不出她的長相有什麼不同,就是比平時更有女人味一點。

「穆七……」

顧錦站在這等司厲霆,好久沒有來學校她挺懷念學校生活,司厲霆特地去便利店給她買冰淇淋,只剩她一個人。

秦辛看到的就是顧錦,顧錦轉過身剛想要解釋她不是穆七,看到迎面走來的人,似乎這人就是之前視頻里的男人。

「秦辛?」顧錦試探性叫了一聲。

「怎麼,被流言蜚語攻擊的滋味不好受吧?」

顧錦一聽秦辛這話就知道裡面有問題,之前安楠提過一次穆七和秦辛的糾葛,難道這人還在為難穆七?

「是挺不好受,你還打算做什麼?」顧錦沒有安楠的暴脾氣,也沒有小七的柔弱,而是不緊不慢的套話,再決定對症下藥。

她的觀念是不會主動欺負別人,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

秦辛上前一步,「穆七,你將我害得這麼慘,我一定不會放過你,我告訴你,這只是第一步。

相信這一上午的流言蜚語你已經感受到了大家的惡意,緊接著會有更難聽的話傳出來。

對了,你不是被譽為天才繪畫少女,還要代表學校去參加比賽,你的那個比賽名額已經被人代替了。

最後給你一次機會好好彌補我,否則我就對你動真格,讓你被學校開除。」

顧錦挑眉,「哦?讓我被開除?」

「當然,實話告訴你,我在學校有人,之前對你還留有餘地,你要是執迷不悟,就不要怪我無情。」

顧錦妖嬈一笑,「那你希望我怎麼彌補你?」

一樣的面容,穆七就是少女,顧錦一笑卻有種特別的女人韻味,讓秦辛看呆了,他心癢難耐。

秦辛就像是著魔了一樣一步步靠近顧錦,「做我的女人。」

「你再說一遍。」身後傳來一道陰沉恐怖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

秦辛一轉身,對上一雙滲滿怒氣的藍色雙瞳,他的眼神讓人如同墜入冰窖,背脊發涼。

難道這個金髮藍瞳的男人也是穆七的追求者?看他的穿著打扮一看就不是學生。

不管他是誰,事情有關男人的尊嚴,秦辛大著膽子道:「你也是她的追求者吧,我警告你,這個女人是我看上的。」

可想而知司厲霆有多氣憤,「是么?」

秦辛心裡已經在打退堂鼓了,這男人的氣場好強大。

「我看上的女人就沒有得不到的。」秦辛仍舊打腫臉充胖子。

話音落下,司厲霆手中的冰淇淋已經砸到了他的臉上。

顧錦站在一邊就說了一句話,「不用留情。」

看來這個混蛋不但沒有受到教訓,而且還打算繼續針對穆七,剛剛連她都差點被調戲。

這樣的混蛋沒必要放在心上。

司厲霆出手毒辣,秦辛的手被他折斷。

「你知道我是誰?」

這已經是秦辛第三次說這樣的話了,司厲霆又怎麼理會,照打不誤。

打完了顧錦才慢慢走來,毫不留情一腳踩在他的身上。

「我警告你,再想打小七的主意,我讓你生不如死。」

剛剛還溫柔的顧錦這一秒神情倏然變化,高跟鞋將他的肋骨踩得生疼,她一副女王大人的模樣。

她不是穆七,穆七不會有這樣的表情。

秦辛都懵了,難道這又是穆七的另外一個姐姐?

「你是穆七的姐姐?」

「是,不過我的性格可和安楠小七不同。」顧錦邪惡一笑,「小七是我家小妹,敢欺負她的人,我絕不手軟,剛剛你似乎說要讓小七身敗名裂對吧?」

對上那一雙藍瞳,秦辛感覺到危險,趕緊搖頭。

「我……我沒有。」

「你還說過要讓小七滾出學校,不給她參加比賽的機會。」

「你,你聽錯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