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 2020
82 Views

湯恩伯在懷來不停的給中央蔣委員長電報彙報這裏的反攻得手情況,8月211日之後策劃那一次差點萬劫不復的垃圾反攻帶來的鬱悶終於一掃而光!他不能不高興!在他這個位子上混地可太難了!

Written by
banner

從開戰以來,湯恩伯就一直在不斷的跟大量的軍頭政客們鬥!7月3日到達察哈爾,劉汝明不准他進來,沒奈何請出元老鹿鍾麟說合,才能將軍陣佈置開來,否則察哈爾早丟了,是爲一斗!

開戰之後,原本手握重兵的閻錫山腦子裏全都是他的山西老窩,在戰況最爲緊急地1819兩日,日軍險些攻破居庸關殺破鎮邊城的時候,湯恩伯多次呼籲派兵增援,結果晉軍方面來地李服膺部在懷來周圍轉了兩天就是不前進,生生的貽誤戰機!一直到23日他們拼死犧牲第四、72師擋住日軍前進的步伐,獨立第七旅纔來撿便宜,結果鬧了個灰頭土臉,同屬第二戰區都這麼個搞法,鬥!

蔣委員長一直呼籲衛立煌前來增援,衛立煌卻以運動困難唯有拖延不休,直到最近才姍姍來遲,十幾個軍的重病居然就出來一個軍兩個師,在永定河跟日軍第六師團一個旅團碰撞幾天居然過不來!這樣的話誰信那!如果永定河大水那是沒法子,但是上頭官廳水庫搞得嚴嚴實實,永定河溫順的跟貓似的,雙方根本都擋不住,順風順水都過不來,不是裝是什麼,同屬黨國體系校長底細委員長的鐵桿心腹,相煎何急!

而就在前日,當酒井鎬次支隊攻破獨石口搶佔赤城的時候,第1師劉汝明再次打起算盤,對張垣地日軍情報機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居然開戰了都不管!而東條英機派來的特使,仍是他的座上賓,堂堂二十九軍昔日的抗日英雄,竟學起了宋哲元,妄圖在中日之間搞什麼中立!昏聵!

夾在這麼多居心叵測怎麼都擺不平的人當中,湯恩伯過的是什麼日子啊!每一次調動部隊改變作戰計劃,他都事無鉅細的情勢委員長,而委員長大人也揮其一貫的名將風采,恨不得直接把手伸到每一個營連!替他和各師的軍官直接指揮作戰,“決勝數千裏之外”,何其美哉!

如果有地方訴苦,湯恩伯真想趴着某條膀子哭上三聲再說,現在好了,反攻回去了!這意義極其重大,鍾文學,利害!山東軍,鳥氣!誰打贏的先不管,長城不失,日軍進不來,剩下一個酒井鎬次支隊,好辦了很多!因爲最新地報告過來,獨石口已經攻下來了,酒井鎬次和本多政材回不去了,他們要麼向西去搞劉汝明尋求魚死網破的機會,要麼傾力南下撞斷第七集團軍地腰桿,要麼豁出去了夾攻長城戰線,除此之外再無選擇,南下山西?這一萬多人面對閻錫山十幾萬大軍,後果如何,可料!

就算酒井鎬次再能打,我湯恩伯也不怕了!包頭方面軍另一個師的部隊已經增援到位,一部在張北填補空白,另一部主力前出沙城宣化懷來,與鍾文學部前後呼應,形成一條線地佈局,這樣的一支部隊在此,比兩個中央軍地師都管事,湯恩伯放心啊

蔣委員長得到報告大喜!他狠狠的誇獎一番陳曉奇治軍有方,關鍵時刻起到了一定的輔助作用,幫着中央軍穩固長城防線,力保平綏線不失,如此功績,堪當旌表楷模,待戰事結束之後,再行封賞!

這樣的好話陳曉奇聽過就算了,大家都明

什麼貓膩,一天沒有徹底把日軍趕出去結束戰鬥,少都沒用,自己志不在此,自己麾下的那些將官們也不稀罕委員長的空頭支票,那不能代表什麼,也不能改變什麼!

現在,上海戰局依然不夠明朗,日軍第三次動員的部隊已經在路上,三天之內就將起更大規模的登陸作戰,擺在防守面前的將是前所未有的考驗!爲了加強登陸成功概率,第11師團餘部並沒有立刻填入戰場,長江口的水雷被沖走之後,日軍巡洋艦和驅逐艦再次進入,與近衛師團地重炮部隊合起夥來在陣地上空互相砸!

這時候,崇明島上捉迷藏的何家振旅不敢出來瞎叨叨了,他們一直在分散成幾個團的不停運動當中,憑藉走走停停的戰術拖延日軍攻擊,而日軍戰艦在其空軍和不時出現的水雷威脅下也不能趕盡殺絕,雙方就這麼耗上了!

全面佔據空優勢力的中國空軍疲憊不堪!中央空軍已經基本完蛋,就連最強的三十架陳曉奇獻禮戰機都損傷殆盡,沒被打爛的也在大修當中---委員長連備用動機都沒捨得買!維修根本做不了,幸虧是國產地,否則只能看着乾瞪眼!

恭郎帶領的空一師已經出動的兩百架各類戰機,和近衛師團的獨立航空團的七十架戰機都不知道多少次升空作戰了,仗着飛行員兩班倒纔沒有垮掉,而日軍此時已經有了地三千架戰機足足調撥了一千架過來,連續不斷一波又一波沒完沒了的攻擊纏鬥,犧牲多少也在所不惜!爲了防止航母被偷襲,他們時時刻刻保護得當,偵察機滿天飛,一點機會都沒有,陳曉奇又不想傾力把他打沉,這戰鬥就這麼稀裏糊塗地拖下來!

8月26,華北地區普降暴雨!正在生激戰的長城沿線河水暴漲,官廳水庫建成以來第一次達到高程水位,看起來隨時有崩盤氾濫的可能,正面攻擊的日軍第五師團板.徵四郎對於這片地區的情況是耳熟能詳的!他心裏很清楚,若是沒有這座水庫的存在,則此時的永定河必定跟往年一樣的四處奔騰,汪洋泄瀉,處在當前不利地位地他們不要說進攻,連保住自身安全都成問題。

8月24日的突然失敗和前出各聯隊的巨大損失讓他猛然驚醒,自己對面的敵軍換人了!整個序列裏沒有那一支部隊擁有這麼強大的重火力,可以在兩天之內把自己的陣地全部摧毀,只能是曾經給與本多政材以重創的那一支包頭方面機械化兵團,他們終於運動到了自己的正面!

突如其來的打擊令他謀劃多日付出不少犧牲的辛勞付諸流水,一直不曾停止地重炮轟擊和戰機轟炸,令居庸關和鎮邊城陣地全部陷入暫時膠着狀態,前進不能,要想硬頂着打開缺口損失太大極爲不利,不如繞過洋河(永定河)之南,從凹門子方向殺過去,但這樣一來,不可避免的就要跟部署在當面地更多中國部隊生激戰,對於迅速突破當面與酒井支隊會和,是非常不利的!因爲此時地酒井支隊已經孤軍深入,隨時面臨被圍剿的危險!

“爲什麼會這樣啊!這一支從來沒有表露過真實面目地部隊,真的就這麼強嗎?這麼強的部隊隱藏在這個時候才露出真面目,他們的防禦已經大大加強,想要速勝顯然不太可能,若是他們趁着暴雨放開官廳水庫,那將是一場災難!方面軍的征服計劃將大大受到影響啊!”

板垣徵四郎有些愁的想着,他手裏的底牌差不多用完了,即便是不斷調上來的重炮部隊和空軍支援,也將是一場苦戰,只怕到那個時候,酒井支隊已經完了。鎮邊城這一方面無法突破,那麼,居庸關呢?根據情報,這支部隊一直在懷來一線防禦酒井支隊的,若是與他們夾擊居庸關,應該會取得重大突破的吧?!

暴雨,影響了所有人的計劃,處在下游的第1團軍和日軍的第六、第20師團都不約而同停止進攻,各自後撤部分區域,讓出永定河,然後提心吊膽的看着這條往年水紋資料中都非常嚇人的禍國殃民河,這樣的暴雨,天知道會不會造成大洪水衝下來,在這樣的環境裏交戰,隨時可能完蛋啊!

長城沿線各防守軍的戰場上,暫時偃旗息鼓限於停頓,因爲這樣的時候每一條溝裏都灌滿了水,山上滾石泥沙隨時可能造成洪流,多少人命都不夠填的,就連居庸關上的211、89師都不免有些鬆懈,連續奮戰十幾天,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

得到消息的蔣委員長很是擔心的問陳曉奇,官廳水庫能否保險,萬一崩潰,可造成多大災難,陳曉奇答:“官廳水庫容納超過22方的水,若趁着這次大暴雨一舉放出,則北平天津一帶盡成澤國!不過工程質量絕對可靠,此等暴雨可保無憂。除非有人想主動炸了它!”

蔣委員長連聲乾笑:“何人敢冒如此之天下大不韙?若日軍敢於炸燬水庫以至京津受損,則中日兩國不死不休矣!彼所不欲也!”

陳曉奇但微笑不已,心裏卻想得另外一個狀況---黃河。

就在8月26日的大雨中,就在所有人以爲可以喘口氣的時候,攻入長城獨石口後一直在伺機而動的酒井支隊突然行動!他們拋棄重炮,純以步兵儘可能攜帶的輕裝火力,悄悄繞過17軍防線突然攻擊永寧城,剋日而下,兵鋒直逼延慶! ps:求票啊!

酒井支隊日軍用實行動。**-**★網更新迅速(╰→),小說齊全★給中|軍人上了一堂生動的課。讓他們明白。什麼纔是真正的捨生忘死。什麼纔是爲了勝利不惜一切代價。什麼纔是堅韌的意志!

連天大雨。不要說崇山峻嶺間的跋涉。就算在太平大道上。人都是難以長時間活動的。八月底的大雨淋在身上的難受不用提的。體質稍微差點的都可能重病一場。躲在掩體戰壕之內的中國士兵連續作戰精神萎靡。槍都打的有氣無力。若不是日軍同樣在自然的無匹威能之下同樣攻擊不動。只怕雙方都要付出無比慘烈的代價!

因此。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爲。這上天降下的豪雨爲雙方對手製造的喘息機會。也是爲死戰場上的那些勇士們傾灑的淚水。

但是。就有人不信這個邪!這個人就是日軍獨立第一混成旅團長酒井次!

從衝入長城好幾天了。酒井鎬次一直按兵不動。甚至在斷後的本多政材部被打進來。長城關口退路已經被封死之後。他仍舊不慌不忙的停留在赤城。一萬多人甚至連近在咫尺的龍關都只做攻擊不做佔領。把高桂滋84師人馬牢牢黏在這裏。一毫都不敢動彈。只一個勁的整頓兵力。調諧兩個混成旅團的編成。在天空中時時出現的偵察機監視下。貌似正養兵蓄銳。等待時機。

越是這樣。對面的桂滋越一,都不敢動彈!他很清楚日軍的戰鬥力如何。這樣一隻擁有裝甲車和大炮支援的強軍。沒有一個軍的兵力根本不住。沒有四五個師地力量是不敢圍攻的可狠劉汝明那裏一動不動。自己這邊兵力不。而朱懷兵之94師更是人員稀鬆不堪一戰都擺在了延慶側面使不上。這段日子整的他提心吊膽!若不是懷來湯恩伯下死力氣維持。|鍾文學師一級後續包頭方面軍地源源不絕到來。令他感到屁股後面很穩。只怕早就堅持不住了。

酒井鎬次根本沒把當面這些人放在眼裏!如果單純爲擊敗這些部隊。他早就毫不停留的打過去了他信以自己的兵。以日軍的戰鬥力。不管西進搞劉明還是南下搶佔沙城宣化。都極容易的事情。在這樣的陣地上。人多有時並不管用。靠的還是自己士兵作戰素質!

酒井鎬次忌憚地。那支把第二旅團打的潰爛死傷嚴重的部隊!他們擁有的重炮火力相當於方面軍地一個獨立重炮旅團的數量。這樣的編制在中國來說至少是一軍或日軍兩個師團才能配的起的。那就意味着。當初擊垮他們的絕不是表面上那麼少人別看他

|從頭到尾都詭計設陷阱。正面開打幾乎沒有。但兵鋒之勇猛。炮火之犀利。都是普通中國部隊沒法比的。所以可以判定。在後面封堵的軍力至少是兩個師以上的。

再加上情報所知。這可能是兩個師的兵力擁有地戰車數量和裝備水平。酒井鎬次意識到。不論北上還是西進都不是很好的主意就算劉汝明呼呼的想要搞中自保。在這個關鍵時候他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讓日軍直接通過張家口的。那將把他的命送掉。

所以。他的目標只有南下宣化圍懷來。或打穿延慶居庸關陣地與第五師團第11混成旅團相互接應。通力合作一舉席捲察哈爾。

824鍾文學師突然出現在懷來陣地的消息讓他原本要動行動頓時停止!這個消息來的突然。一點準備都沒有。這都是在張垣沒有被劉明控制的特務機關送出地情報中的知的消息。從張家口到懷來。已經被包頭方面軍給增援加固衝撞這樣的對手是非常不明智的。那極可能會把兩個獨立混成旅全部葬送掉。

酒井次不怕其他隊。卻因爲本多政材的忌憚而謹慎起來。緊接着鎮邊城被反擊攻破的消息傳來。他意識到南下是真的行不通了!

現在唯一的一條路就是打通延慶合計居庸關。從這裏撬開缺口迎接大軍進入。剩下事情無非是順着鐵路一關一關的攻擊通過。有了將近兩個師團地兵力在正面進攻的話。那麼結果一定是非常理想的!

但是。如何繞過天

中那些討厭的偵察記的監視呢?分兵佯動?這個或許是可以的。策動龍關守軍吸引住所有眼光。或許是很不錯的選擇。不過仍舊不夠謹慎。好的方法。莫過於讓他們完全不知道!

不能矇住對手的眼睛。那就大家一起變瞎子!酒井鎬次決定。主力部隊輕裝趁着黑夜繞過赤城東南的雕84師陣地。迂迴向寧城。然後攻下這個穿出山脈的主要關卡。威脅所有敵軍陣線!

這個行動。必須要快。狠。準!必須要在敵人現自己真正動向之前。必須要在他們能夠增援延慶永寧之前。把部隊全部運動到位。並且形成對懷來和八達嶺居庸關中國守軍的完全阻擊!

825日。酒井次果斷的下令出了!經過一夜的跋涉奔波。已經到達白河堡。虎視眈的瞅着下面的永寧城。

恰在此時。老天仿都在幫他一!26日一開始就天降大雨。而且是一開頭就沒有停止的跡象。這樣的情況讓酒井鎬次高興的差點跳起來!他可以肯定。中隊一定吃不住這樣的艱苦條件。一定會按兵不動偃旗息鼓。他們絕想不到日本軍隊敢於在這樣的天氣裏突然出擊動進攻!

最妙的。是那些偵機也不可能出來壞他的事!這樣的大雨是不可能起飛的。更不可能偵查。現在他唯一的敵人。只有上天和大地。這無所不在的自然!

酒井鎬次根本不去士兵們是不害怕。他只用嚴厲的目光和決斷的聲音宣佈。今天無論如何要走出山嶺對永寧城動進攻!

一萬餘行動起來地日軍士兵幾乎都用瘋狂的眼表達他們的內心最真地感受!從出到現在。他們沒有打過一場硬仗惡仗。也沒有取什麼值的驕傲的戰績但是眼前就有一個他們可以吹噓良久的機會。他們可以攻破長城。徹摧毀整個中隊的防線。華北方面軍。著名的板徵四郎閣下親自指揮的第五師團都沒有做到地事情。他們將親手做到這樣的功績是以誇耀一輩子的!

沒有人退縮!作爲日軍在這個年1最精銳地部隊。他們敢自稱爲真正不怕死的勇士。任何磨難都嚇不倒難不住他們只要命令下達。就是刀山火海。他們也是一要衝過去。踩過去。毫不猶豫的把刺刀插入敵人的心臟!

暴雨。導致白河水暴漲。但是日軍卻似乎並不在乎。揹着沉重的武器彈藥。在電閃雷鳴的驚嚇之中他們咬緊牙關憋住氣息。死死的盯着在崎山道中跋涉的同胞士兵。前進!

永寧城!這座實際上就是一座小鎮地地方。就卡在延慶東北方向直面羣山的位置。可以說是這一面

的橋頭堡。第94師朱懷冰的一個團就駐守在這裏。作爲整,戰線貌似非常不重要的一環。卻也是居庸關方21師8師的屁股後方。

朱懷冰的兵力少的可憐。這一次總共來了三個團五千餘人。還被分散在永寧城延慶寧疆堡等幾個地本就單薄的力和戰力這麼一拉扯。能起到的作用可想而之。可算聊勝於無!

儘管如此。他本人卻仍舊可以給湯恩伯比手畫腳地亂摻和。對於長城抗擊戰鬥好像很有主見似的。

這樣的大雨澆透陰冷了所有人的心腸。守在永寧的20陳希部的59團。全團的人都畏縮在低矮的房子裏。看着垂天連地不知道什時候才能停歇的大雨呆!

不知不知道該出去守着戰壕。也都知道這是不能出岔子的戰爭時期。從南口到居庸關供鎮邊城到橫嶺。前後十幾天地戰鬥讓所有人都領教了一番什麼叫生死測。不過這樣的天氣。怕是再能的人他也沒轍了吧?

59團團長潘笑清就在永寧城一家大地主的堡式庭院中辦公。8月12日到達陣地以來。他帶領着人匆匆忙忙的把裏外裏的工事整了三道。安排下值哨守衛。前出的人放在了白河堡。有這十公里山地的緩衝。按說應該足夠他準備小股日軍迂迴突襲的了。

況且。他相信在龍關的高桂滋部也不會那麼輕易就讓日軍突破吧?

潘笑清出身黃埔三期。自認也是校長親自帶出來的學生中不錯的一員。儘管在朱懷冰的手下。卻也認爲一定能在這種國難當頭之際散出自己的光彩。成就一番大業!

把自己放在這個地。實在是有點大材小用了。面夠不到兩大戰場。後面管不到轉運資。就連赤城方面日軍都慢吞不知道搞什麼。碰上這樣的天氣。實在是無話可說啊!嗯。不知道士兵們的精氣神怎麼樣。這麼大的雨。戰壕裏怕是不能呆了!

白河堡那邊沒有任的消息傳來。電話安靜的像不存在一般。貌似各處的人都在短暫的戰事縫隙中喘着粗氣聚集力量。他們這些身在後方的人倒是輕鬆些。可誰也不知道前頭怎麼個實時戰況。這揪心那!

大雨淹沒了辛辛苦苦十來天構建的戰壕。原本守在裏面的人不的不爬出來找地方暫時躲避。時間長了渾身山下溼漉漉的。衣服全都貼在身上。別提多麼難受了。手裏的槍用的材貌似也不咋地。還的時刻保持乾燥。可這保養的槍油都不給弄齊了。兵當的。哎!

潘笑清無心休息但也沒有更多的事情好做。拿起桌上一本書有心繼續讀下去。但不知怎麼的。就是一陣陣的煩。這無關於天氣和戰局。卻是來自內心一股怎麼都平復不下去的擔憂。和似乎某種冥冥中不測的危機要將臨的感覺。

“這個時候。這樣天氣。應該不會出什麼大亂子了吧!”

永寧以南四公里外。團山。

山下的村子已經被悄無聲息地攻|。從赤城出到現在趁着夜色加突襲。酒井鎬次旅團已經連續拔掉了三個偵查哨卡。電閃雷鳴的天氣裏一半聲的槍響根本穿不出去多。更不能引起多少人地懷疑。只要他們不是打電話去詢問。一切就都沒有問題。

“現在。所有的等待都結束吧!新的戰場格局。將從這裏開始!”酒井次始終帶隊走在最前面他的當面已經出去解決永寧城守軍的。不過只有一個大隊。|還是獨立第二混成旅團的朝生平四郎大隊。作爲曾經被輕易擊敗地人他需新的勝利來洗刷恥辱。而這樣機會。酒井鎬次很大地給了他。

然後。“命令部隊立刻轉道延慶。我們要與友軍一起。對支那部隊起最猛烈地攻擊。就今天。一舉攻下延慶。截斷他們的後路!”

團山至延慶十公里!沿途數道防線一觸即潰!大雨中一點防備都沒有的20士兵都驚呆了!這羣泥猴一般嘶聲

叫着的士兵是從哪裏冒出來的!他們同樣渾身上下溼的透透的。有些人甚至連鞋都掉了一隻。渾身是上下甚至看出軍裝的顏色。在雨水中甚至每個人身上都冒着絲絲的熱氣。儘管他

|都喘地隨時要斷氣一般。但是。什麼力量支撐着他

|跑到這個地方來的!

回答他們。只有炮和子彈!

旅長陳希平接到潘笑清的電話。場跳起來。“什麼!?日軍進攻?火力很猛?!你開什麼玩笑!這個時候哪裏來的日軍居庸關失守了嗎?我怎麼不知道…什麼?從後面上來的?!你確定?頂住!一定頂住。我這就增援。你放心。日軍過不來多少人……喂!?喂?!”

“媽的!真是活見鬼了!小鬼子從哪裏冒出來的。城?!怎麼可能啊。那頭不是有人堵着的嘛希平一腦門子的汗水。雙手叉腰在屋子裏拉磨驢一般的剛剛轉了兩圈。電話鈴聲再次響起!

“什麼?!沈家營?!不可能!軍怎麼會跑哪麼快!剛纔他們還在……不對!狗日地分兵了!你給老子守住了。一步不許退。聽到沒有?!”陳希平扣下電呼呼喘了口氣。只覺心臟肋擂鼓一般“砰砰”的亂跳!

“不行!來不善!我自己在這裏頂不住。馬上要增援!對。就這麼辦!”他拿起電話撥通懷來。“請馬上通報朱師長。緊急情況!日軍繞過我方陣地。突襲延,!要求立即增援!”

朱懷冰聽到報告當場炸窩!他馬上找到湯恩伯。一臉慌張的急急說道:“湯總指揮。大事不妙!日軍突然出現在延慶當面。數量極大。攻勢極猛。我軍數量不足可能守不住!”

湯恩伯的眼睛差點瞪出來:“你說的清楚點!到底多少日軍。從什麼地方來的。裝備如何士氣怎樣攻擊強度多少。搞清楚再說!”

朱懷冰沉着臉喝道:“不管多少人。一定不會少於一個大隊!湯總指揮應該知道我手下那些兵的裝備。這個時候遭受突襲。無論如何都要增援。一旦延慶有失。整條戰線都將崩潰啊!”

“對對對!我知道!你馬上調集你部務必堵住延慶正面。我這就把情況向委員長回報請求指示!”

“這個時候還要請求?!總指揮。軍情如火。你還是先把兵調了再說吧!不管是懷來的還是康莊八達嶺。有一個算一個。先頂上去再說吧。我那些弟兄架不住啊!”朱懷冰腦袋都快冒煙了!他原本以爲自己在這裏足夠安全了。怎麼會想到日軍從這裏鑽出來?

而在這個時候。湯總指揮閣下還不忘了事事要向委員長彙報。這還是一個集團軍的長官的子麼?耽誤一就是極大的麻煩啊!

湯恩伯不聽他地!他仍舊先第一時間向委員長作報告。無論如何這一條規矩不能變!出了問題。那也不是他的問題。

決斷。那也不是他專權獨斷!

然後。他才命令懷來方面守軍一前去增援。並命令駐紮在八達嶺方面的修整殘部立刻形成遮蔽防線。想想不大放心。他又電告鍾文學。請他也派出一部分人來協助阻止日軍突襲居庸關!

湯恩伯的反應不可謂不快調兵速度可以說已經達到最大的努力極限了。但是。他低估了日軍來襲力量的強大。更高看了所部殘軍地動員能力!當調整命令下到各師的時候守在居庸關前哨的21師李先洲8師王仲廉大驚失色。怎麼會這樣!讓他們分兵援助。自己這邊都忙不過來呢!

鍾文學聽到消息。色頓時沉下來!他立刻就想到了那羣放在赤城引而不地日軍!一直以來他都以偵察機不斷關注他們的動向。就是怕出現這樣的情況。但是當自己來到懷來戰線的時候接茬的部隊不知道是不是也持續了這樣的關注。而今天地大雨更給了他們天然的遮蔽機會!這幫鬼子跑出來了!

一旦延慶失守。居庸關必定岌岌可危若是第五師團的人衝進來。那麼自己這邊就成了兩面包夾孤軍深入了。這豈不成了大麻煩?!自己這機步師一旦被困在山。那真地要了老命了!不行。必須要行動!

鍾文學立即下令。停駐來懷來的一個旅立刻分出一部進駐狼山。守住官廳水庫的左岸陣地。保證鐵路橋的安全。同時自己這邊派出一個團前出到康莊至東花園一1,遮蔽自己東側。務必保證一旦有事。不會被人一傢伙就包了子堵在裏面。但無論如何他都清楚地知道。這一次恐怕真的有大麻煩了!若是前面全線潰退的話。自己出了抽兵撤走沒有別的出路!

酒井鎬次根本不去想他的行爲給中隊造成多大地麻煩。他甚至不去考慮自己會面臨什麼樣的堵截。他留下一個大隊攻擊永寧城。丟下一個聯隊攻打延慶陣地。其餘大部在親自率領下直接繞過延慶直撲八達嶺!

居庸關當面。眼看着天色將近傍晚。大雨稍有停。休息了一整天的守軍士兵們剛剛從疲憊中緩過一絲乏來的時候。對面日軍突然活躍起來!他們頂着還沒有消退乾淨的山洪。鐵甲戰車賣力的扒開泥土轟鳴拱過來。一點都不在乎遠方炮火的不斷打擊。捨死忘生的尖叫着。密密麻麻的螞蟻一般涌上長城!

板垣徵四郎配合的恰到好處!當他的知酒井鎬次居然冒險帶着人穿出山區偷襲永寧地大膽計劃時。他知道自己的機會終來了!被從鎮邊城趕到永定河岸的悶氣頓時找到了三的目標他刻聯繫11混成旅和自己率領下的所有部。舍開鎮邊,全力攻擊居庸!

此時。增援上來的重炮部隊立刻對關口要各部起猛烈轟炸。這樣的天氣。沒有空軍能打擊他們。敵炮兵夠不到重炮。密集的彈幕完全可以遮蔽所有守軍的眼睛。他們真的災難到來了

“永寧失守!沈家營失守!唐家失守!延慶失守!”一道道告急電報流水般地到湯恩伯的案頭。他的臉越來越白。心跳越來越快。抓着報告劇烈抖動起來!

“爲什麼!爲什麼!眼看就要取的轉機。眼開就要等到第一戰區起總攻的時候。威爲什會出現這樣麻煩!數十日的辛苦。數萬人的死傷。轉眼之間就要落

了麼?不行。不能放棄!只要擋住這股日軍。就一定還有機會!”

湯恩伯命令八達嶺康莊守衛。“不惜一切代價。務必保證敵軍不能切居庸關守軍後路。力保平綏線安全不失!”又再次催促鍾文學。“無論如何要堵住日軍攻擊鋒線。確保左翼陣地的安全!”

鍾文學豈會不知道被日軍夾擊的後果有多麼嚴重?!他現在也沒有辦法了!竟日的大雨讓官廳水庫水位暴漲。幾乎接近鐵路邊緣。而山上不停傾斜的洪水和石流也將陸擋的沒法行走。他的機步師重武器根本運轉不過去。除重炮部隊可以直接掉頭打擊之外。步兵想要增援。這短短十五公里的路程。竟似天塹!

而且這個時候。他也退不的了!板垣徵四郎算無遺策。在居庸關起猛攻的同時。他還不忘了命令鎮邊,攻擊鋒面繼續動衝鋒。吸引住守軍不敢輕易歇手。已撤到下面的72師和第四師根本無力再戰。這時候不可能重新替他們繼續守衛。否則一衝就散!抽出兵力過於嚴重且他們的高速機動重兵作戰威力揮不出來。這場仗只怕要打成一鍋粥!

“增援!無論如何也必須增援上去。否則守衛潰散我們倒大黴!鍾文學立刻命令一個團的預備兵力從師部抽身增援八達嶺。不管用什麼辦法。早一刻衝到那裏。早一刻解決難題!

細雨中。兩道洪流滾滾的朝着八達嶺和康莊這兩個中間線撲了過去!酒井鎬次旅團主力已經拋棄了所有地炮火力量。甚至連重機槍都丟在後面慢慢往前運動輕裝步兵在連續跋涉了一天一夜之後。在大雨傾盆中啃着乾巴巴的麪餅米飯糰子不停跋涉。所有的力量似乎都已經透支但每個人地眼神是狂熱的!

31團團長任華嶽是個不苟言笑的人。從濟南甲兵工程學院畢業之後。他就參加了第一批成軍的機械化部隊。五年來紮紮實實的升到團長這一級。憑着自己的功的到所有人認可。併成爲師直屬團地領導。

這一次。師長鍾文學的命令下達過來。他立刻明白自己將面臨什麼樣的處境了!但是他地臉上。卻沒有任何人想看或不想看的表情。

細雨濛濛全團人已經整裝待。任華嶽站在他的指揮車頂上。一雙銳目凜凜看着下方一千多士兵的昂然的神情。深吸一口氣。大聲喝道:“諸位袍澤弟兄!剛纔你們的主官應該都講過。我們要去幹什麼!日軍穿越大山偷襲延慶的手。守備部隊全部潰退。長城防線危在旦夕。我們。要承擔起力挽狂瀾的重任保證八達嶺和康莊陣地不失。大家。有信心嗎!”

“有!”炸雷般的斷喝頓時將紛紛雨霧掀起一層波浪。一千多張面孔上。全是自信和堅。

“但是!這一次。們沒辦法乘坐卡車和坦克!從此處到八達嶺地路況過於泥濘。山洪導致的泥石流短時間內無法清除。我們必須要步行十五公里到達陣地。或許那個時候。敵人已經佔據上風我們。該怎麼做?”

“殺!”怒吼之聲響徹天地!

“日軍能在這樣的天氣裏運動作戰。我們也必定可以做到!身爲中人。我們要做的更好!諸位弟兄。勇無懼!出!”

任華嶽的手用力一揮。一千餘人齊刷刷的轉過方向。排成三列縱隊以最大的速度直衝鐵路而去!

從駐地瑞運觀到鐵路東花園。短短的五公里。大水沖垮了一切的道路。到處是

石夾雜的垃圾障礙。所有人地靴在走出不到一公里就全部成了泥的。緊接着所人的衣服都成黃斑處處。泥水灌入靴子筒裏。走起來“撲哧撲哧滑溜作響。如同跋涉在沼澤之上。費力異常!

五公里路程。尋常急行軍可能只需要二十多分鐘。這次他們用了足足一個小時!前面開路的部隊踩下的大坑。到了後面全都是泥塘。所有人渾身上下根本看不出顏色樣貌。

任華嶽麪皮緊繃着走在隊列之中。如果不是旁邊那些裝備不同的警衛部隊太過顯眼。只怕有人都不知道他們的團長正和所有人一樣。憑着自己的兩條腿。同是一身的泥水滿面地狼藉。同樣的堅忍不拔努力向前!

部隊從開始到現在。所有人的呼都粗重沉悶。體力透支的嚴重。作爲機步師。他們比山地師的越野訓要稍微的少那麼一些。但負重數量和行進速度卻是不遑多讓。作爲老底子部隊出來的兵。每一個人都必須過了體能那一關。衝坡開始練起的代代相傳的訓練法子。已經令所有人的身體強壯如牛韌如鋼!

任華嶽行走間。不時的前後看看部隊的精神面貌和狀況。儘管下了汽車。所有的裝備都架背後。但每一個人的腰桿都是挺直的。這要歸功於軍事研究部門那些高才們。把每一種武器的攜行具設計的儘量符合人體工程學。不管是步槍還是火箭炮。均勻分散在每一個士兵背後的沉重負擔。都代表着遠超出這時代所有部隊的武器彈藥運載能力。就算沒有戰車助力。他們的作戰能力仍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終於走上鐵路!任嶽可以聽到士兵口中出來的感嘆。所有人在路基旁邊地石頭或木枕上跺腳震掉自己身上的泥土一刻不停的沿着鐵路滾滾前行。時就是生命。早一分鐘趕到陣地就多一分鐘勝利地把握!

旁邊通信兵突然捂住耳朵聽着裏面的報告。幾秒種後轉頭對任華嶽道:“團長!前出部隊來消息。康莊守軍被擊潰!正沿着鐵路回撤。八達嶺正遭受猛烈攻擊。情勢非常不妙!“

任華嶽的眉頭微微一。心中頓一沉!日軍佔據康莊那麼他一點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必須馬上投入戰鬥。這對於整個團的士兵將是一次極大的挑戰!

“命令他們就地收潰兵。就地展開防禦。不願意參戰地全都閃在一不準擋住我們的去路。不聽命令。殺!“

“是!”通信兵立把他的命令一點不差地轉達下去。

旁邊的參謀低聲問道:“團長。可否命令一營輕裝快速前進。儘可能的搶佔有利地形阻止日軍東進?”

任華嶽咬着嘴脣搖搖頭:“不必!康莊失守。日軍的要目標是八達嶺居庸關。他們暫不會追擊擴大戰果康莊守衛必定會抵死對抗。我們不但不應加快_,。反而應該徐徐前出。一旦到達目的地就地展開連續猛烈攻擊。不讓他們緩過氣來!爭取一鼓拿下!”

參謀點點頭不說話。加緊步子跟上任華嶽的節奏。

太師莊!第一批潰|下來的士兵第一批派出增援的兩個連部隊收攏阻攔在那裏。爲了保證鐵路暢通無阻。四挺重機槍架起來面對前方。 億萬繼承者步步逼婚:你擒我不願 帶隊的營長板着臉冷冷地看着那些泥猴一般丟盔卸甲的戰士。嘴角是冷冷的笑容。

“你們是那個部分?長官是誰?你軍階呢?一個大頭兵也敢攔我的去路趁早給老放開。要不然子一槍崩了你!你到底讓不讓。?!”一個囂張的音在前面響起。衆人擁簇裏。渾身上下全都泥水的一名扎板帶抗將的軍官提着帽子衝過來。氣勢洶洶的衝着把守的士兵大吼。

那名士兵板着臉。面帶譏諷地冷冷答道:“遵照上峯長官律令。所有潰退部隊一律收攏待命。不潰退。,敢衝擊哨卡堵塞通道殺無赦!”

“媽了個巴子的。反了你了!知道這誰嘛!嗯?!識相的趕緊滾一邊去。別耽誤我們轉進。訴你小子。我們可是要到懷來去組織第二道防禦的。耽誤大事。要你的腦袋!”旁邊衝上一名警衛營長。一手叉着腰間的毛色手槍。一手指點着那士兵。唾沫星子齊飛。

“打了敗仗。不丟人!逃跑就是逃跑。什麼轉進!無恥!”士兵出口成章。一股嘲笑的氣頓時噴了回去。

“我日!給臉不要臉啊!我他媽崩了你!”警衛營長拔出手槍。“嘩啦”一拉槍機上膛。着眉毛將槍口頂在那士兵的腦門子上。

“嘩啦!”齊刷刷一陣大響。後面的機槍和衝鋒槍步槍全部上膛。毫不示弱的朝着敗退地軍官們。最令人恐怖的是。居然有士兵扛起一根火箭筒。卵形的粗大彈頭虎視眈眈的衝着那最高長官。瞄準!

扛着少將肩章的軍官臉上的汗“唰”的淌下來!這幫傢伙真敢啊!這是什麼東西。怎麼就覺的不是那麼好惹呢?還有那些機槍。該不會真的就作了吧?小鬼子的槍炮都沒打死自己。可千萬別折在這裏。不值當的啊!

警衛營長的槍頂在家的腦門上。自己的手卻在哆嗦。尤其是對方那一雙毫無感情冷帶着譏諷意味眼睛。和嘴角|始終都不曾消失的冷笑。自始至終都沒眨一下眼的冷酷冷靜。這樣的人。怎麼會是個小兵?!

“你……你到底讓不讓?!這是我們許旅長!這位兄弟。大家都是爲國家出力。這個時候一步算一步吧。你們當你們的英雄。我們走我們的小路。成不成?”他的臉一垮。腔調頓時變了。

“小兵”仍舊不爲動。但他的左手卻豎起來。後面端平的槍口頓時放下。眼睛卻都冷森森望着越聚越都的潰兵。沒有絲毫讓開道的意思。

“你們可以不回頭但是不能衝擊即將上來的增援部隊!若你們還有一點作爲中人的尊嚴。站直了你們的腰桿。戴正了你們的帽子。安安靜靜的閃在一邊。部隊過了。們愛去哪裏去哪裏!”

“小兵”清朗的聲音劃破雨霧。衝散現場低低的議論嘀咕。震顫在那位許旅長和警衛營長的耳朵裏。

許多士兵頓時羞愧的低下頭。原本衝着哨卡士兵直眉瞪眼的那些人也頓時收住嘴巴。數百人上千人的氣勢居然比不過一個不知道軍階的兵。這樣的事真夠丟人的!

許旅長舔舔嘴脣。揚起手想再說點什麼。憋了半晌沒有說出一個詞。哀嘆一聲扭頭揹着手走進人叢。

警衛營長看了一眼他佝僂的背影。回頭再看被自己指着的軍人。遲疑了一下拔槍收回去。肅然立正敬個軍禮。轉身追上去。

正在這時。鐵路西方向上。一條人龍滾滾而來! 八月初七,幽影世界由於天地之間煞氣大漲,一時間實力得到了提升,居然在晚上大劇入侵唐國,深入人族腹地。

同一天獸人為了配合鬼魅的動作,派出千萬騎兵侵略土地接近北地的國度。

一時間儒道世界烽煙四起,流民遍野,幾個小國個個叫急,聖院卻是被打個措手不及,不僅丟失了大量的人族土地,同樣帶來了大量的傷亡,亞聖陣亡了一人,半聖陣亡了三人,大儒,翰林加起來近百人陣亡。

景國王宮內,金黃色地菊花開滿了花園,花香濃郁而自然,池塘內幾尾錦鯉無憂無慮地嬉戲,旁邊的涼亭上,王鈞正躺在藤椅上品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